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對了,一高興都忘了,我還的找他們算賬呢。

劉葉的一驚一乍讓麗紗一愣,問道:找誰算賬啊?

劉葉就把昨天麗紗喝酒出事後,他讓老闆去找醫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到現在連醫生的影子都沒看到,幸虧你沒事兒,不然我一定饒不了他們。但就算你已經沒事兒了,我也不能就這麼放過他們。

劉葉撇著嘴,心裡已經在算計怎麼報復這群收了錢不干事兒的人了。

聽了劉葉的話,小蘿莉撲哧一樂。

怎麼了?

劉葉不明白麗紗為什麼會發笑,麗紗吐了吐小舌頭,解釋道:劉葉大哥,這不怪他們。其實是這樣的

麗紗是記得之後發生的事情的,這才給劉葉解釋。原來當麗紗和劉葉抱在一起時,那種火熱的力量除了促使他們之間的關係更進一步外,還在他們身周製造出一個火紅色的光罩。

就是這個光罩,帶著強大的精神力量,不僅讓酒店的老闆和夥計看不見他們的情形也無法靠近他們兩人。還不僅如此,光罩形成的瞬間,酒店老闆和夥計們就已經被震暈過去了。

而且這光罩還發揮出另一種能力,就是讓這些人完全失去了當時的記憶。這也就是酒店老闆在醒來后完全不記得自己這些人為什麼會躺在劉葉門前的原因。

麗紗解釋出來,劉葉才知道自己還真是錯怪了他們。看著麗紗嬌笑盈盈的誘人模樣,劉葉不禁食指大動,小腹一股熱火已經騰了起來。腰眼一用力,就壓向了麗紗。

哼哼,竟敢笑我。

被劉葉壓在身下,感受著劉葉強烈的男性氣息,麗紗的呼吸急促起來:啊,劉葉大哥,我不敢了,你饒了我。

想要我饒了你,你叫我什麼?

劉葉大哥。

不行,你已經是我老婆了,重叫。

麗紗忘記了掙扎,俏臉藏在了劉葉身下,聲音小的好像蚊子叫:老公。

壓都已經壓了,老公也叫了出來,這糾纏哪還有那麼容易結束。

昨夜的一切,對麗紗來說朦朦朧朧,對劉葉卻根本就是毫無知覺。現在房門緊鎖,窗帘落下,陣陣喘息聲中,某種有所錯過的事情重新開始了 甜蜜的話怎麼說也說不完,驚訝的事情卻才剛剛開始。

麗紗告訴劉葉,就在兩人水乳交融的那一刻,她忽然知道了很多之前並不知道的事情。

這些東西就好像是深埋在她心底的記憶,一直被某種東西遮掩著,只是現在被劉葉給引了出來。

這讓劉葉一驚,因為他感到麗紗的情形與他接受科而謹傳承的過程很像。只不過他得到的記憶是來自外部,而麗紗得到的是來自她自身。

麗紗想起來的信息是狐族的秘密,但現在對滿心花開的麗紗來說,可沒有什麼秘密是不能與劉葉共享的,當然是直接說了出來。

狐族的位置很特殊,他們自稱為人類,卻又全族都住在遠離人類社會的銀翼山谷。狐族的力量更特殊,明明都是武者,卻每一個都有不弱於魔法學徒的精神力。

而最特殊的,就是狐族獲得力量的方式。狐族中並沒有師傅徒弟這種關係存在,因為他們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技巧,都是在一種特別的儀式下獲得的,並不需要別人的教授。這個過程,就被狐族稱作天賦覺醒。

天賦覺醒,這樣的辭彙即便是擁有科而謹三百年的記憶,劉葉也沒有絲毫的印象。但當麗紗說出另外一個詞,劉葉就驚得張大了嘴巴。

狐族所謂的天賦覺醒,勉強可以使用另一種稱呼,就是血繼武技。讓劉葉驚訝的,也就是這個了。因為對凱奇大陸上的任何一位強者而言,血繼武技這四個字可都是如雷貫耳。

傳說上古之時,有強者在力量上完全超越了人類的範疇,無限趨近於神的領域。達到了這樣的層次,發生變化的已經不僅僅是他們自身。他們的力量甚至已經可以影響自己的血脈,讓自己的後代一出生就站在了一個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佔據常人難以想象的優勢。

