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墨千邪反手將他攬進懷裡,強勢道:「睡過,算不算熟?」

「靠,滾你大爺的,你特么的,別給勞資造謠!!」

鳳九歌炸毛了,是真的炸毛了,他辛辛苦苦培育的好形象,那麼痴情他的未婚妻,怎麼能因為這廝的一句話,就毀於一旦了!

然,他這番激動的樣子,在戰狼的人看來,分明就是惱羞成怒了。

尤其是林落落,她此刻的心情,簡直就是五味雜陳,一臉震驚的看著鳳九歌:「公子,你不是說,是已經有了未婚妻,並且你要一生一世一雙人,絕對不會背叛自己的伴侶嗎?」

「是嗎?」墨千邪頗為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著魅惑的弧度:「原來,小九兒不告而別,是因為這個啊~你放心,本王可以許你一生一世一雙人的。」

她……

「墨千邪,你丫的就不能正經一點?」跟第一次見面那個高冷的形象,根本就不符合好嗎?

哦也不對,他第一次見面就要跟她上~床……

頓時,鳳九歌滿頭黑線,尤其是,看到戰狼的人此刻紛紛都看到了什麼驚悚異聞似得看著他們兩個。

「各位,你們聽我說,我跟他……呃,不是他說的那個樣子,我們其實真的不熟……」鳳九歌略顯蒼白的辯解著。

「那個,你們不是睡過嗎?」林落落一臉委屈的說出了讓鳳九歌當場暴走的話。

靠之!

簡直說不通!

「沒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們不會笑話公子的,怪不得,公子你一直不願意接受我……原來,原來……竟是喜歡男子!」林落落頗有些難過的說道。

???

大姐,您真的不要誤會啊!

「沒事,鳳老弟,我們也不會介意的,你就不用擔心了,哈哈哈……」龍躍也如是道,在這九州大陸,雖然不似現代那般的開放,可是這斷袖之癖,也是有很多的大家族的公子都有的,只是很少搬上檯面。

出去打聽一下就知道了,這府里養著禁裔的,不在少數。

「就是,鳳公子放心吧,我們會祝福你和七王子殿下的……」

就是,不知道這七王子殿下,還能活多久啊?

鳳九歌整個人臉都黑的徹底,你們都是聾子嗎?就不能聽聽他大聲的辯解?

一旁的墨離夜,一雙眸子閃爍著詭異的色彩,看著那般氣的張牙舞爪的鳳九歌,不知想到了什麼,臉上竟浮現出一抹懷念之色,唇邊微微勾了勾。

這丫頭,還是一點沒變……

九九,你什麼時候,能認出我?

「小九兒,你過來。」鳳九歌還在鬱悶著,手,已經被人給拉著往另一邊走了,他清冷的氣息離她那麼近,這一刻,她竟詭異的,沒有甩開他。 「墨離夜的事情,我可以解釋。」

「有什麼好解釋的,這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再說,他是你的家人,又不是我的。」鳳九歌言不由衷道,實際,她心裡生氣著呢!

該不會,這廝真的欺騙了她,根本就沒有殺死墨離夜吧?

她寧願他直接不去幫她報仇,也不接受任何的欺騙!

墨千邪就知道她要想多,無奈的嘆了口氣,對自己的無奈,對她的無奈……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這要是以前,他斷然是不會任由一個女人在他面前胡鬧到這個地步的,更別說是,為了一個女人,去解釋這點小事了。

自然,為了一個女人大開殺戒的事情,也是從未有過的。

「那日,我讓辰星把他的屍體丟了,但是沒想到,兩天之後,他突然又出現在了王宮裡,只是,他整個人,都變了,就是你現在看到的樣子,本尊懷疑,現在的,根本就不是我那五哥墨離夜,但是,又找不到證據……」

鳳九歌本來還有些憤憤不平的,聽了這段話,突然就無法冷靜了。

死掉之後,突然復活,然後,又性情大變?

這,不就是跟她一樣的?

莫不是,墨離夜的身體里,住著,別的人?

