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東海求助無果,憐兒就開始求助南海和北海,只不過她也因此看清了世態炎涼,別人垂涎的,只不過是她的美貌,根本不會為一個小小的蛇龜人來損傷自己的修為。

直到她遇到了西龍王敖昌,這個對俗禮等級都嗤之以鼻的男人,願意幫她,為她付出一切。

這個時候的憐兒,已經是身敗名裂,雖然一直周旋在四海之中潔身自好,可是卻也落下了一個**名頭,因為她的確做過南海龍王和北海龍王的姬妾!

可是西龍王不在乎,他原本就是一個洒脫率性的人,當真正擁有了憐兒的時候,才發現那些傳言都是假的,憐兒比所有人都乾淨!

這讓他更加珍惜憐兒,為她付出所有。可是憐兒的身體卻一直不見好,偏偏在這個時候,她又有了身孕,對於龍氣的需求更大!

為了救憐兒,也為了救自己的孩子,西龍王想到了東海之星!只有東海之星才能對憐兒給予永久性的保護!

他去東海索要,願意以整個西海來交換,可是卻被東海龍王拒絕,並且罵他辱沒龍族臉面,娶一個蛇龜人為妻。

西龍王負氣而走,回到西海后,遇到了敖毅的探訪,受到他的蠱惑,終於發動了對東海的攻擊!四海大戰爆發!

敖毅才是最想坐上四海龍王寶座的人!利用二哥來發動了四海大戰,不斷的推波助瀾。在這期間,憐兒剩下了三個孩子,就想著不再生了,這樣就不會有太多的龍氣需求了,也就不用打仗了。

她需要龍氣,就是因為想給蛇龜人留下後代,能夠跟龍族結合,那就更好了!蛇龜人已經快滅絕了,如果沒有後代的延續,整個東海,一百年後再也看不到一個蛇龜人!

西龍王也不想跟東海打下去了,畢竟是兄弟,打來打去消耗的都是自己人!

於是西龍王便提出休戰,卻在這個時候,發生了震驚四海的西龍宮慘案!三百多條人命終於讓西龍王變為狂暴,對東海展開了徹底的報復,不惜拼盡全力!

四海大戰,終於迎來了最血腥最可怕的時期,四海龍族和水族在這一場大戰之中無一倖免,全都被牽扯在內,殘酷程度,堪比數千年前的神魔大戰!

在這一場大戰的末期,也就是全部兵力全都投入的最殘酷時段,赤虹流雲出生,憐兒因為動了胎氣,又在赤虹流雲出生后受了重傷,最後導致肉身損傷,只能依靠東海之星而存活於世!

為了保住西龍宮的最後血脈,西龍王將赤虹流雲送走,而且還將西龍宮的法寶御火丹讓其吞食,徹底改變它的靈氣屬性,再加上它的身形體質,就算遇到敵人,也不會被懷疑成是龍族或者是水族的對頭,這才保住了赤虹流雲的命!

這就是四海大戰的全部,前因和後果,雖然已經過去了數百年,可是餘波猶在,至今留給世間的,依然是四海內的滿目瘡痍,龍族和水族的一蹶不興!

敖駿就坐在水晶宮的假山上,眼睛看著外面的那座石山,對玄寶和蛟兒訴說著從父親的嘴裡,聽來的這些事情。

旁邊的塔哈沙和花嘟兒還在遙遙對著石山磕頭,以她們的修為,現在還不能親自去石山上拜祭西龍王。

蛟兒坐在敖駿的旁邊,靜靜的聽著這些連龍母都三緘其口的秘聞,終於明白了自己當年被送走是怎樣的原因,其實跟敖駿完全是一樣的理由!

雙方的父母都是四海大戰中最敵對的勢力,可是蛟兒對敖駿卻沒有敵意,敖駿對蛟兒也是恨不起來,他們本來就是一對堂姐弟,也都明白那一場大戰已經結束了,所有的恩怨都應該了結了,四海應該安靜下來了!

