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悠遠而嘶啞的聲音響起,猶如塵封了幾千年一般古老,古老到連喉嚨的發音都似乎帶著灰塵和生鏽的氣息,令人作嘔。

龐大的死靈氣息從祭壇的中央散發出來,整個大殿一瞬間被冰冷和陰森籠罩,所有的冒險者們都感覺到了這一股氣息,心中不可抑止的升起了一股冰冷的恐懼。而潮水般進攻的骷髏戰士,在感受到了這股死靈氣息之後,突然變得狂暴起來,爭先恐後的朝冒險者們撲殺了過來。

「惡靈領主!」

羅恩和米修手中的動作也不由的凝滯了一下,雖然一開始接受任務的時候,便做好了可能要面對惡靈領主的準備。但是,當此刻,真正的出現惡靈領主的時候,也不禁有些心中發冷。

傳說中的可以給卡姆蘭多大陸帶來災難的存在,真的是自己可以抵禦的了的嗎?

米修苦笑了一下,想不到果然是最壞的結果出現了,這一戰只怕是凶多吉少,只希望自己留下來去送信的盜賊,能夠讓團長大人引起足夠的重視。

祭壇中央巨大的白骨棺材開始發出嘩嘩的響聲,森森的白骨開始散落,幾乎在祭壇的中央堆成了一座白骨的小山。而在白骨小山的中央,一個讓人絕望的身影開始出現。

這是一個高大的騎士,身穿著精緻的黑色騎士盔甲,披風血紅。面甲上只有眼睛的位置露出了兩個黑洞,看不到眼睛,只有空蕩蕩的兩個黑洞。

騎士的手掌是唯一露在了盔甲外面的肢體,沒有血肉,五個修長的手指白骨森然,右手中緊緊的握著一把造型古樸的巨大長劍,長劍上面鏤刻著精緻的花紋。

騎士胯下的戰馬也披著一樣顏色的黑色盔甲,和騎士渾然一體。然而在盔甲沒有覆蓋到的戰馬頭部和四肢,也是沒有血肉,只有粗壯的森森白骨。戰馬的全身都淡淡的縈繞包裹著紫黑色的火焰,四蹄上有紅色的魔法火焰在熊熊燃燒,戰馬的頭骨的眼眶亮著熾熱的紅色,仰頭長嘶之時,紫黑色的火焰從口鼻中噴薄而出,猶如來自地獄的使者。

骷髏戰馬,死亡騎士!

惡靈中的領主,骷髏戰士的王者!

「死神的力量沉睡了太久,或許卡姆蘭多的世界已經開始遺忘了亡者的力量。打擾我艾德文的闖入者,竟然是如此的弱小。」

死亡騎士抬頭淡淡的掃過了冒險者的隊伍,語氣中有掩飾不住的失望。

然而米修和羅恩的都知道,作為卡姆蘭多最頂端的邪惡生物王者,覺醒了真名的死亡騎士艾德文,他的話並沒有說錯。傳說中任何一次死亡騎士的出現,隨之而來的骷髏大軍都是輕易的便潮水般的席捲毀滅了帝國。眼前的冒險者隊伍,在艾德文的眼中確實是弱小的不值一提,甚至連出手的興趣都沒有。

瓦倫,米修和羅恩已經是一身冷汗,濕透的衣甲冰冷無比。

覺醒了真名的亡靈生物,意味著已經得到了死神的眷顧,不但是具有了罪惡深淵中強大的亡靈之力,而且還蘇醒了人類的智慧。

原本跪坐在祭壇四周的黑袍神秘人,隨著死亡騎士的出現后,也全部的站了起來,扭頭面對著冒險者們。漆黑的斗篷下面依然是只剩下了白骨的頭顱,唯一奇怪的是,他們的手中並沒有兵器。

直到其中的一個黑袍骷髏舉起雙手,朝冒險者發出一個碧綠的火球,米修才恍然大悟,厲聲大喝:「骷髏法師!該死的!這是骷髏法師!」

死靈騎士艾德文並沒有親自出手的意思,尤其是當祭壇上的骷髏法師們開始施放碧綠的鬼火火球之後,冒險者們已經死傷慘重。

當死亡騎士出現之後,狂暴的骷髏戰士們跳動起來更加的敏捷,每一次的進攻更加的兇狠,而身上的每一根白骨,卻似乎更加的堅硬。如果仔細的看,可以發現骷髏戰士們的腳下都帶著幽綠色的光環,顯然,這些光環顯著的提高了它們的戰力屬性。

