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史文龍雖然沒遇到過**打黑維穩這檔子事兒,但也知道,槍打出頭鳥,所以在**的打黑維穩工作一展開,史文龍規矩的跟孫子似的!

不過,即便是暫時住手不再搶地盤了,史文龍還有一個毛病是怎麼也改不掉的,那就是好色!

歌廳舞廳的那些小姐史文龍根本看不上,再加上他本來身手就高,罕有敵手,每天晚上都會出去跟打獵似的強行綁架幾個年輕的女孩回來,好好的享受!

新抓來的女孩只是嘗嘗鮮而已。最近一段時間,史文龍還是喜歡已經被他**的差不多了的那幾個女奴。因為他發現,這幾個小妞好像活兒越來越好了,那裡也越來越緊緻了,能讓他爽到天上去!

於是乎,在**的強力打壓之下,史文龍開始了他紙醉金迷的生活。每天晚上先和女奴輪番大戰,然後再展開身法出去,抓幾個年齡偏小的女孩子回來,好好的在滿足一下獸行。

而這幾天,雖說是沉迷於聲色生活之中,史文龍還是沒忘記逼迫蘇羽出現。由於史文龍的強勢表現與巨大的潛力,讓宋家非常的滿意,對史文龍越來越看重。

而蘇羽的化妝品生意與農資生意如火如荼,讓宋家非常的眼紅!尤其是花語系列化妝品,短短的幾個月時間已經打開了全國大部分地區的銷售市場,加上西川廣播電視公司和西川報業集團旗下最具人氣的兩檔欄目對於蘇羽的專訪,更是在整個西川範圍內颳起了一股花語熱,蘇羽熱!

大家都是生意人,如此火爆的場面代表著多麼巨大的利益,每個人心中都非常的清楚。所以,西川的幾個大家族,沒有一個不想把蘇羽的華宇日化吞併,據為己有的。

而現在蘇羽暫時失蹤,日化公司就靠林雅一個人在運作著,更是讓人垂涎欲滴了。於是,在史文龍的攛掇和建議下,宋家開始對蘇羽的日化公司展開了攻擊。

至於農技公司,也是被其他幾個小家族不斷騷擾著,情況不是很樂觀。

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可以說蘇羽已經徹底的忍無可忍了。如果說先前是因為自己的實力不夠,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對付史文龍的話,那麼現在,這些問題已經都不存在了!

「龍前輩,漂亮姐姐,李伯父,蘇羽想請你們幫個忙。」理順了體內的氣息,蘇羽緩緩收工,顧不得吃飯便說道。

「直接說你準備怎麼干吧。史文龍那孫子老子早就想拍死他了!蠻牛的兒子是被他打的,千雅也醒過來了,害她的人也是史文龍這個畜生!如果不是老洪說必須要等你的話,這會兒史文龍的頭已經擺在你面前了。」龍戰面上帶著憤怒地說道。

「好!那我就開門見山了!這一次,一定要讓史文龍付出血的代價!敢傷我兄弟,老子要了他的命!」

頓了頓,蘇羽繼續說道:「洪老,關於史文龍拉攏來的那兩個散人,您這邊有什麼具體的信息嗎?」

微微一笑,洪正龍開口說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大家都是老相識了,這兩個貨色自然是知根知底了。史文龍請來的兩個人,一個叫錢彤,一個叫范建,都他媽是兩個精蟲上腦,無惡不作的東西!

不過你要特別注意的是,這個錢彤別看他陰陽怪氣的跟個太監似的,卻是個施毒的高手,據說是來自蜀中唐門。至於范建,也不是什麼善茬兒,此人年輕時曾是特級催眠師,能夠在對戰中不知不覺地催眠對手。」

「多謝洪老提醒!那就這樣,我的修為較低,就負責去解救那些被史文龍禍害了的姑娘,龍前輩負責對付史文龍,漂亮姐姐身手敏捷,對付那個放毒的錢彤,伯父就負責那個叫范建的催眠師。至於催眠師,大家不用擔心,我自有對付他,讓他的催眠術失效的辦法。」蘇羽仔細地劃分著任務。

對於蘇羽的安排,眾人也沒有什麼異議。雖然蘇羽十分想手刃史文龍為李大牛報仇,但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只要能夠將事情辦成,除掉這顆禍害平陽禍害西川的毒瘤就行!

