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啊、、那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們還要不要給莉莉報仇了呀、、?”珍珍撅着嘴說道。

“你急什麼、、有什麼事情好歹還有冥界呢、、還有人間的那些陰陽世家的高手在、、先看看他們的情況再說、、我聽說小狐狸好歹曾經也受過邱正雄老前輩的點化呢、、怎麼說、也會和茅山派的人有一點點交情的、、”

“也好、、那我們現在就是什麼事也不做嗎、、?”

“那倒未必、、我們也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對了蟒兒、、你和胡思思最近還有來往嗎、、?”老柳樹精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問道。

“哦、、您是說思思啊、、沒有什麼來往呢、、不過、我聽說、、她喜歡人間燈紅酒綠的生活、、早就離開老巢奔去人間了呢、、柳樹爺爺、、您要找她嗎、、?”蟒兒疑惑起來。

“對、、小狐狸慘死蜘蛛窩的事情、、怎麼樣也得透露給狐族的成員他們知道吧、、我們總不能讓狐族對於自己家族的成員被害一事後知後覺吧、、蟒兒、、你懂了嗎、、?”

我真的開外掛 “對啊、、我懂了、、我一定會去人間找到胡思思的、、然後再把莉莉的死因一五一十的全透露給她、、好讓整個狐族都知道這一件事情、、”

“要快啊、、千萬得趕在那個蛛蛛之前找到胡思思、、並把事情如實的告訴她、、我現在很擔心那隻蜘蛛精會先找到胡思思、、然後說些有的沒的、、萬一蛛蛛胡說八道、到時候就麻煩了、”

“是、我馬上就去、、”說完,蟒兒一溜煙兒地就消失不見了。

人間——一座燈紅酒綠的酒吧裏頭、、到處都是人山人海、無數的男男女女在瘋狂的跳着、、勁舞的音樂也不停的播放着、、熱鬧非凡、、

胡思思正站在舞臺上瘋狂地跳着街舞、、一旁還有幾個舞女在跳着鋼管舞、、臺下的人不時發出陣陣的尖叫聲、、興奮異常、、、

在混亂的人羣當中,蛛蛛正在搜索着什麼、、很快、、她就發現了在舞臺上跳着街舞的胡思思了、、一時間她不由興奮的連忙衝舞臺上的胡思思使起了眼色。

與此同時,在舞臺上跳舞的胡思思也看見了底下衝自己使眼色的蛛蛛了、、一時間、、她也愣了一下、、心中不由滿是納悶、、、

心想這隻黑guafu蜘蛛精突然間來找她幹嘛、、平白無故的、肯定沒有什麼好事、、、

一曲舞畢、、胡思思緩緩地走下了舞臺、、來到了蛛蛛的面前、、蛛蛛則衝她好意的笑了笑、、、

“和我來吧、、”胡思思淡淡的說道,便走了出去,蛛蛛見狀也連忙跟了上去。

終於來到了無人的過道里、、胡思思停了下來。

“思思、、你好啊、、多年沒見、、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呢、、”蛛蛛微笑着說道。

“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咱們多年沒見了、這次突然間來在找我、、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有屁快放、、我很忙的呢、、”胡思思冷冷的說道。

“那個、、思思、、我、、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啊、、出大事了、、、”說到這裏,蛛蛛不由地哭了起來。

“你、、好好的哭什麼、、出什麼事了嗎、、?”媽呀、、你個蜘蛛精到底哭個毛線啊、、誰不知道你們黑guafu蜘蛛可是出了名的冷酷無情的呀、、這會子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哭呢、、這裏面肯定有問題、、、

哼、、我到要看看你他媽的到底想要耍什麼花招、、膽敢在我紅毛狐狸的面前耍大刀、、也要看看你到底有幾斤幾兩才行、、、、

“思思啊、、不是我不肯說、實在是我不敢告訴你啊、、你是不知道啊、、莉莉她、、她、、、?”說到這裏,蛛蛛不由地哽咽了起來,除此之外她還時不時的用餘光瞥了一眼胡思思、想看看胡思思的反應到底如何。

果然,胡思思的表情微微的一動、、但還是看不太出來有太大的反應、、

“你說莉莉、、她怎麼了、、?”胡思思面無表情的說道,表面上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但是內心裏確是急壞了的、、、

