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夫人指著請來的醫師們,「將這些江湖騙子給我轟出去,沒有一點真才實學,騙錢倒是在手。」

誰也沒想到,偌大唐家,居然這麼不講道理。

醫師們個個面紅筋漲,對於今天遭受到的恥辱,簡直載入人生至暗時刻。

醫師原本就只有一點醫術而沒有任何攻擊反抗的能力,要是折在這裡,也只是折在這裡而已。

干吃虧。

醫師們不敢在靈修面前囂張,於是只能收斂自己的怒氣,匆匆離開了唐家三房的院子。

可這不算完,唐三夫人覺得自己被冒犯了,這口氣不出,難消心頭恨。

「誰說讓你們走出去的?給我丟出去。」

一個年長的醫師氣得鬍子都在顫抖,「你你你,狂妄。」

唐三夫人冷哼一聲,「丟出去。」

唐家大門外,很是熱鬧,一個醫師接著一個醫師的被丟出來,疊羅漢似的在大門口哀嚎。

圍觀的人很多,大家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那些將醫師丟出來的靈修也不解釋,轉身將唐家大門關個結結實實。

「喲,這是怎麼了,唐家怎麼對醫師們這麼粗暴?」

不少民眾還是指望醫師看病療傷,你推我讓的就上前來將醫師們扶起來。

年紀稍大的那個醫師,腿被磕到,扶起來也有些站不穩,有人皺眉,「李醫師,這是怎麼了?你們怎麼得罪這唐家了?」

李醫師依然氣得鬍子都在顫抖,「得罪,大家可真看得起我,我們是被單方面的圍毆;」

「這……」

有醫師道,「可不是嗎,真是無妄之災,沒有得到治病錢不說,還被人如此毫無尊嚴的驅趕;

唐家三房不是個東西。」

「醫師們的意思是,變成這樣,完全是唐家三房做的?不是唐家?」

「唐家三房。」幾個醫師也介面。

「吵吵吵,吵什麼吵?」大門內,傳來唐家管家的聲音,大家不敢在此逗留,忙扶著醫師們相繼離開。

事情也通過醫師們的嘴巴,穿得大街小巷人盡皆知。

唐家一直以來,以供著一個丹藥師變得目中無人,以前倒也不至於對民眾出手,現在連民間的醫師都能這麼粗暴對待。

簡直是目中無人到極致。

事情很快傳到了宮內,皇帝讓太子去見他,軒轅陌還為自己的折損而惱羞成怒,這邊唐家就鬧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每一天休停。

皇帝寢宮內,軒轅陌站在帝王的左側給他磨墨,帝王手執毛筆,在紙上躍動,一副山水畫在眼前徐徐展開。

氣氛安靜得出奇。

再次取墨的時候,帝王看了一眼身側的長子,開口,「唐家的事情,皇兒如何看待?」

軒轅陌餘光快速掃了一眼帝王的表情,不知道他這話問得何意,不敢輕易回答,卻也不敢不回答。

不知道帝王是在試探他,還是真的想要聽聽他的意見。

唐家沒有站位,中立,而且高傲。

他看唐家不爽,架不住唐家有個丹藥師坐鎮,即便是不爽,也只能看著。

輕易動不得。

斟酌了一下詞句,軒轅陌這才開口,「父皇,兒臣認為,這件事是三房的錯,跟唐家倒不必強行牽扯關係;

醫師是百姓擁戴的一類特殊人群,在雲州大陸,並非人人都能修行,普通人也很多。

他們沒有地方能買到丹藥,也買不起,平日裡頭疼腦熱的全靠這些醫師救助,且費用相對優惠。

他們在百姓心底的比重很大,如果皇家偏袒了唐家三房,恐怕會落人口實。」

帝王正在描繪桃枝,點上了幾瓣花瓣,等大皇子停頓,他等了一會兒,才道,「唐家那個老不修,連家族的事情都管理不好,如何在朝堂上服人?

