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太后的雙眸中閃過一絲滿意的輕笑,這個丫頭,這次總算反應的快了一點,沒有讓她失望,她本來就是用的以退為進的方法,若是公主此刻不配合她,接下來的事情,她就無法控制了。

「哎……….」太后微微輕嘆,「哀家也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做了,這件事,還是由辰兒自己看著辦吧?」話一說完,便略帶無力的坐回到椅子上。

「我………..」冷魅辰的雙眸中也不由的閃過一絲猶豫,剛欲開口,卻在此時,太醫急急地趕了進來。

「快,快點,給她檢查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皇上略帶急切地喊道,雙眸中卻仍就帶著一絲疑惑,到底是什麼原因,會讓她痛成那樣。

「是。」太醫恭敬地應著,然後急急地走到了楚風的面前,抬起她的腕,認真地為她把著脈。

「皇上,她是動了胎氣,肚中的胎兒有著明顯的滑胎現象,只怕胎兒難保了。」太醫一臉凝重地回道,只是心中卻不由的暗暗猜測,這個女子進宮好像還沒有幾天呀,怎麼就已經有了幾個月的身孕,難不成,是皇上在外面的時候就已經………

「什麼?」皇上猛然的驚呼,雙眸中也閃過難以置信的錯愕,動了胎氣,這麼說,她已經懷有身孕?她……她…..竟然懷有身孕,想到冷魅辰剛剛的急切,還差一點就與太后對立了起來,心下頓時瞭然,她肚子中的孩子一定是冷魅辰的。

想到此處,心猛然的一沉,本來的心中的那一絲絲的希望也瞬間的破滅,原來,她早就已經是冷魅辰的女人了。

而冷魅辰聽到太醫的話時,心中猛然的一寒,她的肚子里的可是他的孩子,現在竟然保不住了…….,想到她剛剛的眸子中的那種恐懼,他的心中不由的開始擔心,若是孩子真的沒有了,不知道,她能否承受得住。

楚風依在冷魅辰的懷中的身軀猛然的僵滯,捂在腹部的手也不由的下意識地收緊,但是卻又忍不住的不斷的輕顫。雙眸中也快速漫過深深的沉痛,喃喃地說道,「不…..不…不可以這麼殘忍。」

冷魅辰攬在她腰上的手微微的收緊,想要盡量的給她帶來一絲溫暖,一絲安定,但是他的手卻也禁不住地輕顫了起來,而雙眸中也快速地漫過一層擔心與沉痛。

太醫卻以為皇上是因為擔心楚風肚子里的孩子,身軀猛然的一顫,顫顫地說道,「微臣一定會儘力想辦法,看能不能保住孩子。」

聽到太醫的話,楚風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希望,快速地拉住太醫,急急地說道,「你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上天不可以這麼殘忍,不可以就這樣殘忍地奪去一個小生命的。

皇上也已經慢慢地從剛剛的驚愕中回神,雙眸下意識地望向楚風,對上她眸子中那深深的沉痛時,不由的一僵,隨即也急急地吼道,「太醫,快點想辦法,若是保不住她肚子里的孩子,你便提頭來見朕。」聲音中是無法掩飾的擔心,似乎,楚風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他的一樣。

「是…..是…..微臣一定會儘力的。」太醫顫顫回道,但是雙腿卻忍不住發著抖,額頭上也慢慢的滲出了汗珠,只是只知道回答,卻沒有絲毫的動靜,或者是已經被嚇壞了。

第181章孩子沒了(上)(3)

冷魅辰原本就陰沉的如同烏雲漫過的臉,此刻似乎慢慢的變黑,雙眸略帶僵滯地從太后的身上轉向公主,而眸子中的冰冷卻一點都不曾減少,反而那層冰越結越厚,一字一字的冷冷地說道,「你最好給我閉嘴。」

剛剛她去流雲宮故意陷害楚風的事,他還沒有跟她算帳呢,若不是知道,她也是受到太后的迷惑,只怕在流雲宮的時候,他就直接拆穿她了,當然,他也沒有想到,到了最後,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若是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他就不會去請皇上,而是直接與太后對立,那樣,也就不會讓風兒受傷了。

「你………」公主頓時氣結,雙眸中也快速地漫過委屈,竟然還分不清情況地略帶委屈地說道,「辰哥哥,你竟然這麼凶我,還有幾天,我就要成為你的新娘了,你竟然還抱著那個女人,還為了那個女人凶我………..」聲音中似乎還帶著微微的嗚咽。

楚風不由的微微錯愕,這個公主也未免太天真了一點吧,到了此刻,她竟然還對冷魅辰訴苦,撒嬌,而且竟然還敢提起她們的婚事,剛剛冷魅辰就已經對太后說過要取消婚禮了,她就不怕冷魅辰會…….

