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大祭司一愣「我以為先皇將這一件事情告訴你了,沒想到她竟然沒有告訴,現在預言已經成為了現實,看來我們精靈一族復興有望了呀!」

九種匯聚起來的魔法元素被垚的身體吸收了之後,垚緩緩從空中跌落到地上,霜林茹雪連忙衝上去一邊大叫一邊想將垚搖醒「垚,垚!垚,你沒事吧!沒事吧!」

精靈女皇輕輕搖了搖頭「他沒事,剛剛他服用了生命之泉,又吸收了匯聚起來的魔法元素,他的身體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適應過來,等到適應了自然會醒過來。先將他放到我床上休息一下吧。」

不知道昏迷了多長時間,垚恍恍惚惚的有些意識,只覺得混身都有些酸痛「我這是命得有多大,又沒死了,這就是主角光環嗎?看來老天爺讓我做的事情我還沒有做完,暫時死不了啊!好疼啊!那個精靈女皇太他媽的變態了,實力竟然這麼強,光憑藉威壓就壓的的我骨頭都快碎掉了。」

垚在床上自言自語,卻不知那精靈女皇就在床邊,同大祭司了解這個大預言的一些細節,聽到垚這句話,精靈女皇臉都黑了。

垚用力的伸了一個懶腰坐了起來,晃了晃腦袋活動一下脖子,就在轉向右邊的時候看到了旁邊的幾個精靈,瞬間眯起了眼睛,見霜林茹雪正盯著自己連忙小聲同霜林茹雪說道「茹雪,這是哪裡?」

這時精靈女皇冷哼一聲「哼!你在我的卧室里,在哪裡,注意你的言辭!」

垚故意拉過被子用力一嗅「嗯,處子幽香,呵呵,我果真沒說錯,你還真是沒有嫁出去,沒有體會過被人愛的滋味,不然你也不會阻止我和霜林茹雪的婚事的。」

霜林茹雪直接在垚的大腿上掐了一下「垚,別說了,事情好不容易緩和了,你居然還要再提這件事情,難得還想要再受一次傷嗎?你還想不想娶我了?快別說了,怎麼樣感覺好點了嘛?」

垚活動活動了手腳「感覺好了不少,不過身上全是血,現在凝固了貼在身上感覺特別難受,這裡那裡有河呀?我想去洗個澡!」

「不用那麼麻煩,我浴室里有浴缸,你自己去洗吧,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來解決,節省時間吧!」精靈女皇不但讓垚睡了自己的床,現在還讓垚去自己的浴缸洗澡。

垚一愣旋即笑道「呵呵,我當說怎麼沒有殺我原來是有事情要求我啊,求我什麼事?先說清楚了再去洗也不遲啊!」

精靈女皇皺了皺眉頭說道「大祭司之前做過大預言,預言中你是能夠讓我們精靈一族復興的人,能夠拯救我們精靈一族於危難之中。精靈一族的生育率極低,雖然精靈又兩千歲的生命,但是現在已經高齡化了,如果生育力提不上去,精靈一族會自然而然的走向消亡。希望你找到拯救我們方法?」

「生育率低,這個找我有什麼用呢?難道讓我當種馬?我和茹雪多生幾個孩子,這個完全沒問題呀!你姿色也不錯,要是茹雪不介意的話,我倒是可以收了你!讓你也多生幾個,嗷!」垚還沒有說完,霜林茹雪就掐的垚嗷嗷直叫。「掐我幹嘛,開個玩笑而已啦!」

這個時候大祭司說道「李垚,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這麼簡單,我們精靈一族的祖先誕生於生命之樹,生命之樹同我們精靈一族血脈相連,自從一萬年前生命之泉停止流淌之後,生命之樹就逐漸枯黃,受它影響我們精靈一族生育率逐漸低下,當生命之樹枯死的時候,我們精靈一族必將徹底從大陸上消失成為歷史,你若有能力救活生命之樹,我們精靈一族的生育力自然能夠恢復。」

垚撅了撅嘴「哎,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有機會可以對女皇一親芳澤呢,沒想到並不能!」

銘星冷哼了一下「李垚,女皇雖然剛剛傷了你,但是也要尊卑有序,對女皇要恭敬一點,這件事情是我們整個精靈一族的大事,還希望你能幫幫我們精靈一族。」

垚看向精靈女皇「你都沒有答應我,我怎麼會幫你們呢!」

精靈女皇拳頭捏的咯咯作響,小聲的說道「你若是能夠拯救精靈一族,我可以嫁給你!」

聲音雖小,但是垚和其他人都聽到了,就在大家錯愕的時候,垚卻哈哈大笑了起來「女皇大人,您想多了,您是高高在上的女皇,我只是一個卑賤的人類奴隸我可是配不上你,我說的事情是我和茹雪的婚事,現在就差你這個精靈女皇沒有同意了,若是得到你的首肯,我們兩個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所以我需要你的態度。」垚故意挖了個坑讓精靈女皇給跳了進去,也算是報了仇了,畢竟自己現在還打不過精靈女皇,只能在口頭上逞強了。

