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這個時候,就顯示出了烈焰神識的強大,神識和靈魂是完全兩個層次的概念,儘管在陳思璇的靈魂之中,殘留的只有烈焰的意識,神識只是那麼細微的一絲而以。但就是這一絲神識,卻令陳思璇的靈魂之海極為堅定。虛弱感雖然強烈,但卻怎麼也無法令她真正的昏迷過去。

契約之力的衝擊雖然令她頭痛欲裂,可她卻終究還是承受住了。

漸漸的,金光開始逐漸從陳思璇與龍蛋身上擴散開來,圍繞著他們的身體形成一個金色的光環,而他們各自也逐漸還原為本來的樣子。

陳思璇還似乎那完美的陳恿璇,龍蛋也重新變回了晶瑩剔透的白色,只是在類掩映下隱約能夠看到龍蛋內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活動似的。

如果說龍蛋和以前相比有什麼不同,那麼,這不同的地方就在於,它原本釋放出的光芒和身體一樣是白色的,在契約簽訂后,這光芒卻變成了淡金色。而且眾人都能清楚的感覺到,龍蛋內所蘊含的生命力已經達到了極其恐怖的程度,在龍蛋內部這個範圍內,其生命力之龐大,甚至還要超過龍皇。

這並不是說龍太子的生命力能夠超越它父親,而是因為有了蛋殼這個束縛之後,它所蘊含的龐大生命力只能壓縮在蛋殼之中無法釋放出來,密度自然就是相當龐大了。身為龍族,它的生命力本就比人類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在吸收了陳思璇的血液后,刺玫著它的生命力更是幾何倍數暴漲。此時這散發著淡淡金光,看上去並不算很大的渾圓龍蛋內,生命能量之恐怖,連身為?木聖徒的姚謙書都不禁咋舌。那是已經接近姬動那枚生命之核濃度的恐怖生命力了。

圍繞在陳思璇和龍蛋周圍的奇■色光環最後終於化成一個金色符號悄然消失,下一S1,陳思璇已經抱著龍蛋軟倒在地,終於陷入了昏迷之中。可就算是這樣,她也是緊緊地抱著龍蛋,絲毫沒有放鬆,身體軟倒在地時,依舊用身體保護著龍蛋不會滾落地面。

姬動一個箭步上前,一把將陳思璇從地面上抱了起來。他什麼都沒有說,但那心痛的感覺卻不斷在他心中肆虐著。看著陳思璇巷白如紙的俏臉,他的心一次又一次被狠狠的撞擊著。

「鑽石龍王前輩,我要先去照顧思璇了。您的孩子剛剛簽訂完契約,也先留在思璇身邊比較好。」這一次,姬動沒有再稱呼鑽石龍王的名字,語氣更是有些冷硬。他是在強壓著內心的怒氣。

鑽石龍王輕輕的點了點頭「對不起,姬動,給你們帶來麻煩了。我先是了。」現在多說什麼都沒用,它要做的,是回報。展開雙翼,鑽石龍王最後看了被陳思璇緊緊摟在懷中的孩子一眼,飛出洞穴而去。她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不論孩子是否能夠孵化出來,能夠得到這樣一位人類夥伴的契約幫助,對它的孩子來說都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渺渺正想去洞內看看陳思璇,卻被弗瑞攔住了「不要去打擾他們,有姬動在不會有事的,讓他們單獨在一起吧,思璇是個好姑娘,真是希望她能和小師弟有個好結果。」

渺渺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對,就思璇是個好姑娘,本小姐就是個女魔頭,行了吧。」說完這句話,頭也不會的朝洞外衝去。

弗瑞被渺渺這句搶白說的一愣,旁邊的姚謙書已經噗笑道:「弗瑞老大,在一個女人面前,尤其是一個對你有意思的女人面前稱讚另一個女人是不對的。」

弗瑞冷哼一聲「不對就不對吧。走,陪我練練實戰。」

姚謙書苦笑道:「不用每次都這樣吧。」

姬動抱著陳思璇一直來到內洞之中,找了個平坦乾爽的地方將她放下,為了讓她能舒服一點,幫她$)除了身上的永恆之鎧。

在陳恿璇雙手手腕上,還留著先前那兩道觸目驚心的傷痕,那種心痛的感覺在姬動心中頓時變得——

更加強烈了,深吸口氣,他小心翼翼的取下掛在陳思旭脖子上的生命之核。一不小心,手指還是與她脖子上的肌膚有所接觸,那滑膩柔潤的感覺頓時令姬動心頭一顥,日光下意識的順著脖覆落在了陳思璇那即使是平躺也同樣高聳的峰巒之上,現在的他,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如果說心中沒有衝動,那根本是不正常的。

