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是,溝上人生氣起來頑固得很,一時半會兒怒氣是削減不了的,他的本來就不高身軀置身於濃綠的大蘿蔔葉子下方穿行進了金閣的閣門裡,一眨眼的空兒就又穿行出來,並同樣穿著傾斜向下的蘿蔔溝溝田旋行到溝底,再仰面向上,向東北方向花心蘿蔔溝半腰處的指向樹樹下穿停,如此反覆,從金閣裡面又一次運出了一大塊又一大塊的黑石彈,不一會兒的時間便再一次將指向樹樹榦以南,萬年轆轤偏北地方的地面上給堆滿。

可是,當溝上人累得氣喘吁吁好不容易才停止使用半身術,自己的下半條身子從厚實的土地中向上頂著翠綠、闊大、濃密的花心大蘿蔔葉子緩緩旋止,最終仍是左手臂緊緊摟著蒼白皮兒花心大蘿蔔,兩條靈活的小腿腳頂著不高身軀高升,出現於指向樹下的地面上方時候,他特意朝灰黑色的萬年轆轤旁挺出尖白的小臉龐確認一下,馬上發現就在萬年轆轤正下方的萬年古井褐石井沿外,那個瘦個子麻利小販子又上身直溜溜地跪在那裡啦,面朝著井口。

「啊呀呀呀,本主,本主都不知道該如何說你啦!本主,本主繼續打黑石彈,你自己在那兒跪著玩吧!」

立刻,溝上人看是更加氣憤了,頭頂的小葉子般一束束黑長頭髮隨著尖白的小臉龐左右胡亂搖甩著,甩得嘩嘩響著,其人面龐中途朝未圓那裡定住一下,之後繼續叨叨著,一身不悅地蹦跳兩下子,繞過了又一重黑石彈石堆,蹦身到了粗高的指向樹樹榦下方。他這會兒心裡老不爽了,還在埋怨那個小販子攪亂他大好的心情呢,其最後一次回身瞅瞅萬年古井旁,便徹底下了決心,蹲身丟下懷抱著的蒼白皮兒花心大蘿蔔,徒腳攀到指向樹的上方半腰處,還繼續緩慢有力地攀爬幾下子,從頂部樹冠里摘取了寬大的黑色皮兜套在自己屁股底下,其鼻孔里呼呼作響著往外出著悶氣嗖的一聲藉助粗長黃皮條的反向向上抻力平緩地降落到樹底。

「沒意思,太沒意思啦!太無聊啦!本主心裡現在煩躁得很哪!本主今天里最快活的事情就是打黑石彈啦,本主自己玩,本主自己發泄!哎呀,本主今天最討厭未圓啦!」

身子從寬大的黑皮兜里跳出來,溝上人尖白的小臉龐生澀地上挺著,狹長的小眼睛半眯著,滿面的倔強神色,頃而就開始了對最遙遠的北方黑煙瀰漫的陣王城中發起此日里最後一輪,也是最慘烈的一輪攻擊。(未完待續。) ?「本主今天心情不好了,本主來日里心情一定要大好!所以,本主今日要徹底滅絕來日里一切可能敗壞本主心情的根源,尤其花心蘿蔔溝之外可能帶來的,以大賊王的賊-民們為首!

本主眼下也只有這樣,才能重新『回』復了平靜的、趕好了愉悅的心情!」

溝上人剛才利用半身術往返於粗高的指向樹樹下和對側西南方向金閣之間的時候,已經悄悄地於金閣里灌了滿滿的一葫蘆新酒,而此番嘟囔出了口,他竭力往高處直一直身子,舒展一下全身,隨後左手臂熟練地從左腰際摘下瘦長的兩圓酒葫蘆,藉助右手手指擰動打開蓋子,還是左手舉起酒葫蘆送到嘴邊,仰面咕嚕咕嚕一連喝下去好多口,半葫蘆,之後猛地垂頭狂甩一番頭頂的黑長發束,嘴巴大張開發出有力的爽嘆聲。

接下去,溝上人誰也不用幫忙,這回他自己決定玩開了,玩兒大的了,俯身拽起寬大的黑皮兜,兩隻小腿腳緩緩向下蹲低,又使腳掌猛地向下蹬地,整條不高的身軀穿著碎碎爛爛的衣裳倏地彈跳起,之後腿腳奮力高抬,前伸,又瞧准了粗高指向樹的下部樹身位置狠狠地踹擊出去!