死亡騎士的增益魔法之一,死亡光環。從死亡騎士一出現,所有範圍內的骷髏戰士們都受到了增益魔法,戰力提升了一大截。

骷髏法師們的魔法力量並非來自魔法元素精靈,而是來自於罪惡深淵,最混亂和邪惡的地底世界。他們施放的魔法單一而有效,都是簡單的火球術,但是並不是來自於火元素的力量,而是碧綠的幽冥之火。沒有吟唱,沒有冥想,骷髏法師們詭異的揮舞著雙手扭動身軀,手中便開始凝聚起慘綠的火焰。當火焰積攢到了頭顱大小的時候,便朝選擇的目標發射出去。

冒險者的隊伍中有人不小心沾染上了這火焰,如同附骨之蛆,怎麼撲也撲不滅,翻滾著在地上哀嚎而死。

死亡騎士出現之後,死亡光環大大的增加了骷髏戰士的戰鬥力,骷髏法師的加入更是讓人措手不及。只短短的一會,冒險者們便出現了大片的傷亡。

雷洛斯和瑰洱護著蘿拉跟黛麗絲,艾文護著安奧,都被洶湧而來的骷髏狂潮逼到了大殿的角落。而其餘的隊伍也漸漸的被骷髏士兵切開分散了開來,米修和羅恩,瓦倫,都護住了僅存的幾個魔法師,也被逼在了牆角。

身為狂鬥士的雷恩和劍使米修,七級以上的實力讓大片進攻的骷髏戰士變成了地上的碎骨,猶如地獄中的殺神。而其他實力弱一些的傭兵,卻已經開始漸漸的被骷髏狂潮淹沒。

然而骷髏戰士卻如同無窮無盡,隨著時間的漸漸流逝,越來越多的冒險者開始倒下。

雷洛斯避開幾個幽冥火球,皺眉望向了死亡騎士身邊的骷髏法師,朝瑰洱說道:「先去碎掉那些骨頭法師,我開路。」

「黛麗絲,你留下保護蘿拉。」

黛麗絲點點頭,手中的魔法杖猛然揮出,擊碎了一個骷髏兵的頭骨。

雷洛斯嘿嘿冷笑,手中闊刃劍猛然一揮,運氣鬥氣,一大片白色光芒亮起,如同巨大的鐮刀,從密集的骷髏戰士群中硬生生的切割出一條通道。

雷洛斯毫不停歇,手中闊刃劍嗡嗡作響,接連施放出三記氣刃斬,濃郁的劍氣包裹著雷洛斯一往無前,撕開了骷髏戰士的裂口,往祭壇的方向前進了幾十米。

瑰洱緊隨其後,淡淡的說了聲:「夠了。」

只見半獸人射手挽弓搭箭,蘊含了淡青色鬥氣的箭枝,流星一般的朝祭壇中央的骷髏法師飛去。

「嘭!」

頭骨爆裂的聲音。

然後是接二連三的「嘭!」「嘭!」聲,一個接著一個的黑袍法師倒下。

幻影一般的速度,讓瑰洱在短短的幾十秒內就射空了所有箭枝。箭無虛發,一箭爆頭,眨眼之間所有的骷髏法師便全部被消滅。

死亡騎士緩緩的扭頭,望向了雷洛斯和瑰洱,敏銳的戰鬥直覺讓雷洛斯和瑰洱遍體身寒,兩人下意識之下,幾乎同時無比迅速的翻身後退,極快的朝宮殿的角落中退去。

一股凌厲無比的劍氣從幾百米外的祭壇凌空斬來,瑰洱和雷洛斯剛才所站之處,堅硬的岩石地板上裂開了一條巨大的縫隙,足足有手臂粗,從死亡騎士的戰馬腳下一直延伸了過來。

艾德文原本平放在骷髏戰馬的馬鞍上的大劍,已經斜斜的握在了手中。也許只有這一個細微的動作,證明了剛才恐怖的一劍來自死亡騎士。

凌空而退的瑰洱和雷洛斯,齊齊在空中跌落,悶哼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死亡騎士的劍氣霸道無比,即便只是被劍氣掃中了一點,也讓他二人身受重傷。