這是當然的了,這可是有關於她的表姐韋莉莉的事啊、、他們姐妹兩個雖然很少往來、、兩家也沒有任何的交集、、可好歹也是姐妹一場、親戚一場啊、而且大家又都是狐族的一份子、、所以真要有個什麼事情、、說是不擔心不在意那是假的、、可是心裏面還是很在意的哦。

“莉莉、、她死的好慘吶、、她、、太慘了、、、就連內丹也丟了呢、、”蛛蛛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道。

“你說什麼、、我姐姐她死了、、怎麼可能呢、、我姐姐她好歹也有好幾百年的道行啊、、一般陰陽世家的高手怎麼可能殺得死她啊、、?”胡思思當然不信了。 “思思、、這是真的、我沒有騙你、、你表姐韋莉莉她真的已經被害死了、、”蛛蛛繼續哭着說道。

“什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是誰害死她的、、快說、、、”胡思思見蜘蛛精不像是在撒謊的樣子,心中不由的一痛。

“還不都是一個叫關婷婷的凡人啊、、她利用和你姐姐韋莉莉的關係、、故意害死了你的姐姐、、更是奪走了她的內丹、、她就這樣孤獨的死掉了、、臨死前拼盡了最後一絲功力來盤絲洞找到了我、、、思思啊、、、你可一定要替你姐姐報仇雪恨吶、、、”說到了動情之處,蛛蛛不由的哭了起來。

“哼、、區區一個凡人、、怎麼可能要的了我姐姐命啊、、”胡思思大惑不解的說道,心中滿是怨恨。

“就是因爲那個關婷婷、、她找來了很多陰陽世家的高手來圍攻你姐姐啊、、所以你姐姐纔會招架不住的啊、再加上、那個關婷婷趁你姐姐不備來了一個偷襲、、這才、、、、、”

“可惡、、好一個大膽的凡人、、居然敢和我們狐族作對、、她簡直是活的不耐煩了、、看我不把她碎屍萬段、、替姐姐報仇雪恨、、、”說完,胡思思便一道紅光消失不見了。

看着胡思思已經遠去了,蛛蛛不由露出了詭譎的微笑、、她不由大聲笑了起來、、、

“哈哈哈、、、小狐狸啊小狐狸、、你萬萬都沒有想到吧、、自你死了以後、、你的親表妹馬上就要殺了你最重要的好朋友了呢、、很快、、你的好朋友就會去陰間和你作伴了呢、、別急、、你不會孤單了、、”說着,蛛蛛放聲大笑起來,她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雖然知道韋莉莉真正的死因可以騙過狐族的其他成員,但是卻是絕對瞞不過狐族的一衆長老和首領胡九公的、、那隻九尾老狐狸坐看天下之事、、沒有什麼是他感應不到的,但她還是要這麼做。

在關家的豪華別墅裏,關婷婷還正在睡夢當中呢、、此時已經是很晚了、就在這時、一陣陰冷的風一瞬間便將臥室的窗戶給吹開了、、

把個關婷婷給直直的驚醒了過來、、她連忙看向了窗戶、、渾身的冷汗、大氣也不敢出、、

“是誰、、少在那裏裝神弄鬼了、、快出來、、、”關婷婷小心翼翼的說道。

太可怕了、、她剛纔居然做了一個噩夢、、她、、她夢見了一隻全身紅毛的大狐狸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最後張着血盆大口朝她撲了過來、、、

天哪、、自己最近是太累了嗎、、、都有好久沒有做這樣詭異的噩夢了呢、、、

想到這裏,她緩緩的下了牀、、穿上了拖鞋便要走、、這時、、窗戶那裏赫然的蹲着一隻全身紅毛的大狐狸、、雙眼冒着綠光、、、直直的看着她呢、、、

“啊、、紅毛狐狸、、紅毛狐狸、、、”關婷婷嚇得連忙便往後退、但是因爲穿着拖鞋行動不便、、一個不小心就跌倒在了地、、、

“狐狸、、狐狸、、你別過來、啊、、、、”關婷婷嚇得連忙驚聲尖叫起來。

“、、哈哈哈哈、、、你叫吧叫吧、、就是叫破了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別白浪費力氣了、、、臭丫頭、、”紅毛狐狸冷冷的說道。

