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孔雀王受傷,神猿王,麒麟王臉色微變,紛紛停止了攻擊,遠離了這座恐怖的大陣,放棄了強行破陣的念頭。

感覺到眼前這座土黃色祖陣依靠蠻力恐怕無法破開,三大妖王商量之後,調集各自勢力內所有對陣法有研究的大妖前來,研究這座大陣,尋找著破陣的契機。

而此時的葉晨風並沒有進入黑色城堡中,而是繞到了城堡之後,研究噬神腦感應到了一方強大的禁制。

「噬空蟲,速速將這禁制咬穿!」

研究了數日時間,葉晨風將噬空蟲召喚了出來,命令噬空蟲將撕咬禁制,想要將禁制咬穿,從後面進入到黑色城堡中奪取寶物。

「主人,這禁制威力很大,想要咬穿恐怕需要一段時間!」噬空蟲噬空時,感覺到禁制的可怕,傳音道。

「沒關係,以他們的實力想要破開祖陣奪寶,恐怕更長,我們應該有充足的時間!」葉晨風說道。

時間一天天過去。

葉晨風隱藏在黑色城堡後面,守護著不斷撕咬禁制的噬空蟲,而三大妖王召集的破陣大妖也趕到了黑色城堡中,使出渾身解數研究著祖陣,尋找著破陣的契機。

很快,一個月時間過去了。

在這一個月中,噬空蟲將黑色城堡後方的禁制咬穿了一條半人高的缺口,帶著葉晨風從內部進入到了黑色城堡中,悄然無息的進入到了黑色城堡第二層,見到了第二座祖陣。

而這座祖陣中,佇立著一座歷經滄桑歲月,表面斑駁,雙眸鋒利如劍,背生一對黑色翅膀的神像。

「不死雙翅,不死妖祖的不死雙翅!」

看著祖陣中的神像,魔靈在封魔劍中漂浮了出來,貪婪的看著黑色翅膀,激動地說道。

「魔靈,這不死雙翅是何等級?」

因為祖陣的緣故,葉晨風無法感覺到黑色翅膀的等級,開口問道。

「不死雙翅是不死妖祖用自己雙翅煉製的寶物,等級絕對達到了祖器,如果你能讓不死雙翅認主,估計一般祖級高手都無法追上你!」魔靈將自己知道的告訴了葉晨風。

「祖器!」

葉晨風清楚祖器的威力,可以說祖器在虛神界,都是最頂級的寶物,僅次於虛神器,擁有毀滅一切的可怕力量,如果他能得到不死雙翅,就算他到了虛神界,想要殺他的人也屈指可數。

「這不死雙翅必須要得到!」葉晨風暗自決定道。

「魔靈,你有辦法破開這祖紋嗎?」葉晨風深吸一口氣,問道。

「小子,你太高瞧我了,這可是不死妖祖留下的祖陣,我怎麼可能破開!」魔靈極富人性化的送給葉晨風一個大大的白眼道。

「好吧,那我自己想辦法!」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盤膝坐在了祖陣旁,控制噬神腦極速的推演,尋找著破解祖陣的契機。

「好玄奧的陣法結構!」

葉晨風控制噬神腦破陣時,發現祖陣的布陣結構極其玄奧,不斷蛻變的噬神腦參透起來都頗為困難。

不過他對噬神腦有信心,他相信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一定能找到破陣契機,得到不死妖祖的不死雙翅。 時間飛逝,很快又過去了兩個月,距離不死傳承地關閉還有七個多月時間。

