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得虧央兒來的及時,“央兒,你看這兩位,大清早的非要給我送禮物。”

“我不收她們還不樂意了,不如我借花獻佛,把二位贈予的送給央兒吧!”

央兒知道喬墨兒的意思,“雲墨姑娘,山莊素來不喜互相贈予之事,如今二位小姐要贈予你東西,您不收是合乎情理。”

“蝶兒小姐,梓欣小姐,如果沒有其他什麼事,莊主邀請了雲墨姑娘去用早膳。”

“應該沒什麼事了,我先去用早膳,還麻煩央兒替我送二位出門。”

“央兒明白!”

“央兒姐姐,莊主現在用早膳,我剛好也沒有用早膳,可以和雲墨姐姐一起去用膳嗎?”蝶兒厚着臉皮,希望能和雲熙一起用早餐。

央兒不說話,始終保持着微笑,引導着她們早些離開。

蝶兒和梓欣見她不上套,只能暫時罷休的離開了。

“雲熙, 至少還有你 ?閆旭和耿逸懷呢?”

“以後早膳,只有我們二人共進。”

雲熙平淡的說了一句。

“你這真弄的像是新婚夫婦早起用膳一樣,還只有我們二人……哈……”

喬墨兒拿起包子在啃,但發現自己說的話,怎麼越說越不對勁。

感情雲熙真的把自己當小媳婦對待。

“哈哈哈,我開玩笑呢,我們只是萍水相逢,我是你的座上客,你有好吃的分享給我也很正常,對吧!”

雲熙夾了點鹹菜,並將粥推給喬墨兒,“多吃點,若真成了我的小媳婦,你這麼瘦肯定要多養些時日。”

“誰要做你的小媳婦?我一個如花似玉的未出閣女子,做你的小媳婦最起碼吃穿用度都要最好的,你給的起嗎?”

“你若是喜歡,方圓百里我能給的都給你尋來,你若是願意,八擡大轎娶你過門,每月俸祿都交於你保管。”

“韓雲熙,我怎麼感覺我們認識不止這一兩天?”

“對啊,我們是生生世世都會在一起的人。當然有這種久別重逢的感覺。”

“別鬧了,人生只有一次,根本沒有生生世世一說。”


“你就是我的生生世世!”

喬墨兒對上他的眸,這舉動,這話,怕不是個傻子都應該知道,他真的要圈養她。

“雲熙,時間不早了,我吃饅頭吃飽了。”

喬墨兒從位置上站起來,卻被雲熙伸手抓住。

“沒關係,時間還來的及,喝完這碗粥再走也來的及。”

既然得喝完粥再走,喬墨兒伸手端起碗,一口氣把粥全喝完了。

“我喝完了,真的飽了,我去學堂了!”

以前雖然好學,但很討厭上私塾,如今在這山莊,唯一樂趣就是書院了。

喝完粥的喬墨兒落荒而逃,根本不等韓雲熙。

急急忙忙離開韓雲熙住的偏殿,出門又撞到了閆旭。

“墨兒,你幹嘛這麼急急慌慌的,是早膳不好吃,還是韓雲熙的樣貌不下飯。”

“是飯桌上沒有你,也沒有酒,說好了分我半盞的,酒呢?”

“下了學就給你!”

閆旭攬着喬墨兒的肩膀,“你昨晚是不是偷了耿逸懷的寶劍?”

“有嗎?”

“耿逸懷現在正在整個山莊發了瘋的尋找呢。”

“得有多瘋?”

“就這麼說吧,能殺了你。”

閆旭故意說得很輕。

“喬墨兒,我要是早認識你該有多好,人生樂趣真多。”

“那你遇見的未必是我,也不可能是我。”

“也對,之前的你是枯燥無味,整天囂張跋扈的樣子。”

“那是喬涵兒好吧,與我無關。把你的手拿開,男女授受不親!”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耿逸懷像鬼一樣黑着臉向喬墨兒襲來。

“你拿了我的劍?”

“沒有。”

“這個山莊,除了你我和別人沒仇。”

“我和你有什麼仇?”

