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年輕人,你說的不錯,可是我看了你的簡歷,家境一般,而你也沒有什麼特別出衆的地方,從池塘到大海的跳躍,你不覺得有點不切實際,會讓人感覺誇誇其談嗎?”劉俊擰開礦泉水瓶,心裏已打定了主意要起用這個家境並不好的年輕人,一個有夢想的人,併爲夢想執着奮鬥的人必定有大作爲。

劉俊故意刁難下這個年輕人看其的反應,不待對方回答,繼續施壓:“而且,看你的簡歷表,你在一年的時間裏跳槽了好幾家大公司,經歷倒是挺豐富,可是,憑這我可以懷疑你的忠誠度以及來我公司的目的,目前我們公司剛成立,完全沒業務的說哈。”

結果,穿着普通的年輕人淡淡一笑,一點也不驚慌,認真地說道:“劉總,首次見面,如果您不是懷疑我的人品的話,我可以鄭重地回答您。家境一般與一個人未來的發展並沒有必然聯繫,例子就不舉了,有句話,想必您是知道的,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年輕人停頓了下,看了看劉俊的神色,想必是如果劉俊不願聽的話,他可能就不往下說了。

劉俊微微一笑,點點頭;“知道的,你繼續說。”

“好的。”年輕人道,“關於您說的一年之內跳槽幾家公司的事,這無關忠誠度。我無意貶損其他公司,我也不好解釋什麼,這麼說吧,良禽還擇木而棲,何況是有思想的年輕人?”

“好,那你再說說,爲什麼棄大公司不去,而選擇了我們這家不起眼的小公司,是因爲待遇優厚嗎?”劉俊再次拋出了一個刁鑽的問題,看對方怎麼回答,要是這位能言善辯卻又沉着冷靜的年輕人確實是爲優厚的待遇而來,劉俊恐怕就要失望了。 “要說待遇,另幾家大公司不比劉總這兒差,至於爲什麼我會選擇力俊公司,是我看過公司簡介,一幫年輕人開的公司,雖然剛起步卻有無限的發展空間,我願意同公司共成長。”年輕人回答得不卑不亢,比劉俊還能控制場面。

這個回答劉俊是滿意的,望了望陳爾林,說道:“阿林,你傾向誰?”

陳爾林左看看右看看,對西裝革履的年輕人露有欣賞之色,但從剛纔劉俊的問話中,他判斷出了劉俊卻想用面前這個着裝普通的年輕人,爲難道:“俊哥,還是你定吧。”

“好。”劉俊等的就是陳爾林這句話,拿起面前兩個年輕人的簡歷再翻了翻,開始那個搶答願做小池塘裏的大魚的西裝革履的年輕人名叫林海,剛纔回答願做大海里大魚的着裝普通的年輕人叫嶽晟。

劉俊看得出來,陳爾林更傾向用林海,只是怕他想用嶽晟而不好選擇,故而劉俊有自己的想法,這兩人都不錯,林海形象好口才好,適合接洽業務;而嶽晟心思高遠卻沉着冷靜,需要更高的平臺才能發揮其才華,他認爲嶽晟適合做他的總經理祕書,就和江浩風的祕書周朋那樣的位置。

“林海,嶽晟,你們兩人先回去等候消息,我們需要討論下,錄用誰或不錄用誰,最遲今晚或者明天上午十點前,我們都會回覆你們。”

劉俊起身繞過來,微笑着友好向兩位年輕的求職者握手,這是向他們表明一種態度,表示以後你們可就是力俊公司的正式員工了,但這話今天這個時候不能說,因爲業務部招聘的規則是隻能招一個助理。

林海和嶽晟離開後,劉俊又如法炮製開始第二輪面試,招聘財務部三位財務人員,這個不難招,只要有財務經驗、形象好、真心熱愛財會事業的人就行,經過篩選並尊重財務部長啞巴肖力的意願當場就選出了一男兩女三位比較年輕的財務人員。

