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往上走了一天的雲傾和洛軒,此刻已經站在了冥山的頂部。

兩人期間遇到了不少獸魂的攻擊,但在兩人的配合下,雖然沒有那麼容易,還是將它們解決。

而這頂部就是最危險,鬼族之人望而生畏的危險之地。這裡許許多多的小山丘,縱橫交錯的奇山怪石到處林立。

在山與山的夾縫裡生長著奇怪的樹木,和一些珍貴的靈草靈藥。

這就跟那些平時歷練的山脈沒什麼不同,可是若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其實這裡面暗藏玄機。

雲傾剛踏入這裡,便感覺到了這裡的不同,這裡蘊藏著一種詭異的力量,帶著一種蠱惑人心的能力,稍不留神就會陷入其中,不等你察覺便會斃命。

這就好像在幻術幻境之中一樣,直擊人心,充滿殺機,然而這卻不是幻術,也不是幻境。

這是一個真真實實的場景,在這個場景里充滿了殺機。

這個殺機帝靈師以下的人進來,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瞬間被秒殺。

而帝靈師以上的人,還可以勉強撐著,但是在裡面帶的越久,便容易陷進去,便再也出不來。

唯有聖靈強者,才能安然無樣的在裡面行走。

若非雲傾警覺性強,神識之力也非常強大,在踏進這裡感覺到不對時,便屏蔽了五識,這才沒有陷進去。

這若換做其他人,呆到現在怕是已經死了。

只看洛軒此刻的反應便知,此話不假。

此時的洛軒已經陷入了失控之中,雙手緊掐著自己的脖子,就好像被人控制了一般。

那般模樣,不把自己掐死,誓不罷休一樣!

雲傾見狀,走上前,抬手直接將他敲昏了過去。

她看著因為昏迷,倒在地上的洛軒,無奈的搖了搖頭。

隨即縱身飛到一座最高的怪石上,站立在上面,閉上眼睛神識之力探出,將冥山的整個頂部所籠罩,似是想要探出頂部的不同之處。

為什麼會有這蠱惑人心的能力?

霸道總裁被我征服了 那濃重的殺機又是從何而來?

然而,讓雲傾失望了,她什麼都沒探查出來。

她有些失望的收回了神識之力,喚出了帝風華,畢竟帝風華現在已經是聖靈師,甚至比聖靈師還高,在這裡面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風華,你感應一下,這裡面有什麼地方不同。」

帝風華一出空間,雲傾便看著他說道。

聞言,帝風華點了點頭,隨即與雲傾一樣閉上眼睛,釋放出神識之力開始探查這冥山頂部。

雲傾有些緊張,有些期待,連眼都不眨的看著帝風華,生怕錯過了什麼一樣。

時間大概過了兩刻鐘之後,帝風華撤回了神識之力,他看著雲傾說道,「這裡有一個封印大陣,陣中有殺機和蠱惑人心之能,一旦低於聖靈師的人進入這裡,大陣就會自動啟動,將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掉。」 「這麼厲害的封印大陣?」雲傾有些驚訝,又有些疑惑,「這陣怎麼會在這上面難道這裡封印了什麼東西嗎?還有就是,鬼族的人難道就不知道?」

雲傾的話剛落下,趴在地上的洛軒有了反應,看樣子是要醒了。

雲傾連忙讓帝風華重新回了空間,這時洛軒徹底醒來,他有些迷糊的甩了甩頭,感覺脖子有點不舒服。

「趕緊屏蔽五識。」雲傾出聲提醒道。

這時,洛軒已經坐了起來,在聽到雲傾的提醒后,洛軒雖然有些不解,但是還是照做了。

「我這是怎麼了?」屏蔽掉五識之後,他看著雲傾問道。

「你被蠱惑了,玩起了自殘。若不是本姑娘將你打暈,這個時候你可能已經死了。」雲傾看著他幽幽開口道。

「怎麼回事?」洛軒聽的是一臉懵,怎麼好好的就被蠱惑了那?還自殘…

「你們不都說這裡很危險嗎?沒有聖靈級別,必死無疑。難道你們不知道,這裡之所以危險,是因為這裡有一個封印大陣,大陣之中帶有殺機和蠱惑人心之能,只要有人進來,修為不達聖靈師級別,就會被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掉。」雲傾對他講到。

