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哈哈,哈哈,若我沒破除,還能坐在這裏同大家一起喝酒?不過真是險之又險,差點觸及他佈置的機關,連小命都出脫了。另外一次考驗就是在一處大殿,事先有提示,進與不進自己衡量。我這人很貪財,哪會在莫名的誘惑面前止步。

面對數千道密密麻麻的禁制,得找出唯一的生門,當時也把我急壞了,冷汗刷刷直淌,…通過這幾件事情後,我纔想到用這種方法來逼大家去鑽研、去提高,否則,這輩子絕對會一事無成!

去了一趟‘幽冥古道’,給我的最大感悟就是,任何一位前輩大能,都是將自己畢生精力用在刻苦鑽研某個領域,學有所長,毫無例外。達到了這個領域的最高境界,或許仙界纔會發給飛昇的通行證!

宗主、幾位大長老,若您們有時間去查查那些飛昇前輩的背景,他們飛昇前是不是每人都在某個領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或許對您們有些啓示。不過有一點我是真正明白了,自己沒本事,僅靠着別人的幫助,不可能走得遠!”

儘管是酒桌上的閒聊,但不乏許多是有心人。他講的這番話對不少人觸動很大,包括三位宗主和大場的一些大長老。 “哈哈,哈哈,一百多年未親手鑄劍,萬一失敗,你小子可別笑話哦!”林楓跟隨幾位師兄隨宗主,幾位大長老來到工場一間特製的煉器房,一把從清雲宗繳獲、不入流的長劍已放在爐堂中加熱,楚宗主迴轉身來笑着說道。

宗門的利潤分成決定,林楓在會上的講話,對大家的觸動真不小。現實就擺在眼前,四十幾歲不能突破到凝丹期,百歲前不能突破到金丹期,想成爲‘不死之身’那就是一場夢。連一些大長老、長老思考之後,都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中積極行動起來,更別說這幾百名師兄了。誰都明白得靠自己的努力,纔有可能成爲不被殘酷現實淘汰的極少人。

沒有林楓提供的丹藥,這三百餘人中很多就不會那麼幸運。沒有促進修爲提升的丹藥、想得到提升,在天地靈氣幾乎喪失殆盡的當下是何等的艱難,凝丹期修爲的每位都是深有體會。

“嘿嘿,跟着您學習鑄劍,我還打算親手將自己道器中品的‘灕水’劍,改造成仙器上品呢!”第一次觀摩高手鑄劍,林楓顯得很是興奮。“乘着打基礎階段,若再能掌握一些煉器技巧,那當然是好事!”

長劍在爐膛中熔融,每樣都不及指甲蓋般大小的頂級材料,經過錘鍊後加在了劍身,聞師兄是楚宗主的得力弟子,用鐵錘對長劍進行反覆敲打、淬火,錘鍊。林楓等人站在一旁,細細地在觀摩。

事後,幾位宗主、大長老暗地裏都查閱過飛昇前輩的資料。一千多年來,七位飛昇仙界的前輩,沒一人不是某個領域頂尖、響噹噹的人物。觸動深刻,內心對修真之路該怎樣走,當然也有了新的打算。

聞師兄進入宗門後一直就在煉器工場做事,十幾年的磨礪,手法無比的嫺熟,的確不愧是煉器的好手,楚宗主不時從旁在加以指點,顯然對如何鑄劍也是頗有心得。

第一次在現場觀看鑄劍,完全是外行的林楓,完全不懂他們的評判標準,真的是佩服極了。簡直看入迷了。不時還在向有些懂行的袁宗主請教,心裏當然有想法:“一把不入流的長劍,憑這點材料若能變成仙器上品的話,庫存的二十幾萬柄長劍,加以改造後利潤真就可觀了。今後襲擊別人宗門,那些弟子攜帶的長劍,可別忘了收繳,…”