而且那些被史文龍綁架並且禍害了的女孩,也著實是太可憐了,可能史文龍留給他們的恐怖記憶,這輩子都無法消散,即便是重獲自由,可能她們這輩子也毀掉了!身具神識的蘇羽也掌握了催眠術,可以最大限度的去治癒這些女孩受傷的心靈。所以這個任務,還非得是他來比較合適。

相比之下,龍戰夫妻與史文龍之間的仇恨更加強烈!一來因為這貨六年前害了他們的女兒,二來,這幾天他們也通過自己的渠道和洪正龍的渠道查證過,製造假消息將他們引來殺蘇羽的人就是史文龍!

分工完畢之後,天色還未完全黑,為了行動更隱蔽,眾人決定,等夜幕徹底降臨的時候再開始行動。

這倒是也給蘇羽留了個吃飯的時間!連續五天練功,身體又暴增了那麼多的氣勁,蘇羽幾乎是把自己身體內的貯藏的能量消耗了個乾淨!所以,一旦開吃,這貨狼吞虎咽的一口氣把五天的飯都給補回來了!

然而,未等蘇羽吃完,蘇羽的電話便急促的響了起來。電話是林堂打來的,讓他幫忙求助洪正龍,林雅被人擄走了!

原來今天林雅從日化公司正常下班之後,剛走出大廈的門便被強行拉上了一輛麵包車。林堂安排的貼身保鏢直接被麵包車上的人用***擊倒,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大小姐被人帶走。

好在這個保鏢意志頑強,強忍著全身肌肉筋攣第一時間駕車追了出去,並給林堂打了電話。這會兒,這個保鏢還正在追蹤呢!

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怒髮衝冠地蘇羽一拳砸在桌子上,憤怒地吼道:「史文龍!我艹你大爺!不殺你,老子誓不為人!」

雖然保鏢並沒有傳回最新的信息,但在現在這個**嚴厲打擊黑惡勢力的風口浪尖上,能頂風作案,且擄劫對象又是貌美多金的林雅的人,就算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史文龍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幾人立刻問道。

「洪老,小雅被史文龍抓了!麻煩你照顧好我的兄弟和妹妹,我這就去救小雅!」大步往門口跑著,蘇羽憤怒地說道。

「先別著急!聽我說!據我估計這一次史文龍抓小雅,主要還是為了侵吞你的日化公司,估計在達成目的之前,應該不會傷害小雅的。」林雅是洪正龍看著長大的,就像自己的孫女一樣,聽到林雅出事,洪正龍心裡的焦急和憤怒不比蘇羽少。

「好了!老洪,我們走了!現在是爭分奪秒的時候,來不及那麼多廢話了!」身形一閃,李昆利箭一般的閃了出去。

「走!老頭子,摘下史文龍那畜生的狗頭當球踢!」袁彩鳳和龍戰兩人也是嗖嗖地沖了出去。 不過,也不全都是壞消息,好的消息也還是有的。就在最近幾天,西川**的換屆選舉順利完成,整個領導班子大換血。

原平陽市委書記羅峰沒有任何懸念的直接被提拔進入省委,成了省委副書記。而原平陽市公安局局長黃長海也被提拔至省公安廳,成了副廳長,分管全省治安。

而年輕的刑警隊長冷若曦,因為屢建奇功,破獲多起重大刑事案件並且在緝毒工作中表現突出,被破格提拔為平陽市公安局局長,主抓全市治安問題。

與蘇羽交好的兩人,上位之後,自然是要做一番大事的,當然也肯定是要為孤軍奮戰的蘇羽提供助力的。

黃長海和羅峰兩人,更是多年同窗,彼此私交甚好。聊天當中不經意的談及了蘇羽,羅峰才知道蘇羽是去執行危險的卧底任務去了。所以,與黃長海仔細合計了之後,一番由**出面的打黑維穩的行動全面展開了!

而且,這一次的打黑維穩行動,更是聯合了軍界,幾乎是消息一出,整個西川地下世界的亂局,立刻得到了有效地遏制。原本極度囂張的幫會,一個個的都不敢有什麼動靜了!