艾德文看了一眼之後,不再追殺。也許在他的眼中,只有羅恩,米修和瓦倫三人,才稍稍有點出手的興趣。即便只是收做亡靈的奴僕,戰力的等級也讓雷洛斯和瑰洱並不突出。

殘存的其餘冒險者們都集中到了一處,在瓦倫的指揮下,獸人戰士們和劍士勉強形成了一道防線。盜賊,魔法師和射手,一邊輪流回復體力,一邊迎戰似乎無休止的骷髏戰士。

地上滿滿的都是戰士的屍體和成堆的白骨,無比的慘烈。戰鬥到這一刻,骷髏戰士的數量還有一小半,遠遠的超過了冒險者。

瓦倫已經激發了狂化,野獸般的軀體籠罩著淡淡的血紅色,爆發出巨大的力量,每一斧揮出都有骷髏戰士被擊的碎裂而飛。這一批的戰士如同一個孤島,在骷髏戰士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衝擊中英勇戰鬥,屹立不倒。

到了這一刻,原本數量眾多的冒險者們,已經被切割成了四個小隊伍,各自為戰。

雷洛斯,瑰洱,黛麗絲,蘿拉。惡魔之翼的傭兵們靠在了一起。剛剛拼盡全力射殺了骷髏法師的雷洛斯和瑰洱被死亡騎士的劍氣所傷,戰力大損,只有黛麗絲獨自苦苦抵擋著骷髏戰士的進攻。

羅恩和米修,兩個戰力最強的戰士護住鐵血傭兵團的最後兩個魔法師靠在了一起,而盜賊已經在剛才的戰鬥中身亡。艾德文顯然注意到了冒險者這戰力最高的存在,朝他們進攻的骷髏戰士顯然佔了大多數。

而其餘的傭兵們,都默契的和瓦倫的獸人戰士們靠到了一起。投擲兵已經全部犧牲,獸人戰士也不足十人。所謂的其餘所有傭兵,也其實不過是數十人而已。即便如此,這一處的隊伍,卻已經是僅存的人數最多的力量了。

還有最後的一個小隊伍,紅髮騎士艾文,護住神官安奧,也在距離雷洛斯他們不遠的角落中苦戰。安奧手中的聖典依然在不斷的一頁一頁翻動,並越來越快。原本一個一個散落的符文,逐漸的從書本中飛了出來,在聖典的周圍組合成了一串一串的咒語。

艾文的盔甲已經破損了多處,肩頭上趴著的小狗不時的呲牙咧嘴,朝骷髏戰士厲聲的狂叫。安奧懷裡的白貓,也炸起了一身的白毛趴在安奧的肩頭,綠幽幽的眼睛警惕的盯著和艾文纏鬥的骷髏戰士。 艾德文的左手緩緩的指向了瓦倫的方向,正是冒險者的隊伍和骷髏戰士廝殺的最激烈的地方,死亡騎士的冰冷麵甲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空洞的眼眶也毫無波動。

毫無預兆的在瓦倫腳下,一片猩紅色的血暈從地上突然湧出,潮水般漫開,頃刻之間便覆蓋了周圍所有的戰士。猩紅色的血暈如同有生命一般,在地上猶如海浪此起彼伏,龐大的惡靈氣息從血暈中不斷的洶湧而出。

「我的手!怎麼會這樣?」

瓦倫突然發現,自己強壯的握著戰斧的手臂,力氣正在詭異的消失。而肌肉高高隆起,鼓著蚯蚓一般的筋脈的強壯手臂,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漸漸的乾癟枯萎。不僅僅是手臂,自己的身上,腿上,所有的生機都在極快的流逝。

