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啊。”孫定瑤痛苦地喊叫了出來,她拼命地捂住自己快要炸開了腦袋,疼得在地上打滾

“砰。”

一聲悶響爆開, 那一場不算約會的約會 ,隨後,無力地躺倒在了地上,鮮血滿地都是

“怎麼回事?”孫千秋睜開了眼睛,腳步一跨,來到了孫定瑤身旁,將她扶了起來,他的眼中滿是急切,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心中蔓延開來

“小瑤,你怎麼樣了,你別嚇爺爺啊。”孫千秋心疼地問道,可是臉色蒼白的孫定瑤早已昏死了過去,怎能迴應?

“來人,來人。”孫千秋仰天一吼,聲勢雄厚,像一個老雄獅在爆發,十幾名下人立即爭先恐後地衝了進來

“你們幾個,快點給小姐敷藥,要是…”孫千秋指着幾個丫鬟,冷冷地說道,眼中佈滿了恨意,他沒有接着往下說,而是直接說出了結果, “陪葬。”

孫千秋說罷,怒氣沖天地衝了出去,一路上,他連連出手,斬斷十多十多株樹木

“立即給我去查那兩個人,如果查不到,就把所有有關的人,都給我抓到孫家來。”


“小天,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爲什麼要害我。”孫定金看着平日活潑開朗的妹妹,頓時變成着一副模樣,嚇得整個人都軟到在了地上

他不解的眼中,仇恨的光芒在慢慢增長

次日一大早,夢道臣,冰雅閣兩人便來到了青雲城下,略微地喬裝打扮一番後,直接進入了城中,他們先是來到了陳榮通這邊打探情況

“少爺。”陳榮通一聽是夢道臣過來,急忙迎了出來

隨後,三人來到了一處內院

“榮叔,藍劍門這次來的是什麼人?”夢道臣直接問道

“藍劍門的第一天才,蘇同。”

“嗯?第一天才不是蕭雨嗎?這個蘇同又是何人?”夢道臣眉頭微皺

“這個蘇同是藍劍門爲了進入州學院極力培養的天才,更是有着門內武王的指教,修爲已經快到武師層次了。”

“哼,真的以爲我不敢把你們所謂的天才給殺絕種嗎?”夢道臣一臉冰冷,淡淡地說道,隨後他又問道

“這附近可有我哥哥們的身影。”

夢道臣自然是不怕殺了什麼藍劍門的天才,只是他擔心藍劍門找不到他,報復在村民們身上,必須把哥哥拉過來震懾一下

“少爺們的行蹤,我不太清楚。”

“那算了。”夢道臣嘆了嘆氣,雖然他也不抱怎麼希望

“村民們現在還沒事吧。””

“沒事,王虎那邊經常偷偷地把食物送過去。”

夢道臣望了望蒼穹之上的烈日,輕輕喃道

“還是晚上再去吧,白天人多眼雜。” 夜幕悄然降臨,城內一處處的燈火在點起

夢道臣,冰雅閣兩人悄悄地來到了王家周邊,翻牆進入

隨後,他們躲開護衛,來到了王虎的院子內

“王虎。”

夢道臣呼喚了一聲,找了給椅子坐了下來

“小天,雅閣。”王文心聽到外邊有動靜,走了出來,一看是夢道臣他們,頓時喜笑顏開,迎了上來

“文心姐,王虎在嗎?我找他有事。”夢道臣問道

“我不知道,不過王虎出去的時候跟我說了下大概的情況,我先跟你們說下,他很快便回來的。”王文心說罷,輕輕一笑

“看來是王虎的賢內助啊。”冰雅閣眼神古怪地看向王文心,調侃了一句,逗得王文心滿臉通紅

“雅閣,你別逗文心姐了,說說看,王虎都跟你說了什麼了。”

“村民那邊現在還沒多大的事,那個蘇同只是想引你出來,倒是沒做太出格的事情。”王文心看向夢道臣,頓了頓

夢道臣靜靜地聽着,沒有說話

“倒是林家,好幾次都要對那些村民出手,不過都被王虎攔下了。”

“林家嗎?”冰雅閣的眼中閃過殺機,冷冷地說道

“那王虎有沒有說,林家是哪些人在對村民出手哦?”夢道臣眉頭微蹙,問道,他其實現在有實力橫推整個林家的年輕一代,但是林家那邊,林青是王虎的兄弟,也算是他的半個朋友


“主要是林旭一脈,而且,他們的背後,有着馬堅泫的支持。”

“馬堅泫?這是何人?雲柳城的馬家?”

“對,馬家的天才,在藍劍門的排名應該是在前十左右。”王文心微微地思索了片刻後,說道

正在這時候,外面腳步聲傳來,三人將目光轉了過去,王虎,還有一名黑衣人走了進來

“哈哈,小天,雅閣,你們終於來了,我這幾天搞得頭都大了。”王虎哈哈一笑,走了過來

“這是?”夢道臣疑惑地看向黑衣人,從他的身上,夢道臣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殺意

“哦,這是,孫…”

