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最後一日出了意外,三個老怪臉色自然不會好看。

但即便如此,他們還是同時起身,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何事,但有一點心中清楚,有關神廟之事絕對不能傳播出去。一念及此,三個老怪腳下同時邁步,身影在靈光包裹中化為驚虹直奔氣息源頭。



漆黑深淵中肆虐的元力波動仍未散去,如一道道跌宕浪潮,翻滾中發出江河疊浪之音。就在這肆虐元力浪潮中,五道身影若隱若現,身上被撕裂開一條條傷口,血水不斷滴落。

罪惡君主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因為他在其中一名修士身上看到了屬於罪惡之城的標誌,口中低哼一聲,這老怪一步上前,伸手在面前狠狠一撕。 一撕之下,那尚在翻騰的元力浪潮被生生撕碎,震顫不甘中緩緩散去。

罪惡君主身影直接出現在五名修士身邊,略微檢查,臉色不僅變得更加陰沉,這五名修士,盡皆是他罪惡之城修士。

神機子眉頭皺起,他目光在周邊掃過,「元力漩渦崩潰的力量將一切痕迹覆蓋,沒有留下半點可供追查的線索,但此事應當不是人為。能夠瞬間殺死五人者,不會引爆元力漩渦,而元力漩渦引爆,出手之人也無法全身而退。」

「神機宗道友的意思是說,是本座麾下修士自己觸發的元力漩渦,落得橫死下場。」罪惡君主冷聲開口,他目光冰冷在周邊掃過,神識破體而出,卻同樣一無所獲。

「並非是本宗以為如此,從現場看來,事情就是如此。」神機子淡淡開口,他知曉罪惡君主心情不好,此刻倒也沒有動怒。

烈元目光落在某處,突然道:「晚輩以為,神機子大人所言不錯。」語落他伸手一招,一截飄蕩在元力波動中的骨爪被他直接拿在手中,略微感應,便已經確定了這件骨爪的珍貴。

神機子拿過,道:「這是裂骨爪,噬元宗赫赫有名的寶物,這一件骨爪歷經無盡歲月尚且保存完好,顯然絕非尋常之物,引動貪念爭奪,造成壓下這般結果,並不稀奇。」

罪惡君主低哼一聲,他臉色雖然冷漠,卻已經漸漸接受了神機子的解釋。

「這件寶物要了五名罪惡之城修士的性命,便歸罪惡君主道友所有。」神機子交出裂骨爪,「眼下時日無多,我們還需儘快規範神廟入口。我神機宗推演不會出錯,但世事無常,一旦出現意外,悔之晚矣。」語落,他轉身直接離去。

烈元向罪惡君主微微行禮,這才轉身跟上。

罪惡君主目光冰冷向周邊掃過,不知為何,他總覺得今日之事有些蹊蹺,似乎在暗中有一隻眼睛在專註著他們,雖然未曾察覺到異常,他心中還是暗自多了幾分提防,冷哼中拂袖而走。



三人離去不久,蕭晨身影從遠處而來,看向三個老怪離去的方向,眉頭微微皺起。

這些老不死,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此事他雖然做的極為完美,製造出爭奪寶物,引動元力漩渦的假象,但他們心中顯然還存在著幾分懷疑。

思慮一番,他還是將翻騰念頭盡數壓下,眼中重新露出堅定之色。

不管如何,這一次遠古神廟開啟他都不會錯過,哪怕是龍潭虎穴,也要去闖一闖!

一步邁出,他身影化為驚虹,向三個老不死離開方向追去。

###########

神廟開啟時間臨近,三方修士自各方匯聚,除卻罪惡之城五名修士因爭奪寶物導致殞落外,神機宗與散修一方盡皆沒有損耗。散修尚且克制未曾露出異色,神機宗修士則沒有這麼客氣,目光看來不乏嘲弄之意,罪惡之城一方個個面色陰沉一言不發,空氣中瀰漫著一種難堪的味道。

好在彼此間都在剋制,沒有因此生出衝突。

突然間,噬元深淵底部的黑色如泉水般翻湧起來,一股異樣氣息瞬間從中傳出。這一變故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關注,之前的事情被拋在腦後。

神機子、罪惡君主、烈元三個老怪眼中盡皆露出激動之色,眼前一幕代表著神廟終於開啟了!