你說得也沒錯,不能寒了百姓的心,畢竟不能修鍊的佔據大多數,東離國也靠著百姓才能有今天的繁盛;

我宣了唐賢那老匹夫覲見,你也見一見吧。」

「兒臣遵旨。」

帝王吹了一下畫上的桃枝,表情欣慰至極,放下毛筆后,將畫作遞給自己大皇子,「如何,父皇的畫工,未曾退步吧。」

其實帝王的畫工到不說多好,只是中規中矩,可作為兒子,肯定不能也不敢拆台,軒轅陌笑了笑,「父皇的桃花自然傳神。」

帝王哈哈大笑,「大皇子倒是越來越會說話了。」

「兒臣不敢。」

唐賢在靈衛的帶領下,亦步亦趨的跟進寢宮,一見到帝王便跪在了地上,帝王看了他一眼,「起身吧,年紀也不小了。」

唐賢戰戰兢兢的站在下首,見帝王看到他不是很開心,自然想到了之前在廊坊間傳開的話,他越發心底沒了數。

「不知筆下宣臣進宮,所為何事?」

「所為何事?」帝王冷冷一哼,視線涼涼的盯著下方的唐賢,唐賢腦門上浸出了汗水,一動也不敢動。

帝王道,「愛卿真的不知叫你來覲見所為何事?」

唐賢硬著頭皮問,「是否因為廊坊間相傳的欺辱醫師一事?」唐賢飛快開口,然後接著說,「陛下,這件事,有隱情,那是因為臣的孫子在學院受辱;

那些醫師分明治不好,卻大言不慚,說些有的沒有的話,詛咒臣的孫子,這口氣,如何咽的下去啊。」

「隱情?」帝王音量微微上翹,根本不信,「哦,既如此,說來聽聽,我瞧瞧什麼樣的隱情,能讓你們家三房的人,對醫師們這麼不以為意;

唐卿的意思是,醫師不值錢,即便是欺負,也只能受著是嗎?」 對方如此心思縝密,這次針對極火宗的滅門行動,是肆無忌憚了。」

章聞天和何婆婆面色一變,對他們邵天劍派和元陽宗來說,聖天教無疑是個龐然大物。

若是聖天教打算在天炎帝國中大舉挑事,那他們兩大宗門的境地無疑也十分危險。

「肆無忌憚?」謝正陽瞥了南宮逸明一眼,旋即一笑,「我看可不是,南宮宗主不是前段時間還和鳳虛宮,血雲宗,龍虎門在一起,要聯手討伐聖天教么,我看八九不離十,這聖天教一定是得到你們聯盟的消息,這才先下手為強,鳳虛宮和血雲宗,龍虎門不好下手,只能挑微弱的極火宗下手了。」

謝正陽笑吟吟地看著其他三人。

「說的有道理。對手可是聖天教啊……」

章聞天和何婆婆對視一眼,而後先後搖了搖頭,「聖天教這種龐然大物,可不是我等能夠對付的,還是得鳳虛宮和龍虎門出手才行。」

他們現在有些慶幸,幸虧他們沒有參加什麼討伐聖天教的正道聯盟,否則他們的下場,只怕和這極火宗一樣。

「南宮兄,對於貴宗發生的這件慘案,我深表同情,不過南宮兄也不用太過悲傷,有鳳虛宮和龍虎門為閣下報仇,不出幾日,必定大仇得報。」

謝正陽上浮現出一抹譏諷的笑容,然後也是轉身離開了去。

極火宗覆滅,他高興還來不及,跟他又有什麼關係,極火宗的老大可是那鳳虛宮和龍虎門兩大宗門,讓他們報仇去,不過聖天教也不是吃素的,如果對方這麼好滅的話,正魔之爭,也就不會持續到現在了。

「這個混蛋。」

南宮逸明望著謝正陽遠去的背影,也是氣得面色鐵青。

「南宮宗主,消消氣,事已至此,我看南宮宗主不如接受現狀,乾脆再找個山頭重建極火宗好了,但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我兩大門派一定鼎力相助。」

那章聞天和何婆婆知道,極火宗玩完了,即便重建,那也最多是個三流小派,成不了氣候。

聖天教現在是何等強大?當初就是因為聖天教的偷襲,玄陰劍派才遭受重創,從武林霸主的位置上跌了下來,可見聖天教的實力有多強。

當然,玄陰劍派之所以會吃這麼大的虧,還是和內鬼有很大關係。

要想剿滅聖天教,恐怕非得傾整個武林正道之力,才有可能辦得到。

但是以現在武林中一盤散沙的局面,只怕是很難將力量真正地聚攏起來了。除非出現一個絕世強人,以驚世實力一統江湖,才有可能做到這種事情。

現在無論是鳳虛宮宮主鄭懷玉,還是龍虎門門門主蔣元良,都還達不到這個層次。

極火宗被滅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天炎帝國武林,在引起了軒然大波后,再度向外流傳,在整個天炎帝國都鬧得沸沸揚揚。

