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嗯嗯嗯。

「喜歡鑽石?」

她有黃金無數、珠寶無數、古董寶貝無數……這些東西早就看麻木了。要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華夏,是沒有鑽石這種東西的。就算有,也極其稀有。

「喜歡的話就全都留下。」

。 托洪新秀將藍麗和小雪芙送回了內地,我則來到了油麻地一片老唐樓區。

在那家久負盛名的百年老字號茶樓里尋了個位置坐下,我隨便點了幾籠招牌點心,就一邊泡茶,一邊拿了份最新的報紙看。

香江的狗仔果然手眼通天,昨天一眾香江大佬在海上被敲詐勒索的新聞,也躍然紙上。

當然,只是花邊而已。

饒是如此,也讓我驚嘆不已。

我自然而然想起了那個被我拍了一肩膀的私家偵探。

茅山大顯靈威法教倒不愧香江教門的泰山北斗,輕易就解開了我的手段。

剛吃了一個叉燒包,我對面的位置上,驛馬骨高聳入雙宮的唐裝年輕人就坐了下來。

「蔡兄,你這次約我是有什麼關照?」這人,正是前兩天受傷入院的小蔡大師蔡天佑。

不過看他的面色,已經完全康復。

「呵呵,上次和關兄匆匆一別,我說好了要盡地主之誼,怎麼能食言。」他笑着說,神情有些尷尬。

我以為他是想到上次失手於人,丟了臉面,便不以為意。

擺了擺手,招呼他先吃再說。

「也對,剛好今天還約了一個朋友,我們邊吃邊等。」他說着拿起一個叉燒包,大快朵頤。

「哦?」多個朋友多條路,而且他能主動引薦,想必也不是普通人,於是我也好奇地問了起來。

「不急不急,你也認識……」他話沒說完,就停頓了下來。

以他的睿智,這話明顯是故意說漏嘴,好讓我有心理準備。

我和他都認識的人?

