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巨腳之上,覆蓋著極端恐怖猙獰的天魔骨甲,就彷彿一腳之下,可以令得天地皆崩一般。

「轟——」

兩道極端恐怖的攻勢,就這樣在天空之上劃過,然後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剎那之間,一股無法形容的波動瞬間擴散而出。只不過,這些波動並沒有擴散多遠,卻已經瞬間被空間所吞噬。

「這個叫做葉青馬的小傢伙,也有幾分厲害啊!」

花帝望著眼前這一幕,視線落到了那葉青馬身上的時候,眼眸深處也是浮現了一抹淡淡的驚詫之色。這個葉青馬的天賦,在人類之中可以說是千年難得一見了!小小年紀就成長到了這等地步,雖然有魔種的關係,但是他的天賦,誰也不能否認。

只可惜,這樣的人物原本應該站在天地這面,然後在滅世之戰再啟的時候大放異彩,甚至成為全新的傳說。但是很可惜,現在他卻站在了域外天魔的那一面。

「只不過,杜飛這個小傢伙的厲害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這個葉青馬雖然也算是極端恐怖的天才了,但是在這個妖孽面前想要佔得什麼便宜,估計也不容易吧……第四天魔王這個小混蛋,放這個葉青馬出來,是想要先試探一下杜飛的實力吧?」花帝沉吟了片刻,卻已經將眼前的狀況分析得七七八八了。只不過就算是如此,她也沒有出手,而是注視著這一幕。

域外天魔王一族想要藉此來弄清楚杜飛的實力,而花帝又何曾不想,從側面來了解一下這域外天魔一族現在的實力?

很多時候,只有做到了知己知彼,那麼最後才有可能控制好局面。

「轟——」

天空之上兩道攻勢幾乎同時湮滅,但是下一瞬間,就見到杜飛的身形一閃,居然直接出現在了那葉青馬的前方之處,而後屈指一彈,就是向著其眉心之處點出。

「唰——」

杜飛這般突兀的攻勢,令得那葉青馬一時間都是有幾分反應不及,身形幾乎是瞬間一凝。不過就算是如此,在杜飛的一指即將點在了他的眉心之處的時候,他的身形卻是直接進入了虛空之中。

「叮——」

一指落空,杜飛的速度卻沒有絲毫的變化,而是彷彿早就料到了一般,反手一指向著另外一個方向點了過去。

「嘭——」

在此刻,一道身影正好從那處空間之中閃掠而出,如同自己撞在了那一指之上一般。

「唰——」

剎那間,就見到道道七彩天鳳氣瞬間瘋狂的匯聚,而後化為了一面巨大的七彩玉璽,就是向著那身影所在之處鎮壓而去!

這一刻,就算是以葉青馬對空間之力的掌控,卻也無法瞬間閃避而開,只能夠選擇瞬間施展防禦。

不過,就算是他的速度再快,在這一刻,也是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意義了。

「噗——」

巨大的七彩玉璽,就這般直接鎮壓在了葉青馬的身上,精純的天鳳氣在此刻呼嘯而出,直接將那後者身上的黑袍直接化為了粉末。

而就在黑袍消失的瞬間,杜飛的瞳孔卻是猛的一縮,眼眸之中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來。

而與此同時,下方的強者之中,無數的倒抽涼氣之聲也是不斷的響起。

「這些混蛋……」

葉青馬的身軀,此刻完整的袒露了出來,這身軀之上處處充滿了巨大的裂痕,很多都是當日杜飛造成的。但是,此刻在這些裂痕之上,卻有著一顆顆跳動的巨大魔種,它們是如此之多,密密麻麻的如同肉瘤一般遍布在了葉青馬的身上,使得其身軀,此刻如同一具爛肉組合而成的一般。

而這些魔種之中,不斷的有力量湧入,然後匯入了葉青馬的身軀之中,令得其氣息,永遠保持在了巔峰狀態!

