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愣了愣,她才發現那聲音是從她的身體里傳來的。

伴隨著咯咯吱吱的聲音,身體的各個關節處都發出一陣鬆動,彷彿老舊的機器。

龍飛煙每動一下身體,各個環節就傳來這樣的聲音。

但是這聲音聽著有些恐怖,實則本人卻舒服的很。

龍飛煙舒服地喟嘆了一聲,一下子疏通了經絡的感覺真是極好。又彷彿睡了很飽很足的一覺。整個人現在就像一缸被倒滿的水,無比飽足。

「看來,那片莫名其妙的火海不見了?」

恍惚間,龍飛煙頗為有些喜滋滋的想到。

忽然間想起昏迷中感受靈氣似乎有異,緩緩地睜開眼睛,果真沒有看見南宮問天。

身體周圍一圈排列著有規律的靈石,龍飛煙一愣,這是南宮問天給她排的聚靈陣?

此處的靈氣十分充足,龍飛煙站起來,腳下堆了一小片的黑色碎屑,那應該是她的體表被火海燒過之後,傷口結痂掉下的碎片。

燒成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幾天。

暖心總裁:追妻36計 龍飛煙有些嫌棄的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輕身一閃,人走了幾步,神識一掃,發現範圍廣闊了許多。

難道他們現在已經不在迷霧密谷里了?

龍飛煙驚訝地挑了挑眉,神識再度放射出去,可周圍所見確實是迷霧密谷沒錯。

她甚至還看見了落方村和雪山,那可是迷霧密谷另一頭的!!!

難道說,她被火海焚燒之後,神識的範圍竟然無限擴展,竟然擴展到了整個迷霧密谷!?

那得有多大???

龍飛煙有些驚詫地想到,神識一轉,看見了正在山野間摘桃子的南宮問天,神識一掃過去的一瞬間,他似乎沒有發現她的存在。龍飛煙起了逗弄一下他的心思,於是神識彈了過去,誰知他卻會心一笑:「煙?你醒了就調皮?」那聲音里,是滿滿的溫柔和縱容。

龍飛煙呆了呆,用神識回道:「被你發現了,我先去洗漱一下。」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鬱悶。

「這麼遠的距離都能傳音,看來你的神識有了質變。」南宮問天捧著一堆的桃子笑道:「去吧,我在這裡等你。」

南宮問天起身,龍飛煙便「看見」了他身後還有一隻山雞,看起來是剛抓的。

「我昏迷了幾天?」

她看見南宮問天臉上淡淡的胡茬,開口問道。

他想了想回道:「快半個月了。」

半個月!

龍飛煙一驚,呼吸驟然急促了一分。

像是知道她想什麼似的,南宮問天開口道:「一一那邊沒事,你安心,我收到了雲家來的消息,一一還是老樣子。你現在醒了,力量不可同日而語,對於這迷霧密谷里的魔獸也無需畏懼,穿越過黑暗泥沼,到了閆海,就能找到雲狂了。」

龍飛煙聽他這話,笑道:「我們還不確定雲狂就一定在閆海呢。」 誰知南宮問天笑了一聲:「你現在用神識感受一下,不就能知道了?」

龍飛煙一愣,雙眼頓時一亮:是啊!她現在不就能知道了嗎!?

心中一喜,龍飛煙頓時閉上了雙眼,以最大的速度將神識擴散出去,朝著黑暗泥沼的方向,一路越過去。

待見到黑暗泥沼之外的沙漠時,愣了一愣,繼續往前,一柱香的時間,就穿過了那沙漠,看見了沙漠盡頭的一片海域,再往前,要探入深海,覺得吃力了。

半晌,龍飛煙吃痛的收回了神識,皺著眉頭呻吟了一聲,頭裡傳來頭疼欲裂的感覺。

「果然,還是太勉強了。」龍飛煙微微有些喪氣道。

南宮問天低低笑了起來:「這還叫勉強?」

眸光如春水般落在龍飛煙的身上,柔聲:「先去洗洗吧!」

龍飛煙心頭的鬱悶被撫平,點頭后,朝著附近最近的水源而去,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換上了一身白衣,神清氣爽地回到了原地,彼時南宮問天剛剛烤好那隻山雞。