翻滾的黑色變得越發劇烈,籠罩範圍向周邊快速擴散,而就在這時,一方屋角在這翻滾的黑色緩緩彈出,通體深青色,一磚一瓦盡皆**肅穆,濃郁的歲月氣息從中緩緩散發,只有歷經時間長河的洗滌,才能烙印下這種深刻的歲月味道。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破爛屋角,卻給人**肅穆之感,目光落下心中自然生出一股敬畏。

之所以稱它為破爛屋角,是因為它被人從中生生轟碎,露出的窟窿是一個巨大的拳印!即便已經過了無數年,感應著拳印邊緣磚瓦上釋放出的兇悍氣息,依舊讓人心生凜然,腦海中自然出現一幅畫面:不知在多少萬年前,站在神廟外的魁梧身影,低喝中一拳轟出,將完整的神廟一角轟破……

為何是從外面轟破?

因為碎裂的磚瓦就在窟窿下面,從窟窿向內可以清晰看到。

短暫的沉默,神機子沉聲道:「諸位,進入神廟后危機重重,在未曾出現巨大的利益分歧前,希望各位可以精誠合作。」

罪惡君主、碎元聞言點頭,這點也是他們心中的念頭。進入神廟各有所求,但在所求之物尚未得手前,聯手才是最好的選擇。不過一旦到了不得不撕破麵皮的時候,他們也不會有半點猶豫,從某種角度來說,修士都是一群非常現實的人,他們所做的一切都以自身利益為前提。

「出發!」

神機子口中低喝,這老怪目光堅定,帶領神機宗修士順著屋角窟窿進入遠古神廟。身後,罪惡君主、碎元兩人未曾有所停頓,急忙帶人跟上。

神廟之中處處危機,但危機之中同樣蘊含著機緣,他們自然不甘落後於人。

三方修士數息時間便盡數走入其中。

從外面看這只是一方破碎的屋角,但進入其中,才發現他們身在一座巨大的四方建築之中,一眼望去足有萬里大小,巍峨的大門佇立在遠處。

神機子微微抬手,身邊一名修士點頭應是,轉身看向頭頂那一方破碎的屋角,他手指凌空點落,劃出一條條禁制紋理,瞬間布下一層禁制,直奔破損窟窿而去。這禁制並無太多的攻擊性,但若有修士想要進入神廟,勢必會將它破損。

從這點就能看出,神機子心思極為縝密。

但就在禁制落在破損窟窿處時,碎裂的磚瓦內,那一絲絲若隱若現的強悍氣息如同受到挑釁一般,陡然爆發!一隻無形之拳驟然出現,直奔布禁修士轟落!只是久遠歲月前留下的一絲拳意,但此刻卻給人以山嶽蓋頂,不可抵擋之感!

神機子臉色微變,他拂袖一揮,虛空跌宕巨力出現,欲要將拳意攔下。但一息之間,便已經被無形之拳悍然轟碎,沒有任何停頓,在神機宗修士絕望眼神中落下。

「嘭」的一聲悶響,神機宗修士被砸成一灘肉泥,地面微震,一隻淺淺的拳印烙印其上。

神機子低哼一聲,臉色驟然變得極為難看,罪惡君主也是臉色微變,眼中露出忌憚之意。當年轟碎神廟一角者究竟何等修為,殘留下的一絲拳意,竟強悍至廝!

不過就在這時,兩人同時臉色大變,目光落在死去神機宗修士身上,他流出的血水正在向地面快速滲透,「沙沙」的聲音從地底傳來,越來越響,地面漸漸震顫起來……

#####

【先更兩章,包子繼續碼字,還有更新。】 啪!

震顫的地面突然破碎,一隻乾癟的骨爪從地底深處,用力按住地面,緩緩起身,露出缺少一隻眼珠的頭顱,口中不斷低吼著,眼中儘是殘暴之意。

戰鬥爆發的毫無預兆,未曾給進入修士更多的反應時間,自地面出現的乾癟怪物突然射出,速度快若奔雷,與之前慢吞吞的動作形成鮮明的對比。

「噗」的一聲,一對烏黑肉翼直接展開,猛然扇下,化為一道烏光直奔一名散修而去。

「喝!」受邀進入神廟之中,自然沒有尋常之輩,遭襲散修低喝一聲,腳下一步邁出,反手一掌向前拍出。空間微震,一方掌印驟然出現,「嘭」一聲巨響將那乾癟怪物生生拍飛。

但這乾癟怪物被擊退,並不代表著戰鬥的結束,而是攻擊狂潮的到來!

