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寒風笑著搖頭。

「不錯,對我們倆來說,你真的是師兄了,最起碼敢正面和巨石堂硬抗的,就你方師兄一個,我們不服都不行。」

羅天也是說道。

「這樣么?呵呵,那好,既然兩位師弟都這麼說了,我也不想再矯情了,兩位師弟喊我一聲師兄,日後我自然也會照應兩位師弟。」

方恆笑道。

「呵呵,就等著方師兄這句話呢。」

羅天和寒風立刻笑道,接下來方恆幾個人就繼續說笑了一會兒,幾個人的關係漸漸近了起來。

這時候方恆發現大家聊得開心了,就話鋒一轉,道,「呵呵,雲兄,我還沒問你,你這一次帶著劉兄和陳兄過來是做什麼的?難道僅僅是過來聊天的?」

「哈哈,怎麼可能,現在考核已經結束了,我們三個再次收到了檢察堂的命令,上面命令我們,要帶著新人認識一下我天龍宗。」

雲峰笑道,「其他的信人,由檢察堂的其他人去帶著熟悉去了,而我們一想和方兄幾個也有過不少交談,所以就過來了,打算帶著方兄幾人認識一下天龍宗。」

「是這樣么?」

方恆眉毛一挑,笑道,「我還以為你雲兄過來,是為我們主持公道的呢,畢竟我們的東西,以及我們需要居住的地方,這可都是問題。」

「呵呵,這個么,我們可是愛莫能助的。」

雲峰目光一閃,笑道,「招收弟子這種事情,向來都是由巨石堂負責的,安置弟子,自然也是巨石堂負責,雖然我們覺得這件事情對方兄幾個有所不公,但是,這是人家巨石堂的內部分配,我們若是過去興師問罪,人家一句這是他們權衡之後的結果,那我們也一點辦法都沒有。」

「呵呵,檢察堂,不是能管理一切不公么?」方恆笑道。

「名義上來講是如此,不過名義是名義,現實是現實,天龍宗堂口眾多,每一個堂口都有每一個堂口的規矩,魔道有瘋魔堂,鬼神堂,血魔堂,正道有萬星堂,飛劍堂,神拳堂,還有妖族堂口,靈族堂口,職業堂口,等等,每一個堂口,都有每一個堂口的規矩,天龍宗的規矩,只是大規矩,在某些重大的事情上,比如堂口出現了矛盾,弟子內戰,或者有的人明顯要背叛天龍宗,這時候的檢察堂才會出重手,但是剩下的一些小事,一般都是由各自堂口的規矩辦了。」

雲峰解釋道,「而方兄三個人的事情,是巨石堂負責的,說到底,這只是一些資源分配上的事情,人家巨石堂大權在握,自然是想怎麼就怎麼,那我們能如何?」

這兩句話說完,方恆三人和寒飛兩人都是目光閃爍起來了。

很明顯,他們這時候才真正的知道了這天龍宗內部的情況,就這一點來看他們也理解為何巨石堂要拉攏人了,堂口這麼多,彼此競爭一定激烈,那自然是哪個堂口的天才高手多,哪個堂口佔便宜。

「那通過了天龍宗考核的我們,這時候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呢?」

片刻之後,方恆再次問話了,「難道我們必須要加入某個堂口?」

「呵呵,這個也不是一定的,天龍宗,海納百川,有教無類,有喜歡扎堆的,那自然也有喜歡獨行的,堂口,是天龍宗的一大特點,但是沒有堂口,就保持著一個天龍宗弟子的身份的人,也有不少,當然了,前提是,你得有實力,能夠保護自己的利益不受侵犯,如果沒實力,那還是老老實實選擇加入一個堂口好。」

雲峰笑道,「比如方兄三個,你們現在的問題就是門派服飾拿不到手,腰牌拿不到手,薪俸拿不到手,這個問題,只要你們加入了其他的堂口,自然有其他堂口的人去找巨石堂進行交涉,到時候問題自然會解決,而以方兄三人的本事,加入別的堂口,我敢肯定,一定是大受歡迎的。」

