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天一聽有吃的,興奮不已,對林默亢奮的傳音道「只要不是天魔一族的王者,我都能收拾吃掉。」

林默聽了之後才放心下來,只要有小天在,哪怕天魔來的再多,林默心中也不怕了。吳長老臉sè有些一些頹然,嘆道「想不到我吳寒修行數千年,今ri要隕落於此了。」

何曲辛此刻完全慌了神,自己在丹道上天賦過人,除了林默這個傢伙略勝自己一籌外,這天地下誰人能敵,此刻神sè怨毒,咒罵起門派來。

吳寒聽了何曲辛的話,竟然也沒有去管他,而是全力恢復起傷勢,對林默和崔莫容二人說道,「你們幫我護法,說不定還有一搏的機會。」

林默點點頭答應下來,崔莫容也緊張的站在林默的身旁,竟拉住了林默的手臂,林默見崔莫容緊張的樣子,安慰道「不要怕,有我在。」

聽了林默的話,崔莫容心中繃緊的弦才有了一刻的放鬆,隨著時間的流失,一股衝撞傳送陣的躁動傳來,用功療傷的吳長老也睜開了眼,臉sè冷峻的望著傳送陣的方向。

一道黑影碰的一聲衝破了阻隔,閃身來到了幾人面前,「臣服我,或者死!」林默此時才看清天魔的模樣,有著人類的外形,但和人類最大的不同是,天魔的眼睛是空洞的,裡面沖斥著一種黑sè的物質。

何曲辛毫不顧忌的沖了上去,拜到在天魔的眼下,「我願意臣服,我願意臣服!」百相天魔根本就不抬眼看腳下的何曲辛,說道「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奴僕,就去死吧!」何曲辛的臉突然變形,整個人整個的炸開。

百相天魔根本沒有動手,何曲辛根本都沒有反抗的能力,整個人奇異的炸裂,何曲辛有後天五重的修為,竟然會如此慘死,吳長老有通玄五重的修為,依然不是這隻百相天魔的對手,林默對剛出生沒多久的九天鯤鵬有了一絲擔憂。

「呵呵,老夫今天陪你這隻天外的畜生大戰一場了。」吳長老直接衝天而起,拿出一把紫sè長劍,對著天魔斬去,散發著驚人的紫光。

百相天魔絲毫也不顧及,用自己的身體硬抗這道驚人的紫芒,竟然連外甲都沒有破開,只是留下了一道白痕。

吳長老之前受過傷,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自然不能發揮出自己原來十成的威力,百相天魔無風自動,懸浮在空中,一道黑sè的巨斧在凝聚。

吳長老臉sè有些凝重,這隻百相天魔要用自己最拿手的一招,天魔族的最強一擊,天魔斬!吳長老感覺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恐怕很難抗下。

林默也看到了吳長老臉上的凝重,有了一些遲疑,自己要不要把九天鯤鵬放出來收拾這個百相天魔,如果自己此刻放出來,把吳長老救了下來,那麼自己擁有天魔的秘密無疑被暴露了,恐怕ri後會給自己引來更大的危機。

如果不救下吳長老,林默感覺自己心氣有些不順,算了,不管以後了,林默開始召喚躲在無量空間里的小天,小天此刻也是躍躍yu試。

就在百相天魔要將天魔斬釋放出來的一剎那,林默將小天從無量空間中放了出來,小天看見了立在空中的百相天魔,像見了什麼美味,立刻興奮的沖了上去。

百相天魔看見了衝上來的小天,來自靈魂深處的顫動襲來,彷彿眼前的小天是什麼大恐怖的東西。此刻,百相天魔的站力十不存一,彷彿見了什麼大恐怖的東西,在百相天魔的意識里,就兩組詞,要麼逃跑,要麼去死。