正在思索間,便聽到冷魅辰冷冷地笑道,「婚禮?你以為還可能會有婚禮嗎?」冷冷的眸子一一掃過太后與公主,唇角慢慢的扯出一絲譏諷,此刻,他連殺人的心都有了,還會顧及那些嗎?

公主猛然的僵住,喃喃地說道,「辰哥哥,你在說什麼?難道你不娶靈兒了嗎?你可是已經答應了太后,還有皇兄的呀,你怎麼可以反悔?」聲音中帶著一種難以置信的驚愕,還隱著一種不知所措的驚慌。

此刻,連皇上與白亦蕭也不由的愕然,靈兒也真的是太……..

冷魅辰冷冷一笑,望向太后的眸子中卻快速地閃過一絲別有深意的絕裂..不錯,他是曾經答應了太后,但是他在答應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後悔了,若不是當時對風兒的誤會,他也絕對不會說出那樣的話,只不過答應了,便由不得他隨意的反悔,但是此刻,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他也就沒有什麼好顧及的了。

「不可以,不可以的..,辰哥哥你不可以反悔的。」猛然醒悟般的公主急急地吼道,雙眸隨即轉向楚風,快速地漫過一絲兇狠,狠狠地說道,「都是她,都是她,一切都是她的陰謀,是她故意要挑拔辰哥哥與母后之間的關係的,剛剛母后明明只是輕輕地碰了她一下,又怎麼可能會那麼痛,她分明是裝出來的,辰哥哥,你千萬不要上她的當呀。」

「辰兒。」太后也在此時,一臉傷痛地喃喃地喊道,「你是哀家看著長大的,哀家與你母親親如姐妹,從小,哀家對你的疼愛一點都不比靈兒少,難道哀家會害你嗎?今天,你竟然為了這個女人,這樣對待哀家與靈兒,你娘若是在天有靈,看到你這麼做,一定會……..」話語因為聲音中的傷痛再猛然的止住,她望向冷魅辰的眸子中也是滿滿的傷痛。

她知道,若是與冷魅辰硬碰硬,那麼最後的結局,只怕會無法收拾,而她明白,此刻只有對冷魅辰動之於情,才有可能穩住他。

冷魅辰不由的微微一怔,這麼多年來,太后對他,的確是沒話可說,處處的維護著他,而她也是娘親的結拜姐妹,嚴格的說起來,她也算是他的長輩,所以自己對她,最起碼的尊重還是應該有的,剛剛自己似乎太過衝動了。

看到冷魅辰微微的鬆動,太后微垂的眸子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笑意,卻隨即再次一臉沉痛地說道,「剛剛哀家真的只是不小心碰了銳丫頭一下,真的不知道,會傷到了她,………..」話語微微的頓住,雙眸微微的望向楚風,眸子深處閃過一絲刻意的愧疚,「銳丫頭,哀家給她道歉了。」

楚風不由的一驚,太后這一招,的確夠狠的,不僅僅可以安撫住冷魅辰,而且同時還可以成功地掩飾住她剛剛對楚風所做的一切,此刻楚風的心中就算再明了,清清楚楚地知道上太后故意要害她,此刻也說不出口了,因為這樣的情形下,她所說的話,只怕很難於取信與人了。

此刻,她不得不佩服太后,的確是夠陰險………..

