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它盯著葉默,道:「但是,想要得到潭下的天材寶物,絕不可能,此物是我入道之基,絕不容有失,想要得到它,你就先殺了我。」

「入道之基!」

葉默身形一震,目光登時大亮。

他一下明白螭龍說的是什麼,這潭下寶物乃是十五階的天材靈物,正在向十六階蛻變,只要此物蛻變成功,得天地法則烙印其中,此物便算神葯了,而非普通的靈藥,可以助螭龍領悟法則,踏入煉虛期。

煉虛期以下,想要提升修鍊速度,大多可以通過服用丹藥、靈藥、靈果等加快速度,而到了煉虛期,領悟法則的速度慢了,同樣可以通過這種蘊含法則的靈物加快、加深法則領悟。

就連仙界,都有悟道仙樹這種東西,更不用說下界了。

但凡達到十六階及其以上的天材地寶,都具有這樣的神效,只不過和仙界的悟道仙樹比起來,單論優劣而不論品階的話,這些天材地寶是一次性消耗品,而悟道仙樹則是能一直用下去。

縱然如此,十六階的天材地寶,也是無數至強者夢寐以求,值得用命去拼的寶物。

先前沒有得到異寶石胎,就讓葉默後悔不已了,現在又尋到此等寶物,豈有放過之理。

只是,這螭龍卻是個麻煩。

從本心來講,此等強大的異種,葉默並不想直接滅殺,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能收服,這也是一份力量,為日後人族增添底蘊。

想了想,葉默神情微微一緩,說道:「此物我勢在必得reads();。」

螭龍眼中露出絕望,龍威驟然暴漲,就欲與葉默拚命。

正在這時,葉默又說道:「不過,你卻不一定要和我拚命,此物我是一定要得到的,但我可以給你一個承諾,日後定然還你一樣不弱於此寶的天材靈物,如何?」

這話說的螭龍一愣,目光掙紮起來。

它已經做好拚命的準備了,卻沒想到葉默會說出這樣的話,讓它那股拚命的勇氣頓時土崩瓦解,讓它暗恨自己無能懦弱之餘又無奈。

如果可以的話,它自然不想交出天材的,而且,就算葉默真的遵守承諾,日後也說不準能不能再找到符合它的天材靈物,即使找到了,那也是不知多久以後了,修仙途,一步慢,步步慢,這個道理它又怎會不明白。

只是,此刻它別無選擇。

要麼,交出寶物,免於一死,日後還有機會登臨煉虛,成就至強之位;要麼,梗著脖子,就是硬氣,就是不交,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場。

要知道,越是修為高深者,便越是惜命,尤其是它這種一隻腳踏在至強關口的。

不過,它卻沒有立即答應下來,反是冷笑道:「真是好算計,好謀划,不但要我寶物,還要收服我,要我為你賣命。」

「別自作多情了,我不需要你奉我為主。」

葉默微微搖頭,微不可察地撇嘴道:「只需要你加入人族,日後和我們一同對付鯤鵬神宗即可,連道衍城都不需要你加入,如此可滿意?」

「你說真的?」

螭龍愕然,有些不敢相信,瞪大了龍眼。

葉默絲毫不拖泥帶水,當即立下誓言,決定之乾脆,動作之行雲流水,看得螭龍幾乎以為葉默在蒙它。

不過,誓言是做不得假的,尤其葉默還是以踏入煉虛的前途為誓言代價,讓螭龍不得不信。

沉默許久,螭龍眼中幾番掙扎,最終化作一聲喟嘆,道:「罷了罷了,管你這是賊船還是什麼,我楚非煙都認了。」

「楚非煙,好名字。」

葉默淡淡地點頭,目光一轉,說道:「帶路。」

一人一龍身子一縱,一頭扎入深潭。

潭水清冽,雖然極深且極廣,但對於一人一龍來說也不算什麼,也無心去細看潭下別有風味的景緻,葉默和螭龍來到了潭底之下。

水潭之底幽暗無邊,但景色卻頗為雅緻,竟有小小假山岩石數處,覆滿海草,在水流中輕輕搖擺,更有許多小魚小獸歡快的在其中暢遊。

潭底的面北石壁上,人工開鑿出一個容得一個成年男子進入的洞口,其內幽黑深邃,隱有暗流涌動。

絢麗彩光在水中一閃而逝,一片煙霞升起,待消散后,只見一個眉目如畫,唇紅齒白的少女瑩瑩而立,身著一襲粉色金邊襦裙,靈動晶亮的大眼清晰映著葉默的身影,不含一絲雜質的美眸,卻似帶幾縷傷感。

「這就是我的洞府了,那株靈物名叫仙源水榴,與之同類的還有其餘五行之四,不過此地是沒有的。」

少女正是螭龍所化,也就是楚非煙,她看了葉默一眼,輕嘆一聲,在前帶路,同時給葉默介紹那株天材靈物。 ?(女生文學)潭底隧道不大,只能容下一個人進入,螭龍楚非煙便走在了前頭,葉默緊隨其後。