抬頭看了一眼這時從蔡天佑身後朝我們走來的人,我頓時拉下臉來。

是的,也只有此人,才會通過蔡天佑找上門來。

聞無虞。

今天的聞無虞穿着一件白T恤,******,面容俊朗乾淨,書生氣十足,活脫脫是一名在校大學生。

不愧是飄門中人,氣質變幻堪比索命門的易容術和千門的千術,就是爵門的觀氣術,不修鍊到大成,也很難一眼看出他的行藏。

他朝我點了點頭,就在我們兩中間的位置上坐下,倒是一點都不見外。

「不說你在美國進了CIA的檔案,就是謀殺冼巍一案,也已經被通報到了這裏,眾目睽睽之下現身,惱腦子被驢踢了還是被門夾了?」我沒有看他,只是出言譏諷。

聞無虞如此精明,自然聽出了我的話外之意,微微愣神。

顯然,他是做好了被我潑一臉粥的準備來的。

「你都知道了?」他遲遲才開口問。

「我只知道你當時確實要我的命,殺意瞞不過人。」我這才盯着他,冷冷說道。

他上次在玉器第一街的商業中心樓下,以飄門秘術對我出手,便是想要透露自己與宋子衿的身份和關係。

「不假戲真做,怎麼能真騙過你呢?」他苦笑道。

「你們江湖中人慣了裝神弄鬼,一句話的事,非要用這種要命的方法,我要不是命大,你特么老子現在已經被燒成灰了。」我越說越憤怒。

聞無虞嘆了口氣,在我寒冷的目光下,硬著頭皮解釋:「師姐不讓我說。」

我本來想說她讓你去死你也去……話到嘴邊,卻知道這是廢話。

照着他的臉,我狠狠地給了一拳,直見他鼻血橫流,這才怒意微消。

蔡天佑在一旁憋紅了臉,攔也不是,說話也不是,眼睜睜地看着這一幕發生,最終卻只能低下頭,當做什麼也沒看見。

聞無虞受了這一拳,仍舊一聲不吭,只是默默地拿紙巾將鼻血擦乾,半晌才說:「對不起,關哥,這一次是無虞魯莽了。」

「這件事就此揭過。」想到宋子衿現在的情況,我只好擺擺手,放下這段舊怨。

「哈哈,太好了,兄弟間沒有隔夜仇,來,吃吃吃,這裏的叉燒包,是整個香江最好吃的!」蔡天佑終於冒頭做起了和事佬,然後將最後一個叉燒包塞給了聞無虞。

聞無虞一進來就眉頭微鎖,現在都沒有化開,看來心中所想的並不只是剛剛翻篇的事情。

「說吧,什麼事。」我邊吃邊問。

他放下叉燒包,猶豫了一會才開口:「師父和師娘最近回到了市裏。」

聞言我的筷子一頓,想了想,問道:「哦,回來做什麼?」

「一是為了你手中的那幅畫,二來,想必是因為那會道門的寶藏。」聞無虞道。

「你是代表他們來通知我一聲,讓我把畫交出去?」我語氣清淡地問。

心中同時在思考他們的第二個目的,看來壹貫道的寶藏,風聲已經傳開了。

「不。」聞無虞搖頭,「我是希望關哥能夠出手,逼他們離開。」

「為什麼?」

看他那神情……得,白問。

「像他們這樣的人,想來也有不少案子在身,說不定還上了通緝令,我倒是可以向市局提個醒,至於道上,也會讓人注意這倆人。」我說着,這才恍然,原來現在的我已經能夠使動黑白兩道的力量了。

「只不過,以你師父兩口子的本事,即使因此不敢拋頭露面,但是,想讓他們乖乖離開,這恐怕不夠。」我攤了攤手,表示再多就愛莫能助了。

「師姐要是知道了他們的消息,甚至……」聞無虞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擔憂地神色里,又染上一抹狠厲。

不用他把話說完,我也知道其意,自然也擔心起宋子衿的身體。

毋庸置疑,以宋子衿的手段心性,就是我撞見都要驚懼不已,但她偏偏又是個重情的人。

然而,她現在的狀況,最不能動情。

無論是喜怒哀樂還是怨恨憎。

很難預料,如果面對自己的親生父母,宋子衿會有如何反應。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無論什麼反應,對她而言,都是致命的。

我緩緩吐了口氣,目光湛湛,對聞無虞說道:「你跟他們聯繫,說如果想要我手中的畫,就現身和我見一面。等我先將這裏的事情辦妥了,就會趕回去。」

「他們未必會直接現身。」聞無虞苦笑。

看來,他的擔心並非多餘,以那兩個老江湖的經驗,算定了只有通過宋子衿,才能安然將畫納入手中。

一如二十多年前,他們決定將宋子衿送去市福利院時那般。

「不答應?那我只好燒畫了。」我冷笑道。

。「你這老匹夫也就會耍耍嘴皮子的功夫,讓我跟你打一場,教訓教訓你,你又不肯,你們小一輩的人又不是對手,現在老一輩又不出手,怎麼的?昊天中沒有人了嗎?」唐銀現在異常囂張,他本來就是來立威的,如果幾個老傢伙惜才不願意和自己打,那之前的鋪墊不是白做了?

七長老大怒,就要出手教訓一下這個口出

《諸天:提前了十萬年簽到當魂獸》第一百七十六章八百萬金魂幣 第二卷結束了。

從北疆到鄰近王都,跨越了半個拉羅謝爾,這是第二卷的行程。

成績總算是有所上漲,雖然收訂比還是丟人中的丟人,讓人想換號跑路的那種撲,但在下終歸是撐下來了。希望能更好吧。

原先感覺有很多想說的,反思第二卷的不足能寫出一長串。二月二十幾號,大概是要寫混入莊園的時候,心態突然一下很崩,原因是回過頭一看第二卷寫的東西,發現就這麼點事情逼逼叨逼逼叨寫了那麼長串,提升的爽點之類的還是一點兒都沒寫出來,節奏拖沓的亂七八糟。我寫的是啥?幾乎一無是處。

在這樣的心理下,最終還是把灰神教的劇情寫完了。反思的內容就留着心裏自我批判吧,第二卷終於是結束了。

獅鷲騎士的鋪墊不夠其實挺遺憾的,原先應該可以寫的很出彩,塑造出一個類似半蜥人的角色,但奈何這個取自龍套樓的角色真的讓我不是很愉快,有想了解這件事情的可以進群聊聊,這裏就不多說了。

