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墨離笑起來像是個大孩子,似乎很滿意芷月的主動,眼神灼灼盯著越來越嬌羞的女子,理所當然又是一頓熱吻,讓芷月差一點以為他這是要在這院子里跟她吻到天長地久了才作罷。

墨離用手指搓了搓芷月被他蹂躪的有些紅腫的唇,感覺自己自從嘗過這裡香甜的滋味,便忍不住那越來越熾烈地想念和衝動,又想著還有不知多少要做和尚的日子,便恨不得讓芷月明天就一步登天,讓他們可以名正言順走在一起。又想到自己今天要說的事情,心情不由有些複雜和沉重。

「其實,今天拉你來,還有個事兒要你自己拿主意。」 第一百六十五章處理墨三

芷月看著墨離那變幻的臉色,心中莫名有些慌亂,她認真地望著男人的眼睛問道:「究竟何事,讓你如此為難?你說吧,我不怕的。」

墨離一聽便知道芷月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遂笑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是關於你母親陳家的事情?」

芷月茫然看著墨離,有些吃驚,但心中還是有些期待的,又夾雜了一些緊張和不安。

她對於自己外祖家還是有些好奇的,雖說他們之前在自己受苦的時候,一直沒伸過手幫忙,但好歹也是陳碧雲的娘家,情況多了解一下也是應該的。

「今天的事兒跟陳家有關。」墨離拉著芷月進了小樓,登時一溜女人躬身給他們見禮,那嬌聲細語的問候登時讓兩人全都愣住了。這麼多的鶯鶯燕燕突然一下子出現在芷月的眼前,還真是讓她有些適應不良。

墨離皺了皺眉頭,似乎想到了什麼卻沒有說話,眼眸之中瞬間蒙上了一抹沉冷肅殺的光。他帶著芷月從人群之中走過,徑直坐到了堂屋正中的主位之上。

這裡正中就只有一張椅子,芷月也只得像是開會一樣坐在下首的第一個位置上。看著這本該是家的地方這麼一本正經像是開會一樣的擺設,她還真是萬分想念自己現代家裡的歐式沙發和貴妃椅……

墨離戾眸微掃,發現這些下人挑得確實是頗費了一番心思。沒有一個是丑的,全都生得美艷多姿,環肥燕瘦,倒是什麼樣兒的都湊齊了。

芷月早就發現墨離的情緒不對,再一看下面這三四十號美人兒,心中不由起了一絲想法。

之前,她在這裡養傷,後來也就急匆匆在墨王府住過幾天,對這裡的情況根本就不了解,全是墨五在外面替她張羅。

如今看來,這裡面應該是有人不想讓自己進來吧。恐怕就連這芷蘭汀的修建也是被人所不喜的吧……

想想,芷月卻是不怒反笑,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

按照墨離的個性,這種被人暗地裡算計的情況應該還是第一次。

況且,芷月也不是這個時代以夫為天的女子,她的心很大,即便是再多的艱難險阻,只要身邊的人對她真心真意,她還真不懼這些魑魅魍魎的算計。而從墨離之前的表現來看,芷月十分篤定他跟自己的時候還是初吻,更加談不上有女人一說。

墨離一直皺著眉不說話,下人們便戰戰兢兢跪在地上,連頭也不敢抬一下。

芷月知道這是墨離的下馬威,索性從空間拿了本書出來翻看,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這樣僵持的畫面一直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外面才蹬蹬蹬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芷月沒有抬頭,但是從聲音里可以聽出來人是兩個,應該是一男一女。一個聲音穩重,一個聲音輕巧。兩人也是配合已久,走路的節奏和呼吸的頻率都能夠達到一致,應該是一直在一起行動的修行之人。

果然,不多時兩道身影匆匆而至。芷月只不過抬頭輕輕掃了一眼,便繼續低頭去看手中的書籍,似乎根本對來人沒有半分感覺。

可是心中卻分明有了感應。那女子對自己恨意頗重,想必此中事都是她的手筆了。

「誰弄來的?」墨離的聲音冷沉沉的,沒什麼情緒,卻讓那兩人一下汗濕了衣背。

「王爺……」男人張口想要說什麼,卻聽見一聲極低的冷哼之聲。

「我給過你機會。」墨離的手指似乎是在桌上扣了扣:「墨三調去竺蘭,五年之內不得回來。」

女人猛然抬起了頭來,眼中已經有了絕望和愕然。她沒有求饒,知道求饒也是沒有用處,只不過慢慢轉頭望向了仍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捧著書在看的女子。