「是么?那我們加入檢察堂好不好。」方恆突地一笑,問了句。

「檢察堂?呵呵,如果檢察堂能夠像其他堂口一樣,可以隨便收人,那我檢察堂一定會把方兄三個安排好的,但是,檢察堂不是能夠隨便收弟子的堂口,想要進入檢察堂,第一個條件就是在天龍宗必須要有百年的資歷,換句話來說,必須要在天龍宗呆了一百年以上,不管在哪個堂口,還是散修,並且,還要一次門規都沒有破壞過,才是有條件加入檢察堂,到了檢察堂,還要考驗對天龍宗的忠心程度,還要測試天資,更重要的就是追本溯源,連祖宗八代的情況都要掌握,這是難上加難的,方兄三個,恐怕僅僅是第一條,就不行了。」

雲峰笑著說道,聽到了這話,方恆三人和寒飛兩人也都是目光閃爍起來。

「要那麼多要求?那看來我們是別想加入了。」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頭道,只是下一刻方恆就再次一笑,「不過從這些要求來看,檢察堂,在天龍宗內地位也非常特殊了吧。」

「這是自然的,要求那麼多,自然就是因為權力很大,檢察堂,是整個天龍宗,直屬天龍宗主的堂口,我們做事,除了代表天龍宗的規矩,更代表了宗主的意志,那我們地位自然是很特殊的。」雲峰笑著說道,「當然了,我們真正最特殊的地方,還是我們的公立性,如果宗主犯了門規,我們檢察堂都是要讓宗主付出一定代價的。」

「這樣么!」

聽到了這話,方恆對雲峰等人所代表的的檢察堂看法完全不同了。

他剛才還以為這個檢察堂類似於普通門派的刑罰堂一樣,掌管刑罰,律法,只是現在看來,完全不是如此,這個檢察堂,地位之超然,完全凌駕在了眾堂口之上,只是同時,他們又遵循宗主定下來的門規,還檢察宗主。

這種複雜的關係,就是互相牽制了,誰都不能獨大,誰都能在關鍵時刻把對方搞下台,這就達成了一種詭異的平衡。

這種平衡,是權力的平衡,平衡的權力,帶來的就是公正的律法,公正的律法,帶來的是公平的競爭,公平競爭,就會迸發出前所未有的巨大活力和潛力!