“沒想到通過鑄劍,還可以促進五行的修煉呢!”身在熔爐旁,全身心投入觀看的林楓,修煉的五行法則中金、火屬性不自覺地流露出來,那種感覺說不出的舒服,讓他是感慨不已。

“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吧?”數個時辰就這樣反覆煅燒、錘鍊、不斷地進行修正、熔合。從爐膛中拿起長劍細細觀察之後,陳長老對楚宗主說道。

林楓不懂煉器,但憑他分出的數十道神識觀察,三種材料自身,以及材料與劍身的熔合程度,在細微之處仍嫌不夠,談不上完美無瑕。不懂行也不敢隨便發言,心裏在做比較,“或許煉器與煉丹不同,也未見他們使用神識進行觀查,哪能用煉丹的標準來對待煉器。不過若用我來煉器,採用煉丹方法,用神識來控制,效果肯定要好些,也不會花如那麼大的功夫!”

“反覆錘鍊這麼長時間,均勻度也挺不錯,我看也應該行了。從未用這些材料來鑄造上品仙劍,說實話心裏也沒底,能否成功,怎麼也得試試才知道,哈哈,哈哈!”

楚宗主接過長劍,細細端詳後,笑着說道。再是金丹後期修爲,沒有刻意放出體內真氣,守在熔爐旁,經過如此大的折騰,額頭上也佈滿了汗滴。

“已細細敲打、研磨了三十幾遍,我看也應該差不離了,哈哈,哈哈!”煉器工場負責人、陳守林大長老接過通紅的長劍,又做了一番仔細觀察,也是點頭認可。

“你小子一直都在用神識觀察,說說你小子的看法?”楚宗主笑着對林楓說道。

“嘿嘿,我一直在鑽研煉丹,對鑄劍是一竅不通,這還是頭一次有幸觀看。按煉丹的標準,用分出的神識來觀察,它存在着許多瑕疵。三種材料相互之間、與劍體的熔合程度都還存在着不少差異。不知鑄劍需不需要使用神識,我完全不懂、亂說的!”林楓據實做了回答。

“你小子提醒得好,讓我再來看看!”楚宗主放出神識,果然看到了劍身存在的許多不足之處,讓聞師兄逐點做了糾正。

僅次於神器級別的上品仙劍,對鑄劍的要求那肯定是無比的苛刻,除了需要這三種頂級材料,氤氳紫氣更是關鍵,缺一不可。各門派都有煉器坊,但這四樣東西在修真界卻是極爲稀缺、可遇不可求,因此上品仙劍就更非普通修真者能夠擁有,除了價格昂貴,更是一劍難求、有晶石也難以買到。


幸運的林楓,不僅找到了這三種頂級材料,更是在機緣巧合下,擁有了玄黃二氣生成的氤氳紫氣。將極品晶石所含的靈力全部轉化成氤氳紫氣後,鑄造上品仙劍就成爲了可能。

只是若將長劍插入含有氤氳紫氣的水池,做最後一道淬火處理,也就決定了這柄所鑄之劍的最終品階,再無更改的可能。

“林楓,你再看看,還有哪些地方不足?”又經過十幾次的修正,兩位大佬放開神識,再也找不出缺點後,陳長老說道。

“鑄劍過程中,判斷熔融狀態下長劍的優劣、能否成功的評判標準,與修爲、熟練程度有莫大的關係,若你小子真要學習鑄劍,此刻就是關鍵點!”袁宗主提醒道。

“哦,讓我看看!”林楓拿起熔爐中的長劍,又仔細地觀察了一遍,憑他的神識觀察,許多地方仍嫌不足,“聞師兄,這些地方還有差異!”隨便一指,兩面劍身就挑出了十幾處的瑕疵。

“林師弟,要不你來試試,我都不知要怎樣做了!”聞師兄用毛巾擦着滿臉的汗水無可奈何地說道,他這樣一講,三尺長劍周身都是毛病,要我怎樣去弄?

“我從未拿過榔頭,不知輕重,哪敢下手去敲?你用神識去觀察,輕易就能看出來!”

“我試過了,真的看不出來!”

