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我含不含糊地又幹掉了一杯酒。

雖然經過多次的磨練,我的酒量已經提高了許多,但仍然是差得可以,只是喝了三瓶不到點的啤酒就已經有點眩暈的感覺。要不是有楊光和阿旭這兩個大酒缸罩着我,說不定我早就被喝趴下了,那樣的話,面子可就丟大發了。

“對了,天哥,翔哥,你們和張強的事情我聽說了,後天下午在廢工廠那邊開片是吧,你們有把握嗎?要不,兄弟帶點人過去,給你壯壯勢?”

聽他這麼一說,我心裏一動,琢磨了一會,當即否決掉了,擺手說道:“用不着,張強那夥人我們自己就可以解決。”

“嗯?怎麼回事?阿翔,看來你不只是叫我們過來吃飯這麼簡單啊?”楊光疑惑道。

這時,阿旭和小青也紛紛向我看來,我點了根菸,緩緩道:“就是和我們那層樓的大旗槓上了,說要星期六下午三點開片,這不找你們過來商量一下嘛!到時候咱五個上場,打得他們哭爹喊娘。”

“五個?”郭凡驚詫道:“就你們五個?那張強好歹也是三樓大旗,要是他再找上一樓和四樓的大旗幫忙,就你們五個,就算你們再能打也不可能贏的。”

我問道:“四樓和一樓的大旗?那二樓呢?”

郭凡解釋道:“呵呵!翔哥你還不知道吧,一樓大旗曹嘉龍,三樓大旗張強,四樓大旗林顏,二樓大旗就是我。其中一樓大旗曹嘉龍勢力最弱,因爲樓下幾乎都是重點班,喜歡玩的還是很少的,而勢力最大的就是四樓的林顏,我和張強算是不相上下。”

“哦?原來二樓大旗就是你啊,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呢!”頓了一下,我看向郭凡:“說是一個樓層的大旗,但是到底能叫上多少人呢?恐怕還是有不少人根本不鳥你們吧?就好像張強不也是大旗麼,我們同在三樓,還不是被我和雲天收拾了?”

郭凡乾笑了一會,說道:“確實,雖然我們是各個樓層的大旗,但說實話其實也只是名義上的,掙個面子而已,不過是混得好,兄弟們給個面子不反對我們而已。”

說完,郭凡臉色一正:“不過就算是這樣,就算有很多人不鳥我們,但起碼我們的號召力還是有的,叫個一二十號人根本不是問題。張強和曹嘉龍的關係好像還是挺不錯的,就這兩方人,你們五個人都不一定對付得了,他要是能請得動林顏,那我可以肯定你們絕對輸定了。”

“林顏?我怎麼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小青自言自語道。

我擺了擺手示意小青他們不要說話,看向郭凡,問道:“林顏很了不起嗎?”

“翔哥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林顏上學期是從別的地方轉來的,不到半個月就和四樓的那些人打成一片,我們只是站出來放出話要扛旗,不服的就來碰碰。林顏可不一樣,他那是扛班,一個班一個班的去扛。那一段時期四樓鬧成一團,差點把我們樓下的這些人也牽連進去。這林顏本來都被一中開除了,可是後來不到一個星期他又回來了,四樓大旗也就這麼被林顏給扛了,可以這麼說,在四樓除了那些死讀書的人,林顏全都可以叫得動。可能是被開除過,他回來後也收斂了很多,扛了四樓大旗就沒什麼動作了,要不然說不定初一大旗也能被他扛了。”

喲!還真不知道這林顏居然這麼厲害,我定了定心神,而後看向郭凡:“你知道林顏是從哪個學校轉過來的嗎?他是從七中轉過來的。”

“哎呀,我說是哪個林顏呢!原來是他啊,我們以前不是還和他打過嘛,沒想到他竟然也來這個學校了。”小青突然說道。

郭凡驚道:“啊?林顏也是從七中轉過來的?你們七中到底什麼學校?人才濟濟啊!而且你說你們還打過?”

“哈哈!七中是人才的發源地,難道你不知道嗎?”雲天大笑了兩聲,而後看向郭凡說道:“林顏和我們關係不錯,他肯定不會幫張強的,雖然林顏和我們打過架,但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

“切!就算他真的幫張強那又如何?”阿旭幹了一杯酒,揚聲道:“忘了我們以前在七中怎麼幹的?以少對多,咱哪次含糊過?就算只有咱六人,咱還能真的輸定了?”