姬動幾乎是立刻反手抽了自己一記耳光,強行將目光轉移到陳思璇的雙手之上,催動魔力注入生命之核。

淡淡的綠光附帶著龐大的生命能量從生命之核中釋放出來,其實,就算是姬動不這樣特意的去催動它,有生命之核在陳思璇脖子上掛著,手腕上的這點傷勢也能夠在短時間內恢復正常。

淡淡的綠光注入到陳思漩手腕的傷口處,那之前被龍蛋封住血脈的傷口立刻以肉眼可變的速度開始癒合起來。陳思璇的臉色雖然蒼白,但因為龍蛋中的太子思動及時封住了她腕脈上的血脈,終究還是將失血程度控制在了一定範圍內,並沒有對陳思璇的身體造成太過嚴重的傷害。

小心的放平陳思綆的身體,姬動心中暗嘆一聲,看來,自己註定要和這個女孩子有著越來越深的糾葛了。思璇啊思璇,你可知道,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我永遠都不會背叛我的烈焰。你對我如此,讓我又怎樣來回報才好呢?

看著陳思璇,姬動默默就的坐在她身邊,而陳思璇的雙手,因為被姬動搿開治傷,已經沒有緊抱住那龍蛋了。但有些令人好笑的是,龍蛋也是龍太子的思動,那蛋殼竟然如同吸盤一般,吸附在了陳&,璇身上,此時就停留在她懷抱之中。淡金色的光暈若隱若現。

姬動靠在背後的石壁上,不在去看陳思璇,因為他不敢看的太多。

陳思璇是那樣的完美,他怕自己看格多了,真的做出什麼令自己後悔的事。姬動也完全可以肯定,如果當初自己遇到的不是烈焰而是陳思璇的話,恐怕也一樣會義無反顧的愛上她。準確的說,又有什麼樣的男人能夠真正拒絕愛上眼前的完美少女呢?沒有,姬動可以就這樣下定判斷。

阜年後。

噗的一聲,姬動噴出一口淤血,氣喘吁吁的靠坐在天干聖徒們居住的洞穴門口,臉上的神色有些古栓。有憤慨,有好笑,甚至還有些欣喜和無奈。

只聽他喃喃的自言自語道:「龍皇這傢伙,這就是赤裸裸的報復。

每次都下手這麼狠。不就是第一次交手的時候令它吃了點虧么,就逕么報復我。真是一點身為帝皇的涵養都沒有。」

半年的時間過去了,天干聖徒們都如願以償的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坐騎。在與龍皇和龍王們商量后。最終天干聖徒們選擇的都是八階或者是九階的巨龍。修為達到了七冠以上的選擇的都是九階,而藍寶兒、杜馨兒和杜明,選擇的則是八階。他們這麼做當然是有所用意的。因為,越高等的巨龍,自身能力也就越定型,想要改變就越發的困難。如果直接讓他們與十階巨龍簽訂契約的話,固然在龍王們的壓制下巨龍會答應,但也會因為雙方的實力差距而令巨龍們不滿,又怎麼能和天干聖徒們完美配合呢?魔獸與人類締結契約后,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一起成長的過程。只有經歷了這個過程后,彼此之間才會真正的默契並且建立起深厚情感。這就需要有成長的空間存在。因此,天干聖徒們才都沒有挑選十階巨龍。而是選擇了最有潛力的九階和八階。現在所有天f聖徒中,除了依舊在地龍之祖那邊覺醒血脈的阿金情況不明之外,已經都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坐騎,當然,這其中也包括陳思璇所擁有的思動在內。

