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天難關,雖然蕭尋可以隨時借著輪迴印的威能掩蓋形跡,但是天難關內奇人無數,難免就會出現一些隱世強者,識破了蕭尋的真面目。

到時候,他們可就是瓮中之鱉,眾多億萬里追殺蕭尋的強者群起攻之,蕭尋就是有八條命都跑不掉。所以,還是早點離開天難關,前往惡魔墳場的好。

「沒錯,我自有算計。罷了!陪我出去走走罷!天難關內,奇人無數,說不定能找解決我身上暗傷的高人。」

輕輕一笑,蕭尋徑直走出了房門,他身後的雪嬋呆了一呆,身上忽然閃爍起了慘白色的法力波動,臉上的肌肉漸漸扭曲起來。

不出半晌,雪嬋的臉型就出現一絲絲微小的改變,可就這一絲改變,卻使得雪嬋整個人的形象氣質徹底改變了。

感受到身後雪嬋的氣息和改變,蕭尋的眼中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隨著雪嬋的修為越來越強大,她血脈中的許多天賦神通,也開始漸漸覺醒了,不要再向以前那樣,處處都要蕭尋施展法力,為她掩飾容貌。

兩人收斂起了自身的氣息,一前一後的下了樓梯,各種嘈雜的聲音,以及無數的神念波動立刻從四面八方傳來。

由於封閉全關,許進不許出,所以,天原樓內簡直是人滿為患,全都是來住店的。

「蕭尋,我感應到了我的同族的氣息。」剛一下樓,他身後的雪嬋,臉色就驟然猛變,簡直跟見了鬼一般。

順著她的目光看去,樓內東南方向的角落內,數十名身材高瘦,渾身都籠罩在黑衣斗篷之內的大漢坐著。

他們的面前,擺放著大盆鮮紅的生肉,一個個正在旁若無人的狼吞虎咽,不時有鮮血從嘴邊流下,看得周圍的人毫毛都炸了起來。

隱隱間,似乎有一絲絲猩紅色的血光從他們的眼中一閃而過,身上還帶著一絲兇殘,噬血的氣息,這正是白骨魔族的獨特之處。

蕭尋體內的輪迴印對魔氣最是敏感不過,頓時微微的震動起來,這分明就是從地底世界潛入地面的白骨魔族高手。

從地底世界出來之後,這還是第一次再次遇到白骨魔族的強者。

看到這些同族中人,雪嬋幾乎是出自本能,下意識的收斂了自己的全部氣息,小心翼翼的藏在蕭尋身後。

可是轉眼間,雪嬋自己都啞然失笑起來,她被蕭尋徹底洗滌了體內的魔氣,頭頂神海蕩漾著人道真理的氣息,正魔雙修,這些白骨魔族人哪裡還認得出來?

「王明風,你竟然還敢追到這裡來?」

蕭尋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看到這些白骨魔族人,他的腦海中立刻回想起了,在地底世界大軍戰場之上,那裸的滅絕刀意,純粹的殺戮刀意,差點就要了他的性命。

白骨魔族亘古族地,骨冢魔殿培養的無上天才,王明風,竟然親自追到天難關來了。

為了蕭尋,白骨魔族中的魔神骨河,被星真空擊殺,白骨魔族可謂是身名掃地,所以,只要蕭尋死,才能洗刷白骨魔族的恥辱。

只看眼前這些白骨魔族人,就知道王明風必然是有備而來,這些人的氣息,一個個強大無匹,沒有一個在神君期之下。甚至,有幾個似乎是統領的人物,身上更是隱隱帶著君王的氣息,可怕至極。

蕭尋隱隱感覺到,這些骨魔,恐怕不是一般的魔族,身上的氣息比起他見過的同級別的骨魔何止強大百倍,似乎一個個都是從刀山血海中闖過來的不世高手。

不過,在這些人中,蕭尋卻是沒有看到王明風的影子,也不是知道這個把肉身神魂都修鍊成刀意的瘋子,到底在哪裡。想起這個瘋子,蕭尋的毫毛就炸了起來,這樣的人無疑是最可怕的,獨來獨往,一旦出手,鬼神皆驚。