「阿……阿墨啊,你也覺得,他根本就不是墨離夜?」

「一眼就看出來了好嗎?」

「那你覺得,我像是鳳九歌嗎?」她心頭突然一緊。

「本尊又不知道鳳九歌是什麼樣子的。」他道。

鳳九歌:「……」

也是,根本就沒有人知道,以前的鳳九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除了鳳謙是從小跟著他的,可是,鳳謙根本連她的性別這個最大的都發現不了……

思及此,她瞬間就安心了,這鳳家的人,也是不知道,以前的鳳九歌是什麼樣子的。

心裡的雜念消失了,鳳九歌這才想起了身旁的人,問道:「你來此處做什麼?」

結果,他淡淡反問:「本尊來這裡做什麼,有什麼義務告訴你?」

鳳九歌:「……」

滾你大爺的,那你跟她說什麼話!

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自己轉身朝著戰狼的人走了過去:「龍大哥,我們還要不要進內圍?」

「哦,鳳老弟你來的正好,我們已經答應了五殿下的任務,保護他們一起進入內圍。」龍躍笑眯眯的道。

納尼?

乃說啥?!

他們為什麼要跟墨千邪這個坑貨一起進去啊?

「七王子身體不好,這九公主又是個小孩子,雖然是帶著暗衛來的,可是並不是很多啊,所以,五殿下就擺脫我們,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就保護公主和七王子。」

「我們不是要去黑河奪取天神草嗎?你怎麼又接了任務?」

「五殿下說,幫我們拿天神草,到時候,你也不用涉險跟那幻靈獸戰鬥了。」龍躍自以為自己談成了一大筆交易,十分的高興。

靠之!

墨離夜你大爺的!

什麼幫他們奪取天神草,天神草分明就是她的,她的好嗎?

什麼叫做她不用涉險戰鬥了,她馴獸師涉險什麼啊! 啊呸,她寧願涉險,也不要跟他們待在一起啊!

擠出一抹牽強的笑容:「那既然如此,我就先離開了,我相信五殿下肯定能幫助你們拿到天神草的,龍大哥,不瞞你說,我來這幻獸林也沒什麼事情,所以,現在,我就直接在這裡和大家道別了。」

「啊??」龍躍嚇了一大跳。

「鳳老弟,該不是因為,我把天神草拜託給了五殿下,生氣了吧?你放心,報酬我肯定還是會給你的,畢竟,這一路,你可是救了我們的命啊!」

「不是,實在是,我真的沒有什麼事情,自然也就沒有留在這裡的必要了,既然有五殿下開口,我想,你們這天神草,肯定是勢在必得了,我也就放心了。」鳳九歌言不由衷道。

「本王聽說,這天神草,一般都是部分生長的,也就是說,那黑河,想必是長滿了天神草的,必定也是一番奇景,小九兒你跟我們去看看,又有何妨?說起來,你還沒有見到過天神草吧?」

???

!!!

是部分生長的?

不是只有一株?

鳳九歌驀地瞪大了眼睛:「當真?」

他淡淡一笑:「自然。」

「爺去!」

「嗯,乖~」他笑眯眯的揉了揉她的腦袋,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

鳳九歌突然有點後悔了,這廝,該不會是………忽悠她玩的吧?

倒是林落落,頗為詫異的看了鳳九歌一眼:「公子,你竟然沒有見到過天神草嗎?」

「呃……是,是啊……」難不成,這天神草還是天天必見的東西么,她該不會是暴露了什麼吧?

林落落嘿嘿一笑,熱心的道:「這天神草,不僅是能夠煉藥提升幻獸等級,更重要的是,這天神草啊,外表十分的美觀精緻,就好像是繁星一樣,閃閃發亮呢,這大片的天神草生長的位置,遠遠望去,就好像是一條銀河,十分的璀璨,所以,大部分的人,都希望能夠見到天神草,就算是不為私慾奪取,遠遠觀看,也是很賞心悅目的。」

「哦??」還有這種藥材?

聽起來,倒是十分的有趣,倘若真的是像她說的,遠遠望去的銀河,那確實,該有很多人慕名而去的。

正如她所說,不為私慾奪取,單單是欣賞而已。

「聽你們這麼說,爺倒是真想去看看了。」

「哈哈,既然鳳老弟你也決定要去,那好,我們又能一路了。」龍躍笑道。

「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伍峰提議道。

「好。」墨離夜點頭。

墨千邪不發表意見,小公主突然覺得,這……明明就是她要帶著七哥出來玩的,怎麼她,好像是被拋棄了?

