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墨問塵和蘇泠風第一站的目的地,是黑踏族的國都——磊城。

他們去磊城,當然是為了黑踏族國王手裡的那把鑰匙碎片。

其實按路程來算,距離聖城最近的,是和獸人族比鄰的矮人族,他們的國都距離聖城不過三天的路程。

不過吉米說了,矮人族出了叛徒,偷了國王手裡的聖物,逃去了西澳大陸。

現在矮人族國王恐怕沒有心情管其他的事情,如果幫他抓到叛徒,拿回聖物,他應該會願意拿鑰匙碎片來交換,不過那就要去西澳大陸了。

算起來,矮人族那塊鑰匙碎片,要打到手,恐怕是難度最大的,暫時只能先放一放,拿到其他的鑰匙碎片再說了。

一連趕了七天的路,他們終於到了黑踏族的國都磊城。

已是下午,他們便先選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雖然黑踏族人,大多數樸實憨厚,換句話說就是好忽悠,但一國國王,也是不是那麼容易見的。

想見國王,他們還需要一番準備。

簡單的洗漱一番,換了乾淨的衣服,蘇泠風和墨問塵覺得先出去,逛一逛這個磊城。

所有人一起出來,墨問塵覺得人太多,太顯眼,不方便,最後只帶了肖明朗一個護衛,其他三個護衛暫時留在客棧里了。

作為國都的磊城,其他大陸過來的商人和冒險者並不少,蘇泠風、墨問塵和肖明朗這三個東臨大陸的人,雖然會惹來路人一些好奇的目光,但遠沒到沒圍觀的程度,他們逛得還算自在。

磊城和其他黑塔城部落或城鎮一樣,為了滿足黑塔人高大雄壯的體型需要,建築都非常高大,但都很簡單,將就的是實用,外觀上的美感上,就要差一些了。

磊城雖然是黑踏族最大最繁華的都城,但實事上,其繁榮程度,比東臨大陸上的一些小國小城還不如。

街上買賣的東西,也多是一些普通的生活用品而已,也有一些獸皮、藥材之類的東西,都非常便宜。

有的一些明明很珍貴的藥材,竟然比鹽巴、米面還要便宜! 而且,在這裡,金幣顯然還是稀罕貨幣,很多時候,黑塔人還流行著以物換物這種買賣方式。

看了一圈,蘇泠風的終結就是:這是一個非常原始、非常落後的民族。

也是黑踏族大多數人的性格使然吧,使他們守著那些獸皮、藥材、還有一些礦石等寶物,竟然不會讓那些寶貝給他們創造可觀的價值,至於與一直受珈藍國商人的壓榨,用那些寶貝換取那些珈藍手裡粗劣的糧食,和劣勢的日用品。

並不是說黑塔人傻,他們有著天生的武者天賦,有強悍的武力值,而且黑踏族,不管男女老少,都是狩獵的好手。

可是他們真的不適合經商,不懂得如何改善自己的生活。

最後,他們在一家看上去挺乾淨的一家小飯館前停了下來,進去選了個位置坐下。

一個膀大腰圓的黑踏族女人趕緊過來招呼他們:「幾位客人,你們要吃點什麼嗎?」

「請問,有菜單嗎?」肖明朗替主人問道。

黑踏族撇嘴,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沒有菜單的,我不識字的……這樣,我把店裡的食物說給幾位客人聽吧。」

「好,你說吧。」

黑踏族女人嘴巴很利索的念叨了五、六個菜名,基本都是烤肉,只不過肉的種類不同而已。

肉類,在黑踏族,既是菜,也是主食。

不過由於黑塔族的食量很大,這裡的季候又不適合種植作物,到了狩獵淡季,食物一直是困擾他們的大問題。

有些地方,每年都有餓死人的情況發生。

黑塔族老闆娘念叨了菜名之後,蘇泠風和墨問塵對望了一眼,沒有馬上說要吃什麼。

黑踏族老闆娘見客人沒反應,略有些局促不安的問:「客、客人,是對這些食物不滿意么?我、我們這裡還有別的吃食,是從你們東臨大陸傳來的呢,你們要不要嘗一嘗?」

「哦?說來聽聽,是什麼?」墨問塵問。

為了讓這個明顯有些緊張的黑塔族女人放鬆一些,他的臉上,露出了還算有親和力的微笑。

黑踏族女人看著墨問塵的笑容,愣怔了一下,隨即,黑黑的臉蛋竟然隱約的泛出了一絲紅暈。

蘇泠風在一旁白了墨問塵一眼,心裡暗罵:妖孽!

