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太陽的正中間,本正是最烈焰的所在,也是最刺眼的所在,要每一次都能刺中太陽的正心,方能練成。

任性早就掌握這一劍的精髓,這一招絕地刺日,他也曾經用過很多次,每次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這一次,這個太陽的正中間,是血匕的劍尖!

高乾望著任性那一劍,嘴角冷笑,這廢物,竟然敢用劍來刺自己血匕的頂尖!

他不知,這血匕畢竟可以碎金裂石,其尖端,正是血匕最堅硬鋒利的所在么?血匕一出,必見血光!更何況,高乾此刻已經用上了全部的玄靈之力。

在所有人的矚目中,任性的劍,對上了血匕的匕芒,隨即,發生了一聲劍吟。

為何,只有劍吟,卻沒有匕的迴音?

高乾望著血匕在碰上焚月劍的那一剎那,忽地匕尖在慢慢地融化,像是凡鐵進入了滾燙的熔爐,慢慢地,血匕的芒刺不再那麼尖銳,那麼刺眼。

因為它的芒刺正在變短,在消失。

高乾瞳孔收縮,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一向斷人利器,此人咽喉的血匕,此刻竟然在挫斷!

他想抽回,保住自己的血匕,但是依然來不及,血匕的芒刺終於消失,焚月劍的劍尖,刺入了血匕的匕身。

「鏗……哧……」

轉瞬間,血匕仿若一柄凡鐵,被從匕尖道匕身一路破碎,變成了一小片一小片殘缺的血紅碎片掉落地上,激起了眾人無數的嘆息!

只是,焚月劍在碎了血匕之後,並未停止,而是繼續向前,高乾剛才全力一擊,招式已死,想退,卻無奈不及任性劍尖前進的速度,被死死地逼住,只是,劍尖,還在向前。

高乾的眼中,出現了一股絕望之色,他不再掙扎,因為他知已經無用!望著在自己咽喉處閃動的劍尖,高乾面若死灰。

剛才兩人都用掌,鬼火掌對狂暴拳,幾乎平手,隨後他用盡玄靈之力,欲將任性焚燒成火炭,卻不料任性卻讓他的鬼火掌的火焰盡數融入了龍翔池,彷彿那些玄靈之力,那些火焰,沒有出現過。

暖婚,疼你一輩子 隨後,他們兩人都用靈器,只是一招之間,兩人的靈器相遇,高乾引以為傲的血匕,便被任性的劍無情地碎裂。

高乾的所有驕傲,以及他剛才的猖狂,都隨著血匕的短碎,消失在他的絕望和悲傷之中。

任性的焚月劍終於停了下來,只是停的位置,卻是高乾咽喉內三分處!

眾人無比驚訝,看向任性的眼神,多了一絲敬畏,甚至是恐懼。

「沒想到啊,新生青雲榜的第一少年天才,居然就這樣敗在了一個才進入學院不到三個月的少年手上!」

「哎,這個任性,沒想到不僅是個丹藥天才,而且還是個武修天才,比高乾還小,展現出來的,是不亞於引星境巔峰的境界!」

「只是,他這斷脈,作何解釋?」

「解釋個屁,這是無解的!上次就無解,只是上次的對手,並不算強,我們都以為他耍了什麼巧,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但是這一次,他勝得光明磊落!」

而此刻的任性,在趙萌萌眼裡,卻是另一番風景。

他的微揚的嘴角,高挺的鼻子,略微有點深邃的眼神發出漠然的光彩,只是不知什麼時候,任性已經習慣於一身紅色的披風纏身,顯得無比惹眼,卻又與他所做的事情相得益彰,無比璀璨琉璃!

趙萌萌的眼神迷離起來,與她一樣眼神迷離的,還有那些金玉盟的少女們。

哪個少女不懷春,而此刻的任性,正是情竇初開的少女,最好的懷春對象!在她們眼裡,此刻雖然是深秋,但是任性,就是提前了太長時間,依然到來的春天!

「任性,把這個只會放屁的狂徒,丟進黑松林去!」

不知何時,卧罪貳已經從茅房回來,他笑嘻嘻地道:「我最喜歡,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如果是你落敗,他一定會這麼做的!」

眾人神情都是一凝,卻沒有人表示異議。

野草盟的人,固然不會為這個經常帶人欺壓他們的金龍盟新生分盟盟主惋惜,而奇怪的是,金龍盟的人,居然也沒人出來求情。

任性見竟然沒人有異議,忽地笑道:「高乾啊高乾,我真為你的品性感到悲哀,卧罪貳提議立刻將你丟進黑松林,竟然沒有人表示反對!」

高乾的眼睛中充滿了莫名的恐懼,他知道,沒人表示異議,除了他平常慣於盛氣凌人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沒人知道他來自哪裡,在所有人眼裡,他也不是什麼權貴子弟,只是因為天賦妖孽,被大多數是權貴子弟的金龍盟吸收進去罷了!

