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就在這時,一陣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從他的身上閃現,那些金色的光芒凝聚成一個個奇怪的符號,每個符號如同金水澆灌,滾燙着閃爍着金色的光芒。

金色的符號閃爍跳動着,圍繞着巨石轉動了一圈又一圈。那塊巨石彷彿受到了感召,不斷地顫動着。然後從中裂開了一條巨縫,一道白色的光芒從巨縫中直射而出,如同一條蛟龍一般在空中不斷地盤旋,然而當這條白色的光影要衝天而起之時,金色的符號突然大放異彩,然後一道亮麗的金光衝向白色的光影。

天空中一金一白兩道光芒,如同兩條活生生的蛟龍在不停地盤旋交錯,似在親暱,又似在撕咬。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大半個時辰。最終金色的光芒越來越強,那道白色的光影漸漸地隱沒在了其中,彷彿被吞噬了一般。

還老返童,採陰補陽, 別人。 。。。紅老大救他。


當白色光影被吞沒之時,剛纔還不停異動的巨石,漸漸地停止了動彈。

金色的光芒越來越盛,越來越大,漸漸地將巨石和方塵籠罩。

*********************************************************************************

五一節的第二天,大家出去HAPPY沒有,沒有的話,多多支持點擊。 如劉老爺子所說,這的確是最最純粹的家宴,劉家女眷全部下廚,一干大老爺們在院子里圍桌而坐,品著美酒,抽著小煙,吃著冰鎮過的葡萄和西瓜,順帶再逗逗一旁躺在搖籃之中的小景行和小利貞,不時更是有歡笑聲傳出,一家兒其樂融融。

菜是家常菜,酒也是世面上尋常可見的東西,並沒有什麼山珍海和珍饈美饌,但越是這樣,林白和陳白庵等人心中便越是歡欣。他們在外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過慣了漂泊生活的人,對食物什麼的其實並不講究,他們最想要的其實就是現在這樣祥和的家庭氛圍。

這就是家庭,這就是幸福的生活。斜靠在院落內的葡萄架旁,小口小口啜著冰鎮的啤酒,林白眯著眼打量著周圍笑語連連的諸人,心中不禁感慨!而且在這一刻,他覺得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無比值得,就是為了這些人的幸福安穩,他才心甘情願獨自一人顛沛流離。

不管是什麼人,不管有多大的本事,我都不容許他們破壞我守護的這一切!林白仰頭將手中握著的啤酒一飲而盡,而後悄沒聲息的握緊了拳頭,在心底深處暗暗許下誓言!

家宴進行的無比爽快,從下午三四點一直進行到了六七點光景,饒是劉老爺子都貪了幾杯,老臉通紅,一手抱著小景行,一手抱著小利貞,老臉笑得如春花般燦爛。

雖說按著老爺子的年紀,貪杯實在不是什麼好事兒,不過林白卻也並不擔憂。他上次離京之前,就在家中留下了些多餘的太歲,讓老爺子泡酒喝,每日淺酌一杯,這麼段時間下來,老爺子的身體明顯比以前康健了許多,精神頭甚至比年輕人還要好些,這點兒酒不會怎樣!

要知道他老人家可是劉家的中流砥柱,雖然老爺子先前就已經說過他要退居二線,讓林白成為劉家主事之人。但所有人心裡其實都清楚,老爺子才是這家的旗幟,只要老爺子在世一天,不管出現怎樣的變故,劉家都能平穩度過。

張三瘋和陳白庵兩個人現如今也是喝的眼眶發紅,尤其是陳白庵完全沒了往日的架子,大著舌頭在那跟張三瘋不停划拳,只可惜酒喝得太多,說起話來那叫一個顛三倒四,五魁首都能說成六魁首,惹得諸人笑個不停,就連倆小傢伙都在那咯咯樂個不停。

夜色漸漸變得深沉,月光映滿院落,諸人也都是酒酣耳熱,心知肚明若是再喝下去說不準等會兒回家的路上就要一頭栽倒在地,而且來日方長,喝酒也不一定非要不醉不歸方可。又說了幾句話之後,諸人便紛紛辭別,劉老爺子一一安排汽車將他們送走。