就怕這樣的人,在最關鍵的時候,忽然發動起絕命一擊。 ?(女生文學)「王明風,我等著你!」

微微冷笑了幾聲,蕭尋大搖大擺的在一張桌子邊坐了下來,猛地一拍桌子喝道:「小二,有什麼好酒好肉,都給老子上上來。」

看到蕭尋這個凶神吆喝,店小二慌忙就將酒菜端了上來,生怕得罪了這尊凶人。

一邊的雪嬋抿嘴輕笑,蕭尋本是溫文爾雅,氣質文弱的儒生,可化身為武當派的遊俠,竟然將遊俠身上的那一種粗魯,洒脫的氣息演繹得淋漓盡致。

一邊大大咧咧的倒酒,蕭尋一邊隱晦的看著周圍的人,頓時微微皺起了眉頭:「嘿!敢情,都把我當成什麼好欺負的軟腳蝦了。」

「沒錯,蕭尋,在這裡,可是有不少熟悉的氣息啊!」

雪嬋的臉色頗為凝重:「青狼族,還有魔道中人,竟然全都來了。」

天原樓一層,長寬皆在百丈開外,熙熙攘攘不知道坐了多少人,無數的神念氣息在虛空里糾纏著。

在這些氣息里,蕭尋赫然感應到青狼族人的氣息,整個天原樓的空氣,似乎在無形中都以西南方向坐著是幾十條大漢而旋轉,似乎,他們的一個呼吸,就能抽干樓內的一切空氣,他們就是風的掌握者。

普天之下,除了號稱主宰風性力量的青狼族,還能有誰?

青狼族中的不世天才,青日破,被蕭尋擊殺,這對青狼族是一個無法洗刷的恥辱。如今蕭尋落難,哪有不來趁機擊殺的道理。

不過,青狼族雖然可怕,但真正令蕭尋忌憚的,卻是坐在離他不過十來張桌子的幾個黑袍修真者。

這幾個修真者,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溫文爾雅,舉止談吐極有風度。可是,在蕭尋的神念感應著,這幾個修真者的頭頂天門中,似乎都蘊藏著一輪黑色的大日,周圍的光線經過他們的身邊,似乎都被這一輪輪黑色大日吸引得扭曲起來。

似乎,只要這一輪輪黑色大日飛上虛空,就能掩蓋太陽星的光輝,要跟太陽星一爭普照天地的光輝。

「真日魔宮?」

蕭尋的瞳孔微微縮起,他一眼就看出來,這幾名修真者,分明就是來自天地間最可怕的存在,真日魔宮。

這一尊魔宮,統治主宰著無窮無盡的土地空間,高手億萬,就連四大聖地都一直奈何不得。沒想到,這一尊魔宮,竟然也出動了高手前來,形勢可是越來越棘手了。

現在整個天原樓內,簡直就是龍蛇混雜,大部分的分明都是沖著蕭尋而來的。

可是,這還只是一個天原樓而已,這一會,就連蕭尋自己都弄不明白,天難關內到底聚集了多少想要奪取他的氣運,取他性命的人。

可是,誰都不知道,他們想要找的人,正大搖大擺的坐在這裡。

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蕭尋本能的運轉神念,朝四面八方延伸出去。頓時間,四面八方有許多的神念波動傳來。

「風兄啊!最近天難關內風雨欲來,咱們還是早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的好啊!」

「是啊!往常天難關內雖然混亂,可從來沒有這樣壓抑過。我常年在關內廝混,可這段時間卻看見了許多不明身份的人進入了關內。只怕,這難免跟蕭絕塵傳人有關啊!聽說,蕭絕塵傳人還在天難關內呢!」

「看來,想找蕭尋麻煩的人實在是有如恆河沙數,只說我知道的,現在天難關內,魔族三族之中就出動了兩族,只有最神秘的隱魔族沒有出現。妖族六族之中,青狼族跟蛇族都來了。另外,甚至傳說就連真日魔宮都出現了。」

「此地不宜久留啊!這些勢力,可都是巨無霸,我們可招惹不起,要是萬一撞到他們的手中,可就麻煩了。咱們啦!還是儘快參加年度拍賣大會,然後立刻返回山門復命吧!」

「晤!說起這年度拍賣大會,卻是不知道風兄這次想要買些什麼樣的天材地寶?」

「嘿!這一次本宗宗主派遣我不遠億萬里而來,當然是要購買一些非同等閑的天材地寶了。」

「哦!難不成,風兄是想購買這一次白家拿出來拍賣,做為壓箱底的太隕落星晶不成?嘖嘖!貴宗好大的胃口啊!這一枚太隕落星晶,可是白家親自拍賣的東西,乃是無上神物啊!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沖這寶物而來的呢!依我看啦!拍賣大會上,不知道有多少來自惡魔墳場的寶物拍賣,風兄還是買點別的吧!太隕落星晶,你就別指望了。」

