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嘶嘶嘶——

當外界『蟻蟲蛇』見到城牆上的沈嚴晞之後,都暴怒起來,嘶吼的非常厲害,眼睛都紅了,更為兇猛的撲殺而來。

「嘁!不就是吃了你們一個母巢嗎?!等本姑娘恢復,定要把你們全部母巢烤來吃。」沈嚴晞看似高冷,性格卻是很俏皮,居然對著外面的『蟻蟲蛇』吐了吐玉舌。

有點中二的感覺。

「會長!」

……

離紅玉他們走了過來,紛紛行禮。

都一臉狐疑的看著無道身旁的沈嚴晞,對她的身份狐疑。

無道不語,眸光平靜的看著外界無邊無際的『蟻蟲蛇』,如此之多,要怎麼全部滅殺,讓他出去殺,定要殺到他筋疲力竭,也無法全滅。

太多了,多的無道都不知道有多少。

「對了,無神、清祝,西蠻的天國據點,都掃平了嗎?」無道問。

「掃平了,無一活口。」吳清祝上前一步,說道。

無道滿意點點頭,隨即取出中樞令牌,光幕顯化,看了看還剩餘多少能量值。

能量池、能量值;130萬!

原來800多萬,消耗了十五天,所剩不多了。

無道看向一邊一直在他身上看來看去的沈嚴晞,道:「沈嚴晞,這是你惹出來的,將你身上所有的靈石,都交出來。」

「哈?要靈石幹嘛?」沈嚴晞不解。

「你問那麼多幹嘛?你忘了剛才說的話了?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無道冷冷說道。

「靈石沒有了,這裡還有幾塊靈晶,給你吧!」沈嚴晞隨手就給了一顆淡藍色的空間戒指無道。

無道接過,探查了一番,發現裡面零零散散的躺著數十塊成人巴掌般大小,通體散發著淡淡乳白色光芒的晶體,晶瑩剔透的,無道可感覺的到,每一顆,裡面都蘊藏有很恐怖的能量。

而且,還極為純凈,不帶絲毫雜質,能量等級非常之高。

「一顆靈晶,可抵100萬上品靈石。」沈嚴晞說道。

一共三十二顆!

無道用中樞令牌開啟了遠程傳送,頓時,一個黑洞,就在無道身前出現。

無道看向離紅玉,道:「紅玉,你身上有多少靈石,都給本皇拿來。」

「會長,這裡是公會這一個月所有的收入,一共78萬下品靈石,還有五十萬上品靈石。」離紅玉遞過來一個儲物袋。

無道接過,然後直接將手中的空間戒指和儲物袋一起丟進了身前黑洞里。

黑洞慢慢閉合。

令牌光幕上,一條信息跳出;

「恭喜!能量池、能量值增加『兩億一千四百萬』能量值。」

無道打入一段信息;將光能炮威力,提升至『天罡境巔峰』,炮火覆蓋城外三十萬里!

因為,這些噁心生物,將城外三十萬里的天上地下,都給擠滿了,恐怖到了極點。

「邪皇哥哥,你在幹什麼?」沈嚴晞看似很高冷的外表,如一位女神存在。可她生性,卻是俏皮不能安靜的,見無道在手中令牌上亂按,還有猩紅光幕上有東西在跳動,她一陣好奇,湊了過來。

邪皇哥哥!

聞言,離紅玉一愣,自己會長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妹妹了?

其他人亦是如此,露出狐疑之色。

無道收起令牌,看向她,冷然道:「以後在本皇面前,安靜一點,沒大沒小。」

沈嚴晞「哦」了一聲,嘟嘟嘴,然後安靜了下來,不敢違逆無道的話。

無道真不知自己的未來,怎麼會將自己的貼身令牌,送給這樣的一個人,還將她弄到了自己身邊來,這到底在預示著什麼?

此女絕對不是在未來殺自己的那女子。

嗡!

這時,城牆上,所有的光能炮,忽然就迸發了極盡的光芒,比之先前,不知璀璨了多少,激·射出來的猩紅光束,更為粗大、更為璀璨、更為狹長,一波又一波,根本就是不間斷的,出了一波,下一波立馬接上,剎那間,縱橫天上地下。

這一片天,霎時間,都變成猩紅一片,無比璀璨,場面非常美麗和妖邪。

猩紅邪光;

覆蓋了蒼穹!

