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少女冷不丁一聲叫,千臨涯挑在茶杓里的茶粉不慎抖落了一點出來,終於,少女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你用了一天,目的就是為了等這個瞬間?」千臨涯問。

「沒錯,」少女的笑容還沒有淡去,她說,「不過,我沒有那麼無聊,重要的話,接下來才要說。」

千臨涯用眼睛看着他,露出「什麼?」的表情。

少女伸出兩根手指:「第一,我們家還沒有茶頭,從今天起,我正式雇傭你為我們家的茶頭,你要全心全意侍奉我家。」

她放下一根手指,又道:「第二,我還沒有男朋友,你在侍奉我家的同時,還要侍奉我,做我的男友。」 趙氏聽是同窗找就道:

「那你去吧,別耽誤時間太長。」

李家柒知道她擔心的是什麼,點頭就出去了。

妹跟在後面一起,出了趙家大門就道:「那人在那邊。」

李家柒看她一眼

「小表妹,你要不要回去等我?」

趙香搖頭一臉八卦的看着李家柒

「表哥,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奶和大姑她們?」

「怎麼會呢?你回去等我,我給你買好吃的,你想吃什麼?」

「桂花糕,金絲糕,板栗糕,」

「好,都給你買一份回來,」

小表妹驚訝的看着同歲的表哥,她想說裏面隨便一樣,買兩塊回來就行,表哥竟然說都買一份兒?

不對不對,這裏一定有事,可是,三樣糕點啊!

她還是選擇了糕點,艱難的轉身往院子裏去。

幫忙幹活的表姐見她回來,就笑着打趣

「又纏着表弟幹啥呢?」

趙香就笑着搖頭回屋幫忙照顧弟弟去了,她娘給她生了個好小好小,比小表弟還小的弟弟。

李家柒拐過拐角就見到郝伢坊的郝青年在等自己的,他身後還跟着一個丫頭,看的李家柒有些疑惑

「你找我?」

郝青年一臉無奈的攤手

「小童生不是我找你,是她找你,非要跟你親自道謝才行。」

李家柒聽他這麼說就猜到那丫頭是田丫了,當初買田丫就花了八兩,後來給她看病又花了三兩,李家柒又多給了二兩,讓他們待她好些。

這世道就是這樣,她也不能改變太多,只能順手多做一點。

田丫好好打量一番李家柒,然後就跪下去磕頭,那可是真磕頭,嘭嘭三個頭磕在泥地上,自己都替她疼

「你趕緊起來這是做什麼,頭不疼么?我幫你也是因為我那三個姐姐,我都是第一次見你,郝大哥不說我都不知道是你,行了,趕緊起來吧!」

雖然李家柒說的是實話,可蔡田丫還是很感激他,也感激三丫她們,她長這麼大第一次吃到肉就是三丫她們給她送的饅頭夾肉,那是她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她明明有親人卻待她如同仇人,三丫她們和眼前的少年明明和她沒有關係,卻給了她唯一的溫暖。

「謝謝你,也謝謝三丫五丫六丫,我,我會一直記得你們的好,若是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你們的。」

李家柒就笑

「舉手之道而已,你未來的路還很長,接下來就要你自己走了,這世道對女子本就苛刻,還望你能讓自己過的好些。」

「好,我記下了,恩人,我能問問你叫什麼名字么?他們都叫你小童生,我想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李家柒!」

田丫默默在心裏念叨兩聲「李家七,李家七」

「李大哥,謝謝你。」

「嗯,還有事么?」

這句話是問的郝青年,郝青年撓撓頭

「沒事,就是這小丫頭整天疑神疑鬼的,非說我們對她太好,看我沒媳婦兒還要嫁給我,我感覺我要瘋了,想着還是乾脆帶她來見你一面,讓她對我死心吧!」

李家柒:……

「回去吧,別讓天上飛的牛掉下砸到。」

說完李家柒去給小表妹買糕點去了,留下郝青年撓頭看天

「你說這小童生說的話啥意思?讀書人說話就是深奧!」

一旁的田丫收拾好后長的其實挺好看的,杏眼笑的彎彎的看看天,又看看李家柒離開的方向,噗嗤就笑了。

「你笑啥?你知道他說的啥意思?」

田丫心情很好,別看她如今是簽了死契賣身的人,可郝伢坊里沒有人打罵她還給她吃飽飯,還不用她幹活,她一時間竟然無事可幹了,就跟着裏面教規矩的婆子學學規矩。

剛才李家柒的意思她一想就明白了,說郝大哥在吹牛呢!

「不知道,走吧,我還要回去跟廖婆子學規矩呢。」

「你學那個做什麼?不過你多學點也是好的,不說我說你以後想咋辦啊?不會真還想嫁給我吧,我可不等你。」

田丫朝他做個鬼臉兒

「我才不要嫁給你,等我長大你都是老頭子了!」

郝青年:……

自己今年才二十,等十年後小丫頭長大自己也而不過才三十,怎麼就成老頭子了?