穿過並不長的隧道,眼前視野頓時開闊起來,出現了一處空曠的所在,也沒有什麼裝飾與傢具一類,只有一個蒲團,放在一具靠牆的骷髏骨架前。

周遭牆壁另一個方向還有一個洞口,其中同樣黑暗一片,但隱隱有曦光流轉,竟布置有禁制。

掃了一眼骷髏,又看了看楚非煙精緻絕麗的俏臉,葉默沒有多問什麼,徑直朝那布置有禁制的洞口走去。

楚非煙則來到骷髏面前,低聲呢喃了一句,彷彿自語般道:「我要走了,帶著你一起。」

說完,她素手一揮,一片碎金般的金光卷出,將骷髏包裹著,被她收走了去。

隨後,楚非煙才來到布置有禁制的洞口前,打出一道道法訣,片刻間,禁制便土崩瓦解掉,同時,一股濃郁的水系靈氣狂涌而出。

這股靈氣太濃郁了,還有一股清靈香氣,令人聞之欲醉。

葉默正欲邁步,就在這時,一個稚嫩柔軟的童音突然從深處傳出來,帶著幾分驚懼和哀求:「好姐姐,漂亮姐姐,不要吃我啊……」

葉默眉頭一挑,看了一眼楚非煙,只見楚非煙俏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卻是搖了搖頭。

再次穿過漆黑幽深的隧道,葉默和楚非煙來到了另一處空曠之地,不過這裡更是沒什麼東西,只有一株體態枯瘦,枝杈花葉卻頗為繁茂的靈樹,枝幹遒勁,流轉金屬般的光澤。

在樹枝上,結著僅有的一顆蔚藍靈果,晶瑩剔透,宛若最純凈的水晶雕成,不含一絲雜質,散髮絲絲清香,周遭靈氣成霧,甚至化成漿液,繚繞著靈果reads();。

更令人吃驚的是此樹根莖下紮根的土壤,綻放五彩霞光,顆顆晶瑩,好似水晶般絢爛。

「仙源水榴……還真的是石榴,天地造化,果然神奇。」

葉默打量了一番此樹,心下失笑說道。

「你……你是誰?大水蛇,你怎麼把外人帶進來了?我知道了,想分吃了我對不對?」

仙源水榴神樹枝葉一陣嘩嘩搖動,那童音再次響起來。

大水蛇……

聽到這個稱呼,饒是葉默也不禁失笑,微微搖頭。

楚非煙光潔皓白的額頭頓時冒出幾條黑線,快速伸出青蔥般的玉指,探向仙源水榴神樹。

只是此樹似乎經歷過許多次,早有防備,枝葉嘩啦啦搖動,揮灑出一片奪目金光,化作一個半透明金光護罩,擋住了楚非煙的玉手。

可惜,楚非煙也不是好惹的,素手上浮現龍爪虛影,金影重重,瞬間洞穿了護罩,在仙源水榴神樹上摘下一枚葉片來。

「嗚~痛痛痛……你好狠的心啊大……」

「水蛇」二字還沒出口,就見楚非煙二道細細的柳眉倒豎了起來,嚇得仙源水榴神樹當即閉了口,不敢再多言一個字。

只是,不說話不代表不痛,仙源水榴神樹枝葉劇烈搖動著,連根莖也翻湧不已,將那堆極其不凡的土壤翻的彩霞紛飛,流光溢彩,直看得人忍俊不禁。

見此樹吃癟,楚非煙唇角一翹,流露出一個動人心旌的絕美笑顏。

「這便是那仙源水榴靈樹了,離神樹只差一步,隨時都會突破,成為十六階無上靈物,只是性子始終都是這般,像孩子一樣,其實已經生長至少數萬年了。」

楚非煙轉過頭對葉默說道。

「挺有趣的。」

葉默淡淡地評價了一句。

見二人旁若無人地談論著,而且這話怎麼聽怎麼不對,仙源水榴神樹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討好道:「好姐姐~他是誰啊?你的道侶嗎?」

一隻手悄無聲息地又探了過去,一聲輕響,可憐的仙源水榴神樹,又被摘了一枚葉片。

這一次,摘葉片的卻不是楚非煙了,而是葉默。

「讓你胡說,從今日起,他就是你的主人了。」

楚非煙俏臉微紅,笑罵了一句。

「主人?」

仙源水榴神樹一怔,雖然活了那麼長歲月,一直都如孩子一般,但不代表它就真像個孩子,機靈著呢,當即一頓馬屁就拍了過去:「原來是新主人,水兒就說今日怎麼心情如此好,原來是這條大……被主人您收服了?真是普天同慶啊,想來也只有主人您這般神通廣大,神武縱橫,英明神武,氣概遮仙的大大大人物,才能夠做得到了。」

一開始仙源水榴神樹聲音還是顫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葉默摘了它的葉片給疼的,但越往後,說的便越是順溜,一串拍馬屁的形容詞張口便來,都不帶磕絆的,聽得葉默都有些發懵。