三位財務人員中,男的名叫付興發,專跑報稅、協調帳目往來等雜項事務。另兩位女的財務人員,一位是會計,名叫王珊;另一位是出納,名叫許萍。

在業務部和財務部人員面試後,最後就是在留下來的近兩百名漂亮的鶯鶯燕燕中面試十三名公關人員。

時間已近中午,都十一點多了,這些佳麗還算很有耐心,秩序井然地排着長隊,站了一上午硬是沒走開一下,看來她們是很期待力俊公司的公關小姐這個職位了。

由於招公關小姐,陳爾林理解劉俊的意思就是要招那種三陪性質的人員,所以定的學歷標準非常之低,只要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身體健康,在年齡與身高上符合要求,自信是個美女的都可以應聘,所以,今天的人才市場上的招聘大廳,可謂美女如雲。

“俊哥,這麼多美女一個一個面試恐怕到吃晚飯都面試不完吧。”陳爾林望着一長串的美女隊伍,沒心思欣賞美女,都很漂亮的美女,挑都挑花眼,選誰不選誰還真沒個定準。

“俊哥,要不你就照看着順眼的點十三個美女吧。”黃毛也頭痛,美女多了不好選。

“這不好吧,又不是選妃。”劉俊眉頭一皺,又舒展開來,“不過,黃毛說得也有道理,招聘嘛,主動權在我們這兒,面試想招誰就誰了。這樣吧,黃毛你眼睛毒,覺着哪些人漂亮看得順眼就選誰,你挑下吧。”

黃毛不好意思道:“這個還真不好選,我看誰都很漂亮,落下誰都不忍心啊。”

“我有個法子,要不就搞個抓鬮,從一號寫到兩百號,抓到一至十三號的就算面試通過,這樣大家都沒話說。”陳爾林抓抓後腦勺,嘿嘿笑着。

“呵呵,哪有這樣面試的,傳出去不要被人笑話?”劉俊忍俊不禁,說笑歸說笑,看着面前這些辛苦等了幾小時眼巴巴想求職的美女們,他可不想將面試搞成鬧劇。

劉俊想了想,說道:“我有個法子,讓每位美女順序出列,每人只說一句話,隨便說什麼都行,再從面前走幾步,咱們四個人分別給每人一至十分打印象分,最後彙總得分最高的十三名美女入圍錄用,怎麼樣?”

“好呀。”陳爾林和黃毛交口稱讚劉俊有辦法,點子多。

“那行,就這麼定。黃毛你去告訴妹子們面試方法,面試後可以離開,最晚明天十點前我們會給錄用人員發信息打電話,明天十點後沒收到錄用信息的就表示不會錄用,也就不浪費妹子們時間了,免得人家在家瞎等。”劉俊指示黃毛下位去通告近兩百號美女,簡單地說下面試注意事項。

說實在的,劉俊這法子還確實不錯,那麼多美女每人只說一句話,從身邊走過亮下眼,也就幾十秒鐘的時間,這種針對人多的面試方法看似走過場,卻是很有效果,基本上能從每個應聘美女的言談舉止初步判斷出適不適合做公關小姐。

給每位應聘美女打分後,最後綜合劉俊及陳爾林、啞巴、黃毛四人的打分情況,招聘到所需要適合力俊公司發展的公關人員八.九不離十,不得不說,劉俊除了體格棒身手好外,更是個具備高智商的智慧型人物。

站着等了好幾個小時的美女們,儘管一直安靜着沒說什麼,卻也有些表現出了不耐煩的神色,聽到招聘方採取在面試考官前只隨便說一句話,走幾步的奇特的面試方法還是很歡迎的,這種面試方法很有新鮮感,出乎說多妹子的意外,早作好了長篇大論應對面試考官的妹子們驚呼此乃史上最牛逼最具天才創意的面試。

不過,在招聘者面前,應聘者是弱者,就如招聘方可以決定要不要招你一樣,應聘者也可以決定受聘和退出,這事兒沒有半點強求,全靠自願。當黃毛在衆美女們面前宣佈面試方法後,沒一位美女退出,說一句話、走幾步路,這可是以最短時間展示自己最良好形象的一面,這個機會沒哪個妹子願意錯過。

好吧,當第一個長相、身材均酷似章子怡、穿着高跟鞋的十七八的漂亮妹子扭着屁股神采飛揚地走幾步,在劉俊四位面試考官面前站定時,朝劉俊拋了個媚眼,一點也不悚,挺大方的說了句:“劉總,你太帥了,我要做你忠實的粉絲,你可一定要錄用我哦。”