「嗵!」

「嗖!」

「綳兒——」

馬上,指向樹的樹身上一陣硬實的踹響聲傳出,溝上人小葉子般一束束黑長頭髮嘩嘩地前甩開,其人隨著粗長黃皮條的持續拉長、繃緊聲音延續而一轉眼的空兒,就消失在了萬年古井斜上方蘿蔔溝溝地梯田裡站身起來的公子相人視野里。

「啊!爹爹!爹爹氣勢不小嘛!」

緊接著,十七八歲的公子相人黃里透白的小臉龐追趕著溝上人身影遠走的方向,指向樹以南的遠空方向,注目地細望,想象著自己爹爹剛才一身悶氣的模樣,他左手往緊里插一插腰際的黃皮鞭子,口聲朗朗地嘆道。

隨後,在公子相人溝少花的視覺里又不見了剛才還粗長的無敵彈弓黃皮條,且過去了好長的時間,待到前空里細微的抻「弦」聲完全消失了以後,溝主溝上人也不知道自己剛才的一氣猛烈踹擊指向樹究竟使得自己被彈射出來了多遠,他大約估計一下,想象一下,推測如果自己不是被水平向南彈射出來,而是向上入天彈射的話,起碼早已被彈出九霄雲外了的時候,他的不高身軀才隨著向南彈射之力的漸弱漸沒而慢慢地停浮在下方蘿蔔梯田以上幾米高的半空處,其雙手一直就沒有鬆懈地猛力抻著黃皮條,拽著黑皮兜,這一時忽地撒手!

「噗!」

突然間,最後這一次響烈的反向彈射聲震得溝上人本來可以平緩落地的不高身軀在半空里一連向南,向外打出好幾圈滾兒,才終於嗵的一聲摔落在茂密的蘿蔔田裡。

「哎呀,好爽啊,好爽啊!哈哈哈哈!真是太舒服啦!」

當溝上人的不沉身軀墜落進蘿蔔田裡壓倒了厚厚的一層層翠綠蘿蔔葉子,還壓碎了好多根花心大蘿蔔蘿蔔頭而好不容易軟綿綿地躺平在蘿蔔田裡的一霎,他抻動黃皮條的一路上滿身里一直強盛的悶氣忽地一下子全部釋放出來啦,從他的口裡,從他的鼻孔里,從他的笑聲里向外吹散,吹拂過自己周圍高高的、綠挺、完好蘿蔔葉子叢,其聞著清新的葉子氣息,感受著身底的愜意,不覺得就左右搖晃著平躺的身子半打滾兒,歡暢如初了。

「哈哈,好玩,好玩!這樣才好玩嘛!哼,本主比那個瘦個子未圓快活多啦!本主本來就一直無憂無慮,像個活神仙,都怪小販子未圓太壞啦,太壞啦!哈哈哈哈,本主不跟他一般見識!」

尖白的小臉龐上泛動著一層又一層細緻的笑容,溝上人這會兒都樂得本就狹長的一雙小眼睛全部眯成縫兒了,跟左右各一根頭髮絲兒橫著似的那麼細,還在笑動著。

「嗵……」

忽然間,溝上人心情完全恢復原樣,且還躺身在翠綠的蘿蔔田裡盡興地玩耍,沒有玩耍夠呢,他忽然聽聞到自己的花心蘿蔔溝內,遠處的正北方,應該是遙遠的指向樹那邊,傳來一震顫動整個蘿蔔溝的衝擊響,且那響聲傳動過來的時刻,還推著溝上人周圍濃密的大蘿蔔葉子一直朝南,呈壓倒之勢,如疾風吹卷一樣,嘩嘩擦響好長時間。