遮蔽了環宇!

噗噗噗——

隨即,無一死角,席捲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所過之處,直接將那些噁心生物蒸發,趨勢不減,繼續前進,橫掃四方。

瞬息間,無數的『『蟻蟲蛇』』直接被蒸發掉,什麼也不留下

轟轟轟!

隨後,猩紅光束炸開,震天的轟鳴聲,轟轟轟的回蕩在這一片天地間,伴隨著轟鳴聲的,是一股股狂暴的猩紅能量,爆射四方。

城外,方圓三十萬里內,天上地下,猩紅光束縱橫,綻放出了最為璀璨的能量光束,將一條又一條『蟻蟲蛇』炸的粉碎。

猩紅光芒,怒耀蒼宇。

猩紅狂能,席捲八方。

無數異物,鮮血飛揚。

城中,城牆之上,一陣寂靜,所有人,都被如此場面震撼住,瞠目結舌,心頭狂跳,這場面,太宏大了,無數人是身平僅見。

人們知道那些猩紅光能炮很厲害,但這未免也太逆天了吧!

就連屠蒼生傭兵公會的成員,都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哇!好美呀!」沈嚴晞沒心沒肺,她眼中只有一朵又一朵綻放開來如花朵般的猩紅光束,那些被炸的粉碎的『蟻蟲蛇』,全然被她拋之腦後。

猩紅璀璨邪芒,在人們眼中閃爍著。

僅僅三波覆蓋性的攻擊,城外,無一條『蟻蟲蛇』,城牆上的光能炮,也自行停止攻擊,處於了半復甦狀態。

————————

PS:感謝書友:不想失去。回憶。悠然。飛翔。苷年。半夢半醉半浮生——的打賞! 屠蒼生之城,方圓三十萬里內,在無一條『蟻蟲蛇』,綠色的血液都被蒸干,大地之上,全是一個又一個綠色的深坑,都是被那無盡的『蟻蟲蛇』血液染綠的,入目的景象,綠油油一片。

城中,不管是誰,都還沒從剛才那震撼的畫面中回過神來。

太恐怖了,無盡猩紅光束,直接就覆蓋住了城外天上地下三十萬里,那些猩紅色的光能炮。到底有多麼恐怖?

人們下意識的將視線落到了城牆上那些正處於半復甦狀態的光能炮上,不自禁的淹了一口唾沫。

這真的是太恐怖了。

人們心中想著;看來這屠蒼生之城,是天底下最安全之地了。

「這屠蒼生傭兵公會,真的是太強大了,對外的防禦攻擊措施都如此恐怖,對於城中的安全,應該更為恐怖,還好一直沒動手,不然,死都不知是怎麼死的。」

城中,還有很多是覬覦神寶而來的天罡境強者,他們一直在折服,尋摸著屠蒼生傭兵公會的底,一直不敢動手,直覺告訴他們,身處於這一座城裡,很危險。所以他們才一直折服,尋找機會。