精靈女皇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自己誤會了垚的意思,瞬間羞紅了臉,「你已經服用了生命之泉也算是精靈一族的人了,你們兩個在一起我並沒有什麼異議,那麼現在你可以幫我了嘛?」

垚聳聳肩說道「我需要想一想,等我洗完澡了,再出來告訴你答案。」 垚去洗澡之後,霜林茹雪連忙安慰精靈女皇「陛下,垚就是這個樣子,因為他有雙重靈魂也有雙重人格,所以才會一時非常嚴謹,一會又玩世不恭,但是無論怎麼變化他本心是善良的。他剛剛只是在報復而已,畢竟剛剛他差點死掉。」

精靈女皇冷哼一聲「如果他不的預言之人,這樣的人在我面前死一千次都不為過!不過我很好奇,擁有雙重性格你怎麼就喜歡上了呢?」

霜林茹雪微微一笑「即便是他擁有雙重性格可是她始終待我如一,我能夠感受到他的真情實意,不然我怎麼會義無反顧的愛上他!」

不久垚換了一身乾淨整潔的修身長衫從房間里出來了「女皇陛下,我已經想好了,我可以為你們拯救生命之樹,不過你需要答應我三個條件才可以!」

「三個條件?你跟我談條件!」精靈女皇有些生氣。

「那好咯,茹雪我們回家吧!」

就在垚伸手準備拉霜林茹雪走的時候這大祭司說道「女皇陛下,不就是三個條件嘛,答應他吧,比較精靈一族的延續比什麼都重要!」

精靈女皇忍氣吞聲,咬牙說道「好,我可以答應你三個條件,說吧,什麼條件,只要我能做到!」

「哈哈,好!爽快!就喜歡跟爽快人合作,這三個條件我現在還沒有想好,以後如果我想好了會告訴你的!走吧,帶我去生命之樹存在的地方,去且去試試!」垚的這三個空白要求,將來可是會排上大用場的,比如說讓精靈派兵幫助自己等。

「好,既然你現在不說那也不強求你,跟我來吧!」精靈女皇不知道垚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拯救生命之樹,也就由他去了。

從女皇的宮殿出來之後,才發現這個位置只是在恆古大樹的樹腰部分,宮殿門口正對著一根樹枝,這樹枝的直徑都有十米粗細,在遠處分叉處有一處房間,那裡是女皇宮殿守衛們居住的地方,樹頂之上枝繁葉茂,即便是這裡陽光依舊稀疏,雲霧繚繞。

樹榦上修建著環形自下向上的棧道,看了看高聳如雲的大樹,垚問道「這個生命之樹在什麼地方呀?這麼高下到樹下去都要好長時間吧!你們這不是有哪個什麼八翅螢嗎?你們肯定馴服的有,讓它們來載我們下去啊!」

精靈女皇有些無奈的說道「這個生命之樹不在下面,它在上面!它寄生在恆古大樹之上,在這顆大樹的樹頂上,我們走上去吧!」

抬頭望了望看著高聳如雲的樹冠「就這樣走上去嗎?這一路繞上去,還不知道得等到什麼時候去,這看到頭都暈了,你們慢慢走吧,我先走一步!」

吸收了魔法元素垚的魔法成功晉級到了八級魔法師,連升兩級,這魔法實力高了垚自然也有了底氣,當即施展風系魔法,整個人猛的一跳就如同竄天猴一樣竄了出去,直接向上飛了上去。

精靈女皇一臉汗顏同其他人說道「哎,奈何我們不會風系魔法,走吧,我們慢慢往上走吧!」然後帶著眾人繞著棧道緩步向上。

「嘿,原來是這個樣子!」垚飛了兩三分鐘才總算是飛到了樹頂之上,這樹很高很高,樹頂之上四下望去雲霧都在腳下,雲霧中星星點點的綠是這大樹的樹冠。樹頂的直徑差不多還有十幾米,但是卻從這裡齊齊斷掉,正中心的位置生長著一株只有六七米高樹,那就是傳說中的生命之樹。