“那我試試,敲壞了我可不負責哦!”林楓接過榔頭,先輕輕敲了幾下,試過輕重後,體內活躍的金屬性、火屬性靈根頓時激發了出來,敲打起來,真還有點像模像樣了。再次從爐膛拿出長劍,林楓的敲打速度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熟練,被激發出的兩種屬性的靈根,讓他根本就不用看,只憑分出的神識,就一路敲打了下去。

“楚宗主,您再來審查一下,我看沒問題了!”將長劍遞給正驚喜地看着他操作的楚宗主,當然表示對他的尊重。

“哇,林師弟,你還謙虛說從未接觸過煉器,這敲打的手法真是嫺熟啊!”幾位宗主得意的弟子,看他如此這般的敲打、錘鍊,全都有些驚訝,內心裏更是有些信服。

“嘿嘿,我也具有金屬性的靈根,剛纔認真學習了聞師兄的手法,依樣畫瓢,比起你們真是差遠了!”

“沒想到你小子真還是一個煉器的好苗子,兩種屬性的靈根全用在了鑄劍上。有收穫吧?哈哈,哈哈,憑你小子用煉丹方法來打磨的長劍,還會不成功,淬火吧!”聞師兄拿起長劍,插入了含有氤氳紫氣的池中,隨着長劍入池‘滋’的聲響,大家全都注視着升騰的白霧,等待着下一刻驚喜的到來。

入池瞬間,得到氤氳紫氣滋養的長劍發生了質的改變。抽出長劍,一道凌厲的氣勢在劍身流淌,寒芒照人,久久才沉寂下去,只憑劍身凝重的色澤,就彰顯了它註定的不凡。

“成功了,不折不扣的上品仙劍!”三位宗主、幾位大長老查看之後,喜形於色,陳長老大聲地宣佈道。

“太厲害了,不入品的長劍竟然變成了上品仙劍!”圍觀的全是築基期及以上修爲、幾位宗主喜愛的弟子,除林楓外也全是煉器出身,看到如此的鉅變誰都在歡呼、叫好。築基後期的陳子巖,兩眼放光地稱讚道。

“哈哈,哈哈,大家看到了吧,一把只值一百多枚下品晶石的劍,就這麼一番折騰,身價至少值三十萬以上的上品晶石,五個時辰不到,十幾萬枚上品晶石就到手了。若你們都能這樣做,一天賺十萬枚上品晶石,就再不是難事了!”袁宗主笑着說道,當然是鼓勵在場的弟子努力去鑽研、去發揮他們的能力。

鑄造出上品仙劍,頓時轟動了整個工場,工場幾百人,全都停下手中的活,圍了上來,傳看這柄新鑄的精品長劍,無比的熱鬧。


“小子,在想什麼呢?”大家都很興奮、很激動在對新鑄長劍評頭論足、心裏想着白花花的晶石,唯獨林楓仍是若有所思地呆在爐子旁邊想着事情,楚宗主走過來問道。


“哦,在回想鑄劍的過程,還有一些值得改進的地方。三種材料的比例是不是非得一致,這種熔合方式也太費勁了,…想得太多,還得一樣樣加以印證,嘿嘿。

不過,總算成功了,宗門鑄造出了第一柄上品仙劍,有了良好的開端,哈哈,哈哈!”林楓笑着作了回答。

“看來,你小子的成功絕非偶然,能將一件事情想得如此透徹、對整個過程都要弄得一清二楚的鑽研精神真是難能可貴。認真思考、多實踐,找出一條鑄劍的捷徑,哈哈,哈哈!”楚宗主讚揚地說道。 林楓回家後,來找他的人真是多,彙報工作的,找他喝酒的,反正天天都是幾桌人。周遠龍等八位師兄,就與石家柱他們住在同一個院子,真可謂門庭若市一般的熱鬧。

“大家過得還好吧,哈哈,哈哈,在血紅空間修煉了近三年的時間,多少人的修爲達到了築基期?”吃了晚飯,林楓將賀超凡等幾位師兄留下,商量事情。出去前,林楓讓賀超凡、齊勝天來參與管理,算是二百多人的負責人。

“有七成的修爲都突破到了築基期,都說要來感謝你呢。你離開的這些日子,大家都在刻苦修煉,勁頭可足了!”賀超凡彙報道。

“陣法、禁制方面修煉得如何了?一直就掛着這件事!”

