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因為一旦施展了,這個執法旗就沒法天天看了,畫面會太恐怖,小黑也不想天天看到。

「著什麼急……」

葉楚沉聲喝道:「先看看這個女人的來歷。」

說完,他在這執法旗上面,打入了一絲血氣,執法旗上面,出現了一些關於這個女人的簡單介紹。

「仙女一脈,大魔神……」

關於這個女人的介紹,連名字也沒有,只有七個字,不過就是這七個字就了不得了。

這個女人是仙女一脈,而且還是大魔神級別的實力,怪不得可以滅殺聖城城主以及聖城的三大家族。

「大魔神那也應該是很強大的大魔神呀這個女人,聖城的城主肯定最少也是大魔神級別,再加上三大家族的一千多人,這個女人估計最少殺了四五個大魔神,一已之力,太可怕了。」小黑在一旁分析道。

葉楚又何嘗不了解呢,這個女人一個人就殺了對方那麼多人,這個女人的實力很強大。

最令葉楚有些意外的是,這個女人的血脈是仙女一脈,不知道與自己仙女湖中的仙女們有沒有什麼關係。

葉楚叫出來了一個妹子,這個妹子的出現,令小黑也是微微一楞,心想這大哥的女人們怎麼都這麼漂亮呀,丫的,這人比人氣死人呀。

這些天,他也不止看到過一個女人,出現在仙殿中了,每一個都是絕頂漂亮,而其中大部分都是葉楚的女人。

就連葉楚的女兒,他也見過,那也是國色天香呀。

仙女妹子出來看到了仙牢中的那個女人,然後便劃開了自己手掌的一道細口子,放出了一點點血液。

葉楚將這一滴血,打進了執法旗中,執法旗上面立即亮了亮,而那個仙牢中的女人也突然抬起了頭。

她有些警惕的往角落裡看了看,但是卻沒有發現什麼,而這個仙女妹子則對葉楚說:「她應該是仙女一脈,可能與我們有些淵源。」

「恩,我知道了。」

葉楚又讓她進去仙女湖了,一旁的小黑則不敢多問,不過他大概也明白了一點,剛剛出來的這個女人應該也是仙女一脈。

這麼一測的話,這個女人應該和葉楚有些淵源。

「大哥,這個女人之事,我們就不用管吧,反正也沒有人來查,到時候也不會有人知道我們是不是對她用了刑的……」小黑對葉楚說。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866

葉楚又讓她進去仙女湖了,一旁的小黑則不敢多問,不過他大概也明白了一點,剛剛出來的這個女人應該也是仙女一脈。

這麼一測的話,這個女人應該和葉楚有些淵源。

「大哥,這個女人之事,我們就不用管吧,反正也沒有人來查,到時候也不會有人知道我們是不是對她用了刑的……」小黑對葉楚說。

葉楚卻搖了搖頭道:「不管肯定是不行的,上面還會派人下來查的,這個仙使屁事不少,一定會和上面的人通風報信的。」

「那怎麼辦?難道我們真對她用煉獄之術?那術確實是很可怕,一旦用了,這女人皮開肉綻是最少的了……」小黑道。

葉楚嘆道:「這些都是皮外傷,她應該能承受得了,只是她要在這裡呆二百年佔了咱們困仙牢的一個長期的位置呀。」

「大哥你不會是想?」小黑有些擔憂,「若是放了她的話,上面怪罪下來,咱們不好交待呀。」

「她畢竟是殺了聖城的城主,聖城是仙庭官方的主城,他們一定是要嚴罰她的……」小黑道。

因為看葉楚這樣子,好像並不想罰這個女人,甚至關都不想關,想直接放了。

「此事我自然知道。」

葉楚卻笑了:「這女人雖然介紹不多,但是來頭不小呀,殺了聖城城主還屠了三大家族,上面的人也沒打算要她的命,只是關在這裡二百年。」

「大哥你的意思是?」小黑眼中亮光一閃。

葉楚繼續道:「之前你就說過了,這地方也是有人可以衝出去的,若真是能衝出去,我們也沒辦法攔著。」

「呃……」

小黑額頭閃過一抹黑線,葉楚這意思,看來就是要放走這個女人了。

不過他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說,看大哥的了,大哥要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