「走吧,咱們也回家,他們小夫妻這麼久沒見面了,咱們要是再耽擱下去,??去,說不得她們心裡邊怎麼編排咱們呢!」劉老爺子端起桌子上最後一杯酒灌入肚內,攬住賀老爺子的肩膀,然後接著道:「這倆小傢伙晚上就交給我們帶了,你們就放心吧!」

「老表,加油!」劉經緯聞言之後緩步走到林白身邊,一臉猥瑣無比的笑容,嘿然道。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這一向斯斯文文的傢伙,最近變得只要一喝酒,嘴就開始變得花花。

林白苦笑著搖了搖頭,將諸人送出門后,然後轉頭走回了四合院。剛一回頭,卻是看到幾女都是目光灼灼的盯著他,不禁叫他心裡發毛,不知道幾女又是謀劃了什麼。

「你這次回來應該能多待上一段時間吧?」賀嘉爾緩步走到林白近前,伸手捏了捏他的肩膀之後,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輕聲問道。

「應該是要再家裡多待一段時間的!」林白聞言點頭應道,八門鎖龍局已破其六,但第七處卻連驪山鄭胖子都沒有頭緒,只能緩緩推演才可能找出下落,但看著幾女聞言后的表情,不由得苦笑接著道:「你們心裡到底藏著什麼小九九,能別這麼看我么,搞得我心裡發毛。」

「也沒什麼,我們姐妹幾個就是覺得好像有很久沒有一起組隊刷boss了,然後想著是不是得竭誠合作一次!」賀嘉爾臉上露出一抹促狹笑容,接著道:「而且過了最近這段時間,我們怕是不能湊齊人通力合作了,所以想看看你最近有沒有足夠的時間!」

剛開始看著幾女猶如餓狼盯著小綿羊般的神色,林白心中的寒意愈發深重起來,但等聽到賀嘉爾的後半段話,林白心裡邊不由得有些詫異,而且『過了最近這段時間可能就湊不齊人』這句話,又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你的意思是?」林白思忖少許,心中一顫,然後臉上露出狂喜之色,盯著夏小青沉聲道:「難不成是小青懷孕的事情已經確定下來了?」

「一聽到自己要當爹,馬上就這麼高興,看起來我們姐妹還真是不重要啊!」賀嘉爾小嘴一撅,瞪了林白一眼,而後嬌憨道:「可不止小青姐一個人,歡顏姐差不多也可以確定有了身孕,再過段時間,應該就能檢查出來是男孩或者是女孩了!」

聽著賀嘉爾這話,林白頓時心花怒放,激動不已的搓動雙手,然後疾步匆匆的衝到夏小青和寧歡顏兩女身側,將他們攬在懷裡,然後在兩人的面頰上依次香了一個。

「姐妹們,你們看看林白這模樣,什麼叫有了兒子忘了媳婦兒,你說我們幾個是不是要好好報復報復他,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像現在這樣!」看著林白這模樣,賀嘉爾臉上露出滿是如陰謀得逞的小狐狸般笑意,而後沖身周幾女狡黠一笑,對林白促狹道。

還沒等林白反應過來,剩下幾女各自歡呼一聲,朝著林白便涌了過來,而後抓胳膊的抓胳膊,抬腳的抬腳,生生將林白扛進了卧室之中。

也虧得這四合院無比寬敞,要不然的話,還真不知道林白特意定做的那張足以躺下七八人的大床如何才能放進卧室。當初過來組裝的那些師父看向幾女時候的詭異眼神她們至今還記憶猶新,只有林白這臉皮極厚的主兒,還站在那指揮不停,還不時問幾女的意見。

不過林白如何都沒想到這張他特意定做的大床,現如今居然會成為幾女刷boss的主戰場,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便感覺四肢纏上了一些東西,無論怎樣都掙脫不開。

而後他雙眼一睜開,便看到屋內的鶯鶯燕燕!在他的對面,這幾女身上的衣服都已經清潔溜溜,一個個肩若削成,腰如約素,美眸明目的絕色美人。那披散在肩頭的秀髮就像是世間最好的綾羅綢緞,愈發襯托得身上的肌膚之雪白,體態之輕盈。

