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一樓換好室內鞋,來到位於二樓的教室。

「真中,早~上~好~」山本良太拖著長長的怪異音調靠了過來,看他臉上興奮的神情,顯然心情非常愉快,所以才會顯得這麼一副欠揍的樣子。

暴龍撞上小甜妻 「早上好,良太,你可以離我遠一點嗎?」李學浩「嫌棄」地推了推他,這傢伙靠得太近了,怕他一不小心把什麼精神之類的疾病傳染給自己。

「喂,真中,你這樣說實在太傷人了。」山本良太故意做出傷心的表情,一臉幽怨地看著他。

李學浩轉開頭去,沒去看他,問道:「那麼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你變得這麼……興奮嗎?」

「嘿嘿……」山本良太神秘地一笑,說了幾個字出來,「修學旅行。」

「修學旅行?」李學浩有些古怪地看向他,修學旅行,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

其實差不多就是等同於去旅遊,但是「旅遊」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學習,為了學習文化知識,類似於「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不過眼下說修學旅行明顯太早了點,因為每年的修學旅行時間大都是在九月份或者是十月份。

「真中,聽到『修學旅行』是不是非常激動?非常興奮?想要大聲地叫出來,讓全世界的人都聽到你的聲音?」山本良太一臉誇張地說道,語氣也不自覺地亢奮了起來,「下個月,就在下月個,1號,我們一年C班就要展開一次為期三天的修學旅行……是修學旅行,實在太感激了,萬能的神靈大人!」說到最後,山本良太在胸前劃了個虔誠的十字架。

「你怎麼知道的?修學旅行不是應該在九月份或者是十月份嗎?」對於山本良太經常比他早收到風,李學浩一點也不奇怪,因為這傢伙本來就是那種八卦傳播者和打探者。

「嘿嘿,姐姐可是生徒會的書記,還是下屆會長的候補。」山本良太得意又炫耀著他的消息來源,然後臉上像喝了酒一樣陡然變得酡紅起來,「真中,你知道這次修行旅行的目的地是哪裡嗎?」

李學浩平靜地看著他,沒有如他所願那樣問出來,因為他知道山本良太得了一種「不說出來就會死」的病,所以不用多此一舉去問他。

果然,山本良太臉色略顯失望,但馬上又亢奮起來:「我告訴你,這次修學旅行的目的地可不是在國內,而是在國外,是國外哦!」

「國外?」李學浩小小地吃了一驚,休學旅行分為兩種,一種國與國之間,一種是地區與地區之間。一般因為高昂的費用,很少展開國與國之間的修學旅行,大多是地區與地區之間。但這次不在「正確時間」的修學旅行顯然不同尋常,居然是跨國的修學旅行。

「沒錯,就是國外,這次修學旅行的目的地是在HongKong,知道嗎?中國香港,你沒有去過吧,真中?」山本良太大大咧咧地說道,一臉嚮往。

「HongKong?」如果說剛剛是小小地吃驚的話,那麼現在聽到這個地名,則是大大的吃驚了,居然是去他所熟悉的地方。

當然,對李學浩來說,無論是以前的他還是現在的他都沒有去過香港,之所以說「熟悉」,那是因為畢竟是自己國家的地方,去了那裡,他也算「東道主」一個。

而且很快他就想到,不用等到放假,他就可以先去香港一趟,把之前計劃的事情提前完成。

比如除了幫Blue的奶奶看病之外,也順便去尋找關於祖父失蹤的線索。至於還那個老朋友的人情,已經還掉了,所以總共是兩件事。

三天的時間,估計無法完成兩件事,畢竟關於祖父的線索,猶如大海撈針,那是需要碰運氣的。但Blue的奶奶應該沒問題,到時候到了香港,直接打電話去找她就可以了。

想到這裡,李學浩也有些期待起修學旅行來,不過離下月1號明顯還有二十多天的時間,也無法急於一時。

「良太,你確定這次的修學旅行的目的地是在HongKong嗎?」為免鬧了烏龍,李學浩又問了一遍。至於是否在「正確」的修學旅行時間,他才懶得管那麼多。畢竟說是九月份和十月份,但每個學校的情況都不盡相同,隨各個學校自行作出決定。

