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想要破壞這場定親不難,許羨腦海里有着一大堆破壞定親的點子。

簡單點的,找個孕婦,當着所有人的面狠狠打那個白書禮(白書文的弟弟)一巴掌,留下一句渣男,就行了,這場定親自然也就黃了。

狠毒點的,直接綁了,來一場泰國手術,讓其感受一下蛋蛋的憂傷,從此夫妻變姐妹,和和美美,親密無間。

諸如此類的辦法簡直不要太多,比如許羨變成白書禮的父親,直接宣佈取消定親。

或者變成落嘉兒的樣子,對着白書禮一陣忽悠。

再或者變成白書禮的樣子,在定親宴會上對着落嘉兒的母親來一句,「伯母,其實我心裏愛着的人一直都是你啊。」

有了變化萬千的能力,許羨想要破壞這定親就跟玩一樣,問題是,治標不治本啊。

落家之所以要給落嘉兒定親,究根結底還是因為落老爺子的事情。

落老爺子的問題就是壽命,自感時日無多,這才有了這次定親,若是能夠為其延壽,自然就解決了問題的根源。

可延壽的寶物,哪是那麼容易找到的,許羨至今也就見到過一次,甲子丹,還是在寶庫之中。

其他地方,即便是馬家的盛世拍賣行,幾十年也不見得會出現一次延壽寶物的拍賣。

解決不了落老爺子的壽命問題,就算這次破壞了,還會有下一個劉書禮,馬書禮。

唉,頭疼,許羨煩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大光頭,「狗系統,出來,是時候開始你的表演了。」

無奈之下,許羨只能求助系統。

【···】

「嘿嘿,你已經是個成熟的系統了,要學會主動幫助宿主解決問題。」許羨笑着道。

【蠢笨的你為落嘉兒的事情頭疼不已,在嘗試了諸多方法之後仍舊想不到解決的辦法,於是你求助英明神武的系統大人,系統大人看在你這麼虔誠的份上,告訴你,逆向旋轉旋渦,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逆向旋轉旋渦?」許羨一愣,這個他倒是還真沒試過。

催動掌心印記,旋渦再次出現,在掌心之中緩緩旋轉。

許羨嘗試着引導旋渦逆時針轉動,一陣狂暴的吸力傳來。

許羨駭然發現,逆向旋轉旋渦,靈氣的消耗幾乎是之前的十倍。

丹田中的靈力猛然下降一大截,不敢怠慢,許羨取出兩塊靈石,扔進了旋渦之中。

旋渦緩緩轉動,少頃,兩塊靈石被吐了出來。

「咦?這次怎麼沒有融合?」許羨驚奇的拿起兩塊靈石,和之前相比沒有任何變化,提示文字浮現。

【被改造過的靈石,吸收後會造成靈氣紊亂。】

「改造?會造成靈氣紊亂?」許羨疑惑。

稍作思索,許羨再次逆向催動旋渦,這次,許羨掏出了一顆最為常見的療傷丹藥止血丹,投入了旋渦之中。

旋渦轉動,少頃,止血丹被吐了出來。

【被改造過的止血丹,服用後會造成傷口血流不止。】

所以,意思是經過逆向旋渦改造后的東西,會出現反效果么?

想了想,許羨在儲物戒指中一陣翻找,找出了一顆毒丹,亂神丹。

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是許羨之前殺死的敵人身上的戰利品。

這亂神丹便是一種四階丹藥,服用后,會造成精神紊亂,普通人吃了甚至會變成白痴。

許羨將其投入旋渦之中,改造之後,提示文字浮現

【經過改造的亂神丹,服用后可清心明神,提升感悟能力,普通人服用,可大幅提升智力。】

「真的是這樣!」許羨大喜,果然,逆向旋渦的能力,便是可以改造物品,使物品的原有效果發生反向逆轉。

這樣的話,許羨只需要找一些損害身體,損害壽命,損害生命力的毒藥,然後利用旋渦的能力,將之效果逆轉,便是可以得到增加壽命的丹藥了。

延壽的寶物難找,但減壽的毒物可不少。

這就好比救活一個人難如登天,但殺死一個人那還不是易如反掌。

驚喜之餘,許羨又是為旋渦的逆天能力感到好奇,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一種神通嗎?

