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帶眼鏡的夏晉程打斷德馬克斯:「老師,我知道什麼是屬性等級。」

「嗯?好啊,那你來講一講,如果有不對或者漏掉的地方,老師來補充。」

夏晉程站了起來:「所謂的屬性等級就是具體的屬性和屬性的強弱度,屬性決定以後方便修行的魔法,比如水屬性的人會比其他人更適合修行水屬性的魔法,他們學習的條件低而且控制起來也容易,威力也大。而屬性的強弱就是屬性值,正常人屬性值都在80-85左右,而魔法師都高於85,這代表他們對這個屬性有更強的感應力和控制力,同時使用起來也有更強的威力,一般5的屬性值差距就是一個等級,比如80-85是正常人的D級,而85-90就是C級了,我們班都是至少A級的,也就是說我們的屬性值在95以上,我們幾個A+的會在100以上。老師說的屬性等級就是這個具體的數值,越高越好。」

德馬克斯稍微愣了一下,他第一次碰見剛入學就對魔法師屬性等級如此了解的學生。

「夏晉程,這些都是哪裡學到的啊?」

「老師,我平時比較喜歡看關於魔法師資料的書,當然會對這些比較了解。」夏晉程略微彎腰,解釋道。

德馬克斯露出讚許的目光:「不錯,看來以後你可以多幫幫老師教教那些落後的學生了。」

王科科急忙插嘴:「老師,我也可以的,我一定會努力學習,幫助老師教育那些差生的。而且如果有人做壞事,我也一定會第一時間告訴老師的。」

「嗯,如果發現有人做壞事,那是一定要告訴老師的,不能讓同學走上彎路。今天剛開學,老師也對你們不熟悉,不過王科科同學看來挺熱心的,夏晉程同學的知識也比較豐富,那現在就先任命王科科為班長,幫助老師監督同學,夏晉程同學為學習委員,多幫助同學學習魔法知識。先這樣,以後看情況再正式任命。」德馬克斯朝著他們倆一點頭。

德馬克斯嘆了一口氣,接著說:「同學們,我們能一起在一個班級里學習,就是一種緣分,剛才老師只是給大家介紹了一下我們這所學校,下面作為以後要相伴幾年的師生也互相了解一下吧!每個來到魔法學校的同學都一定有自己的夢想吧,老師當年也是,雖然最初的夢想有些不切實際,不過想起來還是挺有意思的。老師當年是想成為安德米爾那樣偉大的魔法師,孤身一人與路西法戰鬥卻不落下風,最後保護了我們這座光之翼的第三帝國。現在她已經成為魔法部里最高統帥之一,並嫁給了神之子。可惜啊……老師不是像安德米爾那樣的S級魔法師,不然說不定老師也會成為那樣強大的魔法師,娶個美麗的神女呢!」德馬克斯說不禁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坐在第一排一個離老師很近的位子上,一個梳著兩個馬尾辮的可愛小女孩開口問道:「老師,你也崇拜安德米爾大人嗎?我聽說她已經很大歲數了啊,為什麼她就像比我們才大幾歲的大姐姐呢?」

「夏晉程,你能告訴一下這個同學,這是為什麼嗎?」德馬克斯看著夏晉程。

夏晉程挺起身板:「好的,老師。像安德米爾大人這樣強大的魔法師早就已經長生不老,其實我們這些A級魔法師也可以達到這個境界,但是我們要比安德米爾難很多。魔法部里很多超級魔法師都是和安德米爾大人一樣幾百歲,甚至幾千歲,他們是因為強大的魔力而永葆青春的,所以那些人看起來只比我們大沒幾歲,其實早就比我們的爺爺奶奶還老了!」