太后再次將眸子轉向冷魅辰,略帶無力地說道,「哀家知道,銳兒本來就是你的女人,哀家將她留在了宮中,你對哀家有些不滿,要怪也只能怪哀家太喜歡她了,而靈兒,你若是真的不想娶她,那就…………」聲音慢慢的變低,帶著一種不舍,還帶著一絲猶豫,只是說到最後時,卻暗暗地用力嵌了一下公主的手。

公主本來聽到太后的話,早已經僵住了,沒有想到母后竟然也開始幫著那個女人,但是手中傳來的猛然的疼痛卻讓她頓時清醒,雙眸下意識地望向太后,看到她眸子中的別有深意的暗示時,猛然的恍然,急急地說道,「母后,這怎麼可以,我一定要嫁給辰哥哥。」

太后的雙眸中閃過一絲滿意的輕笑,這個丫頭,這次總算反應的快了一點,沒有讓她失望,她本來就是用的以退為進的方法,若是公主此刻不配合她,接下來的事情,她就無法控制了。

「哎……….」太后微微輕嘆,「哀家也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做了,這件事,還是由辰兒自己看著辦吧?」話一說完,便略帶無力的坐回到椅子上。

「我………..」冷魅辰的雙眸中也不由的閃過一絲猶豫,剛欲開口,卻在此時,太醫急急地趕了進來。

「快,快點,給她檢查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皇上略帶急切地喊道,雙眸中卻仍就帶著一絲疑惑,到底是什麼原因,會讓她痛成那樣。

「是。」太醫恭敬地應著,然後急急地走到了楚風的面前,抬起她的腕,認真地為她把著脈。

「皇上,她是動了胎氣,肚中的胎兒有著明顯的滑胎現象,只怕胎兒難保了。」太醫一臉凝重地回道,只是心中卻不由的暗暗猜測,這個女子進宮好像還沒有幾天呀,怎麼就已經有了幾個月的身孕,難不成,是皇上在外面的時候就已經………

「什麼?」皇上猛然的驚呼,雙眸中也閃過難以置信的錯愕,動了胎氣,這麼說,她已經懷有身孕?她……她…..竟然懷有身孕,想到冷魅辰剛剛的急切,還差一點就與太后對立了起來,心下頓時瞭然,她肚子中的孩子一定是冷魅辰的。

想到此處,心猛然的一沉,本來的心中的那一絲絲的希望也瞬間的破滅,原來,她早就已經是冷魅辰的女人了。

而冷魅辰聽到太醫的話時,心中猛然的一寒,她的肚子里的可是他的孩子,現在竟然保不住了…….,想到她剛剛的眸子中的那種恐懼,他的心中不由的開始擔心,若是孩子真的沒有了,不知道,她能否承受得住。

楚風依在冷魅辰的懷中的身軀猛然的僵滯,捂在腹部的手也不由的下意識地收緊,但是卻又忍不住的不斷的輕顫。雙眸中也快速漫過深深的沉痛,喃喃地說道,「不…..不…不可以這麼殘忍。」

冷魅辰攬在她腰上的手微微的收緊,想要盡量的給她帶來一絲溫暖,一絲安定,但是他的手卻也禁不住地輕顫了起來,而雙眸中也快速地漫過一層擔心與沉痛。

太醫卻以為皇上是因為擔心楚風肚子里的孩子,身軀猛然的一顫,顫顫地說道,「微臣一定會儘力想辦法,看能不能保住孩子。」

聽到太醫的話,楚風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希望,快速地拉住太醫,急急地說道,「你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上天不可以這麼殘忍,不可以就這樣殘忍地奪去一個小生命的。

皇上也已經慢慢地從剛剛的驚愕中回神,雙眸下意識地望向楚風,對上她眸子中那深深的沉痛時,不由的一僵,隨即也急急地吼道,「太醫,快點想辦法,若是保不住她肚子里的孩子,你便提頭來見朕。」聲音中是無法掩飾的擔心,似乎,楚風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他的一樣。

「是…..是…..微臣一定會儘力的。」太醫顫顫回道,但是雙腿卻忍不住發著抖,額頭上也慢慢的滲出了汗珠,只是只知道回答,卻沒有絲毫的動靜,或者是已經被嚇壞了。 ?第182章孩子沒了(上)(4)

「你還不快點。」皇上冷冷地掃了他一眼,狠狠地說道。

「是..,是….」太醫這才如同終於醒悟了一般,急急地走向前,再次為楚風檢查起來,片刻之後,一臉沉重地說道,「孩子暫時還沒有流掉,但是千萬不可以再讓她亂動,一定要卧床好好休息,微臣再去熬幾副葯來,或許可以保得住…….」

