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失去了一根手臂,一條腿,雷霆戰神的攻勢驟減,幾乎無法對夏紋蝶構成生命威脅了。

「雷霆戰神大勢已去,那小姑娘馬上就能渡過這人形天罰,突破到六級戰獸皇境界了。」

雖然姜星辰等人看不起夏紋蝶渡劫的場景,卻能感覺到劫雲的力量開始消退,緊張的情緒也變得輕鬆。

不過他們卻沒有注意到,葉晨風眉頭越皺越緊,彷彿預感到了什麼。

「星神一擊!」

抵禦住雷霆戰神的攻擊,夏紋蝶強行施展了血脈神通,控制星光戰神向雷霆戰神發動致命一擊。

「嗡!」

混亂的虛空顫抖了一下,星光戰神化成了一道光束,強勢破開了雷光戰甲,洞穿了雷霆戰神的身體。

下一刻,遭到重創的雷霆戰神爆開了,化成了漫天的道紋,如海納百川一般,融進了夏紋蝶身體中。

在大量道紋融合升華下,夏紋蝶的身體不斷發生著蛻變,涅槃之心也在這時與她的心臟完美的融合了。

「六級戰獸皇,突破!」

時機成熟,夏紋蝶集合全身的魂力和道意,一舉衝破了瓶頸,突破到了六級戰獸皇。

但在夏紋蝶境界突破的瞬間,葉晨風臉色變了。

接著,千古秋,姜星辰等人的臉色也都變了。

因為他們在未曾散去的劫雲中看到一隻乳白色的大手降落了下來,帶著滅絕一切的力量,轟殺向了剛剛突破境界的夏紋蝶,想要將她毀滅。

「怎麼會這樣,紋蝶渡過了天罰,為何還會出現這白色大手。」

「夏紋蝶有危險!」

看著突然降落的乳白色大手,千古秋等人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

「星之道圖,生死道圖!」

剛剛突破境界,修復肉身的夏紋蝶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迅速凝聚兩大陣圖全力防禦。

但這隻白色大手太可怕,摧枯拉朽般粉碎了兩大道圖,轟擊向了臉色大變的夏紋蝶。

眼看夏紋蝶被這隻毀滅大手擊中,早就察覺到異常的葉晨風如一顆流星,極速向夏紋蝶飛去,搶在毀天大手落下前,一把將她摟在了懷中。

下一刻,葉晨風意念一動,抱著夏紋蝶進入到了乾坤境中。

「轟!」

二人進入乾坤境的瞬間,夏紋蝶剛剛所在的虛空塌陷了,可怕的毀滅大手直接將空間砸爆。

毀滅大手這一擊可謂是極其可怕,不要說夏紋蝶,就算涅槃天境高手都抵擋不住。

但乾坤境的存在太過逆天,承受著毀滅大手一擊,不受一絲影響,不過整個虛空在毀滅大手攻擊下,不斷地發生塌陷,彷彿世界末日來臨了。 「啊,葉晨風,你又抓我胸……給我滾開!」

驚魂未定的夏紋蝶突然感覺自己胸口傳來酥酥麻麻的感覺,眼睛頓時瞪得滾圓,當她低頭望去時,發現自己的右峰被葉晨風死死地抓住,粉腮立即泛出了紅暈,一掌將葉晨風打飛出去。

「夏紋蝶,你就這麼對待你的救命恩人,剛剛沒有我捨命相救,你早就死了!」

葉晨風捂著疼痛的胸口,大聲說道。

「葉晨風,我問你,你剛剛是不是故意摸我胸……」夏紋蝶惱羞成怒道。

如果不是身處乾坤境,讓夏紋蝶不敢輕舉妄動,她早就出手教訓葉晨風了。

「夏紋蝶,你不要血口噴人,我真不是故意的。而且我的手摸了你的胸,你的胸不也摸了我的手嗎?你至於這麼激動嗎?」葉晨風揉了揉鼻子說道。

「你……」

夏紋蝶氣的渾身哆嗦,眼睛中噴射出的火焰彷彿要將他融化一般。

「好了夏紋蝶,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們還是分析下,最後時刻到底是誰還要致你於死地。」