排在第一位置的妹子說完,轉身,回眸,再向另幾位面試官嫣然一笑,踩着模特步翩然而過,晃得幾位爺們差點流鼻血。

接下來,每一位靚妹都和第一位妹子那樣,很有順序地走到劉俊幾位面試考官前站定,說一句話,走幾步,傾刻間,暗香涌動,香風陣陣,環肥燕瘦,面試小間裏風光旖旎,春情盪漾,一幅流動的美女風景畫不由令人慨嘆人生如此美好。

接近兩百名的美女面試,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在十二點時便圓滿結束,劉俊和啞巴、陳爾林及黃毛四人收拾起資料和打分表,在人才市場外面的小餐館點了個四菜一湯,喝了幾瓶啤酒便回到了四季發賓館,到總檯借了個計算器,由啞巴統一統分。

十三名得分最高的公關部美女很快敲定,劉俊印象最深的有三個,一個是排隊第一個長得像章子怡首先說第一句話的美女叫小美,順序號爲120號的叫小豔,順序號爲158號的叫小琳,三個隊號挺吉利好記的號碼,特別是那三個美女各有千秋,卻又漂亮的令人饞涎欲滴,劉俊給那三人打了滿分。

其實,對於美女的看法,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劉俊打了滿分的三位美女在啞巴和陳爾林、黃毛三人打分中卻是中上,並不是滿分,最後最終得分也是排名十七八左右,並未入圍。

啞巴在統分時注意到了劉俊給1號、120號、158號三人打了滿分,便猜測到劉俊中意那三位美女,故在最終統分後特意抽出那三名另選排名靠前的十位組成力俊公司公關部十三大公關小姐,也就是被後人戲稱的江南十三釵。

劉俊是不是有意給那三位美女打滿分引起啞巴關注不得而知,反正啞巴對於劉俊的心思琢磨得很透,即使劉俊什麼都不說,他跟劉俊搭檔起來非常的默契,反正招聘的小美、小豔、小琳三位美女在啞巴神不知鬼不覺的暗箱操作中順利進入力俊公司,從此改變了小美、小豔、小琳那三位美女的命運。


財務人員的女會計王珊、女出納許萍和男報稅員付興發已經敲定,在確定業務部助理時,陳爾林難以取捨的嶽晟與林海則很傷腦筋,究竟該選誰?

劉俊見陳爾林面露疑惑之色,問道:“阿林,你說實話,是不是想錄用那個穿着筆挺西裝、打着領帶,皮鞋擦得鋥亮,還提着個公文包,口才與形象都不錯的林海,而不是那個看上去沒什麼特別的嶽晟,對不?”

陳爾林瞪大了眼睛,驚奇道:“俊哥,這都被你猜到了,我確實想錄用那個林海。我看得出來,林海對要應聘的這份業務部助理的職位很重視,說明他會熱愛這份職業,他對於做業務推廣這塊有很高的熱情,和我還挺投緣。可是,我也知道俊哥想錄用那個想跳出池塘躍大海的嶽晟,那人心比天高,早晚是匹野馬,我可駕馭不了。”

“呵,那你當時爲啥不直接選林海,幹嘛還要拉出一個嶽晟來?”劉俊覺得很有意思,這個陳爾林也是與衆不同呢。

陳爾林憨厚一笑:“俊哥,你交給我選人才的權利,可你沒交給我可以放棄人才的權利,憑感覺,嶽晟更適合做你的助理,人才在眼前,要不抓住,晃一眼被別的公司挖走了,那就是咱們的損失了。”

“說得好,我也正有此意。”劉俊雙手一拍,高興道:“阿林,你很有眼光,各位兄弟是英雄所見略同。馬上給林海和嶽晟兩人打電話,告訴他們兩人都錄用了,都放在業務部。”

陳爾林驚道:“俊哥,你不是說無規矩不成方圓嗎?業務部只能招一名助理的呀?”