他們的後人,甚至不需要別人的教導,只需要滿足一定的條件,就會自動獲得血脈中隱藏著的種種強大力量和技巧。

這種獲得力量的方式,當然要比普通人循序漸進的修鍊要來得容易。而且更加恐怖的是,所有的血繼武技,都要比同等級的魔法或是普通武技強大的多。

簡單而強大,這樣的理由已經足以將血繼武技推地上頂峰,被所有人仰視。

不過這個畢竟還是公平的,血繼武技的強大讓人戰慄,但它的數量卻太過稀少。按照劉葉從科而謹那裡得到得記憶,整個凱奇大陸也只有六個擁有血繼武技的家族。

而擁有血繼武技的這六個家族,就恰好是凱奇大陸上被稱作六大家族的最頂尖勢力。

它們中的每一個,都比那個倒霉蛋安富所在的麥基家族要強大無數倍。在凱奇大陸上,即便是國家也不敢輕易招惹他們。而這種超然的地位,完全來自於強大的實力,來自於他們的血繼武技。

就是這種連想想都讓人顫抖的東西,如今卻從麗紗的口中說了出來。說出他們的狐族所擁有發的,正是一種血繼武技,劉葉又怎能不驚訝。這也就是說,凱奇大陸上除了六大家族,還有著第七個血繼家族。

天賦覺醒,天賦覺醒,血繼的力量的確可以稱之為是天賦,而獲得力量的過程豈不正是如同某種覺醒

麗紗這一說,劉葉也就聯繫起來。二者之間的確是極度的相似。

麗紗,那你昨天

劉葉還沒有說完,麗紗的小臉就紅了,她在劉葉的懷裡嚶嚀一聲,蹭著劉葉的胸口。

嗯,我血脈中的力量就在昨天晚上,覺醒了。

麗紗感到不好意思,劉葉則是嘿嘿的笑著。恐怕就是麗紗的父親,那位實力達到聖階站在大陸頂端的狐王都想不到,他的寶貝女兒會是在這種情況下覺醒了血脈之力。

那我的寶貝老婆覺醒了什麼力量呀?

劉葉問起,麗紗更加不好意思了。欲言又止的模樣,更顯得惑人至極。

最後麗紗還是拗不過劉葉的追問,開口說道:我——我展示給你看。

麗紗雙眼閉上然後猛地睜開,在她睜開雙眼的同時,一個體態優雅帶著迷人風情的碩大狐影在她身後一閃而沒

酒店房間內,劉葉和麗紗正在穿著衣服。因為自己花了一百金幣買的那套便裝已經在昨夜被毀掉了,劉葉只得再次套上了毒箭鐵甲獸的盔甲。

邊把盔甲往身上套,劉葉一邊感嘆麗紗的先知先覺。他壞壞的想著:這小蘿莉不會是早就知道兩個人的衣服會毀掉,於是才買了那麼多件

劉葉向旁邊喵了一眼,看到麗紗穿衣服時那有氣無力的樣子,還有一臉的潮紅,更是忍不住嘿嘿的笑。

就在剛才,麗紗向他展示了新獲得的能力,可把他嚇了一跳。想不到麗紗覺醒的能力竟然是幻術,在那一瞬間,竟然有三個麗紗出現在劉葉面前。

這三個麗紗中當然只有一個是真的,另外兩個是麗紗幻化出來的,可若是單單靠眼睛去看,完全就無法分辨哪一個才是真實,哪一個又是虛幻。

劉葉知道,魔法中有一種幻象魔法,就能讓魔法師製造出一個自己的幻象,用來迷惑敵人。可不說只有大魔法師級別才能製造出兩個以上的魔法幻象,即便是能製造出更多,也根本無法與麗紗幻化出來的相比。

因為魔法師製造的幻象是無法控制的,他們就像鏡子中的倒影,魔法師做什麼動作他們就做什麼動作。因此這個魔法只對沒有經驗的菜鳥有些用處,老練的對手一眼就能看出哪一個才是魔法師本身。

