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哦!你又是從何而知?”冷毅驚訝地問道。

“哈哈!很簡單,在午陽城是沒有人敢這麼明目張膽的把劍放在腰間,而且走路還這麼挺直、霸氣的。除非他是赤焰幫和卡丁斯奧家族或莫家的人。”

“哦!何以見得我又不是呢?”冷毅反問道。


“很簡單!每個一大幫派都有自己的統一着裝,而且他們很少單獨外出。也很少來郊區像我們這種小客棧來喝酒。”店老闆笑着答道。

Www•тt kán•¢ ○

“據我所知,南酋部落應該有五大勢力纔對。爲何大叔,你卻只提了三大勢力,還有兩大勢力呢?”冷毅試探性地問道。

“沒錯!南酋部落是有五大勢力,而且全部集中在午陽城。曾經的排名依次爲:赤焰幫、雷家、莫家、卡丁斯奧家和靈島幫。由於今年赤焰幫和雷家有過一戰,雷家從此一崛不振,而卡丁斯奧則巴結討好,獲得了赤焰幫的扶持,自然就提到了前二,莫家在後。至於靈島幫,聽說,那是一個非常神祕,行事低調的組織。”店老闆說得眉飛色舞,津津有味。

冷毅決定,先從側面下手,多一些打聽,便問:“哦!可以談一談赤焰幫嗎?”

“老兄你不會想加入赤焰幫吧!”店老闆驚訝地問道。

冷毅笑了笑:“如果是呢?”

“我勸你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吧!赤焰幫作爲南酋部落第一大幫派,可不是誰都能進去的。除非裏面有熟人。看能不能幫你介紹一個管馬的職位,去裏面養養戰馬還差不多。”

冷毅笑了笑:“哦!養戰馬也不錯啊!”

店老闆有些失望地白了冷毅一眼:“客觀不會就這點出息吧!”說罷,轉身去招呼客人了。

冷毅忽然心生一計:對!就進赤焰幫去養戰馬,養馬肯定會接觸到赤焰幫幫主的戰獸,赤焰火龍。可是如何才能加入赤焰幫呢?這又是一個難題。

咦!對了,今天在街上幫他付錢的女子,莫紫涵不是莫家的人麼?作爲五大勢力之一的莫家,或多或少會有些人脈,也許在她的幫助下,能進入赤焰幫也難說。不管如何,明天先去一趟莫家,順帶把人情還了。

想到此,冷毅便有些心安了。兩杯熱酒下肚,只覺一陣舒坦。

回到客房,冷毅便打坐練起功來,然而,他怎麼也無法入定。只覺心躁不安。或許是因爲聖光等級遲遲不能突破的緣故。光盒環不能到手,一切都白搭,倒不如花點心思把鬥技學好。

他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從格雷斯.西爾手中得到的鬥技卷軸。輕輕展開卷軸,只見卷軸閃爍着紫光琉璃,棉帛上幻現出一段段文字。

冷毅仔細一瞧,先是“凌空行高階鬥技”七個大字映入眼簾。接緊着是密密麻麻的心法口訣和修煉方法。

冷毅照着卷軸中的方法修煉起來,練了大概兩個多鍾後,他忽覺身體輕了許多,暗運氣力時,走起路來都輕飄了許多。

他又試着奔跑兩步。咦!奇怪!竟然飛了起來,不過只飛了一米多高,便又落了下來。冷毅反覆試了好幾次都是如此。

他不由得一陣興奮,於是加大訓練強度,直到累得精疲憊力盡。忙了大半夜,終於飛可以觸到房間的屋頂了,加以時日,定能飛得更高更遠。

實在是累了,冷毅靠在椅子上喘了口粗氣,心中悠悠地嘆道:要是這時候能泡個澡,該多舒服啊!對了,最好是讓布蘭妮那個丫頭給我按一按,那該有多舒服啊!哈哈!

想想,冷毅都不由得一陣自我陶醉。

就在這時,冷毅忽聽傳來一陣女聲:“主人!是不是累了。我出來給你按按背搓個澡吧!”

這丫頭,還真是跟自己心有靈犀啊!想想,她就能感知。冷毅笑了,他也試着用心語:“丫頭!如果你在裏面悶得慌的話,就出來陪我說說話也好。

隨着冷毅一聲召喚,一道藍色光影立即落在地面,旋即一個曼妙少女出現在冷毅面前。


布蘭妮朝冷毅深深鞠了一躬。“主人!我這就去給你準備水和桶。”說罷,布蘭妮立即從她右手玉鐲中取出了一隻大大的木盆,一隻銅爐、一大缸水。

冷毅望得兩眼發呆,過一陣才笑着說:“你這丫頭,就差沒把‘義莊’搬到你的儲備手鐲當中去了。”

布蘭妮宛爾一笑:“我也想,不過小女子的靈力有限,只能戴小空間的儲備手鐲,主人,你就湊合一下吧!”

冷毅笑着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熱水燒好。布蘭妮兌好水,試了試水溫,往放裏面倒了些“舒心散”,然後非常躬敬地朝冷毅鞠了一躬:“主人,來!我幫你解衣。”

冷毅搖了搖手:“還是我自己來吧!”

