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夜寒站在路邊,目送着兩人遠去,有些悵然若失,輕嘆一聲,轉身進入了下一條街。

天風帝國中,火楓城也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大城了,僅僅比帝都小上一些,和另外兩大家族所佔有的城池都不相伯仲。

夜寒在城中轉了許久,發現這裏雖然繁華熱鬧,但卻也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

火楓城中幾乎到處都是劍士,通用的貨幣完全是靈晶,普通的金銀在這裏根本用不了。

若不是夜寒手中還有幾塊靈晶,他現在恐怕連吃飯都是問題。

到了中午,夜寒找到一個酒樓,坐在靠窗的位置俯瞰火楓城。

以前他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身處這樣的繁華大城中,夜寒竟是有些樂而忘返了。

“與其做一個殺手,還不如在火楓城附近修煉。”夜寒思考了許久,終於做出了決定。

事實上,他雖然以前是森羅殿的殺手,不過是在那裏領任務,得酬金而已,根本接觸不到這個組織的核心,而只要他沒做出什麼對組織不利的事,就算擅自脫離,那些人也懶得管。

做出了決定之後,夜寒感覺到一身輕鬆,此刻他沒有任何的羈絆,憑他的實力,在這城中絕對會生活得更好。

就在這時,身邊幾個酒客的談論將他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你聽說了沒,前兩天有人進入迷霧山脈找那天上掉下來的異寶,卻意外發現了一處靈晶礦!”

“這傢伙還真是運氣,不過就算髮現了又怎麼樣?在林家的地盤上,他還能據爲己有不成?”

“哼,一看你就是外來人,根本不懂我們火楓城的規矩。”那人挽起袖子,滔滔不絕地道。

“在火楓城,若是有人在周邊發現了靈晶礦脈,只需向林家報告一聲,便可組織開採隊,帶人在那裏開採,開礦所得,林家抽取八成,剩下的全歸自己所有!要知道,偌大的礦脈,就算只有兩成,那也是不可估量的財富!”

“不過消息已經傳開了,現在估計已經有不少開採隊都出動了吧?根據規定,一個小礦脈最多隻能由五個開採隊共同開採,慢一步,都很可能錯失良機。”

坐在那男子對面的人擡起頭道:“就在我來的時候,還看到有兩個開採隊的隊長向城中比武場走去,似乎是在爭奪那最後的一個名額。”

夜寒聽完心中一動,他現在的實力雖然比不上大家族中的少年天才,但和那些處於底層的人相比卻並不算弱,這段時間手頭正緊,這礦脈可是個不可多得的機會。

想到這裏,他也不再遲疑,打聽了一下位置後,便直奔火楓城比武場而去。

此刻的比武場煙塵四起,兩個開採隊的戰鬥已經開始了,當夜寒來的時候,有幾個人已經身帶血跡,倒在了比武場的兩邊,而正中央,戰鬥也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鏘!”

兩柄劍再一次相碰,一人面色潮紅,連連後退,嘴角緩緩溢出了鮮血。


“嶽建城,你們沒人了吧,看來,這次戰鬥是我勝了?哈哈哈……”勝利一方的隊長大笑道。

“呸,要不是你無恥,找幫手爲你們出戰,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嶽建城恨恨地道。

“找幫手又怎麼樣,你有本事也找個幫手試試,就怕你開不起那價!”那隊長得意地笑道。

“你……”嶽建城氣的臉色漲紅,隨後咬了咬牙,回頭道:“各位,有哪位願意現在加入我隊,我嶽建城承諾,若贏得了這最後一個名額,開採隊此次所得,除卻上交的部分,我分你五成!”

“五成?”現場一片譁然,這也太離譜了吧!