說實話,葉默三世為人,絕大部分普通修士沒經歷過的都經歷過了,被拍馬屁的次數也不少,可被一株樹拍馬屁,還拍的如此天花亂墜,還真是頭一遭reads();。

一旁的楚非煙聽著仙源水榴神樹連綿不絕的馬屁,直氣的俏臉發黑,銀牙暗咬,忍不住冷笑一聲道:「哼,拍吧,再怎麼拍,到頭來也還是被吃掉。」

「嘎……」

仙源水榴神樹稚嫩的童音,連綿如長江大河般滔滔不絕的馬屁頓時戛然而止,瞬間就懵了,下一刻,直接是變成了哭腔:「嗚嗚……新主人,不要吃水兒……」

聲音之凄涼,直教人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放心,我不會吃你的。」

葉默哭笑不得,他吃撐了才去啃一株靈樹,儘管這靈樹的確不凡,可歷史上也沒哪個修士,甚至可以說,沒有哪個生靈抱著靈樹啃的。

「真的?」

哭腔一下子消失無蹤,竟反變得帶著幾分欣喜,還有幾分惴惴不安和質疑。

「不會吃你的,我只要仙源水榴。」

葉默淡淡一笑道。

頓時,興高采烈的聲音又頓住了,隨即又變成了綿長的哭腔:「嗚~啊……你還是要吃我。」

葉默登時無言,沉默了一下,轉過頭看向楚非煙。

他感覺世界觀有些顛覆了,這類靈樹又不像龍參、萬年何首烏等靈物,本身雖然就是靈物,但結出之物才最有價值。

還是那句,沒有幾個生靈會抱著靈樹啃。

可這仙源水榴神樹怎麼取它神果跟要它命一般,哭的如此凄厲。

見葉默看來,楚非煙也不說話,快若閃電地又摘下一枚葉片,令仙源水榴神樹哇哇大叫,痛哭不已,條條根莖都翻了出來,如果此刻是人形的話,只怕就是滿地打滾了。

「它怕疼,一片葉子就這般鬧騰,要它神果更不用說了。而且此樹比人還財迷,這些年我可尋了不少靈物,都被它攛掇著碾碎埋進了那靈壤里了。」

「其果雖然可摘,但卻會影響它的修為和法則凝聚,它自然不願了。」

楚非煙淡淡地解釋道。

聽完解釋,葉默一時無言。

忽然,眼前一片彩光呼嘯席捲而來,猝不及防間,葉默倉促擋下,但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他身旁極速繞了過去。

「不好,它跑了!」

楚非煙驚詫中透著焦急。

跑了?

葉默愕然一怔,連忙回過頭一看,就只見一株並不高大的靈樹搖擺枝葉,無數條根莖像人腿一般直立而起,撒丫子一頓狂奔,直接衝進了來時的通道內。

如此怪異的情景,看得葉默一時沒回過神來。

一株樹……跑了?

跑了!

回過神來,葉默差點罵娘。

看也不看地一甩袖,將那五光十色的靈壤收起,而後身影一閃,直接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葉默出現在了潭底之下,二話不說,一揮袍袖,一片迷濛光輝噴涌而出,在頭頂三丈處形成一個密不透風的禁制光罩reads();。

不過三息時間,葉默頭頂就傳來一聲痛呼,仙源水榴神樹枝葉搖顫地掉了下來。

仙緣水榴神樹一看到葉默,又揚了揚枝葉,似乎在看頭頂之上,隨即所有枝葉呼啦一下萎靡下來,正個蔫成一團。

很快,楚非煙也追了出來,見到仙源水榴神樹蔫在地上,不無得意道:「你再跑啊,我都能輕易將你治住,你還能跑到哪裡去?」

仙源水榴神樹悶哼一聲,轉過身去,好似發小脾氣的孩子般,令人無言。

葉默搖搖頭,走到仙源水榴神樹一側,說道:「這樣吧,你只需在跨入十六階之後,給一枚靈果我,我就放你走,絕不食言,如何?」

此話一出,不但仙源水榴神樹,連楚非煙都震驚了,難以置信的目光看向葉默。

十六階靈物想要結出靈果來,絕不是簡單之事,比如仙源水榴神樹,至少需要三千年,才能凝結出下一枚。

換句話說,在這個即將走向毀滅的世界中,或許它無法再結出下一枚了,所以楚非煙才如此看重。

儘管如此,仙源水榴神樹的價值仍舊無法估量,而葉默卻說只要一枚神果,取完立即放它走,這讓楚非煙完全不明白這麼做的意義。

仙源水榴神樹也被突如其來的消息給驚到了,但下一刻,它就呼啦一下跳了起來,大叫道:「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騙人你就是小狗。」

葉默愕然,苦笑搖頭,說道:「絕不反悔與食言,不放心你日後可以打聽一下我葉默是什麼人,絕不會做這種出爾反爾之事。」

話雖如此,他卻有十足的信心,讓這仙源水榴神樹再也離不開他,趕都趕不走,如此神物,又豈能如此輕易放過。

圓月誅心 得到了想要的承諾,仙源水榴神樹頓時喜笑顏開,重新恢復了活力,枝葉搖擺,在葉默臉上摩挲討好,讓葉默一陣失笑。

「略略略……大水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