「很好,看來老師選擇你做學習委員,是個很正確的選擇。」德馬克斯滿意地看了看夏晉程。

「我們也要長生不老,我們也不想老死啊……」不少同學都竊竊私語著。

王科科提高了聲音:「所以大家就要好好的跟著老師學習,不然達不到這個境界等於零,知道了嗎?」

「王科科不愧是代班長,明白的就是快。」德馬克斯表揚道,「好了,同學們,下面大家都說一下自己的夢想吧。」

王科科第一個站起來:「老師,我也沒有什麼很大的夢想,我就是希望將來能像老師這樣,在魔法學校裡帶個重點班,做個魔法學校里必不可少的教師。」

聽見王科科這樣說,德馬克斯更得意了:「是啊,重點班不好帶啊,不然怎麼會讓老師我來呢?」

梳著兩個馬尾辮的可愛小女孩也站起來:「我叫韓怡華,我將來的夢想是能達到長生不老的境界,因為……因為老了就不漂亮了,不可愛了。」很誠實的一番話,不過卻引得不少同學哈哈大笑。

夏晉程仍然畢恭畢敬:「我的夢想是將來能夠讀許多別人讀不到的魔法書籍,來擴充自己的魔法知識。」

德馬克斯點了點頭,「不錯,不過老師提醒你一下,不該看的書千萬不要看,知道了嗎?」

夏晉程立馬回答:「當然了,老師,我不會去做不應該做的事情的。」

不少同學都介紹了自己,並且表達了自己的夢想。

「伊萊,你的夢想呢?」德馬克斯問一直看別人表達的伊萊。

「我…我要成為像安德米斯大人這樣的魔法師。」伊萊一說出這句話來,整個班級就鴉雀無聲了。

他不解地環顧四周,疑惑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德馬克斯咳嗽了一聲:「伊萊,你不知道安德米斯已經被逐出魔法部了嗎?」

伊萊瞪大眼睛看著老師,愣住了,腦子裡已是一片空白。

「老……師,你說什麼?」 ?伊萊被同學們的目光包圍,雪莉也轉過頭。

「伊萊,你沒聽說嗎?這已經是一個多星期前的事情了啊,魔法部雖然沒說明是為什麼驅逐安德米斯大人,不過肯定是有原因的,你就……」

魔法部,這個代替光之神在人間行使最高權利的組織,它的指令就是光之神的意思。據說魔法最高權威的七位聖魔導師都是神決定的,而且還有不少天使和魔法部高層一起行動,諸滅反對派,消滅惡魔,處決黑魔法師,對於所有敢違抗的光之神意志的人,都不會輕饒。國王在每個王國是最高統治者,但是他們也不能違抗魔法部,這個神的使者的命令。神權與皇權碰撞,是歷史長久的遺留問題。而安德米斯由於某些行為已經被驅除出魔法部,也就是統治階級。

「伊萊,聽老師的話是沒有錯的,換個目標吧,如果安德米斯真的有什麼大問題的話,你也希望自己這樣?」德馬斯克皺眉,語重心長。

伊萊低著頭,心裡有許多不解,也相當難過。記得當年安德米斯收他哥哥為徒的時候,安德米斯一直是他和哥哥的目標,可是他竟然現在出了問題,他是什麼樣的人,伊萊很清楚啊。

伊萊家庭雖然不是什麼有錢人,不過象外面那種拜師禮,拜師的排場還是出的起的。不過安德米斯好象不喜歡這一套,只是當著伊萊父母面前很簡單的說明了一下,以後伊勒就成為了安德米斯的弟子,而且安德米斯這人不隨便收徒,不象有些魔法部的大魔法師講大排場,什麼弟子三千,徒孫一萬,結果這些弟子有很多人他連名字都叫不出,更別說親手教授魔法了。而安德米斯不是,他收的弟子一個手掌都說數得過來,基本都是親自教學。當然很簡單,需要反覆練習的還是要靠弟子們,自己話時間慢慢練,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畢竟安德米斯也是個大忙人。