思動與陳思璇締結的是主從契約,極為的粘她,不論什麼時候,都始終貼在陳思璇身上,弄的陳思璇不得不抱著它。懷中始終抱著個龍蛋,樣子多少有些怪異。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陳思璇卻逐漸發視了這蛋形思動的強大能力。她可不是一般人,她是曾為二級神詆的烈焰啊!通過仔細檢查思動的情況,甚至是用那一絲神識進行掃描。陳思璇得到的結論是,在不久的將來,思動不但能夠孵化出來,就算是在沒孵化之前的它,配合上自己,也同樣能夠產生強大的助力。至於這助力是什麼,她並沒有告訴其他人。她要將這個秘密留在未來的戰鬥中,用這份助力去幫助她心愛的男人。

半年以來,天干聖徒們幾乎是進行著不眠不休的苦練,因為缺少了阿金,姬動只能將五行相生循環陣法的奧妙講述給大家,並且將施展的方法也傳授出來。有了上次在面臨危機時姬動臨時用靈魂之力貫串天干聖徒們產生循環那最關鍵一步的完成,只要阿金回來,他們這五行相生循環陣法建立起來將毫不費事。

不停的苦修魔力,不斷的進行實戰,在這方面,龍族極為配合。

配合到姬動的陪練對象就是龍皇。

龍皇點名只是做姬動一人的陪練,而四大龍王加上一些十階巨龍則是給其他天干聖徒們帶來夢魘。

面對這種實力比自己更強的陪練,本就天賦異稟的天干聖徒們又怎能不被激發出各自的潛力呢?當然,在這激發的過程中要承受什麼,那就是它們自己的問題了。這絕對是一個痛並快樂著,而且是這份快樂是他們現在感受不到的…… 最痛苦的無疑還是姬動自己,他在第一天來到龍谷的時候,就給龍皇帶去了傷勢。龍皇在這半年以來,那可是真心誠意的陪他實戰啊!

儘管龍皇下手還是很有分寸的,但那也是龍皇的力量,而且龍皇為了好好的「幫助」姬動,還特意表示每天可以陪姬動進行兩場實戰。

兩場實戰的結果,就造成了,現在陳思璇已經將生命之核還給了姬動,而姬動也在這半年時間內用掉了整整一瓶千年生命之源。要知道,生命之源這東西,一滴都可以救人活命啊!

當然,在承受著巨大痛苦的同時,這半年來,姬動的實戰能力也同樣是突飛猛進。面對一名聖級強者的調教,只有魔力七冠的他,可以說是被儘可能的壓榨出了所有潛力。在整個修鍊的過程中,雖然姬動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可是,每一次實戰下來,他都會有所收穫。

剛開始與龍皇對戰的時候,只要龍皇施展出他那變態的龍鑽霸皇魔域,姬動立刻沒有任何辦法的被搞定。被狠揍一頓后扔出龍皇洞府。

到了現在,龍皇的龍鑽霸皇魔域雖然同樣能帶給姬動極大的麻煩,可已經不足以完全影響到他的戰鬥過程了。

半年的時間,實戰能力是無法用數據來形容的,但姬動也在這半年時間中,魔力突飛猛進,到現在,已經提升到了七十九級的程度。儘管是剛剛進入七十九級,但距離八十級八冠層次,也只是一步之遙而以。姬動是陰陽雙火同修,一旦讓他進入到八冠修為,那麼,他所擁有的極致魔力和陰陽雙火組合技,就已經真正意義上能夠和九冠魔師抗衡了。甚至要比一般的九冠魔師更加強大。起碼姬動自己有自信在擁有魔域之後一對一的去挑戰胖子周小小。

不只是魔力等級提高的極快,令姬動最為驚喜的還是滅神擊的提升,滅神擊從第四重提升到了第五重境界。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實在是因為在與龍皇的戰鬥中,出了滅神擊以外,姬動根本沒有其他能夠對龍皇造成威脅的手段。每天都在實戰中不斷的應用滅神擊,他的夭神擊又怎麼可能不提升呢?

弗瑞也終於成為了天干聖徒中第一個突破八冠的人,但是,他的情況也明確的告訴了姬動,當魔力突破八冠之後,再想前進一步都極其圍難。豐年修鍊之初,弗瑞就已經提升到了八冠程度。每天他也在不斷與龍王們進行實戰切磋,更是在不分晝夜的苦練。但到了現在,他的魔力也只不過剛剛八十一級,甚至距離八十二級還有一定的差距。也就是說,姬動的魔力都快要追上弗瑞了。