就在離蕭尋不遠的地方,幾個修真者的神念波動被蕭尋輕易的截聽到了。

「什麼?太隕落星晶?年度拍賣大會?」

蕭尋手中的酒杯,忽然發出了一聲細微的脆響,已然化成了齏粉。聽到太隕落星晶這幾個字后,蕭尋的心神頓時劇震,那幾個修真者後面說的話,再也聽不到半點了。

「蕭尋,怎麼了?」

一邊的雪嬋大吃一驚,她還從來沒有見到過蕭尋這般失態,依照蕭尋的修為,哪怕就是山嵐崩於前,星辰墜於眼,都不會眨一下眼皮子的。

「無事!」

蕭尋微微擺手,他輕輕吐出了一口濁氣,表示無事,雪嬋這才放下心去。

蕭尋的臉上雖然若無其事,可是,他的心中,卻翻起了驚濤駭浪。

他傳承了煉天門一脈的煉天真術,洞徹億萬的煉器,煉丹法門,自然是知道太隕落星晶這一種無上奇物的。

在離地億萬萬里,就連天神的目光神念都不能達到的遙遠虛空中,存在著無數亘古以來就存在的古老星辰。

那裡的每一顆星辰中,都蘊涵著積累了億萬年,可以輕易滅殺人道天神的可怕星力,除了人道之子,幾乎沒有人可以進入那些星辰中。

不過,那些星辰在運轉之間撞擊,或者是遭遇到天地大劫,偶爾間就會撞擊出一塊塊星體。

這些星體,如果掉落到了修真界中,沒有完全在虛空里蒸發掉,形成的就是太隕落星晶。

根據煉天真術中的記載,太隕落星晶之中,蘊涵著它的母體星辰中帶來的龐大星力,幾乎可以將真正的君王都推動晉陞一個層次。

嬌妻在下:國民老公好悶騷 僅僅是這龐大的星力,也許還不算什麼,修真界廣大無比,奇寶無數,還是有許多的異寶能擁有如此龐大的力量。但是,太隕落星晶中,還蘊涵著一絲讓天神都為之眼紅的東西,那就是它母體星辰中的本命星力烙印。

如果徹底領悟了這一縷本命星力烙印,就有可能催動它的母體星辰的無邊力量,隨意一擊,就能翻天覆地。

蕭尋可是知道,傳聞之中,崑崙派中的十八蜀山派的大星尊,就是徹底融合了虛空億萬里的亘古星辰,才成就了蜀山派之尊的。可想而知,這一枚太隕落星晶的珍貴之處。

令蕭尋驚喜的是,如果他得到太隕星晶,催動其中的龐大星力,進一步激發它的本體星辰之力,就能輕易破除掉他體內的暗傷。

煉天真術之中記載,太隕落星晶,乃破除暗傷,符文,神念禁制的無上寶物。

「嘿!趙明體啊!你到底是如何威脅白家的,竟然使白家使出這等寶物前來引誘我上鉤,還大張旗鼓的宣揚,太隕落星晶做為年度拍賣大會的壓箱底寶物。」

雖然心中驚喜,可是蕭尋的智慧卻愈發的通明起來,他知道這太隕落星晶,一定是白家拋出來的誘餌。

由於蕭尋的氣息被輪迴印徹底掩蓋,白家老祖無法找到他的行蹤,所以一定是被蜀山派逼得狠了,萬般無奈之下,才用太隕落星晶來做誘餌的。

白家老祖親手種下的暗傷符文,他知道蕭尋一定化解不了,只有太虛落星晶這樣的奇寶才能驅除暗傷。

「哼!既然來了,我焉能不接受?正好,來得早不如來得好,我也想見識一下天下知名的天難關年度拍賣大會,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盛況。」

蕭尋微微冷笑,心中不斷推算,瞬間就計算出了數百種應付眼前危機的方法,立刻定了下來。

天難關年度拍賣大會,哪怕就是整個修真界,都是最盛大的,蕭尋正好想去見識一下了。

天難關地處惡魔墳場邊界,乃是唯一關口,許多前往惡魔墳場發橫財的人,一旦在惡魔墳場中得了什麼天材地寶,幾乎都會在天難關內脫手,得了錢財之後,再遠走高飛,任意逍遙。

所以,天難關可以說是奇珍無數,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天難關一年度的拍賣大會,整個修真界修真者幾乎無人不知。

到了那時候,許許多多在惡魔墳場得了異寶的人,都會在拍賣大會上出售,力圖得一個好價錢。

所以,到了拍賣大會上,各種異寶,成品的靈器,甚至是蠻族女子,異獸,還有某些遠古流傳下來的強寶的殘骸,應有盡有。幾乎可以這樣說,只要想得出的東西,就能在天難關內找到。 ?(女生文學)在天難關內,可以說,幾乎沒有買不到的東西。