九天鯤鵬的速度何其之快,還沒等百相天魔轉身逃跑,小天就沖了上去,一口將整個百相天魔吞進了肚子里,然後滿意的飛回。

林默看見這一幕,有些難以置信,難道就這麼簡單,林默怎麼能知道,上億年來鯤鵬不斷吞食天魔,對天魔的震懾何其強烈,已經深入骨髓,連一點反抗的念頭都升不起來。

甚至傳說,天魔一族乃是鯤鵬族,鳳族聯手放養的食物,見到了這兩族群,天魔一族安心成了食物。

吳長老看著小天,震驚到無以復加,「這片大陸,竟然還有著鯤鵬這種神獸的存在么?」哪怕在仙界,混沌神獸都銷聲匿跡,自己見到了一頭活生生的混沌神獸,難以想象。

這隻混沌神獸鯤鵬竟然還有了主人,就是自己的天一門的弟子,吳長老此刻有著暈頭轉向的感覺,以神獸的高貴,怎麼會認它們眼中低賤的人類為主人。

恐怕這只是和鯤鵬長的一樣罷了,而是其他的什麼靈獸,但其他的什麼靈獸,對付起來天魔能如此的簡單,如同殺雞宰猴一般。

吳長老打算問一下林默,「林默,這隻鯤鵬是你的?」林默聽見了吳長老的詢問,也不打算隱瞞,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它叫小天,是我的朋友。」林默隨即又說道「是一位前輩托我照顧這隻鯤鵬,說以後要再領回去,至於為何讓我照顧,我自己也不清楚。」

吳長老原本內心升起的一股本能的貪yu,隨著林默的這句話消散一空。恐怕這位前輩,是一位手段通天的大能,不然,怎麼能得到幼年的鯤鵬。 何曲辛死的很慘,作為一個天賦僅次於林默的人,門派無疑在未來損失了一個人才。

三人卻不覺得有什麼遺憾的,何曲辛太沒有修真者的風骨了,哪怕天地崩裂,修真者也要毫不懼色,修真,修真,更修的是本心,本心不堅定,何以問天道。

林默對吳長老說道「長老,我想去悟道池看看。」林默覺得自己不能白來一趟,這不是自己的風格,說什麼也要再撈點東西回去。

崔莫容聽了林默想要去悟道池看看,也忍不住說了句,「林默,我也要跟你一起去悟道池。」林默有些無奈,知道這個傻女人決定的事情,自己很難扭轉回來。

吳長老也不阻攔二人前往悟道池,哪怕再有天魔,林默養著一隻鯤鵬,巴不得遇見給鯤鵬當食吃呢,不然,以鯤鵬的食量,說不定哪怕把自己吃窮。

「悟道池沒有損壞,你們可以繼續修鍊,我先回宗門稟告此事。」吳長老對兩人叮囑道。林默和崔莫容答應下來,便要前往悟道池。吳長老也不多留,就化作一道長虹衝上天際。

很快,林默和崔莫容通過了傳送陣,來到了悟道池。悟道池的池水七種顏色,看起來頗為奇妙。

林默對崔莫容說道,我們分開修鍊吧,崔莫容臉色羞紅的點點頭,便轉身去了悟道池的一側,兩人相隔數十米,打出了一道光罩隔絕開,誰也看不到誰。

林默將全身衣服脫掉,浸泡到七色池水中,一股透心的冰涼讓林默神智一清,隨後是接踵而來的舒暢感,林默有種舒服的想要呻yin的感覺。

林默也不浪費時間,很快沉浸到修鍊中,在悟道池水的刺激下,自己的修鍊速度提升很多,特別是感悟力今非昔比。

好神奇啊,林默發自內心的贊道,這樣下去,說不定自己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先天期。此時,崔莫容的狀態並不好。

之前被百相天魔影響了心智,此刻雖然清醒過來,但身體有些虛脫,悟道池裡的七彩之水,蘊含著磅礴的奇異能量。

崔莫容身體被突然灌注了如此磅礴的奇異能量,後果是可想而知。崔莫容強忍住這種感覺,奇異能量在體內肆虐,崔莫容終於支持不住了,很快迷失在這股能量當中,生機不斷被損耗。

林默此時還沉浸在修鍊當中,突然心中有了一股莫名心慌的感覺,這股心慌的感覺來自崔莫容修鍊的方向,林默修鍊了無量天極法后,感知能力有了異變。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由不得林默不去相信,林默二話不說,渾身yi絲不掛的沖向了崔莫容修鍊的地方。

