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席立志幽幽地望著暗夜,輕輕地說,「他啊,就是傳說中護龍組的首長,有他來接手這件案子,估計這案子又有不少人要完蛋啰……」

而武警車上,江凝也對已經吃了解毒丹清醒過來的吳傑英和富敏,說了一下今晚的事情經過。

吳傑英聽了,頓時大受打擊。

他一個大男人,就算生活再苦再累,他都沒有掉過一滴眼淚。

可此時此刻,他卻傷心得掩面低泣,「我怎麼會有這樣狠心的親姐姐啊……」

江凝輕輕勸說,「吳叔叔,你也別難過了,這些人,都不會有好下場的,既然他們敢這麼做,就要承擔得起相應的法律責任。」

聽到江凝這麼一說,吳傑英又緊張地問道,「那我姐姐她……最後會怎麼樣?」

江凝淡淡地說,「華國的《刑法》第二百四十條規定:拐賣婦女、兒童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甚至死刑,並沒收財產。你姐姐這回拐賣婦女罪成立,少不了也得判她幾年了。」

吳傑英聽完,更是傷心,「你說她這圖的是什麼啊?好好的生活偏不過,偏要做那喪盡天良的事,這下好了,報應來了,報應來了……」 江凝先把吳傑英和富敏、還有吳靜靜送回了他們家,叮囑吳靜靜明天早上要記得過來,她和容毅就離開了。

經過今天這事,這一家子可能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平復這種被至親傷害的心靈之痛。

然後,江凝又給羅凱東打了一個電話,將這件事情的經過說了一下。

羅凱東又是氣得心潮起伏。

你說這些人怎麼就那麼愛作死呢?而且還每次都撞到江凝的手裡,每次都要牽扯到一大批的官員,然後又要拉下一大批人來。

不過,對他這個新上任的省長來說,這還真是好事。

有些當了幾十年官的官油子,真是不好管束,既然江凝找到了他們的犯罪證據,那他正好將這些害群之馬給清理出去,還官場一片清明的天。

羅凱東又順便跟江凝報告了一下最近牽涉到她的那幾個案子。

「馬貴和馬少強、歐陽志和歐陽始興父子的犯罪證據都確鑿了,擇日就判,老的應該是無期或死刑,小的至少是十年以上。」

「至於那個高麗國的朴正義,罪證確鑿,罪行嚴重,被判處死刑,在行刑之前,他襲警越獄,被我們的武警直接開槍擊斃,此事我們已經通報高麗國的大使館,由他們向朴正義的家人下達通知。」

「謝謝羅叔,我明白了。」

江凝道完謝之後,又對羅凱東說:「羅叔,今天這個案子,我們已經搜集到了部分證據,容毅已經讓人在查其他人,我就先跟您打聲招呼,也好讓您有個心理準備。」

羅凱東朗聲大笑:「多謝阿凝了,對了,那個夜櫻會所的手續已經可以辦了,你看你什麼時候過來一趟?」

江凝大喜,「這兩天是周末,那我周一上午去找您吧!」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

「好的,羅叔,再見!」

「再見!」

再說歐川和梁少這幾位紈絝少爺,剛開始他們看到武警說臨檢,也沒當回事,後來他們被押走,他們還覺得不會有事。

因為他知道,他們在帝王國際會所發生的事,很快會有人通知他的父親過來撈他們出去。

這種事對他們這幫紈絝子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可是這一次,他們踢到了鐵板,再也不會有人來撈他們出去了。

一直等到第二天的天亮,歐川和梁少他們見自己的家人還是沒有來,這時他們才心慌了。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在他們進來的時候,他們的父親也被同時雙規,正在接受組織的連夜調查,家裡的頂樑柱都倒了,哪裡還會有人來救他們。

等到忙亂的家人想起他們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兩天。

歐川和梁少頂不住煎熬,在證據確鑿之下,他們招供認罪了。

不僅將這次的罪認了,他們還將以前做過的那些壞事,也全都供了出來。

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最嚴厲的制裁。

多行不義必自斃!

天道好輪迴,且看蒼天饒過誰?

而那兩個心大、心狠、心毒的女人,尚群群和吳雪英最後也被判十年有期徒刑,並處罰沒個人財產。

張遠帆因沒做過實質的壞事,此次也算是行兇未遂,便只判了一年。

張漢達也和吳雪英離了婚。

等吳雪英坐滿十年牢以後出來,張漢達也已經因病去世,兒子也不認她,她只能一個人孤獨地活著,最後凄慘地死去…… 等江凝和容毅回到江家的時候,已經快到午夜十二點了。

江凝看到爸、媽和弟弟都還在看電視,沒有睡覺,不禁問了一聲,「爸、媽,你們怎麼還沒睡啊?不會是在等我們吧?」

江媽媽站了起來,笑著說:「可不是嘛,看你們之前急急走了,我們這心裡也擔憂著,靜靜家是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江凝簡明扼要地跟他們說了一下靜靜家的事。

