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在這裡離城門並不算遠,再有一會功夫就能到,可那群傢伙也不是吃素的,見距離有所拉近,就抄出手裡的拐繩,在手裡轉悠著。

欒見狀心裡大驚,連忙壓低自己的身子小聲道:「那群傢伙要丟拐繩了,你可要當心啊~~」

月一聽這話就樂了,咧著嘴喘著粗氣的樂呵著:你還是當心自己吧~

欒見身下這個傢伙一副輕鬆加愉快的感覺,心下倒是多了一份擔憂,想來這也是個凡俗之物,哪能聽的懂自己方才所說的話!

追兵們見距離得當,手裡的拐繩也借著力道就丟了出去。

月怎麼可能會吃這一套,聽見身後風聲不對,就一個起身跳了起來,足足蹦了一個二層樓高,落地時差點沒把欒給甩出去。

欒被它這麼一鬧騰,也徹底的嚇出了一身冷汗,好在自己死命的抓住了它後勁的那段皮毛被沒它仰頭翻出去。

就在欒失神間,便見那白虎笑咧咧的轉頭看了自己一眼,好似滿臉得意。

欒見狀,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是被這個傢伙給耍了,還沒來得及哭笑不得,就聽身後的追兵又趕了上來,路上的顛簸便又開始了。

九九追了半天都沒看見個影子,瞬間就沒了精神,本來還在打算怎麼在欒面前耍一下威風,不過照這個速度下去,估計自己到了,就只能看到月鼓著肚子趴在那裡睡大覺了。

好在路程將近尾聲,月在接近城門時,就來了一個急剎車,狠狠的把身上這個傢伙給摔了出去,順便還拖了兩個當墊背的。

欒可氣的看著這個桀驁不馴的傢伙,雖說它還有點良心的把自己甩到了兩個侍衛身上,可他們身上那硬邦邦的盔甲比那城牆還要硬,還不如摔在土地上來的好受些。

月才不管這一套,見東西沒少零件的送到,自己倒也不管不顧了起來,心裡就開始盤算著從哪開始下口的好。

九九聽著月心裡那點小算盤,一會嫌人家太胖油水多不好吃,一會嫌人家太瘦只有骨頭沒嚼頭的,當即就忍不住的問:「我叫你送的人沒給我弄死吧?」

就聽腦海中月笑道:「放心,好著呢~」

九九聽這話便放心說:「那行,您老隨意吧~我就不管了,我一會就能趕到,到時候再說吧。」

月難得碰上這麼一頓大餐,怎麼可能跟人客氣,沒一會功夫,地上就多了許多的零碎小件。

九九當真在那裡不緊不慢的趕著,自己對那種血腥場面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好在這裡是永久的黑天,從遠處看也看不出個什麼一二三來,只能大體看到一個近似白色的身影在那裡攢動著,只不過上面的紅色血漬看起來著實的扎眼。

而與此同時的另一邊,城樓上的士兵一聽見動靜就趕了下來,連忙扶起地上的欒便行禮道:「少將可好?是何人在此行兇?」

欒在一旁次牙咧嘴的喊著疼,想來也是摔斷了幾根肋骨,這個車票也真夠貴的。抬眼見士兵們抄起傢伙就往城外沖了出去,連忙開口嚷著:「等等!不用去了,城外所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與我們無關,傳令下去,不許讓那群強盜踏進城門半步,如有違抗格殺勿論!」

月見這個傢伙還算識相,沒白讓老子背你一路,轉而便笑眯眯的望向了對面的人群。

流︶氓老大見自己沒了退路,也只好硬著頭皮往上沖,張嘴剛要吆喝什麼,覺得面前景色一晃,腦袋便不聽使喚的掉在了地上,而抬眼就見一旁的馬背上,自己的身子還老老實實的坐在了那裡,只不過脖子那卻變成了噴泉。