林默抬手將護罩打掉,林默望見了陷入昏迷的崔莫容,看見卸掉了面具的崔莫容,林默徹底震驚了,這個女人美的讓人說不出話來。

林默看見放在一旁的人皮面具法器,就明白了崔莫容恐怕用這個面具遮掩了身份。此刻望著陷入昏迷到崔莫容,林默顧不上那麼多,將崔莫容帶離了池中。

林默運轉無量天極法,一股混沌之氣灌注到崔莫容體內,混沌之氣乃是孕育世間萬物的能量,在林默用混沌之氣的滋養下,崔莫容漸漸有了清醒的趨勢。

崔莫容過了一大會才睜開了雙眼,望見自己躺在林默的懷著,而且自己還yi絲不掛時,臉突然的通紅,準備起身躲到一旁。

林默輕喝了一聲別動,繼續向崔莫容體內灌注混沌之氣,崔莫容看到林默專註的神色,停了下來,默默望著為自己專心灌注混沌之氣的林默,竟然痴迷了。

沒想到這個大騙子長得還挺英俊,不知道有多少女修和他結為道侶。林默又灌注了一大會,才停了下來,沒想到清楚崔莫容體內暴走的七彩池水,如此的麻煩費力。

崔莫容睜著雙眼望著林默,林默望了一眼,說道,好了,可以了。林默就轉身回到自己之前練功的地方去穿衣服,對兩人剛才的事一句話也不提。

崔莫容也沒了繼續修鍊的心思,有些奇怪的想到,難道自己變醜了么,要知道天下不知道多少男的貪戀自己的美色。

林默望著水中倒影出的絕世容顏,心中的疑惑才平復一些。兩個人在接下來的時間就沒有了交流,林默也徹底沉浸到修鍊當中。

二個月過去,林默從修鍊中醒來,自己渾身的氣勢又增長了數籌,離先天一重就差最後一步了,

崔莫容還是在自己修鍊的地方愣愣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林默打算離開悟道池了,看見了正在發獃的崔莫容,不禁自語道「真是個傻女人。」崔莫容突然雙眼通紅,望著林默,「林默,我是不是很美?」

林默點點頭,「你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修。」「林默,你知道么,就是因為這副面容,我每天要戴著這副面具,難道太美了也有錯嗎。」

林默不想糾結這個美有沒有錯這個話題,「崔莫容,戴個面具有什麼大不了,咱們該回門派了。」

崔莫容粲然一笑,起身往悟道池外走去,林默只能無語的苦笑,也不知道如何勸崔莫容。

等出了悟道池,崔莫容的狀態才恢復許多,跟林默說道,「我們走吧。」林默取出來衍天矛,兩人上了衍天矛就朝著東方疾飛而去。

林默的實力比來時強大數籌,在路上一路飛馳,很少去停下休息,飛行數日,漸漸能看到天一門的影子。

回到門派了,林默淡然說道,崔莫容對林默說道「謝謝你!」林默點了點頭,不知道崔莫容謝的是自己救他,還是送她回來,也許兩方面都有吧。

和崔莫容告別離去,林默又回到矮小的茅草屋,以林默現在的身份換個好的地方很容易,但林默不想這麼去做。

在茅草屋住習慣了,而且茅草屋位置偏僻,林默做什麼隱晦的事情也不會被其他人察覺。

此時已經深秋入夜,林默抬頭仰望那輪慘淡的月牙,內心也生出了一股愁緒,不知道還要多少年才能修鍊到能報仇的地步,但林默自己覺得,自己只能堅持走下去。 ?某職業技術學院計算機系二年級,有一個學生名叫尹坤,代表某企業參加省狀元大賽剛獲得總決賽程序編製職工組第一名,被授予「省技能狀元」稱號,享受省勞模待遇,列為省重點培養對象,獲得十萬元獎金,某企業在市中心贈送他一套四室一廳jing裝房。『雅*文*言*情*首*發』

學生代表企業參加職工組技能大賽已不尋常,能獲得第一名更是匪夷所思。

校長方向前後悔得腸子都青了,假如讓尹坤代表學校參賽,豈不穩拿學生組冠軍?組建校集訓隊時,沒有老師看好他,甚至都沒把他吸收進集訓隊。尹坤獲獎的消息傳來前,方向前校長甚至都不知道學校有尹坤這樣一個同學。