「或許?」皇上冷冷地打斷了他的話,「你跟朕說或許?朕要的是百分之百的保住,若是有絲毫的差錯,小心你的頸上人頭。」冷冷的聲音中帶著一種讓人不敢反駁的威嚴,卻也帶著一種讓人不寒而顫的殘忍。

太醫不斷的發顫的身軀猛然的跪在地上,害怕地說道,「皇….皇上..,娘娘剛剛可能受到了太大的撞擊,所以現在孩子很危險,微臣也只能儘力,而不能保證………」

冷魅辰聽到太醫口中的那聲娘娘時,身軀下意識地僵住,而忽略了太醫後面的那句話,只是望向太醫的眸子中快速的漫過一層憤怒,冷冷地說道,「娘娘,你說誰是娘娘。」她是他的女人,是他的風兒,怎麼可能會成為什麼娘娘…….

太醫不由的愣住,望向冷魅辰眸子中不由的閃過一絲錯愕,這才注意到,楚風是依在冷魅辰的懷中的,心中不由的愈加的驚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前幾天,皇上不是還說要立那個女人為皇后的嗎?怎麼此刻竟然又跟冷魅辰…….

心中猛然的一動,難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冷魅辰,但是看到皇上剛剛那般急切的樣子,似乎又不像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皇上也不由的微微一愣,聲音也不由的放低了些許,卻仍就嚴厲地說道,「不管怎麼樣,先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只是沉沉的聲音中卻帶著一絲無奈,還隱著一種淡淡的傷痛。

太醫看到皇上的表情,微微有些瞭然,緊緊地懸起的心也不由的放鬆了此許,看來那個孩子應該並非皇上的,那樣,他也就不會擔心掉腦袋了,遂慢慢的站了起來,恭敬地說道,「微臣現在就去配藥。」剛剛走了兩步,卻又轉了回來,鄭重地吩咐道,「這幾天,千萬不可以讓她亂動,一定要卧床休息,若是亂動的話,不僅僅孩子保不住,只怕大人也會有危險的……」」」

冷魅辰的雙眸中不由的快速地閃過一絲懊惱,本來,他還想要趁此機會將她帶回翌王府的,聽到太醫的話,也只能過了這幾天再說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銳丫頭竟然懷有身孕。」待到太醫離開,太后才一臉錯愕地地喊道,似乎先前真的一點都不知情似的,而說話間,眸子還別有深意地望向皇上。

皇上的臉色下意識地猛然的一沉,望向楚風的眸子也瞬間的黯然。

霸道小嬌醫 「銳兒到底懷的誰的孩子?」公主也不由的顫顫的問道,此刻就算她再笨,看到冷魅辰的表情,也應該明白了一切,此刻她雖然是疑問的語氣,心中卻也已經有了答案。

太后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狠絕,但是在抬起眸子,望向冷魅辰時,便已經快速地隱了下去,淡淡地笑道,「不用問,一定是辰兒的了,銳兒進宮前,本來就是辰兒的女人呀?」話語微微一頓,雙眸微微移向楚風的腹部時,略帶歉意地說道,「看來,應該是剛剛哀家不小心碰到銳丫頭,才會動了胎氣的,都是哀家的罪過了,只求菩薩多多保佑,保佑孩子平安無事,要不然哀家這一輩子都不能安心,而且也無法向辰兒九泉之下的母親交待了。」話中雖然是滿滿的歉意,但是心中卻恨得要死,沒有想到,剛剛她那麼大的力,竟然還打不掉那個孩子,不過既然太醫剛剛說她不能亂動,她便藉此機會再將她留在宮中,以後再找機會慢慢的…………

她就不信,對付不了一個臭丫頭。

「母后,她怎麼可以懷有辰哥哥的孩子,我才是辰哥哥的新娘呀。」公主不滿地吼道,她的智商決定了她,永遠不會明白什麼樣的話,在什麼樣的情形下該說,在什麼樣的情形下,是絕對不能說。

太后的雙眸快速地轉向她,也不由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這丫頭,怎麼這麼不懂事,銳丫頭已經懷了辰兒的孩子,當然就是冷家的媳婦,就應該跟著辰兒回翌王府,以後你要是嫁過去,一定要與銳丫頭好好相處。」望向公主的眸子暗暗地使著眼色,讓她不要再開口說話。