那女子嫻靜安詳,長睫微垂,似乎是感到有人在看著她,便抬眸淡然掃了過來。不過一眼,便復又低頭看起了書來。

只這一眼,墨三的心中便突然由不甘變成了自嘲。

那女人就只是這樣安安靜靜坐著,便讓墨三感覺看到了那滿院子本該生於夏季的嬌嫩芙蕖卻迎霜傲雪,傲然綻放。

似乎一個無意之中落入凡間的精靈,不惹一絲塵埃,雖然素衣凈面,甚至身上的衣服都沒有這裡任何一個女子的漂亮精緻,可她那天生純凈高貴的氣質,卻讓所有的人自慚形穢。

墨三突然有些明白了自家王爺最近的反應,這樣的女人……她竟然妄想和她相比……

墨三垂了眸,輕輕叩首:「多謝王爺不殺之恩。」之後,便即刻黯然離開……

墨忠有些疑惑墨三的轉變,可也只敢皺了皺眉。本身這次的事情也是他的疏忽之過。這事兒說小了是不敬未來的主母,說大了,就是奴大欺主,甚至有狐媚主上的嫌疑。

從主子對這女子的重視,墨三隻不過調離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自己出去領三十杖,這些東西,都處理了。」說完,墨離便伸了手到那女子的面前。

芷月抬頭沖墨離笑了笑,收了書,牽著他的手上樓去了。

墨忠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急忙將這些女子趕了出去,自去領罰了。而這次的事情也再一次讓墨王府中所有的下人心中皆被敲響了警鐘,連十侍衛之中最受寵的墨三都悄無聲息被貶到了南嶼,他們若敢冒犯那芷蘭汀的女子,等待他們的就絕不會是這麼仁慈了。

重新來到無人處,兩人皆恢復了之前的隨意。墨離卻先捏了芷月的手道:「今日多謝你了。」

芷月有些奇怪抬頭望向墨離,那眼中的懵懂讓男人莫名心中一軟:「那墨三與墨五一樣,他們一共十人,都是從小在我身邊長大的孤兒,本來有百人,之後一個個為我而死,多少年了,到現在,就剩了他們十個。我對他們的情誼確是不同的,但墨三是女子,卻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芷月笑了笑:「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不過,我相信你,不用跟我解釋的。」 第一百六十五章處理墨三

芷月看著墨離那變幻的臉色,心中莫名有些慌亂,她認真地望著男人的眼睛問道:「究竟何事,讓你如此為難?你說吧,我不怕的。」

墨離一聽便知道芷月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遂笑道:「不! 妖孽王爺寵入骨 不是你想的那樣。是關於你母親陳家的事情?」

芷月茫然看著墨離,有些吃驚,但心中還是有些期待的,又夾雜了一些緊張和不安。

她對於自己外祖家還是有些好奇的,雖說他們之前在自己受苦的時候,一直沒伸過手幫忙,但好歹也是陳碧雲的娘家,情況多了解一下也是應該的。

「今天的事兒跟陳家有關。」墨離拉著芷月進了小樓,登時一溜女人躬身給他們見禮,那嬌聲細語的問候登時讓兩人全都愣住了。這麼多的鶯鶯燕燕突然一下子出現在芷月的眼前,還真是讓她有些適應不良。

墨離皺了皺眉頭,似乎想到了什麼卻沒有說話,眼眸之中瞬間蒙上了一抹沉冷肅殺的光。他帶著芷月從人群之中走過,徑直坐到了堂屋正中的主位之上。

這裡正中就只有一張椅子,芷月也只得像是開會一樣坐在下首的第一個位置上。看著這本該是家的地方這麼一本正經像是開會一樣的擺設,她還真是萬分想念自己現代家裡的歐式沙發和貴妃椅……

墨離戾眸微掃,發現這些下人挑得確實是頗費了一番心思。沒有一個是丑的,全都生得美艷多姿,環肥燕瘦,倒是什麼樣兒的都湊齊了。

芷月早就發現墨離的情緒不對,再一看下面這三四十號美人兒,心中不由起了一絲想法。

之前,她在這裡養傷,後來也就急匆匆在墨王府住過幾天,對這裡的情況根本就不了解,全是墨五在外面替她張羅。

如今看來,這裡面應該是有人不想讓自己進來吧。恐怕就連這芷蘭汀的修建也是被人所不喜的吧……

想想,芷月卻是不怒反笑,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

按照墨離的個性,這種被人暗地裡算計的情況應該還是第一次。

況且,芷月也不是這個時代以夫為天的女子,她的心很大,即便是再多的艱難險阻,只要身邊的人對她真心真意,她還真不懼這些魑魅魍魎的算計。而從墨離之前的表現來看,芷月十分篤定他跟自己的時候還是初吻,更加談不上有女人一說。