玄寶背負雙手,看著下面的水澗,頭也不回的說:「還有兩個疑點。第一個就是既然知道敖勝是野心最大的那個人,為什麼他也死在了西龍宮?第二個,敖毅到底死了沒有?當時西龍王先是說他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後來又說敖毅被東龍王扔進了藏龍洞,那他這個人,到底死了沒有?」

蛟兒和敖駿都沒有說話,緊皺著眉頭,思索著玄寶的這兩個問題。現在看起來,當年的四海之戰的確是受了人為的引導和操縱,可是這個罪魁禍首到底是誰?

表面上的跡象表面,敖勝是最有這個可能操縱這場大戰的,可是從一開始,玄寶就對龍母說過敖毅這個人不簡單,他才是關鍵人物!西龍宮慘案的真正主謀人是敖毅?他又為何要這樣做?

「相公,你的意思是…」聰明的蛟兒也因為這件事是自己家事,變得當局者迷了,玄寶卻轉過身來,一針見血的對她和敖駿兩人說:「我懷疑敖毅還沒有死,他還藏在暗處!」

這句話把蛟兒和敖駿都嚇了一跳,如果事情真的像玄寶所說的一樣,那敖駿到底想幹什麼?他躲起來又為了什麼?

看著兩人那疑惑的神色,玄寶擺擺手說:「這只是我的一個猜測,現在先不要亂想。只是在提醒我們自己,在對付大魔尊的時候,不要防範這隱藏在正道內部的敵人!」

說到這個,玄寶也想起了元陽山上的聚仙道眾人,算了算日子,應該是他們的大隊人馬該到了,對蛟兒說:「行了,我先出去了,外面還有些人需要處理。敖駿就留在這裡吧,靜心去修養,把體會那股藥引的力量,不用管其他的事情!」

敖駿點點頭,蛟兒站起來對玄寶說:「我跟你一起出去!等會叫上姐妹們。」

玄寶想了想,沒有拒絕,帶著蛟兒一起走了出去。

西龍王去世的消息,也沒有大肆宣揚,原界知道這件事的也只有眾女。對於那些修靈人來說,海底死了一個龍王,說不定會起什麼壞心思,想去下面尋找龍王的屍體,那可是千年難遇的寶貝!

西龍王願意把遺體奉還大海,回歸自然,那是造福原海的一件事情,可是卻不包括被這些不屬於水族的修靈者所掠奪破壞,玄寶也給五靈娃下令,一旦發現有人私自潛下海底,抓到就廢除靈團,就算已經凝丹的,也要馬上破碎靈丹,趕出原界!

對於這些修靈者,虎牙已經制定了一系列的行為指引,列成法典,昭告天下。具體執行者就是霸天下和他的飛盜寨。

原界是個很神奇的地方,對靈氣的領悟比外界要深刻的多,修為也是實打實的往上提升,可是卻無法使用神技,只能用武技。

別看霸天下的修為不一定是這些人裡面最好的,可是要論武技,能有資格跟他一戰的還真不多,他可是沒有飛升的武皇,這就表明,在武道上,他早已經站在了凡人的巔峰!

在西龍王逝世的當天,小茵就帶著眾女一起來到海底石山祭拜,其實說句實在話,眾女對西龍王的印象,要不東龍王好的多!

連蛟兒都不得不承認,她雖然在血緣上跟父親跟親近,可是在關係上,卻更願意接近這個一生深陷情中的二叔!

這樣的男子不見得是所有女人的理想男人,卻值得所有人的尊重。為了心愛的女人,就算捨棄了這江山天下,又能如何?這樣的豪情,沒有壯志,卻令女人最感動!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做到這個樣子,最起碼玄寶就做不到。也不是做到這樣就是好男人,因為萬年之前玄寶做到過,結局卻相當的凄慘!

就算是現在,眾女也很難去概括西龍王的這種性格,跟前世神帝相像,其實又不像。因為前世神帝個大魔尊的爭鬥不是為了女人,而是為了天下。

西龍王沒有前世神帝那樣沉重的包袱,不用去考慮自己一旦倒下,會給這天下黎民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他只需要想到,自己有能力讓心愛的女人活的更舒服一些,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那都是值得的!