龍谷中濃郁的魔力元素對天干聖徒們幫助實在是大大了。每天不斷的實戰,自然需要不斷的修鍊補充魔力來配合。提升最明顯的就是杜明和杜馨兒兄妹,現在他們二人的魔力都已經成功突破了七冠,藍寶兒比他們更早一步。所有天干聖徒們經過這半年苦修,都已經達到了七冠以上。而魔力接近八冠的也不只是姬動一個人,渺渺、姚謙書和狼天意的修為也都到了七十八級的樣子。之前他們的魔力可不比姬動少,這段時間也在不停苦修,可魔力卻被姬動超越了。這就證明了姬動在這半年來每天被龍皇摧殘的是多麼厲害。

嗚嗚一一,突然出現的聲音,姬動回過神來,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誰來了。大衍聖火龍探頭探腦的出現在姬動身邊,茅台和五糧液兩個大頭湊過來,分別在姬動身體兩側蹭著他的手臂,極其親昵。

回到龍谷后,它們就再:芰有在生命之核內待過,這半年來,它們可是玩瘋了。每天都在龍谷內不斷的到處惹事。沒錯,就是惹事。這兩個小傢伙是極其好戰的。之前大部分時間都住在生命之核-檉修補它們先天不足的時候還不明顯。這一回到龍谷,可是弄的這裡雞飛狗跳。

普通龍族倒還好一些,茅台和五糧液不至於找上它們。但那些十階巨龍們就倒了霉了。大衍聖火龍每天最快樂的事就是去挑戰它們。

龍皇在大衍聖火龍回來的第一天就已經向所有族人宣布了它的身份,在思動沒有孵化之前,大衍聖火龍可是最有可能成為下一任龍皇的。誰敢真正的去得罪它?就算是幾位龍王在龍族的地位現在都還要遜色於它。因此,當大衍聖火龍挑戰到那些十階巨龍的時候,這些十階巨龍根本就不敢拒絕。

開始的時候,這些十階巨龍還不敢儘力而為,唯恐傷到大衍聖火龍無法交代。但是,很快它們就發現,就算是自己全力而為,面對大衍聖火龍的時候也要吃虧。

修為只有九階,但茅台和五糧液就像是姬動在魔師中戰鬥一樣,越級挑戰能力彰顯無疑。而且這傢伙下手就像它爸爸龍皇對付姬動時一樣,留手雖然也有,但留的可不多。

半年來,幾乎所有龍谷中的十階巨龍都吃過它的虧,現在要是在十階巨龍們身上看到鱗片少了一些,或者是有著燒焦博痕迹,根本不許要緊張,很明顯,這位可憐的巨龍就是剛剛被他們的龍族太子女茅台和五糧液挑戰過了。

四大龍王已經不知道接到過多少位十階巨龍的投訴了,但也都被她們彈壓了下去,龍皇的孩子好不容易有一個活蹦亂跳的,而且還有著如此強的天賦,它們又怎麼會去約束呢?

幸好,大衍聖火龍還有一點令那些十階巨龍們能夠鬆口氣,那就是晚上的時候它們從來不提出挑戰。

回到龍谷的第一天,茅台和五糧液勉強和父母住了一晚,到了第二天的時候,它們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姬動和陳思璇身邊。

沒錯,就是姬動和陳思璇,這一點令姬動都是極其無奈。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先前一直是陳思漩帶著生命之核,大衍聖火龍不但對姬動十分眷戀,對陳思璇也是如此,反正也不回生命之核了,它提出的要求就是,晚上睡覺的時候,身邊一定要有姬動和陳思璇才行。

其實這還好說,畢竟大家都在這同一個洞穴中修鍊,大不了就是姬動和陳思璇晚上修鍊的時候距離近一點,大衍聖火龍有超過十五米的身軀,將他們隔開毫無問題。但令姬動和陳思璇好笑的是,大衍聖火龍和思動這三姐妹竟然還因為陳思璇吃起醋來。

鑽石龍王告訴陳思璇,思動也是女孩子,和大衍聖火龍兩姐妹一樣。這思動一直都是在陳思璇懷中抱著的。當大衍聖火龍第一個晚上回來的時候,試圖靠近陳思漩時,卻遇到了思動的強勢反彈。