「你不能把握丟進黑松林!」

高乾的喉嚨處雖然嫣紅涌血,眼神卻忽然爆發出暴虐的光輝,他喝道道:「我保證,如果你知道我來自哪裡,你一定不會這麼做的!」 任性笑道:「你不妨說說看!」

「我是尨曦殿的人!」高乾忽地大笑道:「你應該知道,尨曦殿是什麼地方吧?」

「尨曦殿?」

這些在場的少年,大多數都沒有聽說過這個地方,但是一些年長的老學員,特別是龍鳳學院的高層,聽到這個名字后,心中都是一震。.

這個神秘的尨曦殿,掌握了尨曦之力的地方,竟然會有人混進了龍鳳學院?

高乾的眼睛,斜斜地望著看台上的龍鳳學院的高層,大笑道:「霸天副院長,你們應該知道,尨曦殿是什麼地方!你們還不快點救我?」

霸天轉頭看了杜雲嘯一眼,滿是詢問之色。

如果這個高乾,真的是尨曦殿的人,那麼,這人很可能是尨曦殿混入龍鳳學院的叛徒,或者說是暗棋,這種暗棋,如果兩股勢力交戰,很多時候往往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從古至今,這是很多勢力的作法,兩人早就見怪不怪了。

只是這尨曦殿,卻真不是一個好惹的勢力,它根子在皇城,勢力範圍卻遍布觀星國十六州,每個州都有他們的分殿,龍翔分殿,則是一股強大的神秘勢力!

還沒等霸天和杜雲嘯商量好,任性卻已經在笑,他大聲喝道:「你竟敢威脅我?」

「哈哈哈……」高乾的眼神竟然忽地又光亮起來,他大笑道:「是又如何,在這小小的龍翔城,是沒有人敢在知道尨曦殿之人的情況下,還敢出手的!一個都沒有!」

任性瞳孔收縮,忽然詭異笑問道:「霸天院長,這個高乾,現在還是龍鳳學院的學員,對么?」

霸天不知任性為何問這個,他據實回答道:「是的!」

任性繼續問道:「只要是龍翔學子,一旦自己上了這龍翔台,便等於接受任何後果,包括生死,對嗎?」

霸天道:「沒錯!」

任性嘴角露出一絲冷酷的笑,他轉頭望向卧罪貳,笑道:「卧罪貳,我覺得你說得對,如果我敗了,他也會這麼對我的!」

「因為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大陸,強者才有發言權,而處置失敗者,是勝利者才有的權利!」

「我覺得你說得對,我不能放棄我這個勝利者的權利!」

高乾似乎忽然明白了任性的意思,他大叫道:「你不能……」

任性卻不理他,焚月劍忽然抽出,高乾的喉嚨處,頓時血流如柱。.

只是,任性的劍卻沒有停下,他忽然挑起高乾的身子,迅速往前一帶。高乾的身子,迅速被丟向了聚星塔的方向。

「你……你會……後悔的!」

聚星塔旁,正是黑松林,高乾的身子,如眾人所料的那樣,飛向了黑松林,瞬間便沒入了黑色的叢林,再也不能看見。

只有從龍翔台到黑松林的這段距離的一絲血線,以及高乾殘留的叫聲迴響,才能讓人驚覺,這一卻並不是夢,而是真實的存在!

「任性,竟然真的將高乾丟進了黑松林?我的天哪,他可是尨曦殿的高乾!」

「這尨曦殿到底是什麼地方?」

「你看到任性手中那把劍上雕刻的那些圖案了嗎?」

「恩,那圖,像月色!」

「沒錯,那便是尨曦圖,只有尨曦殿的人,才會刻,一件武器的威力,除了與它的材料有關,更與是否刻上曦圖有關,傳聞這尨曦圖,便是最鬼神莫測的巨大力量,可以化腐朽為神奇!」

「這尨曦圖如此厲害,那尨曦殿也一定很厲害了!」

「他們的勢力遍布觀星國個州,都有他們的分殿,每一個分殿,都在當地是神秘而超然的存在,你說厲害不厲害?」

這種對話,發生在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和一群少年之間,這個年輕人也不知是哪家的子弟,居然對尨曦殿知道得如此清楚,只是,知道尨曦殿是何地的人,便再也不願說話。

他們心中,對尨曦殿充滿了嚮往,一個在兵器上刻上圖案,便能讓凡兵變成靈器的地方,可以想象,他們掌握這一神秘資源和力量,將是多麼富有地位多麼崇高的存在!

因為靈器,是武修者最喜歡的物件,甚至有些靈器,可以與人生息相通,成為武修者形影不離的最好助力和幫手!

想起在陰陽街的度量衡,那個總是以尨曦殿要挾參與競拍之人的那個禿老頭,任性心中感覺有點厭惡。

他的劍入鞘,眼眸一閃,對著觀戰台笑道:「霸天副院長,這高乾,敗於我之手,我只是用他想用來對付我的方法還給他!如果有尨曦殿的人找來,請他們找我便是!」

「這個,學院該為你承擔的時候,自然會站出來!」霸天豪邁笑道:「不知近兩年入院的新生里,是否還有人要挑戰任性?」

許久,都沒有人回應,連高乾都敗了,他們又何以敢挑釁台上的那個紅衣少年?