誰能夠想到,看起開正常無比的葉青馬,居然是這般狀況!

這隻能夠說明,這葉青馬確實早就死了!只不過以這等狀態,他卻依然活了下來,所為的,或許就是向杜飛復仇了!

此刻的葉青馬,或許連魔奴都算不上了吧?

「咻——」

就在杜飛震驚的同時,那葉青馬卻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而是身形一晃,卸去了剛才杜飛那一招之中蘊含的恐怖力道,而後身形一動,卻已經瞬間飆射而出,然後恐怖的攻勢,再度向著杜飛所在之處席捲而去。

「為了所謂的復仇,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還是我為你解脫吧!」

杜飛嘆了一口氣,而後雙手之上七彩光芒當作,隨後他反手一拍,就是和那葉青馬的攻勢轟在了一起,剎那之間,恐怖的力量向著四面八方之處爆發而開。

「唰——」

一招過後,杜飛身形再度一動,這一次直接出現葉青馬的面前之處,天鳳戰甲瞬間覆蓋之上,然後道道恐怖的攻勢,就是直接向著葉青馬身上席捲而去。

「鐺鐺鐺鐺——」

面對著杜飛這恐怖的攻勢,葉青馬雙手反拍,魔種蠕動之間,恐怖攻勢同樣呼嘯而出。 「嘭——」

又是一記極端兇悍的對撞,剎那間,狂暴的天地元氣就是瘋狂的席捲而開,然後兩道人影都是同時退後。不過,在這種多次的硬碰之中,雙方的高下,倒是顯露了出來了。

雖然杜飛一直沒有使用輪迴炎雷丹之力,好讓自己的力量不至於暴露在這些域外天魔面前,但是就算是單純的武道對碰,他也開始隱約間佔據了上風。

畢竟不管如何,杜飛的實力可是自己一步步修鍊出來的,而那葉青馬就算是再強,也是靠著魔種之力一步登天而成的。以他此刻的狀況,想要勝過杜飛,極難。

「哼!」

第四天魔王等人看著杜飛在沒有施展全力的情況下,這個葉青馬居然就隱約間落入了下風,當下他們的眼眸之中就是閃過了一絲淡淡的黑光。

「夠了!葉青馬,我放你自由可不是讓你來玩這些無聊的遊戲的!」第四天魔王冷淡的喝聲,淡淡響起。

聞言,那葉青馬的身形卻是微微一顫,而後就見到他緩緩的咬了咬牙,隨後右手緩緩抬起,向著前方按了下去。

「嗤——」

在這一瞬間,他體內無數的魔種同時厲嘯了起來,無數的天魔氣瘋狂的匯聚著,然後幻化成了一道極端巨大的天魔之口。

「又是這招?」

杜飛望著這一幕,卻是冷笑了一聲,這域外天魔一族,似乎來來去去的只會這麼幾招了。只不過,冷笑歸冷笑,杜飛倒是沒有看輕葉青馬分毫。這些傢伙施展這一招的時候,這一招只會跟隨著實力的強弱來變化,若是自己小噓分毫的話,那麼最後失敗的,定然就是自己了!

「葉青馬,既然你連這招都施展出來的話,那麼就讓我來試試看,你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施展出來的天魔大吞噬,能夠強悍到什麼境界!」

杜飛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炙熱的光芒,而後就見到他腳掌在半空之中猛的一踏,剎那間,就見到九道天鳳光紋同時浮現他體表之處,然後瞬間歸一,而與此同時,淡淡的黑色火焰,也是浮現在了他的體表之處,顯得玄奧無比。

此刻,雖然沒有葉青馬那魔吞天下的氣象,但是杜飛體內瀰漫而出的氣息卻是絲毫不弱!完全能夠和那葉青馬的氣勢互相抗衡。

天空之上,一人如同降世魔神一般,魔氣縱橫,一人卻如同戰神一般,便是天地崩塌,也自不動。雖然在此刻,兩人之間的氣氛雖然看起來平靜無比,但是任何人都能夠看得出,雙方的下一招之間,定然是雷霆之勢,說不定瞬間就能夠分出勝負了。

因此,這看似平靜的一幕,卻令得不少人暗暗心驚不已。

「殺——」

乾澀的聲音從那葉青馬的口中傳出,此刻他沒有再多說什麼廢話,而是腳掌一踏,整個人身形攜帶著那巨大的天魔之首,就是狠狠的向著前方之處撞出!