為何天龍宗能成為武天域排名前十的組織之一?方恆似乎已經知道了秘訣了。

「呵呵,有沒有什麼不加入堂口,就能解決我們現在面臨的困境?」

就在方恆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寒飛笑著問話了。

王的驚世廢柴妃 「當然有,不過,這個可是比較複雜的了,在這之前,我還是先帶著幾位師弟去我天龍宗的幾個特殊之地看看吧。」

雲峰笑著說了句,聽到這話,方恆一眾人也都是立刻點頭,下一刻就站起身來,雲峰卻是直接一笑,身體一動,就直接衝上了高空,方恆等人也立刻跟上了。

在高空中飛行了一會兒之後,很快,方恆等人就在雲峰的帶領下看到了一個屹立在雲端之上,通體金色的巨大宮殿。

這個宮殿之大,足有千丈,同時這宮殿四周,完全就是白玉石做成的廣場,這個廣場更是巨大無比,也有千丈大小,就那麼貼在雲層之中,讓人一看,就有一種天地主宰之宮的感覺。

「感覺如何?」

就在這時,雲峰笑著一轉頭,對著方恆問了一句,方恆認真的說道,「震撼。」

「哈哈,震撼就對了,我當年第一次入門的時候,也是非常震撼的,而且我告訴你,這還僅僅是開始而已,真正的震撼,是在這天龍宮之內。」

雲峰笑著說道,「天龍宮,死天龍宗核心,其內包含神通武學,丹藥星象,天罡地煞,」

「當然有,不過,這個可是比較複雜的了,在這之前,我還是先帶著幾位師弟去我天龍宗的幾個特殊之地看看吧。」

雲峰笑著說了句,聽到這話,方恆一眾人也都是立刻點頭,下一刻就站起身來,雲峰卻是直接一笑,身體一動,就直接衝上了高空,方恆等人也立刻跟上了。

在高空中飛行了一會兒之後,很快,方恆等人就在雲峰的帶領下看到了一個屹立在雲端之上,通體金色的巨大宮殿。

這個宮殿之大,足有千丈,同時這宮殿四周,完全就是白玉石做成的廣場,這個廣場更是巨大無比,也有千丈大小,就那麼貼在雲層之中,讓人一看,就有一種天地主宰之宮的感覺。

「感覺如何?」

就在這時,雲峰笑著一轉頭,對著方恆問了一句,方恆認真的說道,「震撼。」

「哈哈,震撼就對了,我當年第一次入門的時候,也是非常震撼的,而且我告訴你,這還僅僅是開始而已,真正的震撼,是在這天龍宮之內。」

雲峰笑著說道,「天龍宮,死天龍宗核心,其內包含神通武學,丹藥星象,天罡地煞,」「當然有,不過,這個可是比較複雜的了,在這之前,我還是先帶著幾位師弟去我天龍宗的幾個特殊之地看看吧。」

雲峰笑著說了句,聽到這話,方恆一眾人也都是立刻點頭,下一刻就站起身來,雲峰卻是直接一笑,身體一動,就直接衝上了高空,方恆等人也立刻跟上了。

在高空中飛行了一會兒之後,很快,方恆等人就在雲峰的帶領下看到了一個 ?「呵呵,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方恆聽到這些,也是笑著點點頭,「兩位師兄也是好樣的,能看的清真相,能守得住原則,就這一點,就不愧是能闖過重重考驗的人。」

「方師兄,你怎麼又喊我們師兄了,你才是師兄。」

寒風笑著搖頭。

「不錯,對我們倆來說,你真的是師兄了,最起碼敢正面和巨石堂硬抗的,就你方師兄一個,我們不服都不行。」

羅天也是說道。

「這樣么?呵呵,那好,既然兩位師弟都這麼說了,我也不想再矯情了,兩位師弟喊我一聲師兄,日後我自然也會照應兩位師弟。」

方恆笑道。

「呵呵,就等著方師兄這句話呢。」

羅天和寒風立刻笑道,接下來方恆幾個人就繼續說笑了一會兒,幾個人的關係漸漸近了起來。

這時候方恆發現大家聊得開心了,就話鋒一轉,道,「呵呵,雲兄,我還沒問你,你這一次帶著劉兄和陳兄過來是做什麼的?難道僅僅是過來聊天的?」

「哈哈,怎麼可能,現在考核已經結束了,我們三個再次收到了檢察堂的命令,上面命令我們,要帶著新人認識一下我天龍宗。」

雲峰笑道,「其他的新人,由檢察堂的其他人去帶著熟悉去了,而我們一想和方兄幾個也有過不少交談,所以就過來了,打算帶著方兄幾人認識一下天龍宗。」

「是這樣么?」

方恆眉毛一挑,笑道,「我還以為你雲兄過來,是為我們主持公道的呢,畢竟我們的東西,以及我們需要居住的地方,這可都是問題。」

「呵呵,這個么,我們可是愛莫能助的。」

雲峰目光一閃,笑道,「招收弟子這種事情,向來都是由巨石堂負責的,安置弟子,自然也是巨石堂負責,雖然我們覺得這件事情對方兄幾個有所不公,但是,這是人家巨石堂的內部分配,我們若是過去興師問罪,人家一句這是他們權衡之後的結果,那我們也一點辦法都沒有。」