生命之樹的樹榦直徑只有一米多一點,矮矮的造型奇特像是一株盆栽,從葉子的形狀看上去有點像是地球上的柿子樹,但是這顆樹很明顯區別與柿子樹,首先它整顆樹的樹葉都是彩色的,七彩斑斕,唯獨樹桿是碧綠的就像是翡翠一般。而且它時刻都在演繹生命的輪迴。一片枯黃的葉子從樹枝上落下,落地之後瞬間沒入到恆古之樹樹榦之內,接著就看到一股霞光沿著生命之樹的樹榦上升,剛剛落葉的枝頭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出一個芽孢,芽孢快速長大,生成一片新新的葉子來。

垚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樹,不由的看的出奇,盯著樹梢上的葉子看的入迷的時候,看到樹冠之上竟然結著一個果子。仔細一瞧「人蔘果?這是人蔘果樹嗎?怎麼這果子看上去就和人生果一樣?不知道這個果子摘下來吃了會不會長生不老啊!」看到這個果子垚就覺得好笑和西遊記里的人蔘果幾乎一模一樣。

看到了一個果子,垚就想找找還有沒有其他的果子,圍著樹轉了幾圈,除了發現這樹一側的枝葉不像另外一邊的那般絢爛有些發黃外。找了幾圈沒有再發現其他的果子,樹上只結了一個果子,讓垚打消了將其摘下來的念頭。

「樹葉發黃無法就兩種情況,要麼傷了樹根營養不良,要麼就是樹榦里生了蟲,樹心出了問題,營養無法輸送到葉子上,這樹寄生在恆古之樹上,這恆古之樹雖然樹心空了,但是依舊枝繁葉茂不像是營養不良的樣子,那可能就是這生命之樹生了蟲。」想到這裡垚便走上前去圍著樹仔細的轉悠了起來。

可是上下仔細打量了一番始終沒能發現有蟲蛀的痕迹「一萬年前生命之樹還流淌生命之泉,現在枯竭了,這顆樹怎麼會流淌生命之泉呢?顯然不科學,應該是蟲子咬破樹皮,傷口不能及時癒合才使得樹汁不斷流淌的吧,只是精靈錯誤的將枝葉當成了生命之泉。後來傷口樹木自愈不再流淌汁液了,這生命之泉也自然就消失了。找找看,看看能不能找到這個當初流淌枝葉的地方。」

樹榦之上找不到垚就俯身在地上開始四處尋找,這生命之樹雖然牢牢紮根在恆古之樹上,但是有一處根節外露,哪裡有一個小凹槽,看樣像是存儲水的地方,但是仔細看看卻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葉青的家是農村裡,一年四季做飯都要用柴,特別是冬天燒爐子需要大量的柴。他劈過柴知道一些蟲子的習性,蛀木的蟲子在木頭上鑽一個洞鑽進去,剛開始進去的時候洞口很小,他們吃過後排放的糞便加上一些沒用營養的木屑會堆積在身後,將鑽過的洞牢牢堵死,一般極難通過外表來分析樹木是否生蟲。所以這裡雖然看不出來有什麼問題,極有可能是排泄物將這個洞給堵住了。

垚起身看了看四周,精靈女皇他們還沒有上來,「趁著他們還沒上來,先試一下,等他們來了,鐵定不會讓我這麼做的。」掏出匕首在小凹坑的旁邊,輕輕撬了撬,果真撬下了一些黑色殘渣。

「被我言中了,果真是生了蟲了。」小心翼翼的一頓撬,這樹榦上竟然出現了拳頭大一個洞,那蟲子用自己的排泄物將自己打的洞堵死了,而且又是樹根上一般人根本瞧不見,主要的是這裡是精靈一族的禁地,不是誰想來就能來的了的地方,平日無人在這裡,也才使得這蟲子有恃無恐的給蛀了一個洞來。

這個洞斜著向上,不知道這個洞打了有多深,排泄物堵得很緊不用匕首撬根本搞不動,可是深度深了之後匕首夠不上。當即施展金系魔法,將自己的手臂用匕首同化變成堅硬的鋼鐵「這個蟲子連生命之樹都能給鑽個洞,可別給我咬了,那樣可就不好玩了。」

憑藉著感覺用手不停的往上掏,掏出大把大把的木屑來,掏了一會,感覺是掏空了,手指能夠頂到一個東西在動,嚇的垚連忙收回了手,趴在地上瞧了半天也沒能瞧見裡面的狀況,於是壯著膽子再次伸出了手。

當最後一點東西被掏出的時候,垚感覺自己摸到了一個大鴨蛋,手有點拿捏不穩「結繭了?靠,嚇死老子了,還好是結繭了,要是個蟲子還不嚇死老子。」樹洞裡面大外面小,那蟲子在裡面結繭很難弄出來。