而現在,所有人,暗暗慶幸,都蔫了,對那神寶之心,已然小了一大半,但,心不死。

……

城牆上。

「龍魂禁軍!」無道對著天上叫了一聲。

刷刷刷刷——

瞬間,城外高空上,就出現了一大片黑影,十萬龍魂禁軍,就全部顯化在天宇之上。。

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讓城中所有人瞪目結舌。

「拜見會長!」十萬武帝巔峰的龍魂禁軍在城外落地,齊齊單膝跪下,對著無道行禮。

十萬龍魂禁軍,一身黑龍鎧,手持黑龍槍,他們整齊的站在這裡,就給人無匹的壓迫,彷彿面對的一群巨龍。

「起來吧!」無道抬手。

「屠一……屠十,你們帶領這十萬禁軍,橫掃塞外所有的『蟻蟲蛇』,它們的主力,已經全滅了。」無道吩咐。

「是!」十人上前,齊聲說道,他們身穿一身猩紅色龍王鎧,龍形態,非常威武。

無道淡淡說道:「公會繼續運轉,該接任務的接任務,該做什麼做什麼。」

「好的會長。」離紅玉道。

「其他人,該幹什麼、幹什麼吧!」無道擺手。

「是!」眾人應聲。

十萬龍魂禁軍,在屠一……屠十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離開。

不久之後,城牆上,就剩下無道和沈嚴晞了。

城門重新打開,護城光幕消散,五百禁軍巡城。

城中,人群也慢慢的在一陣議論中散去,今天人們算是見識到屠蒼生傭兵公會的恐怖。

『蟻蟲蛇』,對西蠻來說,絕對是一場毀滅性的大災難,如果沒有屠蒼生傭兵公會這個龐然大物坐鎮,西蠻,早已經淪陷了。

還會席捲外界去。

而如今,就這樣輕易的被屠蒼生傭兵公會給擺平了,對此,人們對屠蒼生傭兵公會,真的是敬畏到了頂點。

很多外界勢力為神寶而來的強者,都感到深深的無力,他們沒想到,就這樣一個小地方,居然誕生了一個如此龐然大物,太恐怖了。

無道打開中樞令牌,看了看生之氣;6965萬!

其中5000萬生之氣,是沈嚴晞的。

無道吸收。

頓時渾身就爆發出了一股絕強的氣息,肉身等級,直接升兩級;84級!

80級,對應武帝。

無道拿出兩張提升境界的卡牌吸收。

氣息暴漲,屠蒼生訣自行將外來的那一股世間最為精純的能量煉化,連破兩境,武帝五重。

這種渾身充滿力量的感覺,讓人很陶醉。

一邊,沈嚴晞打了一個哈欠,慵懶道:「我走啦!困了,我要回去睡覺了,好久都沒好好的睡一覺了。」

無道並未說話,騰空而起,化作一道紫黑神虹,很快就消失在了這裡。

看著無道消失的背影,沈嚴晞喃喃一句;「邪皇,無敵的代名詞,無數人只能望其項背,一生孤獨,站在巔峰之上,孑然一身,望世間女子為玩物,師傅啊!那天你為何要對這樣的男字動手。他待你如逆鱗,而你……唉!時間不可逆,如果不是處於那一個『仙夢』漩渦之中,和這一塊邪皇令的原因,我怎有機會來到這裡。」她搖頭:「我只能存在這個時空半年,半年後將會被強行送回,哪怕是萬古無敵的邪皇,也不能逆亂時空吧!?」沈嚴晞打了一個哈欠:「真是困哪!」隨即她就消失在了這裡。

……

無道正在雲層之上疾馳著,奔著那一個封印破開之地而去。

「系統,給我分析一下,未來和過去能相見嗎?」無道心道。

叮……系統提示;時空不可逆,未來和過去,這是不可能相見的,除非是某種逆天磁場和某種逆天磁場碰撞,才有可能會形成一個逆時空漩渦,一旦進入那一個逆時空漩渦中,就有可能來到和那兩種逆天磁場有關的時空來,但也不能長存,越是強大,就越難過來。像你那等戰力高度,絕對不可能,一旦你未來想要逆亂時空見你,強大如他,會直接讓他所處的時空崩塌。你的未來想見你,那是不存在的。

聞言,無道豁然開朗,心中對沈嚴晞為何會出現在他身邊之事而開朗。

一切都在那一塊邪皇令之上,是它,讓沈嚴晞來到了這裡。

「看來我先前的猜測,都是錯的。」無道自語:「時空,不可逆。」

無道將沈嚴晞之事,拋之腦後,想通了,就不複雜了。

起因很簡單,是無道那一枚邪皇令,外加另一種因素,讓她進入了逆時空中,可能是邪皇令的原因,讓她誤打誤撞的來到了這裡。

她所說的引路人,那也是邪皇令在發揮作用,將她引導來了這裡。

這樣一想,一切都很簡單了。

只是,無道心中有一個很大的疑問;對方是否帶著什麼目的而來?還是真的誤打誤撞的來到這裡。這個無道得有所防備。

這天下,他只相信自己。

半刻中不到,無道就降臨了那一個破開的封印口上空。

這是一個巨大的圓形黑洞,沉浮在虛空之中,緩緩的轉動著,很懾人。時不時會有零零散散的幾條『蟻蟲蛇』自裡面爆射出來。 「真是夠巧的,她居然剛好就出現在這一個上古戰場的第一層封印空間里。」看著那一個漆黑的漩渦,無道自語;「看看有何威脅!清理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