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喬天羽雙手放在樓心悅頭頂的上方,她的掌心漸漸凝出淡淡的紫氣。

她手掌下落,攏成圓,罩住樓心悅的頭。那些紫光就像是一個無形的保護罩,罩住了樓心悅的頭。

喬天羽默默地閉上眼睛,江南曦和宋顯看着她,大氣都不敢出。 第2692章

「之前Z國還想要除掉宗政家,如今把皇權拱手相讓,這實在可笑。」

「縱然老國王身體抱恙,卓然夫人和威廉王爵野心勃勃,但我們還有克里斯王爵,怎可將皇權這樣想讓!」

人群里,有大臣故意說話大聲音,表達出了不滿意。

老國王卻早知如此一般,淡定的給出解釋,「我人已老,喬西公主年幼需要有能力之人輔佐,更何況宗政御為喬西公主的未婚夫,一旦宗政御做出對喬西公主不軌的行為,這皇權必須交還回來,否則Z國上下可直接聲討。」

老國王在位幾十年,皇室內部早有自己的人脈和關係網。

這話一出,到時候宗政御當真對喬西小公主做出不軌行為,那麼老國王留在皇室內部的勢力,會秉持公道。

現場卻還有不滿意,議論聲不斷。

而皇室內部的問題,慕安安就是一個看戲的人,靜默的看著這一切,看著說好回家家結婚的男人,此時戴上了戒指,成為別人的未婚夫。

「慕小姐看著狀態似乎很不好?」

就在慕安安盯著走神的時候,背後突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不是很流利的中文。

慕安安回頭,便見一個極其好看的外國帥哥,此時正看著慕安安淡笑著。

慕安安看著他覺得面熟。

「您好,我是克里斯。」對方自我介紹,「在之前就聽說過,江城御園塆拄著京城七爺,養了一個小公主,名聲很大,現在很幸運見到。」

他說的很繞口,但慕安安大概能聽明白。

這是那位傳聞中,很低調的克里斯王爵。

之前慕安安在特別行動組,分析過卓然夫人、威廉王爵以及周圍克里斯王爵。

克里斯王爵是私生子,老國王病重之後的爭權行為並不明顯,但勢力一直在,所以慕安安覺得這位克里斯王爵很危險。

不過,慕安安覺得她面熟是因為……

「我們在酒吧一起跳過舞。」慕安安說。

克里斯王爵笑著點頭,「慕小姐還能記得這段,是我的榮幸。」

慕安安只是笑笑。

當時是為了氣宗政御,聽到名字只是覺得名字一樣,沒想到還當真這麼巧的事。

「慕小姐,不難過嗎?」克里斯突然問道。

慕安安朝老國王那邊看去。

在交代完自己的繼承安排之後,老國王則招來威廉公爵與卓然夫人。

老國王拉著卓然夫人和威廉公爵的手。

看著就是一大家子其樂融融。

難過嗎?

怎麼可能不難過。

即便說好只是演戲,可是慕安安看著自己的男人要成為被人的未婚夫,即便只是說說,名義上的,慕安安心裡還是萬般不是滋味。

可是難過她也要忍著。

雖然說宗政御讓她不要懂事,可是該理性還是要理性。

「我不難過……」

「天啦,老國王!」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大佬,抽卡嗎最新章節、大佬,抽卡嗎鏡芸、大佬,抽卡嗎全文閱讀、大佬,抽卡嗎txt下載、大佬,抽卡嗎免費閱讀、大佬,抽卡嗎鏡芸