墨離一直皺著眉不說話,下人們便戰戰兢兢跪在地上,連頭也不敢抬一下。

芷月知道這是墨離的下馬威,索性從空間拿了本書出來翻看,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這樣僵持的畫面一直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外面才蹬蹬蹬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芷月沒有抬頭,但是從聲音里可以聽出來人是兩個,應該是一男一女。一個聲音穩重,一個聲音輕巧。兩人也是配合已久,走路的節奏和呼吸的頻率都能夠達到一致,應該是一直在一起行動的修行之人。

果然,不多時兩道身影匆匆而至。芷月只不過抬頭輕輕掃了一眼,便繼續低頭去看手中的書籍,似乎根本對來人沒有半分感覺。

可是心中卻分明有了感應。那女子對自己恨意頗重,想必此中事都是她的手筆了。

「誰弄來的?」墨離的聲音冷沉沉的,沒什麼情緒,卻讓那兩人一下汗濕了衣背。

「王爺……」男人張口想要說什麼,卻聽見一聲極低的冷哼之聲。

「我給過你機會。」墨離的手指似乎是在桌上扣了扣:「墨三調去竺蘭,五年之內不得回來。」

女人猛然抬起了頭來,眼中已經有了絕望和愕然。她沒有求饒,知道求饒也是沒有用處,只不過慢慢轉頭望向了仍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捧著書在看的女子。

那女子嫻靜安詳,長睫微垂,似乎是感到有人在看著她,便抬眸淡然掃了過來。不過一眼,便復又低頭看起了書來。

只這一眼,墨三的心中便突然由不甘變成了自嘲。

那女人就只是這樣安安靜靜坐著,便讓墨三感覺看到了那滿院子本該生於夏季的嬌嫩芙蕖卻迎霜傲雪,傲然綻放。

似乎一個無意之中落入凡間的精靈,不惹一絲塵埃,雖然素衣凈面,甚至身上的衣服都沒有這裡任何一個女子的漂亮精緻,可她那天生純凈高貴的氣質,卻讓所有的人自慚形穢。

從練習生到影帝 墨三突然有些明白了自家王爺最近的反應,這樣的女人……她竟然妄想和她相比……

墨三垂了眸,輕輕叩首:「多謝王爺不殺之恩。」之後,便即刻黯然離開……

墨忠有些疑惑墨三的轉變,可也只敢皺了皺眉。本身這次的事情也是他的疏忽之過。這事兒說小了是不敬未來的主母,說大了,就是奴大欺主,甚至有狐媚主上的嫌疑。

從主子對這女子的重視,墨三隻不過調離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自己出去領三十杖,這些東西,都處理了。」說完,墨離便伸了手到那女子的面前。

芷月抬頭沖墨離笑了笑,收了書,牽著他的手上樓去了。

墨忠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急忙將這些女子趕了出去,自去領罰了。而這次的事情也再一次讓墨王府中所有的下人心中皆被敲響了警鐘,連十侍衛之中最受寵的墨三都悄無聲息被貶到了南嶼,他們若敢冒犯那芷蘭汀的女子,等待他們的就絕不會是這麼仁慈了。

重新來到無人處,兩人皆恢復了之前的隨意。墨離卻先捏了芷月的手道:「今日多謝你了。」

芷月有些奇怪抬頭望向墨離,那眼中的懵懂讓男人莫名心中一軟:「那墨三與墨五一樣,他們一共十人,都是從小在我身邊長大的孤兒,本來有百人,之後一個個為我而死,多少年了,到現在,就剩了他們十個。我對他們的情誼確是不同的,但墨三是女子,卻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芷月笑了笑:「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不過,我相信你,不用跟我解釋的。」 第一百六十六章陳家秘辛

墨離心中妥帖,笑道:「若不是你對墨三施了精神力,她哪兒會那麼容易就範。這女人之前被那九個慣的有些認不清身份,也該有此一劫。我本想著,今日有可能要傷了那九個的心了。沒想到,你竟有這本事,倒是為夫小看你了。」

「亂叫。」芷月被這句為夫說紅了臉,輕輕推了男人一下,換來男人爽朗一笑。

芷月便將自己在南都時蒼寶軒黑來《千幻神術》的事情說了給墨離聽。倒叫墨離吃驚非小。暗道僥倖。

卻原來,這《千幻神術》確實是如那書中所言,非精神力超凡脫俗者不得練之,否則,輕則神識受損,身體缺陷,重則精神錯亂,成為廢人。被人稱為不祥之功。也確實有人曾經冒死嘗試過,但無一不以極凄慘的下場告終。