經過兩個多月參悟,極速推演的噬神腦摸索出了祖陣的結構,不過祖陣的威力太可怕,葉晨風不敢輕舉妄動,依然耐心的控制噬神腦推演,尋找著最佳的破陣契機。

而研究了兩個多月時間的妖族陣法大妖,也找到了破陣的契機。

不過找到破陣契機,他們曾嘗試著破陣,但卻遭到祖紋的攻擊,瞬息之間,三名閃躲不及的陣法大妖被滅,化成了一團血霧屍骨無存。

「媽的,這都兩個月了,竟然還破不開這大陣!」遲遲破不開祖陣,麒麟王有些惱火的說道。

「不死妖祖傳承,你以為這麼容易得到?」風情萬種的神猿王掃視了一眼氣急敗壞麒麟王,冷冷的說道。

「不錯,不死妖祖可是我們妖族最強大的祖妖,他的傳承要這麼容易得到,這傳承地就是假的了,更何況,就算破開祖陣,那妖鳥皇旗也不可能屬於你!」孔雀王針鋒相對道。

「哼,這妖鳥皇旗一定是本王的,誰敢染指殺無赦!」麒麟王冷哼一聲,霸道十足的說道。

「是嗎?那我們就看看,這妖鳥皇旗到底屬於誰!」孔雀王根本不懼怕麒麟王,毫不示弱的說道。

而風韻十足的神猿王雖然沒有說話,但她堅定地眼神表明,她搶奪妖鳥皇旗的決心。

可以說妖鳥皇旗決定著他們的命運,無論誰得到妖鳥皇旗,他們都可借妖鳥皇旗的威力,力壓其他兩大妖王,在虛神界妖族最混亂的情況下,一統妖域。

就在三大妖王針鋒相對,等待著破掉祖陣,搶奪極品通天聖器妖鳥皇旗時,一遍遍推演的噬神腦終於找到了破陣的最佳契機。

「魔靈,助我一臂之力!」

找到最佳破陣契機,葉晨風猛地睜開了緊閉的雙眸,燃燒強大的血脈,將自身的實力瞬間提升到了極致,借魔靈之力,激活著三百餘道祖紋。

「御器之道!」

接著,葉晨風打出了御器之道,一劍斬向了祖陣,可怕的劍威劈開了重重祖紋,硬生生將祖陣劈開了一道缺口。

「原始道胎,搶奪不死雙翅!」

祖陣雖然被破開,但葉晨風並未闖進危機四伏的祖陣中,而是將原始道胎召喚了出來,讓其闖進祖陣,奪取不死妖祖的不死雙翅。

「嗡嗡嗡!」

原始道胎進入祖陣,立即遭到大量的祖紋攻擊,不過原始道胎的身體極其堅硬,攻殺祖紋無法破壞他的身體,被他接近了不死神像。

「混沌神木,鎮壓祖陣!」

為了減輕原始道胎的壓力,葉晨風心意一動,召喚出了混沌神木,控制混沌神木不斷地變大,懸浮在祖陣之上,延伸出大量的五色根須,破進了祖陣中,攻擊著祖陣中的祖紋,強行削弱著祖陣的威力。

借混沌神木鎮壓祖陣的機會,原始道胎出現在不死神像旁,雙手緊緊地抱住了不死神像,用力的將他從地面上連根拔起,帶出祖陣。

「轟轟轟!」

原始道胎將不死神像帶出祖陣的過程,又遭到祖紋的狂轟濫炸,以他堅不可摧的身體,都承受不住,出現了道道裂痕。

好在混沌神木不斷幫他化解著壓力,再加上葉晨風手持封魔劍,在祖陣外兇猛的攻擊。

終於,原始道胎付出不小的代價,將散發著強大祖韻氣息的不死神像帶出了祖陣。

「黑神石,這神像竟然是有黑神石打造而成的,實在是太奢侈了!」

看著不死神像,魔靈再次漂浮出封魔劍,圍繞著不死神像轉了兩周,驚嘆的說道。

「黑神石,打造祖器的極品晶石!」

噬神腦中有關於黑神石的介紹,黑神石是虛神界極其珍貴的晶石,不但蘊含強大的能量,本身還堅硬無比,是打造祖器的主材之一。

「沒想到你還有這般見識,知道黑神石!」魔靈頗感意外的說道:「這麼大一塊黑神石,如果拿到虛神界,恐怕能兌換不少好寶貝,更何況,這黑神石上還有一堆祖器等級的翅膀,你小子的運氣實在太好了。」

