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回到休息的院子,葉晨風敏銳的感知力察覺到月霓裳還在修鍊,沒有打擾她,回到了自己的屋中,將三把彌足珍貴的鑰匙拿了出來,研究了一會,開始盤膝修鍊。

黎明時分,天剛蒙蒙亮,一股強大的氣息在月霓裳屋中傳出,察覺到這股氣息,葉晨風心中一喜,他知道月霓裳終於煉化魔晶骨出關了。

「霓裳,煉化了魔晶骨,你將六脈神罡修鍊到什麼程度了?」看著從屋中走出來,身上散發著威壓之氣的月霓裳,葉晨風輕聲問道。

「這魔晶骨蘊含的能量實在太強大了,煉化了魔晶骨,我將煉筋境修鍊到小成境界了。」月霓裳面露喜色的說道。

將煉筋境修鍊到小成程度,她肉體力量達到了十萬斤,足以碾壓二級玄獸宗境界高手。

「霓裳,三把海底洞府鑰匙我已經全部弄到手,你今天好好休息下,明天一早,我們前往海底洞府。」為了避免夜長夢多,葉晨風想儘快前往海底洞府。

「你去天星商盟和孤雲商盟了!」月霓裳有些吃驚的問道。

「嗯,擊退了劍魔,我去了兩大商盟,逼他們交出了鑰匙,又分別訛詐了他們三十萬中品魂晶。」葉晨風點了點頭,毫無隱瞞的說道。

「晨風,你那分身到底擁有何等實力?」月霓裳早就知道劍靈傀儡的存在,對他的實力有些好奇。

「五級玄獸宗!」

進入海底洞府,葉晨風最大的依仗就是劍靈傀儡,所以劍靈傀儡的實力根本隱瞞不住,他坦承的說道。

「五級玄獸宗境界的分身,晨風,連我都有些羨慕你的機緣了。」月霓裳羨慕的說道。

正說著,葉晨風瞳孔突然收縮成最危險的針孔狀,凌厲的劍勢在他身體中散發出來。

「怎麼了晨風,出什麼事了?」感覺到葉晨風氣息變化,月霓裳內心一緊,開口問道。

「古墨商盟外來了兩隻強大的妖獸,它們很可能沖我來的!」葉晨風聲音凝重的說道。

兩隻妖獸來者不善,他猜測自己搶奪海底洞府鑰匙的事情很可能暴露了,兩大商盟的人想要借海族妖獸,剷除自己。

「妖獸?晨風,外面那兩隻妖獸實力如何?」月霓裳眉頭緊皺的問道。

「實力很強,最強的那隻恐怕達到了四級天獸等級,另外那隻,也是三級天獸。」葉晨風聲音凝重的說道。

「四級天獸,難道是那隻玄龜。」想到玄龜渡雷劫時的可怕,月霓裳臉色一緊,不由得緊張起來。

「十有**是那隻玄龜!」葉晨風深吸一口氣,臉色凝重的說道:「走吧,我們出去會會它們。」

說完,葉晨風給劍靈傀儡傳音,帶著他來到了古墨商盟外,見到了頂著一顆玄龜腦袋,背著巨大龜殼,四肢粗壯有力,半人半獸的玄龜王以及托著一條長長蛇尾,全身布滿黑色蛇鱗,擁有一顆美女腦袋,吐著長長蛇芯的蛇妖。

而星雲,星海,以及孤雲商盟兩大太上長老等人站在玄龜王等人身後,憤怒的看著給他帶來莫大恥辱的葉晨風二人,恨不得將他們生吞活剝。

氣氛瞬間變得緊張…… 「玄龜王,蛇妖王,他們就是奪走我們海底洞府鑰匙的人!」星雲憤怒的看著給他帶來莫大恥辱的葉晨風二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當初真的不應該留你們性命。」劍靈傀儡鋒利的眸子看著星雲等人,殺意凜然的說道。

「大膽,在我面前,你還敢囂張。」

玄龜王看到劍靈傀儡在自己面前,還敢威脅星雲等人,圓溜溜的小眼中滿是殺意,他粗壯的後肢猛地踏前一步,一腳踏裂了堅硬的地面,可怕的氣勢如奔騰的潮水,轟擊向了劍靈傀儡。