“什麼、、、你、、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爲什麼要來找我呀、、我又和你、、不熟、、你是不是搞錯了啊、、、”關婷婷結結巴巴的說道,媽呀、、她這是碰到狐妖了啊、、這個狐妖可和韋莉莉不一樣啊、、、

“哼、、無冤無仇、、你還敢說和我無冤無仇、、你這個不知死活的人間臭丫頭、、看我不撕了你、、受死吧、、、”說罷、、紅毛狐狸一瞬間便撲了上去、、伸出了利爪狠狠的掐住了關婷婷的脖子。

“唔唔、、、、、”一瞬間,關婷婷便喘不過起來了、、她伸手用力地掙扎起來。

重生之安素的幸福生活 “爲什麼、、、爲、、什、什麼、、、、”關婷婷滿臉慘白、痛苦的說道。

“哼、、你是真的不知道啊、、還是故意在給老孃我裝傻啊、、你不僅害死了我的姐姐、、還奪走了她的內丹、、老孃我現在就要你替我的姐姐償命、、你現在就去陰間給我的姐姐賠罪去吧、、、”說完,胡思思立馬便加大了力度死死的掐着關婷婷的脖子、、、

“什、、、麼、、你姐姐、、你姐姐她是誰啊、、、?”關婷婷心裏一驚連忙問道。

“哼、、我姐姐就是韋莉莉、、她是我的表姐、、雖然她改姓了韋、、用了凡人的姓、、可畢竟也是我們狐族的一份子、、我的姐姐啊、、我當然要殺了你替我姐姐報仇了、、拿命來吧、、”

“什麼、、韋莉莉她是你的姐姐、、你是莉莉的妹妹、、難怪也是一隻狐狸呢、、、不過、、、你先放開我好嗎、、、你誤會了、、我沒有殺、、你的姐姐啊、、你姐姐的死和我根本沒有任何的關係、、真的、、、你搞錯了、、、”關婷婷吃力的解釋起來。

“哼、、、呵呵、、你還想抵賴啊、、不是你殺了我的姐姐還能有誰啊、、就是因爲我姐姐她把你當朋友信任你、、所以你就這樣暗算她、、害她、、、”胡思思目光淒厲的說道,看向關婷婷的眼神中不由又多了一絲陰狠。

“是真的、、我沒有、、必要撒謊、、要是我撒謊的話、、就讓我立刻去陰間割舌頭、、我真的沒有害死韋莉莉、、、她、、她是我、最要好的一個朋友、、我沒有理由害她、、”

“哼、、當我好糊弄是嗎、、你以爲我會相信你的鬼話嗎、、你們人類到處都是謊言、、爲了目的不擇手段、、張口就能說出謊話的啊、、還有、、一個人類怎麼可能會和妖怪成爲朋友呢、、、”胡思思不由嘲諷起來。

“哼、、我要是說謊騙你、我要是真的是害死韋莉莉的兇手、、那我幹嘛要大費周章、、大花錢的給她風光大葬啊、、我可是花了不知道多少錢呢、我把她的葬禮搞的不知道有多麼的隆重呢、、還不惜花了重金在最好的公墓裏頭找了一塊風水寶地當做她的墓穴、、我把她當人一樣來祭拜啊、、、”關婷婷欲哭無淚的說道。

“什麼、、、、、”一時間,胡思思算是徹底的震住了、、她是徹底的沒話說了、、

“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就立馬帶你去公墓裏看看唄、、”關婷婷滿臉的無奈、

胡思思緩緩的停下了手、、放開了關婷婷、、關婷婷這才喘過了氣來、、、、

“你剛纔說的可都是真的嗎、、你給我的表姐、、風光大葬、、葬的像人一樣、、、我沒有搞錯吧、、、”一時間,胡思思也有些感到了不可思議起來。

一個人居然給一個妖怪風光大葬了、、這可是前所未聞的事情啊、、由此可見、、這關婷婷和姐姐之間應該的確是感情深厚纔對的呀、、這關婷婷沒有理由要害死自己的姐姐的、、可那那隻蜘蛛精爲什麼還要這麼說啊、、、、