葉楚點了點頭,然後通過這執法旗,與裡面的這個女人聯繫上了。

「你要放我走?」女人有些意外,抬頭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發現這個聲音是哪裡傳來的。

葉楚傳音她道:「不過有些事情,你還得演足了戲。」

「你為什麼要放我走?」女人眼神有些凝重。

葉楚笑了笑道:「如果我說,我對你一見鍾情,你信嗎?」

一旁的小黑張大了嘴巴,向葉楚豎起了大拇指,這論撩妹,只服大哥啊。

「我信……」

更令他無語的是,這個女人也真自戀,都沒看到這背後的人,就說自己信。

葉楚也笑了:「你確實是很自信,別的廢話不多說吧,有些事情我不能直接告訴你,你得按我說的做。」

……

「大哥,就這樣完事了呀?」

兩天後,小黑有些無語的看著面前的小仙牢,仙牢裡面除了留了幾根毛,還有一些星星點點的血跡,其它的一切都沒有了。

這個女人被葉楚給放走了,到現在他們也不知道這個女人的名字,只知道這個女人是仙女血脈,可能與葉楚有淵源。

葉楚躺在太師椅上,瞄了這傢伙一眼:「你還想怎麼著?」

「這也太假了,到時候仙使一來,馬上就能看出貓膩呀,咱們是不是在裡面再放點什麼?」小黑道。

葉楚不以為然道:「他要來就來,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仙使而已。」

「呵呵,大哥就是牛……」

小黑嘿嘿笑道:「大哥,再過不久,好像就是牢主鬥法大賽了,您去不去參加呀?」

「鬥法大賽?」葉楚皺了皺眉,哼道,「那有什麼意思……」

小黑道:「意思是沒有多大意思,可是若是能進入前十二名,就有機會和上面的一百二十位仙使鬥法的機會哦,如果能夠勝過他們,就能當仙使了。」

「還能斗仙使?」這倒讓葉楚有些興趣。

小黑解釋了一下:「嗯,我也是之前聽別人說的,若是牢主鬥法大賽能夠進入前十二名,就可以在仙使大會上,向任何一位仙使發出挑戰,若是能勝這些你選的仙使,就能夠取代他們的位置了。」

「還有這樣的事情,這倒有些意思。」

葉楚咧嘴笑了笑:「那就去參加吧,一共有多少牢主?」

「好像有一千多位……」小黑道,「不過以大哥的實力,要進入前十二名,那是眨眨眼的功夫呀,就算是咱們那仙使,要勝他也容易呀。」

「到時候大哥,你當個仙使,我當您的副手,嘖嘖……」

小黑是想想都興奮呀,一直在這裡當個苦差事,若是有朝一日一飛衝天,到時候能當葉楚的掌教副手的話,那真是亢奮呀。

葉楚沒太在意這傢伙的YY,不過他倒也是在想,就管理他們的那個仙使,實力確實是不怎麼樣。

大概也就是在准至尊絕巔吧,算是半至尊吧,要收拾當然是容易的很了。

不過這也不代表,這一千多位牢主當中,實力還不如這位仙使,只能是說現在的強者一下子來得太多了。

這倒是一個歷練的機會,而且全是牢主,仙使,實力都不弱,直接替自己過濾掉了一些弱者,讓自己有一個很不錯的歷練的機會。

好久沒有和人,這樣子鬥法了,是一個好機會。

「你留意一下,到時候給我報個名,這個鬼地方沒什麼好獃的,要當就當掌教去……」

葉楚笑了笑,又繼續閉眼修行了。

「恩,大哥你就放心交給小弟吧,一切全部辦妥。」

小黑還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好像做夢都能看到,自己身披黑袍,揭掉了身上的這層黑甲,成為掌教身旁的紅人。