「那個叫苦老的人,還當真是一個天才,卻是不知今後有沒有機會能夠再見到他。我是覺得,這《千幻神術》當真是博大精深,我只不過才修習了其中的萬分之一,便已經覺得進境艱難,幾乎沒有什麼進步。就是不知那苦老將這神術修鍊成功之後,會是何等的恐怖,驚人呢!」

「嗯,當時那苦老確實是僅靠這神術便稱霸江湖,幾無敵手。與人對戰根本不用動手,一個眼神便滅敵與前,這樣的強敵,聽說就連接引使者都頗為忌憚。他受了那麼多年的苦,也算是苦盡甘來。」

「可是,因此失去了妻兒親人,我還是覺得他好可憐。」芷月前世於感情上一直缺失,越發渴望那樣相依為命的感情:

「對了,你不是要跟我說外祖家的事情嗎,到底是什麼事啊?」芷月對這個很好奇。

「哦,你娘親家裡是一個丹藥世家,在帝都的這一支是你外曾祖早年來帝都打拚時創下的家業,他先是憑藉醫術和高明的煉藥術得到皇室的賞識,後來進宮做了御醫,自己在帝都也開了很多家醫館,對外還販售和承接丹藥的煉製。之後老了也沒有回故鄉就留在了帝都,當年,陳家可謂是風光一時。」

看芷月聽得專心,墨離索性給她倒了一杯水,才慢慢講:

「你曾外祖這一輩只有兩個嫡子,因為怕醫術失傳,倒是收了幾個徒弟。可惜這麼多人裡面,真正得到你外曾祖父衣缽的卻不是你那兩個祖父輩,而是你的小舅舅。」

「舅舅?」芷月突然想到,記憶里那些精巧新鮮的小玩具,之前在陳碧雲搶她娘親的納戒里她也找到了那些東西。似乎記憶里,娘親好像也時不時叨念兩句,只是後來,娘親每每在提到這些的時候,表情都不好,現在想來,應該是舅舅後來傳來不測的消息了吧。

「我小舅舅後來是不是死了?」芷月想到娘親妹妹拿著那些小物件流淚心裡也有些感同身受。雖說那個難過的還是原身,可那種感覺卻好像她親身經歷過的一樣。

「不,他沒死。」

「怎麼會?如果他沒死,我娘親就不會受這麼多苦了吧?」芷月想到如果舅舅很有出息,那麼北冥家又如何會那麼囂張對待他們。

「你舅舅非但沒死,而且為你們陳家光宗耀祖,三十歲之前就成為了皇級煉藥師,被仙使接引走了。」

芷月的嘴都有些合不上了:「天哪,好厲害!」

看著芷月那因為興奮而亮晶晶的眼睛,墨離有些好笑起來:「你也不錯啊。現在才十四歲就已經是高階煉藥師了,假以時日,在三十歲之前,突破皇級煉藥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哦,對哦。」芷月憨憨地笑了起來。想到這個身體的年齡,不覺有些竊喜起來。她總將自己前世的年齡帶入現在的生活,覺得自己很沒出息。現在看起來,這偷來的這麼些個光陰歲月,是真的可以多做很多的事情的。

「你外祖名叫陳鴻研,他弟弟叫陳鴻志,兄弟兩個早年也算是安安樂樂,互幫互助,將陳家家業也發揚光大了。矛盾就出在你外曾祖父去世那一年,他慧眼識珠,將所有的衣缽傳承,全都傳給了你小舅舅陳曦君。當年他還只是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這下,兩家的關係就出現了巨大的裂痕。陳鴻志有三兒四女,兒子雖多,卻沒個在醫術上有大建樹的,女兒又全都是庶女,因此在分家的時候就跟你外曾祖家發出了很大的衝突。」

墨離頓了頓才接著道:「後來,兩家便一直貌合神離,你外祖家裡人口簡單,當年分家因為你小舅舅得了傳承和衣缽,便什麼產業也沒要,一家人從主宅分了出來。可自你小舅舅走了,母親又出嫁了之後,兩個老人便一直深居簡出。那邊也因為沒有拿得出手的煉藥師,生意一落千丈。就又把主意打到了你母親的頭上。他們總覺得你小舅舅走時,一定給唯一的姐姐留了重要的東西,因為陳家除了你小舅舅之外,也就只有你母親是唯一的一個高階煉藥師。好在他們看在你外祖一家上界有人,也沒敢使勁鬧騰。只是後來,你小舅舅突然之間與這邊就斷了聯繫,一直到你祖父與母親相繼去世,也沒有消息傳回來。」