對於女人來說,這樣的愛意最為感動,也最為幸福。可是對於小茵姐妹這種神后神妃的身份來說,這樣的愛實在太自私,為了兩人的幸福,而攪亂了四海的安寧!

「只羨鴛鴦不羨仙!西龍王最後的心愿,也表達出了他這一生的追求,只是不知道,他和憐兒能不能繼續相逢!」莫名嘆息了一聲,對眾人緩緩說著。

姐妹們也是一陣默然,在這個時候,她們的心中也對西龍王的決定有一種發自肺腑的羨慕。

神仙真的不是世人想象中的那般無憂無慮,有太多的責任需要背負,有太多的壓力需要去扛起,如果有可能,她們寧願去做一個凡人,短短几十年,想怎麼活就怎麼活,雖然看起來卑微,可是卻有著容易滿足的心,和隨處可見的快樂。

帶著眾女出了原界,已經幾天沒有出來了,算起來,聚仙島的人應該就在今天到達元陽山。神宮衛們還在外面,此刻地鳶應該得到那些修靈人來到的消息了吧?

玄寶的肉身在結界之中,而結界就設置在一條山洞裡面,等玄寶撤開結界,竟然看到神宮衛就在身邊,可是一個個卻是滿頭大汗,臉色蠟黃的模樣。眼見玄寶和眾女出來,地鳶大喝一聲:「帝尊快撤,這裡被封住了!」

「哎呀,是什麼味道?」身邊的藍月兒驚叫一聲,這時候玄寶才聞到,有一股奇怪的臭味在山洞中蔓延!

惜梅不停的將一些藥粉灑在眾人的前面,看著從地上冉冉升起的黃色煙霧,惜梅喘息著說:「這裡有毒煙,我身上的東西解不掉,快退!」 這裡距離召仙台還有一段距離,玄寶趕緊帶著眾人往後退,此刻土蝶兒和小彈弓兩人,都有些走不動了!

在撤退的過程中,玄寶終於明白了整件事情。原來聚仙島的人凌晨時分就已經到了,而且還帶來了大量的屍草!

有了強兵的支援,聚日法王頓時趾高氣揚起來,馬上下令分成若干隊伍,一起進入山洞,卻不急著尋找召仙台,而是把大部分的洞口封死,只留下一個,在封死山洞的時候,點燃屍草,讓屍草的煙霧灌滿整個山洞!

如果要大開殺戒,就算這幫人數量再多,也奈何不了神宮衛,能夠大創敵人,還可以全身而退

可是玄寶並沒有下命令,神宮衛也就不敢下死手,可是對方卻沒有這麼多顧忌,對神宮衛簡直是趕盡殺絕!神宮衛邊戰邊退,最後卻讓對方找到了帝尊的肉身,這更讓神宮衛們有所顧忌,乾脆就護在肉身的四周,打退了一次又一次的敵人進攻。

後來林聚日也知道這幫人實力強大,不是他們所能對付的,於是就想了個注意,把屍草集中往這個洞里灌,讓屍草所產生的毒氣,腐蝕他們體內的靈氣。

這個方法很歹毒,也很奏效,用不著敵人出手,過上一段時間,神宮衛就會被這些毒氣給毒暈過去,到時候性命也都交到了對方的手上。

最難受的就是惜梅,她知道生陽草可以解這些毒氣,可是身邊卻沒有多少,只能保護著帝尊的肉身,等待著他從原界出來!

不過也幸虧她是毒人衛,雖然靈氣修為不是很高,可是無論什麼毒想要把她毒倒,也是不容易的事情,所以這些人裡面,反倒是她中毒最淺,還有能力去原界製藥。

小茵把蛇娘也叫來,在生陽草研磨成的葯汁里加了一些蛇毒,這就是對付屍草之毒最好的辦法,以毒攻毒!