而且幾女的玲瓏身軀雖然各有千秋,但都是增之一分則肥,減之一分則瘦。那半開半闔的紅唇,那極具挑逗性的眼神,還有胸前滑膩香軟的高聳,更是不斷衝擊著林白的眼球,讓他恨不能直接撲到幾女身邊,然後沉淪其中,再不自拔。

看著林白咕嘟咕嘟咽口水的模樣,幾女忍不住嬌笑不已,然後更是依次豎起修長白皙的手指,一邊沖林白魅惑發笑,然後食指微微勾動,那嬌俏模樣,著實叫林白意亂情迷。

面對七個這樣的絕色尤物,哪怕是修佛修到了極致的清心寡欲之人,也絕對會失魂落魄,更不用說是林白這個健康的男人,此時此刻,他幾乎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臟在胸腔中跳動的聲音,一股熱氣更是從丹田湧出,順著經脈流動不已,不斷刺激他身體某處。

彷彿是感覺到了林白的變化,幾女眼波流轉之間,那魅惑之意愈發深重,而且挑逗的姿勢更是越來越過火,這讓躺在床上,根本無法掙脫束縛的林白心中大為惱火。

但就在此時,寧歡顏嬌笑著從人群中走出,而後走到林白近前,青蔥嫩指在他身上柔柔碰觸,而後雙唇微微碰觸林白的面頰。沁人肺腑的馨香味道不斷的侵襲著林白的鼻腔,而且胸前的高聳更是不經意間碰觸過他的身軀,讓他恨不能掙脫束縛,將這一切握在手中。

天不遂人願,寧歡顏在他身上烙下一個接著一個熱吻,但就在她嬌嫩欲滴的的雙唇即將和林白的嘴唇相觸之時,這小妮子卻是詭異一笑,然後伸出手指堵住了林白的嘴唇,然後沖他得意無比的拋了個媚眼,然後扭著貓步朝身後幾女所在位置走去。

緊接著沈小藝走了出來,一把捏住林白的下巴,濕濡滑膩的丁香小舌在林白嘴中靈活的蠕動,但她那靈活的小舌卻總是能在林白狂亂霸道的糾纏到來之前轉換位置。


但這種蝕骨的折磨卻還是沒有結束,就在林白貪婪的吮吸著她口中的香甜津液,聽著從沈小藝蠕動的櫻唇中開始有陣陣呻吟聲傳出之時,這小妮子卻是突然將舌頭從林白嘴中抽出,然後依依不捨的碰了下林白的嘴唇,也扭身朝後走去。

司馬懿蘭緊接上前,不斷的挑逗林白身體的敏感部位,以她高達三十六的雪白堅挺高聳在林白身上滑動不已,但卻是就在林白喉頭髮出沉悶吼聲時,也是如之前兩女,抽身離去。

感受得到而吃不到,就算是佛祖都要動心,何況是自己,此時此刻林白連哭的心都有了。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原本碩大無比的巨石漸漸收縮,最終成爲核桃大小。那塊核桃大小的石頭通體金光,如同一顆晶瑩的鑽石,飛入方塵的丹田之中。

方塵的人漸漸地衝天而起,虛立半空中,全身金光,原本那件戰神聖衣,變成了通體金光的戰神聖衣,看起來如同一位神祗一般。

紅老大張大了嘴巴,這一連串的變故在短時間發生了,讓她一下子反應不過來。雖然從一開始她就認定了方塵是個不同尋常的人物,但是還是沒有想到居然是這麼的不平凡。

然而事情遠非如此。寧婆婆和紅老大原本也是個普通人,但是因爲這塊天外隕石,所以她們的精神力量超乎常人。而方塵居然把一整塊天外隕石納入丹田之中,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變故。

方塵微閉雙眼,突然一種疼痛感鋪天蓋地地激盪在腦海之中,他的腦袋一陣陣刺痛,彷彿腦袋中的每一根神經都在被什麼東西撕咬着。然而不僅僅如此,腦袋中的那種疼痛感很快就蔓延全身,全身的每一根神經,每一個部位都在接受着挑戰。

這種疼痛的感覺整整持續了兩個時辰。

當那種疼痛感消失,方塵再次睜開雙眼時,驚奇地發現,所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樣了。所有的事物都變得特別地清晰,就連地上的螞蟻在他眼裏都很明顯地看見了。他極目望去,方圓十里之內的事物,他全然可見,方圓十里內的聲音他也都能聽見。他所有的感官都變得十分得敏銳。