“林師兄,你那樣苦口婆心地督促,我們還不知道努力那真就是笨豬一頭了,哈哈,哈哈!” 程子昊樂呵呵地說道。

“哦,試過沒有?能不能破除汪景峯他們設置的禁制,真若能行,就可以去報仇雪恨了!”

“試過了,絕對沒問題。我們真想外出找機會實戰呢!”白建陽興奮地說道。

“只要用心就沒有學不會的東西。這次,我在外面找到一個神梭,練會如何操作後,該報的仇就帶着下面的師弟分批出去,宗門弟子人數也需要不斷地補充。

那些五層左右的弟子乘報仇時帶些回來,我計劃在三年內,宗門弟子的人數要達到七萬,五年左右達到十萬,讓我們宗門成爲大宗門!”林楓將他對宗門發展的打算告訴了他們。

“按你的交待,我們每個月都在組織七層修爲的弟子進行實戰比賽,從中發現好苗子,加以培養,一旦需要,幾百人的隊伍絕對沒問題。都有不少失去宗門的朋友,讓他們來宗門大家一起幹。宗門擴展到七萬人之事,只要我們時常出去,不用三年就能辦到!”齊勝天保證地說道。

“他們的生活、修煉之事也得靠在座的幾位師兄來負責。靈谷再不會有任何問題。這段時間,我手頭堆積的事情太多,沒機會同你們一道外出。我在考慮,外出執行任務有風險、甚至會付出生命代價,得到的物品除了上繳集體外,出任務的人也應該分享才合理。

只是上交的比例定在什麼範圍合適,大家也幫我出主意。總之,既要爲宗門、向陽峯的發展做貢獻,自己也要有所受益才能長久,…

原先就我們二百多人,親兄弟一般沒啥關係。現在不同了,築基期修爲的師弟會越來越多,該有的制度要加以建全,否則會出現意想不到的事情,你們在這方面要有所考慮,…”

“好的,我們商量着制定一些規則,試着看看!”一番交流,賀超凡幾人也很認可,人員多了,就得靠管理制度。

“程師兄,有件事請你來承頭,我想建一個特別的部門,製作的物品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更不能外泄,這幾個玉簡先你拿去看看,回頭你找楊思寧仔細研究,要找十分可靠,在這方面也有特長的人來研製,保證我們這支隊伍立於不敗之地!”林楓知道他在這方面有特長,將一部分有關機關傀儡製作的玉簡複製給了他。

“好,我去物色人,絕不會外泄!”用神識掃了一眼玉簡的內容,程子昊驚喜地說道。

“賀師兄,組建的特別行動小組,要不斷吸收下面的師弟從中選拔人材,讓他們在實戰中得到煅煉,原來的一些師兄,將主要精力用在鑽研各領域的知識,各方面的人材都要齊備,才能是一支完美的團隊。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時機成熟了,我們就一起去外太空,到各星系周遊、歷練,這些方面的東西我已基本備齊,等整理好後,再根據你們各自的特點,來加以分工,雖說很難但非常有趣,哈哈,哈哈!”林楓笑着說道。

“林師兄,你真的在準備了?我從小就對天上的星球很感興趣,一定要算我一個,嘿嘿,太好了!”白建陽驚喜地說道。

“我問過了,都說修爲要達到金丹期才行,不過我認爲只要達到凝丹中期修爲,就敢去闖了,星際門、星際座標、…、星際語言、蟲洞座標等等我都得到了,只需能掌握它就是了!”

……

“林師弟,鑄劍用的墩子、榔頭等等都給你帶來了。哇,這院子裏真是熱鬧啊!”