“你還真狠得下心。”那隊長似笑非笑地道。

不過,縱然是這樣的條件,也沒人敢上前,剛纔的戰鬥他們都看在眼裏,對方可是劍膽境六階的劍士,絕大多數人都不是對手。

嶽建城環顧一圈,眼中的希望之光緩緩熄滅,剛要認輸退出比武場,卻聽到身後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既然如此,那我就加入了!到時候隊長可不要食言!” “你真的要加入?”嶽建城猛地轉過身來,卻發現竟是一個少年,不由得有些失望。

夜寒走上前,看到嶽建城的表情,微微一笑道:“放心,若是我敗了,用不着你付錢。”

嶽建城一愣,頓時有些不好意思,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就全靠小兄弟了!”


夜寒這才走上比武場,剛剛站定,卻聽到對面隊長刺耳的大笑聲:“這是哪來的小子,毛還沒長齊,就出來丟人現眼?”

“閉嘴!”夜寒冷冷一喝,目光掃向那個隊長。

被夜寒森冷鋒銳的目光盯住,那隊長只覺得渾身一陣冰涼,剛要出口的話竟被生生嚥進了肚裏。

“好小子,有些本事。”比武場上那個壯漢看到了這一幕,點頭讚道。

這時夜寒方纔打量起他的對手來。那壯漢身姿魁梧挺拔,肌肉虯結,看起來充滿了力量,最爲引人注意的是,他手中的劍和一般人的劍都不同,寬闊巨大,像是一個大門板一般。


“巨劍?是人王道的劍士?”夜寒眉頭一挑,眼神有些凝重。

人王道主張修煉身體,宣稱歷盡苦難而不倦,方證人王之道。他們最擅長使用巨劍,大開大合,力量無窮,在修煉的前期,有着明顯的優勢。

“小子,我看你也算個人物,今日就算你敗了,我也不會爲難你。”壯漢聲如洪鐘,大笑道。

夜寒微微一笑:“誰勝誰敗,還未可知……出手吧。”

兩人對面而立,夜寒拔出手中短劍,氣勢迅速提升到了頂峯。

“竟然也是劍膽境六階的高手!”圍觀的人驚訝道。

“這麼小的年齡就達到了劍膽境六階,雖比不上林家的那些天才,將來的成就也必將不可限量!”

“只是他手拿短劍,貌似是鬼神道的劍士,與人王道的劍士硬拼,就算境界相同,恐怕也沒什麼勝算啊。”

夜寒展露出氣息的時候,圍觀的那些人幾乎同時對他失去了信心,所有人都知道,在修煉前期劍士單挑,人王道近乎同階無敵。

壯漢微微點點頭,大喝一聲,輪動着半個人大小的巨劍怒砸下來。

巨劍勢大力沉,根本無法硬撼,撕裂空氣,竟帶起一陣狂風。

夜寒精神高度集中,強大的神念覆蓋了整個比武場,對手的一切都反饋到他的識海,看準巨劍襲來的一刻,身軀一縱,避過巨劍的鋒芒。

“叮!”

短劍輕點在巨劍的一側,還未等巨大的力道傳過來,夜寒已經再次前衝,將兩人的距離縮短至不到一丈。

所謂一寸短一寸險,只要讓夜寒近身,那就是他的主場。

“回去!”

壯漢大喝一聲,巨劍猛地一掃,一股颶風憑空而起,無形劍氣剎那間充斥了比武場,在夜寒的面前,竟然出現了一排劍影,將其阻擋在外。

“當!”

短劍避無可避,與劍影相撞,發出沉重的響聲,一股大力趁機傾瀉下來,將他半邊身子都震得發麻。

“哈哈哈!”

壯漢大笑,看準機會,巨劍平舉,直接向下拍來。

巨大的劍身有如山嶽,夜寒擡起頭,看到覆蓋下來的黑影,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拼了!”

夜寒咬咬牙,竟不去防禦,雙腳猛地一蹬地,身體閃電一般暴射出去,直取壯漢咽喉。

壯漢一驚,沒想到夜寒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眼中涌上讚賞之意,巨劍回收,將那足有普通人小臂粗的劍柄擋在面前。

“當!”

夜寒一擊而退,可剛要動作,卻發現後路已經被封堵。

壯漢身軀一震,劍意凜然,巨劍掄動起來,散發出駭人的氣勢。


“劈山斷嶽裂蒼穹!”