鏡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的本丸活了、大佬,抽卡嗎、

。 撈金魚的攤位。

晴齊述和安寶兒,坐在撈金魚的馬紮上。

「老公你行不行啊,這都第二把了,還是一條都沒撈上來。」

「男人不能說不行,這把我一定給你撈一條金魚。」

晴齊述已經擼起了袖子,眼鏡后的眼神十分的專註。

撈魚攤的攤主是一個胖乎乎的大姐,迷眼笑着看向這對夫妻。

「妹子,你老公要是撈不上來的話,我送一條金魚給你們怎麼樣。」

「不用了,真撈不上來,就當我沒來過。」

晴齊述兩個紙網同時下水,眼看要逮住一條金魚的時候,紙網一碰到金魚的身體就破了。

安寶兒看着老公倔強的表情已經很開心,餘光注意到晴婷和衛賴兩個小傢伙,朝這邊走過來,又忽然躲起來,小聲地晴齊述的耳邊說了兩句。

身邊籃子裏已經一堆的破紙網,他看了一眼,點點頭。

「今天就玩到這裏吧,老婆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

「好。」

安寶兒牽着晴齊述的手,點點頭。

眼見肥羊要走,攤主大姐連忙招呼。

「小兄弟別走啊,再撈一次一定能撈到,我保證。」

「不行啊,老婆想去別的地方看看,我也不能老待在一個地方。」

晴齊述背對着她,搖搖手,頭也不回,沒有一點留戀。

晴婷的父母離開以後,衛賴才拉着晴婷從旁邊的攤位後面走出來。

「幹嘛要躲着你爸爸媽媽啊?」

走向撈魚攤,他想起晴婷剛才的行為,忽然就把他拉進陶瓷擺件攤位陰影中。

【見到他們的確有點彆扭,可也不用躲起來吧。】

「難得爸爸媽媽出來玩,我們還是不要打攪他們好了。」

晴婷吐一下粉嫩的舌尖,做了個鬼臉,拉着衛賴小跑起來。

「快點走了,還要去其他地方,不要浪費時間。」

「知道了。」

把掛墜塞到自己的褲兜里,衛賴跟着她一樣跑起來。

兩個人跑到撈魚攤前,攤主大姐看到是兩個小孩,頓時喜上眉梢。

「小朋友,你們也來撈金魚嘛,兩個人要二十塊錢,不過說不準能撈到很漂亮的金魚。」

「不是的,我們就一個人玩,所以這兩張優惠卷能不能並在一起用。」

【這兩個死孩子,打算一分錢都不花,還想要金魚。】

攤主大姐表情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調整過來,接過晴婷手裏的優惠券。

聽到她的心裏話,晴婷悄悄地在衛賴的耳邊說道:

「剛才爸爸媽媽一條都沒撈到,一定很難,你試試就行了。」

「我知道。」

衛賴轉頭看了一下裝金魚的大盆子,裏面金魚經過一晚上折騰,依舊優哉游哉地游著,心裏總感覺很奇怪。

他之前找晴婷那麼久,又被她拉着去套圈,也會感覺累,那些金魚卻一點都不累。

「我去給你們拿紙網。」攤主大姐拿着優惠券,到攤位裏面去準備。

衛賴眼睛盯着她看,一段畫面溜進他的眼睛,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到了攤位裏面桌子上放着一個塑料箱子,裏面一堆的紙網,攤主大姐背對着兩個人,從箱子裏挑出了十幾個紙網,從剩下的一堆紙網中拿出五個,轉身把它交給他。

第一個紙網剛下水,被金魚的尾巴甩了一下,就破了一個小洞。

【還真是一個卑鄙的大人。】

知道未來發生的事情后,衛賴鬆開晴婷的手,悄悄地跟上了攤主大姐。

「嗯?」

晴婷疑惑地看着離開的衛賴,剛想跟過去,衛賴轉身對她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猶豫了一下,晴婷走到盆子旁,抱着裙子,看起裏面的小金魚。

攤主大姐剛從箱子中挑出五個紙網,身後冷不丁地傳來衛賴的聲音。

「大嬸,這五個紙網是給我的嗎?那邊寫着十塊錢一組五個紙網。」

衛賴站在攤主大姐身後,仰頭看着她。

臉上變化了幾下,攤主大姐微笑地點頭。

「你這孩子真聰明,這五個紙網是你的。」

攤主大姐把紙網交給衛賴,看着他離開的背影,目光閃爍了幾下,吐了一口氣。

只是小孩子而已,什麼都不懂不一定能撈金魚。

回到盆子旁,衛賴充滿了自信,對晴婷說道:

「有喜歡的金魚嗎?我幫你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