啪!

啪!

……

這是地面快速碎裂的聲音,密密麻麻傳來,串聯成一片,傳入耳中讓人心中狠狠一跳,不覺心中驚懼,頭皮發麻!

一隻只乾癟怪物展開翅膀從地底出現,低吼中向闖入神廟修士衝去!

三方修士紛紛出手,將襲來怪物擊退,但最終結果卻也只是將其擊退而已,這些怪物渾然沒有受創的模樣,倒地后再度站起,在更加狂暴的低吼中身影再度衝出,眼眸中閃爍著讓人膽寒的暴虐!

「神廟護衛!是神廟護衛!」神機子面色難看,他沒有想到,剛剛進入神廟之中,便會遇到這種難纏的怪物,「神廟護衛受神廟力量庇護,極難將其殺死!罪惡君主道友,請與本宗在前開路,烈元道友,請你殿後抵擋!」

語落,神機子、罪惡君主同時上前一步,反手一掌向前拍下,將大批撲來神廟護衛直接擊飛,身體尚未落下,便已經直接崩潰,化為齏粉灑落。

踏天境修士出手,這種低級神廟護衛自然無法抵擋,前方頓時被清理出一條道路。

「走!」

神機子低喝一聲,一行修士向四方建築的大門行去,烈元主動落在最後,承擔斷後之事。

神廟兇險乃是人盡皆知之事,但兇險到這種程度,還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可如今已經進入神廟之中,便再沒有後退的理由,不管如何都要走下去!

神通呼嘯,撞擊聲悶響如雷,即便有神機子、罪惡君主、烈元三人出手,依舊有一名神機宗修士不察下被數只神廟護衛抓住,骨爪插入他血肉之中,肉翼閃動衝天而起,向外一分直接將那神廟護衛撕碎,化為漫天血肉被搶食一空!

慘烈景象,讓神機子三名老怪臉色無比難看!

先後死傷三名修士后,三方修士沖至門前,罪惡君主拂袖一揮,閉合的大門緩緩打開,一行不敢有任何停頓,駕馭遁光奪門而出。

身後一隻只神廟護衛在咆哮中追殺而來,但不知為何,它們靠近門戶后一個個突然停下腳步,看向神機子等人口中不斷咆哮,卻不敢上前半步,似是受到了某種制約!

在三方修士目光中,開啟的大門緩緩關閉,將神廟護衛的咆哮聲盡數掩蓋,耳邊突然安靜下去。神機子、罪惡君主面色難看,他們身後修士更是個個臉色灰敗,心中隱隱有一股驚懼之意。只是剛剛進入神廟,便遇到了這般兇險,後面的路途還很長,不知還隱藏著怎樣的恐怖!

反手取出一枚玉簡,神機子神識探入其中,低聲道:「我們現在神廟廣場,廣場內應該沒有危險,穿過廣場後會進入神廟前殿,我們走!」

語落,他收起玉簡,呼嘯向前行去。

罪惡君主微微低首,眼中卻儘是陰沉之色,神機子顯然已經掌控了神廟部分地圖,但他並未拿出來與眾人分享,而是獨自掌控在手。但此刻他卻並未多言,閃身帶著罪惡之城修士跟上。

一望無盡的巨大廣場上,一行修士如同一螻蟻般渺小,向著巍峨入雲的神廟進發!

###########

噬元深淵,蕭晨身影出現,透過屋角窟窿看向神廟之內,面龐凝重。

被關住的神廟護衛已經察覺到了蕭晨的存在,它們口中嘶吼咆哮著,一隻神廟護衛拍打著肉翼欲要從神廟破損處飛出,但尚未靠近便被破碎磚瓦上散溢的一絲拳勁轟碎,化為齏粉。

剩餘神廟護衛似乎想到了某種恐怖的事情,低吼中對吼。它們雖然不敢繼續靠近,卻匯聚在窟窿下,只要進入神廟,勢必會馬上遭受他們的攻擊!