準備拿匕首將這個繭破開的時候,垚卻忽然停了下來「嘿嘿,這可是好東西啊,一萬年前就存在的東西,又是吃的是生命之樹的木頭,這玩意肯定是頭神獸,就算破繭之後變成的是只蛾子,想必也是厲害無匹,和金雕一樣做個魔寵也是不錯的嗎!說不定能夠成為殺手鐧呢!」想到這裡垚可不管這是生命之樹,奮力的用匕首颳去樹洞上的已經死去的木質,不斷擴大洞壁,一點一點的將這個像是蠶繭一樣,雪白色的大繭給取了出來,這是個大號蠶繭,長度有差不多二十公分直徑六七公分,將其取出后垚連忙將其裝進了空間戒指。

看到被自己刮出的白色木質「不能讓精靈女皇那個娘們發現我傷了她們的精靈神樹,不然非得殺了老子不可,這小娘們本事太厲害了,比劍神還牛,現在還不是得罪她的時候。不知道光系魔法能不能讓這個樹洞里的木本質再生,若能再生那就好了,乘著他們還沒有上來先試試。」

垚當即施展了光系魔法,一團乳白色白光覆蓋在新刮出的傷口之上,可是忽然之間,體內的魔力竟然不受控制的瘋狂湧向樹榦而去,一瞬間體內魔力就被抽空,巨大的吸力瞬間將自己體內的魔力全部洗空,就算身體的魔力瞬間被吸空可這吸力依舊不減,感覺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垚整個人都拉扯了過去,靈魂也是都要透體而出。但是就當垚被吸的的手貼到樹榦之後,垚的腦子一聲轟鳴瞬間就失去了意識。

大祭司年事已高走的緩慢,眾人沿著環形而上的棧道一路向上,走著走著,「看上面!」霜林茹雪忽然大叫一聲,眾人都停了下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天空。周圍一千公里範圍內的魔法師都感覺到了這裡的魔法元素異常波動。魔法元素正從四面八方向一個地方彙集而去。霜林茹雪他們看到在天空中不知什麼時候行成了一片色彩斑斕的流雲。這些流雲向龍捲風一樣匯聚起來,龍捲風與地面連接的地方正是那生命之樹的位置。

「不好,有狀況!我們就不應該相信人類!大祭司我們先上去了!」精靈女皇還以為是垚在搞事情,就快速的沖了上來,霜林茹雪也擔心垚的安危,兩人加快速度奔跑了起來。木部的精靈們也在樹枝跳躍快速向樹頂匯聚而去。

當眾人感到樹頂的時候卻都愣住了,只見垚趟在地上移動不動,一隻手伸入生命之樹的樹榦之內。垚的額頭眉心之處好似開了一個洞,形成強大的吸力旋渦,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元素瘋狂的從這裡湧入,旋渦產生強大的吸力,眾人不敢靠前。

再看那生命之樹,只見樹榦之上一道道不同顏色的紋路都亮了起來,不同顏色的紋路從垚的胳膊上湧出再注入樹榦,然後分散到每片樹葉里。生命之樹的枝葉都在搖晃亮起七彩霞光,似乎在在歡呼只見樹冠上那個人形果實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變大。同時樹冠之上不知什麼時候開了十幾朵花苞,還結了十幾個人形果實。

「垚!」霜林茹雪從震驚中醒來之後就要衝上來,卻一把被精靈女皇給按住了,這個時候被人背上來的大祭司說道「茹雪丫頭,不要急,你這樣衝上去,對他,對生命之樹都沒有好處!

生命之樹需要能量,李垚這孩子又是神體有著超乎常人的魔法元素親和力,現在生命之樹在借用他的身體補充能量。但是李垚這孩子也將是莫大的受益者。現在你上去貿然打斷它,他的身體無法消耗匯聚而來的魔法元素,他的身體將會被撐爆。所以我們呢就再等等,等到這個奇特現象自然消失。他果真是預言中的人,生命之樹復甦了。」 「這裡怎麼這麼熟悉呢?這裡是意識之海嗎?娘的難道我又死球了,不知道這一次還能不能再復活過來呀,希望待會茹雪他們上到頂上來了之後能夠發現我出了事情,會想辦法救我。前面有團霞光?難道我又要穿越了?」魔法元素從垚的眉心灌入,讓他短暫的昏迷了過去,自我沉浸在意識當中,看到前面有一團霞光於是就好奇的走了過去。