「是餅!白面的油餅,很香的,就是……就是比肉食稍微貴一些……」說到最後一句,黑塔族女人臉上略有些不好意思。

在這裡,麵食居然比肉貴!

墨問塵想了想,說道:「給我們來三張油餅,再來一些烤肉吧,你剛剛說的烤肉,每樣都來一些。」

黑塔族女人很高興的答應了一聲:「好咧!幾位客人請稍等,食物很快就上來的。」

「好。」墨問塵點頭。

食物上來之後,那位黑塔族老闆娘還送上來一壺茶,說是他們這裡特有的苦茶,免費的。

肖明朗拿了茶壺,給蘇泠風和墨問塵的茶杯滿上。

蘇泠風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小臉馬上就皺吧起來了,這苦茶,可真對得起這名字,果然很苦!不是一般的苦!

「呵呵呵……」看到蘇泠風小臉上的表情,墨問塵很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蘇泠風被墨問塵笑得微惱,不由白了他一眼。

「咳……」墨問塵努力收起臉上的笑容,解釋道:「黑塔人平時吃的肉食比較多,這苦茶,是他們用來促進消化的。」

「哦。」蘇泠風點點頭,表示明白。

其實她在青橋靈武學院上文史課的時候,書本上也有介紹各種族的生活習慣等,關於黑塔族喜歡喝的苦茶,她也是知道的。

之前著急趕路,他們在城鎮停下住宿、吃飯,沒有機會喝到苦茶,今天又機會嘗到,好奇之下就先喝了一口,味道真不咋地。

書上還有提到,黑踏族人還好酒,可惜他們連吃糧食都成問題,更別提用糧食釀酒了。

有時候珈藍商人會帶一些劣質的烈酒來黑踏族的城市販賣,也只有生活條件不錯的黑踏族人才買得起。

酒,對黑塔族人來說,是非常有誘惑力的奢侈品!

「來,嘗嘗這烤肉,看起來還不錯。」墨問塵挑了一塊烤的油黃的兔腿肉,放到蘇泠風的盤子里。

蘇泠風瞅瞅那塊烤肉,切的可夠大的。

夾起來咬了一口,仔細嚼著,嗯,外焦里嫩,香軟酥脆,味道是不錯。

墨問塵、肖明朗也都嘗了烤肉,都不住的點頭。

等到嘗那油餅的時候,三人的眉頭都不約而同的皺了一下。

這油餅做的,可不怎麼好吃。

面不是什麼好面,所用的植物油也是劣質的,口感很差。

三人最後放棄了那油餅,只吃了一些烤肉,不過這烤肉的分量可真夠足的,最後三個人都吃飽了,卻也是連三分之一都沒吃完。

墨問塵又重新叫了一些烤肉,給客棧里的三個人帶回去一些,也要給蘇泠風的那幾個魔寵帶一些。

他們結賬走了之後。

黑塔族老闆娘看著桌上吃剩下的烤肉,還有那隻動了一點點的油餅,不由搖頭嘆氣,這些東臨大陸的人族,總是這麼浪費!

那些食物,她是惹不得扔掉的,珍惜的端到后廚,準備晚上和家人一起享用。

第二天上午,墨問塵派肖明朗和另外一個護衛出去才買了一些工具。

下午的時候,他們去了磊城中心的交易廣場,竟然擺起了小攤。

對,就是擺脫!一個小吃攤!

所賣的小吃,是……烤土豆!沒錯,就是烤土豆!

其實蘇泠風並不確定,他們烤的這種東西,到底是不是地球世界的馬鈴薯。

這個世界,原本是沒有人吃這種東西的。

這種植物,是兩年多前,蘇泠風和安知曉、花若兮、墨昊天等人一起古卡峽谷歷練的時候,她偶然之下發現的。

當時只覺得很像地球世界餐桌上最常見的食品馬鈴薯,只不過個頭要比馬鈴薯大得多,平均一個居然有湯碗那麼大,每棵植物秧下面有五六個之多,產量可夠驚人的。

蘇泠風問了易水珏,他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又問了月光,月光只說是常見的一種草而已。

蘇泠風當時挖了一些扔在空間戒指里,後來有了隨身空間,就乾脆在隨身空間里種植了一些。

不過第一次吃這個異界版土豆的人,不是蘇泠風,而是夜微涼那隻小狐狸。

當時夜微涼,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沒有人吃這種食物,還以為異界版的馬鈴薯就長這樣呢。 而且,在這裡,金幣顯然還是稀罕貨幣,很多時候,黑塔人還流行著以物換物這種買賣方式。