「咻——」

清脆的天鳳鳴叫之聲從杜飛的體內傳出,然後就見到他腳掌一踏,體表之處天鳳之靈浮現,然後伴隨著他雙手拍出,巨大的鳳翼也是狠狠的向著前方之處扇去。

「轟——」

兩道極端恐怖的攻勢,就這般在剎那之間撞在了一起,下一瞬間,兩道身影都是直接湮滅在了無盡的光芒之中,而後每個人就都是見到,那黑色的天魔氣此刻在這等情況下,居然不斷的消散了起來。

「咔嚓——」

片刻之後,那崩裂之聲傳出,天空之上的巨大天魔之首在此刻轟然炸裂,而後,一道身影從那對碰之處瞬間飆射而出,踉踉蹌蹌的在半空之中退後的,每退一步,體表之處,就有大抹的黑色血水飆射而出。

「咔嚓咔嚓——」

在這道身影的退後之間,一道道細小的裂痕,突然突兀的浮現在了他的體表之處,這些裂痕雖然極細,但是在這一瞬間,卻彷彿帶起了連鎖反應一般,短短不過幾個呼吸的瞬間,就是蔓延到了那身影的全身上下。

此刻,邪惡而粘稠的魔種之上,也是有著一道道的裂痕遍布,實在難以想象,剛才那一招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令得葉青馬的身上產生若此之多的變化。

伴隨著魔種的崩潰,那葉青馬臉上的猙獰之色,也是緩緩的消失,而後就見到其身形一顫,而後「嘭」的一聲,直接在半空之中蒸發得乾乾淨淨!

無數道目光注視著這天空之上爆裂的身影,每個人的眼角都是不斷的抽搐著,現在看來的話,這葉青馬,應該是在杜飛的面前徹底的隕落了吧?

這勝負,此刻也算是分出來了吧?

此刻,無數道的大安王朝強者望著這一幕,心中情緒倒是有幾分複雜。雖然他們都期待杜飛的勝利,但是看到另外一位天才隕落得這般直接,還是多少令人覺得有幾分惋惜的。

而半空之中,第四天魔王、第五天魔王、第八天魔王,三尊九天魔王的視線,此刻都是凝視著半空之中的那團光芒,眼眸之中黑芒閃爍。

「噠——」

許久之後,半空之中那耀眼的光芒才是盡數消失,而後杜飛的身形再次踏空而出,只不過,他此刻的模樣和之前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只是依然這般淡淡的注視著前方的三尊九天魔王,眼眸深處,情緒平靜。

「呵呵呵——」

看到杜飛再度出現,視線也是掃了過來,那第四天魔王的表情卻是恢復了正常,緩緩道,「真是精彩啊,想不到那葉青馬在我手下修鍊了這麼久,還辛辛苦苦給他尋來如此多的魔種,但是想不到,他依然不是你的對手,甚至,連逼你拿出一點底牌都做不到……小杜飛,你還真的是厲害啊!」

「廢話倒是很多,接下來,似乎就輪到你我了吧?」杜飛凝視著第四天魔王,面無表情的開口道。

第四天魔王笑了笑,而後視線落到了那剛才葉青馬炸裂之處,臉上的笑容,卻是在此刻變得詭異了起來:「雖然葉青馬那麼廢物失敗了……但是至少,那第二件事,他沒有失敗,這樣也對得起我這些年來對他的培養了,呵呵呵!」

第四天魔王華雲落下,三尊九天魔王卻是同時手中印記一變,剎那間,就見到耀眼的天魔氣光柱猛得從他們的體內飆射而出,直接貫通天地。

「咻咻咻——」

此刻,天地之間,無數的黑色光點浮現,這些黑色的光點之中有一道道的黑色絲線蔓延而出,然後彼此糾纏在了一起,向著那三道天魔氣光柱所在之處匯聚而去。

只不過幾乎一個瞬間的功夫,就是令得這片天地,變成了一個黑色的囚牢!