歷年以來,傳聞中天難關年度拍賣大會上,甚至出售過天神所使用的兵器,已經超脫了天地玄黃靈器範圍的無上寶物。

還有,有的人在拍賣大會上,甚至以極其微小的代價,購買到了一些寶藏,或者是某些大神通者遺留下來的洞府的寶圖,最後修成了無上天神之位。

所以,一年一度的天難關拍賣大會,幾乎可以將小半個修真者界的人都吸引過來,不知道多少宗派,家族,都想在拍賣會上購買到好東西,壯大自己的宗派。

甚至,就連異族,例如魔族,妖族,甚至是無邊大洋中的海族,都會有人過來購買,場面極其盛大。整個修真界中,除了幾個巨型拍賣會之外,就數天難關的拍賣會最龐大。

借著這個機會,蕭尋卻正好也去見識一下,他的輪迴靈劍,想要晉陞到地字級靈器,跨入五方真輪的層次,還得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寶。

現在的他,財富雄厚,有些必要的花費,還是不在乎的。

特別是那一枚太隕落星晶,蕭尋就算明知道是陷阱,他還是會毫不猶豫的往裡跳。如果不消除暗傷,他就別想晉陞到君王之境。

所以,無論花多麼大的代價,他都必須要買下的。雖然他也知道,這一枚太隕落星晶,還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上了,說不定就連天神都親自前來了。

不過這些,蕭尋都不在乎,誰擋他的路,見神殺神,魔擋魔死。

「血無夜啊!這一次,得用上你了。」蕭尋沉沉的冷笑著,腦海中計算已定。

正在沉吟,忽然間,門外響起一個淡淡的女子聲音:「店小二,可有客房?」

這個女子聲音,雖然輕柔無比,沒有一絲法力波動,可是嘈雜無比的天原樓內,幾乎所有人都能聽得見這個聲音。

天原樓內立刻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蕭尋的目光,似乎都被某種奇特,無法抗拒的力量所吸引,不自覺的朝門外看去。

大門口,一個身著粗布衣服,極其樸素的少女正淡淡的站在那裡,她的身後,站著一黑一白兩個乾瘦的老人。

這少女相貌平平,她的身上,穿的都是一些最常見的粗布衣服,氣息樸素,身上就連首飾都沒有一件,除了一雙眼睛清澈無比之外,幾乎就像是一個鄉野之人。

可是,偏偏讓人難受的是,她的身上,卻偏偏散發著一種令人不敢正視的高貴氣息,樓內所有人都不自覺的低下了頭。

似乎,無論任何人,哪怕就是容顏絕美,足可以禍國殃民的美人,只要看上她一眼,立刻就會自慚形穢,不敢面對。

樸素無比的氣息,跟這高貴不可方物的氣息,竟然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沒有半點讓人難受的感覺。

不過,除了這些,少女的身上沒有絲毫的法力波動,完完全全就是一個真正的普通人,她身上的氣質,似乎像是天生而來。

甚至,就連她身後唯一看起來有點奇異的黑白老人,渾身上下都沒有半點法力波動,不斷咳嗽,看起來風燭殘年了。

「這女子不是平常人。」

看到這女子后,這是蕭尋心中的第一個念頭,他的眼光,又輕輕掃了掃少女身後,一黑一白兩個老人。

「難道,是她?」

蕭尋頓時微微一驚,他從那一黑一白兩個老人的身上,似乎是想起了某個傳說中的人物。雖然,這兩個老人氣息奄奄,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斷氣,可是在蕭尋的感應中,樓內的一切神念剛剛靠近這兩個老人,就被無聲無息的吞噬了進去,沒有半點聲息。

這兩個老人,根本就如同兩個黑洞,在永無止境的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黑老人黑得可怕,他身上黑得似乎人的眼光落在他的身上,就如同落進了黑夜中,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

白老人白得更加可怖,他身上白得就連光線都能反射出去,有如一面鏡子。

樓內鴉雀無聲,站在眼前的店小二不自覺的低著頭,少女頓時展顏一笑:「怎麼?店小二,難道這裡也沒有店住了嗎?」

僅僅就是一個最普通的笑容,似乎一切都變了。

這少女原本看起來相貌平平,丟在人堆里都沒人能認出來,可就是這一個笑容,一個剎那間,這少女就似乎擁有了絕世的容顏,沒有任何人可以抗拒她的容顏。

恍惚間,一股淡淡的葯香味道從少女的身上蕩漾開來。

眾人似乎都產生了一種錯覺,她這一笑,桌子,地面,甚至就連虛無的空中,都似乎要綻開出鮮艷的花朵。

似乎,她這一笑,可以讓天地都為之改變,都要屈服在她的榮耀之下。

一時間,樓內的人幾乎都看得呆了。

「咦!我十年前中的一掌留下的暗傷,竟然消失了。」

「沒錯,我前些時間,被魔道中人暗算,中了一招血魂掌,一直留下了暗傷,可,可今天怎麼突然好了?」

「啊!怎麼可能?我剛剛竟然突破了一個小境界,達到了神君期境顛峰的層次。」

樓內忽然響起低低的驚呼聲,許多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狂喜之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