不可能啊,從來沒聽說過這種類型的神通。

而且看之前系統激動的樣子,這玩意絕對來頭不小,可惜這狗系統藏着掖着就是不告訴他。

許羨不死心的詢問了系統一番,系統閉口不言,許羨無奈,只能等以後研究了。

給蕭天行打了個電話,拜託其尋找一下毒藥,蕭天行答應之後,許羨也是放心下來。

洗了個澡,許羨去了柳依依的房間,抱着老婆美美的進入了夢鄉。

十月三十一日,十月份的最後一天。

非晴,無雨。

許羨早早的跟着落嘉兒來到了京都,同行的還有蕭天行。

落家的定親宴會,邀請了京都許多大家族,蕭家自然也在此列。

由於是年輕人的活動,所以各家都是派遣小輩前去。

「許羨,你到底想好辦法了沒有?」路上,落嘉有些着急的問道。

「急什麼,早就想好了,放心吧。」許羨隨意道。

「白書禮不好對付,比起白書文更為天才,血脈之靈是風元素之靈。

早年外出留學,一直都在M國那邊學習,這次回國,據說還會和M國那邊的隊伍一起參加團隊賽,你還是別掉以輕心。」蕭天行道。

「和M國那邊一起參加團隊賽?他一個龍國人代表外國隊伍參賽?」許羨聞言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對!據說他還想加入M國國籍。」蕭天行苦笑着點了點頭,顯然也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柳無相,前一世的你乃是堂堂劍尊,半聖強者,為何會淪落成為此人的手下刀仆?」

收回天玄罡風,費仁身上密佈的紫色紋路也是逐漸消退,再度恢復原狀,同時看向不遠處已經徹底蘇醒記憶的柳無相。

「說來話長。」

柳無相沉默了一會兒,他自然知道費仁所指的是什麼,嘆氣道,「王震雖然罪大惡極,不過其當初畢竟救過我一命,若是沒有他也沒有我的今天….」

「所以,我希望你能看在昔日同為烈陽宗弟子的情面上,今天放他一馬。」

柳無相又是伸手撐了一下額頭,眉頭微蹙,似乎臉色有些痛苦。

雖然他已完全覺醒前世記憶,同時實力也恢復到了半步玄聖境,不過其終究是剛剛蘇醒,對於自己現在這副身體的掌握還未嫻熟,無法將實力完全發揮出來。

當初離開天妖秘境之時,柳無相的前世記憶僅是恢復了一部分,尚未完全覺醒,實力也沒有恢復巔峰。

因此,在剛剛踏足北大陸天葬古原頭幾年,他也是遇到過不少生死險境,其中有一次若是沒有王震出手相救,他大概率會身死道消!

這也是當初失去記憶的柳無相甘願成為對方手下刀仆的緣由,他的命本來就是對方給的。

「老夥計,話雖如此,不過此人一心欲置我於死地,我豈能放虎歸山….」

聞言,費仁又是冷笑道。

雖然柳無相以前和他的交情不錯,但是殺人者人恆殺之,而且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得罪了….!」

聽到這裏,柳無相蒼白臉龐上也是掠過一絲異樣,隨後從指間靈戒中取出一把鋒利無比的長劍,劍鋒綻放寒芒,滲人心神。

他本來不願意和對方殊死相拼,奈何迫不得已。

噌!