可是麗紗的這個技能就不同了,製造出的每一幻象都如同麗紗的分身,可以被她自由的控制。

劉葉完全能夠想到,這樣一個技能無論是用來取勝還是用來逃跑,所能發揮的作用都是超強的。

只不過在這樣的時候,在這樣的狀態,劉葉想到的卻不是麗紗用這個技能如何對敵,而完全是另外的樣子

這時的麗紗與劉葉可都是沒有穿衣服的,突然之間三個裸女還是三個同樣可愛同樣俏皮同樣魅惑的美女,劉葉男人的本能再次被勾了起來。

麗紗初經人事,算上無意識的那次已經於劉葉瘋狂了兩次,現在看到劉葉攜著強烈的男性氣息撲過來,心中頓時小鹿亂撞。

更讓她意外的,是劉葉完全沒有理會她製造出的兩個幻象,而是直撲向她的本體,瞬間就把她抱在了懷中。

麗紗不解的很,剛才她雖然沒有刻意的控制,但無論是哪一點那兩個幻象都與她毫無二致。如果她自己不是幻象的製造者,恐怕都不能輕易的分辨,那劉葉又是怎麼看出來的?

事實上劉葉並不是看出來的,麗紗與兩個幻象完全一樣,就連呼吸的頻率都沒有差別,他又怎麼能分辨得出來。

但或許是因為他才是促使麗紗覺醒的關鍵,根本不用眼睛去看,劉葉心中自然而然的就知道,對面三人中哪一個才是麗紗的本體。

麗紗已經被抱在懷中,咯咯的笑聲很快就變成了輕微的喘息,然後越來越劇烈。當然,劉葉的魔法控制下,外面的人是休想聽到一點兒動靜的

瞄著麗紗穿衣服的動人姿態,回味著剛才的美妙感覺,劉葉心花怒放的同時卻還有那麼一點點的鬱悶。

為啥鬱悶?當然是因為他的一個大計泡湯了。麗紗再加上兩個幻象,這可是傳說中的3P呀,結果在麗紗軟化在他懷裡的同時,那兩個幻象也消失掉了

哼!

麗紗看劉葉的表情,就知道這傢伙在想些什麼,小鼻子一哼,依然紅潤的臉孔就別到了一邊。

穿好衣服,兩個人一起坐在床邊。

劉葉大哥,我們接下來怎麼做。

麗紗一時還改不了口,依然稱呼劉葉為大哥,劉葉倒也不在意。可聽到麗紗的話,劉葉又壞笑起來,一把攬住麗紗。

嘿,我的寶貝老婆還想要做呀,你說怎麼做都行。

麗紗一愣,緊跟著反應過來,用力一推劉葉。

你太壞了,我說的是接下來我們該去哪?

憑麗紗的力量當然推不動劉葉,於是還是被劉葉牢牢的抱在懷裡。

劉葉也不再開玩笑,說道:你被科而謹抓走,你的父母一定很著急。所以我們得先想辦法回到銀翼山谷,不能讓你的家人擔心。



麗紗的頭枕在劉葉肩膀,輕聲哼著。她知道父母現在一定急壞了,而且她也真的很想家。

銀翼山谷在凱奇大陸的最西側,而我們所在的摩納王國是在大陸的最南端。這之間還有珈藍王國、瑪雅王國、蘭蒂斯王國三個國家

想起這遙遠的路程,劉葉的臉色凝重起來。就像他說的,現在他們所處的位置距離銀翼山谷實在是太遠了。

劉葉說的這些,麗紗也知道,只是在之前並沒有仔細想過。如今她聽劉葉一說,心情也低落了下去。

畢竟這樣長的一段路,憑他和劉葉想要順當的抵達銀翼山谷,雖然不是沒有希望卻也是很難很難。

放心吧,車到山前必有路,總會有辦法的。我們連王者之森都闖出來了,只是走一段路而已,沒關係的。還說不定,我們在半路上就會遇到你的家人出來尋找你呢。

劉葉的話並不能真的起到什麼效果,但他的笑容和自信卻總是會讓麗紗感到心安。

麗紗的心情明顯平靜了許多,她的聲音就響在劉葉耳邊。

劉葉大哥,只要有你在身邊,我就不怕。

哈哈,本來就是嘛。萬事有我。劉葉哈哈一笑,他的笑聲終於讓麗紗恢復了往日的樂觀。

就聽劉葉說道:你還記得我們剛進城時看到的冒險者大廳么?

嗯。麗紗點了點頭。

劉葉說道:那裡是傭兵聚集的地方,商隊行走各地往往需要去那裡募集傭兵。我的打算就是混進商隊,然後先到最近的第一個國家,珈藍王國。

麗紗疑惑的問道:可是我們要怎麼混進商隊呢?我們又不是傭兵。

劉葉一笑,說道:嘿,這個簡單。你別忘了,我可是個魔法師啊。

難道你是想

麗紗本就聰明,一下子就猜到了劉葉的想法。

劉葉一點頭,說道:嗯,銀月城有魔法師公會的分部,我打算去參加魔法師等級考試,然後以魔法師的身份註冊成傭兵。想來沒有哪個商隊會拒絕一位魔法師傭兵吧!