朝著霞光走去,那霞光也在朝著他走來,當雙方距離夠近的時候才發現那團霞光里竟然是一個女人,而且還身無片縷,凝脂般的肌膚顯得有些扎眼。這女子極為美貌霜林茹雪在她面前都有些自慚形穢,垚饒有兩世記憶也愣是一時呆住,腦子裡竟然想不出有什麼詞語來形容,呆立一會腦子才逐漸清明,一個詞語浮現了出來「完美,無可挑剔的完美。」

「這裡是什麼地方?您又是何許人也?」垚率先開口,向面前這位美女詢問。

「這裡是您的意識之海,此刻我就在你的腦海里,我是過來向您說聲對不起的,我沉寂了太久太久,急需能量補充,你是神體者,有著超越一切的親魔力,我便借用你的身體吸納宇宙間遊離的魔法元素,這樣可以讓我更為快速的成長。」她的聲音很好聽,清脆悅耳。「我去,我還以為我就又這麼掛掉了呢,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嚇死我的,而且完全不經過我同意就利用我的身體來吸納魔法元素,不經過我的允許就進入我的意識之海,關鍵你來就算了還不穿衣服,我本來就不悅你還自己送上門來,那就對不起了!」

美女一驚「你想要幹什麼?」

「我不幹什麼呀,就是想體驗一把如果沒有身體,單靠意識能不能產生快感,嘿嘿,你就從了老衲吧!」垚死過兩次瀕臨死亡數次,每次快要死的時候都會出現這樣的場景,意識重回意識之後,四周都是一片虛無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這個女子雖然完美無瑕但是卻讓自己嚇得夠嗆,作為懲罰二話不說就將對方給撲到了。

當意識狀態下的垚進入對方的身體之後,垚眉心的漩渦變的更加強大了,巨大的吸力使得天地間的魔法元素瘋狂向它匯聚而來,再度輸送到生命之樹上。生命之樹上的人形果子快速生長,最主要的是匯聚到了垚第一次見到的那個果子,它越發的大了起來,快和真人一樣大小了,樹枝都被壓彎了。

除了這一個最大的,其他樹枝上總還結了八個小一點的人形果子,它們和兩三歲大的孩童一般了,突然樹枝一抖一顆果子落地了,果子落地瞬間就變成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孩子,小孩的背上竟然長著一對翅膀,翅膀和蝴蝶翅膀很像,但是卻薄如蟬翼是透明的,帶著淡淡的色彩,翅膀上若隱若現的縈繞綠色光芒。

「天啊!這,這,這竟然是,元素精靈使!木系元素精靈使」圍觀上的眾人聽到大祭司這麼一說都好奇的看向大祭司。

「相傳元素精靈使,是生命之神的護衛使,每一個元素精靈使都身懷一種魔法元素,他們異常強大是半神級別的存在,和人類信奉的光明神座前四翼天使實力相當,相傳神族大戰之前精靈一族有元素精靈使存在,只是已經幾萬年沒有出現了,我以為一直存在與傳說和神話之中,沒想到有生之年竟然還可以親眼所見,陛下快準備衣物給她。」大祭司激動的臉都通紅一片,說話時握著拐杖的手都在顫抖。

正在說話又一個果子落下來了,這也是元素精靈使他是火系的,沖翅膀上可以看的出來,翅膀上縈繞著火光。接著又落下來了六個果子,也都變成了元素精靈使,金,木,水,火,土,風,電,光總共八個元素精靈使,唯獨少了一個暗黑系的元素精靈使。

「這個李垚果真是預言之人,有了他在我們精靈一族復興有望了,復興有望了啊!」之前還想將垚置於死地的精靈女皇也興奮的感慨不已,對於元素精靈使她了解不多,但是她能夠感覺到這些元素精靈使身上縈繞的強大魔法力量。

八個小的果子都落地了,但是那顆最大的卻始終掛在枝頭,只是越變越大,垚還繼續躺在地上魔法元素還是在瘋狂匯聚,眾人都憂心忡忡的在那裡等著,從朝陽初生等到夕陽西下,再到明月高懸都沒有任何動靜。第二日清晨當朝陽再度照到這生命之樹的時候,這生命之樹終於是再有了動靜。那個壓得枝頭都快要斷掉的大人形果子終於是落地了。

果子落地瞬間散發出七彩光芒來,光芒的亮度超過朝陽,眾人不由的眯起了眼睛。當光芒消散一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穿著七彩紗裙站在那裡,烏黑靚麗的頭髮在晨風中飛揚。只是化形后就轉身盯著地上的垚,眾人沒能第一時間看到她的相貌。但是她的身後散發著七彩霞光,好似一道彎彎的彩虹。