「不死雙翅!」

葉晨風緩緩地走到了高大的不死神像下,咬破了手指,擠出數滴精血滴入到了不死雙翅中,嘗試著對其進行認主。

突然,不死神像雙眸中迸射出億萬道精光,洞穿向了葉晨風,讓葉晨風全身的毛孔在一瞬間直豎起來,本能的進行防禦。

但他防禦的瞬間,不死雙翅動了,如兩道黑色天輪,劃破了空間,斬向了葉晨風,想要將葉晨風的身體斬碎。

危急時刻,葉晨風捏碎了那枚不死鳥虛影贈予他的保命符,在身前形成了一股奇異的力量,化解了不死雙翅的攻擊。

「混沌神木,鎮壓!」

葉晨風沒有退縮,在保命符保護下,召喚出混沌神木,鎮壓著不死神像,接著,他不斷地噴出鴻蒙之血,融進不死雙翅中,嘗試著對其進行認主。

「鴻蒙之血,你竟然擁有鴻蒙之血!」

突然,一道渾厚的聲音在葉晨風魂海中響起,下一刻,他魂海中出現了一個全身籠罩在黑光中,長著一顆鳥頭,給人不可匹敵感覺的靈魂影子。

「你是不死妖祖!」

窺視著魂海中的無敵魂影,葉晨風並不驚慌,擁有噬神腦他無懼任何靈魂。

「沒想到你竟然知道本祖!」不死妖祖道:「看來你也不是無名之輩,你可否告訴我,你身體中流淌的鴻蒙之血從何處而來。」

「這是我父親給我的!」葉晨風沉思了一下,還是如實的告知道。

因為不死妖祖已經死去,只剩下一縷殘魂,他並不擔心不死妖祖將自己的秘密散播出去,而且他有一種感覺,也許鴻蒙之血能打動不死妖祖,讓他將傳承送給自己。

「你父親……他從哪裡得到的鴻蒙之血!」不死妖祖繼續問道。

「星空古路!」葉晨風道。

「星空古路!真的是那裡!」

不死妖祖誕生的時間極其久遠,不但知道星空古路,還曾經進入過那裡,但他運氣不好,並沒有得到鴻蒙之血,混沌神木這等逆天之物,只是得到了生死盤和生死本源。

但借生死盤和生死本源,他創造了屬於自己的傳承,成為了妖族的絕對霸主。

「小輩,除了鴻蒙之血,你父親從星空古路還得到了什麼?」不死妖祖對葉晨風以及他神秘的父親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問道。

「混沌神木!」葉晨風道。

「混沌神木,宇宙第一神木!」不死妖祖產生了強烈的靈魂波動:「等等,你說的混沌神木就是外界鎮壓我雕塑的那五色神木吧。」

「不錯,正是它!」葉晨風點了點頭道。

「鴻蒙之血,混沌神木竟然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難道……」不死妖祖陷入到深深地沉思中:「小輩,如果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將不死雙翅給你。」

「前輩是不是想要讓為你報仇!」葉晨風道。

「不錯,只要你發誓為我報仇,手刃金鵬那個偽君子,我就將不死雙翅給你!」不死妖祖點了點頭道。

「好,成交!」

葉晨風點了點頭,當眾以天道立誓,立下了誓言。 「小輩,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殺了金鵬那個偽君子為我報仇,不過報仇時,你一定要小心太皇天,金鵬有難,他也許會出手相助!」

葉晨風立下毒誓后,不死妖祖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嚴肅的叮囑道。

「太皇天!此人是誰?」

葉晨風對虛神界諸族了解有限,並不知道太皇天這個人。

「太皇天是皇天族的族長,掌控皇天族無數歲月,雖然此人很少在虛神界露面,但他的實力足以震懾虛神界諸族,當年重創我的人,也正是他!」不死妖祖說道。

「多謝前輩相告,我會小心地!」葉晨風點了點頭道:「對了前輩,不知要怎樣得到你的不死神通。」

「不死神通和生死盤被我封印在了這座城堡的最上方,與我的骨骸在一起,不過想要得到,你必須要得到我骨骸認可,不過你擁有混沌神木和鴻蒙之血,一定能得到我骨骸認可!」不死妖祖道。