「哇哇,哇哇,好大的動靜呀!」

感覺到身頂周圍的大蘿蔔葉子叢「被風」吹得力勢減小了,大蘿蔔葉子緩緩地從向南壓倒在他身頂的位置而擺動回原本的堅挺向上之處時候,溝上人終於等到了恰當的時機,嗖的一聲坐起,同時小腦袋頂著小葉子般一束束黑長頭髮向天空狂甩著,其人尖白的小臉龐扭朝北方好奇地前挺著,遙望著,一臉蒼白而痴獃,狹長的小眼睛一對一眨都不眨,注目著指向樹那邊叫喊出。

而此時此刻遙遠的北方指向樹這裡,剛才被溝主溝上人使出一身怒氣蹬擊樹身而抻動到最遠位置的寬大黑皮兜隨著黃皮條的返回拉力如同時光穿行一樣快地發著呼呼烈響突然間沖近了指向樹跟前的一霎,還迅極到眼睛無法識辨出忽地向下方,擦過灰黑色的萬年轆轤,更擦過瘦個子麻利小販子未圓的頭側、左肩膀,觸及了一旁地表上被溝上人又一次從金閣里搬來堆積起的高高黑石彈底部,展開其闊大的兜身將那些眾多的黑石彈猛然間全部兜起,又回力向上,瞬間擦過指向樹半腰處的樹杈位置衝出指天!那些黑黢黢的、沉重的、密密麻麻的黑石彈被無敵彈弓黑皮兜給猛烈地彈射出去之後,在遠天空里升到一定的高度,突然間都開始在高空里調整角度,畫弧彎轉,擦出滾熱的氣流,身表紛紛冒出熾熱的火煙,隨後隆隆震響著,聲勢、氣勢浩蕩地直奔遙遠的正北方,已經被毀滅殆盡的陣王城方向。(未完待續。) ?而剛才這次無敵彈弓黑皮兜被溝上人抻到南方最遠處返回來的時候,同樣席捲著身後強勁的雄風,吹卷著漫天的翠綠、粉碎蘿蔔葉子,吹帶著灰土茫茫,來到指向樹這邊。但是當其來勢兇猛地將十七八歲的公子相人嚇得又一次狼狽逃竄往蘿蔔溝底,將粗高指向樹的樹下又是灑落得厚厚一層闊大葉子全部吹卷到半空里,使繞著指向樹瞬間伸展向樹冠之外的高空里再次完全附落長回,長得指向樹更高,樹冠更闊大了之後,兩米有寬的褐石井沿外瘦個子未圓依舊是一動未動地,任憑狂風吹污了,吹亂了自己修長的頭髮,其還是上身直溜溜地跪身在那裡懺悔呢,自責呢,感傷呢。

「哇哇,怎麼樣了?究竟怎麼樣了呢?本主這一次懊惱之下也不清楚究竟又從金閣裡面搬出了多少顆黑石彈,但從其被堆積出的最後高度、最後的寬度估計,其這一回又有不下百餘顆吧?」

溝上人聽聞了北方指向樹那裡的震響平靜,還隱約里聽聞到了那個方向傳來的隆隆沖響聲消失,便推測自己的這一次黑石彈又都成功發射出去啦!他只是心裡急切,急切地想知道這最後的一番黑石彈衝擊到遙遠的陣王城方向,指向樹會做出怎樣的回應。

他焦急之下,終於手臂拄地,身子高跳起,穩穩地站立住,站立在蘿蔔溝半腰處一行梯田上的翠綠蘿蔔田裡,隨後尖白的小臉龐上現出倔強的神色,小嘴巴又頻頻開啟嘟囔幾句:

「本主得馬上趕回指向樹那裡!因為倘若,倘若本主這最後的一番黑石彈沖襲到遙遠的賊城裡面指向樹反應極微,或者說假如指向樹一動未動,指向樹茂盛的闊大葉子全部一片未顫落,那就說明,說明大賊城裡的賊子賊孫們完全覆滅啦!哈哈,有趣有趣。關鍵,太關鍵啦!本主要回去,抓緊趕回去!」