看了一圈,蘇泠風的終結就是:這是一個非常原始、非常落後的民族。

也是黑踏族大多數人的性格使然吧,使他們守著那些獸皮、藥材、還有一些礦石等寶物,竟然不會讓那些寶貝給他們創造可觀的價值,至於與一直受珈藍國商人的壓榨,用那些寶貝換取那些珈藍手裡粗劣的糧食,和劣勢的日用品。

並不是說黑塔人傻,他們有著天生的武者天賦,有強悍的武力值,而且黑踏族,不管男女老少,都是狩獵的好手。

可是他們真的不適合經商,不懂得如何改善自己的生活。

最後,他們在一家看上去挺乾淨的一家小飯館前停了下來,進去選了個位置坐下。

一個膀大腰圓的黑踏族女人趕緊過來招呼他們:「幾位客人,你們要吃點什麼嗎?」

「請問,有菜單嗎?」肖明朗替主人問道。

黑踏族撇嘴,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沒有菜單的,我不識字的……這樣,我把店裡的食物說給幾位客人聽吧。」

「好,你說吧。」

黑踏族女人嘴巴很利索的念叨了五、六個菜名,基本都是烤肉,只不過肉的種類不同而已。

肉類,在黑踏族,既是菜,也是主食。

不過由於黑塔族的食量很大,這裡的季候又不適合種植作物,到了狩獵淡季,食物一直是困擾他們的大問題。

有些地方,每年都有餓死人的情況發生。

黑塔族老闆娘念叨了菜名之後,蘇泠風和墨問塵對望了一眼,沒有馬上說要吃什麼。

黑踏族老闆娘見客人沒反應,略有些局促不安的問:「客、客人,是對這些食物不滿意么?我、我們這裡還有別的吃食,是從你們東臨大陸傳來的呢,你們要不要嘗一嘗?」

「哦?說來聽聽,是什麼?」墨問塵問。

為了讓這個明顯有些緊張的黑塔族女人放鬆一些,他的臉上,露出了還算有親和力的微笑。

黑踏族女人看著墨問塵的笑容,愣怔了一下,隨即,黑黑的臉蛋竟然隱約的泛出了一絲紅暈。

蘇泠風在一旁白了墨問塵一眼,心裡暗罵:妖孽!

「是餅!白面的油餅,很香的,就是……就是比肉食稍微貴一些……」說到最後一句,黑塔族女人臉上略有些不好意思。

在這裡,麵食居然比肉貴!

墨問塵想了想,說道:「給我們來三張油餅,再來一些烤肉吧,你剛剛說的烤肉,每樣都來一些。」

黑塔族女人很高興的答應了一聲:「好咧!幾位客人請稍等,食物很快就上來的。」

「好。」墨問塵點頭。

食物上來之後,那位黑塔族老闆娘還送上來一壺茶,說是他們這裡特有的苦茶,免費的。

肖明朗拿了茶壺,給蘇泠風和墨問塵的茶杯滿上。

蘇泠風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小臉馬上就皺吧起來了,這苦茶,可真對得起這名字,果然很苦!不是一般的苦!

「呵呵呵……」看到蘇泠風小臉上的表情,墨問塵很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蘇泠風被墨問塵笑得微惱,不由白了他一眼。

「咳……」墨問塵努力收起臉上的笑容,解釋道:「黑塔人平時吃的肉食比較多,這苦茶,是他們用來促進消化的。」

「哦。」蘇泠風點點頭,表示明白。

其實她在青橋靈武學院上文史課的時候,書本上也有介紹各種族的生活習慣等,關於黑塔族喜歡喝的苦茶,她也是知道的。

之前著急趕路,他們在城鎮停下住宿、吃飯,沒有機會喝到苦茶,今天又機會嘗到,好奇之下就先喝了一口,味道真不咋地。

書上還有提到,黑踏族人還好酒,可惜他們連吃糧食都成問題,更別提用糧食釀酒了。

有時候珈藍商人會帶一些劣質的烈酒來黑踏族的城市販賣,也只有生活條件不錯的黑踏族人才買得起。

酒,對黑塔族人來說,是非常有誘惑力的奢侈品!

「來,嘗嘗這烤肉,看起來還不錯。」墨問塵挑了一塊烤的油黃的兔腿肉,放到蘇泠風的盤子里。

蘇泠風瞅瞅那塊烤肉,切的可夠大的。

夾起來咬了一口,仔細嚼著,嗯,外焦里嫩,香軟酥脆,味道是不錯。

墨問塵、肖明朗也都嘗了烤肉,都不住的點頭。

等到嘗那油餅的時候,三人的眉頭都不約而同的皺了一下。

這油餅做的,可不怎麼好吃。

面不是什麼好面,所用的植物油也是劣質的,口感很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