“主人!這事是奴卑的職責,你就讓我來吧!”說着,布蘭妮的小手已伸向了冷毅的腰間。

那細嫩的小手在冷毅身上,輕輕滑過,衣裳像剝筍一樣,層層脫落。

“好了!就這樣吧!”冷毅保留了最後的陣地。

布蘭妮暗暗笑了笑,臉頰一陣緋紅,“主人!請吧!”說着兩手纏扶着冷毅進了大木桶當中。

泡在溫水中,冷毅只覺一陣陣舒坦。布蘭妮輕輕地幫他搓着背,那“嘩嘩!”的水聲風風騷騷地拔弄着人的心絃。

望着那細嫩的小手,如山間竹筍般,輕輕滑過他的肌膚,一陣滑膩感,油然而起。舒適、清涼,伴隨着無限美好的瑕想,一古腦兒全涌上心間。

冷毅只覺體內血脈賁張,一股強烈的慾望似**般等待着被點燃,然後爆發。他忍不住輕輕捏了捏布蘭妮的手臂,布蘭妮臉頰一陣緋紅,輕輕咬了咬嘴脣,然後對着冷毅宛爾一笑。

這一笑,只望得人心旌搖盪、靈魂飄忽。

媽的!尤物!世間尤物。受不了了!冷毅不由得咬了咬牙,輕輕閉上了眼睛,強行中斷所有罪惡的想法。

泡了個熱水澡,只覺舒坦無比。冷毅一頭倒在牀上,便呼呼大睡起來,直到天亮,一覺醒來時,才發現牀單和褲衩都溼了。冷毅不覺一聲長嘆:這他媽的叫什麼事兒,老子才十二歲就成人了?

清晨一早,冷毅便驅馬進了午陽城內,沒費多大的力,便找到了莫家。兩米高的青磚圍牆內是鱗次櫛比的青磚屋,中間讓出一條一丈寬的巷道,在通往巷道的門前立了一塊巨型牌坊,上面寫着“莫家”兩個溜金大字。

果真氣派,冷毅不覺在心中一陣感嘆,比起他的“義莊”來,可真是牛氣十倍。

他踱步向牌坊走去,這時一名護衛上前,用手攔住了他:“站住!可有令牌!”

“令牌?”冷毅搖了搖頭:“沒有!”

護衛一揮手“走吧!這裏是莫家府邸!外人不得隨意入內。”

“我找莫紫涵。”冷毅來把自己的來意向護衛說明。

“笑話!莫家大小姐,可是你要找便能找的?”那名護衛冷笑道。

說完護衛瞬也不瞬一眼,直挺挺地站在那兒。

過了一會兒,忽然,護衛又面帶笑臉地朝遠處點點頭,迎了過去:“啊哈!是什麼風把卡丁斯奧.喬林公子給吹來了。”

冷毅不由得回頭一望,心中一驚,差點叫了出來。媽呀!還真是昨天在街上遇見的那個瘟神。

這時,卡丁斯奧.喬林也發現了冷毅。

他先是目光一聚,“嗆”地一聲拔出了腰間的青銅劍。旋即,冷笑道:“真是冤家路窄啊!想不到今天在這兒碰上你了。小子!我保證你今天沒那麼好運!”

“怎麼了?卡丁斯奧.喬林公子!需要幫忙嗎?”守門的護衛討好道。

卡丁斯奧.喬林將手一揮,高傲地冷笑道:“不用!對付這樣的廢物,那是分分鐘的事。”

“是啊!這傢伙很討厭,一大早便說要找紫涵小姐,我讓他走,他還不肯走。是要好好教訓教訓他。”護衛在一旁煽風點火。

“哦!是嗎?”卡丁斯奧.喬林不由得發出一陣冷笑:“你這鬼樣子,也不照照鏡子。難道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不成?”

冷毅瞬都不瞬一眼,他早已暗聚氣力,手腕一抖,“嗖!”地一聲,一柄飛刀從手掌中射出。

卡丁斯奧.喬林身形一閃,快速躲過:“媽的!又來這一招。我保證你今天不會有那麼好運。”說罷,提起體內聖光,先在體表外結了一道聖光鎧甲。

只見卡丁斯奧.喬林,怒吼一聲:“鋪天蓋地……殺!”話音落,立即射出三道黃色風刃。

與此同時,冷毅“嗆”地一聲,拔出了流雲劍。他揮舞着劍,迎了上去,只聽“波!”“波!”“波!”數聲,風刃被擊落。

卡丁斯奧.喬林眉頭一皺, “我看你能接多少招?”說罷,再次射出三道黃光風刃。冷毅暗叫一聲不好,一個翻身快速過其中一枚,當他剛站起來時,另一枚黃光風刃又撲向他面門,冷毅又是一閃,再次躲過。

就在冷毅回身之際,一道風刃朝他下身飛來,冷毅一個跳躍,快速躲過,迅速之快有如閃電,儘管如此,可還是被風刃擦破了褲邊。 “住手!”一名身着紅色綾羅裙的少女從牌坊內走了出來。

“大小姐!”看門的護衛朝少女彎腰打了個招呼。

卡丁斯奧.喬林聞聲,立即收了聖光,笑着迎了過去:“紫涵!我正找你呢!”