月只不過是嫌這個人叨叨叨的亂死個人,原本只是想把他給一把拍下馬去摔暈了就得,沒成想用力過猛,把腦袋給拍下來了,不過這也好,直接就沒了動靜,還省得我再補上他一口。

可這個安靜還沒持續個兩秒,周圍便響起了一陣刺耳的尖叫聲,不管是城裡的還是城外的,也不管是馬上的還是馬下的,反正只要是看到這一幕的,沒有幾個不叫的。

而那群流︶氓們見老大沒了,瞬間也都沒了脾氣,有的直接被受驚的馬摔到了地上不敢動彈,有的連忙回神拉起韁繩就往外跑。

月也不管那麼多,逮到一個算一個,反正自己一時也吃不了那麼多,想著,就抬起爪子,照著剛才那個樣子把面前剩下那幾個嚇破膽的傢伙一個一個的收拾好了,張口就咬了下去。

九九遠遠的站在那裡,看這混亂的場面,自己還是不要去摻和的好,省的一會再惹十夜生氣。

無事時就,四下打量著,想找個石頭坐下來歇歇腳,可還沒等到自己坐下,遠遠的就聽見有馬蹄聲向這邊跑來。

九九還沒來得及反應什麼,就覺得天上冷不丁的裂開了一個大口子,一片耀眼的陽光就灑了下來,抬頭望去時,就聽地上嚷起了一陣尖叫。再等她回神時就看從天上伸下了一隻由黑雲做成的巨大的手臂,一把就撈起了想要逃跑的眾人,狠狠的甩向了空中。

九九望著拋向空中的人,若是以這個高度掉下來,不死才怪呢~想著,就見那片黑雲朝自己伸了過來。

嚇的她連忙嚷著:「別別別!我不是壞人!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

那團黑雲哪管那麼多,一把就把人給攥在了手裡,可它這麼一攥就沒了下一步的動作,只是傻傻的愣在了那裡。

… 原本還在城裡出神的欒,見城外的這一變故,瞬間就慌了起來,連忙沖了出來就對上天喊著:「主子!她不是壞人!」

月也發覺了事情有些不對勁,可等它衝過來的時候,一切都晚了,見九九已經被包在了裡面,只好一個勁地想要把她給刨出來。可一爪子下去才發現,這個東西比鋼鐵還要硬,怎麼可能挖的動!只好腦海中連忙問她道:你沒事吧?

九九原本以為自己會被捏死,等聽到月的呼喊后才小心翼翼的睜開了眼睛,看看自己當前的處境。

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腳,發現也沒什麼不妥處,便安心的回這:我沒事,就是周圍有點黑,你放心吧~我會小心應對的。

九九看了看周圍,自己像是在一個漆黑的狹小隧道里,硬邦邦的牆壁,隨手敲了敲並不似自己想象中的那樣好對付。

當下只好鼓足勇氣開口說:「我叫九九,是狐家的一員,本來是來參加拍賣會的,碰巧欒救了我,我便請他出去走走的,沒想到會引來這麼多麻煩事情,若是你聽得懂我所說的話,請你把我放開可好?」說完,九九等了半天也沒看見有什麼動靜,就只好慢慢的往前走去。

可才往前走了一步,周圍的景色就變換了好多。

前一秒還是令人窒息的黑暗,后一秒就變成了耀眼的雪白。

九九站在一人寬的斷崖之上,望著眼前一望無際的積雪,轉身間遠方傳來了震天的廝殺聲,血色霧氣充斥著頭頂的那片天空,遠處那群傢伙一個個的都身披鎧甲耀眼的鐵色泛著死亡的光芒。

這是哪?九九看著周圍的一切,看起來確實如此的陌生,想來並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地方,出神時,就隱隱約約的聽道不遠處有一女子惋惜的說:「難得的雪景,就這麼給糟蹋了~當真叫人遺憾。」

九九聞聲一驚,連忙向前尋去,可腳上才踏下去一步,周圍的景色又換了,原先的雪山斷崖,瞬間換成了月圓幽靜小院,屋檐交錯長廊,而不遠處的屋內,先前的惋惜聲也更換成了爭吵的聲音:「你寧願違背誓言也不願意起兵謀反嗎?」