儘管思動並沒有孵化成功,但卻將自己的身體化為一面巨大的盾牌,自行擋在了大衍聖火龍和陳思璇之間,說什麼也不讓茅台和五糧液接近過來。

茅台和五糧液的脾氣本就不好,它們才不管這是不是自己的姐姐,一時間,頓時爭奪起來。也就是那次,姬動才看出了這思動的力量有多麼強悍。

思動出生的比大衍聖火龍要早,所以是姐姐。雖然它還沒有孵化出來。但與陳思漩締結契約后,它那千變萬化的能力變得更加強大了。憑藉著自身的不斷變化,在整整一個時辰的爭鬥中,硬是沒讓茅台和五糧液靠近陳思璇。到了最後,茅台和五糧液在憤怒之下甚至發起了攻擊,卻也被思動都接了下來。

當然,它們之間畢竟是血脈相連,茅台和五糧液不可能發動最強大的致命攻擊,可就算是這樣,只是龍蛋狀態的思動也已經展現出它相當強橫的能力了。姬動第一次感覺到,陳思璇簽約這位龍族首席太子女並不是什麼錯誤。

到了最後,雙方終究還是妥協了,思動允許大衍聖火龍接近陳思璇,但不許磁觸到陳思璇的身體,而大衍聖火龍那麼暴躁的脾氣,最後也終究是忍了。至於它們是如何和思動進行交流的,姬動不知道,陳思璇也不知道。大衍聖火龍傳遞給姬動的信息只有一個,這是它們姐妹之間的秘密。

「哎呦,你們輕點。」姬動痛呼一聲,受傷的地方被茅台和五糧液碰到了,令他身體不禁微微抽搐了一下。以他那鳳舞龍蛇變都要受傷,疼痛自然要比普通人受傷更加強烈一些。

茅台和五糧液幾乎是同時抬頭,朝眷龍谷上空看去,龍眸中都流露出憤慨的神色,顯然是在責怪它們的老爹出手太狠了。

姬動撫摸著它們的大頭!故做一笑,道:「龍皇前輩對我要求嚴格一點也並不是什麼壞事。

至少,這半年灶來,是我修為成長最快的一段時間。等我突破了八冠,也擁有了屬於自己的魔域后,想必就不會這麼狼狽了。」

「嗚嗚。」茅台和五糧液同時哼哼了兩聲。

姬動失笑道:「那可不行,那是你們的父親,你們怎麼能和父親動手呢?」大衍聖火龍剛才這是在向他表示,下砍要和姬動一起面對龍皇,參與到實戰之中。

一絲淡淡的笑容從姬動臉上浮現出來,心中暗想,等自己也突破了八冠后,要是真的有茅台和五糧液的配合。雖然依舊不可能戰勝龍皇,但它想要毫髮無傷的再揍自己,可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自從姬動的滅神擊突破到第五重以後,就算是龍皇,也絕不願意被他輕易碰到以下。天神擊的霸道,隨著修為的提升正在變得越來越明顯。姬動有明顯的感覺,等自己的滅神擊能夠突破到第六重,恐怕還能夠學到一個專屬於滅神擊的技能,就像是當初的滅神引一樣。到了那時候,恐怕龍皇都要對自己忌憚三分了。不過,突破了第五重以後,他卻一直沒感覺到自己的天神擊有所進步。這個技能需要的是積累和在不斷實戰中的體悟。

幸好,他現在有龍皇這個近乎完美的陪練夥伴。姬動甚至想過,等阿金的龍族血脈覺醒完畢后,自己是不是應該也找地龍之祖去切磋切磋。感受一下來自巔峰聖級強者的強大壓力。這樣做,對他絕對是有好處的。也好適應一下將來必然要面對的黑暗天機那個層次的壓迫力。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在沒有突破到八冠之前,姬動是絕不會給自己找這種麻煩的。他雖然有自信,但絕不會自大。

正在姬動考慮著下一次實戰要用什麼方法來面對龍皇的時候,背後傳來腳步聲。

熟悉的腳步是誰,姬動根本不許要回頭就能判所出來。優雅而沉靜,除了陳思璇還能有誰呢?