進行一個結的總,第二卷由北疆到鄰近王都,收穫史詩裝備一件,特殊道具(人?神?)一樣,搭上公主的線,即將能夠擁有合法宣稱開啟戰狂之旅【誤】,等級拔高一截,轉正指日可待。

事實上提升還是很大的吧【大概】。

只能第三卷再加油了,感謝能看到這裏的讀者老爺。

第三卷的故事發生在王都和東部阿瑪西爾,卷名就叫……

【夢始森海自然之歌】吧。 大山子驚恐又狐疑的朝顧珞投去一瞥:什麼情況!

顧珞輕輕搖頭:你就當自己瞎了。

大山子:……

我特么真快瞎了。

有錢人真會玩。

關鍵是,也沒聽說太子爺大婚了啊。

顧珞其實是有些狐疑的,太子爺不是受了夜風頭疼么?怎麼把她帶到了書房。

但咱一個小老百姓,咱也不敢說咱也不敢問,反正喜寶推門讓她和大山子進去的時候,她就記住下跪磕頭請安問好就完事兒。

結果進了書房顧珞腿還沒彎,對面太子爺直接來了一句,「顧大夫你快過來。」

顧珞一愣,抬頭看過去。

就見太子爺正穿著一身家常衣袍,笑盈盈坐在那裡,一雙好看的眼睛微微彎著,眼底盛著一把碎光。

不得不說,太子爺和簫譽那二百五笑的時候,眼睛還真有點像。

簫譽不愧是太子爺的聲替。

既然太子讓她快過去,顧珞也就沒有執意行禮,只抱拳問了一聲「殿下」便大大方方抬步上前。

大山子就沒這麼強的心理素質了,一進門,直接膝蓋一軟跪了那裡,最後還是喜寶一把提起他,架著胳膊把人弄了起來,

等大山子反應過來,他人已經從書房裡出來了。

哈?

出來了?

大山子舔舔嘴皮看看喜寶看看書房的門,「我怎麼出來了?」

喜寶笑道:「顧大夫給殿下看病,殿下不喜歡旁邊有人圍觀,沒吃早飯呢吧,我帶你去嘗嘗太子府的早飯?」

大山子一瞬間只覺得自己靈魂都飛起來。

哪還顧得上他小紅兄弟在哪,跟著就走。

吼吼!

書房裡,顧珞上前,太子爺簫譽指了書桌上的一幅畫,笑道:「顧大夫瞧瞧這個。」

因著是太子的書房,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顧珞上前的時候還盡量控制了自己的目光不要落在書桌上,免得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機密。

結果太子爺這麼一提,她轉眸看去,頓時……

桌上放了一張畫像,畫像明顯是剛剛畫的,墨跡還沒有干呢。

畫的是誰根本不需要辨認,哪有自己不認識自己的。

顧珞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腦子裡嗖嗖轉的都是剛剛在門口看見的那個橫幅,這才突然驚覺:未來太子妃竟是我自己?

就尼瑪離譜。

簫譽瞧著顧珞的反應,短促的悶笑一聲,「漂亮吧,這就是本王的太子妃,什麼叫傾國傾城閉月羞花盛世美顏,這就是。」

顧珞:……

簫譽就覺得,不做人真特么爽。

「不知道顧大夫聽說過沒,我和我太子妃,感情深厚,如膠似漆,她非常的愛我,一點都離不開我。」

顧珞:……

以前聽二百五簫譽說這些的時候,她只覺得簫譽腦子不正常。

現在聽到太子爺自己個說這些的時候,她忽然生動的體會了一系列成語:一脈相承,上樑不正下樑歪。蛇鼠一窩。

這腦子沒有缺七根八根弦兒,能說出這話?

實在忍無可忍,顧珞道:「殿下竟然已經成親了?」

簫譽十分坦然的笑道:「開什麼玩笑,當然沒有了,我要是已經成親了,你怎麼會看到我自己坐在這裡呢?再怎麼,我也要抱著我太子妃啊。」

顧珞一張厚臉皮的臉,刷的就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