原本看著史文龍如此活躍,白虎堂的堂主白雄有心想要拉攏聯合,但人還沒有派出去呢,**的打黑行動就已經開始了。

以前每隔兩三年也會有打黑行動,但那時候也就是意思意思,對於他們這些根深蒂固關係錯綜複雜的幫會,一般都是敲山震虎,頂多是查封幾家賭場,卡拉OK什麼的。

可這一次,玩真的了!凡是西川的幫會,涉嫌違法的,一律被強行關閉,連換個門頭再開業的機會都沒有。雖然這使得幾大幫會非常的不滿,但又能怎樣?

**是主管法制的,如若他們敢對抗的話,那事情可就大了去了!就算是他們幕後的老闆也保不了,而且估計撇的比誰都清楚!

史文龍雖然沒遇到過**打黑維穩這檔子事兒,但也知道,槍打出頭鳥,所以在**的打黑維穩工作一展開,史文龍規矩的跟孫子似的!

不過,即便是暫時住手不再搶地盤了,史文龍還有一個毛病是怎麼也改不掉的,那就是好色!

歌廳舞廳的那些小姐史文龍根本看不上,再加上他本來身手就高,罕有敵手,每天晚上都會出去跟打獵似的強行綁架幾個年輕的女孩回來,好好的享受!

新抓來的女孩只是嘗嘗鮮而已。最近一段時間,史文龍還是喜歡已經被他**的差不多了的那幾個女奴。因為他發現,這幾個小妞好像活兒越來越好了,那裡也越來越緊緻了,能讓他爽到天上去!

於是乎,在**的強力打壓之下,史文龍開始了他紙醉金迷的生活。每天晚上先和女奴輪番大戰,然後再展開身法出去,抓幾個年齡偏小的女孩子回來,好好的在滿足一下獸行。

而這幾天,雖說是沉迷於聲色生活之中,史文龍還是沒忘記逼迫蘇羽出現。由於史文龍的強勢表現與巨大的潛力,讓宋家非常的滿意,對史文龍越來越看重。

而蘇羽的化妝品生意與農資生意如火如荼,讓宋家非常的眼紅!尤其是花語系列化妝品,短短的幾個月時間已經打開了全國大部分地區的銷售市場,加上西川廣播電視公司和西川報業集團旗下最具人氣的兩檔欄目對於蘇羽的專訪,更是在整個西川範圍內颳起了一股花語熱,蘇羽熱!

大家都是生意人,如此火爆的場面代表著多麼巨大的利益,每個人心中都非常的清楚。所以,西川的幾個大家族,沒有一個不想把蘇羽的華宇日化吞併,據為己有的。

而現在蘇羽暫時失蹤,日化公司就靠林雅一個人在運作著,更是讓人垂涎欲滴了。於是,在史文龍的攛掇和建議下,宋家開始對蘇羽的日化公司展開了攻擊。

至於農技公司,也是被其他幾個小家族不斷騷擾著,情況不是很樂觀。

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可以說蘇羽已經徹底的忍無可忍了。如果說先前是因為自己的實力不夠,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對付史文龍的話,那麼現在,這些問題已經都不存在了!

「龍前輩,漂亮姐姐,李伯父,蘇羽想請你們幫個忙。」理順了體內的氣息,蘇羽緩緩收工,顧不得吃飯便說道。

「直接說你準備怎麼干吧。史文龍那孫子老子早就想拍死他了!蠻牛的兒子是被他打的,千雅也醒過來了,害她的人也是史文龍這個畜生!如果不是老洪說必須要等你的話,這會兒史文龍的頭已經擺在你面前了。」龍戰面上帶著憤怒地說道。

「好!那我就開門見山了!這一次,一定要讓史文龍付出血的代價!敢傷我兄弟,老子要了他的命!」

頓了頓,蘇羽繼續說道:「洪老,關於史文龍拉攏來的那兩個散人,您這邊有什麼具體的信息嗎?」

微微一笑,洪正龍開口說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大家都是老相識了,這兩個貨色自然是知根知底了。史文龍請來的兩個人,一個叫錢彤,一個叫范建,都他媽是兩個精蟲上腦,無惡不作的東西!