遭到玄龜王釋放的氣勢衝擊,背負著雙手的劍靈傀儡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任由這股可怕的氣勢轟擊在自己身體上。

「嗯!」

突破到四級天獸境界,擁有人類絕代王者實力的玄龜王目空一切,早已不將三星島附近海域的人,妖獸放在眼裡,可是當它釋放強大的氣勢衝擊劍靈傀儡時,卻未能撼動劍靈傀儡,這讓它露出了濃濃的詫異之色。

「海底洞府三把鑰匙在我手上,如果你們想要,就找我來拿吧。」劍靈傀儡低沉的說道。

劍靈傀儡雖然實力遠遠不如玄龜王,但他身體無堅不摧,以玄龜王的實力根本無法對他構成任何的傷害。

「找死!」

心高氣傲的玄龜王沒有想到劍靈傀儡如此的囂張霸道,心中燃起了熊熊怒火,一股強大的力量在他身體中爆發出來,沖著劍靈傀儡轟出了一拳。

「轟隆隆!」

一拳轟出,空氣劇烈的顫抖,強大的氣流帶著無與倫比的壓迫感,砸向了劍靈傀儡。

「百萬斤之力!」

可怕的拳芒襲來,劍靈傀儡身邊的葉晨風,月霓裳立即感覺到強烈的窒息感,葉晨風感覺,玄龜王這一拳充斥的力量,恐怕達到了百萬斤之力。

「太可怕了,絕代王者與玄獸宗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了,我就算施展命魂術,也抵擋不住他這一拳攻擊。」

「嗡……」

眼看玄龜王轟出的拳芒就要擊中劍靈傀儡,強大的劍勢噴薄出劍靈傀儡身體,宛如瀑布倒流,狠狠地劈斬在了玄龜王轟出的拳芒上。

「轟隆隆……」

兩股強大的力量轟擊在一起,爆發的力量驚天動地,震得空間顫抖起來。

劍靈傀儡斬出的劍芒僅僅抵擋了一個呼吸時間,就被充斥著百萬斤之力的拳芒轟碎了。

不等劍靈傀儡閃避,強大的拳芒餘威不減的轟擊在了劍靈傀儡的胸口上,撼動了他的身體。

「結束了!」

遠遠看到劍靈傀儡胸口被玄龜王轟出的拳芒擊中,星雲等人心中大喜,以為劍靈傀儡死定了。

但下一刻,星雲等人臉上的笑容凝固了,他們發現,劍靈傀儡正面遭到玄龜王攻擊,僅僅後退了一步,而他除了衣服粉碎外,身上沒有一絲傷痕。

不單單星雲等人傻了眼,玄龜王也露出了活見鬼的摸樣,可以說劍靈傀儡的防禦力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難道,他不是人!」

見多識廣的星雲腦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個大膽的念頭,立即將目光投射向了閃避到遠處,處處透著神秘的葉晨風身上,察覺到了端疑。