「當然,這可是姐姐親口告訴我的,不信你可以去問姐姐。」山本良太肯定地說道。

看他這副信誓旦旦的表情,李學浩也相信,他是不可能拿這種事說謊的。而且中午在天台吃便當的時候就可以見到山本綾音,到時候順便可以跟她求證一下。

「喂,真中,既然我告訴了你這樣一個重要的消息,你是不是也要幫我一下?」山本良太突然有些不懷好意地說道。

「說吧,只要不是太麻煩的話。」李學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知道這傢伙湊過來不是那麼簡單的。

「其實……」山本良太說到這裡,聲音突然一頓,看向了右手邊的方向。

話剛剛開了個頭就沒了,李學浩皺了皺眉,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卻見一個猶如從動漫世界里走出來的可愛女生走了過來,大大的雙眼比起普通人的比例還要誇張不少,但此時眼眶卻是微微發紅,一副似乎哭過的樣子。

「早上好,真中…同學,山本同學。」女生走到兩人面前,稍稍鞠了一躬。

「早上好,櫻井同學。」山本良太顯得有些激動,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交談了,但面對無敵可愛的轉校生,仍不是那麼容易保持平靜的。

「可以請你離開一下嗎,山本同學,我想和真中同學單獨交談一下。」櫻井美子卻沒有考慮到山本良太的激動,直接說道。

「呃——」山本良太興奮的表情瞬間僵住,明白過來自己「不受歡迎」之後,臉色僵硬尷尬地走開了。只是一邊走,一邊往後看,似乎非常奇怪,櫻井同學什麼時候和真中的關係那麼親密了?有什麼秘密是他不能知道的嗎?

……

PS:最近只有晚上有時間碼字,唉,對不起大家了! 在盆地的四個方向,分別是四族的大軍,紫凰宗大軍自南而來,不敢進入獸族的範圍,只能在盆地外圍繞了一個大圈,進入人族的範圍。

一路上,盆地內的天象並無多大變化,始終都是陰雲濃厚,煞氣死氣瀰漫,陰氣飄蕩如霧,入骨深寒。

這種環境,對靈族、獸族、人族影響都頗大,而對鬼族而言,卻是得天獨厚,如魚得水。

不過,讓人感到奇怪的是,曾經這裡戰死了無數生靈,如今卻只有煞氣、死氣等存在,那些戰死的生靈,卻是連鬼影都沒見到一個。

心中雖然疑惑,玄艦速度卻是不減,飛快和人族八大勢力大軍匯合。

大軍匯合之後,葉凡和谷心月也迅速趕往中心大營,與八大巨頭會面商議。

中心大營後面,是一個個被劃歸為禁區的大營,被成片成片的濃霧所籠罩,連八大巨頭都無法接近。

這裡,就是八大勢力的底蘊了,諸多半聖所在的區域,單獨給他們留出了一片地方。

這種準備是必然的,各大勢力都有半聖在坐鎮,甚至為數不少,誰也不敢少了,否則一旦在頂尖力量上落入了下風,對哪個勢力而言都是巨大的打擊。

葉凡和谷心月一踏入中心大營,一眼便是見到了多年未真正見過一面的八大勢力巨頭,一個不落,全都匯聚在這裡。

顯然,東州各地的防禦對他們而言不算什麼,最重要的,還是在中州的資源、機緣收穫。

葉凡和谷心月同是巨頭,自不會和他們客氣,徑直在最後的二個空位坐下,這還是排在前列的座位,真要論起來,紫凰宗排在第四。

第一毫無疑問是紫玄皇朝,這個當世第一大勢力,人族唯一的正統皇朝,疆域不說整個東州都差不多了,當今天子姬心就端坐在上面。

排第二的是紫玄皇朝國教星塵教,這個也是穩穩噹噹的當世第二大勢力。

星塵教是紫玄皇朝的國教,雖然是宗門,但和紫玄皇朝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整個皇朝上下不知多少臣民高手信奉該教,教眾億萬計。