難不成是那隻蜘蛛精在欺騙自己、、誤導自己嗎、、、可惡、、、 是了、、一定是的、、、可惡啊、、好你個蜘蛛精啊、居然膽敢來騙我、我差一點就上了你的當呢、、膽敢來誤導我、、、看我不宰了你呢、、

只是、、那蜘蛛精爲什麼要費盡心思前來誤導自己呢、、難不成、、那蜘蛛精和那個害死我姐姐的人有關聯嗎、、還是想要護着那個人、、所以就來誤導自己啊、、、、

好哇、、你居然敢把我胡思思當猴耍是嗎、、

“怎麼樣、、要不要去看了呀、、”關婷婷氣喘吁吁的說道。

“不用了、、到時候再帶我去看也不遲、、我問你、、我姐姐是狐妖、、你不怕她嗎、、你明知道她是狐妖、、還和她做朋友啊、、?”胡思思滿臉不可置信的問道,顯然,她還是不相信一個人類會和一個妖怪有什麼友誼。

“對、、從在上大學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你的姐姐、、也就是韋莉莉是狐妖了、、可是她雖然是妖、、卻也有着人類可愛的一面啊、、人有好壞、、妖魔鬼怪也同樣有好壞、、莉莉她更是一個難得好妖、我可以保證、、她不必任何一個人類差、、除了無法改變她是一個狐妖的事實以外、、說真的、、在那些日子裏、、我幾乎都忘了她是一個狐妖呢、、你說、、我們之間的友誼怎麼樣啊、、?”關婷婷滿臉微笑的說道。

胡思思看在了眼裏、、她發現這個關婷婷的確不像是在胡說八道的樣子、、彷彿是發自內心的在說這些話呢、、、一時間、、她也是徹底的無話可說了、、、

看來、、姐姐說會和人類擁有真正的友誼、、那是真的、、姐姐她真的成功了、、她的的確確的擁有了和人類之間最純淨的友誼了。

“當時,你姐姐還剩最後的一口氣呢、、她拼盡了全力來找我、她告訴我、、她是被一直黑guafu蜘蛛精給害死的、、就連內丹也被那隻蜘蛛精給搶走了呢、、她還要我給她報仇呢、、可惜了、、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給她報仇纔好、、既然你是她的姐姐、、那真是太好了、、我就告訴你吧、、、”關婷婷很是傷心的說道。

站在一旁的胡思思更是不由得怒火中燒啊、、她雙拳緊握、、咬牙切齒起來、、、

可惡、、原來就是那隻蛛蛛乾的呀、、是蛛蛛害死了她的姐姐啊、、難怪啊難怪、、難怪她會來找自己誤導自己呢、、她是險些上了那隻蜘蛛精的當、而錯殺了凡人呢、、險些就犯了天條啊、、這還了得啊、、、

好在自己沒有真的殺了關婷婷、、要不然鐵定會因爲殺死凡人、而觸犯天條的、、到時候不但自己倒黴、還會連累了整個狐族、並將整個狐族都陷入到了一種極其危險的境地呢。

“好了、、我已經知道了、、我會替我的姐姐報仇的、、你也安心的睡覺吧。”說完,胡思思便一縷煙的消失了。

關婷婷滿臉悲傷的關上了窗戶、、繼續躺回到了牀上、、這一個夜晚、、她是徹底的失眠了、、腦海中滿是韋莉莉的笑容、、還有曾經與韋莉莉、何夢怡、林曉茜在學校裏一起生活的時光、、

不過,令她慶幸的是何夢怡和阿仔都已經恢復了記憶、、她也不至於一個好友也沒有了、、這些時日裏、、何夢怡與阿仔夫婦兩個均被她安排去了舅舅佟保國的房地產公司裏上班了、、子女也被送進了學校、、一家人目前還是住在關婷婷的家裏、、不過、這讓何夢怡與阿仔夫婦兩個感到很不好意思呢、、但是關婷婷卻是一臉的無所謂啊、、再加上、、家裏那麼大、、空着也是空着、、、因此,在關婷婷的強烈要求下、何夢怡與阿仔夫婦一家人這才勉爲其難的住了下來。

