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姜柯身上纏繞住的淡淡的無形的線,在血色的刺激下,姜柯猛然之間沖了出去,向著嬰寧發出了進攻。

「蠻牛無形!」

姜柯體內的真氣全都湧入進了手臂上,手掌完全被氣包圍住,就連周遭的空氣也隨著氣流手掌涌動。

「天魔爪!」

嬰寧無所畏懼,就算是姜柯在尊者十重境界,但遇到他便是死路一條。

「嘭!」

兩股強大的力量撞擊在一起,發出了一聲滔天巨響。

「噗!」

嬰寧吐出了一口鮮血,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通過手掌心傳遞到他的五臟六腑。

姜柯的手中的古劍按在了嬰寧的天魔爪上,爆出的光芒越來越亮,力量也越來越強大,將嬰寧壓制的不斷向後退去。

「噗通——」

嬰寧倒退了幾十步,身體撞擊在一塊大石頭的上面,嘴裡再度的吐出了鮮血。

「怎麼可能!!」

「你的力量怎麼會比我強大,你今天必死無疑!!」嬰寧大吼一聲。

「血色無邊!」

嬰寧的體內的鮮血不斷地燃燒起來,背後呈現出一片血色武器。

血色無邊是尊者八重境界的絕殺招。

血色無邊,虛無之法……

尊者的境界,每提升一個境界,體內的真氣就會提升一個大捷,不同程度的招式也會發生不一樣的變化。

可以說在尊者十重境界所爆發出的招式力量也同時增加了幾十倍的戰鬥力。

此刻,嬰寧也將自己的力量提升了一倍,全身的血脈都向外突出,天魔爪一下去,直接將姜柯震飛到幾米開外之處。

「嘩!」

嬰寧完全不給姜柯一點喘息的機會,再次使用天魔爪,薩納之間就來到了姜柯的面前。

「輪迴天功!」

姜柯再次發出了輪迴天功,他周身的空氣再度發生扭曲,

這一次的嬰寧這才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什麼輪迴天功!你怎麼可能逃脫的了我的進攻,而是你利用了這個輪迴天功是不是!」