「劍靈傀儡,接巨闕天劍!」

玄龜王的實力太可怕,劍靈傀儡雖然憑藉身體防禦,抵擋住了玄龜王轟出的拳芒攻擊,但他卻消耗了一萬餘顆中品魂晶。

而就算葉晨風身懷近百萬顆中品魂晶,也承受不住這等可怕的消耗,為了對抗玄龜王,葉晨風立即將巨闕天劍扔給了他。

「天器。」

感覺到巨闕天劍散發的力量,玄龜王圓溜溜的眼睛中冒出了炙熱的目光,突破到四級天獸等級,它正缺天器,如果能得到天器,他的攻擊力可提升好幾倍。

「晨風,又出什麼事了?」

這時,聽到動靜的墨玉顏,梅長老,虹長老等人出現了,當她們看到半人半獸形態的玄龜王,蛇妖王,以及星雲等人時,臉色巨變,一下子緊張起來。

「霓裳,玉顏,這裡交給我了,你們速速躲在古陣中,不要出來。」葉晨風害怕月霓裳等人有危險,傳音催促道。

「晨風,一切小心。」

月霓裳知道,自己根本幫不上什麼忙,迅速退到了開啟古陣的古墨商盟內。

「我劈碎了你!」

玄龜張開血盆大口,吐出了兩把重達萬斤,達到上品地器等級的巨斧,攜帶著可怕的攻擊力,斬向了劍靈傀儡,與劍靈傀儡激戰起來。

「蛇妖王,那葉晨風身上隱藏著諸多秘密,你可否幫忙擒住他。」

星雲看著面色凝重,閃避到遠處的葉晨風,給拖著數十米長蛇尾,不斷吐著蛇芯的蛇妖王傳音,請求道。

「可以。」

蛇妖王點了點頭,長長的蛇尾扭動了一下,化作一道黑光,眨眼睛出現在葉晨風面前。

「金鵬羽翼!」

蛇妖王的實力相當於六級玄獸宗高手,而一般妖獸的實力還在人類之上,遭到蛇妖王攻擊,葉晨風想都沒想,立即激發體內稀薄的金鵬血脈,召喚出了金鵬羽翼,飛到了半空中。

「翅膀,他怎麼會有一對翅膀。」

看著扇動著暗金色翅膀,飛舞在半空中的葉晨風,蛇妖王,星雲等人全都傻了眼。

雖然他們一個個實力都在葉晨風之上,但他們卻不會飛,可以說擁有飛行能力的葉晨風,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月小姐,晨風到底是什麼人,人怎麼會有妖獸的翅膀。」身處古陣中的墨玉顏,被葉晨風不斷暴露的底牌驚呆了,詢問身旁的月霓裳。