洛軒搖了搖頭,隨即看著她問道,「關於這個,姑娘是如何得知的?」

「看的呀!」雲傾一副你傻不傻的表情,「這種事還用問,神識之力一放,什麼東西看不出來?」

然而,雲傾卻忘了,方才她即便是釋放了神識之力,也沒能看明白。

若非帝風華,她也不知這裡會有一個這樣的封印大陣。

當然,即便她記得,她也不會對洛軒說她之所以知道有封印大陣,對於它的功能還知道的這麼多,都是因為帝風華。

「…」洛軒默。

「行了,這裡不是久留之地,你快走吧!」雲傾直接開口讓他離開。

聞言,洛軒在心中思襯了一下,他知道雖然幻靈塤很重要,但是它已經不見,自己也沒能找到,再留下去反而對自己不利,索性他便決定不再繼續下去。

但是,在看到雲傾又繼續向里走後,洛軒站在她的身後,大聲問道,「姑娘不離開嗎?」

「我事都沒辦完,離開幹嘛?」雲傾講道。

「姑娘是要辦什麼事?」洛軒問道。

「管你屁事!」雲傾很不客氣的回道。

「呃!」洛軒錯愕,「我只是想看看,有沒有能幫得上你的。」

「不需要!」雲傾直接回絕,當話音落下的那一刻,雲傾突然又開口道,「不對,你要真想幫我的話,就趕緊離開吧!別給我添亂就好。」

「既然如此,那姑娘自己多加小心。」洛軒知道雲傾是不可能離開了,而自己也不可能留下來,便直接對她叮囑道,並且將自己的身份信息都告訴了雲傾,這才轉身離開。

雲傾看著他離開后,重重的輸了口氣,她利用契約之力聯繫上了青羽,讓青羽給洛瑤喂下了一粒丹藥,便將洛瑤給放了,而讓青羽快速來與她會和。

而她則就在這頂部與帝風華研究著這封印大陣,想看看這裡面到底有何蹊蹺。

就在他們快要研究出門路的時候,天上忽然降下了無數道紫色的雷電,直接辟在了冥山頂部。 那氣勢磅礴的雷電,猶如一條條巨龍一般,帶著氣吞山河之勢,似乎要將整個冥山頂部毀掉。

那充滿強悍歷練,霎時間便能摧毀一方空間的雷電,更甚是朝著雲傾和帝風華所站的位置劈去。

帝風華和雲傾來不及多想,在那雷電落下來之際,迅速撤離。

然而,那雷電似乎是認人了一般,竟然追著雲傾和帝風華劈,若非帝風華實力強悍,一方面對抗著雷電,一方面護著雲傾,此刻兩人怕是已經被劈成一根黑木棍了。

冥山這突發的情況,自然也驚動了不少人,然而因為冥山的危險,冥界之人都深知,所以就算知道有可能是有寶物出世,也不會前來白白送命。

但是,終究還是有一些人會願意冒這個險,當然那些試圖想要靠近的人,剛踏入頂部邊緣,不是被大陣誅殺,就是被雷電給劈死了。

這讓後來的人,都有些避之不及,紛紛退了回去。

當然這裡面不包括離開的洛軒,洛軒剛到王城冥山頂部便發生了這樣的異狀,想起救了他的雲傾,還尚在頂部,他連府都沒回,便又匆匆趕了回去。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回去盡然會看到——

「傾傾,你進空間去。」帝風華對雲傾說道。

「我進空間,那你哪?」雲傾疑惑的看著他問道。

「這些雷電是沖著我來的,你進空間去,我才能安心的去應付它們。」帝風華垂眸看著雲傾說道,眸色之中帶著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沖著你來?」雲傾不解了,「你又沒有到過雷劫的時候,怎麼會?」

「這不是雷劫。」帝風華道。

「不是雷劫?」雲傾雙眸微垂,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只是這絲疑惑很快便消失了,她的眸光被一絲光亮所取代,「難道,這雷電也是大陣觸發的?」

「嗯!」帝風華摸了摸她的頭,「這是針對聖靈師設置的一項難關,若是沒觸動陣眼,便不會有事,但是一旦觸動陣眼,這雷電便去瞬間而激發而出,追著聖靈級別的闖入者攻擊。」

「你的意思是說,這雷電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我們方才不小心觸發了陣眼?」雲傾眉頭緊皺,看著帝風華說出了自己的猜想。

「大概是這樣。」帝風華點了點頭,收下的力量卻不斷的抵擋這自天而下的雷電。

就在這時,一道紫黑的雷電,瞬間從天而下,直衝帝風華兩人劈去。

帝風華雙眸猛然一縮,厲聲說道,「快回空間。」

雲傾也不是不知深淺的人,知道自己留下來,只會給帝風華增添負擔,便立刻閃身進入了空間。

雲傾進入空間后,帝風華直接飛身而起迎上了那道紫黑的雷電。

他的身形立在半空之中,衣袂翻飛,在空中獵獵作響,周身也被無數道紫色雷電包圍,籠罩在身上的防禦罩也在這道道雷電的猛劈下,裂開了無數道小細紋。

就在這時,帝風華寬大的袖袍一揮,修長寬大的手掌,自袖袍中漏了出來。

就那樣—— 就那樣直接將沖他劈來的紫黑雷電抓在了手中,是那樣的輕而易舉。

明明上一刻防護著自己的防雨罩已經不堪重負,快要被雷電劈散,這一刻卻輕輕鬆鬆的將那宛若毒蛇般的雷電攥在了手中。

都市重生,養只阿飄來修仙 而被攥在帝風華手中的雷電,竟然也在慢慢的被帝風華煉化吸收。

那兇猛的雷電,在被抓住后,也有掙扎過,但卻好像被鎖住了一般,無論它怎麼掙扎都沒有用處。

直到被帝風華煉化,隨著那雷電之力慢慢消弱,那雷電才安靜了下來,任由著帝風華吸收它。

這道紫黑雷電,正是這所有雷電的王者,王者被吸收,那些擁簇王者,跟隨王者的紫色雷電,也慢慢被帝風華吸收。

洛軒趕到這裡時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副畫面,那看不到帝風華的容顏,但是那一身紅衣,傲然挺立,杵在半空之中,三千墨發隨風飄蕩。