排第三的就是當世第三大勢力問心宗了,該宗門是唯一一個在前三,且和皇朝勢力瓜葛不大的,正統的宗門勢力,而其宗主,也是當世三大傳奇武皇之一的江亦塵。

至於紫凰宗,過去一直排在人族九大勢力之末,就算不在末尾也好不到哪裡去。

當然,再末尾,再衰弱,那也是九大之一,再強的勢力也是不敢招惹的,就是其餘八大勢力,單獨想要拿捏紫凰宗,也得好好考慮考慮。

不過,今時今日的紫凰宗,顯然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又是清理門戶,重度集權,重用外宗,又有數股優質勢力加入,紫凰宗不說化繭成蝶,也是如虎添翼,勢力反而暴漲一大截,相當驚人了。

因此,縱然其餘五大勢力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認紫凰宗如今的強大,尤其是在南州打出來的赫赫戰績,足以碾壓在場任何勢力。

紫凰宗位列第四,並不出葉凡意料之外,安然自得地坐下,有意無意地開啟了話題:「如今形勢如何了?你們在傳訊里說的含糊其辭,我紫凰宗又剛到,還請諸位詳細說一說。」

「不太樂觀啊。」

九大畢竟是紫玄皇朝為最,理應由姬心解釋。

但他身為天子,哪需如此浪費唇舌。

算是皇朝半個代言人的尤星辰便當人不讓地開口了。

當然,尤星辰此人外冷內熱,但看重大局不拘小節,即使沒有教皇這個身份,他也是會主動給葉凡解釋的。

靈族、鬼族倒還好,實力雖強,但卻並未太針對人族。

而獸族則不同了,該族從一開始就麻痹人族,暗中卻聚集了大股力量,北上之後立刻對人族進行瘋狂打擊。

按理說這也不算什麼,大軍行軍瞞不過有心人,它們再突然也無法對人族造成多大的損失。

可是,獸族蓄謀已久,計劃十分縝密且狠辣,對人族大軍展開了多方重度打擊,其中更摻雜了龍族這個可怕族群,人族一時間防範不及,損失慘重。

也因此,八大巨頭才想借燭龍古獸族和破域大軍給獸族來一下狠的,至少也要讓它們不那麼囂張。

誰想,葉凡此行壓根沒帶燭龍古獸族和破域大軍來。

「早說不就好了,我也不會把大軍留下了,非要吊胃口,玩神秘。」

葉凡搖頭不已,只能說這些傢伙活該,這麼大的事還跟自己藏著掖著。

「怪我們?你會想不到中州的局勢?不管我們說不說清楚,你都應該把這二柄尖刀帶來啊,留在南州犁庭掃穴有什麼賺頭,這裡的遺迹秘境……」

梵海宗宗主魚山月氣道。

話中雖有責怪的意思,但如今紫凰宗已經不比十幾年前了,八大勢力還要靠紫凰宗的二柄尖刀的,他也不敢說的過重。

葉凡自然也注意到了魚山月語氣的改變,微微挑了挑眉,說道:「留下大軍,可不只是在南州『掃地』,為的是逼它們賠款。」

「再賠能賠多少……」

魚山月嘆氣。

「你要價多少?」

江亦塵眼睛一亮。

那麼重要的事情之下,葉凡還固執地將大軍留下,如果說沒有足夠大的誘惑,他不信葉凡會這麼做。

「每個被毀諸侯國獸族賠償百億元石,西南和東南陣亡將士每個百塊元石,紫凰宗和紫玄皇朝各得賠償二千億,一共需要賠二萬零六百億元石。」

葉凡漫不經心地說道。

輕描淡寫的口吻,雲淡風輕的姿態,話中的信息,卻讓八大巨頭皆被震的失神了,以他們的見識、心性,也懵掉好半晌。

「你、你說多少?」

這一刻,就是三大傳奇武皇也感覺心跳加速,口乾舌燥。

「二萬億。」