溝上人這樣的一番自語完畢后,他不高的身軀忽地下蹲一下子,兩隻小手臂的臂肘奮力外扭著,整條身子帶著頭頂的小葉子般一束束黑長頭髮就地迅速地旋轉,其一個半身術就消失了下半條身軀,其進入了下方的蘿蔔地里,其緊接著使用半身術掩身在翠綠色的蘿蔔叢里,筆直向北的蘿蔔田裡,使得這一行筆直通達北方指向樹樹下的蘿蔔田中一棵棵花心大蘿蔔隨著其半身術身軀的向北旋動而自己的蘿蔔根、蘿蔔葉子也隨著在蘿蔔田裡夢幻一般地旋動,周旋,向前,向北。溝主溝上人就如同一陣疾風吹刮著紛亂的蘿蔔田頂蘿蔔葉子,「刮」得蘿蔔葉子嘩嘩狂甩著,其轉眼的工夫就一直朝北,穿割著地表,穿行回了指向樹那裡。

遙遠北方殘廢的陣王城半空里,黑煙依舊瀰漫著,烈火還在城中高燃著,而烤得廢城頂空里越來越停留不得,越來越呼吸不得,純藍色的大仙鵲卻是依舊勇敢地揮舞著巨翅承載著自己的少主浮飛在王城的上空里,幫他尋找萬全之策,幫他為王城的子民們謀生路!

「啊呀,老鵲呀,本王都快熱得不行啦!本王的城真的一無用處了嗎?」

趙淑傑穿著華麗的衣裳,寬大的臉蛋子被烤得通紅,紅得如驕陽,似火,卻紅不過他心中的熱火,其仍在扭擺著寬大的腦瓜子,隨著仙鵲的飛動而向下四處張望呢。

「少主呀,現在這城中的黑煙倒是少了,烈火卻越來越多,越來越旺盛啦!尤其是王城南城裡,王城曾經的葫仙殿後方,王城原本的萬香樓以北里地方,已經成了火的森林,火的海洋,落身都落不下去,包括王城四周的城牆地方,也是火光衝天!唯有,唯有之前的拜仙場那裡,之前的修陣院中部,各有一塊空地上集出了殘磚碎瓦,火光很小,而之中還各有一小塊沒有起燃的平地,看是,看是那裡也都熱得無情,烤得兇猛……」

仙鵲隨著趙淑傑的問聲認真俯瞰下方,仔細琢磨他口中「一無用處」之外的含義。

「啊,本王從上一批黑石彈的沖襲里倒是總結出了一些經驗。本王覺得溝上混蛋的黑石彈越來越變態,越來越能追,倒是,倒是上一次除了廢城內部集體合撞過一回,黑石彈並沒怎麼襲擊廢城內!似乎,彷彿真是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本王一時想不出再好的去地!」

趙淑傑緊接仙鵲的回應而分析,而高喊,喊聲高過了下方城內的火聲、風聲,以使仙鵲聽見。

「那不是,那不是飛蛾撲火了嗎?少主想帶領大家投火俱焚?」

仙鵲是太不能理解啦,一連反問。

「啊,老鵲用詞不當,那應該叫做浴火重生!不然,還能怎樣呢?」

趙淑傑兩隻大手臂摟緊了仙鵲極力伸開的粗長脖子,搖晃著自己生出一層細發的腦袋瓜子愁楚地琢磨著,感悟著,反駁著,自問著。

「哎呀,有啦!哈哈哈哈……」

突然間,趙淑傑開始自問的一剎那間,他腦瓜兒機靈一轉,忽地高翹兩腿使輪流有力地下垂,敲打著仙鵲肥胖的背頂身軀,他激動至極地隨即開懷大笑。

「嚄?少主有什麼啦?這次您一定要想得周全。事關王城所有子民的存亡啊!」

仙鵲尖圓的頭部後仰一下,頭頂修長的蓬鬆靈毛有些愛撫地拂動趙淑傑火紅的面孔,給他痒痒的感覺、清醒的感覺,一邊再三提醒。

「哈哈哈哈……你們全都多慮!所有人包括老鵲都多慮!本王不用問城外的膽小鼠們,就知道他們不信任本王,但本王倒是極其自信著呢,本王有十成的把握呢!城外的半空里、地面上都不夠安全,本王算是徹底為子民們謀到了求生之路,本王將是城民們當之無愧的大救星,大恩人!哈哈哈哈……」