郭凡一夥人全都被阿旭這話說得愣住了,過了許久郭凡才緩過神來,衝着我們伸出大拇指,道:“牛逼!我這輩子沒服過多少人,但你們這些人,我是真的服了。” 說完,郭凡又給自己到了杯酒,衝着我們示意了一下,而後一口乾掉,擦了擦嘴上的酒漬,郭凡繼續說道:“好,既然你們執意要六個人去,那我也就不勸你們了,不過我先把話撂在這裏,你們要是有什麼事,只管一個電話,兄弟絕對沒有二話。”

“哈哈!夠爽快!”小青大笑道:“不過我們可不只是六個人就去,以前是沒人,現在可不同了,咱手底下現在也有不少人了,又怎麼會傻到六個人和他們硬拼?”

“哦?”我心裏一驚,問道:“怎麼說?”

“阿醉哥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阿旭說着,豎起一根大拇指朝向了楊光,說道:“還是咱楊哥牛逼,就昨天,我們去學校報名的時候,下午放學回來,楊光被王冠那些人給堵了。楊光一個人挑了包括王冠在內的五個人,後來楊光直接就把王冠給歸攏了。”

楊光笑了笑,說道:“自從劉飛名和李忠那天被我們收拾了以後,他們也沒臉呆在七中,全都退學了,王冠在七中一家獨大,雖然還沒有扛了七中,但絕對算得上最大的一夥勢力了。我就想着,我們不能老是就這麼幾個人和那些人鬥啊,太吃虧了。昨天被王冠那五個人堵進一個巷子裏,我就和他們打賭,我一個挑他們五個,要是我贏了他們就得跟我。”

後面的話,楊光沒有再說下去,不過結果顯而易見,是楊光贏了。雖然知道昨天楊光肯定贏得不輕鬆,但是很快就被喜悅給衝去了。王冠別的沒什麼本事,就是手底下人多,上個學期的時候就有不少初一的學生跟了王冠,這一下王冠跟了楊光,這代表了什麼,那不言而喻。

楊光彷彿是看出了我在想什麼,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別想太多,王冠雖然說是跟我了,但不一定會真心誠意,而且我也不指望他的真的跟我,只要他以後別再給我添麻煩就夠了。不過至少他表面上還是很尊重我的,今天見到我幾次,都開口叫我楊哥,我想要是叫他後天帶些人過來,應該沒什麼問題。”

我們幾個說話很是隨意,而那郭凡一夥人說話的態度也更加的好了,如果說之前他尊敬我們是因爲我認識東哥那些人,他心裏有顧忌。那麼現在,經過這頓酒,以及我們之間的談話,他純粹的是因爲我們這些人,纔會更加的尊敬我們。

對,沒錯,就是尊敬!

這頓酒喝得半醉,我的頭腦已經有些不太清醒了,臨走時小青遞給了我一封信,他說這封信是丁詩雨給我的。

一聽是丁詩雨給我寫信,我的酒意頓時去了大半,沒空責問他爲什麼剛見面的時候給我,連忙就想打開信封,但是在注意到周圍那些人看向我那怪異的目光時,我又按捺住心中的熱火,把信收了起來。

聽說今天晚自習不是班主任看班,我和雲天乾脆不去了,直接回了宿舍,到了宿舍以後,我連忙打開信封。信紙被疊成了一隻千紙鶴,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拆開,信中這樣寫着:

“趙翔,我是丁詩雨。你送我的大熊我很喜歡,我每天晚上都會抱着它睡覺,我不知道我們現在算是什麼關係,我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從那天以後你再也不來見我了……”

之後就是一些零碎的瑣事,以及我們平常生活的點滴,我笑呵呵地看着,心裏美滋滋的,看起來丁詩雨並沒有忘記我啊。看着看着,我漸漸地收斂了笑容,然後逐漸沉默,那封信的最後一句話在我的腦海中起伏不定。

“趙翔,我想聽你講笑話,我想你了。”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感覺心裏有些歡喜,有些沉重,有些內疚,又有些茫然,更多的是一種說不清的感覺。定了定神,我推開了向我湊來的雲天的腦袋,說道:“雲天,想不想張燕?”