其實,關婷婷也是有她自己的一點點小私心的、、她就是希望自己能夠隨時隨地的見到何夢怡罷了、、只是這對於何夢怡一家來說、、確是很不好意思的事情。

此時,胡思思正默默的站在了屋檐上、、滿臉憤怒的看着夜空、、該死的蛛蛛、、居然膽敢戲弄自己、、害的自己差一點就失手殺死凡人、觸犯了天條、、還害的整個狐族差一點就因此玩完了呢。胡思思的心裏那是越想越氣啊、、那個蛛蛛不但害死了她姐姐不說、、還要來害他們整個狐族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吶、、、

就在這時,一道藍光劃過、、蟒蛇精蟒兒便出現在了胡思思的眼前、、胡思思愣了一下、、

“蟒兒、、你怎麼來了、、?”胡思思滿臉疑惑起來。

“思思啊、、、原來你在這裏啊、、太好了、、我可算是找到你了呢、、費了我不少功夫呢、、”蟒兒笑眯眯的說道。

“找我、、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胡思思淡淡的問道。

“還不是因爲你姐姐的事情啊、、你是不知道啊、、你的那個姐姐韋莉莉已經被蛛蛛那隻蜘蛛精給害死了呢、、不但在盤絲洞裏被羣蛛活活咬死、、就連內丹都搶走了呢、、、”蟒兒很是傷心的說道。

胡思思就這樣靜靜的聽着、、並沒有多大的反應、彷彿這一件事情都和她沒有關係似的、、、這到讓蟒兒給呆住了呢、、、

“思思、、你的姐姐被害死了、、怎麼你、、一點反應也沒有啊、、?”蟒兒很是奇怪的說道。

шшш• t tkan• ¢ o

“呵呵、、那我應該有什麼樣的反應啊、、不就是那隻蜘蛛精搞死了我的姐姐嗎、、這些我都知道、、連內丹也沒了、、死的老慘老慘的了、、”胡思思很是淡定的說道,這讓蟒兒更是吃驚不小呀。

“什麼、、思思、、你、、、都知道了、、、誰、、是誰告訴你的、、、?”蟒兒疑惑的連忙問道。

“哈哈哈、、還能有誰啊、、除了那隻大名鼎鼎的蜘蛛精以外、、還能有誰啊、、姐姐的事情、、蛛蛛都已經和我說過了、、”胡思思淡淡的說道,蟒兒卻是大氣也不敢出啊。

“什麼、、她來找過你了、那她都和你說過什麼了、、?”蟒兒十分急切的說道。

“她和我說、、我的姐姐死了、、死的很慘很慘、、連內丹都沒了呢、、就是因爲那個人類關婷婷的緣故纔會死的、、、、不過、、哈哈哈哈哈、、她以爲我胡思思是三歲的小孩子嗎、、隨便編了一個故事、就能騙的住了我嗎、、可真是笑話啊、、我被她害的差一點就失手殺了凡人、觸犯天條呢、、還差一點就把整個狐族都給賠進去了呢、、、蛛蛛、、算你狠啊、、害死了我姐姐一個還不夠、、居然要害我們整個狐族、、此仇不報、、我就不是紅毛狐狸精了、、、”胡思思咬牙切齒的說道。

蟒兒怔怔的看着這一幕、、也好啊、、思思終究還是知道了、、她並沒有着了那蛛蛛的道、、這樣莉莉的仇也就更加容易報了呢。

“對了、、思思、、你們狐族不是可以感應出家族中成員的氣息嗎、、既然莉莉的內丹沒了、、那麼你是不是可以感應到莉莉的內丹呢、、若是能夠找到莉莉的內丹也好啊、、”蟒兒說出了她的看法。

“對呀、、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只要我用自己的內丹感應到了姐姐的內丹下落、從而找到了姐姐的內丹、、也好啊、、、”說完,胡思思連忙閉上了雙眼。 很快,胡思思體內的內丹便散發出了陣陣的紅光、、來感應着自己姐姐的那一刻內丹、、、