王虎話還沒說完,身旁的黑衣人立即爆衝而出,渾厚的氣息自肌體席捲開來,眼中殺機縱橫,掄起緊握的拳頭,一拳狠狠地砸了過來

呼嘯的聲勢吹過他的頭套,露出那種憨厚的臉龐

“孫定金。”夢道臣有着震驚,不過同樣一拳殺了過來

冰雅閣,目光極爲不善,擡起長腿橫擊而來

“怎麼回事。”王虎想要制止,可是他根本來不及,無奈地他只能先將王文心先抱開,退到了一旁


“砰砰。”三人飛快地交手着,夢道臣,冰雅眉宇間有些爲難,但也只是出手擋住孫定金的攻勢


恐怖的氣勁在院子內震盪開來,地上的石板被一塊塊的踩碎

王虎眉目微皺,側着身子擋在了王文心的身前,同時,一縷縷的氣機透出體外,護住王文心

“孫定金,你到底發什麼瘋啊。”冰雅閣眼神冰冷,不客氣地說道

“你別妨礙我,別逼我殺你。”孫定金怒吼一聲,怒氣滔天,他打出一股氣勁,震開了冰雅閣,隨後,他的氣機再次暴漲了一大截,殺意十足地掄拳再次殺向夢道臣

他的目標至始至終也只是夢道臣

“雅閣,先別管,把這個混賬拿下來再說。”夢道臣冷冷地說道,他再次捏緊拳頭,拳頭之上散出淡淡的光澤,氣血也在復甦,如同一條條游龍,他的氣機猛地暴漲到了極致

他橫跨一步,氣息變得凌冽,攻殺而去



恐怖地悶哼聲聽得王文心心有餘悸,嘴裏不停地喃喃着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兩人各自退了數步,孫定金神情驚訝地看向對面的夢道臣,但是他還沒看見夢道臣,冰雅閣就是一腳橫擊而來

“砰。”孫定金直接被擊出十多米遠,這時,夢道臣的攻勢再次到了,他猛地一拳,直接砸在了孫定金的胸膛

恐怖的巨力傳出,地面霎時間四分五裂,破開一個大洞

孫定金滿口是血,他的眼神同樣狠毒,更是帶着不甘,他艱難地提起手,要擒住夢道臣的脖子

可惜,夢道臣怎麼能讓他擒住?他一腳踩了下來,巨大的氣力傳來,直接將孫定金控制得死死的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我猜得沒錯的話,應該是和那種靈物有關吧。”

“哼。”孫定金別過頭去,一副要殺便殺的神情

“混賬東西,老子好心好意幫你,你還想來殺老子,是想….”夢道臣毫不客氣地就是一掌拍下,他不屑地盯着孫定金,冷冷地說道

“滅口嗎?”

“你這個人渣,我孫家沒有加害與你,可惜被你坑慘了,這也就罷了,爲什麼還要謀害我的瑤妹。”孫定金愣了愣,歇斯底里地嘶吼着,再次一掌拍過了過去,儘管已經用不出多少氣力了

“滾蛋。”夢道臣腿腳一抖,散出血氣,直接將孫定金的手掌鎮壓

“給我把事情說清楚,我需要坑你孫家嗎?更何況,還是一個與我無緣無故的女子,來,你倒是起來給我說說看。”夢道臣將他從石坑中拎了出來,砸到了地上

他發現,這其中好像有點不對勁

難道不是殺人滅口,而是那朵東陰地花出事了?

“你這個人渣,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孫定金艱難地站了起來,隨後他的氣息再次爆發,腳掌一跺,再次衝了上來

“給我滾。”冰雅閣身子閃動,頓時就出現在孫定金的身前,她舉起嬌小的拳頭,一拳將他打得老遠

“我怎麼沒發現你這個這麼的…”夢道臣無奈地捂着額頭,緩緩地走了過來,不過,對着孫定金爲什麼突然發難,他也已經瞭解了個大概

“你們孫家是不是因爲那株東陰地花出事了,我可以陪你去你們孫家看看,看在你曾經救過我的份上。”

“嗯?你還有臉去孫家,我現在就殺了你。”孫定金眼中極爲的不甘,他狼狽地站了起來,吞下一顆丹藥,欲要再次戰鬥

“你要是再敢出手,我必定讓你後悔,我沒做過的事,就是沒做過,但是,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我可以去你們孫家看看,但也可以現在救殺了你。”夢道臣聲音冰冷,很顯然是動了真怒,看向孫定金的眼瞳有着一絲殺機掠過

他已經沒辦法了,只能這樣自來震懾這個一根筋的混蛋

“你真的敢跟我回孫家。”孫定金不敢置信

“廢話。”

“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就你們小小的孫家,我要是想,覆手可滅,你信嗎?”夢道臣冷冷地反問道,眼神輕挑,看上去似乎有些輕浮之意,但那股不屑到極致的語氣卻是有着一種毋庸置疑

那是一股掌控他人生死的霸道

周圍的人一聽夢道臣這話都嚇得窒息,冷汗直冒

儘管只是從一個少年的口中說出來的,但沒有人覺得他在開玩笑

“你真的要去我們孫家?”沉吟了片刻後,孫定金心有餘悸地嚥了口唾沫,硬着頭皮緩緩問道

“去,明日便啓程,記住我說的話,我是去救人的,不是去殺人的。”說罷,夢道臣不再與他多言,轉身離去

“啊。” 重生之家妻 ,低聲嘶吼着

其實,族中的長輩早就跟他說過,東陰地花沒有錯,藥效也跟夢道臣說的一般無二,可是他心裏還是有口氣,這纔會來找夢道臣報仇

“雅閣,小天他剛剛說的….”王虎猶豫了很久,方纔開口問道

“小天他確實有這個實力,血殺就是他兩個哥哥滅掉的。”冰雅閣點了點頭,看着那傢伙的離去的方向,目光幽怨

留下這話後,她也是挪開腳步,離去了

只留下一臉震撼的王虎,王文心二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