身邊其餘的獸人戰士和傭兵也一樣,身體健壯的獸人們極速的開始虛弱和蒼老,而身體不夠強壯的魔法師和盜賊,身體上開始出現了大面積的腐爛。

地面上的血暈翻滾著,死靈的氣息無比歡暢的流淌,發出愉悅的呻吟。虛弱,蒼老,腐爛,詭異的景象如同死神的嘆息,一個又一個的鮮活生命在絕望和恐懼中倒下。

「離開你們的腳下!」

安奧顧不得翻動手中的聖典,朝瓦倫大聲的吼了起來,手中指向地上一大片涌動著的猩紅色血暈。

「那是死亡凋零!死亡騎士的詛咒魔法。」

可惜一切已經晚了,當瓦倫醒悟過來,強撐著虛弱的身軀離開死亡凋零的範圍的時候,身邊所有的戰士都已經帶著絕望和恐懼紛紛倒下,被蜂擁而上的骷髏戰士淹沒在了白骨堆中。

全身枯萎,已經體型瘦小了一大圈的瓦倫,已經全然沒有了獸人勇士狂野霸氣的模樣。兩名手舞骨鐮的骷髏撲上來,瓦倫乾癟的身軀完全沒有來得及抵擋,任憑骨鐮狠狠的劈進了自己的胸脯。

沒有血跡,強大的死靈魔法甚至已經吸幹了瓦倫身上所有的生機,包括鮮血。獸人勇士也許只是憑著胸腔中悍勇的一口怒氣,才走出了死亡凋零的範圍。

從瓦倫的口中嘶啞著發出沉悶已久的「啊!!」一聲,似乎是慘叫,又似乎是嘆息。

毫無感情的骷髏戰士跳躍著踏上瓦倫和獸人戰士們的屍體,朝最後的兩隻小隊撲殺了過來。沒有衝鋒聲,也沒有怒吼和喊殺聲,只有窸窸窣窣的白骨腳掌在地上摩擦的聲音,緩緩的逼近。

艾德文依然靜靜的站在祭壇的白骨山堆上,手持著長劍,漠然的看著最後的冒險者。胯下的骷髏戰馬不時的昂首跳躍,噴出陣陣火焰。

羅恩,米修,鐵血傭兵團兩名魔法耗盡的魔法師。安奧,艾文。雷洛斯和瑰洱,黛麗絲和蘿拉。

僅存的寥寥的十人,在骷髏戰士的面前顯得更加的脆弱和渺小。

羅恩和米修帶著兩名魔法師緩緩的移動,慢慢的和雷洛斯他們靠在了一起。與此同時,安奧和艾文也極為默契的靠了過來。最後的冒險者隊伍再次集中到了一起,面對著依然數百名的骷髏戰士和強大的死靈騎士,已經沒有了退路。

所有的人都沉默著殺向瘋狂撲上來的骷髏戰士,雷洛斯強壓下胸腔中翻湧的鮮血,看了看瑰洱,看到半獸人也似乎傷勢和自己差不多,笑了笑,用闊刃劍撐起了身軀迎向骷髏戰士。

一路不停不歇的戰鬥至今,黛麗絲和蘿拉的魔法幾乎已經耗盡,黛麗絲拼盡全力壓榨出緩慢恢復來的僅余的一點魔法力,給雷洛斯和瑰洱施放上了水系的一個恢復術「治癒之水」,淡藍的光芒在雷洛斯和瑰洱身上閃過,濃郁的生命氣息開始快速的修復著傷勢。魔法力已經接近乾枯的黛麗絲臉色蒼白,朝驚訝回頭的雷洛斯和瑰洱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

如果,再加上神官安奧的聖光治療術,那傷勢就會好的更快了。黛麗絲想到這裡,扭頭看向安奧的方向,卻看到人類神官依然是一臉虔誠的抱著手中的聖典,完全看不出有出手的意思。唯一奇怪的就是,安奧手中的聖典在死亡騎士出現之後,聖典翻動的速度更快了,飄蕩出來的聖光符文聚集在一起,幾乎已經包裹了安奧全身。這些聖光如此耀眼,散發著神聖的氣息,讓原本狂亂的骷髏戰士們在靠近之後露出了帶著畏懼的猶豫。

紅髮騎士艾文的盔甲已經破舊不堪,即便是防禦能力非常強悍,抵禦著一波一波潮水般的骷髏戰士的攻擊,也禁受不住。讓人十分詫異的是,艾文的攻擊一直就只是純粹的物理攻擊,從來沒有施放出任何的鬥氣或者武技。