雲天愣了一下,而後連連點頭:“想。”

“那我們明天下午早點去七中,去看看她們。”

“好好好。”雲天笑得更加開心了。

今天晚上睡得特別早,第二天如往常一樣四點半起牀,叫醒了半死不活的雲天,去了操場上跑步,意料之中的遇到了一身紅衣的林顏。

這年頭,像我們這類半混不混的學生,似乎都是同學們目光交集之所在,每到下課就有一羣人圍在我們的桌前說這說那的,我和雲天反正也閒着無聊,就陪他們聊了起來,這一來二去的,於是關係倒也熟絡了不少。


張磊、蔣正濤與陶志文這三人例外。這三個人,見到我們都是躲得遠遠的,偶爾實在是避不開了,也只是乾笑笑。

我和雲天在下午第三節課剛下課就離開了學校,坐車前往了七中,到七中後沒過一會兒,放學的鈴聲就響了起來。

七中還是如以往那樣,學校門口擺了幾個買些吃食的小攤,偶爾過去幾個孩子會去買點吃的打打牙祭。

門口不遠處三三兩兩地站着一些打扮得很“時尚”的不入流小混混,看上去年齡最大的不會超過十八歲,他們調戲着幾個看上去姿色不錯的小妹妹,或者是找幾個看上去老實的學生“借錢”。

一如往常那樣,我又看到了三五成羣的人集結在馬路邊上,估計等會學校門口又會成了戰場了。

這,就是七中的特色。

期間,我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臉龐,那些人在看到我和雲天以後,免不了一翻怪異的目光,以及一些我們聽不見的議論,我想,他們肯定是認出我和雲天了。

就這樣,等了大概十分鐘以後,我終於看到了兩個女生挽着胳膊走了出來,看到他們我忍不住地露出了笑容,終於出來了啊。

“嘿嘿!她們出來了。”雲天也看到了,指着不遠處的那兩個女生說道。


就在我們倆邁着大步向着那邊走去時,兩個明顯是學校外面的混子攔住了那兩個女生,離得有些遠,不知道說些什麼,但我可以猜得出,無非就是一些調笑的戲語罷了。

離得越近,他們說話的聲音我也就聽得越清晰,我也越來越能清楚的看到張燕與丁詩雨她們那楚楚可憐的臉龐,於是我越來越憤怒。 “你們幹什麼?都說了不要了,快讓開!”

“哎呀!別走嘛!就是想和你們交個朋友,好不好?給個面子啊!”

“就是,給個面子吧!一起去吃個飯,賞個臉行不?先別說不,好好考慮一下,我們也不是什麼壞人,你說是吧?”

“嗯,好啊,交朋友可以,但是現在我們要回家了,吃飯的事還是下次再說吧。”丁詩雨說着就拉着張燕繞過那兩個人。

“嘿!先別走啊!”其中一人一把抓住了丁詩雨的胳膊。

“哎呀!你放開我。”丁詩雨說着就想要甩開他的手。

那個混子死活不放手,嘴裏還唸叨着:“不是說朋友嘛!拉個手而已,你緊張什麼?跟你講,這片兒是哥幾個罩着的,你們……”

這時我已經走到了他們的身邊,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斷了他的話:“這片兒是你罩着的?”

“趙翔!”丁詩雨和張燕異口同聲,一起跑到了我們身邊。

“靠!你們光看到他沒看到我嗎?”雲天埋怨道。

“切!誰愛理你。”張燕白了雲天一眼,隨後隨後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撲哧一聲笑了一起來。

這時,那兩人也注意到了我們,上下打量了我們兩眼,流裏流氣地說道:“誰他媽褲襠沒捂好,蹦出你這麼個玩意?”

我嘴角微揚,笑了起來,一句話不說,上前就給了他一腳,那人蹬蹬蹬往後退出三步,還沒等他站穩,我衝上去跳起來又是一腳直接把他踹翻。

“操你媽的!”

就在我還要上前之時,另外一人一把拉住我的後領子,我一個回身就撥開了他的手,正好看到雲天從後面一把拉住了他的頭髮,那人吃痛之下跟着雲天的腳步往後直退。

我看準機會,卯足了力氣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連着給了他兩拳,他的鼻血被我打得直流,這時雲天腳下又給他使了個絆子,直接把他撂倒在地。

“幹他!”

我和雲天同時對準了他的頭部以及腹部猛踩,眼角餘光瞥到了另一人已經站了起來,嘴裏罵罵咧咧地向着我們這裏衝來。

“兩個**崽子,還翻天了?”那人一拳向我打來,我向後退了一步,同時擡臂一擋,頓時感覺手臂生疼,怒由心中起,惡向膽邊生,我下面狠狠地撩出一腳,踢向他的下陰。

那人嚇了一跳,連忙彎腰急退,只是畢竟晚了一步,雖然沒有踢中要害,但卻被我點中了腹部。

“啊!”雲天甩手就是一拳打在了他的眼角,直接把他打翻了。

“阿醉!雲天!”正在這時,楊光、小青、阿旭三人從學校裏衝了出來,個個手上拎着棍子,沒有半句廢話照着地上的兩人就是一頓猛抽。

連打帶罵揍了好一會才停下,這時就看到那兩人滿臉都是泥土混着血跡,要多狼狽有多狼狽,其中一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笑呵呵問道:“這一頓我們認栽,報個號,敢不敢?”