江爸爸和江媽媽聽說了靜靜沒事之後,鬆了一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隨後,他們夫妻倆的腦子裡,都在第一時間聯想到了當初他們讓江凝嫁人的事。

江媽媽一臉愧疚地對江凝說,「阿凝,當初幸好你自己有主見,要不然,你的一輩子,也許就被我們給毀了。」

江凝心裡暗道:前世何止是我的一輩子完了,咱們全家人的一輩子都完了。

江爸爸也跟著嘆息著說,「是啊!都是爸媽沒用,要不然,也不會出此下策,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有點后怕呢!」

江凝趕緊對他們說,「你們趕緊打住啊!別再想了,事情都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咱們多想也沒用,現在我們家的日子是越過越好,所以,想事也得往前想,往前看,把日子過得越紅火,越好,這才有意義。」

江翰也笑道,「對啊,爸、媽,姐說得對,咱們一家人得往前想,往前看,只要跟著姐姐走,咱們這一輩子都不用愁了。姐,你說是吧?」

江凝笑著點了點頭,「沒錯!跟著姐姐混,姐保你和爸媽一輩子衣食無憂!」

就在眾人正笑得高興的時候,江凝聽到了腦海里傳來小萌猴的聲音,「麻麻,麻麻,快開門,萌萌回來了……」

其實小萌猴自己也有本事弄開門,但現在江凝和容毅他們都在,它就不好意思用手段來開門,只好喊江凝開門。

江凝趕緊施出靈力,把門給打開。

一看到小萌猴朝她飛了過來,江凝趕緊張手接住了它,半嗔半怒地瞪著它問,「你這小傢伙,這兩天跑哪裡去了?擔心死我了!」

小萌猴抱著江凝的脖子,蹭了蹭她的臉,又撒嬌賣萌地說,「麻麻,萌萌去了那個地方哦,萌萌還摘了好多果果,還收了一幫猴子小弟,嘻嘻嘻嘻……」

看著小萌猴捂著小嘴偷笑的可愛樣,江凝一臉無奈地伸手揪了揪它的小猴臉,「所以你就玩得忘記回家了吧?」

小萌猴抱著江凝親了又親,「麻麻,萌萌只是遇上了同類,就去了它們的大本營看了一下,剛好遇上有人欺負那些小猴子們,萌萌就教訓了那些人一番?」

江凝驚訝地問,「怎麼會有人去那深山裡頭?是不是我們的地方被人發現了?」

小萌猴搖了搖頭,「不是的,麻麻,我聽他們說,是港島那邊有人出了高價,想要抓一些金絲猴、松鼠、還有什麼鷹呀、熊呀之類的動物,這些人這才冒險進深山找這些動物的……」

江凝和容毅對視一眼,問容毅,「如果我沒猜錯,這些人應該都是森林盜獵者吧?」 容毅點了點頭,「應該是盜獵者,而且,還是團伙式作案的盜獵團。」

江凝又問小萌猴,「小萌萌,這些人有多少個?後來這些人又怎麼樣了?」

小萌猴回道,「這些人有八個,身上還帶著槍支和手雷,他們都被萌萌給打傷,全逃出山外去了。」

江凝臉色一沉,「那這些人這次進山的目的還沒有達成,他們一定還會再帶大隊人馬入山報復的,阿毅,你怎麼看?」

容毅點頭,「很有可能!」

江凝又問,「那我們是不是要做一些預防和準備?」

容毅點了點頭,突然問她,「小萌猴所說的那個地方,是在哪裡?」

江凝回道,「是這片深山裡面的一條靈脈,裡面還有不少靈藥和靈果,還有一個靈泉洞,我準備把那裡開闢成仙醫門的修鍊之地,不如今晚我就帶你過去看看?」

「好!」

江爸爸和江媽媽、還有江翰一直在聽著他們、還有小萌猴交流,也沒有插嘴,只是一臉好奇地聽著。

此時,江凝對江爸爸和江媽媽、還有江翰說,「爸、媽、小翰,現在都過十二點了,你們趕緊睡覺吧,我和阿毅去小萌萌說的那個地方看一看。」

江媽媽擔心地說,「都這麼晚了,你們還去啊?不能明天再去嗎?」

江凝輕笑道,「媽,明天還有明天的事呢,這白天和黑夜,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早就沒有差別了,你們洗髓伐骨之後,進入了先天境界,是不是也能在晚上視物了?」