在乾坤境中,葉晨風根本不怕夏紋蝶對自己不利,輕聲提議道。

「這還用說,最後時刻偷襲我的毀滅大手,肯定與天族有關,他們絕不會輕易讓我融合先祖的涅槃之心,突破到六級戰獸皇境界。」

不敢在乾坤境中動手,夏紋蝶只能忍住心中的怒火,磨著銀牙的說道。

「天族,難道星羅大陸還有天族高手!」

證實了心中的猜測,葉晨風越發感覺,星羅大陸還隱藏著自己不為人知的秘密和兇險。

「不知道,不過星羅天城是天族建立的根基,如果星羅天城遭到襲擊,說不定會解開星羅大陸很多秘密。」夏紋蝶搖了搖頭,說道。

「嗯,我準備先去森羅殿,將其收服后,在前往真魔族,將那裡毀掉,然後集合各方的力量,一起襲擊星羅天城,奪得星羅天城的掌控權。」葉晨風點了點頭,說道。

「葉晨風,你該不會想要做星羅天城的城主吧!」夏紋蝶瞪大了眼睛問道。

「你覺得我沒有資格做星羅天城城主嗎?」葉晨風微微一笑,反問道。

「這到不是!」夏紋蝶搖了搖頭道:「我是為天城中的姑娘擔心,碰上一個色胚城主,她們的命運得多慘啊。」

葉晨風:「……」

就在姜星辰等人擔憂葉晨風二人安危時,他們二人離開了乾坤境,出現在緩慢修復的虛空中。

「呼,太好了,他們都沒事!」

看著完好無損的葉晨風和夏紋蝶,姜星辰等人長舒了一口氣,但作為聰明人,他們並沒有追問葉晨風身上的秘密。

「走吧,我們先離開這裡!」

說完,葉晨風一行人離開了被天罰削去數百丈的亂雲峰巔。

清風鎮,一座民風淳樸,十分幽靜,坐落在一座青山畔的小鎮。

葉晨風一行人離開亂雲峰,就來到了這裡休息。

經過近三天時間療傷恢復,夏紋蝶鞏固了六級戰獸皇境界,並將融進身體的道意全部參透。

參透了人形天罰蘊含的道意,夏紋蝶將生死道紋,星之道意紋修鍊到一百二十道,大大提升了兩大道圖的威力。

而夏紋蝶如果能將兩大道意修鍊到二百道道紋,那她凝聚的道圖將蛻變成靈級道圖,威力發生質的飛躍。

不過想要在下等位面修鍊成靈級道圖幾乎不可能,如果不是夏紋蝶天罰太過逆天,她對兩大道意的領悟會一直停留在百道道紋上。

夏紋蝶對星之道意,生死道意的領悟提升了一個層面,對天道的領悟也得到了極大地提升,修鍊成了四十道天道之紋。

「我們真是老了,和你相比,我那一萬多年歲月真是白活了。」

姜星辰看著氣質渾然天成,舉手投足都能帶動天大大勢變化,變得更加漂亮、出塵的夏紋蝶,感慨道。

雖然他也突破到六級戰獸皇境界,但他感覺,無論實力還是對道意的領悟,自己都遠遠不及這個小輩。

「多虧諸位前輩為紋蝶護法,我才能順利渡過天罰,突破到六級戰獸皇境界!」夏紋蝶嫣然一笑,感激的說道。

「紋蝶,你應該感謝的是晨風,是他捨命救了你。」

姜星辰看著人中龍鳳的葉晨風和夏紋蝶,有意撮合他們。

「葉晨風,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夏紋蝶露著可愛的小酒窩,甜甜的說道:「為了感激你,我願意與你分享我渡劫時的收穫。」

「你到底想幹什麼?」

葉晨風看著眼睛彎成月牙狀,嬌俏可人的夏紋蝶,彷彿有些不認識她了,警惕的問道。

「葉晨風,我就這麼可怕嗎?」夏紋蝶綻放出比鮮花還要漂亮的笑容道:「不過為了讓你更深層次理解我渡劫收穫,我準備在比試中傾囊相授。」

……

「不比!」

捕捉到夏紋蝶眼睛中一抹很難被人察覺的狡黠,葉晨風知道他想要幹什麼,毫不猶豫拒絕道。

以夏紋蝶如今的實力,遠遠地超過了葉晨風,和她比試與找虐沒什麼兩樣。

「葉晨風,你這樣拒絕人家的好意,人家會很傷心地。」夏紋蝶楚楚可憐的說道:「難道你怕我?還是不相信我的誠意?我就想在比試中分享渡劫收穫,感謝你對我的恩情,難道也不行嗎?」

「不行!」葉晨風無比肯定的說道。

「男人不能說不行!」夏紋蝶笑臉如花的說道:「葉晨風,你是不是男人。」

葉晨風:「……」

「你如果真想比試也可以,那就去我的乾坤境中!」葉晨風看著不懷好意的夏紋蝶,淡淡的說道。

「哼,膽小鬼!」

看到葉晨風不上套,夏紋蝶沒有再逼他,不過在她臉上卻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

「晨風,下一步你準備怎麼做?」姜星辰輕輕搖了搖頭,問道。

「我們已經暴露,為了避免他們的報復,我準備立即對他們動手,先去森羅殿將他們收服,再從他們口中獲知真魔族的位置,剷除真魔族這顆毒瘤,然後集合全部的力量奪取星羅天城的掌控權,消滅天族傳承。」葉晨風道。