頓時,趙淑傑被仙鵲的一問問得信心十足了,九分瘋癲了,一邊扯著大嗓子叫吼著,他放蕩無羈了!(未完待續。) ?「啊!那少主倒是趕緊說一說,您為子民們謀到的求生之路是什麼呢?不會真的讓子民們跳進城中的火海里吧?」

感覺到時間緊促,仙鵲一邊奮力地揮舞大翅,使得自己身軀往高處升一升,好盡量躲離得下方火海炙烤高遠一些,同時著急地問。

「啊呀,至於這個嘛,讓本王細想一想。倒是,倒是老鵲並不知曉本王城中還有那樣的一個寶貴地方,因為本王獲得拜仙場下方『萬年宮殿』的時候,老鵲你並沒在本王的身邊啊!」

趙淑傑一邊回想,一邊判斷,一邊非常直接地告訴它。

「啊?少主您還留著後路哪?少主的城中還有下方的萬年宮殿?老鵲來城中說短不短,也有些時日啦!怎麼我就沒注意過您所說的萬年宮殿呢?」

「哎呀,老鵲你平時太懶惰啦,太大意啦!記得你隨本王一同從東南方向遙遠的不月島地帶重新回到王城裡的當天,本王就把崇仙柱送給你睡啦!難道你就沒發現點兒什麼異常嗎?」

「呃……有,異常倒是有的!老鵲我早發現那崇仙柱的柱頂有一口圓窟窿,而且窟窿下方黑洞洞的!只是我每次落到崇仙柱頂部之後就懶洋洋地卧下了,還一直當心著那個小窟窿呢,生怕自己腳爪子踩偏了給踩進去,硌疼了腿腳。不會,不會是那崇仙柱底下藏著貓膩吧?」

「哈,本王還說呢!崇仙柱頂之前可是供養仙靈的。那麼難得的地方,本王送給你當睡床,你居然還當心了,怕硌疼了,真是不識抬舉呀!難怪你沒能早一日發現呢,那下方就藏著本王的鮮為人知的萬年宮殿啊!至於萬年宮殿能有多深,說實話,本王也講不確切呢!但是,但是本王的萬年宮殿里極其寬敞,就算容下本王王城中所有的子民,加之你那數不清的五顏六色徒子徒孫飛鳥們,那都是沒有問題噠!」

「那麼,宮殿距離地表多厚呢?」

「啊,這個嘛,本王也沒確切地量過。反正,起碼,其二三十米不成問題吧!」

「哇哇,如此講來,那裡確實是個不錯的去處嘛!」

兩者一呼一叫,一問一答著,到最後仙鵲兩隻闊大的翅膀跟歡呼似的,震翅奮力地拍動著,尖長的淺紅嘴巴一開一閉發出短脆的聲音贊同地嘆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鵲你能聽懂本王的意思就好,還算老鵲不笨,本王剛才也總算沒有對牛彈琴!那麼,你倒是發沒發現本王拜仙場地方的那根粗高黃石柱子呀?」

「啊,這個嘛,好像,好像沒有啦!」

仙鵲聽了自己少主的追問,忽然扭動身軀轉向,自己鼓著蛋黃色的一雙大眼眸聚精會神地朝廢城大約中央里的地方瞅過一眼,而且越來越準確地瞅住原本崇仙柱高高豎立著的地方,瞅著崇仙柱剛才那會兒還在黑煙亂火里高聳半露,現在真的看不到了。

「啊?不會吧?本王的黃石柱子不會也被,被溝上混蛋的黑石彈給擊碎了吧?這怎麼可能呢?那高高的黃石柱子崇仙柱可是奇-硬無比的!」

趙淑傑緊隨仙鵲的回應而同樣著急地扭轉大眼睛朝拜仙場地方望去,發現忽而強風吹來,壓倒漸漸淡去的黑煙,壓低高燃著的烈火,曾經豎立高高黃石柱子的地方果真空蕩蕩的了。他驚疑。