「呵呵,檢察堂,不是能管理一切不公么?」方恆笑道。

「名義上來講是如此,不過名義是名義,現實是現實,天龍宗堂口眾多,每一個堂口都有每一個堂口的規矩,魔道有瘋魔堂,鬼神堂,血魔堂,正道有萬星堂,飛劍堂,神拳堂,還有妖族堂口,靈族堂口,職業堂口,等等,每一個堂口,都有每一個堂口的規矩,天龍宗的規矩,只是大規矩,在某些重大的事情上,比如堂口出現了矛盾,弟子內戰,或者有的人明顯要背叛天龍宗,這時候的檢察堂才會出重手,但是剩下的一些小事,一般都是由各自堂口的規矩辦了。」

雲峰解釋道,「而方兄三個人的事情,是巨石堂負責的,說到底,這只是一些資源分配上的事情,人家巨石堂大權在握,自然是想怎麼就怎麼,那我們能如何?」

這兩句話說完,方恆三人和寒飛兩人都是目光閃爍起來了。

很明顯,他們這時候才真正的知道了這天龍宗內部的情況,就這一點來看他們也理解為何巨石堂要拉攏人了,堂口這麼多,彼此競爭一定激烈,那自然是哪個堂口的天才高手多,哪個堂口佔便宜。

「那通過了天龍宗考核的我們,這時候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呢?」

片刻之後,方恆再次問話了,「難道我們必須要加入某個堂口?」

「呵呵,這個也不是一定的,天龍宗,海納百川,有教無類,有喜歡扎堆的,那自然也有喜歡獨行的,堂口,是天龍宗的一大特點,但是沒有堂口,就保持著一個天龍宗弟子的身份的人,也有不少,當然了,前提是,你得有實力,能夠保護自己的利益不受侵犯,如果沒實力,那還是老老實實選擇加入一個堂口好。」

雲峰笑道,「比如方兄三個,你們現在的問題就是門派服飾拿不到手,腰牌拿不到手,薪俸拿不到手,這個問題,只要你們加入了其他的堂口,自然有其他堂口的人去找巨石堂進行交涉,到時候問題自然會解決,而以方兄三人的本事,加入別的堂口,我敢肯定,一定是大受歡迎的。」

「是么?那我們加入檢察堂好不好。」方恆突地一笑,問了句。

「檢察堂?呵呵,如果檢察堂能夠像其他堂口一樣,可以隨便收人,那我檢察堂一定會把方兄三個安排好的,但是,檢察堂不是能夠隨便收弟子的堂口,想要進入檢察堂,第一個條件就是在天龍宗必須要有百年的資歷,換句話來說,必須要在天龍宗呆了一百年以上,不管在哪個堂口,並且,還要一次門規都沒有破壞過,才是有條件加入檢察堂,到了檢察堂,還要考驗對天龍宗的忠心程度,還要測試天資,更重要的就是追本溯源,連祖宗八代的情況都要掌握,這是難上加難的,方兄,你們三個恐怕僅僅是第一條就不行了。」

雲峰笑著說道,聽到了這話,方恆三人和寒飛兩人也都是目光閃爍起來。

「要那麼多要求?那看來我們是別想加入了。」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頭道,只是下一刻方恆就再次一笑,「不過從這些要求來看,檢察堂,在天龍宗內地位也非常特殊了吧。」

「這是自然的,要求那麼多,自然就是因為權力很大,檢察堂,是整個天龍宗,直屬天龍宗主的堂口,我們做事,除了代表天龍宗的規矩,更代表了宗主的意志,那我們地位自然是很特殊的。」雲峰笑著說道,「當然了,我們真正最特殊的地方,還是我們的公立性,如果宗主犯了門規,我們檢察堂都是要讓宗主付出一定代價的。」

「這樣么!」

聽到了這話,方恆對雲峰等人所代表的的檢察堂看法完全不同了。

他剛才還以為這個檢察堂類似於普通門派的刑罰堂一樣,掌管刑罰,律法,只是現在看來,完全不是如此,這個檢察堂,地位之超然,完全凌駕在了眾堂口之上,只是同時,他們又遵循宗主定下來的門規,還檢察宗主。