一個準一流宗門的滅亡,依舊讓得許多武林正道人士咂舌不已。

極火宗雖然比不上玄陰劍派,但在天炎帝國之中也是頗具名聲的,沒想到說滅就滅,就這麼無聲無息地被滅掉了。

一時間,江湖上有種人人自危的感覺。

……

玄陰劍派,東滄峰,清風院中。

外界的風波,對葉康來說算不上什麼值得上心的事情,要真說起來的話,這事應該沒有人比他更早知道了。

房間當中,盤坐在床上的葉康突然睜開雙眼,手一揮,一道由真氣組成的氣劍幻化而出,嗖的一聲射了出去。

噗嗤!

房梁彷彿豆腐一樣,輕易被穿透,多出一個細細的劍孔。

白龍劍經的外發劍氣,已經被葉康提升至爐火純青之境。如今葉康的體內,真氣如同河流般川流不息,雄渾無比,這是在晉入第三重「包羅萬象」之後方才出現的情況,現在葉康體內的真氣,足足比原先磅礴了一倍。

整整一倍!

原本葉康修鍊白龍劍經,真氣已經比常人要雄渾得多,

大概是要強於尋常武者的一倍左右,如今又翻了一倍,那便是足足四倍。

那就是說,同樣是師級八品武者,葉康的真氣大概是其他人的四倍。

這般提升,無疑相當恐怖。

何況玄陰真氣的質量,也不是尋常真氣能夠相提並論的。

現在的葉康,再遇到那曹元亮,即便不施展霸王戰法,也有必勝的把握。

修鍊完畢,葉康走出了房間,來到了院子里。

院子裡面,冷妍還在練劍,時不時地有嬌喝之聲,從院子裡面傳來。

「太清真經,修鍊得怎麼樣了。」

葉康走到了院子裡面,來到了冷妍面前。

「已經到第三重了。」

冷妍收起了長劍,老老實實地道。

「不錯,太清真經修鍊難度不小,這才一個月,你就練到了第三重,已經很快了。」

葉康點了點頭,十分滿意,他打量了一下冷妍,而後神色一陣詫異,「你的修為,已經達到師級六品了?」

「嗯。」

冷妍臻了臻首,「前段時間段師姐帶我出去做了幾次任務,任務有不少資源獎勵呢,師傅紫陽真人也送了我一些丹藥,對修鍊挺有幫助的。」

「你的師傅和師姐挺盡責的嘛,」葉康眼睛一亮,想不到會有這般意外的收穫,而後點了點頭,「看來當初把你交給段夢玉師姐,並且讓你拜入紫羽真人門下,是個不錯的主意。」

我看你距離突破師級七品應該不遠了吧。」

葉康突然眼神微動,問道。

「嗯。但是感覺還差一點。」冷妍捏起了兩根手指,動作顯得十分俏皮可愛。

「還差一點?」

葉康眼睛一亮,既然是差一點,那就說明快了,還差一點什麼推進力。

「需不需要我幫忙?」

走近了一步,葉康一副有辦法的模樣。

「不需要。」

出乎意料的是,冷妍卻果斷地搖了搖頭。

。。 元翔沒想到代族長會將他派到霞浦,畢竟他是一直反對族裏吸納黃品修士的。

來到霞浦,事情果然如他所料。

低劣的家族,低劣的作風。

仗着他的勢力,強搶他族婦女,霸佔他族產業,幾乎要一口氣把惡事做絕!

青雲州再沒有如此低劣的家族』

對於龍夢身死的事,元翔沒有惋惜,有的只是驚嘆!

龍夢並不是第一個死在下層小鎮的玄品修士,盜氏一族的青歷有着玄品中階的修為照樣死在下層小鎮,不僅如此,聽說他死後墳都被人給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