不過你要特別注意的是,這個錢彤別看他陰陽怪氣的跟個太監似的,卻是個施毒的高手,據說是來自蜀中唐門。至於范建,也不是什麼善茬兒,此人年輕時曾是特級催眠師,能夠在對戰中不知不覺地催眠對手。」

「多謝洪老提醒!那就這樣,我的修為較低,就負責去解救那些被史文龍禍害了的姑娘,龍前輩負責對付史文龍,漂亮姐姐身手敏捷,對付那個放毒的錢彤,伯父就負責那個叫范建的催眠師。至於催眠師,大家不用擔心,我自有對付他,讓他的催眠術失效的辦法。」蘇羽仔細地劃分著任務。

對於蘇羽的安排,眾人也沒有什麼異議。雖然蘇羽十分想手刃史文龍為李大牛報仇,但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只要能夠將事情辦成,除掉這顆禍害平陽禍害西川的毒瘤就行!

而且那些被史文龍綁架並且禍害了的女孩,也著實是太可憐了,可能史文龍留給他們的恐怖記憶,這輩子都無法消散,即便是重獲自由,可能她們這輩子也毀掉了!身具神識的蘇羽也掌握了催眠術,可以最大限度的去治癒這些女孩受傷的心靈。所以這個任務,還非得是他來比較合適。

相比之下,龍戰夫妻與史文龍之間的仇恨更加強烈!一來因為這貨六年前害了他們的女兒,二來,這幾天他們也通過自己的渠道和洪正龍的渠道查證過,製造假消息將他們引來殺蘇羽的人就是史文龍!

分工完畢之後,天色還未完全黑,為了行動更隱蔽,眾人決定,等夜幕徹底降臨的時候再開始行動。

這倒是也給蘇羽留了個吃飯的時間!連續五天練功,身體又暴增了那麼多的氣勁,蘇羽幾乎是把自己身體內的貯藏的能量消耗了個乾淨!所以,一旦開吃,這貨狼吞虎咽的一口氣把五天的飯都給補回來了!

然而,未等蘇羽吃完,蘇羽的電話便急促的響了起來。電話是林堂打來的,讓他幫忙求助洪正龍,林雅被人擄走了!

原來今天林雅從日化公司正常下班之後,剛走出大廈的門便被強行拉上了一輛麵包車。林堂安排的貼身保鏢直接被麵包車上的人用***擊倒,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大小姐被人帶走。

好在這個保鏢意志頑強,強忍著全身肌肉筋攣第一時間駕車追了出去,並給林堂打了電話。這會兒,這個保鏢還正在追蹤呢!

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怒髮衝冠地蘇羽一拳砸在桌子上,憤怒地吼道:「史文龍!我艹你大爺!不殺你,老子誓不為人!」

雖然保鏢並沒有傳回最新的信息,但在現在這個**嚴厲打擊黑惡勢力的風口浪尖上,能頂風作案,且擄劫對象又是貌美多金的林雅的人,就算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史文龍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幾人立刻問道。

「洪老,小雅被史文龍抓了!麻煩你照顧好我的兄弟和妹妹,我這就去救小雅!」大步往門口跑著,蘇羽憤怒地說道。

「先別著急!聽我說!據我估計這一次史文龍抓小雅,主要還是為了侵吞你的日化公司,估計在達成目的之前,應該不會傷害小雅的。」林雅是洪正龍看著長大的,就像自己的孫女一樣,聽到林雅出事,洪正龍心裡的焦急和憤怒不比蘇羽少。

「好了!老洪,我們走了!現在是爭分奪秒的時候,來不及那麼多廢話了!」身形一閃,李昆利箭一般的閃了出去。

「走!老頭子,摘下史文龍那畜生的狗頭當球踢!」袁彩鳳和龍戰兩人也是嗖嗖地沖了出去。 雖然洪正龍的分析還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但是事關林雅,這是一個絕對善良,絕對無辜的女孩,只因為對於命運的抗爭而與蘇羽走到了一起,蘇羽怎麼可能會讓她因為自己置身險境?

所以,洪正龍說什麼,蘇羽根本沒心思去聽,出了門連車都沒有開,在夜色的遮蔽之下,一路疾馳,向著史文龍所在的七星幫總壇一路疾馳而去!

而其身後的李昆和龍戰夫婦二人,那都是強大的先天境高手,身法施展到極致之後,絕對要比乘車在擁擠的馬路上行進快的多。所以出了門,幾人便循著蘇羽的方向急速追了過去!