“有事嗎?我可沒那麼多寶貴時間來陪你。”紫涵只是淡淡地瞟了卡丁斯奧.喬林一眼,轉過臉,便笑盈盈地朝冷毅身邊走了過來。

“公子!怎麼是你?”

冷毅收起流雲劍,笑着答道:“是的,我特意過來……”

“特意過來請我吃飯是吧!我正等你的大餐呢!”莫紫涵朝冷毅一笑,說着,便挽起了冷毅的袖腕,徑直朝牌坊內走去。“走!先去我們莫家的美食街轉一圈,看我今天怎麼狠狠宰你一頓。”

這女子也太那個啥了吧!冷毅很想將手抽出來,可見卡丁斯奧.喬林那醋意濃濃的樣子,不由得一陣得意,故意裝作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卡丁斯奧.喬林忽然對莫紫涵大聲喊道:“紫涵!你昨天還答應我,有時間的話,就陪我一起去逛街呢!”

莫紫涵冷冷地答道:“沒錯!我是答應了你,那是礙於你父親卡丁斯奧.西本的面子。再說,我這不是沒時間嗎?”

“你!……”卡丁斯奧.喬林急了,一下擋在了莫紫涵面前:“沒時間,那你爲什麼陪這個傻小子去吃飯。”

“對啊!正因爲我要陪他去吃飯,所以纔沒時間陪你啊!還有,他不是傻小子,至少比你聰明。”莫紫涵生氣地答道。

“什麼?就他!”卡丁斯奧.喬林氣得臉紅脖子粗,幾乎用苦苦哀求的聲音乞求道:“紫涵!他不適合你。真的!”

“笑話!我交什麼樣的朋友,與你有關嗎?”莫紫涵生氣地吼道。

“別忘了,去年莫叔叔還說過我們很般配呢?”卡丁斯奧.喬林越來越激動了。

“哦!是嗎?我不記得,如果你非要這麼認爲,我也沒辦法。”莫紫涵滿臉青紫地答道。

卡丁斯奧.喬林已被徹底激怒,一下擋在了莫紫涵和冷毅面前。“紫涵!不要這樣好嗎?”

“滾!”莫紫涵一把推開了卡丁斯奧.喬林。

卡丁斯奧.喬林一咬牙又衝了上去,伸手攔住了冷毅:“小子!別走,今天我要和你單挑。”

“隨便!”冷毅冷笑着答道。

豈料,莫紫涵“嗆”地一聲,拔出腰間的牛角彎刀,“想打架?先打贏我再說。”說話間,已提起體內碧綠的聖光。

乖乖!不得了啊!小小年紀就達到四級聖光武師的級別。冷毅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實力擺在面前,技不如人啊!卡丁斯奧.喬林生氣地一劍紮在了地上,重重地嘆了口氣:“唉!”

莫紫涵瞧都不瞧他一眼,手挽着冷毅徑直往牌坊內走去。

一會兒只聽背後傳來一陣呼喊聲:“紫涵!你等着,我會讓你看到的我實力的。總有一天我會超過你的。你等着吧!”

莫紫涵只是目光冰冷地望着前面,頭也不回地拉着冷毅向前趕去。

走了很遠,莫紫涵才鬆開了冷毅,“謝謝你!我被那瘟神糾纏怕了,纔會想到此辦法。”說着,莫紫涵嘆了口氣:“回去,肯定又會有人向父親告狀,說我在外面瘋瘋顛顛,亂交朋友。”

冷毅驚訝地望着莫紫涵。心中不由得有些同情起她來,看來,富家千金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啊!沒準,就得犧牲自己的幸福來換取家族的穩定。

莫紫涵見冷毅滿臉的驚訝,忽然笑着嚇唬道:“要是讓我父親知道,我和你糾纏在一起,他會叫人打斷你的腿的。你想想怎麼應對吧?”

“哈哈!這有什麼怕的。我想你老爸再壞,也不可能對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動手吧?”冷毅笑着說。


“十二歲?沒搞錯,你真的只有十二歲?”莫紫涵驚訝地望着冷毅。

冷毅點了點頭:“千真萬確。”

“哈哈!沒關係,我就喜歡比我小的,怎麼樣?女大三抱金磚嘛!”說罷,莫紫涵又將手挽在了冷毅的臂彎中。

冷毅望着街道兩邊投來異樣的目光,心中一陣陣叫苦。這事千萬別讓這丫頭的父親知道。到時真惹出什麼麻煩事兒來,那才真叫一個“羊肉沒吃着,惹了一身騷!”

兩人就這樣挽着,走進了一家麪食館。

麪食館的店老闆,非常客氣地朝莫紫涵點頭打了招呼:“喲!這不是莫家千金嘛!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