“謝謝了,聞師兄。冷師姐,找到丁長老沒有?”

“找到了,看來師尊對我有些意見,林師弟,你要找時間幫我美言幾句。你要這些煉器的東西來幹啥,難道還想鑽研煉器?”

“看到聞師兄那麼嫺熟的技藝,我也有些手癢,沒事時想學學,就當是煅煉身體,嘿嘿,可別對別人講哦!”

“林師弟,你真是太謙虛了,楚宗主暗地裏都在誇你。就是想問問你,神識分成數十道要怎樣練習,我的神識最多能分成十八道,還堅持不到一會兒!”

“當時爲了除去靈草的‘黑絲菌’,那時我分出的神識更低呢,幾畝田就會頭疼如裂,只有靠長期訓練,我這有一枚修煉訣,不知對你有沒有幫助!“林楓說着,將‘靈草潤陽訣’中,用小球訓練神識的部分拷貝了一個給他。“我就用它來實現神識分成數十道的,練習了一年多,你修爲高或許可以縮短修煉時間!”

“謝了,現在我明白了,不用神識來控制煉器,真的是如同瞎蒙一樣,若是前天沒你在,不可鑄造出上品仙劍。昨天,我看到楚宗主、陳長老都在煉器室裏偷偷地鑄劍,哈哈,哈哈!”

“利潤可觀、壓力自然就大,每個宗門都有煉器工場,不努力、不比別爲更優秀,哪能賺得到晶石,哈哈,哈哈。一把上品仙器的劍,上次在‘天蒼門’的成交價是五十五萬上品晶石。冷師姐,若聞師兄一天鑄造出一柄,每天就能收入二十萬哦,想想就值得去努力!”林楓笑着打趣道。

“真的有這麼好的事?那你還不趕緊去練習,抓緊多鑄造幾柄,離慶典只有二個月了!”冷師姐聽進去了,對聞師兄說道。

“我還想多鑄造幾柄呢,只是連楚宗主、陳長老都辦不到,我哪行啊!”

“不是鑄造出一柄了嗎?”

“昨天所有人都試過了,沒有強大的神識,誰也做不到,能達到道器上品都是靠蒙,連成本都不夠!”聞師兄無奈地說道。

“林師弟,你可要多幫幫聞師兄哦,不然以後沒晶石來換丹藥,我可賴定你了!”

“嘿嘿,冷師姐,你們的事我還會不全力相幫嗎?想當初我剛進宗門在太平鎮時我用出‘火球符’,讓四層修爲的陳德銘吃了大虧、丟了面子,是你們在暗中幫我,他纔不敢來找我麻煩。後來,又幫我教訓了王道成,這份情我永遠都會記得。丹藥之事不用講我也知道,放心好了。你同龔師姐一道種植靈草,一年下來真的能賺不少晶石,聽我的,你絕不會後悔!”

…..

“小胖,這幾個玉簡在達到築基期前,一定要修煉有成。這次出去,一位前輩大能告誡我,煉氣期階段是爲今後發展打基礎的最好階段,過了這個階段再來修煉,就是事倍功半,甚至永遠都不可能了,不要羨慕別人早早地突破到了築基期。若是我想達到的話,現在就能達到,我要等到二十七、八歲時纔會突破修爲!”

“林師弟,我們修煉無望就這樣跟着你做事、過日子,要啥有啥,連二十萬上品晶石一壺的酒也可以品嚐,完全知足了。現在別說誰敢來欺負我們,就算巴結還來不及呢。哈哈,哈哈,李老二、趙瘸子,你們說是不是?”幾兄弟在一起,林楓拿出二壺‘極樂瓊釀’讓大家品嚐,鍾師兄滿是開心、得意地說道。

“鍾麻子,還不是因爲有林師弟在,我們才這般享福。林師弟,今後你可得小心點,這次,聽說你遇到何坤榮的事,我們三個連腿都嚇軟了,他可是長老級別的人物啊,太讓人擔心了。不過,誰說起這件事都滿是佩服,哈哈,哈哈!”趙師兄感慨地說道,露出無比關心的神情。