公主微愣后,終於明白了太后的意思,便悻悻地低下頭,不再說話。

而楚風卻猛然的驚住,太后這是什麼意思,讓她下公主一起嫁給冷魅辰?只怕太后絕對沒有那麼好心吧?而且就算太后真的決定那麼做,若是冷魅辰娶了公主,她也絕對不可能會與公主共侍一夫。

而冷魅辰的雙眸也微微一閃,想起剛剛在流雲宮時聽到的風兒說的話,她說過,是絕對不會喜歡上別人的相公的,那麼他若是真的娶了公主,只怕就會永遠的失去她了,所以此刻,心中便暗暗的有了決定,此刻皇上與蕭王爺都在場,有些話,自然不太方便說,所以他一定要找個機會好好的跟太后說清楚。

「剛剛太醫已經說過,現在銳兒不能亂動,辰兒,你快點將她抱到流雲宮好好休息吧,等到好了以後,你再將她接回翌王府去。」太后緊張地說道,聲音中那刻意的關心,讓眾人不由的疑惑。

只有楚風的心中最清楚,太后絕對沒有那麼好心,而接下來,她在皇宮中的生活,只怕會很危險了.

「嗯。」冷魅辰輕聲的應著,然後抱著楚風快速地去了流雲宮。

而皇上望著他們的背影,雙眸中不由的慢慢的浮出一絲沉痛,還帶著一種深深的不舍,但是卻有不得不捨棄的無奈。

冷魅辰將楚風送迴流雲宮,將她輕輕地放到床上,卻仍就捨不得放手,微微彎著身,俯在她的面前,雙眸直直地望著她那張讓人窒息的臉,此刻這麼近的距離,清晰的看著她臉上的每一處的完美,心中的那根弦猛然的被挑動。

雙眸也慢慢的變得迷亂,此刻讓他迷亂的,不是她的美,而是因為,她就是她,是他心中那個唯一在意的女子。

唇慢慢的地向著她貼近,沒有想太多,只是下意識中的貼近,只是在他的唇離楚風只有幾厘米時,楚風卻微微側過臉,避開了他的唇。

而他的唇便只能擦過她的臉頰,到了她的耳邊,他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失望,卻也同時漫過一絲懊惱,他到底在做什麼?此刻她已經不再是他明正言順的女人了呀,他怎麼這樣這般輕浮的吻她。

妻在上 唇角微微一扯,薄唇輕啟,他靠近她的耳邊,輕聲地說道,「等你養好了身子,我便接你回去。」淡淡的聲音,卻帶著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堅定,此刻,他終於說出了自己心中已經憋了太久的一句話。

楚風的身軀猛然的一僵,雙眸也下意識地轉向他,只是卻忘記了,他此刻正緊緊地貼著她呢,所以她猛然的轉過的臉,便毫無意外的與他相對,而她的唇也微微的擦過了他的唇。

冷魅辰的唇角慢慢的扯出一絲淡淡的輕笑,卻並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仍就那般近距離的貼近著她,薄唇微微的輕啟,「怎麼?這麼激動?」聲音也不由的變得輕柔,還隱著一股無法掩飾的欣喜,而眸子深處也閃過一絲真心的輕笑。因為太過近的距離,他的暖暖的氣息盡數噴到了她的臉上,暖暖的,卻也痒痒的刺激著她的神經。

楚風的心中不由的劃過一絲懊惱,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一絲憤怒,狠狠地瞪向他,只是距離太近,他根本就看不到她眸子中的情緒。

她想要開口,但是卻害怕自己若是一開口,自己的唇便會碰到他的唇。

而他唇角的輕笑卻不斷的蔓延,一絲一絲的漫過臉頰,慢慢地映入楚風的眸子中,楚風心中的憤怒慢慢的升騰,身軀下意識地向著一側移去,但是卻被他緊緊的箍住。

「太醫剛剛已經說過,不能讓你亂動。」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強硬,卻隱著更多的輕柔。

第182章孩子沒了(上)(4)

「你還不快點。」皇上冷冷地掃了他一眼,狠狠地說道。

「是..,是….」太醫這才如同終於醒悟了一般,急急地走向前,再次為楚風檢查起來,片刻之後,一臉沉重地說道,「孩子暫時還沒有流掉,但是千萬不可以再讓她亂動,一定要卧床好好休息,微臣再去熬幾副葯來,或許可以保得住…….」

