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天兵營。

「隊長,你可算回來了,聽說你把巨靈神給錘了?」

剛回到營帳,趙小五等便圍攏了上來,震驚地問道。

「不錯。」江楓點了點頭。

「怎麼樣?玉帝如何處置的?」

趙小五關切地追問,充滿了擔憂。

那可是巨靈神啊,玉帝親自審問,豈能寬恕?

「處置?本隊長秉公執法,捍衛天條尊嚴,玉帝獎賞我還來不及,怎麼可能處置我?」江楓輕笑道。

趙小五卻急得滿頭大汗,「隊長,都什麼時候了還開這種玩笑。」

「玉帝是不是讓你來看我們最後一眼,隊長,是我對不起你,當初,小五不該讓你出去的,是小五疏忽了……」

說着,趙小五不禁流下了悲傷的淚水,彷彿,江楓即將走上刑場,身死道消。

「如今之計,唯有逃離天庭了。事不宜遲,隊長,快走,弟兄們掩護你,快走……」

趙小五死命拽著江楓的胳膊,要逃離天庭。

江楓一陣無語,當下一把甩開趙小五,「老子清福還沒享受呢?逃什麼逃?」

「小五,你能不能動動腦子,玉帝要是處置了我,本隊長還能站在這裏嗎?」

「好像也是,」趙小五止住哭聲,隨即又擰眉問道:「隊長,這到底怎麼回事?那可是巨靈神啊?托塔天王李靖的馬前卒啊,誰人敢惹?」

「行了,你們快收拾東西,跟我去一個地方,等去了,你們就知道了。」江楓也沒有過多解釋。

「收拾東西!」

眾人皆是一愣,雖然疑惑,卻也聽從江楓照做。

……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江楓帶領趙小五等人騰雲駕霧,來到了第三十層天。

轉悠了片刻,前方,一座宮殿映入眼帘。

這宮殿猶如一條蒼龍橫卧,巍然聳立,壯闊而大氣。

殿前匾額上寫着三個大字,彌羅宮。

「到了!」

江楓嘴角泛起一抹笑容,從今往後,這彌羅宮就是他的府邸了。

「隊長,你帶我們來這種地方幹嘛?這可是第三十層天啊,已經超出了我們的執法範圍,這要是被有心人告上一狀,可夠我們喝一壺的了。」

趙小五縮著腦袋,有些心慌地說道。

其餘人也俱是如此,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江楓不禁失笑,「瞧你們那點出息,眼界要放寬,內心格局要大,跟我來,自即日起,這裏便是你們的居所了。」

吱呀!

說着,江楓便推開了彌羅宮的大門。

霎時間,一副天宮盛景呈現在眼前。

視線所及,亭台樓閣,鱗次櫛比,那一磚一瓦,都似鬼斧神工,好似上天最為完美的傑作。

在那最中央,還有小橋流水,清泉亦在叮咚作響,清脆悅耳。

與此同時,一股濃郁到極點的仙氣撲面而來。

吸食一口,只覺神清氣爽,靈魂都好似被滌盪了個乾淨,前所未有地舒暢。

「好傢夥,不愧屬三十六天宮之一,足可媲美龍吉公主的青鸞殿!」

江楓由衷地感嘆道。

「這,這是什麼地方?」

「難道是傳說中的三十六天宮,也太美了吧,王母娘娘的瑤池仙境也不過如此吧!」

「好濃郁好精純的仙氣,若是能在這裏修鍊,進境速度少說提升百倍啊!」

「一天,要是能在這裏住上一天,我就算是死也無憾了!」

……

趙小五等人驚嘆連連,個個眼眸大睜,似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

「隊長,你瘋了,你怎麼帶我們來這種地方?擅闖天宮,這可是要殺頭的,快走!」

趙小五忽然提醒道。

聞言,眾人也俱是一驚,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等尊貴顯赫之地,哪裏是他們這些底層天兵能夠染指的。

踏踏踏……

正在這時,彌羅宮外,一陣鏗鏘有力的腳步聲傳出。

趙小五等人見狀,差點嚇尿。

只見有成千上萬名天兵穿着銀色戰鎧,手持戰矛,動作整齊劃一地邁步行來。

他們個個面色冰冷,嚴肅,聚合在一起,無形之中便誕生了一股鐵血殺伐之氣,令人膽寒。

「完了,被發現了,我命休矣!」見狀,趙小五渾身上下冷汗直流,幾乎癱軟在了地上。

隨着臨近,這些天兵驟然停下,緊接着,一白鬍子老頭走上前來。

「江天神,這是陛下特賜的司法天神金牌,請天神收好!」

太白金星雙手捧著一枚金牌,遞給江楓。

旋即,太白金星又指著身後的天兵軍團道:「這是陛下承諾的一萬天兵,他們曾經可是隸屬於伏魔軍團啊!」

趙小五等人看見這一幕,驟然傻眼了,這,似乎跟想像的不一樣啊!當然,也能順便找找,吞噬異火所需要的材料,畢竟,既然決定要吞噬異火,那就要提前做好一切準備,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在哪裏遇到異火。」。