回應她的卻是一個儒雅低沉的聲音:「你若要我去背負謀逆之罪,我寧願死也不會這樣做的!」

九九站在那一人寬的走廊下,看著眼前的院中月景當真是摸不著頭腦,剛聽完前頭兩人吼完,后一秒就聽那女子摔門嚷著:「那你就去死吧!」 慕川向晚 說完就氣匆匆的跑了。

九九剛要上去攔人,面前的景色就又換了,還是一個月夜時,還是卻並不再是方才的院落,頭頂的那團圓月卻被換成了一輪新月,院外起起落落的腳步聲喋喋不停,而空氣中,卻瀰漫著一股不詳的氣息。

九九望著周圍的一切,用神識一探可算是搞明白了,不管身邊發生了任何事情,都不關自己半毛錢關係,自己呆在這毫無生命跡象的飄渺虛境之中,還是老老實實站在這裡看戲的好。

可今回這場戲卻不如先前哪兩場來的美好。

雲遮新月無光,人影攢動,殺生四起,哀嚎遍地。

九九站在那裡看著周圍有許多人,因為被利器捅傷躺在地上流血等死的場面,還不如看朧月一下子讓他們斷氣來的舒坦。就在她快要受不了的時候,就聽門外有人步履穩健的走了進來,走進了屋裡開口嚷著:「奉天承運皇帝召曰。」

九九實在是無語的站在那裡等著,也不管周圍再發生什麼,反正這是有人估計要給自己看的這場戲。見這悲劇終於落幕,一切又回歸平靜時,才不耐的的開口嚷著:「你到底想要我幹什麼?直接說不就好,幹嘛還要演出這麼一出浪費時間的戲。」

而回答自己的,卻是一個儒雅低沉的聲音:「我想讓你去幫我找一個人!」

九九一聽這動靜就惱了,開口嚷著:「自己去找!」就聽那人沉默了良久回道:「我…沒臉去見她。」

九九聽這話氣就更不打一處來了,開口嚷著:「這關我什麼事情?我又不認識她!」吼完,就聽這寂靜了半宿的院子里,又傳出了另一個腳步聲,聲音很輕,若非是很近,倒也引不起九九的注意。

聞聲轉頭時,九九便見到了一個人,待到看清楚她的模樣時,九九便把嘴給死死的閉上了,就聽那人站在身後幽幽道:「我對不起她!辜負了她!」

九九聽這話當真是氣啊!他站在自己身後,又不能轉身沖著他吼回去,若說別的,就有可能說一句錯一句,搞到最後說不定還把自己給繞了進去。

憋了半天,也不知道她在屋裡有做了什麼,過來良久,就見她捧著一張黃金面具走了出來,周圍就又跌入了黑暗之中。

九九見這戲也徹底演完了,這才小心的轉身望了一眼身後的人,便被眼前的場景給驚呆了,當真是難得的絕世美男啊~~只是那眼中的一抹憂傷,看起來當真叫人憂心,見他這副模樣,心裡的氣倒也消了大半,開口問:「若我真幫你找到她,你會怎麼辦?」

只見那男子聞言,眉頭鎖的更緊了,幽幽開口說:「替我向她道歉,那****不該如此帶她,傷她。」

九九看他這副可憐巴巴的樣,無奈的開口嘆道:「道歉這種話還是你自己去說比較好,欒他們之所以會苟活在這個世上,想來也是因為你吧?」

九九見他一臉驚訝的望著自己,想來也是猜對了,開口說:「我大小就被人幽禁在幻境裡面,對於這個世間的真真假假來說,沒有人能比我分的更清楚了,雖然這裡人很多,不容易被人察覺,但是,假的終究還是假的,怎麼可能真的起來,再說我不是傳音筒,你若有什麼話要跟她說,自己去說,說完了想說的話,就放下執念的走吧~省的再誤人誤己。」