此刻玄寶已經將眾人帶到了升仙台的洞廳外面,後面就是純靈環境,連神宮衛都適應不了。

眾神宮衛都在使勁喘息,屍草的毒正在分化他們體內的靈氣,現在別說使用神技了,就連使用武技都有些聚不齊氣力!

幸虧惜梅已經出來了,端來了一個大盆的葯汁,小茵捧著一疊碗,分給眾人,一人要喝兩大碗!

一碗祛毒,一碗防身!兩大碗葯汁喝下去,眾人全身都出了一層虛汗,不過精神卻好了許多,失去的力量開始聚集!

「如果那些屍草的毒來蔓延到這裡,我們擋不住!」惜梅憂心忡忡的對玄寶說:「我們沒有那麼多的生陽草,來封住所有的洞口!」

敵人很狡猾,只留下了一個洞口出入,剩下的全部封死,然後利用所帶來的屍草,大肆的放毒!

他們不需要擔心什麼,反正裡面的人既然要阻住他們的路,就是他們的敵人。對付敵人,他們向來么有手軟過,殺了就是了!

玄寶皺著眉頭對眾人說:「現在的辦法,就是我把你們全都送進原界,然後我進入洞廳,利用靈氣來抵抗這些屍草之毒,我不信他們能把整個聚仙島都帶過來,有那麼多的屍草可以用!」

「絕對不行!」連心首先發對,對玄寶說:「你這個辦法是最笨的,也最冒險!你本來就靈力不足,如果再這樣做,那根本就支撐不了太久,如果要耗的話,一個人怎能耗得過數萬人?」

玄寶皺眉說:「那怎麼辦?任這些人把靈陣毀掉?讓我們的所有布置,都變成了徒勞無功?」

眾人一陣沉默,過了一會,惜梅從懷中掏出了一株植物,拿在手中仔細的看著。

旁邊的小茵看著那棵通體墨綠的植物,對惜梅說:「這就是屍草?」惜梅點點頭,剛才跟那幫修真士的爭執中,她也順手摘下了幾株屍草。

惜梅看著手中的屍草說:「這東西就是利用魚蝦和其他動物的屍體為養分,生長出來的,為什麼會破壞靈氣呢?」

「因為主要還是死氣的原因!」幻姬把屍草拿過來,放在鼻間聞了一下,搖搖頭說:「是屍蟲在作祟!用眼睛看不到的屍蟲,它們可以分解一切生氣,也包括靈氣!任何活物死亡之後,之所以會腐爛,就是因為這些看不見的屍蟲!」

想起自己曾經被屍蟲進過體內,眾人都感覺有些渾身難受。雖然最後那些屍蟲肯定是被那一身的虛汗給排出來了,眾人還是覺得現在如果有潭水在旁邊,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洗個痛快!

「是活物就好辦了!」連心看著眾人說:「只要是對靈氣有反應,那就是靈氣越充足的人,越是吸引這些屍蟲的注意!」

幻姬點點頭說:「這些屍蟲最喜歡分解的就是修靈人的屍體,自己也會隨之進化,會變成食屍怪。」

聽到這個名字,玄寶心中一突,想不到食屍怪就是由屍蟲變化的,那個噁心的東西他曾經遇到過,很難對付。並且有食屍怪的地方肯定有蝙蝠獸,這兩個怪物屬於分體共生。

「我知道誰可以對付屍草了!」蛟兒雙眼發了光,看著眾人說:「叫元十和蛇娘他們出來,最好再讓霸爺領著人一起來!」

玄寶愣了一下,然後看著蛟兒說:「用仙人來對付仙人?這有點像以毒攻毒了!」

蛟兒點點頭說:「他們的靈氣都不算強盛,但是手段卻有不少,相信打起來,反而比我們要放得開手腳!」

「話雖然這麼說,可是聚仙島上的人有那麼多,修為也比元十和霸爺他們高,打起來有些吃虧吧?」小茵還是有些擔心的看著蛟兒。

蛟兒笑著說:「別太高估了聚仙島,他們雖然修為高上一層,但是不見得戰力就比霸爺他們厲害,再說了,我們只是讓霸爺他們把對方給拖住,咱們解決了這些毒氣,他們就會不攻自破!」

「反正有這些毒氣在,他們也不會太使用靈技的,如果要比拼武力,飛盜寨的兄弟,還真沒怕過誰!」連心在一旁掩嘴而笑。

這倒是事實,眾人先前也忽視了。既然對方用了屍草,那他們也不會使用靈技。他們的靈技在神宮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能夠依仗的,也只有武技了!