「好了小輩,不死雙翅給了你,我的使命也將結束了,希望你能完成承諾,滅了金鵬,還我妖族的穩定!」

說完,不死妖祖的虛影在葉晨風魂海中響起,葉晨風回到了現實中。

「不死雙翅,融!」

葉晨風意念一動,將滴血認主的不死雙翅召喚了過來,融進了身體中。

如果一般人,在道主境界很難認主煉化不死雙翅,但葉晨風擁有鴻蒙之血,借鴻蒙之血,他輕鬆與不死雙翅取得了聯繫,收進了身體中,控制鴻蒙之血快速的煉化。

與此同時,妖域陣法大妖使出渾身解數,終於找到了最佳的破陣契機。

鎖定破陣契機,三大妖王沒有猶豫,紛紛召喚出強大的祖像,借祖像的力量,攻擊著祖陣,硬生生將祖陣撕破了道道裂痕。

「妖鳥皇旗是我的!」

祖陣破裂,麒麟王暴吼一聲,全身的妖氣釋放出來,化成了一隻巨大的麒麟陰影,踐踏著空間,威勢驚人的沖向了祖陣中,想要將妖鳥皇旗搶到手。

「找死!」

孔雀王,神猿王眼睛中殺機驟現,紛紛控制強大的底牌攻擊向了麒麟王,不給他搶奪妖鳥皇旗的機會。

但麒麟王速度太快,時機又抓的極好,眨眼之間擺脫了他們,衝進了破裂的祖陣中,伸手抓向了妖鳥皇旗。

他觸碰到妖鳥皇旗的瞬間,妖鳥皇旗中浮現出了一隻黑色大鳥,仰天長嘯,扇動著黑色翅膀,攻擊向了麒麟王。

「給本王滅!」

麒麟王反應速度極快,雙手緊握赤血聖斧,近在咫尺斬向了黑色大鳥,硬憾黑色大鳥的攻擊。

「轟!」

麒麟王斬落的赤血聖斧與黑色大鳥如劍輪般的翅膀碰撞到一起,在祖陣中激蕩出無盡的火光,可怕的力量狠狠地轟擊在麒麟王身體上,震得他節節的敗退。

麒麟王被黑色大鳥震退的瞬間,緊追不捨的孔雀王眼睛中透出了濃濃的厲色,一隻巨大的孔雀虛影浮現出他的身體。

「大五行劍!」

孔雀王在一瞬間,將道意推演到極致,斬出了蘊含天地五行的一劍,破開了混亂的空間,一劍斬向了身體失控的麒麟王,想要藉此機會將他斬殺。

「麒麟血脂!」

危急時刻,麒麟王動用了最後的底牌,整個身體變成了赤紅色,一股強大的血脈之力在他身體中爆發出來,推動他實力節節攀升,瞬間跨越了四星妖神,達到了五星妖神境界,硬憾孔雀王的攻擊。

「神猿王,你還等什麼,現在是擊殺麒麟王最後的時候,只要將他殺死,這裡的一切才會屬於我們兩個!」

自己施展的大五行劍被麒麟王依靠絕對的實力抵擋住,臉色微變的孔雀王沖著神猿王大聲喊道。

「擎天一棍!」

神猿王緊握了一下手中漆黑,盤旋著蛟龍的長棍,嫵媚的眼睛中燃燒著洶洶的火焰,她暴吼一聲,帶著驚人的狂暴氣息,攻擊向了腹背受敵的麒麟王。

「你們兩個找死!」

麒麟王身體中幻化出巨大的麒麟虛影,腳踏虛空,向一顆飛馳的流星,撞擊向了神猿王,抵擋她兇猛的攻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