天邊飛過蒼鷹,那是隻活該倒黴的蒼鷹,或者說是隻不長眼的蒼鷹,看見方塵呆立在那,想要把方塵當成他的晚餐,一個俯衝下來,鋒利的爪子伸向方塵。

這隻蒼鷹特別巨大,就在昨天,一隻成年的犀牛就曾死於其爪下。所以在他的眼中,遠不如犀牛龐大的方塵根本就是一頓晚餐,然而它的命運卻在此刻變得悲催。

當蒼鷹俯衝而下之時,方塵已然感覺一股危險的氣息席捲而來,他的眼神一動,離他幾米遠的地方,有一塊

巴掌大小的石頭迅速飛了起來,直接擊向蒼鷹。

可憐那隻蒼鷹還沒能靠近方塵,就被石頭貫胸而亡。那速度,那力道簡直匪夷所思。


紅老大難以置信地看着方塵。眼神中有愛慕,有豔羨。

此刻發生的事情,她已完全收入眼底。紅老大之所以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皆拜這塊天外隕石所賜,然而方塵竟然一下子把這塊天外隕石收入丹田之中,換做是常人,別說收入丹田之中,就是靠得太近,也會被這種能量波動撐爆,如今方塵不僅沒有事,而且精神奕奕,如同脫胎換骨,委實值得慶幸。

方塵輕巧地落下地面。如今的他不僅已然恢復到了先前的狀態,就連精神力量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方塵輕輕地捧起紅老大嬌美嫵媚的臉:“紅紅,謝謝你。”

紅老大的臉一陣羞紅:“謝什麼,那是你自己的造化。”

方塵嘻嘻一笑:“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謝你。我決定好好地獎賞你。”

說完,還沒等紅老大反應過來,方塵一把將自己的嘴脣印在了紅老大的紅脣之上,紅老大那兩片性感、水靈的紅脣在剛被方塵侵犯的那一霎那,甚是驚恐與慌亂,一直想要掙脫,然而當方塵輕輕地將那兩片水汪汪的紅脣吮吸之時,紅老大的內心裏涌起了一種奇妙的感覺,那種奇妙的感覺有如大熱天喝了冰爽的涼開水,十分舒坦而微妙,也正是這種奇妙的感覺讓紅老大欲罷不能,就這麼任憑着方塵的舌頭長驅直入。

當兩人進入深吻之時,紅老大感覺到有一股清涼舒坦的真氣,順着她的喉舌涌入她的體內,溫養着她的五臟六腑,那種感覺更加奇妙,舒坦。紅老大整個人變得**、無力,緊緊地依靠在方塵的身上,然後發出了陣陣輕淺的**。

就在兩人進入忘我境界之時,山下涌來了一波波人。

“好一對狗男女。在大庭廣衆之下竟然做出這種勾當。”傳來了一陣嬌斥聲。

這聲嬌斥聲是寧婆婆發出的。寧婆婆如今已經恢復了少女婀娜多姿的樣子,顯然哪個男人又不幸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被吸乾了精元。

紅老大掙扎着要放下,卻被方塵摟得更緊了。方塵伸出了左手,做出了個停止的動作。寧婆婆的聲音嘎然而止,只剩下嘴巴一張一合的,就是發不出聲音來。

其餘人都呆若木雞地看着寧婆婆,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過了好一會兒,方塵纔將紅老大放開。

“好了,你的病現在已然痊癒。”方塵看也不看衆人,他對着紅老大說。自從他擁有了強大的精神力量之後,他一下子探查到了紅紅身上的頑疾。方塵用這種特殊的方式爲紅紅治療。

紅老大臉上嬌羞無比,顯得更加動人,雖然她也確實明顯地感覺到了頑疾在清除,但是這種方式未免太匪夷所思,而且又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

寧婆婆一邊喘着粗氣咳嗽,一邊道:“天外隕石是我們的重寶,外人怎麼覬覦,你爲了這個賤男人,竟然違背了誓言。你不配做我們的老大。”

“天下之寶物,從來都是能者居之,物競天擇,竟然寶物選中了天哥,那就說明天哥和寶物有緣,我們強留也沒有意義。”