校園裏、、馬莉莉正在上着課呢、、忽然之間就覺得渾身發熱起來、、她很是不舒服的閉上了的眼睛、、將頭埋得是很低很低、、生怕被別人發現似的呢。

校園裏頭,胡思思出現了、、她滿臉疑惑的打量起了這所學校、、內心不由得很是奇怪了、奇怪啊、、她都已經感應了一天一夜了呢、、按理說應該是這裏纔對啊、、怎麼會她來到了這裏、、又突然什麼都感應不到了呢。

真是怪事了、、她明明就感應到了姐姐的內丹就在這裏的、、怎麼來了以後就又沒有了呢、、

就在這時、、無數道金光出現了、、胡思思的心中不由得大驚、、她連忙看了過去、、只見那些金光紛紛朝她打來、、交織在了一起、、、

胡思思咬了咬牙、、連忙向後退着、、她躲閃着、、可是這些金光纏的很緊、、讓她是一步也無法靠近教學大樓啊。

頓時,她是徹底的憤怒了、、、、

“究竟是誰、、居然敢來妨礙我姑奶奶的事、、快給姑奶奶我滾出來、、躲在暗處傷人、、算什麼本事啊、有種的就出來單挑啊、、、”胡思思冷冷的對天空說道,當然、、這一切對於沒有陰陽眼的普通人來說是什麼也看不到、聽不到的了。

但是,這對於在教室裏頭上着課的蔡曉君、呂芳、馬莉莉三個人來說卻是很吃驚的了、只見、、她們三個人是大氣也不敢出呢、、很明顯就已經感應到了外面的情況了、、出於對職業的敏感、以及那敏銳的第六感、很顯然、她們都已經察覺到了這所學校裏頭是來了什麼妖魔鬼怪了吧。

只是、、在還沒有確定是什麼妖魔鬼怪之前、、她們還不能隨便的亂說話、、這種氣息、、不是人、也不是鬼、、更不是鬼神、、只有是妖類了、、

外面、、胡思思依舊是面無表情的看着四周圍、、這時、、一團金光就出現了、、顯現出了某個人的影子、、立在了胡思思的眼前。

教室裏的蔡曉君、呂芳、馬莉莉三個人更是驚得直冒冷汗了、、、好強大的氣場啊、、好像不是普通的神靈啊、、

“哼、、大膽的妖孽、、居然膽敢擅闖我的校園禁地、、簡直就是不知死活、、識相的話就快快離開這裏、、否則就休要怪我不客氣了、、”一個老者的聲音傳來了。

“你、、、你是、、、孔聖人、、、”胡思思的心裏一驚。

廢后將軍妻 蔡曉君、呂芳、馬莉莉三人更是吃驚不已了。

“是又怎麼樣、、識相的話就快點離開這裏、、我也不想大開殺戒、、姑且念你的千年修行來之不易、、放你一馬、、”

“哼、、、要我走、、當真是笑話了、、我本來是無意間擅闖了校園禁地的、、我來到這裏只是爲了找回我姐姐的內丹而已、、本來我已經感應到了我姐姐的內丹就在這裏、、可是到了這裏卻又偏偏沒有了、、如今看來、、應該是你的關係了、、你放心吧、、只要我找到了我姐姐的內丹馬上就走、、人間的事情、、我還不屑於插手呢。”胡思思冷冷的說道。

教室裏的蔡曉君、呂芳、馬莉莉三個人依舊是靜靜的聆聽着這一切,大氣也不敢出。

“你姐姐是誰、、你們妖類的內丹又怎麼會在人間的校園裏呢、、休要胡言了。”

“我說的是真的啊、、我用我自己的內丹感應到了、你也是知道的、我們妖類是可以用自己的內丹來感應同類的存在的、、不可能會感應錯誤的、、我不管、反正今天我一定要找回我姐姐的內丹不可、、否則那就別怪我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了。”胡思思惡狠狠的說道。

這讓蔡曉君聽了可是心裏一驚啊、、心中不由得納悶起來、、這究竟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妖怪啊、、怎麼她從來就有發現過呢、、、、一時間、、她的心裏猛然之間就有了一種想要看看這個妖怪是何方神聖的想法了呢。