安德米斯花在伊勒身上的時間不少,伊萊基本每個星期都能看見安德米斯來複查教給伊勒的魔法,所以伊勒的進步也比那些只收徒弟卻叫某某人代為傳授的魔法師快很多。

安德米斯雖然不是非常和藹可親,有時候甚至會給人一種冷冷的感覺,但絕不是像大部分魔法部高官,自負,傲慢,完全看不起不會魔法和低階魔法師的人。

不過他對於魔法部的規定有些許不遵守,他認為每個魔法師對於魔法的求知應該都是公平的,應該能學習和自己魔法資質,也就是魔法天賦相同等級的魔法,不應該限制魔法師門。對於魔法的渴求他覺得只是應該稍微約束一下,新魔法師對於黑魔法有了解就夠了,因為了解,才能更好的去防禦黑魔法。他的有些想法只有個別人認為很有道理,大部分的人更怕的是如果出了太多有能力的魔法師,會影響到自己的地位。

而其實整個魔法部基本已經形成了子繼父業的關係,看似民主選舉的魔法部,除了個別位置,像安德米爾這樣千年難遇的奇才,一般人很難勝任的位置或者是其他重要的但是卻不需要太靠魔法天賦來支持的位子早就被幾個大貴族群體所壟斷,外面即使有天賦的魔法師也很難進入中心統治階級的圈子。

但是由於是人數眾多,不免時隔不久就出現不少不錯的魔法師,這樣的魔法師多了而且學了一定等級的高階魔法,肯定會對各大時空的大貴族群體的利益造成影響,所以從根本上來減少這樣魔法師的數量,除了限制他們學習高級魔法以外,就是讓他們去做炮灰部隊。炮灰部隊沒有死的,這是魔法部培養的,炮灰部隊死了的,他為光的事業做出了英勇的貢獻,就和伊萊的哥哥伊勒一樣,只是歷史旅程上一個小小的標點符號,過不了多久人們就會忘記他。不忘記也最多成為歷史教科書上教育普通魔法師為了光之事業不怕犧牲的課文。

安德米斯和他姐姐安德米爾一樣,都不是出自什麼大貴族家庭,而是靠著自己的努力和卓越的天賦一步一步爬上來的,對於普通魔法師對魔法求知的痛苦安德米斯深有感觸。安德米斯雖然想幫忙,但是無法阻止大環境的影響,只能盡點自己微薄的力量。即使是這樣,魔法部的七大長老之一卡梅隆特也對安德米斯的行為非常不滿。而光之翼同盟里的權貴也因為安德米斯不肯收這些權貴的子弟為徒,而自己外面找普通人大為不爽,排擠他想把他趕出魔法部的人比比皆是,不過基本都是權貴的同僚和子弟,偶爾靠自己爬上來的人還是有不少人在暗地裡支持他,但是由於權貴的關係不敢明的說罷了。

伊萊很沮喪也很鬱悶,一個人低著腦袋不吱聲。

「自己好好想想吧,伊萊。」說完德馬斯克又開始他的話題。

接下來教室里發生的一切好象都和伊萊沒關係了,歡笑,驚訝都影響不到他,他只是自己一個人默默的坐在那思考。

這一天伊萊都顯的很消沉,即使是最親密的朋友雪莉逗他,他也沒什麼反應。雖然第一天放學雪莉還是和往常一樣同伊萊結伴回家,但是在路上,伊萊還是和學校里一樣沉默。

回到家后,父親發現了伊萊的情緒不太好:「伊萊,怎麼了?是不是學校里有人欺負你了?」

伊萊搖了搖頭,沒做聲。

「那是怎麼了?告訴爸爸,爸爸或許可以給你點主意。」

伊萊抬起頭看了父親:「爸爸,安德米斯大人被驅逐出魔法部了?為什麼?他又不是什麼壞人。」

父親沉思了一下:「爸爸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點你要知道,現在的安德米斯,你必須要和他保持距離,不為別的,為了你自己的前途,你哥哥已經死了,你現在是爸爸最大的希望,爸爸不想你再有什麼事情。」

「爸爸,都說安德米斯大人有問題,那他到底有什麼問題呢?他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是也清楚嗎?」

伊洛斯站起來走向伊萊房間的門口,「好了,爸爸真的不知道,爸爸也只是一個普通魔法公會的成員,有很多事情爸爸即使想知道也不會知道,你只要答應爸爸和安德米斯保持距離,自己好好學習魔法,聽爸爸和老師的話就行了!」