手底下管理著幾十位仙使,幾百位牢主,風光一時無二,呼風喚雨的樣子。

當然這也就是他的幻想罷了。

……

時間又過了一個月,這一天,小黑又叫醒了葉楚,說是困仙牢中又來了一個奇葩了。

葉楚也起來瞄了一眼,這傢伙犯的罪有些奇葩:「竊看聖女沐浴,盜走聖主妃子小衣,處以鞭刑三日之罰。」

剛進來,這傢伙就和小黑求情,希望能夠饒過他,不要再被鞭打了。

而且這傢伙,看起來好有經驗的樣子,應該是一個慣犯了,很懂這困仙牢的規矩。

「這種貨色你看著辦就行了,叫我幹嗎?」葉楚覺得有些奇怪,這個傢伙長的也很威鎖,便對小黑道,「要是拿不出好東西來,直接鞭子招呼過去……」

「就是這個東西,要大哥你看看。」

說完小黑拿過了一塊黑色的碎鐵,葉楚瞄了一眼,卻是眼中一亮:「這是他給你的?」

這個東西烏黑烏黑的,內部還有一點點光澤,只是太小了,只有指甲蓋大小,但是葉楚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和黑鐵斷劍很相似的東西。

於是他把自己的黑鐵斷劍取了出來,然後這塊小碎鐵,便自動的與斷劍合上了。

「這,這是……」

小黑也有些奇怪:「這種材料,好像與大哥你的這把斷劍,有些淵源呀……」

「恩。」

葉楚點了點頭,然後與裡面的這個矮男人,威鎖的男人對話了:「小子,這東西你從哪裡得來的?說出來,本牢主可以考慮放了你,免了你的鞭刑……」

「牢主大人……」

一聽是牢主親自說話了,這傢伙馬上就抬頭看著頭頂,嘿嘿笑道:「牢主大人您高抬貴手,只要您放過小的,小的一定告訴您這東西的來源,這東西在一個枯井中,我還看到有一大塊呢。」

「哦?」

葉楚咧嘴笑道:「那地方在哪兒?」

「牢主,您要不先放了小的?」這傢伙厚著臉皮笑道。

「你想多了吧。」

葉楚哼道:「先放了你,我到哪裡去找你?」

他被困在這裡當牢主,其實自己也相當於是在坐牢,並不能離開這裡,這傢伙一走,自己可沒有能力,再將這傢伙給捉進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867

「牢主,您要不先放了小的?」這傢伙厚著臉皮笑道。

「你想多了吧。」

葉楚哼道:「先放了你,我到哪裡去找你?」

他被困在這裡當牢主,其實自己也相當於是在坐牢,並不能離開這裡,這傢伙一走,自己可沒有能力,再將這傢伙給捉進來。

「呵呵,牢主您多慮了,小的是一個守信之人,我會將那東西所在的地方,留在一道烙影中,只要您放了我,我的烙影就會留下的。」這傢伙還和葉楚講條件,也是怕葉楚知道了之後,並不放過他。

「那不用說了吧。」

「啊……」

葉楚不和他說廢話,直接在執法旗上祭出了一道黑色的長鞭,抽了過去,仙牢中傳來了一聲慘叫。

這傢伙的臉上,直接就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血痕。

「牢主,怎麼說打就打呀,還能不能一起玩了呀……」這傢伙馬上就捂著臉痛哭叫冤啊。

「你還想和本牢主玩?」

葉楚冷哼一聲道:「你沒有別的選擇,這就是你最後的機會,本牢主可輕易不出手的,你既然要被罰在這裡罰三日嘛,那被鞭子抽死也是有可能的呀……」

「別呀牢主……」

這傢伙倒是一個樂天派,臉上的傷馬上就合上了,然後抬頭對葉楚拱手道:「牢主高抬貴手,是小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牢主豈會言而無信呢,您不就是想要知道那地方在哪裡嗎?要是我說出來了,您可別罵我。」

「說吧,本牢主,一向守信。」葉楚笑了笑。

一旁的小黑也是有些嘖嘖稱奇,心想這大哥就是大哥,這鞭刑也沒看他練過呀,一出手就將這傢伙給打怕了。

「是這樣的,那個井呢,小的我也是無意中看到的。」

這傢伙馬上就說了,前面還扯了一堆有的沒有的,葉楚直接哼道:「說重點!」

「是是……」

這傢伙訕訕的笑了笑,然後說道:「那個井呢,位於凡天仙城,城主的寶殿後院中。」

「是在第三株桃樹,與第四株桃樹之間。」這傢伙說。

「混蛋,你是想誆我大哥吧。」小黑怒了,要施刑。

「滾吧。」

葉楚則是攔住了小黑,右手在執法旗上面一按,將這個困仙牢給打開了,放了這傢伙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