「好驚人的魔法親和力!不同屬性的魔法元素竟然可以具現化,形成元素彩虹,這實力!難道是?」

這背著霞光的女子盯著垚看了一會轉身看向已經在這裡等候了整整一天一夜的眾人,請聲問道「誰是霜林茹雪?」

霜林茹雪一愣小聲應了句「我就是,您怎麼知道我的呢?」

在眾人錯愕的眼神中,這精靈轉身走到霜林茹雪身邊嘻嘻一笑「姐姐好,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啦。」

「一家人?這是怎麼回事?」霜林茹雪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嘻嘻,至於為什麼,你問他好了。」說著指了一下還在地上躺著的垚「都是他乾的好事!哼!姐姐他欺負我!」

這一幕讓是都摸不著頭腦,這個時候沉吟了許久的大祭司終於將自己的大膽想法說了出來「您,您是精靈神嗎?」

微微一笑「精靈神?莫種意義上來說算是吧,沉睡了萬載今日終於降臨人世,以後大家叫我夢寒吧。」夢寒其實這個名字是垚給取的,垚將夢寒推到後事后覺得就像是做夢一般這麼的不真實於是擅自叫了人家夢寒。夢寒出自李叔同的離別,出自那一句今宵別夢寒,當時的垚已經分不清這是夢境還是自己意識的演化。

朝陽初升到晚霞西至,垚眉心的漩渦才算是停下來,時間漸漸遠去,晚霞似血緩緩被月光沖淡,月亮谷的熒光植物開始幽幽散發熒光之時,一切才歸於平靜。

「呼!」一聲長呼垚猛的從地上坐了起來,環顧四周以確認自己身處何處,四下望去就只有霜林茹雪一人靠在生命之樹的樹桿上呼呼大睡。垚摸了摸有些痒痒的額頭,「還是自己媳婦親啊!這晚上了還在這裡陪著我。」垚發出一聲感嘆,起身走到霜林茹雪的身邊,輕輕的取出一件長衫給霜林茹雪披上。

輕微的一動霜林茹雪就驚恐的醒了過來,當看到近在咫尺的垚時,不由的一把將垚抱住「醒了!你終於醒了可嚇死我了,我們都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嗨,我當時也是莫名其妙就昏迷了過去,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你都困成這樣了想必已經很長時間了吧。」

「你已經昏迷了兩天一夜了,當時我們上來的時候就看到你躺在地上,各種魔法元素的匯聚你的眉心,我們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可嚇壞了呢!不過我想問問你昏迷的時候是不是幹了什麼壞事。」

垚一愣「我幹了什麼壞事?你怎麼知道?難道我在昏迷的時候做了什麼丟人的事情了?哎喲,慘了,這下丟人丟大發了。當時除了你在這裡外,還有其他人在這裡嗎?」垚擔心自己出洋相了

「有啊,當時除了我,還有我媽,精靈女皇,大祭司等等很多人都在,他們都知道這件事情了,你就想想怎麼跟我解釋吧。」霜林茹雪一副很生氣的樣子。

垚哭喪著臉說道「當時我昏迷了,你想一想啊,那麼多元素瘋狂的湧入我這腦子裡自然會產生幻覺啊,潛意識的控制下身體有些動作很正常嘛,不過被這麼多人見到,確實有點丟臉,以後都不好意思同大家見面了。」

「你想什麼呢?我想讓你解釋一下夢寒的事情,夢寒見到我就叫我姐姐,並且說是我們以後是一家人了,還說你欺負她,這是怎麼一回事啊?我都摸不著頭腦。」

「夢寒!」大叫一聲,顯然很吃驚。「難道那不是夢,是真的?」

霜林茹雪冷著臉說道「果真你幹了壞事!那你從實招來吧」

垚一拍腦門這才想到自己反應有點太激烈了,自言自語一番「難道這件事情是真的?不可能啊!當時明明是我手摸到這樹上,然後全身魔力都被抽空了,難道說這夢寒是這生命之樹?我把一棵給推倒了?哎喲我去!這畫面太美不敢想啊!」想到這裡垚不寒而慄,看了看身後靠著的樹不由的往前挪了挪身子,但是忽然一想又覺得不對連忙問道「夢寒?你見到她了嗎?我連她真人都沒見到,她冒冒失失的闖入了我的意識之海,結果就備我就地正法了!」

霜林茹雪和垚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很多這裡從未有過的辭彙也聽多多了自然明白其中意思,當即吃驚的說道「你把精靈神夢寒,就地正法了?你怎麼做到的?就算是意識狀態也似乎辦不到吧,她可是神?」