「來,吃點東西。」南宮問天遞了雞過去,龍飛煙挑了挑眉,突然想到:「半個月都沒吃過東西,竟然也不餓?」

真是奇了怪了。

南宮問天聞言,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來,格外的高深莫測。

龍飛煙一看見他的笑容便覺得有些不好:「怎麼?」

他搖頭:「沒怎麼。」

依舊是高深莫測般的笑容。

龍飛煙微微眯起了眼睛,盯著他的臉:「……」

南宮問天開懷地笑了一下,笑容里藏著一絲秘密:「肚子不餓是因為我給你餵了萬年雪蓮丹,萬年的雪蓮天天當飯吃,你當然不餓。」

沒撐死就算不錯的了,也就是龍飛煙當時的情況,南宮問天才敢給她喂,換了平日……

想到這裡,南宮問天低頭看著坐下的龍飛煙,臉上一肅:「日後千萬不可隨隨便便就動用你掌控不了的力量。」

龍飛煙見他神情間有些疲倦,想來這半個月沒少為她累到,於是真誠地點了點頭,顯得格外乖巧:「好,我答應你。」

以後絕對不會隨便動用自己掌控不了的力量。

誰知這話一出口,南宮問天的臉忽然紅了幾分,盯著他臉的龍飛煙自然沒有錯過。

她疑惑地打量著南宮問天:「你臉紅什麼?生病了?」

「咳咳……」南宮問天不自然地輕咳了兩聲,從袋子里掏出一小盒的鹽來,灑在烤山雞上。

「快點趁熱吃吧,待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古古怪怪的!

龍飛煙咬了一口,看著南宮問天遮掩地模樣挑了挑眉。

「正好,我也去梳洗一下。」南宮問天見龍飛煙在吃了,站起來道。

龍飛煙點了點頭,就見他消失在了原地。

水潭邊,南宮問天看著水面里的自己微微蹙眉,一道火焰閃過,又恢復一如往常的模樣,但他還是捧起了一抔清水,往臉上洗了起來。

洗漱完也換了一身白衣,南宮問天又回來,龍飛煙見他又恢復成了平日里翩翩公子的模樣,只是那仙氣和貴氣在白衣的襯托下更加明顯起來。

「真是美色誤人。」她搖了搖頭,拿著烤山雞又咬了一口。

龍飛煙的精氣神十足,不僅僅是神識,還有被火海所鍛煉過後的身體,強度上來說,就算被扔進幾萬尺深的大海,被壓在最大的山下,也不會有任何的影響——這就是金龍一族賜予的肉體力量。南宮問天一回來,兩人就繼續朝著黑暗泥沼進發。

這一次,沒有什麼阻攔,而路過之前的那片沼澤地時,那裡已經完全恢復成了原樣。

「谷栗拿了七星蓮子,打算離開迷霧密谷。」南宮問天看了一眼那幽冥火龍獸死的地方,淡淡說道。

龍飛煙挑眉,看著南宮問天雲淡風輕的模樣:「你沒有做什麼?」

那谷栗貪生怕死不說,這種時候還拿了七星蓮子跑路,要是被南宮問天看見了,絕壁是要教訓教訓的。

南宮問天冷笑一聲:「他回去有的是罪受,何況……誰說他拿的,就是真的七星蓮子?」

他俯首,從兜里掏出來一株紫色的花朵,下面的紫色果子小巧無比,看起來和豆子一樣大小。

龍飛煙看著他手上那鮮活的一株:「這就是七星蓮子?」看起來再普通不過,哪裡有「七星」?

