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唐中傑笑道:「也算是吧,我們唐家在帝都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家族。爹娘跟皇族也有些交情,便送我來軍隊歷練歷練。」

秦石點了點頭,這少年是帝都大家之後,照道理也應該算是貴胄子弟。不過人倒是沒什麼架子,甚至比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堂弟秦展風還要隨和很多。

「前輩你叫什麼?」唐中傑忽然問道,嚇了秦石一跳。

「呃,我叫……我叫慕容冰。」

他一下子想不出名字來造,便將慕容幽幽和洛冰兒的名字湊在了一起。

「慕容大哥,見到你真是好,我一個人巡查了兩天,真是悶死了,不如我們一起吧。」唐中傑道。

「好呀!」秦石正要找個人問路,此刻對方送上門來,他十分高興。

二人並肩而行,一路上便聊了開來。這唐中傑二十歲,只比秦石稍微小了一點,家中獨子,父親唐賁在帝都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只是他的志向是遊歷天下,而他爹便是要叫他加入軍隊,以後成為帝國棟樑,所以父子關係有點緊張。

秦石也只是聽,唐中傑一肚子的苦水一說就是幾個時辰,對方問到他的信息,他都是胡謅一陣。說道後來,唐中傑已經沒什麼可以說了,秦石看到時機成熟,才開始問道:「小傑,聽說這地方有萬魂果,你有沒有見過。」

「萬魂果?」唐中傑疑惑的抬了抬頭,隨後又對著秦石搖了搖頭。


秦石心裡一沉,浪費了幾個時辰,結果卻一無所獲,他心裡有些懊惱。

正這時,卻聽那唐中傑喊道:「對了,有個地方可能會有。」

秦石的心情猶如坐過山車,此刻急忙問道:「哪裡?快帶我去。」

唐中傑臉色一沉,「那可不行,林長官說那地方是禁地,我估摸著你說的那個萬魂果肯定是在裡面,但是若是你摘了,可是會被砍頭的。」

如今總算知道了地點,秦石心裡頓時大喜,他眼珠一轉便說道:「其實不是我要萬魂果,而是我忽然想起來,剛才我在門口看到那兩個侍衛大哥放了幾個人進來,而那些人就說想要偷那萬魂果。」

「什麼……」唐中傑猛的起身,驚訝說道:「我這就去找林長官,一定要拿下他們。」

秦石急忙拉住唐中傑,「別去了,等你一去一回,黃花菜都涼了。」

「那怎麼辦?」

「跟我走,我們去搞定他們。」秦石拉著唐中傑朝前走去。

「可是……」唐中傑想說什麼,卻被秦石一扯,愣是沒說出來。他本來想說,自己實力不夠,大哥你又只有煉脈期的武道,這一去肯定是送死。可是轉念一想,自己是帝國侍衛,誰敢對自己動武,於是便大著膽子走了起來。 那地方也不算太遠,只是此刻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這遠東葯林本就沒什麼人,天色暗了以後更是空蕩的有些恐怖。

「還有多遠?」

「快了,差不多前面兩里路就到了。」

「你小子記性不錯啊,才來兩天就那麼熟了。」

「我平生最喜歡遊歷天下,所以對地形一類,只要看過一眼,瞭然於胸。」

「尼瑪,這麼厲害啊。」

邊走邊說又是一段,正說著,前頭忽然顯出幾團亮光,秦石心裡一沉,急忙拉著那唐中傑蹲在地上。

「小心,前頭那些人應該就是他們。」

唐中傑也不敢說話,只是他覺得奇怪,這慕容冰看似實力不強,對敵經驗倒是老道。看來在軍隊裡頭待得時間長了2C真的能學到很多東西,他也不多想,安靜蹲在他身旁。

秦石領著那唐中傑慢慢靠近,前頭幾人果真就是洛遠白那一夥,此刻他們似乎也是才剛找到那裡。

「家主,門口寫著擅入者死,那我們……」

「啪……」一記耳光聲。

「白痴,我們走那麼遠,難道就為了這四個字回去嗎?」洛遠白的聲音惡狠狠的想起。

身後幾個武師都捂嘴偷笑,那衛波笑的最為賣力,此刻笑著上前道:「笨蛋,家主早就買通了一切,如今四下無人,誰來殺我們。況且就算拓跋烈那老傢伙知道了我們的事情,那時候我們已經在洛家堡了,還輪得到他來管。」