芷月望著墨離,心中也明白,墨離今天給自己說這麼多,可能就是怕自己以後在帝都碰到這些人,再生出什麼禍端來。更加上有陳碧雲的事情攪在裡頭,她又不是個孩子,自然知道在北冥辰的事情上,陳鴻志一家肯定是沒少出壞水。

想到這兒,芷月沖著墨離點了點頭:「離,謝謝你!以後在京里再碰到那家的人,我便知道該怎麼做了。」

墨離笑著點頭。可芷月卻突然間想起了之前男人所講述的事情:「離,那現在我那外祖母呢?她還好嗎?」

「我要跟你說的正是這個。」墨離想了想才道:「你外祖母如今一個人住在南城的莊子里,之前我有派人去那兒看過,發現她現在有些不好,所以,我才將你帶了出來,想要問問你,要不要將她接到你身邊來住。」 第一百六十六章陳家秘辛

墨離心中妥帖,笑道:「若不是你對墨三施了精神力,她哪兒會那麼容易就範。這女人之前被那九個慣的有些認不清身份,也該有此一劫。我本想著,今日有可能要傷了那九個的心了。沒想到,你竟有這本事,倒是為夫小看你了。」

「亂叫。」芷月被這句為夫說紅了臉,輕輕推了男人一下,換來男人爽朗一笑。

芷月便將自己在南都時蒼寶軒黑來《千幻神術》的事情說了給墨離聽。倒叫墨離吃驚非小。暗道僥倖。

仙帝歸來 卻原來,這《千幻神術》確實是如那書中所言,非精神力超凡脫俗者不得練之,否則,輕則神識受損,身體缺陷,重則精神錯亂,成為廢人。被人稱為不祥之功。也確實有人曾經冒死嘗試過,但無一不以極凄慘的下場告終。

「那個叫苦老的人,還當真是一個天才,卻是不知今後有沒有機會能夠再見到他。我是覺得,這《千幻神術》當真是博大精深,我只不過才修習了其中的萬分之一,便已經覺得進境艱難,幾乎沒有什麼進步。就是不知那苦老將這神術修鍊成功之後,會是何等的恐怖,驚人呢!」

「嗯,當時那苦老確實是僅靠這神術便稱霸江湖,幾無敵手。與人對戰根本不用動手,一個眼神便滅敵與前,這樣的強敵,聽說就連接引使者都頗為忌憚。他受了那麼多年的苦,也算是苦盡甘來。」

「可是,因此失去了妻兒親人,我還是覺得他好可憐。」芷月前世於感情上一直缺失,越發渴望那樣相依為命的感情:

「對了,你不是要跟我說外祖家的事情嗎,到底是什麼事啊?」芷月對這個很好奇。

「哦,你娘親家裡是一個丹藥世家,在帝都的這一支是你外曾祖早年來帝都打拚時創下的家業,他先是憑藉醫術和高明的煉藥術得到皇室的賞識,後來進宮做了御醫,自己在帝都也開了很多家醫館,對外還販售和承接丹藥的煉製。之後老了也沒有回故鄉就留在了帝都,當年,陳家可謂是風光一時。」

看芷月聽得專心,墨離索性給她倒了一杯水,才慢慢講:

「你曾外祖這一輩只有兩個嫡子,因為怕醫術失傳,倒是收了幾個徒弟。可惜這麼多人裡面,真正得到你外曾祖父衣缽的卻不是你那兩個祖父輩,而是你的小舅舅。」

「舅舅?」芷月突然想到,記憶里那些精巧新鮮的小玩具,之前在陳碧雲搶她娘親的納戒里她也找到了那些東西。似乎記憶里,娘親好像也時不時叨念兩句,只是後來,娘親每每在提到這些的時候,表情都不好,現在想來,應該是舅舅後來傳來不測的消息了吧。

「我小舅舅後來是不是死了?」芷月想到娘親妹妹拿著那些小物件流淚心裡也有些感同身受。雖說那個難過的還是原身,可那種感覺卻好像她親身經歷過的一樣。

「不,他沒死。」

「怎麼會?如果他沒死,我娘親就不會受這麼多苦了吧?」芷月想到如果舅舅很有出息,那麼北冥家又如何會那麼囂張對待他們。

「你舅舅非但沒死,而且為你們陳家光宗耀祖,三十歲之前就成為了皇級煉藥師,被仙使接引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