「啪!」的一聲,艾文右邊肩膀上的盔甲又被骷髏戰士的斧頭劈中,立刻碎裂了一大塊。艾文皺皺眉頭,心疼的扭頭看向盔甲破損的地方,事實就是和大多數人所看到的一樣,這一套華麗而堅固的盔甲價格遠遠的超過的大部分傭兵所有的財產。

隨著盔甲的碎裂,艾文原本站在右邊肩膀上的小狗惱怒的叫了起來,迅捷無比的扭身跳躍到了另外一邊肩膀。看到艾文一身大汗和血跡的狼狽模樣,寵物狗露出獠牙,朝骷髏戰士發出低吼。

蘿拉原本在夥伴們的保護下,正坐在地上專心的喝著魔法藥劑,引導著魔法藥劑慢慢回復魔法力。在艾文背後的蘿拉看到了這一幕,對小動物充滿愛心的小妖精準備開口叫艾文把寵物狗送到自己身邊來。

艾文肩膀上的寵物狗突然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黑瑪瑙一般的眼球詭異的變成血紅,口中發出也惡狠狠的低沉咆哮聲,猛的高高跳起,朝艾文面前的骷髏戰士撲了上去。

「喂!大木頭!你的狗狗!」

看著嬌小可愛的寵物狗沖向骷髏戰士,蘿拉急得脫口而出,喊出了艾文的外號。因為紅髮騎士每次和蘿拉遇見的時候都是臉紅和打瞌睡,所以非常榮幸的被蘿拉和黛麗絲起了「大木頭」的外號。女孩子起外號這件事情,咳咳,妖精女孩和人類女孩竟然出奇的一起興緻盎然。

艾文聽到蘿拉的聲音,觸電一般的扭過頭來看著小妖精,看到漂亮的小妖精正盯著自己,又立刻唰的臉紅起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但嘴上不知道動,而且手中的動作也一慢,差點被骷髏戰士給刺中。

蘿拉指了指艾文的寵物狗,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艾文抬手撓了撓凌亂的紅髮,不好意思的認真解釋:「靈狼它就是這樣,沒嚇到你吧。它,它其實平常很膽小的。」

原本在艾文肩膀上,只比兩個拳頭大不了多少的寵物狗,在落地之後,竟然身體瞬間變大了幾十倍,體型比普通的魔狼還大了不少。全身的白毛惡狠狠的炸了起來,帶著惡狠狠的咆哮聲,尖利的獠牙和狼爪兇悍的將一個個骷髏戰士擊倒在地。在艾文擋下一名骷髏戰士的斧頭的時候,靈狼猛的撲上去,尖利的獠牙硬生生的咬斷了骷髏戰士的頸骨,骷髏的頭骨掉下來之後,骨碌碌的滾了老遠。

蘿拉驚訝的捂住了嘴巴,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使勁的朝艾文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有被嚇到。看它撕碎骷髏戰士的兇猛,普通的獸人戰士恐怕也遠遠不如,哪裡還有半分眯著眼睛趴在艾文肩頭打瞌睡的寵物狗模樣。

遠處的死亡騎士依舊漠然的看著戰鬥,似乎在欣賞著螻蟻的掙扎。安奧身上聚集的聖光讓艾德文隱隱有些不安,不過,無非只是一個弱小的神官,又有什麼關係呢?

羅恩和米修的身邊都散落著大堆的白骨,七級狂鬥士和劍使,戰鬥力遠遠的超過了雷洛斯和瑰洱。但是,當骷髏戰士被全部消滅的時候,羅恩和米修的握住武器的雙手都已經止不住的發抖,毫不停歇的長時間戰鬥,體力已經嚴重的透支了。

最後的一個骷髏戰士嘩然倒地散落之後,大殿里終於變得安靜下來,除了冒險者們喘著粗氣的聲音,安奧低聲的詠唱聲也開始變得清晰起來,神官的低聲詠唱已經持續了許久,聖典上的聖光符文已經彙集成了大片的光芒,包裹在安奧身上。

死亡騎士緩緩的揚起了手中的長劍,指向了冒險者們。胯下的骷髏戰馬發出一聲嘶鳴,四蹄揚起了黑紅色的火焰,緩緩的從祭壇的白骨堆上走下,四蹄落地,詭異的寂然無聲。

「卑微的闖入者,你們稍微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竟然消滅了我的骷髏戰士。」

死亡騎士腐朽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興奮和喜悅:「這是我沉睡千年以來,遇到的第一個驚喜。」