南宮問天見她神色平平,笑道:「要嘗嘗嗎?」

龍飛煙伸手摘了一個扔進嘴裡,淡淡的甜味伴隨著香氣瀰漫在口鼻中,沁人心脾。「味道倒是很好。」她說道,頓了頓,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疑惑道:「可這東西沒有什麼靈氣啊。」

南宮問天笑笑,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片刻后又陡然出現,手裡一道靈力,牽制著一條野狼。

正是以速度見長的暴風馴狼,南宮問天一落地,就往他肚子上劃了一刀,血液潺潺的流出來,那狼頓時哀嚎了一聲,癱倒在地。

緊接著南宮問天從那株植物上摘了一顆七星蓮子,扔進了那狼的嘴巴里,那暴風馴狼竟然也不拒絕,乖乖的就吃進去了。

誰知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那狼肚子上的傷口,一瞬間就癒合了,不僅如此,這狼還生龍活虎地跳了起來。

見此,龍飛煙算是明白了,這七星蓮子擁有著能夠讓受傷的人,傷口即刻癒合的奇效。

「這不僅僅是作用於外表,還作用於內臟。」他說道,頓了頓,看向龍飛煙:「但是,這樣的效用只對魔獸有用,對於人類,只有癒合皮外傷以及減輕疼痛的作用,至於所謂的起死回生,暫時還沒驗證過。」

龍飛煙眉頭一挑:「這麼說,其他的作用你都驗證過了?」

南宮問天點了點頭,龍飛煙忽然從心底里浮上一抹不太好的感覺來。

「你怎麼驗證的?」這話一出,陡然見南宮問天笑得一臉邪氣。

「你猜?」他露出一口白牙,笑容里彷彿蘊藏著陽光。

龍飛煙抿了抿唇,不用猜也知道答案。

她無奈地抿了抿唇,沒有說什麼,見她這樣一副表情,南宮問天眼中頓時閃過了笑意。 「是我。」龍飛煙無奈。「是我。」南宮問天輕笑。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龍飛煙一愣,看向南宮問天:「你是說……你?」

她古怪地看了一眼南宮問天,他身上又沒有……忽然,龍飛煙頓住,那個猜想浮上心頭,看著南宮問天的目光變得複雜了起來。

「你替我試藥?」這複雜里,還帶了份氣惱。南宮問天心中忙叫不好:「倒也不是,我自己也受傷了,所以給你服下之前,我自己先試了試……效果還是不錯的。」

龍飛煙眯起了眼睛,看得南宮問天直緊張地吞口水之後才收回了目光。

「下不為例。」她的聲音清清冷冷的,帶著一股冰冷的味道。這會兒,還夾雜了淡淡的香氣。南宮問天會心一笑,收了那七星蓮子,兩人身形一動,繼續趕路。

「不知道為什麼,這裡的迷霧似乎對我的神識不起作用了。」

龍飛煙在半空中飛著,沒有用神識,而南宮問天聽見她這一句話,欣然開口道:「這不是好事嗎?」

「謝謝。」龍飛煙看著他,低低說了一句。南宮問天的嘴邊忽然冒出了一絲微笑來,遇見龍飛煙之後,他的笑容比他活到現在笑的次數還要多……兩人順利地跨過了黑暗泥沼,來到了沙漠外。

寵妻成癮 只不過一見到那沙漠的時候,南宮問天明顯一愣。感受著那迎面而來的熱風,龍飛煙看向南宮問天,見他神情有異,便喊了一聲。

「怎麼了?「南宮問天疑惑的皺了皺眉頭:「這裡……有沙漠?「這景象太熟悉,他好像來過一般。

龍飛煙回道:「怎麼,你之前來的時候沒有嗎?「

「迷霧密谷本就潮濕陰冷,加上東南方向又是閆海,不可能會有沙漠。「他這麼一說,龍飛煙就想起了遠在另一邊的冰川。

大鬍子送他們到那片海域的時候,遇上的那片封印著的冰川。

她眉眼一動,看向面前的沙漠:「你是說,這沙漠,也是人為?「

那這次又是為了什麼?還是說,這沙漠里也封印著什麼?