蕭晨靜默不語,他安靜等待了一會,確定神機子等人已經離開后,緩緩抬首目光看向這些神廟護衛,平靜沒有半點波動。若在之前,他必然不敢進入其中,但如今開闢混沌界,他一身修為暴漲,卻是已經有了闖蕩神廟資格!

腳下一步邁出,他身影直接進入神廟之內。

下一瞬,無數只神廟護衛咆哮中拍動著肉翼,如一道道利箭般激射而至!

蕭晨臉色不變,抬手在面前一拍,低聲道:「封鎮!」

一言落下,方圓百丈空間驟然凝固,所有闖入這一範圍的神廟護衛身體僵直,嘶吼中劇烈掙扎,卻再無法動彈半點。

混沌界之所有擁有包容一切鎮壓一切的力量,是因為它是天道本源中的最為根本的混沌本源開闢而成,亦是因為它有著無窮無盡的浩瀚疆域。疆域越大,則鎮壓之力越強。與此同時,操控鎮壓範圍縮小,力量的集中,同樣會使得鎮壓力量暴漲!

蕭晨對混沌界理解漸漸加深,此刻出手嘗試,果然就是如此!

百丈之內的鎮壓之力,不知是人讓這些神廟護衛無法動彈而已,他眼中厲芒微閃,鎮壓空間猛然一顫,鎮壓範圍內所有神廟護衛在無聲無息中被震殺為齏粉!

混沌界,當真是群戰的中的殺生利器!

至於單打獨鬥,將混沌界力量束縛至丈余大小鎮壓而至,這世間可以抵擋者又有幾人?只能任他拿捏打殺!

五行本源演變出陰陽二氣,陰陽二氣融合成混沌本源,混沌本源成熟開混沌世界!如此苛刻的艱辛修鍊條件,一旦有成,無論其威能恐怖到何種地步,都可以理解。

瞬息時間,方圓百丈內恢復清明。衝來的神廟護衛口中尖叫一聲,竟紛紛退走,眼珠看向蕭晨,雖然依舊暴虐殘忍,卻多了幾分遮掩不住的恐懼!

它們怕了!

蕭晨未曾向這些怪物看去一眼,邁步走向閉合門戶,所至處兇殘神廟護衛紛紛退避……

#####

【知道諸位道友抱怨不滿,月中后恢復更新,爭取穩定下來,希望大家寬容一段時間。11月份后應該會保證每天三章,8千字左右更新,工作以後時間會比較緊一點,希望各位道友見諒。包子不是拖,是碼字時間很少,最近一直在跑著確定工作的事情。感謝大家的寬容與支持,謝謝!】 伸手推開閉合的大門,蕭晨腳下一步邁出,步子已踏落神廟廣場。地面呈肅穆青色,純粹通透宛若青玉,光滑平整可清晰倒映出人之影響。

站在門戶外,向前方望去,整個廣場一望無盡,範圍之大,遠超想象!在視線的盡頭,一座古樸恢弘殿宇拔地而起,直插雲霄之中,雖然距離遙遠肉眼觀之略顯模糊,卻有一股厚重威壓氣息清晰傳來,讓人暗自凜然,不覺心生敬畏。一股淡淡壓力縈繞周邊,使修士元神受到鎮壓,神識探出如入泥沼籠罩範圍大受壓制。

這巍峨殿宇,應當就是遠古神廟,離開罪惡星域的機緣,便在其中。

蕭晨面龐凝重,但眼眸中卻是一片堅定!哪怕神廟再如何兇險,他都不可能退後!此番,他要的是離開罪惡星域,無論什麼困難,都不能將他嚇退!

哪怕沒路,也要憑藉自身生生趟出一條路來!