霸天見沒人說話,便起來,沉聲道:「既是如此,我宣布,此屆新生青雲榜排名第一的,是任性!」

「好!好啊!」

「我們野草盟終於可以挺起腰桿啦!」

「哼,金龍盟也不過如此么!」

「沃日,我要加入野草盟!」

眾少年少女們的熱情反應,讓旁邊的金龍盟的人心酸不已,他們的風頭,在今日盡皆被野草盟的搶了去。

「……」

而此刻,卧罪貳的眼神卻在發光,他知道,他和任性等人成立的野草盟,今天又要擴員了,這次,不用他用隕石誘惑,很多學員,特別是草根盟的人和金玉盟的花痴少女,一定會有很多人加入的!

「想加入野草盟的人,現在可以繼續報名啦!」

果然,隨著他說完,很多人紛紛涌到他身旁,詢問報名的方式。

一個金龍盟的少年,望著圍向卧罪貳的人群,憤然道:「哼,不過是青雲榜而已,在老生的青龍榜,特別是前八名的青龍八絕,別說野草盟一個都沒有,就算是金玉盟和草根盟,加起來也才兩個,而我們佔了六個,野草盟才成立,有什麼了不起的!」

另一個錦衣少年道:「沒錯,走,等我們找老學員,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任性!」

「……」 (不好意思,昨天有事沒更新,今天十更謝罪!)

…………

龍鳳學院,一棟鮮黃色的木屋內,風光漣漪

一個身材頎長,卻又不失健壯的少年,此刻正沉浸在無比美妙的春光里,神魂迷茫。

「少爺,哎……好了啦!」

淼淼似是沒想到,任性竟然一次比一次雄壯,讓她有點遭受不住。

她本是妖域的天池玄冰之水與桃花柳絮精華幻成,無比潤人,只是她年齡尚小,卻抵不住似乎天生陽氣過人的任性。

更何況,經過幾次滋潤,任性已經變得越來越得心應手。

終於,任性通紅的臉色,漸漸恢復正常了許多。

任性心道:「如果不是自己中了黑木欲毒未解,又怎會對這事如此迷戀?原來有些事,一次就會讓人沉迷呃!」

「少爺,怎麼,還不……好啊!」

任**毒倒是已經解了,只是,他此刻竟然有些貪戀……

「砰!砰!砰!」

外面突地響起了急促暴烈的敲門聲,淼淼忽露喜色,卻似又有點不舍,嬌懶地道:「少爺,快去開門,一定是卧少爺來了!」

「卧槽,一定是卧罪貳,只有他敲門,才這麼粗魯!只是,來得真不是時候!」

任性不舍地離開,許久,他才慢悠悠地開門,發現果然是卧罪貳等人立在門外:/.

一往情深:腹黑老公暖萌寶 卧罪貳見門打開,一股子沖了進來,用大眼睛東瞅西望。

他神情怪異地叫道:「任性,你非要堅持我們四人,每人單獨一棟木屋住著,該不是金屋藏嬌吧?」

任性的神情似乎有一些疲憊,他才與淼淼行完*,自然不好告訴卧罪貳他們。

他哈哈笑道:「藏沒藏嬌,你搜搜看不就知道了!」

卧罪貳還真的到三個房間都鑽了一遍,卻沒有發現異樣。

任性在那苦笑,他自己的鼻子異常靈敏,顯然,這屋內還存有桃花柳絮的淡香,只是被前些日子趙萌萌送過來的紫桂花香遮掩住了,其他人聞不見罷了。

「其實,我倒是希望你能金屋藏嬌呢!」卧罪貳沒發現異樣,有點失望地道:「哪個少年不多情,像你有些時候,太嚴肅老成了些,如果有個女子潤潤你,也許就好了!」

蘇荷此刻也進了屋,聽見卧罪貳這麼說,忽地大叫道:「卧罪貳,你這個豬頭,你以為人家任性和你一樣齷齪嗎?哼,還潤……呢,真不要臉!」

卧罪貳卻笑道:「這個哪裡齷齪了,男歡與女愛,人間真性情!更何況,在這個大陸,十六歲就算成年,我們都快到很多人已經成親的年齡了!」

「哼,那是那些凡夫俗子,我們武修之人,不可那麼早成親的,不然會影響修鍊!」

蘇荷眼睛忽地一眯,盯著卧罪貳道:「莫非,你總是比任性和天保武修等級進步差,是因為……你已經不是童……男……那個了?」

「絕對沒有!」卧罪貳連忙擺手道:「他們兩個,一個提前覺醒了馭獸星魂,一個突破了引星境巔峰,都是有原因的,我是運氣差了點而已!」

任性見兩人又爭了起來,這二人,倒是這群人里的死對頭,動不動就會嘴巴干架!

任性趕忙轉移話題,問道:「蘇荷,前些日子,你似乎都不在這裡,去哪裡了?」

「我是按照你給的丹方,回家煉製丹藥去了!」

蘇荷笑道:「你那個丹方,真的好厲害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