「作為獎勵,我要把你們都變成我的亡靈騎士,給你們永恆的戰鬥使命。」

艾德文騎著骷髏戰馬,緩緩的逼近冒險者們,森森白骨的手指遙遙指向了羅恩和米修,又緩緩的指向雷洛斯和瑰洱:「在亡者的力量面前顫抖和臣服吧!你們,都將成為我的奴僕。」

米修嘿嘿兩聲,朝羅恩笑了笑:「老夥計,咱們是不是好久沒有兩個人一起打一個了?」

羅恩狠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口水,哈哈狂笑道:「最近的一次也是三年前了,迷霧沼澤的那條九頭蜥蜴被我們倆聯手剝了皮。」

米修點點頭:「這一次恐怕有點難搞了,這傢伙好像比大蜥蜴厲害不少。」

羅恩揮起大斧,將血紅的鬥氣運起到極致,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盯著由遠而近的死亡騎士,不再說話。

米修轉過頭,朝一臉如臨大敵模樣的的雷洛斯和瑰洱平靜的笑了笑說:「年輕人,不要著急,讓我們這些老傢伙先上去試試吧。」

覺醒了真名的死亡騎士,骷髏戰馬

騎士艾文的狗,白貓,脫了盔甲之後的極快速度 「劍,也是有生命的。」

「你仔細的去傾聽,它就能夠感覺到你的心。」

「劍是有靈性的,但是它們驕傲而安靜,當你有一天能夠觸碰到它的時候,它會讓你無比驚訝。」

「我一直在尋找著一條特別的道路,一條在魔法和鬥氣之外的道路!我能給你看到的,就只有這麼多。」

「雷洛斯,你要記住,劍是有靈性和靈魂的,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全部。」

米修輕輕的抬起了長劍,劍身與肩膀的位置齊平,劍尖朝向遠處的死亡騎士。在這一刻,劍使米修的氣勢突然變得無比凌厲,似乎和手中的長劍融成了一體,全身都發出強烈無匹的劍氣。

「這?奇怪!」

雷洛斯的腦中閃過一道靈光,似乎立刻抓住了什麼。在以往的理解中,劍士戰力高低的原因根本就是在於鬥氣和武技。劍士的等級越高,戰力就越強大,無窮無盡的鬥氣加上精湛玄妙的武技,就是戰力的頂峰。

而這一刻,米修強大的劍氣顯然並不是來自於鬥氣,而是來自於長劍自身,或者說來自於長劍和米修完美的融合。

是的,這一刻米修手中的長劍,就如同有了生命一般,歡呼著,咆哮著,散發著濃烈的戰意,和米修融為了一體。

米修緩緩的揮起了長劍,白色的光芒亮了起來,施放出的劍技只是雷洛斯十分熟悉的氣刃斬。但不一樣的是,長劍上也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激蕩而出,潮水般的跟米修的鬥氣合為一體,如同火上澆油一般,互相纏繞著攀升著氣息。

「精靈的氣息?」

蘿拉疑惑的看向米修,妖精魔法師敏銳的感覺到了元素精靈的波動。不,為什麼劍使米修的身上會出現元素精靈的波動。但是,魔法師的敏銳的感覺,讓蘿拉又不得不確定,自己感覺到的確實就是元素精靈的波動。

「是劍之精靈!」

雷洛斯一臉凝重,靜靜的盯著米修,緩緩的說道。

米修笑了,溫和,平靜,釋然。

長劍帶著呼嘯,捲起起一道炫目的白光,米修和長劍合為一體,凌厲無匹的朝艾德文衝鋒而去,宛若流星。

而同時,一身血紅光芒的羅恩,也帶著呼呼的風雷聲,如同一股血紅色的旋風,聲勢浩大的朝艾德文席捲而去。

兩位高級的戰士面對亡靈領主的強大,都毫無保留的全力施放出了最強的武技,傾力一擊。

「劍也是有靈魂的。」

雷洛斯的眼中光芒不斷的變幻,米修只寥寥的幾句話和展露出來的劍意,在他的心中轟然打開了一道全新的大門,大門的後邊,卻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