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想到那位大燕國歷史上有名的女帝,不久前還曾跟黃冰開玩笑,說對方是女人的楷模,真女人就該三宮六院。

沒曾想,現在就享受到,對方曾經享受過的東西了。

蘇紫苑開始放鬆,王風卻很認真,甚至額頭上都有微不可察的汗液滲出,他在很認真的占著便宜。

肩膀上按摩,脖頸上揩|油,分寸拿捏十足。

蘇紫苑穿著紫色衣裙,一頭長發披肩,黑得發亮,映襯之下,原本就很嬌嫩白皙的脖子,更是白得耀眼。

「肩膀上按的挺舒服,可……」

她不傻,很快就注意到,王風在自己脖頸上的按摩根本沒有什麼作用,但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了腳步聲。

蘇紫苑進入王風房間后,並沒有關門,初步處理了傷勢的蘇雲天,剛一出來就看到了,讓他妒火中燒的場景。

「我殺了你!」

他實在忍不了了,紅著眼睛,直接動手。

王風一點不慫,因為蘇紫苑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你幹什麼!」

怒斥響起,香風撲鼻,王風眨了眨眼睛,被一隻手抓著躲過攻擊。

「啪啦!」

桌椅板凳碎裂。

蘇雲天看了眼被蘇紫苑『抱著』的王風,胸膛起伏,傷口直接崩開,血液眨眼就浸透了衣服。

「紫苑……」

「閉嘴!」

蘇紫苑深深地擰著眉頭,很生氣。

「你幹什麼?我只是在給紫苑按摩而已,你反應怎麼這麼激烈?」

王風一臉疑惑,但卻是故意刺激,不經意間,將對蘇紫苑的稱呼變得更加親近。

「剛才我離紫苑那麼近,難道你想害她?」

他猛地瞪大了眼睛,顯得很憤怒。

蘇紫苑沒注意稱呼改變的事,也盯著蘇雲天,的確,從剛才的情況來看,她也在被攻擊範圍之內。

雖然知道對方應該是因為嫉妒,在憤怒之下動手,可她還是需要一個解釋。

「紫苑,我只是想殺他,沒有要害你的意思。」

蘇雲天立即解釋,同時,居然還想要動手。

「你幹什麼?」

蘇紫苑再次喝斥,眉頭深深皺起,這是不受控制的節奏啊。

於是,功法運轉,讓人難以察覺到的波動蔓延。

「表哥,放鬆些,你看你都流血了!」

她的聲音變得柔和,臉上也充滿了關心之色,蘇雲天揚起的手緩緩落下,只不過看向王風的眼神,依舊殺意昂然。

「……」

王風看著對方充血的眼睛,有那麼一個瞬間,他懷疑自己很變態。

不過馬上,這種懷疑就消失不見,對待敵人,再怎麼變態不也很正常嗎?

蘇紫苑看著蘇雲天,身上泛起淡紫色光芒,整個人都變得詭|譎神秘了幾分,同時,從她身上蔓延的那股波動,變得更加強烈。

片刻后,蘇雲天恢復平靜,重新回去處理傷口去了,就好像剛才什麼也沒發生。

「怎麼回事?嫉妒的力量?」

蘇紫苑想著剛才,對方有些不受控制的情況,面露疑惑。

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忽然,她感覺自己的手掌被握住,微微側身,只見王風正一臉關心的看著自己。

「紫苑,剛才沒有傷著吧?」

「……」

蘇紫苑與王風對視,眼神中有一絲絲殺意浮現。

蘇雲天可是她目前控制的最強大的人,並且擁有極高的成長性,與他比起來,王風雖然長得帥,說話又好聽,帶給她從未有過的新奇感,可似乎也算不得什麼。

蘇雲天因為王風才隱隱出現了,不受控制的情況,這是巨大的隱患,因此,是不是只要把後者解決,就能將這種隱患消除?

此時,她身上的殺氣若隱若現,眼神中閃過明顯的思索之色。

王風牽著她的手,表面一片深情的樣子。

但實際上,只要對方做出決定,有絲毫動手的趨勢,他就會以對方的嬌嫩小手為橋樑,震碎對方臂膀,然後將整個人轟成渣。

當然,畢竟是地榜高手,不一定會如他預想的那麼順利,但至少也能夠保證,擁有先手。

「紫苑,你要殺我嗎?來吧,我不會反抗的!」

王風看著蘇紫苑,再次展露演技,眼神中有著濃濃的傷悲與留戀。

一個呼吸,兩個呼吸……

對方雖然依舊沒有動手,不過這種沉默表現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正當王風準備出手時,蘇紫苑突然展顏一笑,有非常細微的波動閃過。

「你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無緣無故殺你?」

她身上原本的殺氣直接消散不見,眼神瑩瑩,如同寶石一般吸引人的目光。

「而且你的手法那麼厲害,這種服務過女帝的手段,我還想要多體驗幾次呢,可捨不得你死。」

她微笑著,臉龐瑩白髮光,讓人感覺到強大的魅力。

王風以神念防禦,將對方傳導過來,影響人的那股波動抵禦住。

「紫苑,我知道,我對你的作用遠遠不如你表哥,並且讓你為難了,如果想殺的話,不用考慮我的感受,儘管殺掉我好了,沒有我,或許你就不會有那麼多糟心事。」

他看著蘇紫苑,目光讓後者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別多想,我為什麼要殺你,我不是那樣的人!」

蘇紫苑這般開口。

她也有些無語了,這是怎麼回事,自己不想殺,還要求著自己殺了是吧?