聽聞此話,蕭炎沉聲說道:

「嗯,…

《斗破:蟄伏十年,未婚妻雅妃!》一三六章蕭薰兒、若琳一起幫助林洛,精神愉悅! 余國然聽到女兒的聲音,從她出門起就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落回了原處。「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爸爸放心了。蘇綿沒事吧?」

「還沒來得及聯繫蘇綿,但應該沒事了。爸爸替我聯繫她吧,順便讓嵐姨也放心。」余卿卿不敢說自己手機丟了,她怕引起父親不必要的擔心。

「好。那你什麼時候到家?餓不餓,爸爸給你準備點宵夜?」余國然體貼的追問了一句。

雖然父親溫柔貼心,但余卿卿今天要讓父親失望了。

「爸爸我…今晚先不回家了,一會兒卜朴會回去。」說出這句話的余卿卿,粉潤的小臉羞得更紅。

她狠狠瞪了眼肩上的黑色腦袋。被瞪的人似有所感,動了動,像是要抬起頭。

「不回家?」余國然停頓了兩秒,似乎明白過來。「和男朋友在一起嗎?」

「嗯……」什麼都瞞不過爸爸,就像在她身上裝了雙眼睛。

「安全嗎?」雖然寶貝女兒說和未來女婿在一起,可到底老父親沒見過本人,不知到那人靠不靠得住。

「嗯,放心吧,爸爸。」

余卿卿跟余國然交代清楚,又被父親叮囑了N具保護好自己類似的話,總算掛下電話。

「滿意了嗎?」余卿卿將手機遞還回去,揚著腦袋自暴自棄。

嚴驄不說話,但抬起頭后的表情已不似一開始那般嚴肅,甚至唇角還帶了點弧度。

歡歡喜喜將余卿卿抱下車,總算解放了卜朴和充當司機的下屬。

「我又沒受傷,讓我自己走!」

「你沒穿鞋。」

「……」

余卿卿撐坐在浴缸邊沿,邊看嚴驄動作優雅地放水,邊聽他講洗護用品的位置。

盯着他看了一會兒,余卿卿突然道。「你現在看上去很開心。」

嚴驄試水溫的手一頓,立馬換上一副肅穆正經的表情,轉頭瞅著余卿卿。

彷彿在說「我沒有,我還需要哄!」。

余卿卿:「……」

趁余卿卿洗澡的時間,嚴驄下樓替她準備夜宵,順便聽游淮彙報今晚後續。

手機擺在梳理台的一角,藍牙耳機里是游淮不復平日調笑的恭敬聲音。「驄哥,我嫂子還好吧?」

嚴驄仔細清洗着手,聽不出喜怒地「嗯」了一聲。

游淮似鬆了口氣,繼續道。「驄哥,那幾個人的身份我們都查到了,資料我以郵件的形式發到您郵箱了。」

嚴驄拿出新鮮的放在一旁,開始調製腌料,淡淡應了一聲。「嗯。陸禕什麼態度?」

游淮:「很明確地站在了我們這邊。」

嚴驄的手在瓶瓶罐罐之間起舞,十指修長,十分養眼。「看來他懂得自保。」

游淮:「他一向善於精打細算,從不虧待自己。」

調好腌料,嚴驄戴上手套開始腌制雞肉。「既然他這麼識時務,暫且留他一命。」

惡魔的確合蓋千刀萬剮,但更該死的是那些為惡魔提供容身之所的人。

余卿卿所受的罪,有一半「功勞」嚴驄可都是記在陸禕頭上。

游淮隔着電話都感受到了凜冽的寒意。

雖然他覺得陸禕這個人確實不怎麼可愛,但好歹腦子清醒,不會當一條無腦的舔狗。

如果換個人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有陸禕這麼有種。

不過陸禕現在成了驄哥的眼中釘,他也只能替陸禕點蠟默哀。

「對了驄哥。我抓到了何癩,就是他綁了咱小姨子。」游淮發誓,他絕對不是邀功來的,為啥他驄哥語氣那麼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