“三位師兄放心,我正在努力,上次見到了‘壽元果’,據說服用一枚就可以延壽六十年,壽命比築基期修爲的人還要長,只是一枚就要三萬極品晶石,沒帶那麼多晶石不敢幫你們買。好在有的是時間,今後一定會給你們買。不過你們也不要懶惰,修爲提升再緩慢,只要努力總會有些提高,多些自保能力也好,需要什麼丹藥就不要客氣,…”

…..

與何坤榮的對戰,讓林楓真正嚐到了修煉五行法則的甜頭,在墨師傅的‘八面玲瓏閣’中勤修不輟,現在又明白了通過鑄劍既可以促進兩種靈根的修煉,還能在煉器方面有所作爲,鑄出上品仙劍去換晶石,當然是無比的上心。

“嘿嘿,問天,沒想到墨師傅不僅精於機關製作,還有煉器室呢,一切都是現成,我還去找聞師兄要,真是多些一舉!”

“您又不問我,我早就知道他有煉器室了,一個製作機關之人,需要的鑄件那麼多,怎麼也該有自己的煉器室。對了,當時是爲了寬主人你的心,玲瓏閣的時間更改不是靜止的,是…”

“哈哈,哈哈,我早知道了,林前輩說能達到外界一日,裏面二百天就是頂級的了,我哪會不知你當時的心意!” “林楓,來得正好,你帶回來的一些靈草,好像有點不適應這裏的環境,長得不太好!”

林楓在工場學習鑄劍,龔師姐發傳音,要他去趟靈草園。走進有聚靈結界保護的靈草園,看到幾位師兄、師姐在用靈鋤除草,丁長老正蹲在靈園中,試着用‘百草潤陽訣’中‘鋤草訣’來除草。打過招呼後丁長老說道,她滿手是泥,沒有丁點大長老的架子。

“是因這裏的溫度稍高了一點,澆幾遍水、降降溫就沒事了!”查看了萎靡不振、曲捲的葉子後,林楓胸有成竹地說道。


兩指併攏,長鯨吸水式的將溪水引到半空中,打出繁複的手印,最後用擁有萬年冰蠶毒素的左手在施法,半空中的水團,如薄霧般地撒向新開墾的四畝多靈草園。身處田埂上的數人,一滴水霧都未沾衣。搏得幾位師兄、師姐的讚揚聲。

“我修煉過了‘化霧訣’,實際使用效果還是不及你,總會有一些水滴出現。‘除草訣’覆蓋的範圍也不夠!”丁長老滿是誠心地說道。

“嘿嘿,丁長老,您那麼短時間已能使用它了,再過些日子我肯定就不如您了,各靈草的特性玉簡已整理出來、放在您的書房了!”

“好,種好靈草真是不簡單,對神識的提升也大有益處,我早就該這樣做了!”

“丁長老,我現在對鑄劍的興趣也很濃厚了,不僅可以賺晶石,對靈根的促進作用更大,太有幫助了!”幫着用神識鋤草,抽空也邊在聊天。

“林師弟,聞師兄說他用神識控制九枚小球,根本沒法做到你給他的玉簡上要求,要怎樣做才能加快修煉進度?”冷師姐問道。

“我花了近兩年時間才辦到,聞師兄再聰明,也得花些時間才能做到,連袁宗主他們一下也做不到的!”

“一份耕耘一份收穫,若是拿到修煉功法就能做到,那誰都可以成爲鑄劍大師了!”丁長老皺着眉頭說道,明顯帶着批評的口氣。

林楓刻苦修煉過‘除草訣’,現在用神識來除草,那真是令人歎服,沒要一會兒的功夫,靈草園生長的雜草,就被他除光。

“這就是經過認真修煉、鑽研後達到的效果,你們幾個今後要向他學習,好好修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