方向前惱火了,評價職業院校教育質量的關鍵是技能大賽獲獎情況,某職業技術學院在這次省技能大賽中一塊金牌都沒能獲得,他已受到省教育廳,市教育局及市zhèngfu領導的嚴厲批評。

必須要弄清楚尹坤為什麼沒有代表學校參賽的原因。

方向前校長在計算機系主任辦公室猛拍著桌子,系主任姜洪水,班主任集訓輔導老師王香玉,嚇得臉sè鐵青。

姜洪水原來是某完中校正職一把手校長,因為經濟問題調該校擔任計算機系主任,是個貪財如命,又極善拍馬奉迎的角sè。擔任系主任以來,只要有機會他就會搜刮老師們的錢財。姜洪水主任媚笑說:「方校長,您可能也聽說了,我們系對於這次比賽是最為重視的,我幾乎每天都吃住在集訓隊。王香玉老師有段時間,由於個人原因,外出辦事。事情辦好后,在抓集訓上還是極其得力的,我們系能取得銀牌,凝聚了她很多心血。至於尹坤同學,是他不願意參加集訓隊,我多次親自找他,他都不願意。這個學生不把腦筋用在正道上,據說他曾利用黑客技術讓美國國防部網站首頁每天都升我國國旗,差一點搞出嚴重的外交糾紛,近來又搞起了迷信活動,替學生算桃花運,騙取了很多錢財。在外吹牛說,某企業,也就是請他參賽企業老闆的女兒被她忽悠得尋死覓活。唉!方校長啊,我們在基層工作真的很難,這種學生我們真的不知該怎麼辦。」

王香玉小聲說:「方校長,對不起,我有段時間到香港去參加亞洲小姐比賽。我假如一直在校,成績也許會更好些。」

方向前怒視王香玉,吼道:「你該把jing力放在工作上!」

王香玉小聲說:「十天後,我還得出趟差,我進入了總決賽。」

方向前怒喝:「什麼?你不想當老師了?」

姜洪水小聲說:「方校長,王老師能進入總決賽也是我們學校的榮譽。」

方向前長嘆說:「唉!你的私事我管不了,不過,你做一天老師就得盡到一天做老師的責任,今年比賽也就算了,明年一定要動員尹坤參賽。」

王香玉小聲說:「他戴著黑鏡,在大街上擺攤,搞電腦算命騙錢,叫我怎麼動員他回來?他jing明得很,代表學校參賽沒好處。代表企業不僅拿到十萬元獎金,一套市中心的大房子,還有那麼大的榮譽。我們學校能給他什麼?」

方向前苦笑說:「學校是不能給他什麼,但他畢竟是學生,他有責任代表學校參賽的呀!」

姜洪水小聲說:「據說他是黑客高手,任何遊戲,他都能找到後門用外掛打敗對手取得勝利。也許他用程序進入了組辦方的電腦,提前獲得了試卷。查他平時的考試成績,好象也好不到哪去。」

方向前皺眉,重重地嘆氣說:「無論如何要讓他參加校集訓隊,明年全校再剃光頭,我這個校長也該當到頭了。唉!拜託了,拜託了。」

方向前校長是唉聲嘆氣離開的,甩上門的聲音非常響。面對尹坤這樣的學生,假如要他出面做工作,說實在的,他也沒有天法可想。

姜洪水看著王香玉長嘆說:「你何必非要參加選美?還是在校安心工作吧!我替你做做工作,下學期爭取讓你當系行政科長怎麼樣?」

王香玉搖頭說:「參加選美是我的夢想,假如學校不讓我去,看來我只能辭職。」

姜洪水說:「何必辭職?你實在堅持要去,就去吧!不過,你得想法辦讓尹坤參加集訓隊。」

「唉!我怎麼這麼倒霉?我班簡直是妖魔鬼怪集中營,.我哪敢找他?十足一個大yin棍,連我的油都敢揩!」王香玉心情無比沉重說。

某大型超市門口廣場,一個戴著大黑鏡,西裝革履,容貌俊朗的小夥子,手中端著一台ipad小電腦,在大聲吆喝:「還有誰想算命嗎?高科技算命,專算桃花運,不準不要錢!算準了的每位兩百元。」