「思璇,有事么?」姬動沒有回頭,淡淡的問道。

陳思璇看著姬動寬厚的背影,嘴角處不禁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徼笑。事實證明,姬動畢竟不是冷血動物,自從她和思動締結契約以後,姬動對她的態度明顯發生了一些轉變。雖然不能說是接受了她,但至少沒有再明確說出那種拒絕的話。對她的態度也不再是那麼冷硬了。

陳思璇並不怕姬動對她態度不好,她最怕的是不論自己做什麼,姬動都沒反應。至少目前來看,白己所做的一切並不是無效的。儘管想要讓姬動將感情從烈焰身上扭轉到自己身上依舊是任重道遠,但至少目前來看,還是很有機會的。

「姬動老師,還記得您半年前答應過我的事么?我們恐怕要出發了。」陳思綆微笑著說道。

姬動愣了一下,這半年來,他完全都沉浸在修鍊和實戰之中「確實已經將半年前的事情忘了。此時經過陳思璇的提醒才記起陳思璇那婚約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陳思璇是別人的未婚妻,他心中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嗯,如果你認為該出發了,那我們就可以出發了。不過不要

忘記你答應我的那瓶酒。」姬動淡淡的說道。

陳思璇點了點頭,道,「不會忘的。那我們什麼時候走?」

姬動大概計算了一下時間,道:「這就走吧。也不需要等待什麼。我去向龍皇打個招呼,我們就去東木帝國。不過,你也知道,距離祭奠烈焰的時間已經不久了,我在陪你去過東木帝國之後,還要到聖邪島是一遭。」

聽到這句話,陳思璇心中略微有些顥抖,輕咬下唇,道,「我陪你去吧。反正我也要和你一起乘坐茅台和五糧液回來。

在什麼地方也都一樣可以修鍊。」

姬動站起身,看著陳思漩,微微頷首,「既然如此,那你簡單準備一下,我去向龍皇說一聲。」

說話間,鳳舞龍蛇變已經展開,背後雙翼輕拍,催動著姬動的身體已經如同箭矢一般升起,而大衍聖火龍也跟隨在他身邊,圍繞著姬動一同向上飛去。

大衍聖火龍這一起飛,龍谷中盤旋的巨龍們,幾乎都是第一時間朝自己的洞穴中鑽去,唯恐被它看上,引來一場痛苦的戰鬥。沒枝大衍聖火龍揍過的十階巨龍已經是絕無僅有了。只有幾位實力穗穩壓制它的龍王們才得以倖免。不過,除了火龍王以外,其他三位龍王身上的鱗片也都在大衍聖火龍的利爪下掉落過一些。至於姬動和傻有成商會約定的第二個條件,早就已經完成了。///

龍族存成長的過程中,偶爾也會退換鱗片,而這些退換下來的龍袋它們一般都會自己收藏。龍皇一句話,就足以要來五大龍王的鱗片了

就連不在龍谷的青龍王也不例外。現在距離完成傻有錢商會的三個條件,姬動也就只剩下最後那個前往地心世界。而這個任務,姬動準備在一年後,也就是紅蓮天火形成的三年後再開始。在他心中,早已對自己這五年來的行動有了準確的計算。他的日的很簡單。在前往地心世界之前,要讓所有天干聖徒們的修為都突破八冠。那時候,他們就擁有了足夠保護自己的能力,配合上坐騎巨龍,就算是危險如地心世界的地方,也不會對他們造成太大威脅。

轉眼間,姬動已經飛到了龍谷入口的地方,身形展開,已經飄然飛入了龍皇洞府之內。他已經是這裡的竄客了,自然不會有巨龍來阻止什麼。

▲姬動小子,你怎麼又末了?這麼快就養好傷了?」龍皇有些戲

謔的聲音響起。姬動雖然心志沉穩,也不禁是一陣咬牙切齒。半年來天天被同一個對手揍,這絕不是什麼美妙的回憶。

「少說風涼話了。我這次來可不是戰你實戰的。」一邊說著,姬動已經帶著大衍聖火龍飛到了龍谷內部。

龍里龐大的身軀盤踞在那裡,慊洋洋的抬起頭,看向姬動。當初的鬱悶,早已一掃而空。半年來,天天有個人肉沙包給它走,龍皇是爽的不得了。至少十萬年以來,它都沒有這麼敞快過。平日里,它總不能像自己的孩子大衍聖火龍那樣去到處挑戰吧。它畢竟是龍族帝皇。