伊萊躺在自己的床上,心裡還是對安德米斯被驅逐出魔法部不解,心裡想,如果還有機會碰見安德米斯大人的話,一定要問問他。

伊萊雖然還只是個小孩,但是已經對學習高級魔法的困難有所了解,高級魔法由於其破壞力過於強大,所以被魔法部限制,一般魔法師很少有機會學習到高級魔法,除了有認識的熟人教之外,只有去魔法部的圖書館學習,但是這兩個途徑都不是很容易達到的。普通人的屬性是地,火,水,氣四種,一般只能學習自己主屬性的那種高級魔法,因為高級魔法對於魔法天賦的需求太高,副屬性沒有主屬性那麼強,那麼容易控制,所以很難學會副屬性的高級魔法。

所以普通人找認識的熟人學較高級魔法還必須要找屬性和自己相同的,且會高級魔法的普通魔法師少之又少。至於魔法部的圖書館,那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進去的,就算是一般的魔法部成員也很少有機會進那裡學習自己想要的魔法,那都是要魔法部圖書管理員批准才行的。

而伊萊的父親伊洛斯,只會幾個中級魔法,不可能教給伊萊高級魔法。所以目前安德米斯成了伊萊心中學習高級魔法的唯一途徑,不管別人怎麼勸,他也是不會放棄成為安德米斯徒弟的想法的。

伊萊又打起了精神,不管別人怎麼說,安德米斯還是他心裡的那個安德米斯大人,即使父親、朋友都反對,他還是不會放棄。 ?時光入飛,轉眼在特摩斯魔法學院已經學習了一年了,伊萊,雪莉都以全年紀第一,第二的考試成績,升入下一年紀。

午休時間,同學們吃完飯都不約而同的來到校園中的草地上坐著閑聊。

「伊萊,這個星期休息天去哪玩啊?」安德洛看著雪莉但是卻問了伊萊。

伊萊躺在草地上疑惑的回答「你真的是想找我出去玩?」

看見被拆穿安德洛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其實同學人多一起出去好玩嘛,當然某個人不能帶」說到這某個人,坐在周圍的同學門都朝他們的班長王科科瞄了一眼。不過王科科好像完全沒有注意到同學們在說誰,一副迷茫的樣子看著瞄自己的同學們。

伊萊坐起來,伸了個懶腰「要不我們還是去那個嚇人的地方吧?我覺得挺有意思的,以後我們作為魔法師去執行任務的話,肯定會去比那種地方更恐怖的地方的」

韓怡華帶頭叫出了「不要,就不能去風景好點的地方玩玩嗎?每次都要去練什麼什麼的,累死我了,換個吧伊萊?」

「知難而進,才能成為一個好魔法師的。別忘記了,雖然我們在這個學校是最優秀的,但是在光之翼其他同盟國里呢?我們還是最優秀的嗎?就說我們第三帝國王都里的貴族學校吧!人家現在都已經開始學習中級魔法了!我們呢?看看我們今年發下來的新書,還是些我們基本都已經從學長或者長輩那裡學會的初級魔法,怎麼不讓人揪心呢?」夏晉程一邊看了天空一邊告訴同學們。

「啊?今天發的新書里都是初級魔法?那我們去年學了一整年的呢?那是什麼魔法,感覺比這本書里的還要差啊?」宋新伊看了全班級學問最多的人,好象在索求答案。

夏晉程給宋新伊解釋到「你這裡普通人家庭出來的是不會很清楚的,其實魔法並不是象你想象的只分高,中,低三級,我們去年學的那隻不過是人人都學的會的大眾魔法,正確來說是初級的魔法,這種魔法別說是與敵人打仗了,就是想殺只狼都難。今年教科書里的才能算正統的魔法,只是屬於最差的低級魔法,出去打打獵還差不多。而中級魔法就開始不一樣了,很有殺傷力,我不知道我們畢業前能不能學到啊?」

