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戰鬥中決定生死的原因有很多方面,不單單是法則的感悟……還有秘法、兵器、意志、經驗、發揮等。

「空間法則感悟到如今的地步,很難再進行大幅度的突破,倒不如去修鍊時間本源法則。」方雲目光如炬。

時空本源法則同修,並且都達到極為高深的地步,這樣才能帶來更大的震撼,揚名的效果也會更佳。

「這一次的巔峰天才戰,我一定要成為第一!」方雲目光一凝,「即使是伯蘭也不能阻止我!」

……

第七座試試煉塔,就連伯蘭也不敢在隱藏實力,毫不保留的爆發了。

觀戰的天才年輕人們個個被第七座試煉塔的難度驚呆了,第七座試煉塔的難度簡直堪稱逆天。

第一層單單那1萬頭血毛猛獁……個個攻擊蘊含本源法則,威力強的可怕。

隨便拿出來一頭,若是全力爆發,都不亞於總排名前100的天才。

當一萬頭血毛猛獁聯合圍攻……那真的是一場噩夢。

「他受傷了!」

「死神伯蘭受傷了!」

如今死神伯蘭第一次受傷!

爆發了!

連闖前六座試煉塔,一直很輕鬆的死神『伯蘭』終於徹底爆發出了他真正的實力!

「天吶,周圍全部都是幻身!」

「死神伯蘭徹底發飆了。」

在遮天蓋地的一頭頭血毛猛獁的圍攻、踐踏之下,瞬間出現密密麻麻一道道白袍青年的幻身。

幻身個個都無比的真實,甚至風之本源的感悟讓他在周圍一定範圍內都瀰漫著青色氣流。

青色氣流中的那上千個伯蘭,彷彿成了這『死神』伯蘭的死亡領域,他甚至可以從任何一處出劍似的。

一頭頭血毛猛獁轟然倒地身亡,這就是『死神』伯蘭——出劍必殺!

可最終他還是失敗了,倒在了第七座試煉塔的第一層。

那10000頭血毛猛獁,死神『伯蘭』一共擊殺5612頭!

也就是說,單單第七座試煉塔的第一層他就得到56.12億積分,總積分如今超過了100億。 柏輕音聽著兒子的豪言壯語,沒有在兒子面前表現出半分今日的狼狽。

她輕輕嗯了一聲:「要是念了學堂,嘟嘟可不能欺負其他的小朋友哦。」

「不會的,嘟嘟不會恃強凌弱的。」

「真乖,快睡吧。」

等到嘟嘟睡著了后,柏輕音帶上門,坐在院子里。

今日她能去的地方都去過了,想到嘟嘟對念書的渴望,柏輕音並不想打擊孩子的這份熱情。

紅娘不知什麼時候靠了過來。

她看著柏輕音:「姑娘,我最近聽說,閑王殿下比較好說話一些,也比較平易近人,會做一些善事,您要是去求求他,或許這件事情能有轉機。」

「他是個閑散王爺,在朝堂上只是一個無關輕重的職位,也不站隊,所以說,如果你真想讓嘟嘟去念書又走投無路的話,倒不如去求求他,或許可以呢?」

柏輕音聽著紅娘的話,眉頭緊鎖著。

「這話說起來容易,我一介平民,他一個王爺,我想要求他……」

柏輕音苦笑一聲,這簡直比登天還難。

太子這艘大船,還是她無意間撞上的。

想到此,柏輕音嘆息一聲。

「可不試一試怎麼知道能不能成呢?或許就成了呢?有皇子開口,這種事兒,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紅娘說的話柏輕音自然知道。