耿逸懷一言不合就和喬墨兒開打了起來。

兩個人拳腳相向,不分上下。

重生:帝凰毒後 你一個女流之輩,竟習得如此深厚的功夫,想必韓雲熙對你有多溺愛。”


“自己沒有的,就說是溺愛,人家明明對我是寵愛,女子學習功夫怎麼了。”

喬墨兒的功夫遠不止這些,但她知道沒必要和這些人過意不去,她還少用了幾成力。

但耿逸懷處處卻要治她於死地,“把我的劍還給我。”

兩人的打架吸引了不少人,這也包括蝶兒和梓欣。

梓欣這丫頭片子回家便將劍重新制作了一個布袋,抱在懷裏好好的保護了起來。

喬墨兒瞅見了梓欣,故意猥瑣帶着耿逸懷打到了梓欣身邊。

“你這人怎麼一點兒也不憐香惜玉。”

“你敢說你沒有拿我的……”

耿逸懷暴躁的一圈要打到喬墨兒臉上,卻被喬墨兒蹲下,揮向了梓欣。

梓欣嚇得往後一倒,手上的佩劍飛了出去。

耿逸懷看見布袋中是自己的劍,翻了個跟頭伸手去接了劍。

喬墨兒蹲在地上準備看戲,卻不想耿逸懷拿了劍照樣直接刺向她。


“耿逸懷,你的劍不都已經在你手上了,你幹嘛對我還這麼步步相逼。”

“我與你雲墨姑娘也是萍水相逢,你爲何在這山莊處處與我作對,究竟是我耿某人做錯了什麼,竟讓雲墨如此對待?”

喬墨兒能抵的了他的空拳赤手,卻抵擋不了他的劍,雖然她武功了得,但這種突然刺來的劍,最多也只能撐到幾回。

閆旭氣喘吁吁的拉來了雲熙,“快,快救,救救墨兒!”

“耿逸懷……要,要殺她!”

雲熙聽完加快了腳步,記憶中喬墨兒被耿逸懷一度傷害過兩次,這一次應該會很嚴重。

猶記得,那個時候也是他救了她,只是他對她沒有任何感覺,只覺得是一外籍女子,死在祕境山莊,只會髒了祕境山莊的路。


當他看到耿逸懷的劍要刺傷她時,他一個輕功直接飛向了耿逸懷。

“耿逸懷,你三番五次的要殺我的人,還在我的山莊鬧事。”

“韓雲熙,你應該有問問你的人,爲何在山莊處處與我爲難,又爲何你卻三番五次的包庇她?” 對於耿逸懷的質問,雲熙扶住受了驚嚇的喬墨兒振振有詞的回答他,“因爲我心繫於她。”

“所以你就縱容她做任何事情?”

“沒有縱容,只是拿走你佩劍的並不是雲墨,而是她。”


雲熙面無表情的回答耿逸懷,“這個鍋我們家雲墨不背。”

“雲熙哥哥,這劍明明是……”蝶兒上前想要解釋,卻被隨從的央兒給攔了下來。

“蝶兒小姐,莊主說話的時候,你最好不要打擾。”

梓欣當然不會被顧忌,先是被喬墨兒擺了一道,這莊主又爲了喬墨兒,再次擺她一道,她不高興,也不開心。

“這明明就是……”

“這……這明明就是耿兄的錯,他不該對墨兒刀劍相向,他應該道歉。”

閆旭捂住梓欣的嘴巴,還小聲的說,“你如果不想死,最好閉嘴。”

耿逸懷收回劍,他知道自己理虧,之前已經被警告過不允許再用劍對着雲墨了。

現在因爲劍確實不是在她那,即使是她拿的,現在也不在她手上出現的。

既然雲熙給了他臺階下,那他只能不爽的來句,“雲墨姑娘,對不起,耿某人唐突了!”

喬墨兒雖膽大,卻着實被耿逸懷嚇到了,她只是單純的想趕走耿逸懷,順便他日如果真的知道她就是逃婚對象,也會因今日之事,對她沒有其他的感情因素,只有恨!

“沒事。”

喬墨兒站在雲熙懷中,“我今天不舒服,可不可以告假?”

“可以,我送你回去。”

“謝謝!”

蝶兒看着喬墨兒被雲熙摟在懷中,頓時間火冒三丈,恨不得衝上去分開他們,但央兒攔着她,更是讓她不能有的放矢。

雲熙帶着喬墨兒回到她的殿內,“今日雖然耿兄魯莽了些,但你確實跋扈了點。”

“我是不是給又你惹了麻煩?”

喬墨兒低下頭,醞釀着悲傷的心情說,其實內心祈禱趕緊被逐出山門。

“如果實在給你帶來了麻煩,不如你放我出山莊可好?”

“雖然是有點麻煩,但還不至於逐出,你就安心的在這住着吧!待山門一開,我就帶你出去。”

雲熙溫潤如玉,雙手背後拂袖站在門口,“我知道,你喜歡自由,這裏不會囚住你的。”

重生之鬥魔腐女傷不起 ,伸出手抓住他,“韓雲熙,你看我姿色如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