“一派胡言,分明是你袒護那個賤男人,那個賤男人何等何能,當初要不是你阻止,這個臭男人立馬就死在我手上了。”

紅老大嫣然一笑,一臉幸福地道:“天哥是天下間少有的奇男子,天哥一個指頭都能碾死你,你說他有沒有資格擁有這塊魁寶。”

***************************************************************************************

第二更到了,大家多多支持。 整整七次折磨,現如今的林白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太上老君困在煉丹爐中的孫猴子般煩躁。眼前有著活色生香的一幕幕,但就是這樣的美景,自己卻無法享受,只能任由幾女宰割魚肉,實在是叫人心中不爽到極致。

血液似乎都要從血管之中爆射而出,雙眼更是密布血絲,整個人極度缺乏水分,喉頭不斷傳出『咕咚咕咚』咽唾沫的聲音,那種渴望,那種原始**就像是山洪般,不斷在林白腦海中不斷沖刷,似乎是要將他整個人撕扯成碎片,要將他的心神盡數摧毀。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在外面肆意妄為!」賀嘉爾看著林白的模樣,嘿然嬌笑一聲,然後道:「姐妹們,苦頭也給他吃了,現在就先給他鬆綁吧,看他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們了!」

四肢一松,林白就像是一頭髮狂的豹子般從床上一躍而起,而後朝著幾女便撲了過去。那速度,那動作,就像是一隻在荒漠遊盪了無數時間的餓狼,突然發現了可口的美味。

慾念開始支配林白的大腦,他的雙手緊緊攬住離自己最近的賀嘉爾,一把將她撲倒在床,而後用力吻住她嬌嫩無比的紅唇,狂野有力,兩瓣紅唇緊緊含在嘴中,而後舌頭開始撬開她的貝齒,擒住那靈活的小舌,忘情吮吸口中香甜的津液,濕潤自己乾涸的喉嚨。

在林白這樣兇猛的攻勢之下,賀嘉爾也開始變得迫切,呼吸越來越粗重,滑膩的香舌不斷配合著林白的動作,你進我退,來來往往,猶如兩尾水坑中的魚兒,相濡以沫。

而此時此刻,林白的雙手也是沒有絲毫懈怠,一把將賀嘉爾胸前還帶著柔軟文胸扯開,那兩團如果凍般嬌嫩的雪白粉嫩登時便暴露在空氣中,那猩紅兩點更是驕傲的豎起,彷彿是在空氣之中綻放出了兩朵無比美麗的鮮花。

彈性十足的**,那種柔滑的觸感叫林白頭腦發懵。而在林白粗重的喘息和大手的刺激之下,賀嘉爾柔弱無骨的身軀也是不斷扭動,從她鼻翼中不斷發出如小貓般的呻吟聲,秀髮在枕間飛舞不停,就像是微風吹拂下的楊柳,要將林白緊緊纏住。


而兩人身下的床單,現在也已經濕濡不堪。這種蝕骨銘魂的感覺已經久違太久了,她的雙手引導林白的堅挺刺入身中,使二人達到負距離接觸,而後在林白如瘋魔般的瘋狂攻襲之下,尖叫不停,歇斯底里,欲仙欲死,身軀之上香汗淋漓,使得嬌軀愈發晶瑩剔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從賀嘉爾口中突然發出一聲悠長的喘息,而後她的雙臂猶如是鐵箍般緊緊纏繞住了林白的身軀,用力提臀,緊緊的抵住林白,緊緊閉著雙眼大概過去了有一分鐘之後,終於鬆開胳膊,但俏??但俏臉上已滿是紅暈,嘴角更是掛滿了滿足的笑容。

「接下來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姐妹們加把力氣,一定要把boss刷倒!」賀嘉爾喘息良久之後,終於戀戀不捨的將那份火熱從自己身軀中拔出,然後看著身旁幾女嬌媚笑道。