在她蔡曉君的認知度裏面、、恐怕這一生都只有碰到過一個妖怪呢、、那就是千年蟻后、伊雙雙了呀,呵呵、、、她還真的沒有碰到過其他的妖怪呢、、這如今要是碰到了、、應該怎麼做呢、、是替天行道、降妖除魔嗎、、、

不管了,只要是殘害人命的妖孽、、自然是要收的了、、先看看再說也不遲啊。

“哼、、冥頑不靈、、受死吧、、”

“哈哈哈、、我要是會怕你、、那我就不是紅毛狐狸了、、看招吧、、”說完,胡思思大喝一聲、、一瞬間便化作了一隻火紅色的大狐狸飛快的竄上了屋頂、、露出了兇惡的牙齒、、面部猙獰又恐怖的看着孔聖人、、、、

原來這是一隻紅毛狐狸精呀、、蔡曉君、呂芳、馬莉莉三個人不由得都點了點頭、、繼續聽着來自外面的聲音。

“哼、、好一個不知死活的狐妖啊、、、”說完,無數道金光再次朝着胡思思打來、、而胡思思因爲變回了狐身、所以身手敏捷、、非常迅速的就能夠躲開了這些攻擊、、

“孔聖人、、我都已經說了、、我來到這裏只是爲了要找回我姐姐的內丹而已、、又不是來害人的、、難道在孔聖人的心目當中所有的妖魔鬼怪都會害人、都十惡不赦了嗎、、小妖今天無意冒犯與您、、您又何必要咄咄逼人、不肯放過呢、、我胡思思、、身爲狐族中的一員、、只不過是一隻修煉了百年的紅毛狐狸而已啊、、小妖我捫心自問、、這麼多年以來雖然一直都生活在人間、可是卻從來都沒有去害過一個人啊、、我只是嚮往人間那種燈紅酒綠的生活罷了、、我發誓從來都沒有害過一個人、、你們人類有好與壞、、難道我們妖就沒有了嗎、、我們妖同樣也有你們人類的情感呀、我們妖也會爲了失去自己的至親而傷心痛苦的、、、”胡思思悠悠的說道。

這讓遠在教室裏面上課的蔡曉君、呂芳、馬莉莉三個人是無不爲之動容啊、、蔡曉君不由得驚愕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呢、、她沒有想到在妖界居然還有有如此心境和修爲的妖類呢、、這真的是妖嗎、、一時間都讓蔡曉君開始不由得懷疑起來了呢。

“孔聖人、、本來、我從來都是不相信一個人會和一個妖成爲好朋友的呢、、可是、、直到今天、我卻是徹底的相信了呢、因爲我的姐姐啊、是她讓我相信人和妖是可以成爲好朋友的啊、、一隻修行了百年的白狐狸精、、她和一個人間的女孩卻是情同姐妹、、她們之間的友誼簡直就是超乎了一切啊、、她讓我知道了人和妖是可以擁有純真的友誼的、、我的姐姐她很善良、可以說不輸給任何的一個人類呢、、可是、、老天爺就是喜歡開玩笑啊、我的姐姐她那麼好、可是居然會被一窩蜘蛛精給殘害致死、、連內丹也被奪走了、、如今、、我感應到了、、姐姐的內丹就在這裏、、難道、、就不能讓我找回我姐姐的內丹嗎、、、難道神靈都是冷漠無情的嗎、、?”胡思思發自內心的吶喊道。

蔡曉君聽了更是心驚肉跳啊、、蜘蛛精、狐狸精、、、媽呀、、、人世間居然有那麼多的妖怪啊、、 不過,聽到了這裏,卻是讓馬莉莉心驚不已啊、、狐狸精、、蜘蛛精、內丹、、、這聽着聽着怎麼好像是那日在盤絲洞中的情形啊、、

那日在盤絲洞裏的時候、、她可是親眼看到了那個叫韋莉莉的狐狸精被一大羣蜘蛛給活活的咬死了呢、、而且那隻狐狸精的內丹此時此刻就在她的體內呢、、爲此她還功力大增了呢、、現在由此看來這隻名叫胡思思的紅毛狐狸精八成就是那隻叫韋莉莉的狐狸精的妹妹了吧、、

那麼、、那個胡思思應該就是來找自己體內的內丹了吧、、也就是她姐姐原本的內丹、自己體內的這一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