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解開他的褲袋,小手伸進去,小心翼翼的握住了。

很燙,燙得她想鬆開。

似乎是察覺到了唐寧的想法,艾薩克大手伸進來,緊緊的握住了她的小手。

另一隻手則把唐寧的小臉轉過來,深深的吻上了她的紅唇。 舌尖捲起她的丁香,他肆意的和她糾纏著。

手下控著她,放肆抽動。

她的手心很軟,她握得很緊。

這樣的感覺,和在她體內,沒有太大的區別。

可能是因為太激動了,一向持久的男人,居然很快就繳械投降了。

微微鬆開唐寧的小嘴巴,他在唐寧的大眼眸里,看到了一絲笑意。

這一絲笑,讓艾薩克男人的自尊受挫了。

「不是……我只是……」他想解釋。

唐寧抽回小手,在他身上擦了擦,然後轉身背對著他,輕哼了一句,「睡覺!」

「糖糖……我沒那麼快的……」艾薩克湊到她耳邊,悶悶的說道。

唐寧見他大手在自己身上亂摸,趕緊拍了拍,「哎呀,我好累,你別弄我了,睡覺吧!」

他這還叫快嗎?

那她以前在學校流傳下來的那些病歷上看到的那些個男人,豈不是叫做秒?

呵呵噠!

這個傢伙,就是對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糖糖……」

艾薩克委屈巴巴的又叫了一聲。

唐寧回復他的,是非常平穩的呼吸聲。

艾薩克只得作罷,清理好之後,摟著她微微發燙的小身子,閉著眼睡了過去。

入冬之後,唐寧便沒了多少心思出門去。

艾薩克和安格斯每天都會帶著新鮮的肉類回家來,她燉成湯,做成烤肉,伴著米飯吃,日子過得很是豐足。

唐寧掰著手指算著,好像,臨近過年了。

她在一天晚上,躺在安格斯的臂彎,疑惑的問,「你們這裡,有過年的風俗嗎?」

「過年?那是什麼?」安格斯微微顰眉,聽不太懂唐寧這話。

「就是……開春第一天,新的一年的第一天……你們都不需要慶祝的嗎?」唐寧轉身,趴在他的胸口,她的腹部已經隆起來了,這樣的姿勢,安格斯擔心她會壓著肚子,大手一直護著她。

「嗯……沒有過,對於我們獸類來說,每一天都差不多……」

「哦……」

唐寧覺得,這樣的時光未免無趣。

她算不準什麼時候是開春第一天,就用一個頭顱裝了肥沃的泥土,放了一顆種子在裡面。

種子發芽開花的時候,就是春天到了。

她每天都去看這顆種子。

十多天過去了,沒有反應。

一個多月過去了,還是沒反應。

雪倒是一天比一天下的大。

唐寧的木樓跟前,積雪差不多快有一米厚了。

她若是想去洗澡,或者是想出去透透氣,都必須靠安格斯或者艾薩克抱著自己飛出去。

她很想去山上看看凌風哥哥。

可是,她懷孕四個多月了,肚子早就鼓了起來,要是出個什麼事兒,她會傷心一輩子的。

將思念忍住,她每天都在家裡縫衣服。

給安康安瑞做了兩套漂亮的棉服后,她又給自己肚子里這個做了幾套。

她算著,自己這個孩子出世的時候,剛好是夏天。

她做了兩套短袖短褲,還做了兩條漂亮的連衣裙和小內褲。

孩子的東西小的太可愛了,她拿在手裡,輕輕撫摸著,內心柔軟異常。

「奶奶,我都要當媽媽了……你在天國,看得到嗎?要是能看到,你一定要祝福我和孩子,還有我的丈夫們,都長命百歲,無病無痛……」

……

一個深夜。

唐寧被一聲巨響嚇醒了!

安格斯也醒了過來,緊緊的摟著她,看她小臉上滿是懼怕,在她額上親了親,「別怕,我去看看……」

他起床后,被窩裡少了一人,有寒風灌進來,唐寧趕緊往被窩裡縮了一下脖子。

安格斯給她將被子蓋好,穿上外套出去了。

唐寧瞪大眼,心跳的非常快。

……

「是廚房後面的房梁被積雪壓塌了……幸好,廚房沒受損……明兒個我們去森林裡找兩棵好一點的樹木回來修補上。」

安格斯下樓時,艾薩克已經上樓來了,皺著眉跟他說道。

「嗯……雪下的很大嗎?」安格斯冷聲問。

「這是我活這麼多年,見過最大的一場雪……今晚,這森林裡,不知道會被凍死多少的動物……哎……」

艾薩克幽幽嘆了一口氣,有些不忍的說道。

安格斯抿抿唇,準備回屋。

剛走一步,他便頓住,下一秒,他直接從二樓的窗戶躍了下去!