「神?扯淡吧!有她那麼弱的神嗎?精神力弱的不行,連我都打不過,讓我直接就按倒在地上給辦了。就她要是能夠成為神的話,那我豈不是比神更牛逼?」垚則是一臉的不相信,說完了之後悄聲問道「茹雪這個夢寒漂亮不漂亮啊?在我意識之海她可是美的不可方物呀,不然我也不會這麼衝動的,還有她究竟是何許人也啊?精靈神是個什麼東東呀!我當時昏迷著什麼都不知道。」

霜林茹雪冷哼一聲「你還口口聲聲說是只愛我一人,結果呢?結果呢?你不給我解釋清楚我可懶得理你!」 被霜林茹雪這麼一說垚頓時愣住了「哎,這一次我不想狡辯,錯了就是錯了,我誠懇的向您道歉,對不起,媳婦原諒我吧,這一次是我不對。當時龐大的魔法元素向我眉心匯聚而來,我當時就暈了過去,意識重回意識之海,你知道的我死過兩次,面臨過死亡多次,意識重回意識之海就意味著我又要死了,這個時候那夢寒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了,說是要借用我的身體,當時我那叫一個氣啊,不跟我說一聲就借用我的身體,我還以為我要死了呢,而且當時她身無片縷,我就作為報復將她給推倒了,就這樣啦。當時的我們兩個都是意識狀態又沒有實體接觸。不過我一直好奇這個夢寒究竟是何許人也。」

「這樣嗎?我還是不信,你心裡當時肯定想的不止這麼簡單,算了當時也是特殊情況,我也不太想追究你的責任了。那個夢寒就是這生命之樹上誕生的,她是自然的結晶,與她一同誕生的還有8位元素精靈使,有了他們我們精靈一族復興有望了,說到底這一次還要感謝你呢,呢可是我們精靈一族的大恩人哦。」

「樹上的果子?我去,還真是人蔘果啊!」垚不由感慨了起來。「茹雪你知道嗎?在我們地球上有一本神話故事叫做西遊記,那裡面就描繪了一顆樹叫人蔘果樹,它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再三千年方得成熟,果子與小孩相似,四肢俱全,五官皆備,人若有緣聞上一聞就可活三百六十歲,吃一個可活四萬七千年。據說還可以化形為人呢!以前一直以為是杜撰虛構的,沒想到在這裡竟然見到真的了,你知道嗎,我剛上來的時候就看到這個果子了,當時如果不是這樹上就一個果子的話我肯定會摘下來一個嘗嘗的。」

「天下間竟然還有這般巧合的事情,你當時如果摘了的話,那夢寒女神你可就推不倒了,你可得會後悔的!」

「你一直說夢寒,她人呢?怎麼一個都瞧不見?怎麼就你一人在這裡等我?」在意識之海夢寒美的不可方物,垚特別想見見現實中的夢寒。

「其他人都去了女皇的宮殿,女皇正在召集其他幾部族的大長老過來商議要事,我擔心你的安危就留在這裡等了,走吧,咱們也下去吧,女皇說了你若是醒來就叫你也一併參與會議的。」

「那好吧,咱們下去吧!」垚站起身來,頓時就疑惑了一聲「咦,這裡就是月亮谷吧,熒光閃閃很美嘛!咱們下去看看?」

「不要啦,還是先去開會吧,不然女皇又要說咱們了,再說了你不去見見你的夢寒?她可是非常非常漂亮,看的我都呆住了呢!」

「真的嗎?那咱們先去開會吧,正好我這邊也有幾件事情要和你們女皇談呢,走吧。」沿著樹榦上的旋轉棧道緩步向下,這樹已經存在了夠長時間,現在樹榦之上已然有了自己的小世界,樹枝上原本那些毫不起眼的苔蘚竟然也是熒光植物,垚將臉貼了上去仔細觀瞧,苔蘚的孢子在漆黑的夜裡散發著幽幽熒光,但是輕輕一碰它們馬上就變暗了,而且像是病毒傳染一樣一瞬間一大塊都不亮了。

「恆古大樹存在了億萬年,它始終都枝繁葉茂,加之生於山谷之中,樹冠之下隔絕天日,始終昏昏如夜,億萬年的生存繁衍,恆古大樹樹蔭下的山谷里的植物都自帶熒光,當夜晚來臨四周都暗下來時,看上去一片熒光特別美。不過在暗處點燃一盞燈就等於是給它們的天敵標明了方位,所以一旦他們收到攻擊,其他的周邊的也會迅速暗下來,將自己隱身。走啦後面有的是時間讓你看啦,這個還是別瞅著了,趕快去開會吧。」