「不知道!」月霓裳搖了搖頭,漠然的說道,而她確實對葉晨風不了解。

「玄龜王,如果你想要海底洞府鑰匙,就速速給我住手,否則我立即帶著三把鑰匙離開。」飛舞在半空中的葉晨風將三把鑰匙拿了出來,大聲警告道。

「小子,你到底想怎樣!」

突破到四級天獸境界,玄龜王雖然擁有短暫的飛行能力,但卻飛不了太高,看著飛舞在半空中,身形靈活的葉晨風,玄龜王臉色陰沉的問道。

「玄龜王,如果你肯幫我殺了他們幾個,我願意與你分享海底洞府秘密,與你一同前往海底洞府。」葉晨風指著臉色大變的星雲等人道。

「玄龜王,你不要聽信他一派胡言,這小子根本沒有實話。」內心顫抖的星雲大聲喊道,生怕玄龜王受到挑撥,反殺自己。

「玄龜王,如果你不殺他們,我立即帶鑰匙離開,到時你休想得到海底洞府中的機緣。」葉晨風看著臉色鐵青的星雲等人,繼續說道。

「你……」

星雲看著葉晨風不斷逼迫玄龜王擊殺自己,額頭上立即冒出了大量的冷汗,腦海中不斷想著應對的辦法。

如果玄龜王受到挑撥擊殺他,那他絕無生還的可能。

就在氣氛緊張時,一道高昂的長嘯聲在天邊響起,一隻體積龐大的黑鷹出現了。 「諸位,不如我們一同分享這個秘密如何?」

一名身穿黑色長袍,身材魁梧,渾身上下散發著凌厲殺氣的男子站在通體黝黑,翅展超過十米,羽毛鋒利如劍的黑雕上,聲音渾厚的說道。

「黑魔。」

看著駕馭著黑鷹出現的黑袍男子,內心忐忑的星雲等人長舒了一口氣。

「黑魔,沒想到你也來了。」

玄龜王看著從黑鷹上躍下,身上積累著大量殺氣,眼神鋒利如電的黑魔,聲音低沉的說道。

「我對那海底洞府也有些興趣,不如我們一同分享海底洞府秘密,進去尋寶如何?」黑魔無視玄龜王散發的氣勢壓迫,背負著雙手說道。

「我如果不同意呢?」

未突破四級天獸前,玄龜王還有些顧忌黑魔的實力,但如今,他完全不將黑魔放在眼裡,霸道的說道。

「玄龜王,雖然你渡過雷劫,突破到四級天獸,擁有我們人類絕代王者的實力,但那海底洞府可是上古流傳下來的,那裡面的禁制非同小可,轟殺你應該不難。」

「只有集合我們大家的力量,才有那麼一絲獲得裡面寶物的機會。」黑魔面無表情的說道:「而且以你的實力,還怕我們對你不利嗎?」

「玄龜王,黑魔說的沒錯,我們確實需要一些炮灰幫我們探險,這些人應該用得著。」蛇妖王嫵媚的眼睛中迸射出道道精光,傳音說道:「而且你我聯手,足以掌控局面,不怕他們搗鬼。」

「好,我答應你,不過如果你敢算計我們,別怪我辣手無情。」玄龜王悶聲悶氣的警告道。

「你們是不是忘了,鑰匙在我手上。」

飛舞在半空中的葉晨風,看到玄龜王與黑魔達成了共識,冷笑一聲道。

「葉晨風,你也不用想著威脅我們,雖然我們沒有鑰匙,但我們卻有把握,讓你也進不去海底洞府,還有我們如果想屠滅古墨商盟,你根本抵擋不住,所以你最好想清楚了,拒絕與我們合作的下場。」黑魔冷冷的說道。

聽到黑魔的威脅,古陣中的墨玉顏等人嚇得面無血色,她們知道,黑魔沒有嚇唬葉晨風,黑魔與玄龜王聯手,足以撕裂古陣,屠滅古墨商盟。

「好,我答應你們,與你們一同分享海底洞府秘密。」葉晨風沉思了一下,在心中思索了一下利弊,無奈同意道。

「為了取得彼此的信任,你,我,玄龜王必須分別掌管一把鑰匙!」黑魔要求道。

「可以!」

葉晨風知道,自己確實沒有選擇的機會,不得不點頭答應,分別將兩把鑰匙,扔給了玄龜王和黑魔。

「對了,忘了提醒你們一句,每次海底洞府只能進去三十人,而我要求不高,只需要三個名額,剩下的名額,你們自己分配。。」葉晨風說道。

「好,本王答應你!」

玄龜王想都沒想,十分痛快的答應了。

「為了避免危險,我建議讓天星商盟,孤雲商盟的人隨我們一同前往海底洞府,他們曾多次進入海底洞府,比我們有經驗,有他們加入可以省下我們不少麻煩。」葉晨風故意提議道。

看著葉晨風嘴角泛起了冷意,星雲感到了一絲不安,不過他大限將至,必須要博一下,力爭突破到五級玄獸宗境界,所以他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好,那我們一個月後,在三星島港口匯合,一同前往海底洞府。」黑魔提議道。

達成共識,玄龜王,蛇妖王,黑魔等人紛紛離開了古墨商盟,很快,古墨商盟外恢復了平靜。

「晨風,你真的有把握在他們手上奪得海底洞府的機緣嗎?」葉晨風收起了金鵬羽翼,走進古墨商盟時,月霓裳有些擔憂的說道。

「沒有把握,不過可以一搏。」葉晨風搖了搖頭,說道。

「晨風,不如你們放棄進入海底洞府吧,且不論玄龜王,黑魔等人的威脅,單單海底洞府就兇險異常,稍有不適都可能喪命。」

雖然葉晨風拒絕了她,但墨玉顏依然不想葉晨風出事,善意的提醒道。

「放心吧,我雖然實力遠遠不如玄龜王,黑魔,但保命的手段還是有的。」

「到是霓裳你,進入海底洞府可能很危險,實在不行,你在古墨商盟等我。」葉晨風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意外,有些為月霓裳的安危擔心。

「晨風,你難道忘了對我說的話,機緣是爭取來的,不是等來的,無論海底洞府有多大危險,我都要闖上一闖。」月霓裳語氣堅定的說道。

「那好吧,那我們這一個月好好準備一下,以應付海底洞府中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葉晨風看著月霓裳嫵媚的面孔上,流露出的堅毅之色,點了點頭,說道。

「晨風,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如果不是古墨商盟還需要她來領導,墨玉顏也想不顧一切,隨葉晨風前往海底洞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