大喝出口,劍舞如風,氣勢如虹,一頭黑髮迎風亂舞,一往無前!

夜寒感覺自己似乎被壓制了,那壯漢的力量要超過他很多,此時劍法一出,更加難以爭鋒。

“天道無雙劍法,今日便讓我試試你的威力!”夜寒心中輕語,全身真氣向短劍聚攏過來。

“一刃縱橫天地間!"

這是夜寒第一次全力施展天道無雙劍法,劍招始一出手,便是風雲變色,以比武場爲中心,周圍十幾裏範圍竟一下子暗淡下來。

夜寒周身一片昏暗,像陷入了無盡的夜幕之中,身軀完全隱沒,就是與之僅僅丈許距離的壯漢,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一刃橫空,縱橫天下,在那昏暗的夜幕中,一股霸絕天下的豪邁氣勢緩緩蔓延出來,在這片天地間浩蕩。

就連夜寒自己也沒想到,這一招竟然能如此強橫,再加上他遠比同階人凌厲的真氣,施展劍法,威力更甚!

他此刻甚至有自信,憑藉着這一招,可以和劍膽境八階的高手抗衡一二。

不過,這一招耗費的真氣量也是恐怖的,僅僅片刻,丹田中的真氣已經所剩無幾。

壯漢凝眉看着夜寒的劍招,被完全震懾住了,他發現,在那夜幕降臨的那一刻,他手中的巨劍便再也無法斬落。

剛要回防,卻聽到夜寒冷笑聲,隨後,在那黑暗之中,一枚短劍劍尖如毒蛇吐信,猛地飈射出來!

出其不意,蓄勢一擊,曾經身爲殺手的夜寒終於發揮出了自己最強的力量。

“刷!”

這一刻,短劍劍尖爆發出璀璨的光輝,天地靈氣聚攏過來,在短劍最前端凝聚出一截小小的劍芒。

“竟然斬出了劍芒?”

夜寒心中大震,劍芒可是隻有劍氣境強者才能使用出來,雖然這一小截劍芒根本釋放不出,但也讓這一劍的威力憑空提升了一倍!

“當!”

劍尖刺到巨劍的劍身之上,發出沉重的悶響,劍芒的力量爆發而出,讓壯漢連連後退,每退一步,都會在地上留下一個腳印,到了最後,終於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這少年竟然真的贏了?”

戰鬥結束許久,圍觀的人才反應過來,臉上盡是驚訝之色。

而嶽建城則是大喜過望,大笑道:“小兄弟果然年少有爲,等到靈晶開採出來,我必不會食言!”

夜寒微微一笑,隨後對着那壯漢一抱拳:“既然如此,這名額就是我們的了,在下告辭!”

“小子,沒有實力,靈晶拿在手裏可是非常燙手的。”夜寒轉身時,卻聽見身後傳來冷嘲熱諷的聲音。 夜寒回過頭來,正對上那隊長惡毒的眼神。

“儘管來吧。”夜寒淡淡地道。

隨後揚長而去。

天色將晚,嶽建城的開採隊也進入了迷霧山脈,三個劍士帶着十幾個工人,再加上夜寒,組成了一股不小的隊伍。

一路上,夜寒和那兩個劍士也都熟悉了,他們是兩兄弟,老大叫嚴暉,老二叫嚴巖,都是劍膽境五階。

而隊長嶽建城則是劍膽境五階巔峯,即將突破。

算起來,夜寒還是這一隊中的最強戰力。

這一處礦脈,並非是在山脈的深處,但地理位置卻極爲特殊,礦洞四周環山,像是在一個大碗中。

若是在平時,很少有人願意翻山越嶺,進入那片區域。

不過此時這裏卻是很熱鬧,五個開採隊全部到齊,劃分好了地盤之後,便進入了緊張的工作。

事實上,開採的工作都是工人們去完成,而劍士則是負責安全和管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