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青龍裂天式。

小青龍禁法六式中,最強的一招!

從火海中衝出之後,林義的臉色微微的有些狼狽,胸口劇烈的起伏,顯然消耗不少。

「能接下我的朱雀第一擊,你很不錯!」

朱烈陽的目光森然,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意。

林義這樣的人,絕對不能留!

否則又是一個凜鋒侯,遲早是心腹大患。

「那麼,現在再接我朱雀第二擊!」

朱烈陽功法運轉起來,頭髮都變成了赤紅色,仿若火焰一般,身體也被一道赤紅色的氣焰包裹,他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

「我認輸。」

林義慢條斯理的整理了一下略有狼狽的衣物:「你還有朱雀第二擊,但我的小青龍禁法最後一擊已經出了,所以我不如你。」

林義不等朱烈陽說話,轉身就走。

朱烈陽的口中,險些一口火焰噴了出來。

對方認輸,他也沒轍!

但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林義雖敗猶榮。

一星武師卻生生的接下了朱烈陽的太古朱雀第一擊,若是他的修為達到二星……

恐怕朱烈陽想要贏,就沒有這麼輕鬆了。

「看來哥哥他已經將《天荒耀神訣》初步的融會貫通了,天荒真氣,又豈是你神火宮那雜毛鳥的真氣能夠相比的。」

林笑微微的一笑。

朱烈陽能贏,完全是因為林笑傳給他的《天荒耀神訣》的緣故。

這可是神級功法。

《天荒耀神訣》,可是夢中世界,北天帝君修鍊的功法。

憑藉著《天荒耀神訣》,北天帝君登臨萬界巔峰。

能夠與《天荒耀神訣》相比的功法,除了林笑現在修鍊的《光王日月經》之外,就是林胤修鍊的《至尊鼎印》了。

林義現在不如朱烈陽,是因為他接觸《天荒耀神訣》的時日尚短,只有一個月。

若是給他半年的時間……就算是落後了朱烈陽那樣的人一個大境界,朱烈陽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林笑知道,現在的林義保留了。

否則,他施展《天荒耀神訣》中的武技,朱烈陽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朱烈陽的底牌已經出了,但是林義,卻依舊沒有展現出最強的力量。

「林笑!」

朱烈陽胸膛劇烈起伏,手中闊劍的劍鋒直指林笑。

「你的那個廢物哥哥已經敗了,現在該你了!」

朱烈陽大聲的呵斥道。

「哦?我的哥哥是廢物,嗯,被一個廢物逼的用出了《太古朱雀四擊》,看來你也強不到哪去。」

這一次,林笑沒有拒絕。

他緩步走到大殿中央。

「我不與你逞口舌之利!」

朱烈陽的功法已經運轉起來,他的眼眸都變成了火焰。

「朱兄剛剛經歷一場大戰,恐怕消耗不少,不如休息一會再戰如何?」

林笑打著哈哈道。

「不用!難道林笑你害怕了?」

朱烈陽的功法繼續運轉,他整個人幾乎都化作火焰。

「不不不,我怎麼會害怕呢?只是我怕一會我勝了你,你又說我勝之不武。」

林笑聳了聳肩。

「不會!」

朱烈陽哪裡肯去休息。

神火宮的功法,一旦運轉起來,便愈戰愈勇。

而且,他的心中還有些忌憚。

就是怕自己如上次那般掉以輕心,不等施展最強實力,便被對方打斷功法運行的路線,凝結不出真氣來。

那就太冤枉了。

「林雙侯。」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極樂宮的少宮主華輕言說話了。

「不知道林雙侯這一次,你是代表大夏呢,還是代表青龍林家呢?」

華輕言十分好奇的問道。

這一問,讓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四方侯一脈,除了是大夏王侯之外,還是武道世家,青龍林族的人!

華輕言這一問,看似是好奇一問,但卻是在逼著林笑表明立場。

同時,也是在膈應大夏的這位人皇。

青龍林族歸順大夏,定然是情非得已,否則大陸之上的其他七十一個武道世家,要麼獨立於世,與武道宗門一樣逍遙自在,要麼就是暗中掌控一個小國,做個土皇帝。

哪裡會如林族這樣,大大咧咧的歸順了一個王朝,還幫助大夏坐鎮青州,抵擋大海之上的海族。

作為一個強大的武道世家,林族如何肯甘心,大夏又如何能放心?