衣袍翻飛,在空中獵獵作響。

周身散發著的力量猶如浩瀚星辰,強大的讓人望而生畏。

那環繞在周身的雷電,正在被他一點一點的吞噬煉化。

天之力量在他面前也不過爾爾,這人竟強大如斯。

他是誰?

這時,天降下的紫黑雷電盡數被帝風華煉化殆盡,密布在空中的雷電,瞬間被帝風華盡數吸收。

無窮的雷電之力吸收之後,只聽砰的一聲,自帝風華身上迸發出一道極其磅礴的力量,強悍的勁風瞬間四掃開來。

就連站在百米之外的洛軒也因此受到了波及,他連帝風華的長相都沒看到,就被那余勁之力掃飛了出去。

這一飛直接將他飛離了冥山,重重的摔在了王城的城牆上。

承受了如此強大力量的他,直接昏迷了過去。

這樣來,也算是升了帝風華一番事,不用擔心會被他撞破了。

那道力量迸發出去之後,帝風華身上升起了晉級的光芒,直接從尊靈師初級晉陞到了尊靈師中級。

帝風華早之前在魔族的時候,因為那顆珠子受了重傷,反將殘留在它體內的那道力量吸收后,便晉陞到了尊靈師。

之前說他已經到了聖靈師,其實也不為過,畢竟尊靈可比聖靈還要高出一大階。

不過,話說回來,靈師修為,越是往後,越是難晉陞。

可是到了帝風華這裡,年紀輕輕卻已經是尊靈師了。這若讓其他人知道,也不知該怎麼吐血了。

待所有都穩定之後,帝風華騰在半空的身體緩緩落了下來。

他宛若黑夜裡盛開的紅蓮般的眸子,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這時,空氣里產生了一陣波動,只是一瞬,雲傾便從空間里出來了,她有些看著帝風華搖了搖頭,「風華,你這妖孽的天賦,要不要這麼打擊人。」

方才在外面發生的一切,雲傾在空間里開了視覺,都看在了眼裡。

看著帝風華那絕代的身姿傲立半空,強勢的吸收煉化點雷電,短短時日內又再次晉陞等級。

這每一個都特么的太打擊人了。

她也挺賣力修鍊的,天賦也挺好的呀!怎麼就沒有他這般妖孽? 帝風華沒有回答她,而是對著她露出了一抹淺笑,隨即對她說道,「這大陣中的雷電雖被我吸收了,但是針對聖靈一下的危險,還是在的。你要多注意,千萬不可放鬆警惕。」

「嗯!你放心,我不會拿自己生命開玩笑的。」雲傾點了點頭,對帝風華保證道。

「你的保證,我反而一點都不放心。你若真的愛惜自己,就不會跟著洛軒來這裡了。」帝風華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對她很不客氣的說道,看似是在指責,實際上卻是在關心。

「啊哈哈…」看他似乎是要與她翻舊賬的,雲傾對著他傻笑了起來,試圖轉移話題道,「哪個,風華啊!我們還要不要找封印大陣的陣眼所在,解開這封印大陣呀?」

「我覺得還是不要找了,這封印大陣既然弄的這麼危險,就是為了不讓人將它給解封,那就說明這幾年一定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東西,既然是不為人知,我們若是將它解封,怕是會惹上不必要的麻煩。現在對你最重要的就是血脈之力,和你要解決的那些事。」帝風華開口說道,他不是貪心之人,哪怕這封印大陣之下隱藏著什麼稀世珍寶,還是什麼,他都不屑。

對他而言最好的珍寶,就是雲傾。

只要雲傾能夠安好,他便安好。

「你說的挺有道理的。」雲傾點了點頭,然後又說道,「這裡一時半會也不會被其他人解封,我若真想一探究竟,日後再來也不玩,這會兒子,我自身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走吧!我們去找一個比較安靜,不易被人打擾的地方,讓雲墨把血靈池召喚出來。」帝風華拉起雲傾的小手,道?

「好。」雲傾點頭。

隨即,帝風華直接帶著她撕裂虛空,出現在了冥山腳下。

剛到冥山腳下就碰到了正來尋雲傾的青羽,只不過青羽似是遇到了麻煩,被人纏住了。

只見此刻,青羽一臉厭煩的看著攔在她身前的人,冷聲道,「趕緊給姑奶奶讓開,否則別怪姑奶奶對你們不客氣。」

她這話說的奶聲奶氣,卻莫名的讓人覺得帶著一絲震懾力,臉上的神情也是不同於她這個年紀的清冷深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