「或許?」皇上冷冷地打斷了他的話,「你跟朕說或許?朕要的是百分之百的保住,若是有絲毫的差錯,小心你的頸上人頭。」冷冷的聲音中帶著一種讓人不敢反駁的威嚴,卻也帶著一種讓人不寒而顫的殘忍。

太醫不斷的發顫的身軀猛然的跪在地上,害怕地說道,「皇….皇上..,娘娘剛剛可能受到了太大的撞擊,所以現在孩子很危險,微臣也只能儘力,而不能保證………」

冷魅辰聽到太醫口中的那聲娘娘時,身軀下意識地僵住,而忽略了太醫後面的那句話,只是望向太醫的眸子中快速的漫過一層憤怒,冷冷地說道,「娘娘,你說誰是娘娘。」她是他的女人,是他的風兒,怎麼可能會成為什麼娘娘…….

太醫不由的愣住,望向冷魅辰眸子中不由的閃過一絲錯愕,這才注意到,楚風是依在冷魅辰的懷中的,心中不由的愈加的驚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前幾天,皇上不是還說要立那個女人為皇后的嗎?怎麼此刻竟然又跟冷魅辰…….

心中猛然的一動,難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冷魅辰,但是看到皇上剛剛那般急切的樣子,似乎又不像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皇上也不由的微微一愣,聲音也不由的放低了些許,卻仍就嚴厲地說道,「不管怎麼樣,先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只是沉沉的聲音中卻帶著一絲無奈,還隱著一種淡淡的傷痛。

太醫看到皇上的表情,微微有些瞭然,緊緊地懸起的心也不由的放鬆了此許,看來那個孩子應該並非皇上的,那樣,他也就不會擔心掉腦袋了,遂慢慢的站了起來,恭敬地說道,「微臣現在就去配藥。」剛剛走了兩步,卻又轉了回來,鄭重地吩咐道,「這幾天,千萬不可以讓她亂動,一定要卧床休息,若是亂動的話,不僅僅孩子保不住,只怕大人也會有危險的……」」」

冷魅辰的雙眸中不由的快速地閃過一絲懊惱,本來,他還想要趁此機會將她帶回翌王府的,聽到太醫的話,也只能過了這幾天再說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銳丫頭竟然懷有身孕。」待到太醫離開,太后才一臉錯愕地地喊道,似乎先前真的一點都不知情似的,而說話間,眸子還別有深意地望向皇上。

皇上的臉色下意識地猛然的一沉,望向楚風的眸子也瞬間的黯然。

「銳兒到底懷的誰的孩子?」公主也不由的顫顫的問道,此刻就算她再笨,看到冷魅辰的表情,也應該明白了一切,此刻她雖然是疑問的語氣,心中卻也已經有了答案。

太后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狠絕,但是在抬起眸子,望向冷魅辰時,便已經快速地隱了下去,淡淡地笑道,「不用問,一定是辰兒的了,銳兒進宮前,本來就是辰兒的女人呀?」話語微微一頓,雙眸微微移向楚風的腹部時,略帶歉意地說道,「看來,應該是剛剛哀家不小心碰到銳丫頭,才會動了胎氣的,都是哀家的罪過了,只求菩薩多多保佑,保佑孩子平安無事,要不然哀家這一輩子都不能安心,而且也無法向辰兒九泉之下的母親交待了。」話中雖然是滿滿的歉意,但是心中卻恨得要死,沒有想到,剛剛她那麼大的力,竟然還打不掉那個孩子,不過既然太醫剛剛說她不能亂動,她便藉此機會再將她留在宮中,以後再找機會慢慢的…………

她就不信,對付不了一個臭丫頭。

「母后,她怎麼可以懷有辰哥哥的孩子,我才是辰哥哥的新娘呀。」公主不滿地吼道,她的智商決定了她,永遠不會明白什麼樣的話,在什麼樣的情形下該說,在什麼樣的情形下,是絕對不能說。

太后的雙眸快速地轉向她,也不由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這丫頭,怎麼這麼不懂事,銳丫頭已經懷了辰兒的孩子,當然就是冷家的媳婦,就應該跟著辰兒回翌王府,以後你要是嫁過去,一定要與銳丫頭好好相處。」望向公主的眸子暗暗地使著眼色,讓她不要再開口說話。