垚嘿嘿一笑「這個看上去很漂亮,我想弄一點回去種到我的花園裡,那樣的話,晚上肯定很漂亮,嘿嘿不知道你們女皇讓不讓我弄。」

「這個應該會吧,又不是多麼珍貴的東西。不過這個東西喜陰涼昏暗的環境,你那青垚城估計是難以生長,除非你是種在房子里不然一點用處都沒有。」

沿著棧道緩緩向下,越是向下這熒光植物也就越多,光線也就越來越亮。女皇的宮殿此刻大門口都已經站滿了精靈,但是見到垚和霜林茹雪則都紛紛讓開了一條道,讓垚和霜林茹雪得已進入。

一進門就看到坐在最中央的那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夢寒沖著自己微笑,瞬間垚就覺得臉發燙,夢寒沖霜林茹雪招手「姐姐,過來坐我這裡,我這裡有空餘的位置哦!」

霜林茹雪微微一笑「好的。」

垚也不好意思擠進去,就在門口的位置找了個地方站著,他悄悄的打量起這夢寒來,夢寒真人比意識之海見到的還要美艷,不由的有點小得意。這個時候他也見到了旁邊淘氣的坐立不安分的八個小孩,這八個小孩竟然全部都長不同顏色的翅膀,長相極為相似,四男四女,也長著不同的顏色的頭髮,看上去有點非主流,現在大家也正好在討論它們安置的問題。

「現在咱們討論一下這八位元素精靈使的安置情況,八位元素精靈使,他們現在都還小現在也才只有兩三歲的年紀和心智,之前我想的說是安排他們到各部族去,守衛各個部族,但是顯然它們還太小太年輕沒辦法勝任這一工作,所以我想應該先將他們集中培養,等到心智城市年齡增長了,再讓他們去到各個部族守衛各個部族。但是我們培養他們的時候我想你們各個部族都排一個精靈來教導他們照顧他們,將來回到各自的部族也能夠有人指引快速適應。你們覺得呢?」

「女皇陛下,我們精靈五個部族有八位元素精靈使,我們其他四部分割在外,能不能給我們每個部族配兩位精靈使,您這裡有夢寒坐陣我想應該是可以了吧,有她在可是比元素精靈使好使。」

這個時候夢寒微微一笑說道「我可不會留在這裡的,我是嫁出去的人,我要離開這裡的,不過這裡依舊是我娘家,我會經常回來的。」

夢寒這話一說其他人瞬間就愣住了,順著夢寒看去的方向,垚一個人類擠在精靈中間還是顯得有點突兀,一眼就被認了出來,在眾人的凌厲的眼神下,垚尷尬一笑沖大家擺了擺手。「沒事你們聊,你們聊,我就在這裡聽著,適當的時候提提自己的意見就好了。如果覺得這個我個外人不能聽的話,那我出去好了。」

其他幾位部族長老剛剛才到還不明情況,見到垚均是一愣向精靈女皇問道「人類?這裡怎麼會有人類!」

精靈女皇頗為頭疼的說道「他是霜林茹雪的老公,我們已經認可他了,這一次精靈神和精靈使全依靠他才得以誕生。就是不知道他怎麼就把夢寒給勾搭走了。夢寒要隨他離開的話我們也不好拒絕,這下難辦了。」

垚乾脆大膽的直接走了過去「這個事情你們可以緩緩在聊,畢竟這些孩子還小,還需要慢慢培養,現在我們要聊的則是精靈一族未來的發展,現在你們精靈一族又到了復興的時刻,生命之樹重放光芒,最近幾年精靈一族將會有許多新生兒誕生,精靈一族將擁有美好的明天,但是幾千年的封閉狀態已經讓你們精靈一族被人類趕超甩在了身後,我覺得再封閉下去只會加速你們的消亡,同人類合作則將前景無限。給你們看幾樣東西,我想你們看了,會有所感觸。」垚從空間戒指里拿了幾件東西出來,放在了眾長老和大祭司的身前的桌上。自己則在夢寒的身邊坐下,這個時候一個元素精靈使跑到了垚的懷裡,輕輕叫了聲「媽媽抱抱。」

聽到這個稱呼垚瞬間就愣住了,這是個精靈女孩,水汪汪的大眼睛卻有著藍色的瞳孔,頭髮也是湛藍的,一對薄薄的翅膀也是流轉著藍色光芒。「小朋友我可不是你媽媽哦,你媽媽可不是我!」

夢寒伸手輕輕捏了捏小精靈的臉「他們和我一樣借用你提供的能量和魔法元素才得以孕育成型,某種意義上你就是她的媽媽,這幾個都是你的孩子。」

垚聽了嘿嘿一笑「既然這幾個都是我孩子,那我都帶走好了,某種意義上你也是我孩子我也帶走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