倒不是說他們的武技就比神宮衛厲害,而是這方面最是倚仗人多,就算是江湖上的絕頂高手,在面對數十倍數百倍敵人的時候,也一樣會被亂拳打死,因為人都有脫力的時候!

玄寶一下子放出了五百人,帶頭的是霸天下和劍左劍右,還有元十、蛇娘,花魁三人,剩下的就是飛盜寨的兄弟。

相比較聚仙島的人來說,這五百人根本算不上什麼,可是這些人的任務不是殺敵,而是尋找到對方的頭領所在,進行中軍突破!

林聚日的所在很容易找到,哪個地方是那個唯一的出入口,哪裡就是他的所在之處!

而飛盜寨的人對於尋找這種地方有著天生的敏感,他們曾經在十幾萬寅兵的包圍之下,躲進了飛麓山之中!

把要做的任務告訴了眾人,玄寶看著霸天下說:「盡量不要造成太大的殺戮,否則很難收尾。」

「拉倒吧,你想讓我的兄弟去送死啊!」霸天下馬上把眼睛一瞪,看著玄寶說:「玄小子,不是我說你,這樣顧前顧后的打法,等於害人害己!」

還從來沒有人這樣說過玄寶,所以被霸天下這麼一指鼻子,玄寶也愣了一下,苦笑著說:「霸爺,怎麼說?」

霸天下冷哼一聲說:「這還用問?人家多少人?我們多少人?你要示弱,就不要去招惹,既然招惹了,就別怕這怕那,否則你讓我的兄弟怎麼辦?想打又得顧忌你的意思,不打人家對方可不用顧忌你,刀刀往頭上砍,你這不是讓我兄弟去送死嗎?」

「好!」蝶軒喝藍月兒使勁鼓起掌來,被玄寶狠狠一瞪,趕緊低下了頭。這話也是她們早就想說的了,可是卻一直不敢說,因為對方是自己男人,有些話還是說不出口的。

元十對玄寶說:「帝尊,霸爺說的對,既然要打,就要打出手段來,我們本來就人少,再有這樣那樣的顧忌,真的會吃大虧的!」

「可是…」玄寶有些猶豫,對付這些修真士,他還真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

蛟兒搖搖頭對他說:「沒什麼可是的,如果是一群冥頑不靈的人,我們再愛惜也沒有用!如果不用點手段,這些海外修真士,根本不會向中原修靈者那樣,會聽從我們的命令!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最後這句話讓玄寶動了心,這些人畢竟是一些生活在海外的人,他們不受中原朝廷的制約,不受任何國家的管制,所以散漫慣了,從來都只有自己的規矩,不理會別人的規矩,這樣的人,如果不用點手段,還真的鎮壓不住!

「好,那就去吧,不管你們最後會變成什麼樣的局面,都放手去干,我在後面!」玄寶胳膊一揮,對著霸天下點頭說著。

這才讓霸天下的神色緩和下來,對玄寶說:「好,這才像話!有你這句話就行了,孩子們,跟我走,去打那個龜孫子,讓他知道這是誰的地盤!一幫外來的長毛,還反了天不成!」

眾人齊聲叫好,這幫人純粹就是一幫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整天在原界憋的都快憋出病來了,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可以肆無忌憚去折騰的機會,哪裡肯放過,一個個咋呼著就跟霸天下跑了。

看著他們離開,玄寶苦笑著搖了搖頭,扭頭看著蝶軒和藍月兒往眾人身後躲,嘆息了一聲,看著眾人說:「我是不是還是太心軟了?」

眾人點點頭。玄寶長長的嘆息,低著頭說:「我只是覺得,人命是可貴的,能不殺人的時候,就不要殺人!」 或許玄寶永遠都達不到前世的那種心境,可以在感情上做到專獨,對眾妃心狠,對天下也是如此!