李家柒回來的時候拎着三份糕點去上房。

「咋還買了這麼多糕點呢?」

「哦,同窗送的!」

「表哥,你那同窗還真好啊!」

見小表妹揶揄的看着自己笑,李家柒也笑着翻個白眼問

「是啊!那個叫杜治的,你覺得咋樣?」

小表妹臉瞬間就紅了,哼一聲轉身跑了。

李家柒無語,這都叫什麼事啊!杜治那臭小子不會真的在追小表妹吧?看小表妹這個樣子,不是吧?七歲的孩子都會臉紅了?

姥姥眼睛多毒啊,一下就看出問題了,問李家柒

「杜治是誰?」

「哦!一個同窗,今年十一歲吧,也考上了童生,不過秀才他就不可能了,畢竟不是誰都跟你外孫我一樣是個天才,嘿嘿,姥姥來吃糕點,我特地給你買的,賣糕點的人說多吃點這個板栗糕對身體好!」

姥姥就笑着吃一口將她給抱在懷裏

「還是我的大外孫貼心啊!」

不是第一次被抱懷裏,她已經習慣了。

中午吃完驚艷的鹵豬肝豬蹄,豬大腸等,姥爺和大舅二舅忍不住去打了一斤白酒回來一邊喝一邊吃,並且決定了以後就做這個賣了!

反正他們殺豬剩下的也不少,正好不浪費。

給姥姥家也添了個進項后,回家路過鄰居家,就見到張樹蹲在他自己家門口用樹枝練習寫字,見到他回來那眼睛蹭一下就亮了,一點都不誇張。

起身拍拍手跟趙氏打聲招呼就湊到她跟前

「小童生,我的字學會了,你檢查我唄。」

李家柒就對趙氏說「娘你們先回去吧,我一會兒就回。」

「行!」

反正是在家門口,趙氏也不擔心。

「大樹哥,難得啊!」

張樹被這句難得給打趣的臉紅,小童生設下獎勵后他就拿過兩次,這還是第三次,可就這樣他也認識一百五十多個字了呢。

「呵呵,是啊!我很努力的,那個啥,我能不能問個問題?」

「你說!」 我不知道我是怎樣從總裁辦公室出來然後走回自己的位置上來的,我不能因為自己連累李良也被辭退,我很清楚他在這個全國知名的公司走到今天這個位置付出了多少努力。

他要還房貸,還要供妹妹上學,老家還有父母要孝敬,雖然他工資可觀,但除去這些開銷已然所剩無幾。

我不敢想像他這個時候丟了工作他該怎樣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

而那十二萬多的錢我更是萬萬拿不出來,所以她提出的兩個我能離開的條件我都做不到,目前看來只能暫時留下來以後再找機會脫身了。

至於今後這個女人會怎樣對我我已經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既然我都把自己置之死地了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同事們看到我出來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都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有的對我投來同情或者幸災樂禍的目光,但此刻我已沒有心思去關心這些議論了。

大屁股女人李蜜桃還假惺惺的給我沖了杯咖啡,被我瞪了一眼后裝出一臉無辜委屈狀。

若不是她和副總張胖子狼狽為奸剽竊了我的策劃案,那晚我也不至於鬱悶的去酒吧喝酒,若沒有去喝酒也自然不會有後面的一些事情。如今我搞成這副騎虎難下的窘境她有直接的責任。

這時候李良從辦公室匆匆來到我的身邊急迫的問:「老魏,怎麼樣?」

我沒有說話,呆若木雞的坐在椅子上。

李良搡了一下我的肩膀又問了一遍:「結果到底怎麼樣,你說話呀?」

我依舊像丟了魂魄一樣沉默不語。李良見我這樣終於像知道了什麼似的不再說話,他拍拍我的肩膀嘆了口氣安慰我道:「沒關係兄弟,或許有更好的機會在等着你呢!」

我從恍惚中回過神來,知道我的樣子讓他誤會了,抬起頭看着他木訥的說:「我沒有被辭退,你不用擔心。」

聽我這話李良原本緊繃的臉一下子樂了,他拍了我一巴掌笑罵道:「你小子逗我玩兒呢,有你這麼損的嗎!你還真行,你知道嗎,從裏面出來的都被開除了只有你留下來了,你小子還真開竅。」

我默然的笑了笑算做回應,心裏一陣發苦,暗道:哥們兒,你知道個鎚子。

這一整天我可謂是過的無比煎熬,翻來覆去的轉着手裏的圓珠筆,腦子裏思索著各種對策,可是卻沒有一條可行之計。

就這樣熬到下午快下班的時候辦公室主任老劉來到公共辦公區大聲對說:「大家停一下手中的工作,聽我說,新到任的沐總想和大家有個更好的認識,所以今晚在棲鳳酒店舉辦一個酒會,等會兒酒店的車會來接大家,沐總特意交代希望每個同事都要到場,沐總有重要指示,是關於公司今後的發展方向,希望大家不要錯過今晚的酒會。希望大家有一個愉快的夜晚!」

老劉說完辦公室里響起一片掌聲,畢竟這個時候去過總裁辦公室的人基本上都已經離開公司了,剩下的也再沒了心理負擔。再說了有免費的酒喝本身就是美事一樁,豈有不高興之理。

歡笑聲充斥着整個公司,唯有我無動於衷,我知道類似這樣的公司聚會於我而言已經沒有絲毫意義,或許可以這麼說,從今以後我在這個公司的唯一意義就是為了承受那個姓沐的女人的打擊報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