手中長劍遙指費仁,柳無相雖然身體還是有一些虛弱,不過氣勢上卻一點不落下風。「出手吧!」

「這個愣頭青還真打算和我打?」

看到這一幕,向來硬氣的費仁也是愣了一下,隨後眉頭微蹙,袖袍下雙拳逐漸緊攥。

其實,他也有些猶豫。

眼下,經過一番激戰,費仁自身體內元力也是所剩不多,先前消耗掉的霸王魔紋還尚未凝聚出來,至於陰陽法則和天玄罡風也是威力有限,無法頻繁施展。

如果柳無相執意要保王震一命,他根本奈何不了對方。

「小兔崽子,這傢伙可是我手下的僕從,當然只會聽我的,今天你死定了!」

一旁,氣息奄奄同樣有些虛弱的王震也是哈哈大笑,語氣極為囂張道,「僕從,給我殺了這小子,老子大大有賞!」

「閉嘴!」

冷冷地瞥了一眼受傷的王震,柳無相英俊白暫的臉龐上流露出一絲煞氣,「我說過,我不是你的僕從…..」

「當初的救命之恩,今日已兩清!」

「你…!」

看到柳無相一改往日的卑微態度,竟敢對自己這個主人甩臉色,王震也是大為意外,當即臉色漲紅道,「你小子在胡說些什麼!莫非你忘了當初老子是怎麼救了你么?你竟敢叛逆造反!」

「沒想到你這傢伙死到臨頭還看不清楚形勢啊….」

「好歹也是惡人榜排名第三的狠角色,沒想到就這點腦子和智商?」費仁雙手抱胸,同樣看了一眼有些氣急敗壞的王震,嘴角流露出一絲嘲諷。

「動手吧…」

柳無相語氣依舊冷漠。

然而,費仁卻是搖了搖頭,隨後轉身離開,朝着不遠處受傷昏迷的墨白飛去,同時丟下一句話,「今天我就給你一個面子…..」

看到這一幕,柳無相也是愣了一下。

對方竟然真的收手了,這也令他感到有些意外。

然而,相比於柳無相的驚訝,費仁本人卻是冷靜得多。

他心裏十分清楚自己目前的實力狀態並不是巔峰,哪怕真的動手也頂多和柳無相戰至不分上下,沒有絲毫意義。

更何況,王震已是他的手下敗將,哪怕對方今天僥倖撿回了一條小命,日後打算報復自己,費仁也絲毫不懼。

「費仁,這一次多謝了,日後若是你我能在中洲相見,讓我見識一下你的真正實力….!」

望着費仁離去的背影,柳無相也是緩緩收回手中長劍,語氣意味深長。

「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去中洲?」費仁淡淡道。

「直覺。」

「或許你的直覺不準呢….?」

柳無相咧嘴一笑,「中洲乃是整個玄星大陸武道文明最為昌盛的發源地,也是各大一品宗門以及人類魔獸百族天驕的逐鹿之地,我知道你的武道目標不會僅限於小小的北大陸和東大陸….」

聽到這裏,費仁終於是回過頭來,眼神中掠過一抹戰意,「如果你小子想挨揍的話,那我不介意。」

「哈哈哈….!」

看到對方默認了自己的猜測,柳無相也是少見地仰天大笑,臉龐上恢復了些許往日神采,「如果你我能夠痛痛快快地大戰一場,哪怕最後死在你手裏,我也無怨無悔!」

「告辭!」

說完,柳無相也是丟下一旁受傷的王震,整個人化為一道流光掠向天際,身影消失無蹤。

「該死!」

看到柳無相離開,王震也是咬了咬牙,臉色十分難看。

眼下,他不但是敗給了初出茅廬,修為僅有區區玄尊境二重的費仁,而且還連帶着自己好不容易才收服的刀仆柳無相都是跑路了,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小兔崽子,你給老子等著!老子一定會回來的!」

狠狠地瞪了一眼不遠處的費仁,王震臨走之前也是撂下一句狠話。

然而,面對王震的威脅,費仁卻是一臉淡定,僅是回頭瞥了對方一眼,眼神中瀰漫殺氣。

「不好!有殺氣!」

「快溜!」

看到這裏,王震也是後背一涼,頓時有些嚇得六神無主,下一刻連忙腳底抹油開溜,數息時間便是沒了蹤影,跑得那叫一個快。

「這就是昔日惡人榜排名第三的鬼面修羅?不過是笑話罷了….」

看到王震宛如受驚的兔子一般光速跑路,費仁並沒有出手阻攔,僅是嘴角微微上揚,帶着一絲嘲諷。

他既然答應給柳無相一個面子,那便不會出手阻攔王震的逃竄。

而且,王震這廝雖然修為不弱,已至玄尊境八重,不過卻終究僅是費仁的手下敗將,哪怕對方僥倖保住一條小命,日後也不會是他的對手,想要復仇雪恥更是笑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