「現在才發現嗎?可惜晚了!」

姜柯反手將古劍刺了出去,劍身直接穿過了嬰寧的身體,嬰寧當場死亡。 「嘭!」

一聲滔天巨響,沈家,百年以來最有天賦的天才就在損神嶺隕落。

如果他今天遇到的不是姜柯,也許過不了多少年修為就會突破無量的境界,到時候整個大陸上也會因為這個少年而重新洗牌。

幸好姜柯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頭及時的晉級了,否則死的還真的不知道是誰。

這個嬰寧的天賦和姜柯不相上下,只是兩個的修鍊道路不一樣罷了。

「撲通——」

姜柯見嬰寧已死,長長的呼吸了一口濁氣。

終於將這個傢伙給殺死了,還真是不容易,嘴角上帶著一絲虛弱的笑容,眼前一黑,修長挺拔的身體輕微的晃了晃。

不知道是不是體力不支還是失血過多。

突然吐了一口血,手持的古劍跪在了地面上,努力的將自己保持一個清醒的狀態。

逆風向 迅速的從空間之中拿出了一顆丹藥放在了嘴中,打坐在原地開始運轉體內的轉起,煉化補氣丹。

約莫一刻鐘的時間裡,姜柯的傷勢恢復了有兩層左右,可此刻的他依舊是很虛弱。

若是在這個時候,再來一個嬰寧或者是四級妖獸的話,就會非常的危險。

忽然,這個時候半空之中的三皇子楚毅然將手中的星辰箭再度拉成滿月,對準姜柯的腦袋射擊了下去。

「咻——」

星辰箭破空而來,以乘風破浪之勢急速的向姜柯射來。

這個時候一個巨大的身影落在姜柯的面前。

「吼——」

父子蟾發出了一聲巨吼,身體逐漸擴大站立在姜柯的前面,擋住了星辰箭致命的一擊。

小金蟾不停的抱怨著:「這傢伙的境界還真是不錯,估計是上了無量的境界,還是一位馭獸師,還好召喚來一群金毒蜂,不然本皇還真的不知道如何應付這個傢伙。」

姜柯見狀也微微的一驚說道:「楚毅然居然逃走了,倒是還有幾分本事。」

「對啊!」

「不過與這個狡猾的傢伙一站,本皇所剩無幾的真氣也消耗殆盡,本皇要回到通天鎖里好生的修養一陣了,少年,接下來的路你可要自己走了。」小金蟾帶著略微調侃的聲音說道。

姜柯點點頭,確實,今天如果不是小金蟾他和姜玉兩個人也對付不了嬰寧和楚毅然的聯手。

「少年,快給本皇幾枚補氣丹。」

「不過你的修為怎會增加的如此之快。」

姜柯猜想,這個小金蟾的身體之中定然是封印著什麼人,否則光憑父子蟾怎會突然爆發出駭人的力量。

通天鎖之中傳來陣陣的笑聲說道:「本皇乃是洪荒時期的魔君,哼!卻沒有想到被創世神這個小子俘虜,並鎖在通天鎖之中。」

「那現在通天鎖之中的是你的元神嗎?」姜柯只知道這通天鎖是創世神留下的寶物,也知道這是最好的封印法器,卻沒想到這一枚通天鎖之中居然封印著上古魔皇。

不知道是好是壞!

「哼哼!少年,你以為通天鎖此等低劣的法器真的能困住本皇嗎?若不是本皇的三魂七魄被分別封印在十個通天鎖之中,每一縷魂魄歸一枚法器,若非如此本皇怎會被這小小的通天鎖困住。」

魔皇不屑的說道。

「三魂七魄?那我這通天鎖里封印的是你的那一魂或是那一魄?」

「本皇的人魂,少年,你還真是好運。」魔皇似乎有些不滿意的輕聲哼著。

「人魂!!」

人的三魂七魄之中,人魂最接近本尊,也就是說這枚通天鎖是十個通天鎖中最強的。

魔皇調侃的語言又一次的響起來笑道:「少年,你的情人來了,本皇也要進入沉睡了,有什麼問題用思想交流即可。」

情人?

姜柯看著滿身是血的姜玉走了過來,這才明白魔皇剛才所說的是什麼意思。

「魔皇是不是每找到一個通天鎖你的力量就會強大一份。」

「少年說的不錯,若是能夠湊齊全部的通天鎖,本皇定能夠突破通天鎖而出,屆時本皇重臨天下之時,毀天滅地,唯我獨尊,到時候你只需要跟在本皇身邊,這大陸上誰還敢得罪你。」魔皇笑意盈盈的說道。

「可惜啊!要收集所有的通天鎖何其之難,別說是你,本皇都不敢保證,好了少年,你還是曲陪你的情人吧!本皇現在要好好修鍊了。」

姜柯將通天鎖重新的套在了受傷,他算是看出來了,這上古的魔皇也逃不出通天鎖,而且,這個魔皇對他也沒有任何的敵意。

要知道這個被關了千百年的魂魄,只有在姜柯的手上才有可能跳脫封印,若是姜柯死了,魔皇只得被重新封印。

嬰寧一死,其他的二十多名武者也全部都被殺死了,只有楚毅然逃脫了。

姜柯在嬰寧的身上搜索到了五個獸魂,接下來就是一個二星級的貴賓卡,不過這貴賓卡對於姜柯而言也沒有什麼用處,主要是找不到嬰寧的親屬。

到是那個從嬰寧身上掉落下來的天魔爪,若是能夠將其煉化為他所用也不失為一件稱心如意的兵器。

天魔爪的攻擊力極強,只是在嬰寧的身上變成了邪惡之物了。

隨後姜柯又在二十幾個武者的身上拿了他們的獸魂,兵器,金幣,全部收入了通天鎖之中為之所用。

「現在並不是點收這些東西的時候,楚毅然隨時都有可能回來,以你我現在的重傷的狀態下,肯定不是他的對手,我們要立刻離開這裡,找一處安全的地方,在清理一下這些東西。」姜玉說道。

姜柯聽到姜玉輕柔的話音,忽然間想起來姜玉剛才一直和二十幾個武者對抗,也不知道有沒有受傷。

「啊!」

沒過多久的姜玉輕柔的聲音變得急促起來。

姜柯一轉臉姜玉已經消失不見,急忙跟隨著姜玉疾步走進密林之中,他將茂密的密林分開,眼前的景象卻讓姜柯倒吸了一口涼氣。

姜玉躺在一片草叢之上,一雙玉手抱在胸前,精緻的小臉上帶著痛苦且享受的表情。

嬌柔的模樣,讓姜柯心中一疼。 姜玉的俏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紅暈,顫抖的聲音說道:「姜柯……姜柯,我好像中毒了。」

此刻的這種聲音不像是在求救,反而是一種誘惑,一種嬌喘。

姜玉的狀態很不對勁,眼神迷離,長如睫毛般輕輕的顫動著,紅唇微微的張開,嫩白的肌膚上透露出一絲絲的分紅,散發出陣陣香汗!