江媽媽點了點頭,「那倒是沒錯。」

「所以呢,不用擔心我們,我們做事有分寸的,再說,這世上能傷我和容毅的人,恐怕也沒幾個,你們趕緊睡吧,我們走啦!」

江凝說完,朝容毅一點頭,抱著容毅的腰,直接朝著那個靈泉洞瞬移了過去。

因為距離並不遠,所以江凝一個瞬移就到了。

容毅感覺到這靈泉洞四周濃濃的靈氣,也不禁讚歎說,「果然是一個修鍊的洞天福地,不過,這白雲觀就在這裡盤踞了這麼多年,他們怎麼就沒發現這個好地方呢?」

說到這個,江凝就笑了,「說起來啊,也是我們的運氣,這時原本被一個殞落的修士用結界給保護了起來,前段時間剛好結界消散了,靈力溢出的時候,又恰好被小萌猴給發現了。」

「機靈的小萌猴趕緊把我找了過來,我又馬上布了一個防禦陣在這裡,隔絕了外界的查探,說起來,白雲觀算是白白錯失這個寶地了。」

「不過,我看白雲觀的主脈那裡也是靈地,相信不會比這裡差,要不然,白雲觀也不會把山門立在那邊。」

容毅深以為然,「這倒也是,那我們現在要怎麼做?你準備要怎麼對付那些盜獵團的人?」

江凝眸底一冷,「我既然要把這裡當成仙醫門的山門,自然不能再讓這些人在這裡放肆,一定要將他們打怕,打到他們不敢再到這裡,提到這裡都會害怕為止!」

容毅朝笑了笑,「這主意不錯!你也可以把這事交給我,我把這些人全整進去!」 江凝朝他狡黠地眨了眨眼,「不用,如果真的整他們,我那空間里不是還差大把苦力嘛,直接弄進我空間里去做苦力,不就行了。」

容毅輕笑一聲,「你啊!太調皮了!」

他又誇張地作了作揖,用古言古語文縐縐地說,「好吧,為夫一切聽從娘子的吩咐就是!」

江凝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等笑完了,江凝便拉著他出去,「走,我們到這四周布幾個迷幻陣,讓他們有來無回!」

「行,走!」

這一晚上,江凝就在四周布了十幾個幻陣。

那些人不來倒好,要是來了,那可就要活受罪了。

最後,小萌猴又帶江凝去了猴子的老窩。

江凝放開精神力往四周一掃,竟然發現這裡不僅有精靈可愛的小猴子,還有戰鬥力很強的大猩猩、長臂猿。

江凝心中一動,馬上問小萌猴,「萌萌,你想不想把這些小夥伴們造移進空間去啊?」

小萌猴用力地點著小腦袋,「想啊,想啊,那樣就有小猴兒陪萌萌玩了。」

江凝笑著對小萌猴說,「那你問問它們,有誰願意進空間的,到時候我們就把它們帶進去,全部歸你管,好不好?」

小萌猴萌噠噠地點著小腦袋,「好啊,我一會兒就問問它們去,它們一定會願意的!」

江凝抱起了它,「那我們先回去吧,明天再過來。」

小萌猴搖了搖頭說,「不呀,麻麻,萌萌要留在這裡,保護他們,如果那些壞人來了,萌萌就給麻麻發傳訊,把那些壞人都抓起來!哦,抓進空間去做苦力!萌萌要狠狠地懲罰他們!」

江凝也不勉強它,「那好吧,你自己小心一點,有事給麻麻傳訊,知道嗎?」

小萌猴用力地點著小腦袋,「知道噠,麻麻,你明天要來看萌萌哦,萌萌會想你噠~」

江凝摸了摸它的小腦袋,有些不舍地說,「好!麻麻會注意著這邊的,等麻麻忙完了,就過來看你!」

「好噠!麻麻,拜拜~」

看到小萌猴朝她揮舞著小爪子,江凝也朝它揮了揮手,便讓容毅抱著她,兩個人又瞬移回了江凝的卧室內。

他們也沒多停留,就直接閃進了江凝的空間去。

在空間的日子,還是像之前一樣,兩個人一起修鍊,一起煉丹,一起遊樂,一起做美食,一起沐浴在愛河中,沉淪,再沉淪……

第二天。

江凝在出空間之前,依然做好了大家的早餐。

江媽媽看到江凝和容毅的時候,還驚訝地問了一聲,「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們怎麼都不知道啊?」

江凝輕笑道,「我們不想吵醒你們,不想讓你們知道,你們自然就不知道啰!」

江媽媽嗔笑道,「你這丫頭,真是越來越厲害了,連你媽都敢笑話了。」

江凝趕緊向母上大人陪笑,「哎喲,我的老媽耶,我哪敢笑話您啊,我是真的不想吵醒你們,總之以後呢,你和我爸真的不用操心我的事。」

江媽媽橫了她一眼,「哦,你說不想,我就能不想啊?兒女都是父母的債,是一輩子都放心不下的!」 江凝聽了,只能拍了拍母親的肩膀,不知道該再說什麼。

也許,等她做了母親之後,她就會明白父母牽挂孩子的這種心情吧!

今天的七大弟子,一個個都來得很早。

而且,他們進門的第一句話都是這麼說的,「師傅,還有早餐吃嗎?我沒吃早餐,好餓啊!」

江凝笑看著他們說,「我早就猜到你們這幫傢伙的心思了,喏,早餐在那邊,趕緊去吃,吃完趕緊集合,我要給你們上課!」

「是!」

今天的早餐,江凝做的是:薄皮蝦餃、干蒸燒賣、蒸排骨、芹菜水餃、蘿蔔糕,還有皮蛋瘦肉粥、幾碟下粥的肉醬和小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