她那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轉啊轉,肉呼呼的手,扯了扯辰星的袖子,弱弱道:「辰星,我七哥他,是不是討厭我啊?」

「啊?」辰星一愣,不知該如何作答。

「唔……你看,我七哥他,都沒有對我笑過,每次還對我愛理不理的,我到七王府,他也沒有陪我玩……」小公主越想越委屈。 辰星僵硬的抽了抽嘴角,公主啊,其實,你不知道,沒把你從七王府趕出來,主人他對您,已經算是特別的了!

真的,他敢保證!

這小公主,絕對是第一個踏進王府沒被丟出去的女人!

哦不,公主還是小女孩~

小公主墨傲雪,是當今王後娘娘的小女兒,這王後娘娘,可是太子殿下的母后,在這卡亞國,算是一個有本事的女人,掌握了一半的朝政大權。

太子其實並沒有多大的能耐,走到如今的地步,還被奉為太子,全靠王後娘娘一手操控的。

要知道,這在宮裡,王后她,並不像是王妃一樣,有什麼龐大的家族作為靠山,王宮的娘家,早就在嫁過來一個月後,被王上屠了滿門!

一個女人,被自己的丈夫殺了全家,還能在後宮活下來,爭寵……

辰星覺得,他用腳趾頭想,就知道這王後娘娘有多可怕!

而這位小公主的容貌,跟著王後娘娘,那可是幾乎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他每次見到,都覺得有心理陰影!

當然,這不是重點,七王子殿下的母妃王妃娘娘,在這後宮,幾乎是隻手遮天,背後更是有龐大的家族撐著,還是三王子殿下的生母,三王子不論品行實力,都遠在太子殿下之上。

這後宮里,最不合的,就是這王宮和王妃這兩個派系,而這小公主,偏偏,就喜歡跟這個王妃的七兒子來往……

哦湊,總覺得,有點小危險。

「辰星,你不說話,可是默認了?」等了許久,沒等來安慰,反倒是辰星的沉默,小公主覺得,自己真的是萬人厭棄,在宮裡是,出了宮門,也是……

這樣想著,她小嘴一咧,眼淚就嘩嘩的往下落……

「九公主,不是,屬下剛才走神了,你別哭啊……我們主人他,他可喜歡你了,真的!」辰星手忙腳亂的哄著。

艾瑪,這小公主還是個女孩呢,就這麼愛哭!

長大了,還得了?

「他可喜歡你了……」這句話,可是被前面的人一字不漏的聽了進去,鳳九歌嘴角勾著不懷好意的弧度,看著墨千邪嘲弄道:「看不出來,你這人,還是個蘿莉控啊……」

蘿莉控?

墨千邪皺眉,側頭,看了一眼正在哄著墨傲雪的辰星,幽幽然的吐出幾個字:「本尊倒覺得,這話,比較適合辰星……」

「什麼蘿莉控,人家是阿邪的親妹妹,當然也是我的,這次,就是她非要拖著阿邪出來的!連我,都是被拖累來保護他們倆的……」墨離夜那雲淡風輕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墨千邪無聲的掃了他一眼,略帶詫異,這廝,怎麼出了王城,話多了不少?

哦不,重點是!

他怎麼覺得,這位新的五哥,總是在給他挖坑呢?!

這性子,跟小九兒,倒是有五分相似……

這不,一旁的鳳九歌:「呵,你這半死的身體,平時出個門各種困難,怎麼這小公主一句話你就出來了?還說自己不是蘿莉控!」

小九兒,你不要聽墨離夜那個坑貨的話…… 這個墨離夜,本以為他就是單純的變了個人,想做什麼,他也不放在眼裡,但是現在,他竟然,在坑他?

某個千年養成的腹黑尊主表示,這挑戰,他接下了!

到底,是誰挖坑給誰,那就拭目以待吧……

思及此,面具下,他殷紅的唇,溢出了一抹魅惑至極的笑意,緩緩道:「小九兒,他的話你也信?他可是想殺你呢~」

「我這五哥,心思怪得很,他心裡只有我,極有可能,是個真正的斷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