宋新伊招了招自己的後腦,有點尷尬「不會吧,我們畢業前都不一定能學到? 影帝又在暗戳戳的逼婚 那高級魔法呢?更沒有機會了?」

王科科走了過來插了一句「高級魔法是最強的魔法,那不是我們能學的,你就別想了」不過大家好像都在渴求夏晉程的答案,完全無視了他的存在。

夏晉程坐起來朝著王科科無奈的看了看「你懂什麼?你們剛才說的低,中,高三級魔法只是大致的分類,真正的分類是,初級,低級,中級,高級,資深級,終極(也叫究級)。我還聽說被魔法部完全禁止的禁術其實有兩種,一種是不分魔法強力與否,象控制人心的,召魂術,毒咒術這種黑暗系魔法,還有一種據說是比終極魔法更強力的,能夠瞬間毀掉一座王城的毀滅性魔法。不過我這也只是聽說,並沒有切實證據。」

聽到這裡同學們都被嚇傻了「真的有這種魔法的存在?」

夏晉程解釋道「我說了,我也只是聽說,不是很清楚」

「好了,同學們,不要亂研究了。你們好,我是這個學期開始負責教導你們如何防禦黑魔法的老師,我叫費爾男德」說完了,他走到都已經站起來的同學身旁。手放在了夏晉程的肩膀上「該說的說,有些道聽途說的就先別解釋了,這裡是學校」

夏晉程先是楞了一下,然後馬上反映過來,費爾男德在用魔法「心靈之聲」和他一個人說,他也非常識相的稍微點了一下頭。

費爾男德帶著同學們圍了一個大圈坐了下來「你們是這所學校最優秀的學生,也是最先開始學習黑魔法防禦的學生,希望我們在黑魔法防禦課程上不僅僅是在這裡領先,要知道將來如果作為一個魔法師,那麼很有可能要對付黑魔法師和惡魔,這兩種人都會黑魔法,而且很厲害,很難對付…」

膽小點的韓怡華好象真的有點被嚇到了「老師,黑魔法師和惡魔真的有這麼厲害嗎?」

費爾男德堅定的看著韓怡華「是的,這樣說吧,惡魔就是和我們差不多的,有龐大組織的群體,領導他們的是和我們光之神截然相反的暗之神,有機會去惡魔的城市裡看看就知道了,他們和我們差不多,有戰鬥的嗜魔部,還有培養暗法師的暗黑魔法學院,還有象你們這樣的成長中的魔族,基本可以說就是鏡像的存在一樣。」

王科科聽的呆掉了「原來還有這麼回事啊?他們不是生活在到處是火的地獄里嗎?而且喜歡自相殘殺,不擇手段的奪取自己想要的一切,不是這樣的嗎?」

「很遺憾,據我所知,他們和我們差不多的,只是信仰不同,數以萬計的魔族在暗之神的帶領下和我們光之神帶領下的人類爭奪地盤,互相殺戮,但是他們好象並沒有外面說的那麼對自己人那麼壞」費爾男德說出了再次讓同學們吃驚的話,這基本完全顛倒了同學們之前對於惡魔的認識。

「那費爾男德老師,黑魔法師呢?他們和惡魔有什麼區別嗎?」夏晉程好象對於這個也不是太了解,他只知道黑魔法師和惡魔基本都是敵人,看見就要消滅的。

「黑魔法師」說到這裡費爾男德略微有點停頓,「黑魔法師和惡魔有本質的區別,因為他們是屬於既不被光之神接受,也被暗之神排斥的群體,他們可以說是非常神秘的,整天要靠東躲西藏來保命」

雪莉很是不解「為什麼他們既不屬於光之神,也不屬性暗之神呢?那他們的信仰又是什麼呢?」

「孩子,你要知道不管是在哪個群體,都必須要有自己的職責和義務,還要被那個群體的規則所約束,我想黑魔法師里有一部分人就是不太喜歡被約束吧,但也有不少另外的,像前幾天在王都旁抓住的哪個黑魔法師,他就是喜歡無聊的時候抓點無辜的人,折磨他們,屠殺他們,他們可以說是過於放肆,自己想幹嘛就幹嘛,至少作為一個有智慧的生物的道德底線都沒有。」費爾男德嘆了口氣「還有小部分人是有非常特殊的什麼原因成為黑魔法師的,他們絕不是壞人,偶爾你遇到困難了或許還會出手相助,但是他們不願受魔法部的控制,不願意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情!」