這種複雜的關係,就是互相牽制了,誰都不能獨大,誰都能在關鍵時刻把對方搞下台,這就達成了一種詭異的平衡。

這種平衡,是權力的平衡,平衡的權力,帶來的就是公正的律法,公正的律法,帶來的是公平的競爭,公平競爭,就會迸發出前所未有的巨大活力和潛力。

為何天龍宗能成為武天域排名前十的組織之一?方恆似乎已經知道了秘訣了。

「呵呵,有沒有什麼不加入堂口,就能解決我們現在面臨困境的辦法?」

就在方恆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寒飛突地笑著問話了。

「當然有,不過,這個可是比較複雜的了,在這之前,我還是先帶著幾位師弟去我天龍宗的幾個特殊之地看看吧。」

雲峰笑著說了句,聽到這話,方恆一眾人也都是立刻點頭,下一刻就站起身來,雲峰卻是直接一笑,身體一動,就直接衝上了高空,方恆等人也立刻跟上了。

在高空中飛行了一會兒之後,很快,方恆等人就在雲峰的帶領下看到了一個屹立在雲端之上,通體金色的巨大宮殿。

這個宮殿之大,足有千丈,同時這宮殿四周,完全就是白玉石做成的廣場,這個廣場更是巨大無比,也有千丈大小,就那麼貼在雲層之中,讓人一看,就有一種天地主宰之宮的感覺。

「感覺如何?」

就在這時,雲峰笑著一轉頭,對著方恆問了一句,方恆認真的說道,「震撼。」

「哈哈,震撼就對了,我當年第一次入門的時候,也是非常震撼的,而且我告訴你,這還僅僅是開始而已,真正的震撼,是在這天龍宮之內。」

雲峰笑著說道,「天龍宮,是天龍宗核心,其內包含神通武學,丹藥星象,妖靈鬼怪,等等,無窮無盡的知識,當然了,想要獲得這些知識,首先也要在裡面通過裡面的考驗,可以說,有極難的,也有極為簡單的,我天龍宗無數的高手,怪物,天才,都在裡面待著,可以說是我天龍宗最最重要的地方了。」

「是么?那可真要進去看看了。」方恆這時候也是認真說道。

「呵呵,你們進不去,因為你們沒腰牌,腰牌是進入天龍宮的鑰匙,你們沒有,那你們就只能看著了。」

雲峰笑道,「這次我只是帶你們來見識見識的,以後你們自己過來就是,然後,就是另一個地方了,跟我來。」

聽到這話,方恆幾個人也都是眼神一閃,也沒有多說什麼,跟著雲峰很快就再次劃破虛空,來到了另一處屹立在虛空中的金色大殿中。

這個大殿,就不像天龍殿那麼震撼人心了,只是規模也同樣不小,也有巨大的廣場。

「呵呵,我們去廣場上吧。」

就在這時,雲峰笑著說了句,身體一動,就直接破空,降落到了那廣場之上,方恆等人看到也是立刻跟上,很快就站到了廣場上,開始向著四處看了起來。

片刻之後,方恆等人的眼神都是一亮,他們都在這廣場上發現了一個特殊的東西。

石像!

這廣場之上,有著數百座石像,在四周擺放著。

同時每一個石像,還都栩栩如生,都是年輕人的樣子。

「這些石像,就是我宗之內一些優秀弟子的石像了。」

雲峰笑著說道,「排在我宗之內前五百名的高手,都會有一座石像擺放在這裡,而這裡,也叫榮耀之宮。」 ?絕世邪神第兩千零四十三章天龍宮

賬號:

密碼:

視覺設置:

微軟雅黑

第兩千零四十三章天龍宮

第兩千零四十三章天龍宮

「呵呵,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