這一段奔跑,權當熱身了。不過這熱身,貌似是讓這幾個先天高手有些吃不消啊……

「娘的,這小子也跑的太快了吧!」三人里,袁彩鳳屬於敏捷型選手,可就算是以快速著稱的她,對於前面急速奔跑的蘇羽,也是望塵莫及。

這好不容易追上蘇羽,還是因為人家已經停了下來,貓著腰在路面的樹叢里觀察對面的建築呢。

「呼……我說……小子,你……你跑的也太快了,你這是要累死老娘啊!」袁彩鳳氣喘吁吁地說道。

只是她還沒來得及再來幾句犀利的言辭呢,就已經雙目一凝,看向了對面的建築。因為蘇羽已經把對面的基本情況查了個清楚。

「這是一處綜合性的健身會所,一樓至三樓全是健身區域,只有一些普通的混混把守,最厲害的不過是剛勁,四樓是貴賓包房,守衛最高是寸勁。五樓六樓是七星幫的總部,其中五樓內勁武者三名,史文龍和另外兩個先天境高手現在都在六樓。

被綁架的女孩,大約有十個,都集中在一間倉庫里。小雅現在在六樓的大廳,暫時沒有太大危險,但史文龍似乎是在逼問什麼東西。」

對於蘇羽在這麼短時間就把裡面的情況調查了個透徹,即便幾人都是先天高手,也不由得驚訝,心道這小子也太厲害了,幸好沒成為敵人!

當然,蘇羽也不會告訴他們,自己剛到這裡便全力展開神識透視,把整個建築從裡到外的全部探查了個一清二楚!

「那還等什麼,咱們這就進去,把史文龍那個畜生的腦袋擰下來!」一想到六年前傷害自己女兒的,竟然是史文龍這個畜生,袁彩鳳就憤怒的想殺人。

「且慢,咱們這一次來的任務,不止是要殺人,更重要的是要平安的把小蘇的朋友以及那些被史文龍個畜生殘害了的女孩救出來!所以,咱們再合計一下,不動手則已,要動手就要出其不意攻其無備,以最快的速度完事兒!」李昆出言提醒道。

而一旁的龍戰也是點了點頭,對李昆的意見表示贊同。

看著前面的建築內,史文龍單手捏著林雅的下巴,滿臉淫邪地笑著說著什麼,蘇羽心中的怒火瞬間燃燒到了極致。不過,這怒火併沒有淹沒他的理智,反而讓蘇羽更加冷靜了。

「這樣吧,我先進去,負責誘敵減緩史文龍的戒心,畢竟他最想要的是我手裡的公司。幾位就從後門附近的爬梯上去,等我麻痹了史文龍,讓林雅脫離了他的控制之後,幾位再閃電出手,按照之前說好的,各自找對手!」

「不行!你現在連先天境都沒有,一個人面對三個先天高手,打個照面就被捏死了!太危險了!」袁彩鳳反對道。

「漂亮姐姐,沒事兒的,他們暫時還不敢殺我的。」笑了笑,蘇羽說道。

「不行!你還是不能去,太危險了!不如這樣,我們夫妻二人佯裝求助他們一起殺老洪,然後伺機將那個小姑娘分開,蠻牛再衝進去。三打三的話,他們是無暇顧及那個小姑娘的,你再進去救就可以了。」龍戰也不是很同意蘇羽的做法。

微微一笑,蘇羽胸有成竹地笑著說道:「咱們就別爭了,我去是最合適的。你們兩個先天高手進去,是人都會有戒心的,而我只不過是個連先天都沒達到的毛頭小子,對他們根本構不成我威脅,他們反倒不會有什麼疑心。」

說著,蘇羽的身形快速一閃,已經到了馬路的對面,滿面憤怒邁著大步向著會所大門走去!

眼見攔也沒攔住,袁彩鳳氣的一跺腳,身形迅速一閃,直接從側面往會所後面繞了過去。龍戰和李昆兩人也迅速跟上。

「大膽!這裡是七星幫重地,閑雜人等滾開!」一看蘇羽氣勢洶洶,門口的保鏢像個山一樣的將門擋住,厲聲呵斥道。

「哼!狗崽子,連你爺爺都不認識了么?三姓家奴的東西!」冷哼一聲,蘇羽直接抬腳踢了過去。

「你……你……蘇羽……」倒在地上的幾個保鏢,掙扎中才認出蘇羽的身份。不過還沒來得及喊人呢,就直接昏死了過去。

「什麼人!敢闖我七星幫重地!」剛剛跨進七星幫會所大門,一群保鏢就沖了過來。

和這些嘍啰狗東西,蘇羽根本不願意廢什麼話,見人就是一腳,一路直接踢到了三樓。

是的,一樓二樓的這些嘍啰,根本不值得蘇羽去廢話,三姓家奴,打翻就是!