劉俊哈哈一笑:“阿林,還有句話,你沒聽說過嗎?不拘一格降人才啊。” 能同時錄用林海和嶽晟,陳爾林欣喜的同時,又有些擔憂,說道:“俊哥,業務部只要有一名助理跟我跑業務就行,兩名助理恐怕我帶不了。要不,讓嶽晟做你的助理怎麼樣?”

劉俊搖了搖頭:“阿林,嶽晟不能直接做我的助理,林海留在業務部也得讓他有壓力。我已經想好了,讓他們兩人都在業務部跟着你跑業務,試用欺兩個月,讓他們倆競爭,告訴他們兩個月後,誰跑的蔬菜貿易代理訂單多誰留下來。”

“好,這方法不錯。”陳爾林松了口氣,他明白劉俊的用意,林海和嶽晟面試時給劉俊的印象不錯,但劉俊還需要進一步觀察考驗他們的實際能力,只要這兩人有真才實幹的話,估計往後在力俊公司會得到劉俊重用。

劉俊又道:“那就這樣說,黃毛馬上通知小美、小豔、小琳那些得分排名前十三的公關小姐,告訴她們被錄用了,三天後,也就是大後天上午9點到四季發賓館會議室報到。”

黃毛說好,馬上就通知。

劉俊又說了幾句關於培訓員工的事,說是本來想多培訓幾天,考慮到時間緊,就一天算了,大後天上午,他要請花姐給十三位公關小姐講一課,職場女人怎麼獲得男人關注並如何和有錢的男人打交道,下午2點他要請羅辰教授給全體員工講授公關禮儀,地點就定在青江美食城的三樓小會議室,那間會議室可以滿坐一百人。

經過一上午緊張的招聘,業務部、財務部、公關部的招聘員工基本到位,安排完錄用事宜後,劉俊又去了農林村的力俊公司,查看了下公司的裝修與佈置情況,進展順利,一週左右時間,10月10號力俊公司開張營業不成問題。

接下來,劉俊帶着啞巴、陳爾林和黃毛去了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找到批發藜蒿的商戶老闆黃成,通過黃成聯繫到了他大哥黃金山,去了一趟一金山集團,直接找到金山集團總經理黃金山,向其提出力俊公司意願租借一批小型卡車裝運蔬菜分發二級市場,黃金山熱情接待了劉俊,並同意用最優惠的價格租借給力俊公司。

力俊公司的各種證章齊全,員工及培訓員工的事情敲定,運輸工具敲定,貿易代理的業務也有眉目,接下來在10月10日雙十吉利日子開張前一週要做的事,就是該請哪些人蔘加力俊公司的開張典禮,該準備什麼樣的贈禮,開張典禮的規模、檔次、宣傳與接待等等問題,都是需要好好斟酌的。

……

就在劉俊思考該請哪些人蔘加力俊公司開張典禮時,口袋裏白梅送給他的蘋果手機響起一陣“一見鍾情”的鈴聲,劉俊突然一陣心跳,這幾天太忙,纔想起來他將寶馬車還給白梅這件事上,深深地傷害了白梅,每晚11點11分的光棍時刻再也沒有收到過白梅的“晚安”短信。

白梅特意爲他設置的“一見鍾情”的鈴聲,令劉俊緊張心跳的同時,又想起了白梅的好,那一夜,藍天碧水白梅家白色牀單上盛開的大紅牡丹,曾使劉俊雄心勃勃。

在那牡丹盛開的地方,在那片未曾開墾的沃土整夜不知疲累辛勤耕耘的劉俊,那一刻,他感覺到自己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他的內心深處有過那麼一回柔軟的思緒,就是一輩子要對白梅好,可是,爲什麼現在又和白梅形同陌路了呢?