想到自己現在也的確是沒有別的辦法。

想到此,她只能咬牙一試了。

「那你幫我準備些禮物,我明日去登門看看。」

紅娘點點頭:「好,奴婢這就去準備,姑娘別再為這件事兒擔憂了,早些睡,養足精神明日再戰。」

她說話溫和,柏輕音聽著點點頭,便去睡了。

次日她醒來的時候,紅娘已經將禮物都準備妥當了。

東西不是特別貴,但勝在心意。

柏輕音看到桌上的禮物,再一次感嘆紅娘的辦事能力。

洗漱完,柏輕音將店鋪交給別人看管,自己去了王府。

她沒去的特別早,畢竟她也清楚,即便那位王爺再閑散,也是要上朝的。

但是她怎麼都沒想到,不過第一關,便遇到了困難。

看著眼前的冷著臉的侍衛,柏輕音一陣頭疼。

「您便幫忙遞個話吧,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拜見王爺。」

侍衛冷淡地看著柏輕音:「呵呵,每個來王府的人都這麼說,如果我每個都放進去,王爺還要我們有什麼用處?」

柏輕音想著給對方塞了一錠銀子,卻不想對方拿了銀子,卻並不辦事兒,反倒對著柏輕音一頓侮辱。

「呵呵,就這點錢,還不夠哥們幾個喝酒的,你就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快滾快滾,別讓爺幾個心煩。」

柏輕音沒想到對方府上的侍衛竟然這麼狗眼看人低。

她咬著牙,卻沒有任何的辦法,畢竟是上門求人的,柏輕音清楚自己現在是什麼地位。

而且她也早就做好了碰壁的準備。

被侍衛推搡到地上,柏輕音也並不放棄,只是想著下次繼續。

一次不成柏輕音便想辦法蹲王府的管家。

她運氣好,沒想到第二天她就蹲到了王府的管家。

看著那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柏輕音疾步上前,「請問您是閑王府的管家嗎?我叫柏卿茵,有要事求見王爺,不知您能否通融一下?」

老人上下掃了一眼柏輕音:「姑娘,你若是有冤情就去官府,或者可以去告御狀,我們家王爺只是一個閑散王爺,並不管實事,您來求王爺,信賴王爺我很開心,但是王爺真幫不了你什麼。」

柏輕音搖頭:「不是的,我不是有冤情,我只是想請王爺幫一個很小的忙,這對王爺而言只是說兩句話的功夫。」

柏輕音看著那位管家,她即便求人也不卑不亢,倒是讓管家有些刮目相看,只是想到自家王爺現在的處境,管家還是搖搖頭。

「姑娘,若只是一個小忙,您請其他人幫忙也是一樣的,請回吧。」

他說話和和氣氣,可卻帶著不容置疑的拒絕。

柏輕音也並不沮喪,第三日,柏輕音再次出現在閑王府的門口。

管家見著柏輕音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可他這口氣還沒嘆完,柏輕音就纏了上來。

「管家伯伯,您看閑王殿下今天有時間嗎?」

管家怎麼都沒想到他都把話說的那麼絕情了,柏輕音竟然還會出現。

「這位姑娘……」

「我知道您要說什麼。」柏輕音笑著把他的話截住,「可是您又不是王爺本人,您怎麼會知道,王爺本身對這件事情是什麼態度呢?」

「王爺是不會幫你的。」

管家揉了揉眉心,他真沒想到這個女子會這麼難纏。

「那也不要緊,我在這裡等王爺,我親自跟王爺說。」

管家瞪大了眼睛,似是沒想到柏輕音竟然能說出這麼難纏的話。

忽然間,管家明白了那句,為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姑娘,你還是回去吧,不要為難我一個老人家了可以嗎?」

柏輕音可憐巴巴地望著老管家:「那您可憐一下我這個弱女子吧,我在京城無依無靠的,現在走投無路了,只能請殿下為我們這種可憐人做主,王爺他面慈心善,他那麼憂國憂民,一定不會拒絕我們這種可憐的升斗小民的請求吧。」