所以萬年前的那一場神魔大戰,給修靈界造成了幾乎是滅絕性的打擊,大部分都是形神俱滅,能夠轉生的,寥寥無幾!

這一世,玄寶的性格變得相對來說非常的柔弱,見不得人的生死,哪怕就是一個凡人,就是一隻牲畜,都不忍心去殺。

有人算過四年前的那一場玄寅大戰,可以說是中原大陸上,改朝換代的戰爭中,死亡人數最少的!大部分寅軍變成了現在玄軍的主力,數萬乃至十幾萬的降兵屢屢發生,不像別的王朝,一旦有這樣的降兵,就會被集體坑殺!

玄朝建立,實行的也是仁政。玄寶曾經親自參與改編玄朝律法,取消了四十多種死刑酷刑,減免了十幾種稅負,給天下的百姓,帶來了真正的實惠!

但是玄寶也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好皇上,他不勤政,甚至是很少參政,他心軟,但不是仁君,因為他根本不想坐在那張椅子上!

要不是被丞相他們以死相逼,玄寶真的會找個人來替他做皇上,儘管如此,玄寶現在還是在挑選著人界皇的人選,把他替換下來,他實在不適合坐在那個位置。

自己到底想要什麼?玄寶不止一次的這樣問自己,難道就是跟大魔尊戰鬥嗎?直到有一方徹底死亡,那就等於這件事,這條生命的結束?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玄寶就是這樣認為的。自己活著,就是為了等跟大魔尊的終極一戰,這一戰打完了,自己活著的意義也就不復存在了。

後來還是從這些修靈人的身上,玄寶看到了自己存在的意義。他就是他們的皇,是他們所遵循的天道的守護者。只要這世上還有修靈人,他就必須存在,因為天道不滅,修靈人就不會斷絕,他需要為這天道保駕護航,需要對這些修靈人規範約束,這就是他存在的意義。

所以他對修靈人有種特殊的感情,他們是他的子民,也是他的幫手,他不忍傷害。

很多人都說過他這樣的性格,就算是海龍王都曾經當面對他提出過:慈不掌兵。所以玄寶就算在玄寅大戰的時候,都很少直接去指揮戰鬥,他把軍權就交給自己的元帥和將軍,從不干涉。

可是這種性格確實無處不在的,就如現在,玄寶讓霸天下帶著五百人去破壞林聚日的計劃,肯定是要進行衝突的,肯定也會折傷人命,這些都是玄寶不願意看到的,可是現在他知道霸天下說的很對,如果他心軟,就等於是對自己兄弟心狠!

想著等會霸天下他們要面對的敵人,數量實在是太過懸殊,小茵扭頭對小彈弓一幫人說:「你們也去幫忙,主要還是以抓住林聚日為主,把他帶到這裡來!」

旁邊的蛟兒對他說:「讓燕子配合一下吧,這些毒氣越來越濃,解藥管不了太長的時間!」

小刀對眾人說:「我們一起去,讓大姐和相公留在這裡!」玄寶想了想,點頭同意。

很快,山洞裡傳來呼嘯的風聲,原本在洞中充斥的毒氣開始四下瀰漫,有些也衝到了洞廳附近,只是數量並不多,所以所造成的危害也有限,不足以破壞這個大靈陣。

「她們這樣做,還是太過冒險了!」玄寶有些憂慮的對身旁的小茵說著。很簡單的事實,一旦進入山洞,她們所依仗的神技就會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就像是現在的這股大風,還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就已經消停了!

剩下的就是純粹的武技,可是這些人跟差不多七萬人相比,實在是實力懸殊了!現在就是把希望全都放在了抓住林聚日的身上,只要這件事成功,要對付這幫人就容易的多了!

小茵想了想,也點頭對玄寶說:「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等到毒氣真的涌過來,我們未必能抗的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