愛你,卻不能和你在一起,爲什麼?劉俊爲了弄清是不是真的愛白梅,心裏感傷過很多回了。

白梅還是跟他來電話了,劉俊心裏柔軟的部分再次被觸動,瞬間那個江大的天仙美眉就象夢一樣飄過,很虛幻很虛幻,此刻奮力打拼的劉俊,一下子很想親近白梅,他寧願向白梅認一個錯,如果晚上可以和白梅再能一次瘋狂的話,他已記不住有多久沒近過女色了,雖然和白梅是生平的第一次。

劉俊懷着急切的心情,掏出手機,看下顯示屏,怔愣了下,說不出是失落還是欣慰,是夢婷的電話。

“嗨,俊俊。”聽得出來夢婷很開心,第一次喊他俊俊,聲音和白梅一樣甜美,都是江南電視臺的美女記者,都同住一個小區,這讓劉俊感到很鬱悶,雖然心裏想着還能和白梅重續前緣,卻又擔心在小區裏同時遇到白梅和夢婷,每每想到白梅和夢婷,他有種做賊的感覺。

“婷婷,有事麼?”接到夢婷的電話,劉俊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夢婷咯咯笑着:“沒事就不可以打你電話嗎?”

“可以啊,只是我現在有好多事要忙哩。”不是白梅的電話,使劉俊感覺有點不爽,力俊公司開張在即,事務纏身,他纔沒心情與夢婷瞎扯。

“你有什麼事嘛,公司老總,江湖大哥,公司一批員工,手下一幫兄弟,有什麼事還需要勞您劉總親力親爲嗎?”夢婷伶牙俐齒,劉俊總說不過她。

“什麼劉總啊,你就別寒磣我了。 我在總裁文裏打醬油 ,肯定有很多事要忙的啊,你沒事我就掛電話了。”劉俊不想與夢婷那麼多廢話,許多事要辦沒辦,心裏不踏實呢。

“好了,一點情調都沒有。當然找你有事啊,你不是答應過要陪我去青峯山的嗎?”

“啊,我有答應過嗎?”

“哼,你可不許賴帳哦,都拉勾了的,才幾天啊,你不會想做小狗吧。”夢婷聽上去有點生氣了。

“好吧,怕你了,就算答應了。你說哪天吧,今天嗎?”劉俊不敢再惹夢婷生氣,傷害過白梅一回,他不想再傷害夢婷。

“明天早上八點,你開車到電視臺門口接我。”夢婷語氣很霸道。

“可是,我沒車啊,你知道的,寶馬車還給阿梅了,我怎麼開車接你啊?”

“我不管,我纔不願擠五個小時的班車去青峯山呢。”夢婷說着掛了電話,不再聽劉俊辯解。

劉俊犯難了,他搞不懂夢婷怎麼會這麼任性?他說的是實話,手上確實沒車,一是力俊公司暫時還沒買車,陳爾林的一輛破舊麪包車這幾天買這買那的跑都跑不過來,再說現在身份不同了,堂堂注資百萬的力俊公司老總開輛破舊麪包車接省城電視臺的美女記者到外地採風也太跌面子了,劉俊可是個愛面子的人。

“唉,女人真難伺候。”劉俊搖頭概嘆。

陳爾林在旁大致聽出了劉俊的爲難,稍微一想,建議道:“俊哥,咱們力俊公司,也確實需要一部好車辦公,可以考慮買部車的。總不能到哪兒去,總打車或者坐麪包車去吧,那樣人家會懷疑咱們公司的實力的。”

“現在正大量用錢的關頭,哪有餘錢買車?”劉俊心動了下,力俊公司總經理,想想都讓人興奮,沒部好車還真不像樣。

陳爾林道:“可以租啊,我們不是租了一批小型卡車裝運蔬菜嗎?卡車能租,高檔轎車也可以租啊。爲了避免買新車造成公司資金緊張,咱們還可以先向黃總租借一部好點的車,一年付幾萬租賃費也不算什麼,再等個把兩月野生藜蒿上市後,咱們賺大錢了再買新車也不遲。”

“阿林這個方法好,俊哥,就租部高檔點的車辦公吧。”黃毛也點頭贊同。

“阿力,你說呢?”租車是要花錢的,力俊公司現在有五十多萬資金週轉,該怎麼用錢,劉俊還得尊重財務部長啞巴肖力。

啞巴沒有當即表態,而是比劃一陣,大意是將租用卡車、辦公設備採購及十月十日公司開業慶典等費用算在內,再考慮得餘下部分流動資金備用,最終餘出八萬元二千五百元錢可以買部一般的新車或者高檔的二手車。

“餘出八萬二千五百元錢?阿力,你算得這麼準?不愧是財務部長啊。”黃毛驚歎,終於對劉俊用啞巴掌管財務感到心服口服。

“俊哥,還是買新車吧,買車就好比娶老婆,象我們跑面的的司機,都很忌諱開舊車的。”陳爾林及時提出意見。

“阿林的說法,我比較贊成,要買車還是買新車。不過,公司剛起步,要用錢的地方肯定很多,多些流動資金沒壞處,我們還是問下黃總,看他能不能租給咱們一部好點的車用?”