龍飛煙站在沙地上,雙眼一閉,神識隨著空氣散漫開來,朝著那片沙漠探索而去,炎熱的地表,蔓延著乾燥的熱氣,神識一散播開來,就感受到了那沙地下的不同凡響。

「這沙土下的溫度很高。」龍飛煙皺了皺眉頭,覺得有些不合常理。

要說沙漠溫度高,但是沙土之下的溫度絕對會比地表低上一些,所以才會經常出現沙漠上的生物們晝伏夜出的現象。

因為白日時分有太陽,地表溫度急劇升高,所以野獸們都會躲到地底下去避熱,而到了晚上,待氣溫降下來之後,再出來尋找食物。

可是這裡的沙地,沙土之下的溫度卻更高,而且越往沙地下探索,溫度就更高。

經歷過了火海的淬鍊,這點溫度對於龍飛煙來說著實不算什麼,但是一般的人和魔獸就不一樣了,即便是厲害的魔獸,也不一定能忍受地住長時間處於這樣的高溫中。

想到這裡,龍飛煙眉眼一動,將神識擴散出去,果然,整片沙漠里,沒有一個活物,想來不是逃走,就是滅絕了。「這沙地的溫度不正常。」龍飛煙開口,見南宮問天看了過來,想了想問道:「會不會是因為這沙地之下有什麼東西造成的?」 總裁,別想逃 南宮問天點頭:「有可能,如果這地下封印了光源魔獸,而封印只要稍有不對,光元素就會泄露出來,從而就會導致溫度上升。」

「看這片沙地的樣子,應該不是短期內形成的。」龍飛煙皺眉:「既然時間長久,為何都沒人發現?」

南宮問天輕笑:「因為這裡是沙漠,就算是溫度高,也很少有人會去探究地表溫度和地下溫度的差距,而且……這需要很大的精神力,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做到的。」

龍飛煙抿唇,總覺得有些怪異。這東西……總像是針對著他們來似的……

但是,這怎麼可能呢?

龍飛煙搖搖頭,將腦袋裡莫名其妙浮上來的想法揮之而去,搖目看著那廣闊的沙漠:「既然這沙漠里沒有活物,那就直接過去吧,過了沙漠,就是閆海了。」到了閆海,便能有雲狂的消息了。

兩人身形一動,腳下往前快速行了幾步,可一踩進沙漠里,腳下就一沉,彷彿有什麼在固定著她的腳一般。龍飛煙一頓,停下了腳步,狐疑地看向南宮問天。

他此刻顯然也感受到了腳底那明顯變大的拉力,停下了腳步來。龍飛煙低頭,抬了抬腳,往後退了一步,感受到了那極不明顯的不同。

「你感受到了嗎?」她抬頭問道,南宮問天面色沉沉地轉過頭來,看著那沙地皺起了眉頭:「這沙地底下的東西已經改變了這片土地。」

他也退了回來,這一次,不是踏入沙漠中,而是縱身一躍,整個人飛了起來,周身靈力暴漲著,整個人如大雁一般朝著天空飛去。

龍飛煙看著他的身影,忽然之間瞳孔一縮,看著南宮問天就那麼被拉扯了下來,以拋物線的弧度急劇下降。

要不是南宮問天反應快速,在落地之前又退了回來,恐怕就直直扎進了沙漠里了。

龍飛煙的臉色,沉了下來。不過百米,就有這樣的作用,看來就算是飛,也是飛不過這片沙漠的。

看來想過這片沙漠,非等閑手段能完成。南宮問天皺著一張臉回來,顯然剛才的意外,也出乎他的意料。

「這沙漠底下的東西,有吸力,力量散布在空氣中,應該有人為的作用在其中,越往上空,吸力越大……」

南宮問天抬頭,看了看那半空,即便是沙漠中沒有迷霧,太陽光茂盛,也依舊帶著一股朦朧的感覺。

龍飛煙頓了頓,颯然開口道:「既然用飛的不行,那就用走試試。」

她還就不信了,一個區區的小沙漠,還能奈他們不成!

腳下一跨,龍飛煙就踏入了那片沙漠,腳下便有明顯的一股吸引力傳來,她面不改色,依舊一步一步跨了出去,每一步,剛好一米,均勻的很。 南宮問天見了,忽而輕笑一聲,見她堅定的背影大步向前而去,跟了上去,步子比龍飛煙還要大上一些。他的煙都如此信心十足,他還能怕了不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