當蘇羽來到三樓的時候,正巧撞見了聞聲沖了下來的宋子航。只見宋子航滿臉小人得志的樣子,鄙夷地看著蘇羽說道:「哼!蘇羽真沒想到,你還有種來我七星幫!我看你是嫌命長了!如果我是你的話,早就夾著尾巴找個地洞躲起來了!跑來送什麼死!」

冷冷的看了一眼這個背後捅刀子的貨,蘇羽冷哼一聲道:「那你就繼續夾著尾巴躲起來吧!滾開,老子不和狗說話,叫你主子出來!」

聽到蘇羽的話,宋子航心頭猛地一抽,破口大罵道:「你!蘇羽!你他媽少在老子跟前充大爺!我告訴你!今兒個你既然邁進了這個門,就別想活著出去!」

「呵呵,我活著不活著出去跟你一條狗沒什麼關係。勸你趕緊去叫你的主子,否則的話,我死不死不知道,你肯定先死。」

「你!你他媽別囂張!你以為你真的比老子厲害?上次要不是你使陰招的話,老子怎麼可能敗!」蘇羽的羞辱十分的直白,宋子航憤怒地吼道。

冷笑一聲,蘇羽並沒有跟他廢話,只是身形一閃,一拳打在宋子航的胸口,而後看也不看,身形直接向著四樓一掠而去!

至於可憐的宋子航,前一秒還在囂張,后一秒就被蘇羽直接打了個半死,蜷縮在地上渾身抽搐了起來!一直到他倒下,他都沒看見蘇羽是如何出手的……

「哼!蘇羽,你終於來了!沒想到你膽子挺大的!竟然自己上來送死!」坐鎮第四層的,是原七星幫老大,現在史文龍手下的一條狗,劉宏。眼見蘇羽走了上來,劉宏冷笑著說道。

若說以前,七星幫的利益全都由他管,那時候宋子航在他看來還是挺值錢的,當個徒弟也不錯。但現在,宋家根本就不鳥他了,全力的去巴結史文龍了,還有他個鳥事?所以對於宋子航被蘇羽打傷或者打死,劉宏一點兒也不關心。

「呵呵,劉宏,當狗的滋味如何?三姓家奴的感覺應該很不錯吧?好了,別廢話了,老子不想打你,快去給你的主子通傳一聲,老子找他有事!」瞟了一眼劉宏,蘇羽冷冷地說道。

或許在之前,蘇羽還會重視一下劉宏,但現在,蘇羽距離先天境只有一層屏障,隨時有可能突破,內勁都沒圓滿的劉宏,在他眼裡早已經不夠看了!

所謂境界越高,眼界越高,就是如此!現在蘇羽的眼界,已然略過了後天這個層次,看向更高的地方了。化境,也只不過是蘇羽奮鬥途中尚未達到的一小段路而已。

所以,對於這種小角色,蘇羽根本看不上。但這話聽在劉宏耳中,卻是濃濃的鄙視和不知天高地厚。

「哼!蘇羽!你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么?也罷!老子如今身無牽挂,不必為名利所擾,就放開手痛快一戰,將你斬殺,也好心念通達!」一聲大吼,劉宏虎軀一震,快步向著蘇羽攻來。

看著劉宏那憤怒充血的急於找個人釋放怒氣的樣子,蘇羽無奈地搖了搖頭,雙手自然伸出,旁若無人的擺出個太極架子,一記四兩撥千斤,一記粘打,連消帶打,而後身軀一震,一記樸實無華的拳頭,直接轟向了劉宏的丹田。

醫仙勁迅速地滲透進了劉宏體內,直接將其丹田崩碎!而後,看也不看滿臉不可思議和絕望的劉宏,蘇羽的身形一閃,直接往六樓沖了上去。

「喲,小子,原來你就是蘇羽啊!膽子不小嘛!這就憋不住了,急著來送死啊?也罷,來得正好,老子正準備搞你的小妞呢,缺個觀眾呢!」看到蘇羽的身影出現在樓梯口,正在逼問林雅的史文龍,絲毫沒有驚訝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