所以,這位一向低調的極樂宮少主,才會有此一問。

三大王朝的使臣,也都看向了林笑。

「哈哈哈哈哈……」

林笑微微的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極樂宮少主這話問的……著實是一句廢話。」

「我爺爺是大夏青龍侯,為大夏九州王侯之一。我爹四方侯,為大夏征戰十年,建立赫赫戰功!而我林笑,是大夏雙侯,身兼兩大侯位,深受皇恩,極樂宮少主,你說我這一戰,是代表大夏,還是代表林族?」

華輕言愣住了。

林笑說了這麼一大通,似乎也沒說到點子上。

「代表大夏和代表林族有什麼區別嗎?」

趙玄光抬起頭來,他用油乎乎的袖子擦了擦嘴角,將宮女傳送過來的靈餚拿了過來,一把倒進嘴裡,咀嚼了幾下之後吞下,「這些混蛋都欺負到家門口了,就差拿著刀子要砍死你了,笑笑不過是還擊而已,還過來問一下笑笑是為誰還擊的。都說武道宗門的武者直爽,我看這些傢伙怎麼比朝廷上的那些奸臣們還要虛偽。」

「代表大夏怎滴,代表林族又怎滴。」穆風也抬起頭來,嘴裡一邊吃著,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不過是揍個人而已,還非要弄出個代表誰來。難道要讓笑笑每次揍人,都要喊出一句代表月亮消滅你的口號?」

林笑本來是想說出一番大道理來,結果被這兩個傢伙弄的哭笑不得。

「好吧,如風風所言,我就是代表月亮,消滅你!」

林笑一本正經的說道。

朱烈陽的耳朵里也噴出火了。

華輕言有些不自在的聳了聳肩。

這一刻,他徹底的放棄了用語言挑撥大夏內部關係了。

原本那麼嚴肅的事情,放到兩個紈絝的嘴裡,竟然變成了過家家?

代表月亮消滅你?

林笑真的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萬一,萬一一會林笑也對著華輕言說出這樣的話,華輕言可丟不起這個人。

「林笑,我要殺了你!」

朱烈陽怒吼一聲,直接用出了太古朱雀第一擊!

轟——虛空當中,再度傳出了一陣陣恐怖的熱浪。

若非是整個大夏的皇城,都被一座巨大無比的神級陣法籠罩,恐怕這座皇宮當中最大的大殿,就要被燒成灰燼了。

喲!

巨大的朱雀神鳥,不剛剛的大了足足一倍。

朱烈陽這一擊,可是含怒而出。

「哥……看清楚了,面對這樣的攻勢,不一定要用蠻力破解,有的時候,技巧更重要。」

正在這個時候,面對這頭巨大無比的火焰朱雀,林笑突然間開口了。

「小青龍倒海式!」

林笑一撫腰間,一道妖異的紫芒便出現在他的手中。

紫金軟藤槍。

下一刻,林笑體內的真氣一動。

手中的紫金槍便化作了一條紫青色的神龍。

唰!

林笑一槍,朝著半空中的那頭火焰朱雀刺了過去。

剎那間,火焰朱雀化作一片火海……但是!

林笑的槍法彷如黏在了這道火海之上,彷如一條神龍,不斷的在火海中翻騰,無論那道火海如何動,都傷不到林笑半根汗毛。

青龍倒海!

「回去!」

驀然間,林笑的槍槍頭一轉,太古朱雀的第一擊,竟然被林笑一槍甩了回去!

轟!

朱烈陽一個不防,被那火海狠狠的轟在了身上,身體瞬間倒飛出去,撞擊在四周的光壁之上。

「太古朱雀四擊,果然名不虛傳,威力強橫!」

林笑看著被撞飛出去的朱烈陽,忍不住點評道。

「哥哥,你看清楚了嗎?」

「看清楚了!」

林義的眼睛直放光,狠狠的點頭。

周圍的其餘武者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到底是在進行比斗,還是在教學?

特別是大夏武府的弟子,更有一種面對導師在進行戰鬥模擬的場面。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朱烈陽的鼻孔中也噴出了火來。

「朱兄,在噴,你可就真的要著火了。」

林笑好心的提醒道。

「啊啊啊啊!!!」

朱烈陽口中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

轟!

下一刻,他的身後,兩頭朱雀神鳥同時浮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