「無盡吞噬大陣!」

杜飛凝視著面前的這一幕,面色微微一變,而後略帶幾分難看的開口道。看來,在最後的關頭那葉青馬所選擇的是自爆,並且留下了一些後手,然後那三尊天魔王才能夠在自己來不及反應時候,布置下這所謂的無盡吞噬大陣。

雖然這個大陣對於自己來說,意義不大,但是下方那些傢伙……

「你到底什麼意思!?」

杜飛眯眼凝視著此刻一臉邪魅笑容的第四天魔王,緩緩開口道。

「呵呵呵,其實也沒有什麼意思……只不過我們都知道,花帝雖然只是女子,但是實力卻是極端的驚人的,等下我們和你交手的時候,自然要找一點事情給花帝做,否則的話,她出手壞了我們的好事,該如何是好!?」第四天魔王一臉邪魅的凝視著杜飛,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玩味。

「果然還是這般的上不了檯面么?看來,你們域外天魔一族眼中,就沒有堂堂正正的戰鬥了吧?」杜飛冷哼了一聲,帶著幾分嘲諷的開口道。

「呵呵呵,堂堂正正么?只要能夠將這片天地盡數吞噬,那麼我族自然就堂堂正正的了!好了,杜飛,我現在倒是有幾分好奇,在我面前,你還有出手的勇氣么?」

第四天魔王一步跨出,呼嘯的天魔氣此刻在他身上瘋狂的瀰漫而出,在這無盡吞噬大陣的襯托之下,它的實力顯得愈發的恐怖了起來。這等實力,就算是杜飛看了都是眼角微微一抽。

明顯,這第四天魔王和自己之前遇到的任何一尊九天魔王都是完全不同的,因為,他是處於完全狀態的!自然雖然知道九天魔王極端麻煩,但是處於完全狀態的九天魔王,自己確實還沒有接觸過!

不過,就算是如此,杜飛的眼神卻是變得冰冷了幾分,他凝視著第四天魔王,許久之後才冷冷一笑道:「第七天魔王和第九天魔王被我抹殺,原始天魔王和第二天魔王都在我手頭吃了大虧,而你區區一個第四天魔王也敢出現,既然如此,那麼我就收了你吧!」

杜飛一步踏出,此刻面色卻是變得有幾分殺氣沸騰了起來…… 伴隨著杜飛的一聲輕喝之聲,那極端凌厲的氣息,就是從他身上衝天而起,如同最為凌厲的利劍一般,直接刺破蒼穹!而這等凌厲,似乎連那無盡吞噬大陣之中的天魔氣,都是被生生的震散了不少一般。

杜飛就這般腳踏虛空,凌厲無比的目光,落到了那三尊九天魔王的身上。

「呵呵,看來,我們這九天魔王,還真的是被人小看了啊!一個不過運氣還算好的小輩而已,真的以為,靠著自己的那點本事,就是我等的對手了么?原本本王是準備速戰速決,三人出手一起將你解決便是了!不過,既然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的話,還是本王親自出手吧……這樣的話,你死了之後,應該能夠服氣一點點吧!」

第四天魔王隨意一揮手,示意第五天魔王和第八天魔王退後,然後他自己才是一步跨出,然後走到了虛空之中,那沖著不屑和譏諷的目光,就這般落在了杜飛的身上。

九天魔王的境界,和洪荒九帝一般,都是在武道走到了極致的強者,只不過因為各種原因,都沒有辦法踏出那最後一步罷了。但是就算是如此,他們的實力也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聖級強者能夠對抗的。哪怕,他擁有著空間之力!