公主微愣后,終於明白了太后的意思,便悻悻地低下頭,不再說話。

而楚風卻猛然的驚住,太后這是什麼意思,讓她下公主一起嫁給冷魅辰?只怕太后絕對沒有那麼好心吧?而且就算太后真的決定那麼做,若是冷魅辰娶了公主,她也絕對不可能會與公主共侍一夫。

而冷魅辰的雙眸也微微一閃,想起剛剛在流雲宮時聽到的風兒說的話,她說過,是絕對不會喜歡上別人的相公的,那麼他若是真的娶了公主,只怕就會永遠的失去她了,所以此刻,心中便暗暗的有了決定,此刻皇上與蕭王爺都在場,有些話,自然不太方便說,所以他一定要找個機會好好的跟太后說清楚。

「剛剛太醫已經說過,現在銳兒不能亂動,辰兒,你快點將她抱到流雲宮好好休息吧,等到好了以後,你再將她接回翌王府去。」太后緊張地說道,聲音中那刻意的關心,讓眾人不由的疑惑。

只有楚風的心中最清楚,太后絕對沒有那麼好心,而接下來,她在皇宮中的生活,只怕會很危險了.

「嗯。」冷魅辰輕聲的應著,然後抱著楚風快速地去了流雲宮。

而皇上望著他們的背影,雙眸中不由的慢慢的浮出一絲沉痛,還帶著一種深深的不舍,但是卻有不得不捨棄的無奈。

冷魅辰將楚風送迴流雲宮,將她輕輕地放到床上,卻仍就捨不得放手,微微彎著身,俯在她的面前,雙眸直直地望著她那張讓人窒息的臉,此刻這麼近的距離,清晰的看著她臉上的每一處的完美,心中的那根弦猛然的被挑動。

大明卿士 雙眸也慢慢的變得迷亂,此刻讓他迷亂的,不是她的美,而是因為,她就是她,是他心中那個唯一在意的女子。

唇慢慢的地向著她貼近,沒有想太多,只是下意識中的貼近,只是在他的唇離楚風只有幾厘米時,楚風卻微微側過臉,避開了他的唇。

而他的唇便只能擦過她的臉頰,到了她的耳邊,他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失望,卻也同時漫過一絲懊惱,他到底在做什麼?此刻她已經不再是他明正言順的女人了呀,他怎麼這樣這般輕浮的吻她。

唇角微微一扯,薄唇輕啟,他靠近她的耳邊,輕聲地說道,「等你養好了身子,我便接你回去。」淡淡的聲音,卻帶著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堅定,此刻,他終於說出了自己心中已經憋了太久的一句話。

楚風的身軀猛然的一僵,雙眸也下意識地轉向他,只是卻忘記了,他此刻正緊緊地貼著她呢,所以她猛然的轉過的臉,便毫無意外的與他相對,而她的唇也微微的擦過了他的唇。

冷魅辰的唇角慢慢的扯出一絲淡淡的輕笑,卻並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仍就那般近距離的貼近著她,薄唇微微的輕啟,「怎麼?這麼激動?」聲音也不由的變得輕柔,還隱著一股無法掩飾的欣喜,而眸子深處也閃過一絲真心的輕笑。因為太過近的距離,他的暖暖的氣息盡數噴到了她的臉上,暖暖的,卻也痒痒的刺激著她的神經。

楚風的心中不由的劃過一絲懊惱,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一絲憤怒,狠狠地瞪向他,只是距離太近,他根本就看不到她眸子中的情緒。

她想要開口,但是卻害怕自己若是一開口,自己的唇便會碰到他的唇。

而他唇角的輕笑卻不斷的蔓延,一絲一絲的漫過臉頰,慢慢地映入楚風的眸子中,楚風心中的憤怒慢慢的升騰,身軀下意識地向著一側移去,但是卻被他緊緊的箍住。

「太醫剛剛已經說過,不能讓你亂動。」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強硬,卻隱著更多的輕柔。 ?第183章孩子沒了(中)(1)

楚風移動的身軀下意識地僵住,而冷魅辰雙眸中的笑意卻慢慢地擴散,他似乎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麼乖地聽他的話,雖然此刻,他似乎有那麼一點卑鄙,只是對她,不管用什麼方法,他都絕對不會放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