衛波說的頭頭是道,聽的那武師一愣一愣的,而洛遠白卻滿意的微微點頭。

「走吧,東西應該就在裡頭,大家仔細尋找,一種青黑色的果子,別擅自摘了,記得叫我。」

他喊了一聲之後便第一個走入那塊區域,身後武師爭先恐後也跟了上去。

「慕容大哥,如今怎麼辦?」

「跟著我走,別落單了,小心點。」秦石急忙也走了進去,趁著夜色,他隱匿在眾多武師的身後,基本也不容易被發現。

「你知不知道那萬魂果會在什麼地方?」秦石輕聲問道。

「這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應該是在這區域。」

「好,我明白了。」

秦石一邊走,一邊打量起周邊的樹木來。

墨凌霄忽然開口,「石頭,這萬魂果是一種青黑的果子,它的樹要幾百年才能長成,肯定是又粗又大,你找這裡最粗大的那棵樹,就一定是萬魂果的。」

聽到這裡,秦石頓時有了方向,他急忙朝前走去,尋找起最粗大的樹來。

此刻前頭走的慢的武師已經出現在秦石的視野裡面,但是秦石不想浪費時間慢慢行走,他心念一動便拿出一塊強隱魂紋使用,瞬間加快了速度。

唐中傑正走著, 國寶蜜妻 ,他大驚失色,急忙環顧尋找。可是找了半天,卻連人影都沒。想到這裡,他便定了定心,朝著前頭跟了上去。

秦石用了強隱魂紋,終於能夠快速行走。只是這強隱魂紋的效果不能持續太久,他一定要儘快尋找到那一顆萬魂果的樹。

一路找去,倒是有幾顆粗壯大樹,只是樹上卻空空蕩蕩,並沒有結出果子。

秦石並沒失望,而是繼續朝前,此刻是夜晚視線太差,秦石又不敢大張旗鼓的在樹上跳來跳去。好在前段時間練習了如何對付暗殺者,此刻他的感官較為敏銳,所以基本還是能看清樹上的一切。