九九說完,就見面前的人,雖熱悲傷反而笑道:「你跟那個傢伙真的很像!」

… 九九連忙問:「誰?」就聽他幽幽道:「你娘。」

九九大驚:「你見過白炎?」轉念又嚷:「你怎麼知道我是她的女兒?」

那人點點頭笑道:「見過!她說她的女兒將來一定能變成一個大美女,一笑傾城,再語傾國,舉世無雙,名喚九九,當真都被她給說中了。」

九九剛要開口繼續問下去,就聽他轉身道:「我要走了,被母女倆人這麼勸,再不有點行動,可當真是羞愧死了。」

「等等!」 大唐俏郎君 九九連忙叫住他問:「你什麼時候見過她?在什麼地方?」就見他不答反問道:「九九,你可有什麼心愿?」

九九想都沒想的說:「我想要見見她!」

「見到又能怎樣?」

「我想要問她些事情。」

「那這個給你!」說著,他便拿出了一個很小的沙漏,交給了九九。

九九看著手裡的東西,就見裡面空蕩蕩的,沒有任何東西。

九九見狀不解,連忙問:「這是什麼?」

「時間。」他開口笑道:「我把時間停止在了這裡,至於它怎麼用,我也不知道,你若需要就自己去想,我要走了,請多保重。」

「等等!」九九的話剛喊出喉嚨,就覺得自己腳下一空,身子瞬間就掉了下去,尖叫還沒喊出喉嚨,就試到自己落在了一個柔軟的地方,頭頂就聽十夜在哪裡生氣的嚷著:「你在搞什麼?」

嚇的九九一個傻愣,大腦就瞬間卡機的愣在了那裡,趁他還沒來的再發難什麼,便將手裡的東西收好,回神一個勁地沖十夜傻笑說:「呃.拍賣會都結束了?」

十夜一聽這話當真是又氣又怒,見這個丫頭倒也沒什麼大事,這才鬆了口氣,把她給放在了地上。

九九才一落地,就聽身旁的欒被人攙扶著走了過來問:「沒事吧?」

九九一聽這話,心裡便開始低落了起來,連忙深吸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情緒,走到他的面前,一把就把他給抱在懷裡,小聲的說:「我沒事…記得去找一戶好人家去投胎,別急急忙忙的弄錯了地方,萬一變成了豬八戒,你可叫我怎麼再認出你來?」

欒一聽這話先是愣了好一會才好氣的笑著開口嚷著:「胡說,怎麼招也要找一個美女做娘帥哥做爹的,要不怎麼對得起我這副絕世的模樣。」

九九聽這話倒也笑了,開口說:「嗯,保重!若以後有機會再見!」

欒伸手摸著她的頭笑道:「那是自然~」

九九別過眾人後,便一路小跑的回到了十夜的身邊,見他跟墨兒都一臉摸不著頭腦的樣子,就連忙解釋著:「我新交的朋友,他們要走了,我跟他們道別。」

墨兒聽這話倒也奇怪了,開口說:「你們倆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剛剛啊~」九九沖他們笑笑,便拉著兩人往前走,順便喊上還在一旁大吃特吃的月,頭也不回的往前走著。

一回到營地,就見阿寶他們迎了上來。

九九一氣之下,上去一把就把阿寶給攬了過來死命嚷著:「你們方才都去哪了?害的有人打劫我都找不到一個幫手!」

阿寶連忙掙扎的嚷著:「方才有一伙人來搶東西,我們去追的了,剛剛才回來。」

「是嗎?」九九不信的問,說著就見一旁的喬也是一副這是事實的樣子,還是氣不過接著吼著:「對付幾個毛賊都這麼久,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阿寶被她這麼一通亂吼,腦袋裡嗡嗡作響,也不管方才她說了些什麼,咬緊牙關求饒道:「你丫的!有什麼事你不能先放開我好好說!」

九九見這個傢伙這麼每個骨氣,當即便覺得沒什麼意思,這才鬆了手,一時沒話的坐在了一旁。

喬見這倆小鬼都鬧騰完了,轉而問十夜道:「可有什麼發現沒?」

十夜搖了搖頭說:「拍賣會的目錄我都看過了,沒發現有什麼奇怪的,倉庫我也叫墨兒去摸查了個遍,也沒有什麼隱藏的東西。」

喬想了想,倒也沒再說什麼,就聽十夜接著說:「既然這裡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今晚好好休息,明早便啟程回去吧。」