杜飛面色淡漠的注視著此刻一臉邪魅之氣的第四天魔王,而後他的右手就是緩緩抬起,隨後輕輕一握。

剎那間,就見到聖潔的光輝猛的從他的體內爆發而出,純凈的能量,不斷的凈化著四周那濃郁到了極致的天魔氣!

天空之上,一黑一白兩種絕對無法互相融合的氣息,就這般不斷的碰撞著,就彷彿從創世之初,這兩股力量就絕對無法同時存在一般。

「今日我就要九天魔王,再隕落一尊!」

杜飛一聲輕喝,而後就見到他的腳掌一踏,身形瞬間飆射而出,而那道聖潔的光柱如同被杜飛扛起一般,竟然直接向著那第四天魔王所在之處狠狠的甩了過去。

「哈哈哈,來得好!」

第四天魔王仰天狂笑,就見到他雙手隨意的一伸,整個大地就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然後就見到一道巨大的墨黑色龍捲風衝天而起,直接向著那呼嘯而來的聖潔光柱所在之處撞了過去。

「砰砰砰——」

兩道攻勢幾乎都是同時爆發開來,隨後那驚天動地的轟暴之聲,就是響徹天地,而整個大地,在此刻也是不斷的崩裂。

待到能量的餘波散去,此刻那聖潔的光柱已經盡數消失,但是那墨黑色的龍捲風還有一抹殘存在天地之間,轉動片刻后,才是緩緩的消失。顯然,在第一次的對碰之中,杜飛佔據下風。

「這點實力,就想要和本王對抗?痴人說夢!」

第四天魔王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極端詭異的笑容,而後就見到他腳掌隨意的一踏,一閃之下,就是出現在了杜飛的身後之處,然後他布滿了天魔氣紋路的右臂就是瞬間緊握,而後一拳毫不留情的向著杜飛的后心之處轟了下去。

「哼!」

身後恐怖的攻勢席捲而來,杜飛此刻沒有轉身,而是身上七彩光芒瞬間爆發而出,天鳳戰甲直接覆蓋在了右臂之上,然後他一拳向著後方轟去,沒有絲毫想要閃避的意思。

「嘭——」

兩者相撞,空間直接崩裂,杜飛的身形卻瞬間倒飛而出,那天鳳戰甲直接崩裂,手臂之上也是浮現了一道道的血痕。顯然,以他的實力,和這第四天魔王正面相扛,似乎還有幾分頂不住。

若不是有輪迴炎雷丹護體的話,或許這一招之下,杜飛就要重傷!這九天魔王的實力,畢竟是極端的恐怖的!

「杜飛!」

後方之處,花帝面色一變,就是想要閃出。

不過在她想要出手的時候,那第五天魔王和第八天魔王兩道身影卻是同時浮現在了距離她不遠處,輕輕一笑道:「花帝,你要出手我們不阻攔你,只不過到了那個時候的話,下面那些人是什麼下場,或許就不用我等告訴你了吧?」

「你們這群傢伙!堂堂九天魔王,無恥至極!」花帝聞言面色一變,只不過卻咬咬牙之後,沒有動作。若是她此刻選擇放棄下方數百萬的人類強行出手的話,那麼恐怕就算她救下了杜飛,杜飛也不會感激她的。所以,此刻或許杜飛能夠依靠,只有自己了!

「呵,花帝,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這般天真么?你我雙方,一向都是你死我活的鬥爭,哪裡有什麼無恥,有什麼卑鄙!這世間一切的事情,都是這般的,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一點,我以為你這些年應該明白過來了,莫非至今還不懂么?」第五天魔王淡淡的注視著花帝,略帶幾分玩味的開口道。

「就是因為你們這些傢伙不通人性,所以哪怕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才一點長進都沒有,依然被這片天地所抗拒!」花帝冷冷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