「好,既然你已經有了計劃,那我們就全力配合你!」姜星辰三人表態道:「是時候還星羅大陸新天地了。」

「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森羅殿!」

說完,葉晨風一行人離開了清風鎮,前往了森羅殿,真正的決戰拉開了序幕。 盛澤湖,星羅大陸一處佔地面積極廣的內陸湖泊,風景如畫,景色宜人,號稱星羅大陸七幽八景之一。

盛澤湖景色極美,但很少有人能欣賞到它的美,因為盛澤湖是星羅大陸的一處禁區,星羅大陸超級勢力之一的森羅殿就坐落在盛澤湖的湖心島上。

此時的盛澤湖中,飄蕩著若隱若現的陣紋,在星羅皇陵外截殺葉晨風等人失敗,森羅殿的防禦就達到了最高等級。

「師傅,你說他們會報復我森羅殿嗎?」

身穿一襲黑色綾羅長裙,個子比一般男人還要高大,容貌雖然一般,但身材火辣的森羅殿主森冥一臉憂愁的說道。

玩家之上 很少有人見過森羅殿主真容,更很少人知道,讓人聞風喪膽的森羅殿主是一個女的。

「會,他們一定會報復我們,而且會最早對我們動手!」

森羅殿中流砥柱森屠雖然沒有參與星羅皇陵外的劫殺,但活了近萬年的他,還是可以清楚地看透很多事。

「師傅,你說我森羅殿如果遭到報復,星羅天城,真魔族的人會前來相助嗎?」森冥失去了往日的沉著,六神無主的說道。

「哎,星羅大陸要變天了,我們恐怕站錯了隊伍。」

森屠目光深邃的說道,讓人無法揣測他內心真實想法。

而經過前段時間閉關,他藉助從真魔族那裡得到的好處,一舉突破到六級戰獸皇境界,站在了星羅大陸之巔。

「師傅,要不我們放棄盛澤湖,放棄十多萬年的基業,離開星羅大陸,找一處安全的地方休養生息,等待機會東山再起!」森冥沉思了一下,有些不甘心的說道。

「好,你現在就去準備吧,我們離開這裡!」 穿成八零首富福妻 森屠不喜不悲的說道。

「嗡嗡!」

就在森冥準備下達撤離盛澤湖的命令時,籠罩整座湖泊的禁空大陣顫抖了一下,大量陣紋撕裂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

聽著虛空中傳來的異響,森屠眉頭緊緊地皺在了一起,緩緩地站起身來說道:「看來我們走不了了,他們已經來了。走,我們出去見見他們。」

說著,表情平靜,眼睛中透著一絲狠辣的森屠帶著森冥來到了森羅殿外,看到了正在攻擊護島大陣的葉晨風等人。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沒想到我森羅殿竟然落得這般田地!」

看著姜星辰,白楓等人,森屠不由得回想到了當初他意氣風發,與碧玉宮,夏侯家族壓迫白家的事情,而這一切全都被一個人毀了,那個人正是葉晨風。

「森屠,你們大勢已去,乖乖打開護島大陣,束手就擒,否則別怪老夫大開殺戒!」

姜星辰背負著雙手,透過劇烈波動的護島大陣,看著黑袍加身的老對頭森屠,氣勢十足的說道。

「作為老對手,我想你們應該了解我,而我也了解你們,如果我束手就擒,要麼被你們在靈魂中施加印記,變成你們的傀儡,要麼被你們鎮壓千年,直到老死。但這兩種結局都不是我想要的,所以你們不要浪費口舌了,我是不會束手就擒的。」森屠背負著雙手,聲音平淡的說道。

「森屠,你不怕死我可以理解,但你願意眼睜睜看著其他人因你而死嗎?」衣卓飄飄,風韻十足的曾碧月說道。

「我連自己都保護不了了,談什麼保護他們!」森屠冷酷無情的說道。

聽到森屠的話,森冥等人臉色微變,內心忐忑起來。

森屠將生死置之度外,但他們卻不想死,不過他們深知森屠的手段,誰敢在這個節骨眼上背叛,絕逃不出他的毒手。

「師傅,你真的要與他們魚死網破?」森冥輕輕咬了一下嘴唇,問道。

「難道還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嗎?」森屠淡淡的說道,平靜的摸樣讓人膽寒,讓人害怕。

「可是……」

「森冥,我養了你,為了將你推到森羅殿主的位置上,我殺了多少人,現在是你報答我的時候了。」森屠突然露出了一口潔白的牙齒,說道。

看著森屠突然笑了,森冥卻感到了深深地不安,本能的想要後退,遠離他。

但森屠突破到六級戰獸皇境界,實力達到了極其恐怖的程度,他探出的大手如一條露出獠牙的大手,直接卡住了森冥的脖子。

而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所有森羅殿高手,也讓葉晨風等人露出了吃驚之色。

「師傅,我沒有背叛你,不要殺我!」

被森屠卡住脖子提到了半空中,森冥立即想要反抗,但她反抗之際,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她縛束,她不得不出聲求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