略微沉吟,他邁步向神廟方向行去。

###########

神廟遠觀時已是氣度恢宏恍若天宮,如今站在其下,才更加可以認識到自身的渺小。在神廟前殿下之前,修士便如螻蟻,心中難免生出卑微,繼而敬畏。

目光掃過,將神廟前殿景象盡數收入眼中。

沿著深青色的地面看向神廟之中,光彩色彩漸漸濃重,最終化為遮蔽視線的黑色,阻擋了目光的繼續窺視。十一根粗壯石柱從地面升出,便如一隻只強壯的手臂,撐起圓拱狀的蒼穹。一顆顆宛若星辰般的水晶嵌在蒼穹上,閃爍著幽冷神秘的光華。十一根巨大石柱旁,各自站著一道身影,或人或獸,狀若石雕但每一個都栩栩如生。神廟前殿中,這些石雕看起來並不突兀,反而與整個神廟的肅穆威儀完美融合在一起,更添幾分威勢。

而這些石雕有著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大!在神廟中看起來正常的雕塑,對修士而言,便是一個個驚人的龐然大物,最小者也有近百里大小。它們安靜站在石柱下,沒有發出半點聲息。

神機子、罪惡君主、烈元等修士站在神廟前殿,臉上紛紛露出凝重之色。前殿雖然平靜,但以他們的修為,卻能從中感應到淡淡的危險氣息,雖然不強,卻足以讓他們心中忌憚。

「凌海,你去探探路,若有不妥即刻歸返,本宗在此接應。」神機子淡淡開口。在他身後,一神機宗修士聞言身體微僵,但面對神機子的令諭,他卻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頭,暗自咽了一口吐沫,拱手稱是,硬著頭皮向前行去。

這是神機子等人帶領身邊修士而來的主要原因之一,若有需探路一事,自然由他們出手,以免自身落入險境。他們雖然修為強橫,但小心一些終歸是好的。

三方修士目光盡數匯聚到凌海身上,此人自知退無可退,倒也表現的頗為平靜,召出一件護甲,手持寶物,向神廟前殿謹慎行去,心中卻已經做好了隨時退出的準備。他只是負責探路,只要探明危險在何處就能退出,無須抗衡抵擋。以他的修為,小心一些應當無事。正因為抱著這個念頭,他才能保持平靜。

啪!

啪!

……

這是腳步踏落地面的聲音,凌海漸漸行入神廟前殿,而直至此刻,一切安靜無恙。但越是如此,他心中越是緊張,非但沒有放鬆,反而更加謹慎起來。

只因為這裡是神廟!所有平靜都是隱藏危險的假象,越是平靜,越是危險!

當他走近一處撐天石柱時,異變陡生!在那石柱旁,一隻後肢著地,前肢高高舉起,呈仰天怒吼狀大猿石雕突然復活,蒼白的石雕顏色如同沾染了血水,且以驚人的速度向它整個身體快速蔓延,使它的毛髮化為赤血色,一雙眼珠殷紅無比!

大猿石雕復活的毫無預兆,它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石棍,瘋狂咆哮中悍然砸落!

石棍破空,發出凄厲呼嘯之音,尚未落下,那恐怖氣息已經讓凌海臉色蒼白,心中驟然生驚恐之意!在這一棍之下,他感受到了清晰的死亡威脅,甚至不敢與之抗衡半點,尖叫中身影向後逃竄。

但此刻他逃得快,卻不想大猿石棍速度更快,只是一閃下便已砸下!

神機子低哼一聲,他早已對這些石雕心存懷疑,砸大猿復活瞬間,他便已經出手,拂袖向前一揮,頓時有浩蕩之力如跌浪版迸發,將凌海籠罩在內,向大猿石棍轟去。

「轟」的一聲巨響,石棍被高高彈起,帶著大猿向神廟前殿內拋飛,砸落地面又是一陣轟隆,滑行時石棍與地面摩擦發出刺耳的嘩啦聲。

「多謝宗主!」凌海臉色發白,一禮后閃身在後,看向大猿的目光中難掩驚懼,先前他甚至生出難逃一死的感覺!

被擊飛的大猿搖晃了一下猙獰的頭顱,從地面爬起,口中發出一聲暴虐咆哮!它一雙赤紅眼眸死死盯住神機子,卻不敢輕舉妄動,在神機子身上,它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突然間,這大猿低吼中揚起石棍,悍然砸向地面,頓時爆發出「轟」的一聲巨響。地面安然無事,強大的反震力量席捲而來,反倒將大猿握棍的手掌震裂,血水頓時噴涌而出,從撕裂的血肉中溢出,沿著毛髮匯聚成一道血水,劃過弧線滴落在地面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