小夥子面前有一塊牌子,上寫:「洞悉生命密碼,勘知人生禍福。」「肩上過ri月,掌中看桃花。」

小夥子的生意很紅火,邊給人算命,還邊派發著名片。

「你是什麼人?竟敢跟我搶生意?」一個長期在這做麻衣算命生意的中年人揪住小夥子的衣領大聲喝斥道。

「先生,何必生氣?你是麻衣看相,我是電腦算命,兩不相干呀!」小夥子笑說。

「你是借高科技虛名,忽悠老百姓,你小子一會兒就騙了幾千元,害得老子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個生意,是故意來砸老子牌子的嗎?」中年人氣急敗壞說。

「不敢!我們是同行!得相互支持,絕對不能相互拆台。」小夥子詭笑說。

「誰跟你是同行?你純粹是個騙子。」中年人說。

「話不能這麼說?高科技非常神奇,跟你解釋不通。借如你願意,我們可以比一比,看看誰算得準的嘛!」小夥子笑說。

「比就比,不過,你假如輸了,從現在起就得滾蛋!」中年人說。

「行!輸給你,我就搬地方。」小夥子笑說。

「尹坤!」一個嚴厲之極的女聲響起。

小夥子趕緊抬頭,看了一眼來人,收拾攤子,轉身就走。

「站住!尹坤,你再敢逃,我要告訴你爺爺!」

小夥子站住,轉身嘿嘿笑說:「王老師,何必?爺爺有高血壓,你不會想當殺手吧?」

「你?你還象個學生嗎?」

「學生難道有固定格式?」被叫尹坤的笑說。

「跟我回去!」王香玉繼續厲聲說。

「口渴了,說了半天,只賺了幾個小錢,唉!眼看生意越來越紅火,都被你攪了。我到茶室去喝口茶,等會回校。」小夥子詭笑說。

「你到哪,我跟到哪!別想在我眼皮底下耍yin謀詭計,開溜。」王香玉說。

茶室大廳,尹坤叫了兩杯茶。

「王老師,你出兩百元,我給你算算桃花運吧!當上亞洲小姐選美皇后的話,你會嫁給哪個倒霉鬼?」尹坤笑說。

「你敢騙我?」王香玉厲聲說。

「小點聲好不好?超市門口,我給了你面子,沒讓你難堪。現在你還這麼大聲,就不怕滿茶室的人把你當奇葩?」尹坤笑說。

王香玉四下看了看,低下頭,果然有好多雙眼睛看著她。

「尹坤,我一定要參加亞洲小姐總比賽,你一定要支持我。你不回去參加集訓隊,領導會不許我參賽的。」王香玉壓低喉嚨說。

「告訴我你的身份證號碼,給我兩百元。」尹坤說。

「你?你算命騙錢中邪了?連老師的錢都敢騙?」王香玉說。

「不算?行!我走了。」尹坤站起來就要走。

「好!好!好!讓你算,給你百元,不過算過後,你得跟我回校參加集訓隊。」王香玉,賠笑說。

尹坤把王香玉老師的身份證號碼輸入電腦,按搜索鍵,屏幕上跳出王香玉的有關信息。

尹坤猛地跳起來,拉著王香玉的手,大聲說:「快跑!」

王香玉一頭霧水,以為尹坤想非禮她,掙脫尹坤的手,罵道:「發什麼神經?」

尹坤看著屏幕,皺了一下眉,突然跳起來,抓起水果托盤,撲向王香玉,王香玉大喊:「**!」

「嗖——卟——」

「啊!」王香玉驚叫。

水果托盤上插著一把寒氣逼人的匕首,匕首尖離王香玉的鼻尖只有幾公分。

不遠處兩個jing察跑過來,其中一個扭住鄰座光頭,給他戴手銬,另一個心急慌忙大聲說:「對不起,我們抓殺人逃犯,匕首投錯了方向。」

王香玉這才明白,尹坤剛才救了她一命,感動得熱淚盈眶,正要說話,尹坤看了一眼手中的電腦,扔掉插著匕首的水果托盤,大喊:「趕緊離開這裡!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