雪莉略微思考了一下「老師,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黑魔法師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壞人,但是就是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不受神的控制,我們就要消滅他們?還有魔族,我們為什麼只要說到魔族,那些魔族就想到十惡不赦呢?他們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壞,是不是魔法部在對於我們的教育中,一直在故意的臭話他們呢?那麼……」

費爾男德知道雪莉接下來想說什麼了,馬上用心靈之聲告訴了她,有些話不能說話,在這裡誹謗光之神後果會很嚴重的。雪莉稍微聽了一下,心領神會的她馬上就知道了,馬上收聲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費爾男德對著在坐的同學們笑了笑「好了,我們轉移點開心的話題吧,互相了解一下,畢竟我們接下來,有可能會相處到你們畢業呢!」

伊萊什麼話也沒有說,他一直在想,想這個聲音…好象在哪聽到過,但是完全想不起來,任憑同學再和老師說什麼,他都沒有在意,只是一直在拚命的回憶,這個聲音……!

「伊萊,你在想什麼啊?馬上上課了,還不回教室嗎?」雪莉叫了一下正完全處於自我思考狀態下的伊萊。

伊萊突然反應過來,已經到上課時間了「啊…哦,我來了」,說完就快速跑了過去。 ?「我說伊萊,想好這次去放假去哪玩了嗎?」雖然昨天伊萊說過了,可是安德洛還是問了一遍,畢竟那裡對於他們這些魔法學徒還是有些危險的。

「安德洛,我不是說過了嗎?就去那裡,練練膽子也好啊,而且那裡的魔物又不厲害,以我們的實力絕對可以輕而易舉的打敗那些魔物的」伊萊自信滿滿的樣子。

「好吧,伊萊,不過這次去要避開那個傢伙,不然我們私自跑出安全區玩被老師知道了又要挨罵了」安德洛看了遠處的王科科。

「當然啦,我早就不想帶這傢伙一起出去了玩了,沒事情就知道打小報告,偏偏德馬斯克老師就喜歡這種人」伊萊用鄙視的眼神瞄了王科科一眼。

安德洛嘆了嘆氣「哎~~~人家可比我們聽話多了啊,要不然成績班級倒數,還怎麼會做上班長呢?」

伊萊左右都看了看「那麼就這樣說好了,過會我們一個一個去通知,想去的就去,不想去的隨便,別讓那傢伙知道」

安德洛點了點頭「了解,隊長」

幾天以後在城市的西門口。

雪莉還是有點擔憂,畢竟這次去陵墓是在安全區外的啊「伊萊,以我們的實力去那裡歷練真的沒問題嗎?我知道那些骷髏殭屍我們可以解決,但是如果碰見…」

伊萊還沒來得及回答雪莉,就聽見了遠處傳來了一聲讓伊萊頭痛的聲音「我來啦,伊萊你們這次去玩怎麼不叫上我呢?」王科科笑嘻嘻的望著伊萊。

安德洛捂住了自己的腦門「為什麼他會來?我可沒通知他啊」

伊萊想嚇唬一下膽小的王科科「這次我們去的地方很危險的,你還是回去吧,你不是怕鬼怪嗎?那裡有很多的呢!真的!作為同學的我還是提醒你,別去了」

王科科確實有點被嚇著了,不過他認為伊萊是在騙他,他不敢去的地方伊萊就敢去嗎?「這怎麼可以呢?我們可能同班同學啊,我們一起去啊,你們不能丟下我的」

伊萊又耐心的和王科科解釋了一下,見解釋不通就轉過頭去「隨便你吧,不過我還是勸你先不要去了」

王科科還是死皮賴臉的跟著同學們一起出發了,金秋十月鄉間大部分的花草都已經被染上了一層金色,天空寧靜蔚藍,時不時的飄來幾朵潔白的雲朵,這景色讓走在路上的人們忘記路途,總想一直走下去,一直看下去,欣賞更多的這美麗景色,王科科也是如此走了一上午後他才發現有點不對了「伊萊,我們去哪啊?我們已經出了安全區了啊?」