「中……毒?中了什麼毒?」

姜柯看向姜玉左肩上一個略微帶著黑色的掌印,這傷真是被嬰寧的天魔爪給打傷了。

天魔爪的毒!

「可也不像,似乎還有其他的毒!」

姜柯看向姜玉的右手上和粉紅色的耳垂上,發現了淡淡的血痕,這是被毒蝴蝶刺傷。

她那一雙修長筆直的長腿微微的顫抖著,相互的交叉著,摩擦著,似乎是因為中毒帶來的疼痛,還是因為

中了毒蝴蝶的毒,會讓人產生強烈的幻覺。

纏愛入髓:華麗小萌妻 同時天魔爪的毒素也會讓姜玉意亂情迷,精緻的小臉上出現了朵朵紅暈,一雙玉手更是肆意的抓扯著胸前的衣服,撕裂出一條條裂口,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

「嬰寧的天魔爪是邪功,專門用來吸食女子體內大量的陰氣,從而加強自身的修為,而嬰寧為了更快的,更方便住女子,天魔爪在修鍊的過程中加入了迷情的毒性,這件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突然之間的姜柯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只能拿出一顆解毒丹藥先給姜玉服食下。

然後,將拉著姜玉的手臂,將姜玉背起來帶離了原地。

姜玉雖然是一個修鍊者,但也僅僅是在元靈的後期,再加上她也受了傷,此刻想要完全的對抗天魔爪帶來的毒,幾乎不可能。

「姜柯……恩!救我……」

此刻的姜玉就像是一個喝醉酒的人一般,柔軟的身體在姜柯的身上不停的摩擦著,精緻的小臉蛋緊貼著姜柯的臉,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起來。

她的一雙芊芊玉手,更是情不自禁的在姜柯的懷中來回的摸索著。

姜柯背著姜玉,急速的穿梭在密林之中,一心想著如何趕快逃離戰鬥現場。

而在他背上的姜玉,卻不停的在他的身上上下其手的摸索著,柔軟的朱唇更是不停的在臉上親吻著,留下朵朵紅梅。

「姜玉,你給我清醒一點!」

姜柯一聲怒吼著。

然而此刻的姜玉的意識模糊,因為毒蝴蝶更是產生了幻覺,根本聽不到姜柯此刻說的話!

「刺啦——」

一聲裂帛被撕裂的聲音響徹在密林的上空。

姜玉胡亂的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撕裂,露出了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身上更是只剩下了一件月白色的裡衣,一對高聳的山峰壓在姜柯的背上。

她的呼吸越來月急促,身體的溫度也越來越高,一雙紅透的小臉不停的姜柯的背上使勁的摩擦著,一片片紅梅在姜柯的脖頸上朵朵綻放開來。

「嘩啦!」

就在這時,姜柯的頭頂上方,傳來了一聲妖獸的鳴叫聲。

姜柯的臉色一變,即可停下了腳步,轉過身體將姜玉壓制在胸口,利用周邊的高樹和草叢作為掩飾他和姜玉。

姜柯屏聲凝氣,看向天空。

楚毅然站在二級妖獸的背上,盤旋在半空之中,正在四處尋找著目標。

除了楚毅然,似乎他的身邊還有穿著玄色的衣衫,看不清楚臉頰,也飛在上空。

兩個人的目光同時看著下方的密林,似乎想要找到什麼。

「姜柯……救……救我!」

姜玉的雙眼已經變得開始迷茫起來,嘴裡不斷的發出貓咪般的聲音,擾人心扉,一雙玉手更是探索進入了姜柯的懷中。

「別亂動!!」

姜柯一隻手捂住姜玉的嘴,另外一隻手死死的將姜玉的一雙手牽制住,就怕她胡亂的叫著,把上空的兩個人給驚動了,後果只怕是不堪設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