劉俊說出了想法,大家都沒異議,然後劉俊當場打電話給金山集團的總經理黃金山,並打開了免提,陳爾林、啞巴和黃毛都能聽到劉俊與黃金山的對話。

結果,令劉俊意想不到的是,黃金山好人做到底,在聽到劉俊想租借一部好點的車時,黃金山當即表示他正好有部備用的雷克薩斯SUV,放在車庫裏一年也難得用上一兩回,放着也是放着,就借給劉俊用,也不用付什麼租錢,啥時還給他都行。

“俊哥,話不多說,如果你不介意用日系車的話,那部車就借給你開,啥時還都行。”黃金山挺大方的道。

“那多不好意思。”劉俊假惺惺回覆了一句,心裏上對日系車是有一定的牴觸情緒,但還談不上仇恨,總之那點不堪一擊的牴觸情緒怎麼也牴觸不過高端大氣上檔次的雷克薩斯SUV的誘惑,再說了,去青峯山要經過許多的山路,沒個高底盤越野的車型還真不行,要是開陳爾林的麪包車去青峯山非散了車架不可。

“行,就這樣說,俊哥也別不好意思,說不準以後我也有要俊哥幫忙的地方哩,朋友相互幫襯着就是了。”

黃金山這麼一說,劉俊便覺着欠了黃金山一個人情,不過,這個人情可以還上,因爲黃金山說的話意思很明顯,以後黃金山會找他幫忙讓他還這個人情,借車這事兒也就讓劉俊不感到那麼大壓力,只要早晚能還得起人情,朋友幫再大的忙都可以接受的。

從黃金山出手大方借車製造人情一事上,劉俊領悟了“做事先做人”的道理,看來,黃金山是個聰明的人,是個可以值得一交的朋友,因爲他給別人製造人情的同時,又給別人製造可以還人情的機會,這一來二去的,人情來往頻繁了,想不交到好朋友都不可能,難怪金山集團的黃金山是江南市口碑極好的民營企業家。 劉俊交待陳爾林和黃毛要加緊籌備力俊公司開張的事後,便與啞巴去了金山集團找到黃金山,取了一輛嶄新的雷克薩斯SUV,說了一番感謝的話後,便由啞巴開車特意去了趟新華書店,買了五十本特價打折的中外文學名著,花了近千元。

晚上回到紅衛街,在劉記商店住了一夜。

劉德奎現在對於劉俊動不動就換豪車開也是見慣不怪了,他與田秀花兩人面對劉俊和啞巴時,還是一團和氣,在劉俊與啞巴離開後,便和田秀花一天也難得兩幾句話。

田秀花試圖向劉德奎解釋他在房東龔水根家裏險些失貞的事,又覺得自己沒做虧心事,沒必要解釋,以免越描越黑,也就作罷,無形中造成與劉德奎之間的隔閡越來越深。

父親與田秀花之間的感情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成天忙於力俊公司事務的劉俊根本就沒有察覺,他一直認爲父親與田秀花經過磨難終於在一起了,便會好好珍惜白頭偕老的,劉俊有時都在想,要是合適的時機喊田秀花一聲媽也是可以的,畢竟父親已經與田秀花是以夫妻名分生活在一起了。


清晨,劉俊和啞巴照樣吃過田秀花煮的香噴噴的麪條,和父親與田秀花打了聲招呼,說這幾天很忙,他和啞巴肖力就不回家住了,有事就打他電話。

啞巴帶上強弩箱子,劉俊從劉記商店整整撿了一千多元的東西,一堆一次性簽字筆、一大捆厚薄不一的筆記本、十桶金龍魚花生油、十袋十斤裝的香米,將SUV後備箱塞得滿滿的。

шшш¤ тTk an¤ ¢O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