「真是豈有此理!本王今天真是給溝上混蛋臉啦!他這是要毀滅本王的一切嗎?」

頓時,趙淑傑不顧所有地從仙鵲寬大的身頂站立起來,不由得揚動手臂指指下方,頭側的修長黑髮被強風吹卷得零零散散,他像是受了重挫一樣。

「既然如此,少主就趕緊召集穀人們,攜帶城民們過來吧,抓緊安頓大家!不然,說不準下一批的黑石彈啥時候會突然來到呀!」

這會兒,仙鵲扭動兩下子尖圓的腦袋,心裡忽然著急一下,對身頂的巨人說。

「啊,那你還愣著幹嘛?趕緊幫本王先打開拜仙場地方的萬年宮殿洞口啊!」

趙淑傑是橫豎都有理的,轉念之間就開始催促了。

仙鵲被趙淑傑指責得腦瓜兒一熱一蒙地,隨後毫無怨言地猛揮巨翅一瞬之間飛馳往了拜仙場地方,停浮在高高的烈火頂空里。緊接著,它毫不猶豫地粗脖子高揚,前伸一下,尖長的淺紅嘴巴奮力地開啟到最大,噗的一聲朝下方烈火底部噴吐出一顆紫光旋射著的滾轉地丹,使向下方驟然變大的一刻突然滾炸在拜仙場中央地方曾經的崇仙柱豎立之處。

「嗵隆隆……」

一連串接續響烈的炸碎之力炸得周圍烈火、黑煙衝天向外,炸出地表一大塊地方禿露,還繼續滾炸向下方,炸出空洞洞的拜仙場地方地表一塊方圓十幾米的大洞通往地下,通往曾經被仙靈的反向向下衝力衝擊出的被趙淑傑豪稱的萬年宮殿內部!而在剛才地丹強烈滾炸的時候,仙鵲提前有所防備,特意高升了身軀,任憑半空里被炸得煙火、泥土四濺,它與趙淑傑都躲得安穩,了無傷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王的萬年宮殿終於重見天日啦!老鵲,事不宜遲,趕緊隨本王去城外接迎子民們吧!」

當趙淑傑大膽地望向下方地表的時候,望見被炸得一大片拜仙場地方空洞洞,拜仙場空洞洞之處的中央大黑坑裸露的一霎,他是最開心的了,一陣高笑過後命令身下的仙鵲。

接下去,仙鵲一言不發,大翅猛揮,身軀扭轉,一個轉眼之間就飛衝到了廢城之外。

「老谷!老谷?老谷呢?」

光赤赤的大腳丫子踏著仙鵲,一身威武迎風地到達了城外半空里的趙淑傑扭動著寬大的臉蛋子,臉表一塊塊瘦肌肉疙瘩漸漸地高凸起,他口聲越來越響亮,越來越著急地尋呼。

「啊,屬下來啦,屬下在這裡!」

不長(chang)紅髮背向腦後的谷長飄擺著寬大的、藍光忽閃腐袍,一眨眼之間浮飛到了仙鵲的身邊,趙淑傑的緊跟前,身不曲,目不轉地面朝他應聲。

「嗯,你還活著就好!老谷你還記得本王城中的地下藏著一座萬年宮殿嗎?」

趙淑傑看到其人的一刻,心情疏鬆一下子,隨即直入主題而問。(未完待續。) ?「屬下有耳聞!」

「哎呀,你也太不走心啦,只是有耳聞!本王現在告訴你,本王的萬年宮殿入口剛剛被老鵲的地丹滾炸開啦!其就在拜仙場的中央地方。只要是一進入城內,只要眼睛不撒尿,你就能看得到!本王現在命令你組織穀人們抓緊將本王王城之外的所有城民都移身到城內的宮殿里!地下的宮殿是眼下本王王城內外最安全的地方啦,其也是唯一能夠躲避溝上混蛋黑石彈襲擊之處啦!馬上行動吧!」