“一……”

我剛要說一中,楊光立馬把我的話給打斷:“七中,楊光,不服再慢慢碰。”

“呵呵!”那人又笑了笑,衝着我們伸出了大拇指,話音有點虛弱,但聲音依舊清晰:“山貓你們知道不?我們跟他混的,今天的事情不算完,日子長,咱慢慢算。”

山貓?怎麼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號,仔細想了想,不經意之間發現雲天正在盯着我,猛然之間腦中閃過一道靈光,今天張強不就說了山貓嗎?聽起來,這山貓好像混的還不錯啊。

“哼!”楊光冷笑一聲,不屑道:“兩條狗而已,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滾!”

“好樣的,牛逼,我看你們能牛逼到什麼時候。”那人又說了一句狠話,拉起地上的另外一人,灰溜溜的就走了。


“趙翔,你沒事吧?”丁詩雨走到我身邊,一臉關切地問道。

今天丁詩雨一如往常那樣紮了個馬尾,幾縷髮絲飄在額前,白色的小棉襖,下面是一條粉紅色的長褲,看得我直愣神,好一會纔回過神來,錘了錘胸口,笑呵呵道:“沒事,鐵打的。”

雲天一手搭着我的肩膀,看向了丁詩雨和張燕:“你們沒事吧?要不我們一起去吃個飯怎麼樣,給你們壓壓驚。”

“這……”張燕猶豫了一下,想要拒絕可又有些不好意思,也許是因爲我們剛剛爲她們解圍的原因吧。

“還想什麼啊!丁詩雨都去,你還能不去?”說着,我不給丁詩雨躲閃的機會,伸手就摟住了她的肩膀。

我明顯地感覺到她的身體輕微地顫抖了一下,但是卻也沒有反抗,於是我摟得更緊了,看着她有些微紅的臉頰,一陣優越感油然而生,不由得瞥了雲天一眼:“雲天?張燕你來搞定,我們先走了啊。”

說着,我摟着丁詩雨,和楊光、小青、阿旭一起向着福源菜館走去,身後還能聽到雲天和張燕的說話聲。

雲天,哥只能幫你到這步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啊。

楊光、小青、阿旭三人走在前面,我摟着丁詩雨跟在後面,在這一刻,我突然感覺到心臟撲通撲通地越跳越快,就連說話都有些結巴,千言萬語在心中可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就這樣我們倆無聲地走在路上,氣氛有點沉悶了下來。


“額……那個……丁……丁詩雨。”我憋着一口氣,打破了尷尬的沉悶。

“嗯。”丁詩雨點了下頭。

“唔……你今天好像變漂亮了。”

丁詩雨白了我一眼,嘟了嘟嘴,看上去好像並沒有因爲我的誇讚而顯得高興,我不由得一愣,而後連忙說道:“我是說你以前就很漂亮,現在更漂亮了。”

“切!就會說好話哄我開心。”

“哈哈!哪有,我是說真的,發自內心的,不信你摸摸。”說着我便抓住她的手按向我的左胸。

“嘻嘻!我相信你就是了。”丁詩雨擡頭朝我露出了笑臉。

終於又恢復了以往的熟絡,漸漸地話也多了起來,期間我給他講了個笑話,逗得她直樂,也不知道是我講的笑話真的很好笑,還是她故意笑出來的。

到了福源菜館以後,老規矩,依舊是最裏面的包廂,點了一大堆酒,一大堆肉,就在我們唸叨着雲天和張燕還沒到的時候,包廂的門突然打開了。

“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來晚了,等會我自罰三杯啊!哈哈哈哈!”

雲天站在門口一邊笑着一邊說着,那張嘴就快要撇到了耳後根了,那副得意的樣子真是要多賤有多賤,我很理解雲天的這幅姿態,因爲從我的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他那拉着張燕的鹹豬手。 “喲!恭喜恭喜啊,大家鼓掌。”看着雲天拉着張燕的手,我當即帶頭拍手叫好,楊光他們也紛紛道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