說著,十夜就見一旁的九九望著頭頂的那片天發著呆,連忙上去問:「怎麼了?」

九九死死的盯著頭頂的那片天空說:「十夜,是我的眼睛有問題?還是真的如此,你看這片天是不是在動?」

十夜望了望,倒也看不出個什麼來,想來她也是累了,便一再叮囑著好好休息,就沒太在意此事。

今夜是個難得的月圓夜,夜裡睡不著的九九,坐在一旁的山坡上,默默地注視著月光下的蘭陵亡城。

回去的路上,只因也沒買什麼東西,十夜便將多餘的空馬車收了起來,輕裝上陣的往回趕路。

而這一路上,車裡的氣氛卻越發寂靜了起來。

九九因一晚沒睡好,上車就打起噸來,都睡了一覺起來后才發現,阿寶跟墨兒還似剛才那般,死挺挺的坐在那裡,那臉色難看的,就跟拉肚子找不到茅房一樣,光看看就覺得渾身難受。

憋了整整一天,九九才忍不住的問他們說:「你們沒事吧?」

這話才一出口,就見一旁一旁坐著的墨兒死死的咬著嘴唇,斗笠打的眼淚就一個勁地往下掉。

九九見狀立刻就慌了神的問:「怎麼了?」就聽一旁的墨兒哭嚷著:「完蛋了~~~肯定是受詛咒了!!」

九九連忙鬧不明白的問:「不是…怎麼了啊?你從今天一大早起來就這麼吆喝著,到底怎麼了啊?」

可九九還沒哄好這個,阿寶那邊也跟著瞎起鬨了起來:「不是就個詛咒嘛!有什麼好怕的!」

這一嗓子吼下去不要緊,墨兒哭的更凶了。

九九當即就被他們給惹惱了,張口呵道:「阿寶!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什麼詛咒啊?」

阿寶立刻嚷著:「你沒發現那城上的黑雲不見了嗎?」

九九不解的問:「那又怎麼了?」

… 阿寶見她一副裝糊塗的樣子,張口就吼:「這就是詛咒啊!!!」

「你丫的放屁!」九九張嘴就給他頂了回去吼著:「你都搞不清楚個一二三四五六就在這裡瞎嚷嚷,詛咒什麼?你缺根胳膊少根腿了?瞎胡咧咧個什麼?再說了,我們昨夜在城外頭,又沒在城裡面,要詛咒也是詛咒城裡的人啊~關我們什麼事? 毒醫雙絕:辣手狂妃 你要真是閑的沒事幹的話,就躺那睡覺去!吵死人了!」

墨兒一聽倒也有理,眼淚就止住了,想想是自己瞎操心,心裡的那口氣一松,就開始打起噸來。

阿寶更是一個直腸子,想想也沒想出個啥來,乾脆睡覺去得了。

九九見自己把他倆給哄著了,自己又睡不著了,望著窗外出神時,就聽見外面十夜開口道:「今回速度快,晚上我們也不住下了,直接連夜趕回去了,估計明天上午就能到。」

十夜說話間就見車裡已經橫七豎八的睡著倆了,便覺得自己的話多餘了,剛要轉身,就聽九九在一旁開口笑道:「好~」,說著,她也打了個哈氣,倚在了靠背上。

而與此同時的狐山上,嫣兒跟紫淵難得的安靜了這幾天,就開始覺得寂寞了起來。

紫淵倒還好,整日被這山上大大小小的事情纏身,最多也就是夜裡靜下來的時候,才發覺這惱人的寂靜。

嫣兒倒是整日的無聊至極,閑時便坐在屋子裡,守著面前這個空院子,喝喝茶發發獃,算算日子,想著他們何時才歸,著實過的無趣。

直到有一天,著山頂不知何時來了一片黑壓壓的烏雲,讓原本早早的清晨遲遲不肯出現,害的嫣兒一覺睡到了中午,才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