趙淑傑一番霸道的口辭完后,沒等谷長再做任何的回應,他便又一次開始乘著仙鵲向王城外北空里飛走。

「都快啦!趕緊行動!去抓下方白臘樹樹林里的城民們入城!」

緊接著,紅髮谷長毫不遲緩地就開始對附近半空里飄浮著的穀人們下令。

之後,漫天空里數量依舊不少的穀人們揮擺著肩披的腐袍,腐袍表面藍光大放著,其整體如同一陣藍風颳倒向下方的樹林中。

「啊……」

「怎麼回事?」

「穀人們怎麼也來林中湊熱鬧啦?」

「看樣子之前的黑石彈除了襲擊王城就是襲擊穀人們,這下穀人們都來林中跟咱們瞎攪和,咱們馬上就要陪穀人們一同遭殃啦!」

「真是呀!咱們趕緊跑吧!」

「穀人們這麼討厭呢!」

「快跑吧,快跑吧!」

……

隨著數百上千僅剩的穀人們朝准了城外二三百米遠的白臘樹樹叢里飛近,林中逃難的百姓們很快就慌亂了,心有不安而躁亂了,越來越吵得沸沸揚揚。

「啊……」

可是,城民們的努力看樣子都是白費了,其也是跑不過穀人們飛快的,其剛剛朝著樹林內外各個方向里準備一鬨而散的時候,就紛紛猝不及防地被極速俯衝下來,鑽身進林中的穀人們大手爪抓住衣領。緊接著,一個整齊的奮力高升,每個穀人一手提住一位城民升往了半空里,其並緊隨趙淑傑的令下、紅髮谷長的指派而扭轉方向,密密麻麻地都沖往了煙火叢生的殘廢陣王城中,嚇得城民們恐懼不已,亂叫如雷。

「不要啊,不要火燒我們!」

「我們是無辜的呀!」

「陣王,這火燒王城,不關草民的事啊!」

「吾王,冤枉呀……」

……

頓時,王城外的半空里、緊隨之王城內的上空里,數量存活最多的、萬萬千千的城民們發自肺腑地慘叫,烈叫,叫聲鋪天蓋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王有那麼壞嗎?只不過時間來不及啦,來不及向你們解釋啦!都給本王乖乖的吧!哈哈哈哈……」

趙淑傑一邊迎風飛行著,抽空兒扭轉大臉蛋子朝廢城內外的半空里、下方的白臘樹樹林里望過兩眼,自覺自己的抉擇是沒錯的,是英明的,他開懷樂笑著,叮囑大家。

「哎呀!」

「哇哇!」

「怎麼可以這樣呢?」

「完啦!」

「沒命啦!」

當城民們被穀人們手提著紛紛衝進了煙火茂盛的王城中央頂空里的一霎,他們都在焦亂地東張西望之際發現了附近烈火熊熊的情景,更在禁不住下瞅距離下方地面高度的一刻發現了空洞洞的拜仙場大片地方里中心處的十幾米寬圓口黑洞,他們都絕望透頂了。

「陣王這是要把咱們都丟進洞里!」

「難道活埋不成?」

「始料不及呀!」

……

這個時候,城民們是更加惶恐的了,但又是更加無可奈何的了,隨後就在意料之中了,他們被數百上千個穀人高提著紛紛墜落進了下方的漆黑不見五指的深洞里,又被帶下一段高度后突然撒手,自己身子輕飄飄地掉身下去。

將城民們紛紛拋落下下方的萬年宮殿里后,數百上千僅剩的藍膚穀人肩披著的全黑色寬大腐袍藍光亮閃著,其耳旁聽聞著下方城民們的回應聲,自己身軀漸漸地高升,升高到出了上方地表,眼見了周圍熊熊大火的一霎又繼續奮力地高升,升出煙火之高、之外開始轉向,朝准王城外圍其餘的白臘樹樹林里藏身著的城民們那裡,繼續抓移。

但是接下去,穀人們就更加膽大啦,也更加瘋狂啦,有的一連抓起三五個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城民,直衝煙火熊熊的廢城內部,又在著急之下不顧一切地身子剛剛墜進萬年宮殿的洞口裡,就不顧死活地將城民們給拋丟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