雖然,她先前確實有過殺掉王風的想法,但經過仔細思考後,最終選擇了放棄,沒有實行。

她認為,以自己修鍊的功法,今後不知道要控制多少人,如果每次出現這種情況,都選擇殺掉,那該是多麼的浪費?

問題即然出現,那就想辦法解決,因此她思索之後,不但不殺,還決定要將王風一直留在身邊,直到這個問題不再是問題。

『我對功法有很多不熟悉,完全是摸著石頭過河,出現任何情況都要仔細斟酌解決,不能只考慮現在,也要考慮未來!』

這就是蘇紫苑的想法。

她的功法並非來自背後的宗門,而是在經歷一次意外后,機緣所得。

功法直接刻入腦海,不知道被施展了什麼手段,根本沒辦法述之於口,因此也沒有人能夠指點,一切都全靠自己。

原本的她,僅僅只是接近地榜而已,根本沒辦法真正進入榜單。

可修習這門未知功法不久后,實力卻突飛猛進,不僅真正進入,而且從九十多位到現在七十九位,很快就達成了。

簡直匪夷所思!

蘇紫苑對這門功法非常重視,不想留下什麼隱患。

「紫苑,真的,你真的可以殺了我,以你表哥的脾氣,如果我活著,今後說不定還會不斷的找麻煩,我自己也就算了,可如今,小烏山遺迹開啟在即,可千萬別引發了什麼亂子,拖了你的後腿!」

王風『深情』凝視,一副為蘇紫苑考慮的模樣。

「……」

蘇紫苑心累,功法運轉,好看的眼睛直視王風。

「聽著,我真的沒有想要殺你,你在我心裡有著很重要的地位,知道了嗎?」

王風裝作被影響的樣子,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真的嗎?我真的在你心裡有很重要的地位嗎?」

他嘴角咧開,滿臉的興奮之色,似乎是太過激動,握著蘇紫苑的手一拉,直接將她帶入懷裡,並且腦袋瞬間靠攏過去。

。 「你現在成績怎麼樣了?」

「文招和武招都沒問題吧?」

安平本來想把話題引入到韓建東和神辦處身上,但是沒講幾句,就再次被韓建東拉了回來,開始詢問安平在學校里的成績,和同學的相處狀況,甚至還問了他在學校里有沒有找到女朋友,讓安平無言以對。

「沒什麼問題,浙東大學的老師已經聯繫過我了,所以可以走自主招生直接錄取。」

雖然韓建東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嘴碎的大家長,但是安平在這一瞬間卻感到了些許的安心。

而且,他其實很想丟一個探查術看看韓建東的等級有多高。因為在開車的時候,安平觀察了韓建東的反應力,可以說是相當之快了。

不過最終安平也沒有這樣去做。

畢竟在市面上,是有那種反探查的道具的,安平如果探查失敗,怕不是還有可能偷雞不成蝕把米,反過來讓韓建東懷疑安平的身份。

此時的韓建東並沒有把念頭打在安平身上,只是把他當成了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安平覺得自己還是不作死的好。

「浙東大學?」

「文招啊?」

「嗯,文招也不錯,現在基本上都可以很安全了,我其實還有點擔心你會走武招呢。」

韓建東欣慰的一笑。

因為上過這麼多次戰場,所以他其實也不太願意安平去走武招的路子。

現在看安平說自己可以進入浙東大學,慢慢的也放下了心來。

「嗯,那這樣吧,」

「我今天直接把神辦處人事部的喊過來跟我們一起吃飯,他們應該對這邊的形勢更了解一些,可以給點你意見。」

韓建東思考了一下,然後直接就通過智能腕錶發了消息。

安平啞然。

韓叔對自己好是好,但是卻完全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小孩子,沒有考慮到自己的任何意見。

似乎是看到安平沉默了下來,韓建東這才開口解釋道:

「沒事,你不用擔心的,你以前應該都見過那個,就是之前跟你爸他們一起在北城的范友坤。」

「你等會喊他范叔就行,你別有心理壓力,這是他們餘杭市神辦處欠你的。」

「當時要不是你爸,這邊的神辦處都不一定能建的起來。」

韓建東的語氣中有些許的不忿。

安平心中也若有所思。

在他的印象里,自從神啟時代開始之後,和父母的聯繫就不多了。

原本以為自己的父母只不過是運氣不好死在了神啟時代里。

但是現在聽韓叔的語氣,裏面估計還有不小的門道。

…….

……

很快,韓叔就把安平帶到了一個大型的商場里。

這個商場是屬於聯合商會旗下的商場,是神啟時代之後才建立起來的,可以支付聯邦信用點和神啟幣兩種支付方式。

這也是安平頭一次忙裏偷閒,感受到神啟時代真正的普通人生活。

商場里的人並不是很多,至少不會出現安平記憶里人擠人的模樣。

除了餐廳和服裝店之外,這裏每隔一段也會出現神啟的裝備店。

不過這裏的裝備店更多的是具有美觀的作用,屬性都不是很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