柏輕音帽子扣的一個比一個高。

老管家還從沒對付過這麼難纏的女人,偏偏為了王府的名聲,他還不能將人打出去。

想到此,管家揉著太陽穴。

「姑娘,這個事情你去求求那些夫子,那些夫子見著你家孩子那麼聰明,不比你在這裡求我有用?」

柏輕音搖搖頭:「若是他們肯鬆口,您覺得我還會出現在這裡嗎?」

管家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口:「所以你就在這裡欺負我一個老人?」

像話嗎?管家氣的吹鬍子瞪眼。

說話間,一頂轎子從柏輕音的面前路過,柏輕音一眼就認出了那是賢王的轎子。

「殿下,草民有事求見,求王爺幫忙。」

她也不嫌棄丟人,就直接這樣喊了出來。

管家沒想到這女人這麼瘋狂,直接捂住了柏輕音的嘴,只希望王爺能沒聽到剛剛的動靜。

。來到這邊大概已經有了十幾天的日子,而在這些日子裡,她又見到了許多人。

大約是知道她居然又「回來了」,前來拜訪的人絡繹不絕。而她「死而復生」的事情倒是又在江湖上引起了極為不小的震動。

她這些日子忙著應付前來拜訪的人……其間有她熟悉的至交好友,也有許多她只聽過名字,之前似乎只有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兩百一十四章切磋武學的時候 這次的築基秘境,名青渠秘境,只有築基修士能夠進入。

曾經有人不信邪,金丹期準備強闖,結果在眾目睽睽之下,化為了灰燼。

青渠秘境掌管在四大宗門手中,名額分配在各大門派。

華洲大陸由四宗,五門,六派,七谷組成,也是最出名的幾大修鍊聖地。

其中為首的,正是天元宗,也被稱為,華洲第一宗門。

宗主蘇淼雲,渡劫期尊者,在大乘老祖各自閉關的修真界,已經是頂峰了。

蘇夭夭背靠大樹好乘涼,起點就已經比太多人高了,她撐著下巴,坐在一顆古樹下,思考著一些劇情。

創世書飄在一旁,不住的飛來飛去,蘇夭夭眉頭一皺,「你在幹嘛。」

創世書委屈巴巴的開口,「夭夭,你會不會,會不會對我的女主。」

蘇夭夭靠在樹上,紅色的裙擺垂下,猶如火焰在燃燒著,聽到這句話,她眉眼上揚,一雙鳳眼格外的凌厲,「我就算真想做什麼,你還攔得住。」

創世書不吱聲了,蘇夭夭冷冷一笑,「怎麼,後悔了?」

創世書背後一涼,連忙語氣諂媚,「沒有沒有,這本來就是你的書。」

蘇夭夭輕笑,沐浴著陽光,微微眯起眼睛,語氣有些慵懶,「你放心好了,我對你的女主沒有興趣,當然,若是她不惹我的話。」

創世書連連保證,「夭夭你放心,她絕對絕對不惹你。」

蘇夭夭輕哼,「這麼怕我,為什麼還要讓我回來。」

創世書整本書都蔫吧了下來,它落在古樹上,懨懨的開口,「因為,我需要你啊。」

蘇夭夭手撐在腦後,「小笨蛋。」

「啊?」創世書迷茫,剛剛不是聊的好好的嗎。

蘇夭夭搖了搖頭,「你睡醒了?」

創世書癱在樹上,「人家想你了嘛,和你聊聊天。」

蘇夭夭翻了個身,「我沒事,你繼續去睡吧,畢竟恢復能量最重要。」她的聲音溫柔的不得了。

創世書一時間大為感動,「真的不需要我嗎?」

蘇夭夭連連搖頭,「不了,畢竟,你的能量最重要。」

創世書一下子飛了起來,「夭夭你放心,有危險我一定出現,我這就去沉睡。」說完,咻的一下就遁了。

蘇夭夭吐出一口氣,小傢伙,怎麼能讓你壞事呢,她垂下眼眸,睫毛又長又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