伊萊回過頭望著王科科邪惡的笑了笑「知道嗎?前面有個已經幾百年沒人管的陵園,聽說最近那裡鬧鬼鬧的很兇,我們正好去那裡清理一下魔物順便歷練一下自己」

王科科頓時停住了腳步「你們去那裡幹什麼?我們門口打打野狼、小怪物就夠了,那裡我們還不行啊,清理那裡是魔法公會的任務,我們可都還是魔法學院的學生呢!」

「我說,班長同學,你怕的話可以先回去的,反正我們不怕」伊萊還是很有自信,不過旁邊的幾位女同學開始有點擔心了,畢竟王科科說的沒錯伊萊這次的行為有點超前了。

王科科故意壯膽的說「我…我才不怕呢,我可是你們班長呢」

就這樣眾人來到了伊萊說的那所陵園,在門口他們就碰見了為數不少的骷髏和殭屍,這兩種怪可以說是低級不死魔物的典型代表吧!

對於修行了一年基礎魔法訓練的他們,對付這麼些骷髏和殭屍並不是什麼難事,一路殺進了陵園,他們發現了這個陵園裡面很多棺木都被掘開了,裡面的屍體都不見了。又經過了一場小規模的戰鬥,他們基本肅清了這片墓地的不死怪。

感覺有點累了的安德洛一屁股坐在一快大石頭上「雖然這些怪不起眼,不過數量多了,還真是麻煩啊?」

夏晉程解釋道「那是因為我們還沒學會範圍性的群體攻擊魔法,只能一個一個消滅,對於會群體攻擊性的魔法師來說,來這裡就像打掃戰場一樣簡單。」

前面一直猥猥瑣瑣躲在後面的王科科這個時候站了出來,「放心吧,只要有我這個班長帶隊,這次修行歷練是對沒有問題的。」

同學范哲明鄙視的看了王科科一眼「戰鬥到現在,你一直都躲在女生的後面吧?」

聽見范哲明這樣說旁邊的幾個同學都輕聲笑了笑。

總裁的契約妻 正在大家嘲笑王科科的時候,雪莉指著一快棺木叫他們來看「你們看這些棺木好象是被人從外面打開的啊,不象是屍體從內部破壞的」

大家都圍了過來看了「是啊,難道是盜墓賊乾的?」

夏晉程仔細的想了一下,我覺得「應該是被人從外面打開棺木,然後使用了招魂術,所以這裡的亡靈生物才這麼多的。」

雪莉很疑惑「招魂術不是只有對死後幾天內靈魂沒有散去的屍體才有效嗎?這個陵園至少已經荒廢了兩百年了,兩百年前的屍體怎麼能招魂術呢?」

經雪莉這麼一說夏晉程想起他在書上看見的例子「其實我聽說招魂術並不是只有對死後幾天內的人有效的,有些人死後靈魂沒有超度而是被魔法囚禁起來了或者死後就被變成亡靈了,這樣的人如果沒有特殊處理的話即使時間再久也可以使用招魂術復活成亡靈的。」

韓怡華輕生嘆了口氣「這些人死後還要被人反覆奴役,即使到了現在都不能安息真可憐」

同學們正在討論著,忽然遠處傳來一聲恐怖大吼,這種聲音近似於人類,正常人類不會這樣發聲音,幾個膽子小點的同學都開始哆嗦起來了。

「這是什麼聲音?」伊萊也開始變的有點緊張起來了!他警覺的看了一下四周,看見遠出正走過來一隻大約4米多高的喪屍,右手還拖著一棵樹,不過移動的速度相當緩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