葉凡重複了一遍,依舊是平淡鎮定的語氣。

「嘶~」

八大巨頭忍不住倒吸涼氣,瞪大了眼睛望著葉凡,不知道是因為這個要價還是因為葉凡的異想天開。

由不得他們不震驚,就拿紫玄皇朝來說,去年修鍊資源上的總收入也才價值二千億,算是中規中矩的年份,二萬億,就是紫玄皇朝十年總收入。

而其餘各大勢力的收入還要少一些,並且開銷很大。一年到頭,最終能剩下來多少,也是個未知數,有時候入不敷出也不稀奇。

葉凡這一番要價,可謂是天價了,獸族能答應嗎?

「獸族……拿不出這個數吧?」

魚山月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雖然肉疼,但要拿出來還是很簡單的,但是要把它們逼到絕路。」

葉凡暗暗搖頭,這些巨頭是不知道獸族的庫存,要是知道,就不會覺得他是獅子大開口了。

「還是有些不值得啊。」

尤星辰輕輕搖頭,還是覺得葉凡不該把大軍留下。

「現在說什麼也晚了,就算現在大軍趕過來,一時半刻也到不了,先說說戰場遺迹和秘境的問題吧,相信你們研究過那個秘境了,如何?可有什麼結果?」

葉凡依舊不打算將大軍抽調過來,秘境,不是誰兵力多就能得到好處的。

當然,如果在秘境開啟前,四族的爭鋒就出現了結果,那自然又不一樣。

「暫時沒有多少結果,這個秘境太神秘了,沒有任何線索可查,唯一奇怪的是,當年戰死的生靈無數,理應有很多都變成了鬼族,可現在卻不見絲毫蹤影,這一點很奇怪。」

江亦塵搖搖頭道。

「沒有結果?」

葉凡有些不滿,這些人在這裡都是干看著怎麼著?那麼久了居然什麼也沒查出來。

「也不是沒有結果,那秘境的開啟時間大致能推算出來,就在十天半個月後了,到時候就知道這是什麼秘境了。」

江亦塵說道。

葉凡點點頭,知道這其實不算什麼秘密,早在幾個月前秘境就有開啟的預兆了,不然四族也不會齊聚於此,能推算出來並不奇怪。

知道這些人沒有什麼線索,葉凡也就放棄了深問的念頭,轉而皺眉道:「關於我人族聖神,你們可有消息?虧得我紫凰宗在南州打下大片疆域,卻因為沒有聖域,守不住這些疆域。」

紫凰宗也聯繫過星空中的聖神,但是一直沒有回應,不知是什麼原因。

「我們也只聯繫上一次。」

尤星辰聲音微冷,帶著無奈和嘆息道:「也算我們倒霉,星空中開啟了戰事,這次又偏偏恰巧輪到了我人族防禦,聖神們忙著大戰呢,戰事吃緊,哪裡有空回應我們。」

「什麼戰事?」

葉凡心下一動,問道。

「星空巨獸,已經打到我們神武界所在的神武星系了,聖神們正在配合星空聯合大軍抵擋,但能否擋住還是兩說。」

尤星辰眉頭緊皺,看了葉凡一眼。

「果然是來了。」

葉凡輕嘆一聲。

當年他就知道星空巨獸很可能會再次攻打神武界,如今果然成真了,連人族聖神們都被牽制住,分不開身回應神武界。

「失策了,如果星空巨獸早就開始攻打神武界了的話,星空蟲洞那邊……」

葉凡皺眉,心中陡然翻起滔天駭浪,此刻一回想,才猛然驚覺,自己已經多年不曾關注過混亂之海了。

九大巨頭又商議了一番作戰和兵力布置以及諸多防禦問題后,會議便散了,葉凡也匆匆返回軍中,和遠在南海上的情報小組聯繫,讓他們火速趕往混亂之海查探消息,看看是否有異常。

時間一晃,足足大半個月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