正這時,遠處樹上好似有幾顆果子,秦石心裡一動,便急忙躥了上去。

「皇天不負有心人,這定是萬魂果,而且好像還不止一顆。」秦石三步並作兩步猛的上樹,就要去採摘。

可是一看之下,他心中卻有些微微失望。眼前雖然也是魂果,可是卻不是萬魂果,而是之前自己用過的千魂果。

這千魂果和萬魂果雖然只有一個字之差,但是效果確實天差地別。只是有總比沒有的強,秦石急忙在下眼前兩顆千魂果,想都沒想就用進了那六道輪迴盤的裡面。

如今有了魂氣,墨凌霄連說話的聲音都響了很多。

「平日里使用的魂氣夠了,不過這裡若真的有萬魂果,一定要拿到手,這東西太稀有了。」墨凌霄道。

秦石笑道:「師父啊,這個是自然啊,一方面是為了師父,另一方面那洛遠白拿著東西是去救他兒子那個王八蛋的,你說我會那麼容易給他輕易拿到嗎?」

他狠狠地說著,墨凌霄只是笑了一聲。

正這時,卻聽到遠處一下男子喝聲。

「你們在做什麼,誰敢採摘這萬魂果。」

秦石暗叫糟糕,這聲音應該是來自於那唐中傑,而且這也代表那洛遠白肯定是已經發現了萬魂果。

想到這裡,秦石猛的加快了速度,朝著聲音來源的方向而去。

那一處火光點點,分明就是人手聚集。秦石不敢立馬露面,只是在附近隱匿。


只見那唐中傑一臉正義凜然看著前頭洛家眾人,他的雙眼不停左右環顧,顯然是在尋找著什麼,很有可能是在尋找自己。

洛遠白露出一臉笑容走上前去,「小兄弟,這是一點心意,還望你收下。」他伸手地上一個包裹

「鏘……」拔刀出鞘之聲,隨後便是唐中傑義正言辭的聲音,「你們這群盜匪,竟然敢來我帝國的葯林裡頭偷葯,如今還想賄賂我,束手就擒吧。」

洛遠白絲毫沒有慌張,顯然這唐中傑並沒有能力讓他慌張。

「我可不是什麼盜匪,至於我是什麼人我也不想告訴你。但是有件事你可以知道,就是我們這次來這裡,你們的林長官是知道的。」洛遠白冷笑道。

「林長官?」唐中傑頓時愣在那裡。

「不錯,若是你當作什麼都不知道,我想你的上頭也會好受一些。」洛遠白拿著袋子的手還沒有收回,一直舉在那裡。

唐中傑有些躊躇,但是轉眼神色又堅定起來。

「無恥盜匪,不管你們買通了誰,如今我身為帝國侍衛,我在這裡就不容許你們胡來。」他大刀一揮,便將氣勢提了起來。

「嘭……」


誰知還沒來得及動手,唐中傑的身形忽然一顫,隨後身子一軟,便單膝跪在了地上。他的身後,顯出一張尖嘴猴腮的臉來,正是那衛波。

「小白痴,這點實力也敢和我們作對,去死吧。」衛波伸手一揮就要取他性命,誰知被那洛遠白攔住。

「且慢!」洛遠白伸手拉住衛波,隨後蹲下去對著唐中傑道:「小兄弟,我不想為難你,如今拿著這些錢走,大家和和氣氣,如何?」

「呸……」唐中傑並沒說話,卻是一口口水吐向了那洛遠白的臉上。

那衛波看到主子被辱,臉色一沉就要動手。

「嗖……」

一道光束從暗處襲來,猛的打到那衛波拳上,頓時將他那手腕射出一個血洞。

「啊……」衛波吃痛,大叫起來。

洛遠白猛的起身,朝著四周查探,只是此刻天色暗的可怕,這四周寂靜無聲,哪裡是有人的模樣。

「嗖嗖……」西邊忽然草堆晃動的聲音,明顯的響起。

「再那裡……」洛遠白身形一動,領著三四個武師就朝著那處而去。洛遠白速度極快,可是跑的近了,他赫然發現前面慢吞吞正在慢跑的竟然是一隻魔龍一般的凶獸,而這隻凶獸非常的眼熟,好像曾幾何時自己看到過。

「糟糕……」洛遠白恍然大悟,這肯定是有人暗度陳倉。

轉頭之下,卻發現一個身影高高躍起,朝著那萬魂果的樹上而去。樹冠上無遮無攔,月光盡數灑在那裡,一個男子伸手一攬,將那孤零零掛在樹上的唯一果子拿在手上。

「洛遠白,你千算萬算,也想不到黃雀在後吧。想為你兒子續命,做夢……」秦石忽然大喝一聲,聽的洛遠白渾身一顫。

「是他……是他,抓住他,我要他死……」洛遠白大罵著,用儘力氣朝著秦石而來。

滄海浮沉 ,來到那唐中傑身旁。

「走,回帝都老家,這裡危險。」說完之後他身形一閃,朝著遠處而去。

此刻秦石拿著萬魂果,那是無比的嘲諷,洛遠白等人哪裡還顧得到這樹下有個唐中傑,早已紛紛猛追秦石而去。唐中傑疑惑了一陣才忽然醒悟過來,他連忙還刀入鞘,朝著前頭追去。

秦石用盡全力速度飛快,但是那洛遠白好歹也是實根境的高手,速度自然也不慢。而且兩人畢竟相差了一個大境界,跑了一段之後距離已經慢慢接近。

秦石並不懼怕,如今他還有最後一個強隱魂紋,要等在關鍵時刻使用。


這一路跑去,只要出了這葯林區域,他便能海闊天空,任意逃竄。

不知何時,前頭猛然出現了一個高大男子的輪廓,秦石不明敵友,身形忽然滯了一滯。就這麼一滯,那洛遠白便追到了近處。

「小畜生,去死吧……」

他猛然用出一拳,朝著秦石打來。

雖然是實根境,但是倉促之下這一拳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功法。秦石急忙用三重的地龍戰衣,然後祭起了磐石九重勁。

「嘭……」 盾碎,但是地龍戰衣晃了一晃,卻並沒什麼大礙。顯然這磐石九重勁已經無法支撐這種高級別的戰鬥了,但是三重的地龍戰衣卻依舊堅挺。

「洛家主何事要找我手下的麻煩呀。」

前頭那個男子沉沉的聲音忽然響起,在這黑夜之中格外的扎耳。他慢步朝前,實力分明不弱,甚至比這洛遠白,都要強上一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