這**的一幕早已讓其他幾女心中波瀾起伏,血液沸騰,面紅耳赤之餘,春潮更是滾滾而出。此時聽到賀嘉爾這話,嬌笑著朝林白便撲了過去。

大戰就此拉開帷幕,身下的床單扭曲不停,此起彼伏的悠長呻吟聲在屋內迴響不停。天空上的明月此時都被烏雲悄沒聲息的遮掩,似乎連它都有些害羞看到這一幕。

孔夫子尚且有雲,食色性也,更何況是林白和七女之間比山高比海深的情愛,情之所起,一往而深。除卻用這種最原始的手段交流之外,其他的語言都是那樣的蒼白無力。

也不知道到底糾纏了多久,直到日上三竿之時,左擁右抱糾纏在幾女之間的林白才終於醒來。看著身旁如春花般嬌美的幾女,臉上不由自已的露出一抹得意微笑,蠢蠢欲動之下,雙手更是不由自主在幾女身上留戀不停,這種齊人之福可不是什麼人都能享受得到的!

回想起昨夜的一幕幕,仍舊叫他們面紅耳赤,心跳不已,更是有些埋怨寧歡顏這個古靈精怪的傢伙居然想出了這麼個撩撥林白的法子,讓他體內的**徹底爆發,雖說剛開始的時候還是幾女佔據主動,但到後來慾海難壑的林白卻是將她們折磨的不輕。

不過不得不說,這種昏暗之下幾女同處一室的法子的確是要比這世間效力最強的春藥,甚至那種經過高度提純的蒼蠅水都要強大許多,在耳中不斷傳來的嬌吟聲中,幾女都是獲得了許多次**,而且不知為何,此次交歡之後,更是覺得周身輕靈了許多。

不過腰肢實在是有些酸軟的幾女還是拒絕了一大早就想索取的林白,然後慵懶的將衣服穿好后,開始忙碌幾人的早午餐,想要填飽經歷了昨夜一番高強度運動之後飢腸轆轆的肚子。

斜靠在躺椅上,看著幾女為自己準備早餐的模樣,林白臉上滿是笑意,雖然這樣的生活極為平淡,但卻是不乏細微的幸福,雖然平凡,但卻是他夢寐以求所想要的生活。

而且他覺得自己虧欠幾女的實在是太多,相識至今,能夠陪伴在她們身邊的時間少之又少,也虧得這幾女都是深明大義之人,若是換了尋常之人,怕是早就給自己甩臉子了,現在不吃點兒顏色就不錯了,準備早餐這種事情完全就是在做夢。

「手藝不錯啊!」就在林白準備享用幾女精心準備的早餐之時,陳白庵和張三瘋兩人卻是笑眯眯的走了進來,朝擺在林白面前的餐盤掃了眼后,促狹笑道:「這一大早就開始吃牡蠣,生蚝,林白你這是有多虧啊,看起來昨天晚上……」

說著話,張三瘋和陳白庵兩人更是相視一眼,嘿然大笑不止,神色間說不出的猥瑣。

「陳老,您以後還是少跟著我師兄瞎混,您老人家這一大把年紀都被他給帶壞了!」朝面上滿是羞赧之色的幾女掃了眼后,林白拿起餐巾抹了抹嘴,朝陳白庵埋怨了一句,然後道:「你們兩位好容易消停這麼幾天,不在家裡好好歇歇,跑我這幹什麼!」

「凌風剛才給我們打了個電話,讓我們倆叫上你去神算局一趟,說是有事情要跟咱們商量。」眼瞅這話說出來林白身後的幾女眉頭不禁皺起,陳白庵急忙又加了句,「我聽那小子的口氣,應該不是什麼大事兒,估計不會再讓咱們到處亂跑了!」

聽到陳白庵這話,幾女這才微微舒了一口氣,雖說她們理解林白身份特殊,許多事情都離不了他,但畢竟還是有些小兒女心思,不想自己心愛之人剛剛回來,就再從身邊離開。

「我估計著那小子是打算給我加官進爵,不管怎麼樣,我也跟著跑了這麼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陳老一大把年紀不在意這些,可我還年輕,未來還有發展空間不是!」張三瘋見氣氛有些緊張,便嘿然一笑,朝林白瞥了眼,然後猥瑣大笑起來。

被他這麼一鬧,屋內的空氣頓時輕鬆了許多,林白三口並作兩口將幾女精心準備的大餐一吃,跟幾女道了個別,便跟著張三瘋他們朝神算局所在的位置趕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