至於地龍之祖,它是不敢去招惹。這回好了,來了一個極其禁打的人類小子,天天陪它實戰,每天將姬動痛奏兩頓,已經成為了龍皇最快樂的事情。

眼看著姬動臉上的傷痕,龍皇就笑的很開心「不是實戰你來幹什麼?這半年經過我的調教,你也有了長足的進步,難道說,你是來向本皇道謝的?」

「你……」姬動怒視龍皇「道謝個屁。你有什麼可讓我謝的。

你每次揍我的時候,那一臉猥瑣的樣子要是讓你的族人們看到,不知道會多麼鄙夷你呢。你天天從我身上找快感,還想讓我謝你?簡直是白日做夢。」

龍皇哈哈一笑,道:「不是道謝又是什麼?你帶了我的女兒未「

難道說,是要和我女兒們聯手一起同我切磋不成?」

姬動搖了搖頭-,道,「我是來向你告辭的。」

聽了這句話,龍皇先前懶洋洋的樣子頓時蕩然無存,猛然直起身,湊近到姬動面前,驚訝的道:「你們要是?為什麼?怎麼這麼突然?難道說,我龍族招待不周么?要不,我下次揍你的時候輕一點。

一聽姬動要是,龍皇是真的緊張起來了,它真不捨得讓姬動就這麼走。先不說捨不得女兒離開,單是這麼好的一個人肉沙包可讓它去什麼地方找啊!

姬動哼了一聲,道,「怎麼?揍我揍的習慣了?不是我們都走,就只有我和思璇暫時離開一下。最多三個月,就會回來。我的其他夥伴還留在龍谷之中。」

龍皇疑惑的問道;「你們有急事?」

姬動哼了一聲道,「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只是來通知你一下的,難不成你還要限制我們的自由么?」

龍皇眉頭微皺,道,「你們走沒什麼,我當然不攔著,但是,你們兩個走,可是要將我兩個孩子都帶走的。我能不打聽清楚么?你們到底是要去幹什麼?」

看著龍皇眼中關切的目光,姬動也不好再和他鬥氣「思璇是東木帝國公主,她原本有份親事,這次回去,是要將親事解決的。因為和她訂親的另一方有點實力,所以我陪地回去一趟。放心好了。以我們的實力,不論遇到什麼,也能全身而退了。」

龍皇微微頷首,道,「那你們就早去早回吧。寶貝,過來,到爸爸這裡來。」面對大衍聖火龍的時候,它立刻就變得和顏悅色了。

茅台和五糧液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湊到龍全面前,大眼睛中都流露著不滿的情緒,顯然是因-為龍皇揍姬動而有怨氣。但龍皇又是它們的父親,它們也是發作不得。

龍皇沒好氣的道,「你們兩個丫頭,真是女生外向。就這麼向著姬動這臭小子么?他雖然天天被我打,可你們難道沒看到它在這半年時間有了多少進步么?對於他這個級別的人類來說,能有個每天揍他到恰如其分的人絕對是一種幸福,要不是因為他救了你們,讓我揍我還俗得揍他呢。」

聽了龍皇這冠冕堂皇的話,姬動不禁心中一動。雖然龍皇這麼說

也是有點哄兩個孩子的意思,但有一點它說的沒錯,像姬動這個級別的強者,想要找一個能夠憑藉實力揍他,又不合真正傷害他的人絕對不容易。帶給他足夠大的壓力,刺激他修為的提升。七冠魔師半年提升五級魔力。這恐怕再魔師修鍊的歷史上都是史無前例的情況。看著龍皇,姬動原本略帶怒意的目光漸漸平淡了下來。不過,就在這時,他卻又突然瞪大7眼睛,眼中流露著不敢置信的神色。

姬動看到的,是龍皇從頭上摘下了那頂金色的頭盔,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呆在了通體雪白的茅台頭上。

頓時,一層金光瞬間傳遍茅台和五糧液全身,而那頂金冠也像是長在了茅台頭上一般。

怎麼可能?龍皇它在幹什麼?它怎麼將龍族帝皇的象徵,也是龍族最重要的神器給了茅台?要知道,茅台和五糧液可並沒有繼承它的皇位

啊!

就在姬動極度震驚的同時,龍皇喃喃的念叨著姬動聽不懂的咒f6,

一個又一個複雜的符號注入到大衍聖火龍體內。眼看著,它頭頂上的皇冠竟然就那麼悄然沒入了茅台頭頂處消失不見了。而龍全頭頂上卻是金光閃現,重新出現了一頂皇冠,和之前看上去似乎並沒有什麼區別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