「安格斯!安康不知道怎麼了,忽然渾身發燙,一直在說胡話,她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好像,好像要死了……」

來的人,是薩科斯。

他一臉哭意,抓著安格斯的衣擺,跪倒在了地上,「讓寧寧去看看吧……她能救得了你姐姐,肯定也能救得了安康。」

「這麼大的雪……」

安格斯有些猶豫。

他只不過是在這裡站了一會兒,頭髮上便堆積了很多。

「我知道,你擔心她身體……你放心,家裡火爐沒熄滅,不冷的,你讓她去看看吧……」

薩科斯作為一個父親,此刻真的是非常擔心女兒的狀況。

安格斯沒有說話。

「安格斯!」

二樓窗戶處,唐寧披著毛茸茸的披肩,雙手扶著小腹,站在那裡,淡淡的道:「帶我過去吧!」

「糖糖……」

安格斯躍上來,抓著她的小手,「這麼冷的天……這場雪也很詭異,你真的要去嗎?」

魔法的學術時代 「我喜歡安康這孩子,做不到在她生病的時候,還穩若泰山,要是她出事兒了,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的……」

唐寧伸手抱著他的腰身,語氣轉厲,「快帶我去!」

安格斯無奈嘆氣,緊緊的抱著她,「好!」

……

原本,安格斯是準備將安瑞娘的木樓建到他們家隔壁的,奈何,安瑞娘捨不得部落里的鄰居,安格斯只好順從她的意思,建在了部落中。

他們家的房子,在唐寧的幫助下,布置的比其他狼族的木樓漂亮多了。

安格斯落在木樓的門口,將唐寧鬆開時,唐寧的小臉已經被寒風吹得慘白,唇瓣被凍得青紫。

他趕緊摟著她進屋裡。

火爐的熱氣襲來,唐寧的氣色才好看了許多。

謹以今生許予你 安瑞娘抱著安康坐在火爐旁邊,一直在哭。

好幾個男人圍著安瑞娘站著,唐寧沒時間去看他們的長相,來到安瑞娘的跟前,摸了摸安康的額頭。 「她有點發燒……」

唐寧皺皺眉,抓著她的小手腕,給她把脈。

脈象很是不平穩……還有就是……

她忽然抬眸,盯著安瑞娘,一臉冰冷的問,「安康最近,有自己單獨出過門嗎?」

「啊?」

安瑞娘仔細回憶了一下,「沒……沒有啊……」

「沒有?」

唐寧覺得不太對。

讓安格斯扶著自己起身來,拉著安格斯走到角落裡,在安格斯的耳邊低聲說,「安康的五臟六腑遭受到了損傷……應該是有人故意為之!」

「什麼……」安格斯瞪大眼,有些接受不了,「她只是一個未滿歲的狼崽子,誰會這麼狠心對她下毒手?」

「這個……當然要查了……」

唐寧扭頭看著那張痛苦萬分的小臉,心揪著疼。

「你去我床頭的柜子第二層將那個粉色小布包拿來!」

唐寧慶幸,自己在還沒下雪的時候,研製了不同的藥丸,不然,安康這病,在這大雪天,可是沒藥可救的。

「好,你一個人呆在這裡,小心些……」安格斯冰冷的眼神在那幾個男人的臉上一一略過,他有理由懷疑,傷害安康的人,或許就在這幾個男人之中。

「你來的時候,讓艾薩克一起來!」

唐寧也察覺到這安瑞家裡的不對勁,多找個人來幫忙也好。

「嗯!」

安格斯離開后,唐寧又回到了安瑞娘的跟前。

「姐姐,你把孩子給我吧……」

她坐在凳子上,將孩子抱過來,從衣袋裡將手術刀盒子拿出來打開,拿出銀針,將安康的衣服打開,露出胸膛。

找准了幾個穴位,她快准狠的紮下去!

剛下兩針,安康哭得更厲害了。

「寧寧,你在做什麼?」安瑞娘看不懂,她看到安康越來越難受,趕緊出聲問道。

唐寧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繼續下針。

最後一針落下,安康緊皺的眉頭頓時撫平,也不哭了,只是抓著唐寧的衣袖,忽然吐了幾口紫黑色的血液出來!

淤血吐出來了,唐寧鬆了一口氣。

收針!

將安康的衣服穿好,她抱著安康逗了一會兒……

她忽然看向那幾個男人。

「你們哪幾個當了阿爸了?」她問。

男人們同時一愣,隨後,有四個舉起手來……還有兩個,看起來比較年輕,面色有些尷尬,他們抓了抓頭,不知所措。

「你們覺得安康可愛嗎?」

唐寧又問,這一次,她的眼神,重點關注那兩個年輕點的人。

「可愛……」六人齊齊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