別看劉葉成為魔法師的過程貌似輕鬆,事實上魔法師的數量與總的人口數比較起來,只能用稀少來形容。

如果劉葉通過了魔法師等級考試,哪怕只是成為一階的魔法師,那麼的確是很難有商隊會拒絕他的加入。

劉葉的想法,聽得麗紗頻頻點頭。的確,在現在的情況下,他們要想抵達銀翼山谷,就必須要有一個合適的身份。而劉葉成為魔法師,就絕對是最佳的掩護了。

只是麗紗還有另外的擔心,她說道:劉葉大哥,魔法師公會裡肯定有很厲害的人存在,你的身份會不會被發現?

劉葉笑了笑,他知道麗紗指的是他死靈法師的身份。

放心吧,這個應該不會成為問題。

劉葉如此自信,麗紗又是莫名的相信他,自然不會再說什麼。

兩個人準備妥當,很快就下了樓,手挽著手在酒店老闆還有一眾夥計好奇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銀月城並不大,但因為是緊鄰王者之森的重地,可說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大陸上除卻國家之外最強大的兩大公會,魔法師公會和武士公會就都在銀月城設有分部。

劉葉想要取得魔法師的正式身份,就必須通過魔法師公會才行。這也是他和麗紗現在要去的地方,目的就是通過魔法師資格考試,取得魔法師徽章。

劉葉大哥,你真的不擔心么?

魔法師公會已經近在眼前,麗紗還是說起了心中的擔心。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除非對方是九階以上的大魔法師,否者就休想認出我死靈法師的身份。即便是魔法師公會強者輩出,但在這小小的銀月城,想來還沒有人能夠認出我的身份來。

劉葉的話不是無的放矢,他自身的實力已經達到五階,也就是中級魔法師的水平。只要他自己不展露死靈魔法,那麼實力在大魔法師之下的人都不可能把他看穿。

聽劉葉這麼說,麗紗才放下心來。兩個人很快走到了魔法師公會的門前。

小姐,這裡是魔法師公會,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

要不怎麼說人靠衣裝呢,此刻不用劉葉再去刻意的裝出樣子,外人就直接把他歸結到麗紗的侍從上了。

現在魔法師公會的兩個侍者直接就迎向了麗紗,連看都不看劉葉一眼。

別看麗紗在劉葉面前時乖巧的像只小貓,但在外人面前,她身為公主那種天生的氣質很容易就顯露出來。再加上一身衣服的點綴,沒有人會懷疑她是出自某個大家族的大小姐。

要找你們的不是我,是我的——這位朋友,他是一個魔法師。

麗紗差點說漏嘴,所幸兩個侍者都沒有什麼警覺。只是詫異的看向劉葉。他們完全沒想到,這個穿著一身厚重盔甲,散發著凶戾氣息的傢伙,竟然會是個魔法師。

看出他們的懷疑,劉葉面無表情,只是探出根手指,上面一個小小的火球如同鳥兒般環繞飛舞著。

要知道每個人都擁有精神力,精神力強到一定程度再懂得些魔法基礎就可以被稱之為魔法學徒。這並不少見,至少這兩個侍者就都是魔法學徒的身份。

與魔法師一樣,魔法學徒也能夠溝通天地間的魔法元素,但卻無法調控。一旦能夠自如的操控魔法元素,就已經邁入了魔法師的門檻,剩下的就是操控魔法元素的強度問題了。

眼見劉葉手指上環繞的火球,這已經是十分精細的操控了,他們自然不會再懷疑。趕緊對劉葉施禮,口中連聲道歉。

對著兩人前後有別的態度,劉葉並不介意。對他來說,這就是兩隻看門狗而已,完全不值得計較。即便是在之前的世界,這樣的人也到處都是。對待他們,只要你展現出讓他們仰望的實力,他們就會做出一個仰視者該做的事情。

魔法師大人,不知道您到我們銀月分會來有什麼事情。一邊引領劉葉和麗紗進入魔法師公會,陪在二人身邊的這名侍者開口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